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放她走/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沉默了片刻,才道:“只要你把她还给我,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

“你的生命?你自己能活几年都不知道,你能保护她到什么时候?你和她这么多年了,你保护过她么?她生孩子的时候你在哪?如果你当时陪在她的身边。孩子会出事么?白映安能有可乘之机么?如果当初你不是对朱小姐旧情难忘,还把她留在身边,给了她下手的机会,慕晴会出车祸么?你真的相信这起车祸只是普通的交通事故么?”

“过去的事情可以不要再提了么?我只想未来好好跟她在一起。”

“只要朱小姐和那个幕后黑手还活着,这些事情就过不去。”

“什么幕后黑手?”

“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别人又怎么会知道?”

南宫宸点了点头:“好,只要你把慕晴还给我,我会立刻跟朱朱离婚。”

“要我把慕晴还给你可以,除非朱小姐死。”

南宫宸愕然地盯着他:“你说什么?”

“只有朱小姐死了,慕晴才会安全。”乔封苦笑着摇了一下头:“依我看你南宫家那么复杂的环境,朱小姐死了慕晴也未必安全。”

“你这不是在故意刁难我么?”南宫宸气愤地冲他吼道:“我把朱小姐杀了,然后你再到法律面前举报我一下,你跟慕晴这辈子就没有任何阻碍了是吧?这就是你的用心吧?”

“朱小姐都可以将慕晴杀得这么无迹可寻。你这么有钱,这么有人脉,难道还比不过她一个女人?”

“我曾经也怀疑过朱朱,可是当年警方已经将车祸调查得很清楚了,就是车速过快导至的,如果你们有什么线索请告诉我,只要是朱朱干的,我一定不会轻饶她。”南宫宸说。

“够了,别闹了。”乔锶恒突然从草地上站起,走到南宫宸面前:“当初我只是知道慕晴车祸后把她从海里捞出来了,别的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乔封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只要朱小姐死了他立马把慕晴还给你,你自己衡量着办吧。”

他说完,又转向乔封道:“你也先回屋休息吧。早点睡。”

乔封看了一脸挫败的南宫宸,独自转动起轮椅回屋去了。

南宫宸用双手搓了搓青一块红一块的脸庞,眨巴了一下双眼后盯着乔锶恒问道:“我想知道,你对我的仇恨究竟源自何处,为什么要这样设计我?不光是因为乔封的对吧?”

乔锶恒睨着他,并不言语。

南宫宸如是冲他吼了一句:“你说啊!”

乔锶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冲他挑了一下眉稍:“怎么?还想打架么?不过不好意思,我不奉陪。”说完,他转身往院门口走去。

走了几步,他突然回过头来冲他扔来嘲弄的一句:“等咱俩伤好了,我请你喝酒。”说完不理会南宫宸极度难看的脸色。走到车子旁边拉开门坐了进去。

看着他的车子渐行渐远,南宫宸的双手一点一点地捏紧,显然快要被气疯了。

********

玲姐端着一碗刚煮好的牛肉粥走进白慕晴的卧室,礼貌地说道:“伊小姐,我给你做了宵夜,你多少吃点吧。”

白慕晴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伊小姐,你不用跟宸少来真的。你偷着吃一点我不告诉他好不好?”玲姐好心地劝道:“你再不吃点东西,真的会饿死的。”

玲姐苦口婆心地劝了片刻,白慕晴却仍旧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她没办法只好将粥放在床头桌上说:“伊小姐一会想吃的时候就吃点吧,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玲姐走到门后,刚把门打开便看到南宫宸站在门口,她低呼一声:“宸少,您怎么了?”

她打量着南宫宸脸上的伤口:“您打架了?还是摔倒了?您怎么没有去医院看看啊.......。”

南宫宸却并未理会她这一长串的问题。而是越过她往卧室里面走去。

听到玲姐的话,白慕晴幽幽地睁开双眼,目光落在南宫宸脸上。他脸上的伤口看起来又青又紫的,然而她的目光却没有在上面过多停留,很快便重新垂下眼睫。

她眼里的冷漠轻轻地刺痛了一下南宫宸的心脏,只是经过这段时间来的相处,他的心早就被她伤得伤痕累累了,这会反倒是没有那么在意了。

他走到白慕晴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注视着她憔悴不堪的小脸道:“你不好奇我刚刚跟谁打架了吗?”

被他们么一问,白慕倒是惊讶了,抬眸盯着他:“你是不是跟乔封打架了?你伤到他了没有?”

南宫宸苦笑了一下:“看来你的心里果然只有他,看到我脸上的伤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却那么关心那个男人。”

白慕晴情急地追问:“乔封他到底怎么样了?”

“放心,他比我好。”

白慕晴终于稍稍放下心来,随即又追问道:“挽晴呢?她是不是看到你们打架了?她是不是被吓坏了?”

南宫宸耐着性子摇头。

白慕晴终于彻底入下心来,最后才又扫了他一眼,只是嘴唇动了动终究也没有吐出一句关心的话来。

她那么恨他,又怎么能关心他的伤呢?

“宸少,我给您找了些药过来,您先擦一下伤口。”玲姐从外面找了药进来。

南宫宸扫了一眼她手中的药,道:“不用了,没有什么大碍。”

“那也得擦一下啊,您看您的脸都肿了,如果不擦药明天肯定会.......。”

“我说了不用!”南宫宸恼怒地冲她吼了一声。

这一声吼把玲姐吓了一跳,也把白慕晴吓了一跳,她本能地瑟缩了一下身子,惶惶地盯着他。

南宫宸轻吸口气,盯着她,语气转瞬放柔:“你可以回去了。”

白慕晴脸上泛起一抹讶然,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南宫宸要放她回去了?怎么可能?

“你不是每一秒都在想着回到那个男人身边去么?怎么还不走?”南宫宸睨着她:“不过你听着,我放你走不是因为我打不过乔氏兄弟,而是因为不忍心看着你这样一天一天衰弱下去,不忍心让你走向真正的死亡。”

白慕晴的个性他很清楚,固执起来的时候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没想到失忆了性子却丝毫没有变化,依旧固执得惹人心疼。

看着她这样一天一天地绝食,他怎么可能不心疼?不害怕?

“你.......真的会让我回去?”白慕晴望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别等我改变主意。”

白慕晴听到他这话,忙不迭地从床上翻身下床,因为太久没有吃东西的缘故,她居然虚弱得连站都站不稳,身体一歪差点摔倒在地。

南宫宸伸手搂住她的身体,白慕晴却如同碰到火炉般本能地从他身边退开,只是她离开了他的身体,却没有甩开他握住自己腰际的大掌。

她惶惶地盯着他,心想他不会是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吧?

“先把桌上的粥吃完再走。”南宫宸淡淡地吐出一句。

她的腰本来就细,这几天粒米未沾变得更细了,他一只手掌就可以握去一半。他的心疼了,即便在她对他如此冷漠的眼下,他还是会心疼她。

玲姐赶紧走到床头桌前,将那碗粥端到白慕晴跟前用眼神示意她快点吃。

白慕晴看了看碗里的粥,又看了看南宫宸,心里还在想这会不会是南宫宸逼她吃东西的诡计,南宫宸却仿佛看透了她的内心般,睨着她道:“虽然我在你心里万恶可恨,但还不至于低到连这点信用都没有吧?”

白慕晴终于不犹豫了,接过玲姐手中的碗便迅速地吃了起来。

不管他是不是在耍什么诡计,试一下总是好的,也许他就真的放她离开了呢。

白慕晴以最快的速度吃完粥后,放下碗便夺门而出,她迈出房门的那一刻,双手扶住门框回身盯着他:“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愿意放我走。”

说完,她离开卧室,快步往楼下去去。

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双腿也还是很软,可是她一刻都不敢停,她怕自己这一停就会被南宫宸重新抓回去。

小林早已经候在楼下,看到她出来立刻开口说道:“伊小姐,我送你回去。”

白慕晴看了他一眼,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南宫宸会突然放她走,她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很不可置信了,哪还敢坐他的车子离开?

“伊小姐,这是宸少特别交待的,请您上车吧,不然我不好向宸少交待啊。”小林拉开车门有些情急道:“再说这么晚了,外面也没车回市区了,难道您要用双腿走回去么?”

白慕晴看着他一脸诚恳的样子,最终还是上了他的车子。

白慕晴离开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南宫宸仿佛被什么东西定格了一般,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

玲姐手里端着另一碗粥,小心翼翼道:“大少爷,您也吃点吧,吃完早点休息。”

南宫宸终于动了动,道:“我不想吃。”

“伊小姐都走了,您难道还要为了她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么?”

“她走了.......。”南宫宸苦笑。

是啊,她走了,走得没有半点留恋,走得迫不及待!

他以为自己可以把她关在这里,每天逼她吃药,帮她找回记忆。

然而就像颜助理说的,他再不能像当年那样囚禁她,强迫她,因为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他,根本不会甘愿忍受他的一切霸道行为。

他留得住她的人,却留不住她的心。

-------------

小林将车子停在乔封家的院子前,白慕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居然真的回来了!

她试着开了一下车门,门锁应声开启。

她连谢谢都忘了说,便迅速地下了车子推开大铁门走了进去。

院子里面一片狼籍,是刚刚他们三个打架留下的痕迹,不过她并没有多加留意,直接便往屋里走去。

她不确定乔封和挽晴是不是回到这里来,不过客厅里面有灯,给了她希望。她抬手在门板上敲了敲,然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她进去的时候,乔封正在客厅里面的沙发上发呆,看到她,乔封以为自己看错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南宫宸刚刚才说过不会放弃她的,怎么可能现在把她放回来?

白慕晴走到他旁边坐下,注视着他微笑道:“我回来了,你不开心么?”

“不是不开心,而是不敢相信。”乔封抬手抚摸着她的小脸:“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

“你又没有睡着,怎么可能是在做梦?”白慕晴微笑着抓住他的手掌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抚摸着:“感觉到没有?是不是很真实?”

果然很真实!

乔封心头一动,伸手一把将她抱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她,吻着她的耳际动容道:“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和挽晴了。”

“傻瓜,怎么可能。”白慕晴搂紧他的身体,哽咽道:“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么,就算不要全世界,我也不会离开你和挽晴的。对我来说,你和挽晴是这个世界上最亲最爱的人。”

“我以为你会被南宫宸感化,会留在她身边。”乔封苦涩道。

“不会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回来了么。”白慕晴从他怀里退了出来,倾身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笑眯眯道:“挽晴呢?这个时候她一定是在卧室里面睡着了对不对?她很好的对不对?”

乔封微笑点头:“你说呢?”

“我说她一定在卧室里面,我好想她,我要进去看看她。”白慕晴将双手从他的脖子上收了回来,起身便往卧室里面走去。

乔封看着她往卧室里面走去的背影,那么欢快那么轻盈,他仿佛又看到了昔日里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时的情景。压抑难受了了几天的心情,终于得到了解脱。

虽然,未来会是怎样的他不知道,但是此刻,他是欣慰的。

他随后入了卧室,看着白慕晴趴在小床边上久久地凝视着熟睡中的小挽晴,看着她抬着手掌想要抚摸她,又担心吵醒她。

“睡得真好。”白慕晴扭过头来,笑盈盈地说道。

乔封行至她的身侧,和她一起打量着小床上的挽晴:“她和我一样天天都很想你,每天晚上都吵着要你,我想如果她明天一早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

“对不起宝贝.......。”白慕晴歉疚地冲小挽晴吐出一句。

“不用说对不起,只要你能回来就够了。”

“嗯,以后我一定不会离开你们这么久了。”

“好,我也不想再让你离开这么久了。”乔封抬手搂住她的肩膀。

白慕晴点点头,她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乔封的颊边有些红肿,想起刚刚南宫宸说他和乔封打架的事。心里一焦,她关切地问道:“封,你的脸颊怎么了?是不是被南宫宸打的?”

她的小手轻轻地抚上他的伤处,乔封小小地颤了一下,抓住她的小手浅笑道:“没事,他伤得比我严重。”

“你们怎么打起来了?”白慕晴想起南宫宸脸上的伤,确实比乔封伤得严重多了。

“他突然跑来这里,二话不说就跟大哥打起来了。”乔封无所谓地抚摸了一下她的发丝道:“不过没关系,只要你能回来就好。”

白慕晴点头:“嗯,只要大家没事就好,你也不要太记恨他,这件事情就让他这么过去吧。”

乔封听到她这么说,心里突然涌过一抹不舒服的感觉,他没想到白慕晴还会为南宫宸着想,还让他不要记恨他?

难道她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这些日子被南宫宸囚禁的事情么?还是其实她的心里对南宫宸还是有好感的?

“阿封,你怎么了?”白慕晴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凝滞,如是关切地问道。

乔封稍稍回过神来,冲她浅笑摇头:“没什么。”

“我帮你伤口擦点药。”白慕晴说完起身便要出去找药箱。

“不用了。”乔封拉住她的手腕,冲她微笑道:“这点小伤一点都不碍事,明天就会好了,你这些天一定也没睡好吧,赶紧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白慕晴想了想,点头,从衣柜里面拿出一套睡衣往浴室里面走去。

这些日子她确实没有睡好,她猜想乔封肯定也没睡好,今晚终于大家都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第二天一早,小挽晴起床后看到白慕晴果然惊喜坏了,她从小床上爬起时看到大床上的白慕晴,像乔封昨晚刚看到白慕晴一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揉了揉自己的双眼轻轻地唤了一句:“妈妈.......。”

白慕晴应了声:“宝贝睡醒了?”

“真的是妈妈回来了耶!”小挽晴欣喜地叫了一声,从小床跨到大床,白慕晴接住她的小身体,将她抱入怀中狠狠地亲了一口:“宝贝,妈妈很想你!”

“妈妈,挽晴也很想你哦!”挽晴搂着她不高兴地抱怨道:“妈妈为什么出差了不给挽晴和爸爸打电话嘛。”

“对不起,是妈妈错了,妈妈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好不好?”

“嗯,以后再这样挽晴就不理你了哦。”

“好的。”白慕晴想了想,盯着她道:“这样吧,为了补尝晚晴,妈妈一会带你出去吃早餐好不好?吃巧克力蛋糕和草莓味的牛奶”

“好,我要吃巧克力蛋糕!”小挽晴兴奋地叫了声,然后转向乔封:“爸爸,我要你和我们一块去。”

“可以,只要挽晴喜欢就好。”乔封笑盈盈地抬手在她的小脑袋上摸了一下。

“爸爸真好。”挽晴抱着他说。

----------

白慕晴和乔封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南宫宸却一夜失眠到天亮,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不舍放弃,却又拿白慕晴没有办法。

万一过几天她又准备出国了,他该怎么办?总不能再次将她抢回来啊!

一大早,他便开着那辆低调的车子来到白慕晴的住处,仍然是转角的位置,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小院里外的情景。

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原本毫无生气的白慕晴,一夜过去又恢复成了当初的朝气,脸上又浮现出了那抹幸福快乐的表情。

依然是那个温馨的场面,小挽晴蹦蹦跳跳地从屋里走出来,白慕晴推着乔封随后跟上,一家三口快快乐乐地上了门口的车子。

看着白慕晴脸上的幸福笑容,南宫宸心里的那抹挫败感又涌现出来了,看来此时的白慕晴,真的只有乔封才能给到她快乐,而他只会给她带去痛苦和仇恨。

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自己一直觉得自己拿捏得稳稳的女人,会如此彻底地离自己远去。

看着他们的车子渐行渐远,南宫宸又在车厢内呆坐了片刻,方才启动车子离去。

南宫宸来到公司,提起桌面上的电话便往颜助理的办公室走去。

以前电话最多响两声,颜助理必定会立刻接起,今天的电话接是接了,却不是颜助理的声音,而是林秘书的声音:“宸少,有事吗?”木投台亡。

“颜助理呢?”南宫宸松了松衬衫上的领结:“让她立刻到我办公室来。”

南宫宸说完便扣上电话,一分钟后,门口响起敲门声,林秘书推门走了进来。

南宫宸扫视了她一眼,林秘书接触到他沈视的目光,心下一麻,忙道:“是这样的宸少,颜助理她辞职了,并且让我接替她的工作.......。”

她说得有些心虚,毕竟她和颜助理比起来,工作能力差了不止一点点。

“辞职?谁批的?”南宫宸皱眉。

林秘书摇头:“我也不知道,颜助理没跟我说这个。”

南宫宸重新拎起桌面上的电话打到人力资源部去寻问情况,人力总监听到他的声音冷如冰霜,舌头也有些打结起来:“宸少.......是老夫人下的命令,老夫人说颜助理该结婚生子了.......。”

不等他说完,南宫宸便扣上电话。

----------

中午,南宫宸坐在公司附楼的咖啡厅里,目光注视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颜助理从外面走进来,环视一眼四周后,迟疑着迈步往这边走来。当她看清坐在沙发上的南宫宸时,愕然地瞪大双眼问道:“宸少,您没事吧?脸怎么伤成这样?”

刚刚她环视四周的时候,居然都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男人是南宫宸!

“现在不是讨论我脸的问题,而是你。”南宫宸睨着她:“一声不吭就辞职,你什么意思?我缺你工资了?还是我对你不够关照?”

颜助理无奈地笑了一下:“宸少,你别生气,我也只是按照老夫人的意思做,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是因为不想让老夫人认为我是为了留在公司而向你告状。”

“宸少,其实你也不能怪老夫人,毕竟大家都在传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老夫人这也是为了肃清公司门风,给所有员工一个警醒。”颜助理注视着他一本正经道:“至于我的工作,我已经利用这几天的时间让林秘书学习掌握好了,林秘书当了那么多年的秘书长,工作能力以及人品都是信得过的,相信我,你一定可以把她培养成第二个颜悦的。”

“那么你呢?”南宫宸道:“你打算就这么扔下我不管了?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居然就这么一走了之?颜小姐,你觉得这么做真的合适么?”

“宸少,你别这么说.......。”

“不然我该怎么说?”南宫宸恼火道:“说你对老夫人尊敬服从?说你乖巧听话?她让你走你就走?还是你觉得我这个公司领导人连留个助理的能力都没有?”

颜助理注视着他,片刻之后才摇头道:“宸少,说真的我自己也愿意辞职,老夫人说得对,像我这么高龄的女人是适合从职场上退下来,找个可靠的人结婚生子了。”

“你要结婚生子不是不可以,等你找到对象我自然会放你结婚。”南宫宸严肃道:“从明天开始,立刻给我回公司上班。”

“不。”颜助理摇头:“宸少,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我就不想再回头,别为难我了好么?我知道你现在有困难,不过你放心,以后我虽然不管公司的事情,但你的私事我会帮你管到底,管到你跟白小姐重修旧好为止。”

“一定要这样吗?”

“宸少,没必要因为我跟家里闹不和。”

“如果你是担心奶奶的话,大可以放心,我还不至于连这点都说服不了她。”

“宸少,我说了,辞职也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选择。”颜助理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吧,工作的事情就交给林秘书好了,其它的事情交给我,你继续付我工资,等你和白小姐之间处理清楚了,我再彻底离开你。”

南宫宸见她去意已决,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也是无用了,他噫叹一声,望着她苦笑:“慕晴是我生活中离不开的伴侣,你是我工作上离不开的伴侣,可是你们都选择了离开,果然是最毒女人心啊!”

“宸少,您别这样说,白小姐迟早会回到你身边的,至于工作的伙伴.......职场上不一直都是后浪推前浪的么,你很快就会培养出来一个比我更优秀的助理。”

“你的离开,跟朱朱脱不了关系对么?”南宫宸突然问出一句。

他突然想起那天颜助理在小别墅里说的话,原来那个时候她已经在准备辞了,当时颜助理还暗暗地提醒过他多提防朱朱。

朱朱不是个好人,这一点他早在当年她在小别墅里陷害慕晴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他只是一直不知道她究竟坏到什么程度,也不愿意去深究这个问题。

自始至终,他对她都还是抱有期望的,他希望现在的朱朱还留存着小时候的那份天真善良,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颜助理微微讶然,她向来不喜欢在后面嚼别人的舌根,既然都已经决定离开了,她也不想再抱怨谁。其实当初决定帮南宫宸顶下这些绯闻的时候,她就已经预想到会有这种后果了。

“宸少,朱朱毕竟是你的妻子,她容不下我也是身为女人的正常反应,你也没必要去责备她,还记得当初伊小姐的事情吧?你越是想保护她,她就越危险。”颜助理无奈地笑了笑:“所以.......即便是为了我以后能够有个太平的日子过,你也不要再去追究这个事情了。”

“反正你就是不想回来工作就是了。”南宫宸瞅着她。

“对不起。”颜助理歉疚道。

-----------

虽然颜助理不想让南宫宸追究这件事情,但他也不可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下午他回到家时,开门见山便说:“奶奶,听说是你作主把颜助理解雇的?”

“宸,你的脸怎么了?”朱朱关切地迎上来,打量着他挂彩的脸。

老夫人也被他的脸吓着了,附合着追问了一句:“跟人打架了?”

“我问你为什么要解雇颜助理。”南宫宸并不理会她们的关怀,甚至还很不客气地将朱朱的双手从自己的臂弯里推了下去。

“这还用问么?你这些日子跑哪去了?难道不是在跟她私混?”

“当然不是。”

“那是谁?你告诉我。”

“奶奶,你明知道颜助理是我工作上最得力的助手,即便是我真的跟她在一起了,你有必要把她解雇掉么?你把人给我弄走了,我上哪找像她那么合拍的助理去?”

老夫人不以为然:“南宫集团那么大,我还就不信缺了她公司就不行了。”

“奶奶.......。”

“怎么?身为南宫家的女主人,我连解雇一个助理的资格都没有?”

“那么我呢?身为南宫集团的总裁,连留个助理的资格都没有?”

“我这是为了家庭和睦。”老夫人气愤道:“你数数看你都多少天没回家了,这个家你还要不要了?”

“我说了这跟颜助理没关系。”

“全公司都知道你们有关系,你还想骗我?”

“奶奶.......。”朱朱改为挽住老夫人的手臂安抚道:“您别跟宸斗气了,都怪我不好,是我没有勇力留住宸的心,不然.......!”

“朱珠!你够了!”南宫宸倏地转向她,手掌一抬,一把便掐住她细嫩的脖子。

朱朱被他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南宫宸的手指一收将她掐得更紧。瞪着她的目光渐渐地清冷:“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厌恶你,多想就这么掐死你?”

他的手指越收越紧,大脑突然恍惚了一下。

乔封说只要他把朱朱杀了,就会把慕晴还给他,他做梦都想要白慕晴回到身边来.......。

如果他就这么把她掐死的话,慕晴是不是就会回到他身边来了呢?是不是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