第204章 夺妻大战/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晴,我想让你见两个人。”南宫宸道。

“没必要了。”白慕晴盯着他一脸认真道:“宸少,真的不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从您说到孩子的那一刻起,我就可以百分百确定我不是您要找的那个人了。放弃吧。”

“你不见见又怎么会知道呢?”南宫宸说完,起身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扬声道:“小意,你可以出来了。”

卧室的门板被人拉开,小意和姚美从里面走了出来,姚美问道:“你们聊完了?”

“因为门板隔音太好,她刚刚并没有听见他们在聊些什么。”

南宫宸点头,将他们两个领到客厅对白慕晴道:“你看看,你还认识他们么?”

白慕晴打量着小意和姚美,小意和姚美也在打量着白慕晴,彼此的目光里面都是陌生的情素。

南宫宸走到白慕晴面前,将她从沙发上牵起,指着小意道:“慕晴。这是你最疼爱的弟弟啊,你为了他可以牺牲一切的,你不记得了么?”

白慕晴打量着小意,目光中依旧是一片陌生,她摇了摇头:“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

小意将白慕晴一通打量后,抬头盯着南宫宸道:“姐夫,她真的不是我姐啊。”

“小意。”南宫宸偷偷在她的腰上捅了一记道:“她就是你姐,她只是失去了记忆不记得你了而已。”

“我姐怎么可能不记得我嘛,我姐最疼我了。”小意重新扫视了白慕晴一眼,摇了摇头:“她不是我姐。”

“对呀宸少。”姚美走上来,扫视了一眼白慕晴后对南宫宸道:“宸少您别闹了,我知道你很想念慕晴,可她哪一点像慕晴嘛,怎么可能是慕晴?”

“她本来就是!”南宫宸突然恼火地冲姚美吼了一句。

小意突然变卦也就算了,毕竟是个孩子。他没想到就连姚美也在临时变了卦,此时的他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姚美被他吼得一愣,但还是状着胆子道:“宸少,慕晴的车子都爆炸了,你觉得还有可能生还么?再说当初是你亲自去认的尸,连戒指都取回来了,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

“够了!”南宫宸气愤地打断她。

谁都不相信她,谁都以为他在发疯,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明就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着的人啊,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相信他呢?就连白慕晴自己都不相信!

姚美缩了缩脖子,终于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南宫宸一把将小意从旁边拉了过来。推到白慕晴面前激动地说道:“小意,你看看清楚,她就是你的亲姐姐,你不是说你想她,一直都想她吗?为什么她现在站在你面前了你却认不出来?”

“姐夫.......。”小意被他激动的样子吓得有些害怕。

南宫宸没有搭理他,又转向白慕晴:“慕晴,你好好看一看,好好想一想。他是小意,最喜欢吃鸡腿,总是缠着要你给他烤鸡腿吃的小意,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他了么?你怎么可以忘记他?”

白慕晴看着小意,头又开始晕了,她担心自己会像刚刚那样头痛剧烈起来,急忙将视线人从小意的身上调回,对南宫宸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他,可以让我回去了么?求你了.......。”

“你不是不认识,只是在刻意逃避!”南宫宸急了,也生气了。

白慕晴转身便要离开,南宫宸一把将她拉了回来:“慕晴,你先别走,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南宫宸!你够了没有?”白慕晴嘶叫着挣扎,双手重重地在他的胸口上推了一记,南宫宸惯性地往后退开一步。看着她离去,他终究没有再追上去,而是泄气地将双手垂了下去,瞬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屋内安静了,姚美扫了一眼被关上的门板,盯着南宫宸小心翼翼道:“宸少.......你还好吧?”

南宫宸轻吸口气,稳了稳情绪对她道:“麻烦你帮我把她送回去,谢谢。”

“她么?”姚美指了指门口的方向,随即点了点头:“哦, 好的,没问题。”

姚美原本也不想在这里多呆,如是转身快步往门口走去。

南宫宸脚步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心中满满都是挫败的感觉。

他没有想到白慕晴会将他忘得这么彻底,把一切都忘得那么彻底,就连她最宠爱的小意都忘得干干净净了。

小意望着他迟疑了一下,转身走到饮水机前给他倒了杯水,在他身侧关切地问道:“姐夫,你没事吧?”

南宫宸抬手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苦涩道:“谢谢,我没事。”

小意点了点头,紧接着又说:“姐夫,我知道你很想念姐姐,可是姐姐她早就不在了。”

南宫宸无奈地又是一笑,望着他道:“小意,其实不怪你们不相信,刚开始我看到她的时候我也没想到、没认出来是她。”

“所以啊,姐夫您就别再钻牛角尖了嘛。”

南宫宸点头:“我知道了。”他说完,抬手揽着他的小肩膀道:“小意,我替你检查身体还有刚刚叫你认姐姐的事情别告诉任何人好么?包挺你的妈妈。”

他并没有逼迫小意相信他,小意毕竟只是个孩子,况且让他知道太多也不好。

“我知道了,姐夫。”小意承诺道:“我保证不会告诉妈妈的。”

*******

姚美打量着脸色不太好的白慕晴,关切地问道:“伊小姐,你还好吧?”

白慕晴心里乱糟糟的,怎么可能好,可她还是点了一下头:“还好。”

电梯停在一楼,姚美跟着她出了电话,往花园大门口的方向走。白慕晴感觉到她一直在跟着自己,扭头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哦,是宸少他不放心你,让我送你回家。”姚美指了一记旁边的一辆车子:“伊小姐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白慕晴迟疑了一下,转身往她的车子走去。

将车子驶离香堤公寓后,姚美不时地扭头偷看旁边的白慕晴,将车子停在红灯区的时候索性扭头打量起她来,道:“伊小姐,还真别怪宸少认错,我越看也越觉得你身上有慕晴的影子。”

白慕晴看着她,黯然地问出一句:“真的有么?”

“有。”姚美想了想:“对了,我记得慕晴的手腕上有好多个牙印的,你.......。”话没说完,她就已经看清楚白慕晴的手腕上根本没有什么牙齿印,她歪着脑袋想了想,低咕一句:“难道真的是南宫宸想多了?”

“你是宸少的朋友么?”白慕晴望着她语带请求道:“如果是的话,麻烦你帮我劝劝他,我真的不是他的前妻,我是有孩子有丈夫的,而且我也不可能离开他们。”

“不,我不是宸少的朋友,我跟慕晴是好姐妹。”姚美忙解释道。

“哦。”白慕晴点头,转回脸去。

姚美重新打量起她来:“伊小姐,你也别怪宸少冒犯,他只是太想念慕晴了,才会忍不住把你当成慕晴的,其实他.......没有恶意。”

“我知道,我只是.......。”白慕晴想了想,最终却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那么抵触南宫宸对她所做的这一切,难道真如南宫宸所说的,她是在故意逃避什么吗?

不.......。

她在心里迅速地否决了自己,她根本就不相信南宫宸所说的话,一句都不信,又有什么好逃避的?

白慕晴回到家,正在院子里跟狗狗玩耍的小挽晴突然跑上来,抱着白慕晴道:“妈妈,你跑哪去了?我和爸爸都在等你回来。”

小小的身体撞在她的腿上,那是一种温暖人心的触感,她低头看了一眼仰着小脸蛋看自己的挽晴。心里一热,她蹲下身去,将小挽晴搂入怀中,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道:“对不起,妈妈只是出去了一个。”

“妈妈,你怎么了?”感觉到她的哭腔,小挽晴从她怀里退了出来,关切地盯着她问道。

“没什么,妈妈只是看到挽晴太高兴了。”白慕晴抚摸着小挽晴的脸蛋,看着她和自己极其相似的脸,想着南宫宸的话。

挽晴怎么可能不是她的亲生女儿?明明就跟她长得那么像,跟她那么亲,连饮食习惯和说话方式都差不多啊。她从来没有质疑过小挽晴的身份,即便是现在也不想质疑。

她重新将小挽晴搂入怀中,抚摸着她的脑袋微笑道:“挽晴是妈妈的好宝贝。”

挽晴开心地点了点头:“挽晴也是爸爸的好宝贝。”

“对,挽晴是爸爸妈妈的好宝贝。”白慕晴点头。

抱了她一阵,白慕晴才松开她从地上站起,一抬头才发现乔封不知何时也从屋里出来了,此时正一脸平淡地望着她。

白慕晴愣了一下,轻唤了他一声后走过去问道:“你们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你去哪了?怎么手机也不接?”乔封打量着她。

“我.......。”白慕晴哑言,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自己去跟南宫宸见面的事。

乔封接口道:“去见南宫宸了对么?”

原来他知道!白慕晴盯着他不自觉地吐出一句:“你怎么知道?”

“你的表情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乔封道:“除了他,还有谁能让她起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乔封往前挪了一些,盯着她的目光也渐渐地变紧:“他是不是又在用那个老借口博取你的同情了,你是不是被他感动了?是不是开始.......。”

“不是!”白慕晴慌忙打断他道:“阿封,你别瞎猜,我怎么可能会被他的借口感动?我找他是为了去取回我的戒指,真的,你看.......。”

她将右手举到乔封跟前:“你看,当初我果然是把戒指掉在他们公司了,他最近才帮我找回来。”

“为什么去拿个戒指要去这么久?为什么要你亲自去拿?”乔封恼火道。

“因为.......。”白慕晴哑言。

“他是不是又在纠缠你了?又对你说那些莫明其妙的话了?”乔封继续追问。

白慕晴犹豫了一下,忙蹲下身去拉住他的双手道:“封,对不起,我不应该自己亲自去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刚回国几天,你就突然跟一个男人走得那么近了,我怎么可能不生气?”

“我和他真的没什么的,而且我今天也已经跟他说好了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了,阿封,明天我们就要出国了,你还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么?”

乔封打量着她着急的小脸,问道:“如果你跟他没什么,为什么刚刚要哭,为什么每次见完他情绪都会变得不稳定?你这样子让我怎么放心?”

“我.......我只是突然有些感慨。”

“感慨什么?”

“阿封,不要再问我了好不好?”白慕晴抬眸盯着他问道:“如果有个人整天缠着你,跟你说一堆感人故事的,你的心情肯定也会烦躁的对么?我今天已经明确告诉他了,我不可能是他的什么前妻,而且我们马上就要出国了。”

“他还跟我说挽晴不可能是我的亲生女儿,这种话我听了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啊?”

“他跟你说挽晴不是你的女儿?”

“嗯.......。”

“你相信么?”

“我当然不相信了。”白慕晴将身将挽晴搂入怀中:“挽晴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还会不知道么?这种话我怎么可能相信?”

乔封轻吸口气,道:“你不相信就好,记住了,挽晴是你生的,千真万确。”

“我相信。”白慕晴点头,双手重新抓上他的手掌,盯着他柔声承诺道:“老公,你放心吧,等明天一过就什么都结束了、过去了,我们的生活会重新归于平静,南宫宸也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乔封点头,反手握住她的小手:“对不起,琳,我只是太担心你会被他缠得弃械投降,会离我和挽晴而去,所以才会那么紧张的,我不是故意要对你发火。”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白慕晴点头。

“好了,我们进屋去吧。”白慕晴打量着父女俩:“你们应该还没有吃饭吧?对不起,我现在就去做。”

“妈妈,我已经好饿了。”小挽晴见两人不吵了,终于也露出了笑脸。

“好——,妈妈知道挽晴已经好饿了,妈妈会用最快的速度把午餐做好的。”白慕晴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迈步往屋里走去。

*******

第二天一大早,南宫宸便接到颜助理的电话,告诉她白慕晴刚刚已经前机场了。

南宫宸愣了一下,情急地问道:“不是说明天么?”

“不知道,有可能是临时改变主意了。”颜助理关切地问道:“宸少,您打算怎么办?”

“几点的飞机?”

“九点,不过八点就得登机了。”

“好,我知道了。”南宫宸放下电话,随手抄过桌面上的车钥匙便快步往门口走去。

他下了楼,直接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大少爷,你不吃早餐么?”何姐问了一句。

“不吃了。”南宫宸头也不回道。

“不吃早餐怎么行?”朱朱从楼上跟了下来,挽住他的手臂一脸关切道:“宸,工作很重要,但身体也很重要不是么?还是吃点再走吧。”

“我有点急事要去处理。”南宫宸将她的手掌从自己的臂弯上拿了下去,顺便扫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马上就八点了。

“宸.......。”朱朱重新拉住他的手臂,她刚刚隐约听到是颜助理打来的电话,看到南宫宸这么急着出去见她,她的心里当然不舒服了。可是一时间又找不着理由挽留他,直到发觉老夫人从卧室里面走出来,她才故意开口说道:“宸,你不吃早餐奶奶会骂的,多少吃一点嘛。”

南宫宸冷眸一扫她挽在自己手臂上的小手,朱朱本能地一松手。

南宫宸刚转身要走,老夫人果然发话了:“站住,谁说可以不吃早餐出门的?给我回到餐桌上坐好。”

“奶奶,我一会自己到外面弄点吃的。”南宫宸说完便走了出去,因为太急,他连老夫人的命令都不理了。

“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了。”老夫人恼火地责备了一句。

朱朱走过去挽住她的手臂,扫了一眼车子门口一闪而逝的车子抱怨道:“刚刚颜助理一个电话过来,大少爷就立马赶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这么急。”

“又是颜助理?”

“可不是么,大少爷最近喜欢跟颜助理在一起。那天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一进推开门就看到他搂着大少爷在亲热,这样下去怎么能好好工作?”

“真是不像话。”老夫人低骂了一声,摇摇头转身往餐厅里面走去。

朱朱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失望地跟了上去。

*******

白慕晴和乔封一大早就在刘叔的陪伴下来到机场,办理好登机手续后,白慕晴让刘叔先回去。

乔封正在打电话,语气不冷不淡的,光是看他这态度白慕晴就知道肯定是给乔锶恒打的了。看到乔封挂上电话后,她含笑问道:“怎么了?大哥要过来送我们?”

“我让他别来。”乔封说。

白慕晴点头:“确实没有必要过来,不过我想他应该是想过来送送挽晴。”

“大伯最疼我了,他昨天说过会来送我的。”一旁的小挽晴笑眯眯道。

“可是大伯要上班,所以我叫他别过来。”乔封说。

挽晴小嘴一翘,不过还是乖巧地说道:“那好吧,那就不来了。”

“挽晴总是这么的懂事。”白慕晴笑说。

“妈妈,我想喝水。”小挽晴突然说。

白慕晴看了看时间:“可是马上就要过安检了,我们上飞机上再买好不好?”

“可是我现在渴了。”

乔封看了一眼时间:“琳,你去给她买一瓶吧,等她喝了咱们再过安检也行。”

白慕晴扫了一眼四周,这里并没有便利店,她记得入口的地方有一家卖水的便利店,如是往入口处走去。

南宫宸随意地将车子往路边一扔,便直接推开车门下车,快步往机场大楼里面走去。

他来的是国际航站楼,他们应该就在这里登机才对,结果他的运气不错,刚一入大楼便看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买好矿泉水从便利店走出来的白慕晴一边将钱包放回包内一边走,差一点就撞在了南宫宸的身上,警觉到自己差一点撞到人,她慌忙往后退了一步歉疚道:“对不起.......。”

当她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南宫宸时,本能地愣了一下,抬头打量他:“宸少?你怎么会在这里?”

同她的心里同时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他到这里来不会是专门为了她吧?不会是又想对她做些什么,逼她承认自己是他前妻的事情吧?

他注视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今天让你走了,我想我肯定会后悔莫及,所以,我不能让你走,也不会让你走。

白慕晴心下一慌,他果然是过来找她麻烦的!

“南宫宸,你要我说多少遍啊.......。”

“说多少遍都没用!”南宫宸一把抓过她的手腕,拉着她往大楼门口走去。

“南宫宸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白慕晴急了,一边挣扎着一边气急败坏道。

“带你回家。”南宫宸直接将她拉到自己的车旁,打开后座的车门。

这个时候的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管她是不是失忆了,管她会不会恨死自己,他只知道不能让她出国,不能让她再离自己那么远。而这是唯一的方法,他也不想,可是他更多的是无奈。

白慕晴警察到他要干什么后,双手死死地扳着车门,语气更加的焦急:“不!南宫宸你不要这样!我马上就要登机了,求求你不要这样.......。”

南宫宸并不理会她的哀求,强行将她的双手从车门上掰了下来,将她推入车厢内。木欢医扛。

“放我出去.......!”白慕晴迅速地从座椅上爬起,抵着车门大声尖叫起来:“救命!救命啊.......!”

她知道求南宫宸放手是不可能的了,她只好求路人,求旁边的保安.......。

保安早就看到他们两个在拉拉扯扯,听到她喊救命后只好走上来问怎么回事。

南宫宸将车门合上,反身对保安道:“没事,她是我的妻子,没看她一直在叫我名字吗?”

“不!我不是他妻子,他骗人.......!”白慕晴白打着车窗大声叫嚷道。

保安看了看南宫宸,又看了看眼前这辆价值上千万的车子,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地转身退回自己的岗位上。

南宫宸走到驾驶室的方向坐了进去,看了一眼焦急的白慕晴,虽然心有不忍,但最终还是启动车子离去。

看到车子驶离机场,白慕晴吓得大哭起来,一边拉扯着门把一边哭喊道:“南宫宸你不能这样子,我老公和女儿还在机场里面呢,我不能把他们丢在这里不管哪.......求你让我下车吧.......!”

南宫宸从后视镜中望了一眼她被泪水淹没的脸庞,漠然地说道:“我请你不要走,你偏要走,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我说了我不是你前妻,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白慕晴激动地扑上前来,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摇晃着:“你停车!我要你停车——!”

“如果不想死就放手?”南宫宸努力地稳住方向盘警告道。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拆散我们一家三口,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她的话语落在南宫宸的耳内,痛彻心悱,她宁死也不肯离开乔封了么?她对乔封的感情已经深到这种地步了?

一家三口.......多么动人的描述!

南宫宸的视线居然也跟着模糊起来,心痛至麻木的他,就连白慕晴用嘴巴在他的肩上狠狠地咬下去都不觉得有多疼。

除了本能的一颤外,他没有任何反抗,任由着她的牙齿隔着薄薄的衣衫陷入肉里。

没关系,当年他咬了她一口又一口,现在就让她咬一次吧,只要她心里能舒服一点就好。

白慕晴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她以为南宫宸会痛得跳起来,会反手给她一巴掌或者一拳,然后将车子停下。可是他没有这么做,除了车子晃悠了一下外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好像她咬的不是他的肉,她尝到的不是他的血腥般。

她几欲崩溃地跌坐在座椅下,呜咽着问道:“南宫宸!你到底想怎样啊?我跟你说过了,我老公和女儿还在机场,我不能扔下他们不管.......。”

“你放心,乔封他有能力抢别人老婆,就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乔封他才没有抢别人老婆!”

南宫宸腾出一只手从柜子里面拿出那份DNA检测报告递到她手里:“这是用你戒指上的血和小意做的DNA鉴定,你自己看一下。”

白慕晴却连看都不看一眼便将报告扔在一侧嚷道:“我不相信!我说了我不是你的前妻就不是,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又怎么会对你做这么多?”南宫宸将车子停在红灯区,回身盯着她:“白慕晴,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别人编造出来的美梦,如果你能够恢复记忆,能够想起一切你也一定不会再跟乔封在一起。因为你曾经不止一次地跟我说过,你不爱乔封,除了我你不爱任何男人!”

白慕晴的泪水滚了下来,不住地摇头:“不,南宫宸你不用再说了,我爱不爱乔封我自己知道,即便我以前不爱他,现在我也已经很爱很爱他了。我现在心里只有乔封和挽晴,请你不要再折腾了,放过我.......求你了.......。”

“乔封分明是在趁人之危!你怎么可以爱上他?”南宫宸气结她攥住她的手臂,将她的身体往前一拉又气又无奈地瞪着她:“慕晴,你对他一定也不是爱情,是亲情对不对?”

“不是!我爱他.......!”

“不可以!”南宫宸加大了攥住她手臂的力度。

白慕晴只觉得臂上一阵疼痛,她呜呜地哭着,也不知道是疼还是心急。

等不到她的应允,南宫宸久久不愿意放手,直到后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喇叭声,他才不甘不愿地松开她的手臂,重新启动车子上路。

********

机场内,小挽晴趴在乔封的腿上,两眼巴巴地望着白慕晴消失的方向问了一句:“爸爸,妈妈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啊?挽晴都已经好渴了。”

乔封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安抚道:“应该快了,挽晴再忍忍好么?”

他看了一眼时间,如果五分钟内再不过安检,飞机就赶不上了。

白慕晴不是那么没有时间观念的人,买瓶水也用不了那么长时间,这么迟还没有回来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白慕晴的手机刚刚一直给小挽晴玩,现在也还在小挽晴的手里,他连想给她打电话都打不了。

又是十分钟过去后,仍然没有等到白慕晴的身影,乔封更加慌乱了,他开始四处找人,然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她的身影。

最终,他不得已地把电话打到乔锶恒那里,告诉他白慕晴突然不见了。

乔锶恒沉默片刻,才道:“你和挽晴先回家,我派人找找。”

乔封苦涩地吐出一句:“不知道她是不是把一切想起来了,然后跑了。”

这就是偷来的幸福,一点都不可靠,一点都不保险,他一天到晚忧心的最多的便是白慕晴什么时候会想起过去,什么时候会被南宫宸抢回去。

“应该不会,医生不是说了么,她没有药物辅助很难恢复记忆。”乔锶恒道:“我猜应该是被南宫宸抢走了,你先别着急,先带挽晴回家再说。”

乔封挂上电话,扫视着四周茫茫人海,心里从未像这一刻这样痛恨过自己的无能。

如果他不是残废了,又哪需要白慕晴去买水,又怎么会在白慕晴失踪的时候,连把她找回来的本事都没有?

“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见了?”小挽晴刚刚听到乔封打电话,有些似懂非懂,此时正一脸担心地问乔封。

乔封吸了吸鼻子,牵过她的小手安慰道:“挽晴别担心,妈妈应该是有急事离开了,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那我们是不是就不出国了?”

“嗯,今天不出了,我们改天再出。”为了安抚她的情绪,乔封努力地挤出一抹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