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将白慕晴带到之前她和朱朱住过的小别墅里。

其实他可以把她带到别的地方去住,但是这个地方有她曾经的记忆,他希望她能因此想起点什么。

白慕晴下了车子,环视一眼四周陌生的环境,然后抬腿往大门口的方向冲去。然后。大门却在这个时候缓缓地被关上。

白慕晴被迫停下脚步,随即转身愤愤地瞪着身后的南宫宸:“南宫宸你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你要把我囚禁起来吗?”

南宫宸走过来,伸手去牵她的手,却被她一把甩掉。

她脸上的仇恨越来越深,仿佛要用仇恨将他杀死一般。

南宫宸心下一疼,僵着手掌道:“慕晴,不管我对你做什么都是没有恶意的,希望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

“你这还叫没有恶意吗?你误了我的飞机,还把我带到这个鬼地方来.......。”

“这里曾经是你住过的地方。”南宫宸纠正道。

白慕晴气结地哑言,她已经放弃跟他争执自己不是他前妻的事情了,因为争执了也没有用!

她现在只想回去,她要去把乔封和小挽晴带回来,她要照顾他们爷俩的生活。总之无论如何她都没时间在这里跟他瞎胡闹的啊!

她咬了咬牙,盯着他道:“好,南宫宸,这次你又想让我看什么?赶紧带我去看吧,赶紧看完放我回家!”木厅央扛。

她已经快要气疯了,脸色都变了。

南宫宸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他也没想带她去看什么东西,但他还是抬手揽住她的肩膀往屋里走去。

白慕晴抗拒地从他的臂弯里挣了出去,离他一步之远。

南宫宸带着她步入屋子,环视着屋子的四周道:“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你先住在这里冷静两天。”

“你说什么?你真的要把我囚禁在这里?”白慕晴气急败坏地嚷道。

“以前又不是没有这么干过。”南宫宸苦涩地笑了一下:“还记得我昨天跟你讲的故事么?我从你和林安南的婚礼上抢回来,把你囚禁在一幢小别墅里,就是这幢小别墅。不过慕晴你放心,这次我会陪着你,我们一起把丢失的记忆找回来,一起回到过去。”

白慕晴摇头。痛哭失声:“我不要什么过去,我现在只想回家,只想回去照顾我的家人.......。”

“我说过了,乔封不是你爱的人,挽晴也不是你的女儿,你的家人是我,是小意还有你在燕城的母亲。难道你要为了那些跟你无关的人放弃自己真正的亲人么?你舍得么?”

白慕晴突然抬起手掌捂住双耳,身体渐渐地蹲了下去。

她什么都不想听,也不想去知道,她现在只想回家.......。

南宫宸心疼地将她从地上牵起,抱入怀中。柔声安抚道:“好了,我什么都不说了,我先带你回房间休息一下。”

白慕晴一点都不想休息,可是她更不想听南宫宸说任何的话,她想走走不了,只能任由着他摆布了。

“这是你之前住的房间,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我就住在你旁边那间。”南宫宸注视着呆若目鸡般的她。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地转身走了出去。

他当然也知道白慕晴不可能休息,不可能睡得着,他只是希望她能自己一个人慢慢地冷静下来。他当然也知道这个办法很不可取,只是.......这个时候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

直到中午仍然没有白慕晴的消息,小挽晴忍不住又几次问起了妈妈的下落。

乔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好跟她撒了个谎说白慕晴工作上有急事去处理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找什么借口了。

小挽晴将信将疑。她可以从乔封的表情中感觉出来事情不太乐观,如是也不敢多问了,乖乖地呆在旁边。

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气车的引擎声,小挽晴欢呼着跑出去:“一定是妈妈回来了.......。”

乔封也跟着来到门边,可惜回来的不是白慕晴,而是乔锶恒。

挽晴的小脸蛋一垮,但随即很快便重新染上笑容迎上去:“大伯.......!”

乔锶恒将她从地上抱起,含笑逗了她几句后将她放回地面上道:“乖,自己去玩吧。”

小挽晴自己到院子里玩去了,乔锶恒脸上的笑容缓了缓,从乔封身边越过直接走到沙发上坐下,望着他道:“刚派人去机场调查了一下,果然是南宫宸把人给强行拉走了。”

乔封并不觉得惊讶,点了一下头:“我想除了他也没有谁了。”

“不过你也别着急,他把慕晴带走估计是带她去寻找一下记忆,但记忆这东西却不是那么容易寻找的。”

“人都被他抢走了,我怎么可能不着急?”乔封苦涩道。

“再等等吧,或许下午慕晴就回来了。”

“万一南宫宸像当年一样把他囚禁起来怎么办?”

“这个.......。”乔锶恒想了想,无奈地说:“真到了那一步再说吧。”

他说完顿了顿,接着说:“现在的情况是咱们和南宫宸之间互相不去捅破那层纸,南宫宸在担心什么我心里清楚,他在为慕晴的人身安全着想,他比任何人都不希望慕晴还活着的秘密爆露出去。我们同样不想,既然这是共识,那就各凭本事了,所以这件事情的关键点在慕晴身上,如果你信得过她,那就慢慢等,等她人南宫宸身边脱离出来。”

“我就怕她被南宫宸打动了,重新回到他身边去。”

“只要她的记忆没有恢复就没那么容易,别忘了她一直都把你和挽晴当成自己的生命在爱护,再说咱们现在还有挽晴这张王牌。”

乔封沉默了片刻,突然苦笑道:“其实她会重新爱上南宫宸也不奇怪,毕竟她以前那么爱他。”

他突然抬起头来,盯着乔锶恒道:“要不算了,慕晴本来就是我们偷来的,现在还给他也是应该的。”

“你错了。”乔锶恒摇头:“如果你现在把慕晴还回去,慕晴只会是死路一条,即便那个朱朱不弄死她们母女,老夫人也会把她的心脏挖了,南宫宸根本保不住她,所以即便是为了慕晴和挽晴,你也不能放弃。”

“其实.......。”乔锶恒又是一番沉吟,才接着说:“其实我从一开始就不关心白慕晴的死活,可谁让她是你喜欢的女人呢?而且小挽晴又是个这么可爱的小天使,我还真不舍得看她被活活害死。”

“嗯,不能让她们母女有生命危险。”乔封低喃了一句。

似乎他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因为只有这么安慰自己的时候他心里的罪恶感才不会那么强烈。

“谢谢你,哥。”

乔锶恒失笑:“现在才说谢,未免太迟了点?”

“我谢你,是希望你接下来可以替我好好保护慕晴和挽晴,我不希望她们任何一个人有事。”

“白慕晴不变心还好,要是变心了,我第一次不原谅。”

“哥!”乔封目色一凝。

乔锶恒笑了:“跟你说笑的,瞧你紧张的。”

“你必须答应我,不管慕晴做什么选择都不许伤害她。”

“好吧,我不伤害她。”乔锶恒耸了耸肩,随即开口道:“对了,要不挽晴就让我带回去养几天吧,你自己在这里冷静几天。”

“不用了,挽晴很懂事,她在这里可以陪陪我。”乔封拒绝道。

“那好吧,我已经安排一位阿姨过来照顾你俩了。”乔锶恒说完从沙发上站起:“好了,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转身往花园里面的小挽晴走去,在花园里陪了小挽晴一阵,才离开这里。

***********

晚上,新请来的佣人玲姐将饭菜原封不动地从白慕晴的房里端了出来,她抬头看着南宫宸,摇了摇头。

“你先把饭菜拿去热着。”南宫宸说完,迈步往卧室里面走去。

即便卧室里面放上的舒缓的音乐,白慕晴的心情却丝毫不见好转,从进入这间卧室开始便缩在床上一动不动,不喝水不吃饭,就连午餐也是粒火未进。

南宫宸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她跟前的床沿上坐下道:“慕晴,你先把饭吃了好么?”

白慕晴幽幽地抬起被泪水泡湿的小脸,盯着他道:“可以放我回去了么?”

“你先把饭吃了再说。”

“吃了饭你就会放我回去了么?”

“慕晴,你一定要回到他的身边去吗?即便是你忘了我,也不能对我这么残忍吧?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你知道每天晚上,我只要一想到你躺在别个男人怀里时,心里有多痛苦么?”

“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考虑你的感受?”白慕晴的一句话,活像一盆冰水从南宫宸的头上浇了下去,冷入心尖。

他点点头:“好,咱们不说这些了,先吃饭好么?”

“我说了,即便是绝食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吃这里一丁点东西的。”白慕晴冷硬道。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想回去照顾挽晴么?如果把自己饿死了还怎么照顾她?”南宫宸拿起床头电话给玲姐打过去,让她把饭菜送上来后,伸手将她从床头上拉了过来:“就吃一点,我喂你。”

玲姐很快将饭菜端了上来,南宫宸从托盘里面拿起碗和勺子柔声道:“看,是你喜欢吃的黑椒牛肉,还有.......。”

“我一点都不喜欢吃牛肉!”白慕晴愤怒地将他递过来的勺子往旁边一拨,勺子和牛肉一起掉在地上。

南宫宸顿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掉在地面上的勺子。

玲姐忙弯腰拾卢勺子,对南宫宸道:“宸少,您就别逼伊小姐了,还是让我来吧。”

南宫宸看着愤怒地瞪着自己的白慕晴,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地轻吸口气,道:“慕晴,如果你非要用绝食来威胁我的话,那我陪你一起绝食,我陪着你。”

“我不需要!”白慕晴气急败坏地叫道:“我说过我要回家,挽晴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说着她的鼻子一酸,语气也从刚刚的冷硬变成哀求,呜咽着说道:“南宫宸,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挽晴她需要我,她一天都找不着我了肯定会哭得很伤心的,乔封肯定也已经急死了,我想回家.......。”

“乔封他有乔锶恒照顾,现在好得很。”南宫宸恼火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越是想要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我就越难受,越不会放你走。”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嘛!”白慕晴盯着他:“就算我真的是你的前妻,可是你现在也已经有老婆了,难道你还想让我当你的地下情人吗?你怎么可以那么自私?”

“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南宫宸一本正经地承诺道:“我会重新娶你,让你成为我唯一的女人,就像当初一样。”

“可是我已经不爱你了,不想成为你的女人了啊。”

“你不是不爱我,只是忘了我。”南宫宸摇头:“等你记起一切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白慕晴依然摇头,她现在只想回家,什么都不想!

“我知道你现在不会相信我的话,没关系,等你慢慢想起来就好了。”南宫宸抬手摸了摸她的发丝,道:“先吃饭吧,听话。”

他抬头冲玲姐示意了一下,起身,最后看了她一眼后往门口走去。

南宫宸走后,玲姐看着又气又无奈的白慕晴,好声安抚道:“伊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跟宸少之间在闹什么别扭,可是宸少说得对,你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家人着想啊,万一饿坏了身体怎么办?”

“把饭菜拿下去吧,我是不会吃的。”白慕晴面无表情道。

虽然南宫宸很可恶,但是既然他已经认定了自己是他的前妻,那就肯定不会狠心看着自己饿死的,她赌的.......就是他对前妻的真心!

而这也是目前她唯一的出路。

***********

南宫宸一连几天都没有回老宅,今晚仍然没有见到他回来,朱朱心里越想越烦躁,心想着他不知道又跟哪个女人斯混去了。

她试着拨了一下他的号码,居然是在关机中。

她如是改拨了颜助理的电话,电话那头很快便传来颜助理的声音:“你好,哪位?”

“我是宸的妻子。”朱朱语气平淡。

不管南宫宸怎么宠对方,她正宫娘娘的位置却是没有人能够取代得了的。

“少夫人,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颜助理礼貌地问道。

“宸少呢?她有没有跟你在一起?”她开门见山地问道。

颜助理依旧礼貌道:“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不是很清楚宸少的行踪。”

“你会不清楚?宸少都好几天没回家了,不是和你在一起还会和谁?”朱朱一听到她那恭敬礼貌的声音就火大,在她看来,颜助理根本就是一边在勾引南宫宸,一边在装无辜。

“宸少几天没回家?”颜助理讶然地低喃出声,显然她这位当助理的并不知情。没等朱朱回应,她如是改口道:“少夫人是这样的,公司最近比较忙,宸少住公司或者公寓里了。”

“他和谁?”

“这个.......。”颜助理故意表现出一副欲语还休的态度。

朱朱便立刻尖叫一声:“我就知道他是跟你在一起,你们两现在感情发展得这么好,天天上班下班都腻歪在一起了是吧?”

“少夫人,您别误会.......。”

“我误会什么了?你说下去啊?怎么说不下去了?”朱朱愤愤道:“颜助理你以为自己长得有几分姿色就敢往老板的床上爬了是吧?你这个无耻的女人!你.......!”

朱朱顿了一顿,拿下茫音的手机看了一眼,电话已经被颜助理挂断了。

她愤愤地将手机摔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心里越想越气,区区一个助理居然敢挂她的电话?现在的小三都这么狂妄么?

“嫂子,干嘛气成这样啊?”身后传来一个含笑的声音。

朱朱转过身去,看到朴恋瑶后一边稳了稳情绪一边摇头:“没什么,就是被一个贱人给气的。”

“还是那个颜助理么?”朴恋瑶摇动着轮椅挪了进来。

朱朱点头:“可不就是她么,居然敢挂我电话。”

朴恋瑶笑道:“你也别怪她,人家长得漂亮,工作能力强,在表哥跟前一干就是八年,每天朝夕相处,这份感情比你比白慕晴估计都要深厚多了。”

“工作能力强的美女多了去了,你说为什么偏偏她那么讨得了大少爷的欢心呢?”朱朱不服气道:“而且我看她现在也三十岁了吧,秘书部哪一个女孩不比她年轻有朝气?”

“这大概就是人格魅力了吧。”

“什么人格魅力,我看她这么老了还不结婚,指不定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看来你真的很恨她。”

“当然了,我恨不得毁她的容,把她扔出公司去。”

朴恋瑶‘噗’笑了一声,道:“毁她的容就算了,让表哥知道肯定又会恨死你,把她赶出公司去倒不是什么难事。”

“你觉是这不是难事?”

“让奶奶出面的话,一点都不难啊。”

让奶奶出面?朱朱心下无奈地笑了,如果让老夫人出面的话肯定不成问题。只是老夫人向来不管南宫宸的私生活,也一早就知道他跟颜助理的关系不清不楚了,大概不会帮她这个忙吧。

***********

早上,南宫宸来到白慕晴的房里,此时的她正蜷躺在床上,双目空洞而幽怨。

南宫宸倾身将她从床上抱起,一边用手拨弄着她头上的乱发一边柔声道:“这么好的天气,我带你到院子里面去晒晒太阳。”

白慕晴木然地抬起手掌,将他的手掌从自己身上拨了下去,冷冷地吐出一句:“别碰我。”

“好,我不碰你,你乖乖把药吃了,然后吃早餐。”南宫宸从桌面上拿起一只小药瓶,从里面取出一粒药丸和,又从水机里面给她倒了杯温开水过来。

白慕晴盯着他手里的小药丸,随即抬头盯着他:“这是什么药?”

“是对脑有帮助的,能帮你尽快恢复记忆。”

“我不需要。”

“慕晴.......。”

“南宫宸。”白慕晴打断他:“过去的记忆我不想要了,也不想找了,你也不用再白费心机了。”

“你怎么可以不要?你的家人朋友都不要了吗?”

“既然大家都以为我死了,那就当我死了吧。”白慕晴苦涩道:“我仍然坚信自己不是你的前妻,你说的什么小意我也不认识,我只有乔封和挽情这两个亲人。”

“不,你不能这么冷酷无情。”南宫宸激动道:“就算你不要你的弟弟,你也不能不要我,不要我们死去的儿子。”说话间,他一手扳住她的下巴,强行将她的嘴巴打开,然后将手心里的药丸往她嘴里塞去。

白慕晴知道他要强迫自己吃药后,又气又急地挣扎起来:“不要!我不要吃药.......你放开我!”

“不吃药你就想不起过去,想不起我,我不允许你变得这么绝情!”

“呜.......。”

白慕晴紧闭牙关,就是不让他把药塞进自己的口中。

然而她挣不过南宫宸,最终还是被他强行将药丸塞入口中,她呆了一下,本能地要将药丸从嘴里吐出来。

南宫宸感觉到她的意图,无奈之下将她的身体搂紧,低头将自己的唇堵住她的.......。

白慕晴感觉到他在做什么,心里越发的焦急起来,一边回避着他一边试图从他的掌控中挣脱,最终反被他搂得更紧。

那粒药丸在她的口中不停地翻转,抗拒了良久之后,白慕晴最终还是没能将药丸吐出去,反而被南宫宸一下顶入了喉处。那粒小小的药丸就这么下了她的胃里,她懵了一下,愕然地瞪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帅脸。

药已经喂完了,南宫宸却没有打算收工的意思,而是继续与她.......。

白慕晴心里乱了一下,虽然他的气息、这种感觉有些似曾相识,也一点都不招人讨厌。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现实,她情急之下扬手便是一巴掌往他脸上甩去。

上回南宫宸吻他的时候,她也曾打过他一巴掌,这次南宫宸已经有经验了,抬手捉住她高高扬起的手掌,然后一倾身将她压平在床上,顺势将她的手掌扣过头顶。

“不.......南宫宸你要做什么.......!”白慕晴含糊不清地叫嚣着。

情急之下,她张口便要咬他,南宫宸却好像是知道她会这么做般,险险地避开她的牙齿。

红唇挪到她的耳际,他在她的耳边低语:“我不相信.......你连这个也忘了,慕晴,你好好感受一下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你真的已经忘记了吗?我们曾经这样亲热拥吻,紧紧拥有彼此的感觉你也忘记了吗?”

“我忘了,忘了.......。”白慕晴摇头:“不,我从来没有跟你这样过,我的丈夫是乔封,我的男人一直都只有乔封一个人.......。”

“不许你提到这个男人!”南宫宸惩罚性地将手掌顺着她的衣摆钻了进去,抚上她的身体。

感觉到她对自己身体的冒犯,白慕晴更加心急了,一边用手推着他的手掌,一边摇晃着脑袋逃避他的冒犯。

然而她越是逃她,南宫宸就越是恼火。

只要一想到乔封每天晚上也像自己这样亲着她抚摸着她,他就嫉恨得抓狂。她的身体已经不认他了,是因为那个男人吗?怎么可以!

他恼怒地低吼了一声,带着发泄的情绪。

如果不能用他的耐心唤醒她的记忆,那就让他先把她的身子唤醒吧!

总之他不能让她就这么离开他的生活,他好不容易才重新找到她,遇上她......。

白慕晴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被吓坏了,她越叫越大声,泪水也在这一瞬间顺着眼角滚了下来,嘴里开始不停地求饶:“南宫宸,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求你.......。”

“为什么不要?”南宫宸恼火道:“当初这种事情我们做得还少吗?现在我们做的,难道不是以前你也爱做的事情吗?”

“不是.......不是.......!”

“怎么不是?你好好感受一下,这些难道不是你所熟悉的吗?嗯?”他牵过她的手掌,引领着它覆上他的身。

然而手掌刚一触碰上去,白慕晴的手掌便立刻如同触电般迅速地从他的掌中抽离,推打着他的身体大声骂道:“南宫宸你这个变态!变态.!你非要这样子吗......?”

“对自己的妻子这不是变态,像乔封那种趁人之危的人才是变态!”

“你给我闭嘴!我不许你侮辱乔封!”

“我说过不许在我面前提到那个人的名字!”南宫宸恼怒地将她下面的衣服扯开,翻身压住她的身体。

白慕晴感觉到他的身体抵了上来,明白他下一步要做什么,她尖叫一声,牙齿一下咬在他的肩上,刚好咬在他的旧伤上。南宫宸痛得一分神,就这么被她一把推倒在旁。

他迅速地翻身而起,想要重新将她捉回身下,白慕晴知道自己逃不开他了,心下一横,对准床头的方向便是狠狠地撞了过去。

南宫宸被吓坏了,眼明手快地扑上去,在她的头颅撞上床头的那一瞬间将她拽了回来。

白慕晴被他奋力一拉后,头部没有撞上床头而是撞在了他的怀中,没有多疼,可她还是崩溃地大哭起来。

“白慕晴你在干什么?”南宫宸抱着她,紧紧地,心凉一片。

她居然用死来表达对他的抗议?她宁愿死也不愿意他碰她了么?

他在她的心里,既然已经达到了如此卑微的地步?

“南宫宸.......我宁愿死也不要被你这样侮辱,你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白慕晴在他怀中呜呜地哭着,手掌握成拳一下一下地打在他的后背。

南宫宸抱着她,轻抚着她颤动不止的身体:“慕晴,这不是侮辱,是我对你的思念,是我对你的爱.......。”

“我不要,这样的爱我宁愿不要.......。”白慕晴的泪水撒在他的肩膀上,沁入伤口,痛入心悱。

南宫宸却并未在意,仿佛感觉不到疼般。

他将她从怀里推出去一些,看着衣衫不整、楚楚可怜的她,心里一疼,歉疚道:“对不起,慕晴,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我只是太着急太难受了,太希望你能记起我了。”

他替她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柔声承诺道:“你不喜欢这样是么?我答应你下次不这样了?别哭.......。”

白慕晴呜咽着往后退了一些,含泪盯着他:“我想回家.......。”

“慕晴.......。”南宫宸倒吸口气,强忍住不让自己生气。

虽然不忍,但他还是冷硬了一下态度对她说:“回家的事情你就别想了,如果你还是不肯吃饭喝水,我会亲自喂你吃,就像刚刚喂你吃药一样。”

“你.......浑蛋!”

“如果我浑蛋,刚刚就不会放过你了,但是为了你能活下去,我不介意下一次当个真正的浑蛋。”南宫宸从床沿上站起,俯视着缩在床上狼狈不堪的她,一狠心转身走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