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打一架/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早餐的时候,老夫人突然问了句:“宸出差好几天了,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他这话问的是沈恪,因为只有沈恪是天天呆在公司里头的。

沈恪抬起头来,看着老夫人道:“表哥没有出差啊。”

“没出差?那他这几天上哪去了?”老夫人将筷子往桌面上一放。不悦道:“他这是要干什么?药也不回来吃了,家也不要了是吧?”

她说着转向朱朱,才发现朱朱的脸上不知何时流下了两行委屈的泪水,如是打量着她问道:“怎么了?又跟宸吵架了?”

朱朱摇了摇头,哽咽道:“奶奶,宸最近都跟颜助理在一起,估计是回颜助理家住去了,宸不接我电话,也不告诉我他的行踪,我也已经三天没见着他了。”

“他回颜助理家住去了?什么意思?这是要跟颜助理一起过了?”

“我也不知道啊。”朱朱接过朴恋瑶递给她的纸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昨晚我给颜助理打电话的时候,她还很不客气地挂了我的电话,如果不是宸宠着她,她敢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么?”

老夫人想了想。道:“颜助理不像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啊。”

据她所知,颜助理一直是个对工作兢兢业业,对人谦迩有礼的女人,不然南宫宸不会用她那么久。

朴恋瑶轻咳了一声,笑笑道:“奶奶,你看颜助理长那么漂亮,又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却至今没有嫁人生子,你说这是为什么啊,不会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吧?”

“现在的女强人不都是这样么?人家很多香港人还是终身不嫁的呢。”沈心说。

“可是颜助理不是香港人啊。”

“那就不知道了。”沈心笑了笑。

“我说你们这些女人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人家不嫁人就是对表哥有意思了?小人之心。”沈恪不以为然地吐出一句。

“都怪你,叫你帮忙看着表哥却从来都看不住。”朴恋瑶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捅了一记。

沈恪不服:“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表哥的性格,连表嫂都看不住他,我怎么可能看得住嘛,奶奶对吧。”他说着转向老夫人。

老夫人瞟了大伙一眼,又看了一眼哭哭啼啼的朱朱。没有开口说话。

朱朱见她不表态,如是哽咽得更伤心了:“都快三年了,宸还是不肯原谅我,甚至宁愿跟颜助理和一个有夫之妇乱搞也不肯多看我一眼,我有那么差吗?如果宸一直这样对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一听到‘死’字,老夫人终于再度停了筷子,抬眸盯着她:“你可不能死,你死了宸怎么办?”

“可是奶奶.......,您不觉得宸最近是越来越过份了吗?”

“不就是一个颜助理么?大不了把她炒了便是,至于在这里要死要活的么?”

“奶奶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爱宸。爱情都是自私的嘛。”朱朱一脸的委屈加无辜。

“行了,别哭了,赶紧吃饭吧。”老夫人想了想:“一会我给宸打个电话,让他今晚务必回来陪你。”

“算了.......。”朱朱收了泪水,吸了吸鼻子道:“宸知道后肯定又会以为是我在乱吃醋,然后对我的误会更深。”

“表嫂,你这不是乱吃醋,是作为妻子合情合理的吃醋。表哥不会不理解的。”朴恋瑶笑盈盈地转向老夫人:“奶奶你说对吧?”

为了安抚朱朱的情绪,老夫人如是随口应充道:“嗯,你安心在家呆着吧,这事交给我去处理就行。”

老夫人说完,紧接着又添了一句:“不过这种事情你也别太放在心上,男人嘛,特别是有点钱的男人有几个是不花心的,差不多就行了。”

朱朱乖巧地应了声。没有再开口说话。

*********

自从将白慕晴带回小别墅后,南宫宸就几乎没有去公司,从白慕晴房里出来后他走到楼下,却仍然没有去公司。

刚刚白慕晴的反应令他即心疼又失望,他站在浴室诺大的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对白慕晴做过的事情,明知道她是那么的抵触自己,居然还用这种方式去强迫她,也难怪她宁愿撞墙死也不肯屈服于他了。

他幽幽地吸了口气,将身上的衣服拂平,才转身走出浴室。

门外传来交谈身,紧接着是颜助理在玲姐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宸少,颜小姐过来了。”玲姐冲南宫宸说道,然后转身准备茶水去了。

颜助理走到南宫宸跟前站定,打量着看起来有些狼狈的他道:“宸少,公司您打算不要了么?”

“公司怎么了?不是挺好的么?”南宫宸走到沙发上坐下。

颜助理无奈地摇了一下头,跟着走到他对面坐下道:“大少爷,您一个月就发了我一份工资,工作我帮你抗着,私事我帮你担着,绯闻我帮你顶着,您觉这样合适么?”

“嫌工资低?自己找财务加去。”南宫宸瞟了她一眼。

颜助理摇头:“我不嫌工资低,但是有些事情我不可能一直帮你顶着的。”

“什么事?”

“为了替你掩盖白小姐的事情,我想少夫人已经恨我入骨了。”

“你不是向来提倡身正不怕影子歪的么?”南宫宸的语气仍旧懒懒的。

颜助理无奈道:“但是少夫人已经当真了,宸少,我过来不是为了抱怨什么,只是希望你能合理安排好眼前的事情。”她扫了一眼楼上:“您把白小姐关在这里有用么?我想应该没有什么用处吧,就算您要关她,也不能一天到晚呆在这里啊,少夫人那边也是需要安抚的。”

一听到朱朱,南宫宸的眉头便皱起,睨着她:“是朱朱让你来的?”

“不是。”颜助理摇头:“我知道您不想见到她,但她毕竟是您的妻子,还好她误以为您最近跟我在一起,要是让她知道您跟白小姐在一起,她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坐视不管的。所以,哪怕是为了白小姐,您也应该从这里走出去,多回老宅转转。”

颜助理的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电话是老夫人卧室打来的。

他拿起手机点了接听键,电话那头立刻传来老夫人的责备,果然是在责备他冷落朱朱!

他抬头看了颜助理一眼,想了想道:“奶奶,我晚上回去。”

说完,他挂了电话。

颜助理望着他,南宫宸无奈地笑了一下:“看来不回去都不行了。”

“宸少,我这人从来不喜欢在背后说人不好,但是朱小姐这个人.......我还是想提醒您多多提防一下为好,她身为您的妻子,如果您太冷落她的话对您和白小姐都没有好处。别太小看她,毕竟她是您的命定情人。还有.......不是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帮您处理妥当的,别太依赖我,否则等我走了,你会很难适应新的助理。”

“走?”南宫宸睨着她:“上哪去?”

“我是说万一,毕竟我不可能一直呆在南宫集团的。”

南宫宸点点头,不再搭话。

颜助理从沙发上站起:“我上去看看白小姐。”

“顺便帮我安抚她几句。”南宫宸说。

“她连您的话都听不进去,估计更加不会想听我说话。”颜助理说:“不过我会试试看的。”

她说完,转身往楼上走去。

颜助理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该跟白慕晴说些什么,只是觉得既然已经过来了,上去看看她也是应该的。

她敲门走进白慕晴的卧室时,白慕晴仍然坐缩在床头上,而桌面上摆放着的早餐仍然是连动都没有动过。木史东划。

听到开门声,白慕晴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颜助理轻吸口气,走到她床边坐下后关切地问道:“伊小姐,你还好么?”

听到她的声音,白慕晴终于幽幽地抬起小脸,扫视了她一圈后立刻从床头处爬了过来,拉住她的双手情急道:“颜助理,你帮我劝劝宸少好不好?你知道的,我家里有老公孩子,我需要回去照顾他们父子,我要回家.......。”

颜助理低头看了一眼她紧紧地抓住自己的手掌,然后抬头看着她说:“你应该知道宸少的性格,他是一个从小被老夫人宠着长大,霸道又任性的男人,不管是任何东西只要是他还想要的,他就不会愿意被人抢走。东西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他最心爱的女人呢?伊小姐你让我怎么劝他?”

“我.......我说了我不是他的前妻啊。”

“伊小姐如果真的那么坚信自己不是他的前妻,又为何那么抵触吃药,难道伊小姐这不是在刻意逃避么?”颜助理无奈地一笑:“伊小姐是怕自己想起过去后,在乔二少和宸少之间无从选择,无法对乔二少和乔挽晴小朋友交待是么?”

“不是。”白慕晴摇头:“不管我有没有想起过去,我都不会离开乔封和挽晴的。”

“那么你就忍心离开宸少了?你知道在你消失的这两年多时间里,宸少是怎么过来的么?也许乔二少帮了你很多很多,对你付出了很多很多,可是真正可怜的是宸少,他因为你的离开娶了自己不爱的女人。这两年来他过着如同行尸走肉般的生活,没有朋友没有笑容,如果你现在不是正在失忆中,你一定会心疼他心疼至掉眼泪的。”

“就算我是他的前妻,可也是过去的事情了,他现在已经娶妻,我和他也都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从我有记忆以来,乔封就在我身边,是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他把我一点一点地从那段灰暗的岁月里将我拉扯出来,即便他以前是我的千年仇敌,在经过这些日月之后我也该爱上他了呀。而南宫宸呢?他也许是真的伤心过痛苦过,可现在他是别个女人的丈夫却是事实。他明知道我现在需要什么,却偏要横出来搅乱我的生活,难道他想让我以后也过着没有朋友没有笑容的生活才甘心么?”白慕晴注视着他:“就因为他霸道任性,所以就可以不顾我的意愿把我囚禁在这里么?”

颜助理终于说不出话来了,她沉默了片刻后点了点头:“伊小姐会有这种想法也不奇怪,不过你也不要太过仇恨宸少,毕竟他只是太爱你了,并没有恶意。”

白慕晴一点一点地搂紧自己的双膝,低喃道:“如果他再不放我出去,也许我真的会恨他入骨。”

颜助理看着她脸上的冷戾,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地从床沿上站起,道:“伊小姐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白慕晴并未搭理他,颜助理便起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迈出卧室时,她看着门外的南宫宸,冲他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南宫宸原本就没抱什么希望,此时只是苦涩地笑了一下,转身往楼下走去。

颜助理跟在他身后下了楼,盯着他道:“宸少,您觉得这种方法真的能行吗?”

南宫宸无奈地一笑:“除此之外,我还有别的办法么?”

“可是医生说了,恢复记忆最重要的是需要病人的高度配合,您这样逼迫她极有可能起不了丝毫作用,甚至有可能将她的心伤透,像她刚刚说的那样恨你入骨。”

南宫宸不语,颜助理如是改口道:“好了,我先回去了。”

***********

夜里小挽晴忍不住又追问起了白慕晴的下落,乔封只好继续用谎言安抚她,妈妈出差去了,不知道要几天才能回来。

小挽晴不高兴地咕哝道:“挽晴好想妈妈,可是妈妈都不给挽晴打电话。”

“唔.......有可能是妈妈公司管得比较严,出差时间不可以打电话吧,挽晴要乖,不然妈妈知道挽晴不高兴后也会跟着不高兴的哦。”乔封从床头上桌上拿过一本故事书,微笑道:“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讲完我们早点睡。”

“好吧。”小挽晴点头。

好不容易将挽晴哄睡着后,乔封将故事书摆回床头桌上,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空空的位置。

以往的这个时候,白慕晴就该躲在他的怀里安然入睡了,可是今天,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和南宫宸进展得怎么样了。

想到她有可能再也不会回到自己身边来了,他的心里就忍不住地难受。

这些天因为挽晴总是心情不好,他没办法只好将她送回幼儿园去继续上学,有了幼儿园老师和同学们的陪伴,小挽晴果然确实开心了不少,只是一到晚上仍然会因为想妈妈而不高兴。

又是一整天过去,白慕晴仍然没有吃任何的东西,她就这么蜷缩在床上,浑身上下都透着憔悴和虚弱。

再不吃东西,她估计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南宫宸看着床上的她,恼火地问:“你非要这么折磨自己么?”

白慕晴闭上双眼,连话都懒得再跟他说了。

“难道你真想逼我亲自喂你吃?”南宫宸往前一步,俯身将她从床上拉起,另一只手端起桌面上的鸡汤喝了一口在嘴里,然后对着她的嘴巴便亲了下去。

白慕晴紧咬牙关,一边挣扎着一边往推打他的身体骂道:“南宫宸!你变态!”

南宫宸不理会她的挣扎与谩骂,趁着她张嘴说话的当儿将鸡汤喂入她口中。白慕晴被迫吃了一口鸡汤,她愣了一下,尖叫着继续推打他的身体。

大概是太久没有吃东西,身体太过虚弱,她突然趴在床边大声地呕了起来,刚喝进去的那一大口鸡汤被她如数呕吐出来。

“慕晴.......。”南宫宸愣了一下,慌忙扶住她因呕吐而颤抖的身体。

白慕晴的胃部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这一番呕吐自然是什么都吐出来,可是她却一直这么大吐特吐,吐得一张小脸涨红。好不容易才停止,她已近虚脱地倚在南宫宸的怀里。

“我不吃.......。”即便是在最痛苦的时候,她仍然不忘抗议。

看着她倔强而又虚弱的小脸,南宫宸挫败地吸了口气,将她放回床上后从床上站起,然后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

晚上乔锶恒带着挽晴去市区玩了一圈,挽晴回到家便困得睡着过去了。

乔封帮小挽晴盖好被子后离开卧室,他来到客厅,乔锶恒正坐在沙发上喝茶,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挽晴睡着了?”

“睡着了。”乔封点头,望着他问:“接下来怎么办?继续等下去么?”

乔锶恒点头:“耐心点,慕晴一定会回来的。”

乔封无奈地笑了一下:“慕晴不是你的,你能等,但是我等不了。”

“不然呢?你要杀上门去把慕晴抢回来?”乔锶恒耸了耸肩膀:“如果你有这样的底气和信心,倒也没什么不可。”

乔封沉默了,他不但没底气还没信心,白慕晴会不会在哪一天重新爱上南宫宸也很难说。最近他想了又想,总觉得白慕晴迟早有一天是会离自己而去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乔锶恒从沙发上站起,道:“我先回去了。”

他刚走到门边,便听到大门口传来一阵气车引擎声,紧接着是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院门口。

是南宫宸的车子!

“自来他比我们先熬不住。”乔锶恒嘲弄地一笑。

乔封也看到了南宫宸的车子,他的心理素质确实没有乔锶恒强大,在看到南宫宸的车子时,他除了有过瞬间的惊喜外更多的是心慌。

南宫宸下了车子,可惜只有他一个人,看着他将车门合上后,乔封心里的小期待瞬间幻灭了,看来他并非是送白慕晴回来的。

“哥,你先回去吧,我来跟他谈。”乔封开口道。

“你没看出来么?他不是来跟你谈的,倒像是过来干架的。”乔锶恒道:“你进去陪着挽晴,被让她受了惊吓。”

“你要跟他打架么?”

“尽量克制。”乔锶恒说着迈步走上去开门。

乔锶恒将大门打开,南宫宸便立刻推门迈了进来,同时挥起拳头往乔锶恒的脸上挥去。

结实的一拳打在乔锶恒的脸上,他闷哼一声,随即扭回头来盯着他冷声道:“南宫宸,我只接受你一拳,请见好就收.......。”

没等他把话说完,南宫宸又是一拳挥在他的脸上,紧接着是第二拳、第三拳.......。

乔锶恒回避掉他一拳又一拳的攻击,终于恼怒的他反手便往他身上还了一拳,恼怒道:“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只挨你一拳!你给我.......!”

‘呼’的一拳,又是正中他的脸颊,身体撞在大铁门上。

南宫宸瞪着他,双目血红,语气冰冷:“乔锶恒!你居然连一点悔意都没有?”

“停!”乔锶恒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的拳头睨着他:“我为什么要有悔意?”

“这两年多来,你一边偷偷把我老婆藏起来,一边一次次地陪我喝酒叫我忘掉过去,真没看出来你乔大少还是个这么虚伪的人!”

“忍了这么多天,终于忍不住过来讨伐我了?”乔锶恒抬手擦了一把嘴角的血丝,冷笑:“我还以为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呢。”

他说完,紧接着又是一笑:“慕晴不是已经被你抢回去了么?怎么?留不住?像你这么有魅力有吸引力的男人,还会有不受人待见的时候?”

南宫宸气得又要扑上去揍他,乔锶恒继续躲避怒道:“你还有完没完了?”

南宫恒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推攘着吼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千方百计地把慕晴从我身边弄走究竟是为了什么?乔锶恒你说啊!”

“为了乔封是不是?因为乔封喜欢她?他妈的你乔家是强盗吗?是劫匪吗?喜欢的东西就可以随便抢?你怎么不去把整个天下抢回来?”南宫宸的拳头又要落在他身上时,反被他一拳挥倒在地。

南宫宸的嘴角终于也流出血来,他没有理会自己脸上的伤起身便要反击,乔锶恒一脚踩在他的胸前,俯视着他冷声道:“第一,我救走白慕晴的时候她已经签下了离婚书,属于自由之身。第二,如果当初不是我救走白慕晴,她不被车祸炸死,也早就被你身边那帮如狼似虎的人撕得只剩骨头了。你还能见到她?还能跑来跟我打架?你早就跟你的朱小姐百年好合去了!”

“在我没有签字之前,慕晴就还是我老婆.......。”南宫宸艰难地想要将他的鞋子从自己身上挪开。

“那么现在呢?你已经另娶了,她还不是自由之身?”

“当然不是!他生是我南宫宸的人,死是我南宫宸的鬼.......。”南宫宸怒视着他:“还有,即便当初是你救了她,你也没有权利将她从我身边带走,更没有权利将她强塞给乔封!”

“强塞?这词用得有点不太合适吧?你没看到她有多爱乔封吗?她一直在苦苦哀求你放过她是因为什么?因为她爱乔封,他想和乔封一生一世在一起。嫁给你这么久了,你有见她真心笑过吗?大概没有吧?可是你看看她跟乔封和挽晴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开心多幸福,你给得了她这些吗?”

“你们这是欺骗,是趁着她失忆的时候给她编织的这个美梦,等她哪一天恢复记忆了,梦醒了,你觉得她还会幸福吗?你能保证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恢复记忆了吗?”南宫宸艰难地从地面上爬起,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瞪着他咬牙道:“你们这样不心虚么?不愧疚么?我很感激你们当初救了她,但你们不能因为这样就把她强行留在身边,她一直以来爱的人是我,不是你的弟弟乔封!”

“既然你那么确定,那就直接跟白慕晴谈去好了,用得着上来这里打架么?”乔锶恒也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道:“你那么确定她爱的是你,又那么确定自己爱的是她,那么当初你在干什么?她被一堆奸人算计伤害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你是真看不到还是装看不到?说白了当初就是你把她给害死的,当初认尸也是你自己亲自去的,你连对方是不是自己的老婆都分不清楚,还有什么资格谈爱她?”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无关!”南宫宸恼羞成怒。

这些日子他自己也一直在反思这个问题,为什么当初他可以那么草率地就把尸体认下来了,为什么不好好看看清楚,好好检验一下才验。当时他在停尸房里面昏过去了,一昏就是好几天。等他醒来后,白慕晴的后事已经基本处理妥当。

他知道自己有错,有愧于白慕晴,但苍天也不应该这样惩罚他啊,居然让他自己的妻子成为了别个男人的老婆,别个孩子的母亲。

“那么现在呢?白慕晴已经跟你没人任何关系了,你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我说过,只要我没有签字,慕晴就跟我有关系。”南宫宸愤怒地抬起手掌指住他:“我警告你乔锶恒!你最好别太过份,慕晴我是一定要抢回来的,如果你识趣就让乔封现在就把一切真相告诉她!”

“你警告我?”

“没错!”南宫宸‘呼’的一拳便挥上去:“我不但要警告你还要再狠狠地揍你!浑蛋!”

乔锶恒一不留心挨了他一拳,也跟着火了:“你还要打是吧?”说着也开始出手。

两人又开始你一拳我一拳地打成一团,谁也不肯服输。

直到乔封出声后,两人才终于收了手。

南宫宸一看到乔封就更来火了,转身便要揍他泄恨,身后传来乔锶恒警告的声音:“你敢动他试试?”

现在的南宫宸哪管得了他的警告,哪顾得上乔封是不是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他只知道自己的妻子现在就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并且一直在经受着他的欺骗。

他狠狠的一拳便将乔封从轮椅上打到地下,乔锶恒看到南宫宸居然真的揍了乔封,气急败坏的他冲上去一把将南宫宸从乔封身边推开,与他大干起来。

乔封被南宫宸打了一拳,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他用手抹了一记自己的脸,艰难地从地上挪回到轮椅上坐好。

“都别再打了。”乔封开口。

正打得热烈的二人总算是住了手,同时回头望向他。

南宫宸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乔封,越看越火大,就是这个男人睡了他的妻子,就是他啊!

乔封也在回望着他,脸上显得比较平静,片刻之后才开口说:“没错,我是骗子,是强盗,是趁着慕晴失忆无耻地将她留在身边的,可是有一点你不能否认。只有我才能保护慕晴的安全,只有我能让她过得快乐,即便那只是一个美丽的梦境但也是幸福快乐的。假如当初我哥从海里把她捞出来后送回南宫家,她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无非就是再出一次车祸,再遇一次生命危险,直到她真正死亡为止。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宁愿慕晴死在你自己面前,也不愿她在别人怀里快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