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往死路上逼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酒吧内,颜助理跟几位老同学正在喝酒,喝得正开心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她抬头扫了一眼身后的服务生,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服务生指了指旁边的包房道:“颜小姐。3号包间有您的朋友,他让我代替他过来请您过去一趟。”

“我的朋友?”颜助理狐疑地皱了一下秀眉。

服务生点头:“是的,对方是这么说的。”

这里是南宫宸喜欢来的地方,她心里着有可能是南宫宸,如是跟朋友们交待了一声后,起身往3号包间的方向走去。

她来到包间时,才发现里面坐的并非南宫宸,而是一位有些面熟的中午男子。

她稳了稳因醉酒而有些不稳当的脚步,打量着他问道:“您是.......?”

“颜助理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致远公司的沈万年啊。”中午男子笑盈盈地从沙发上站起,迎她入座。

颜助理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笑了:“噢,原来是沈总啊。幸会幸会。”

“怎么?颜助理.......嗯.......是到这里玩呢?还是.......。”沈万年扫视了一眼她身上性感的洋装,笑得更加暖昧起来了。

颜助理‘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嗔怒道:“瞧沈总说得,我即便是被南宫集团解雇了,也不至沦落到夜场来卖吧?”

“那倒是,像颜助理那么有能力有才情的人,换份工作是分分钟的事。”

“多谢夸奖。”颜助理耐着性子伸手挡掉他递过来的酒杯,歉疚道:“不好意思沈总,刚跟朋友多喝了几杯,真不能再喝了。”

“那就喝点果汁吧。”沈万年给她换了杯果汁,颜助理接过去冲他笑了笑:“谢谢。”

她轻抿了一口,正打算起身离开,沈万年突然问道:“对了,不知道颜助理找到新东家了没有?”

颜助理望瞅着他,随即笑了:“怎么?至远公司想聘请我?”

“当然,像颜助理那么有能力的人。有哪个公司不想聘请?”

“说说看,你打算给我多少年薪?”

沈万年想了想,冲他比划出两根手指:“比南宫集团高两倍,怎么样?”

“我在南宫集团的年薪可是很高的。”

“但是南宫集团还是一脚就把你给踹了不是么。”沈万年含笑道:“跟着我却不一样,我是个很惜才的人,绝对不会随便就解雇手底下的员工的。”

“沈总,混到我这把年纪了,再拿年薪就没意思了。”

“不然你想怎么样?”

“我要股份。”颜助理冲他伸出五根纤细的手指:“不多,我只要入股百分之五就够了。”

发现沈万年的脸色不太好,颜助理又是一笑:“怎么?沈总想要从我手中取得南宫集团的商业机密,却不舍得花钱?”她身体一倾。纤臂靠在他的肩上,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我告诉你噢,整个南宫集团体系里面.......每一根血管,每一粒细胞,我掌握的丝毫不比南宫宸掌握的少。”

“可是百分之五太多了,别的股东不可能会同意的。”

“那就不好意思了。”颜助理从他身上抽身退开,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沈总再见,我出去陪我的朋友了。”

“等等。颜助理。”沈万年忙叫住她,道:“我明天问问别的股东,他们都很欢迎你的。”

“好啊,等你的好消息。”颜助理转身走了出去。

--------------------------

第一次到爱宝幼儿园,朱朱将车子停在侧门后,推了推脸上的墨镜,拿出手机拨电话。

很快,幼儿园里面走出来一位女子。

朱朱冲她招了一下手。她走过来,将手中用纸巾包好的发样递给她。

朱朱接过发样,看了一眼道:“没弄错吧?”

“怎么会弄错,我是趁着乔挽晴午睡的时候亲自从她头上剪下来的。”生活老师一脸讨好地笑着。

朱朱点了点头,将发丝重新包好放入包包内,又从包包里面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

生活老师欣喜地伸出手去接她的信封,朱朱却将信封往后一收,睨着她:“记住了,不许告诉任何人我找过你的事情。”

“放心吧,说出去对我没好处,我肯定不会到处说的。”生活老师笑呵呵地保证道。木岁台号。

朱朱这才将手中的信封递给她,然后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到隐蔽处停下。

虽然她有一千一万个不相信乔挽晴会是南宫宸的女儿,但既然朴恋瑶这么说了,而且小挽晴又确实像极了小时候的白慕晴,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检验一下。

马上就是下课时间了,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幽幽地轻吸口气。

下果时间一到,她看到白慕晴从一辆车子上下来往幼儿园里面走去,十分钟后牵着小挽晴从里面走出来。

之前见过她几回,因为忙着吃醋她根本没有好好留意过她,这次她终于用心了,才发现这个女人的举手投足间居然真的有白慕晴的影子!

她在心里倒吸口气,怔怔地看着她亲昵地牵着小挽晴从里面走出来,一起上了车子。

一大一小亲密的样子,也确实是像极了亲生母女!

如果她真的是白慕晴,而这个小女孩是她和南宫宸的亲生女儿,那她该怎么办?

双手捏紧膝盖上的包包,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驾驶着车子往医院的方向驶去。

希望这次的鉴定报告是错误的,南宫宸跟乔挽晴根本没有血源关系,不然她就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了。

------------------------

颜助理直接来到某咖啡厅的包房门口,刚要敲门进去,手机突然响起了信息声。她摁看信息看了一眼,是沈万年给她发的短信,告诉她其他股东已经答应她的要求。

她挽唇轻笑了一下,将手机收回包里,抬手敲了敲门板后推门迈了进去。

她走到南宫宸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道:“宸少是来问我车祸那件事情的进展么?”

南宫宸摇了一下头:“那件事情我自己也在找人调查,确实很难找出线索。”

该查的当年都查了,朱朱的行踪,手机通话记录,当时都没有调查出线索来,事隔将近三年后,怎么可能

“那宸少今天找我有什么事?”颜助理不解道。

“黄助理我信不过,林助理我也还在观察期而且能力有限,所以有事还得找你啊。”南宫宸顿了顿:“其实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想向你了解一下至远公司,毕竟之前一直是你在跟他们打交道。”

“至远公司?宸少想了解他什么?”

“我始终觉得这家公司有些不妥,而且发展很快,野心很大。”南宫宸道

颜助理笑了:“宸少不是一向不把对手放在眼里的么?怎么也突然开始警惕起来了?”

“一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我看他很有挑衅我的意思。”南宫宸问道:“我只知道他其中一个股东是沈万年,据说还有另外一位幕后股东在操控一切,你知道是谁么?”

颜助理摇头:“我也没有留意过,应该是什么官场内的人吧?现在那些当官的不都喜欢用这一招来圈政府的钱么。”

颜助理想了想,道:“对了,我听说至远公司也有兴趣竟标城西文化公园那个项目,从这一点来看野心确实蛮大的。”

“这个烫手山芋他敢去争,胆量也不错。”

“他是看到宸少敢,所以他才敢,如果宸少撤了,他估计马上也就跟着撤了。”颜助理道:“宸少你就直说吧,你是不是怀疑另一个幕后股东是沈东阳沈总?”

“你不觉得么?”

颜助理笑了:“真难得宸少在这个时候还有洞察民心的心思,我还以为你已经被白小姐朱小姐搞晕了头呢。”

“沈总有安过好心思么?”南宫宸挑眉反问。

“那倒是。”颜助理点头。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安过一天好心思,之前以为南宫宸活不过三十岁,认为总有一天可以一举夺得南宫集团。结果南宫宸活下来了,而且看起来活得还挺好,估计已经没有什么耐心等了,开始出手了。

“既然宸少从一开始就信不过他,为什么不把他们父子连带他们在南宫集团内的关系网一并处理掉?”

南宫宸沉吟片刻,才苦笑了一下:“之前我一直在想,反正我也不知道能活几天,而且膝下无子,把南宫集团送给沈家也没什么不可,毕竟沈恪沈心跟我也算是有血源关系的表弟妹,而且从小陪着我在南宫家长大。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慕晴回来了,我终于又有了把公司掌控下去的希望。”

“宸少,你不是不相信传言的么?怎么也.......。”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张医生也说过,每一次犯病都是在死亡边沿晃悠。”他无奈地说道:“我当然会努力地活着,但是能活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

“宸少放心,你会好好的。”颜助理安抚道。

南宫宸点头:“谢谢。”

“其实宸少大可以将沈恪调到国外分公司去,得组一遍公司内部的管理人员。”颜助理提议道。

南宫宸摇头:“我不想打草惊蛇。”

“宸少的心思我明白。”颜助理点头:“你放心,我会帮你把至远公司的幕后老板查出来的。”

“如果沈东阳有心隐藏,肯定不会用自己的身份去参股。”

“这一点我明白。”

颜助理打量着他:“对了,白小姐的事情您处理得怎么样了?乔二少还是不肯把她还给你么?”

“他说除非杀了朱朱。”

“千万别这么做。”颜助理一听他这么说,忙劝阻道:“宸少你千万别上了他的当,他这是要把你往死路上逼啊,杀了朱小姐你不得给她赔命么?”

“放心吧,即便是为了慕晴我也不会那么傻的。”南宫宸安抚道。

想要处理朱朱不是非要用这种方法,他会等一下好时间把她处理掉的。

“那就好。”颜助理松了口气。

----------------------

从医生手里拿到鉴定结果后,朱朱就一直处于呆滞的状态中。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结果,居然成真了,乔挽晴居然真的是南宫宸的亲生女儿,那么那位叫伊琳的女人,必然就是白慕晴了。

这么严重的车祸都没有撞死她,看来她的命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心里最后的一抹希望变成了失望,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她瞬间就失去了走出去的方向。

在医院里面呆了许久,她才稍稍回过神来,起身往医院大门口走去。

直到回到南宫家老宅,她仍然没有从鉴定结果的打击中完全恢得过来,就连老夫人问她话都没有理。

“嫂子!”朴恋瑶扬声唤住她,她这才扭过头去盯着她。

朴恋瑶道:“奶奶叫你呢。”

她愣了愣,扭头盯着老夫人:“奶奶您叫我?”

“没错,这么现在才回来?”老夫人睨着她问道。

朱朱随口敷衍道:“我出去逛了一下,已经在外面吃过饭了。”

“跟谁一起吃的?宸么?”老夫人又问。

“南宫宸.......。”听到他的名字,朱朱不自觉地咬牙切齿起来。

朴恋瑶忙打圆场道:“奶奶,看来嫂子心情不太好,您就别再问她这事了。”

“对不起。”朱朱低头,眨去眼底的泪水后,转身快步往楼上走去。

“这怎么回事啊?我问错什么了么?”老夫人看着她迅速跑上二楼的背影,有些不理解。

“可有是跟表哥拌嘴了吧,小事,奶奶您就别放心上了。”朴恋瑶安抚了老夫人几句,便声称要去安慰朱朱,然后离开客厅。

朱朱坐在沙发上缓了缓喝了杯水,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心里的气愤和委屈却丝毫得不到抑制。

门口响起敲门声,紧接着是朴恋瑶推门行了进来,打量着她关切地问道:“表嫂,你怎么了?失魂落魄的。”

朱朱含泪注视着她问道:“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做?”说话的同时,将包包里面的亲子鉴定递到她手里。

看到‘亲子鉴定’这几个字,朴恋瑶甚至都不用看结果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