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重要章节2/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先生害怕罪犯被警察惊扰后会恼羞成怒伤人性命,在南宫宸的强烈要求下,改为便装出警。

乔封发给他的地址是在C城西郊的一个城中村里面,并且一直没有移动过。

那边多半是工厂,城中村多半是三四层楼高的私人住宅。住的也都是一些在工厂上班的工薪族。

而这个时候,白慕晴已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了,她动了动身体,感觉到身上仍然被捆满了绳子,看来想逃跑不是那么容易了。

她记得自己是在车上闹腾的时候被对方用迷药弄晕的,四周已经昏暗一片,看来是天黑了。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到挽晴,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他们的同伙抓走。

“你醒了?”身侧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白慕晴抬起小脸,看到眼前这位双目通红的陌生男子时,立刻情急地问道:“我女儿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你还有脸提你的女儿?”陌生男子甩手便是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要不是你,我们现在会被警察通辑吗?还有我的眼睛,差一点没瞎了!”

白慕晴被他打得惊叫一声,颊边早已一片通红。

可她还是不怕死地求饶道:“你们可以打我杀我。但是我女儿还太小了,她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们不要伤害她,求求你们了.......。”

“你求我有什么用?我只是个拿钱办事的人!”

“你到底在帮谁拿钱办事啊?我从来没有得罪过别人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你抢人家老公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下场?”男子不屑道。

白慕晴愣了一下,慌忙摇头:“我没有!我没有抢谁的老公.......我自己有老公我怎么可能还去抢别人的老公啊.......。”

她突然想起朱朱当初对自己的警告,还有她那张阴险起来极其可怕的脸,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入今天这样的下场了!那个女人果然是歹毒得可怕,歹毒得毫无底线啊!

她倏地用手拉住那男人的裤管哀求:“她给你拿多少钱啊?我都给你,我双倍给你,只要你能放过我们母女俩.......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法律不会放过你们的啊.......。”

“反正那些债主同样不会放过我,横竖是一死我还怕什么?”

“我帮你还债.......。”斤池宏巴。

“闭嘴,像你这么狡猾的人鬼才信你!”男人恶狠狠地一甩腿,将她的手掌从自己的腿上甩了下去。

“二哥。咱们还是赶紧办事撤退吧,不然警察找来就麻烦了。”旁边另一位男子催促道。

男人转过头去:“你打电话过去确认一下到底要不要办,叫他如果要办的话立马把钱打过来。”

“好。”男人拿出手机开机,然后迅速地拨通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后,他开门见山地问道:“朱小姐,孩子弄不过来了,现在伊小姐在我们手上,请问还办不办?”

电话那头的朱朱此时正陪着小挽晴在花园的泳池边玩,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揽着小挽晴,指尖在她的小脸颊上轻抚着脸。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侧的小挽晴,冷冷地吐出一句:“孩子我亲自动手,另一个.......立马给我办掉。”

“立马办掉可以,说好的一半钱款呢?”男子问道。

“我这就给你转。”朱朱放下手机。双手在手机屏幕上一通乱摁起来。

她转完款,一低头发现小挽晴正狐疑地望着自己。如是冲她展颜一笑,抚摸着她的发丝:“爸爸说他在路上有点塞车,一会才能到,咱们再等等好不好。”

小挽晴点点头。

-----------------------

白慕晴隐约可以听到电话那头的女声在说些什么,她越发的着急起来了。

怎么办?看他们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恐吓她的。明显有杀心。如果她再不想办法逃走的话,今天就死定了。

趁着等款的时机,她情急之下说道:“我想上洗手间。”

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拖一分钟算一分钟了。

“不许去。”男人恶狠狠地说道。

“这是我死前的最后一个请求,你们都不肯答应我么?你们就不怕我死后做鬼都不放过你?”白慕晴含泪愤愤地威胁道。

“少拿这个来恐吓老子,老子这辈子不信神不信鬼,只信自己。”

另一名男子却瑟缩了一下身体,道:“让她去一下吧,反正她也逃不掉。”

男子只好将白慕晴腿上的绳子拆开,将她推入洗手间内。

白慕晴进入洗手间后迅速地将房门上锁,身体抵在门上开始环视起洗手间的四周。

门口有警告的声音传来:“臭女人,我警告你别耍花样,窗外是扎满铁钉的围墙,你要是敢跳下去肯定会死得无比惨烈。还有,你要是敢向人求救,我立马把你先奸后杀.......。”

一句句可怕的威胁传入耳内,白慕晴心急如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使颈地用牙齿咬掉手腕上的绳子,然后爬上窗台,果然看到楼下是一扇扎满着铁钉的墙,如果从这里跳下去的话不但有能被钉子扎成蜂窝,还有可能掉到水泥地上摔死。

她捂着嘴巴,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厕所门口传来男子的声音:“二哥,钱到了,我们赶紧办事逃命吧。”

“等她出来咱们就立马把她办了。”另一个声音说。

听到这些话,白慕晴更加害怕了,她想着即便是摔死也不能被他们杀死,如是双手攀着窗台艰难地爬了上去。

厕所的窗子很少,她半个身子勉强可以钻出去。此时,她看到楼下突然多了几条人影,其中有一个居然是南宫宸。看到熟悉的身影,她仿佛看到了希望,眼泪瞬间滑落下来。

楼下的南宫宸也看到了她,看到她有跳楼的打算时,吓得慌忙冲她挥手:“慕晴,快回去.......千万别跳.......。”

白慕晴用手捂住嘴巴呜呜地哭着,她不敢声张,只能无声地哭,无声地求救。

“别怕,我一定会把你救下来的.......相信我.......。”南宫宸说完便迅速地往小楼大门冲去,他拉了拉大门,被锁死了,焦急的他不得重新回到外头,他环视一眼四周,最后选择了在隔壁栋爬墙上去。

“宸少,危险.......。”一名同行者制止道。

南宫宸才管不了那么多,他只想快点爬到楼上去,在绑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白慕晴救走,不然等他们反应过来,白慕晴就危险了。

负责望风的男子看到楼下多了些人,忙跑回屋内对二位男子道:“不好了,楼下来了好多人。”

“你说什么?”两名男子跑到阳台上往下一看,果然看到楼下多了好几个人。

他们愣了一下后,其中一人边快步往洗手间走边说:“立马把人杀了从顶楼逃跑。”

他一脚便将洗手间上的木门踹开,然后将白慕晴从窗台上拽了下来,另一只手已经从裤袋里面拿出一把水果刀。

白慕晴看到他手里的刀被吓坏了,尖叫着往后退了一步。

“二哥,把她杀了我们还能逃得了么?咱们先把她带到楼上去当人质。”另一名男子说。

白慕晴猛吞吐了一口唾液,情急道:“你们千万别动手.......杀人是要判死刑的.......现在如果你们收手的话顶多就是坐牢.......。”

“给我闭嘴.......!”男人抬手便又要打她。

白慕晴慌忙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脸庞。

男人没有打她,而是一把将她从洗手间内拽了出来,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吩咐同伴道:“快走,上楼顶。”

这里的地形没有人比他们熟悉,从顶楼确实是一个逃生的好通道,大伙带着白慕晴到达楼顶,正要从隔壁楼逃走时眼前突然多了一条人影。

大伙的脚步一顿,警惕地瞪着从另一栋楼上翻越过来的南宫宸。

“宸少.......。”白慕晴哑声唤了一句,委屈得眼泪哗哗往下流。

“不想死就给我滚远一点!”男子瞪着南宫宸冷斥一声,同时将刀子抵住白慕晴的脖子,并用眼神示意同伴将南宫宸解决掉。

“这句话应该我对你们说,如果不想死就立刻把人给我放了。”南宫宸盯着他,一步一步地上前。

两名男子上前攻击南宫宸,南宫宸迅速地出手,狠狠地将其中一人甩倒在地。然而他的手却被另一位男子手上的刀子狠狠地划了一刀,鲜血立刻从他薄薄的衣衫内涌了出来。

看到他受伤,白慕晴急得惊叫一声,情急道:“宸少,你别管我了,他们人多你打不过的.......。”

南宫宸用手捂住自己流血的手臂,盯着她说:“慕晴,你听好了,如果他们敢让你活不成,我会先把他们杀了再陪你一起去死。”

“不.......。”白慕晴流着泪摇头:“我不用你陪我去死,我又不爱你.......我不需要.......。”

她怎么也没想到南宫宸会在这种危难时刻说出这种话来,说不感动是骗人的,然而她真的不希望他为了她受伤,为了她失去性命。毕竟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哪怕他真的是她曾经的爱人,她也不可能再回到他身边去了。

她被那男人拖着一步步地往护栏边走,她也没有再求饶,而是望着南宫宸道:“宸少,对不起,也许我们以前真的彼此相爱过,可是我已经嫁给乔封了,我不值得你为了我冒这样的危险。这辈如果是我欠了你的,下辈我再还你,请你离开这里.......别再跟他们打了好么.......。”

“不是,这辈是我欠了你的,所以我要用这辈子和下辈子下下辈子来还你,所以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去.......。”南宫宸一步步一前,目光转向那几位男子:“听到没有,如果你们敢让她死,我会让你们一一偿命!”

“说得真好听!”男人已经退到护栏上,然后一脚踏了上去,顺势将白慕晴也拉了上去。

“抱歉,这女人今天是死定了。”男人听到楼梯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知道是楼下的人撞门赶上来了。情急的他奋力地将白慕晴往护栏外头一推,自己则跳到隔壁楼顶,迅速地逃命去了。

“啊.......!”白慕晴尖叫一声,身体往下一沉,她本能地抓住护栏下方的排水管道。

“慕晴.......!”南宫宸被吓得蒙了半秒,随即扑上去要拉白慕晴。

然而因为白慕晴的身体已经沉下去许多,南宫宸根本够不着她。

白慕晴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慕晴,你一定坚持住!”南宫宸迅速地将身体翻出护并不算高的护栏外头,将身体最大程度地往下探去,好不容易才在白慕晴的手指滑落前一刻,抓住她的手掌。

“慕晴,抓紧我的手。”南宫宸咬紧牙关,试图将她拉上来。

他手臂上的伤口因为用力拉扯的缘故,血水喷涌出来,顺着他的手腕滑落到白慕晴的手上,身上。

剧烈的疼痛吞噬着他,使他越发的使不上劲来。

“你的手.......。”白慕晴痛心地嚷道:“你的手会废掉的。”

“不要管我的手。”南宫宸强忍着疼痛道。

随便赶上来的协警迅速地追捕逃犯去了,只有其中一人跑过来帮忙,然而因为环境的因素,他根本无从下手。

南宫宸见他不知如何下手,情急地冲他道:“快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噢。”毫无经验的协警开始解衬衫上的扣子。

南宫宸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额头上已经冒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力道也越来越来小。白慕晴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摇摇欲坠,显然快要支撑不住了,如果自己再不放开他,很有可能两个一起摔下去。

她心一横,抓住他手掌的小手一松。

“衣服来了,伊小姐快抓住.......。”协警将脱下来的衬衫伸下去的时候,白慕晴的身体已经开始急速坠落.......。

“慕晴.......!”南宫宸呆住了,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体急速坠落后摔在楼道中间的地板上。

他的身体晃悠了一下。

“宸少.......您稳住!”协警慌忙拽住他的身体,将他拖到楼面上。

南宫宸瘫坐在地面上,足足呆怔了两分钟才迅速地从地上爬起,他腿软地倾了一下身体,稳了稳步伐后飞奔着往楼下奔去。

当他跑到楼下的时候,楼下已经陆陆续续地多了不少围观者,有人上前擦看趴在地面上的白慕晴,有人帮忙打电话打急救电话。

南宫宸挤开人群冲进去,看到趴在血泊中的白慕晴时,双腿再度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他扑到白慕晴身侧,想将她从地面上抱起却又不敢随便碰她,双手颤抖着伸上去,捂住她源源流血的头颅。

“慕晴.......。”他颤声唤着她的名字,可是地面上的白慕晴却仿佛听不见般,没有理会他。

“慕晴.......请你挺住好吗?只要你挺过这一次,只要你能好起来。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骚扰你,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再也不逼你做任何事情.......。”南宫宸的眼里溢出泪来,他痛苦地请求着:“慕晴.......当年那么严重的事故你都挺过来了,这次也一定会挺过来的对不对.......如果你就这么死了,我真的会陪你一起去的,你忍心么.......。”

地面上的白慕晴痛苦地颤动了一下眼睫,一点一点地睁开双眼。

眼前画面正在旋转虚晃着,她看到南宫宸痛苦的脸,溢满着泪水的双眸,她的心.......跟着疼了一下。

他想要伸出手,却丝毫使不上劲来,只是轻轻地唤了声:“宸.......。”

南宫宸慌忙抓住她的小手,情焦急道:“慕晴你醒了,你一定要撑住不能再睡着知道么?”

“宸.......。”白慕晴跟着流下泪来,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挽晴.......她.......。”

“挽晴她现在很好,你放心。”南宫宸忙安抚道。

听到他的话,白慕晴突然艰难地笑了一下,颤声道:“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挽晴.......她.......。”

南宫宸慌忙点头:“只要你能够好起来,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

“慕晴.......。”南宫宸瞬间僵了一下,随即焦急地唤道:“慕晴你快醒过来,不是说好了要撑住的吗?慕晴.......!”

他突然扭过头去,冲着身后的人群吼了一句:“救护车呢?救护车为什么还不到.......!”

“先生您别急,救护车马上就到了。”人群中有人说。

巷子外面果然传来了救护车的动静,很快便过来了,救护人员迅速地从车上下来,对白慕晴做过简单的检查后,将她抬到担架上,送救护车。

南宫宸跟着上了车子,他坐在一侧,冷汗涔涔地往下滴落,也不知道是因为担心还是因为手臂上失血过多的伤口。

医护人员帮白慕晴做好紧急救治后,转身对南宫宸道:“先生,你看起来也很不好,我帮你把手臂上的伤口处理一下。”

“不用管我,现在是救她要紧!”南宫宸气愤地将自己的手臂收了回去。

医护人员被他这么一吼,只好不管他了。

白慕晴被送到最近的医院,直到将她送进急救室后,南宫宸才终于虚脱地停下脚步,靠着旁边的椅子上缓缓地坐了下去。

他闭上眼,脑中一片空白。

他不敢去想这次白慕晴能不能熬过去,他只知道她是从三楼掉下去的,摔出了很多很多的血,而且一路上都没有再醒过来。

----------------------------

朱朱带着小挽晴在泳池边上玩水,见她兴致缺缺的样子,朱朱微笑着柔声道:“挽晴怎么了?怎么又不笑了?”

“我想爸爸妈妈。”小挽晴垮着脸说。

“刚不是跟你说过了么,爸爸还在过来的路上,应该很快就到了。”朱朱指了指池子里的水:“你看这里的水多干净,我们下去玩水好不好?”

“我不想玩水,我就想回家。”

“挽晴乖,我们再等一下好不好?”朱朱故作想了想:“要不我让那位姐姐去给挽晴拿点东西过来吃好不好?”

朱朱说完,转身冲一直守在身边的女佣道:“你去屋里给挽晴拿点好吃的,记得多拿一点。”

女佣点头,转身往屋里走去。

花园里面终于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了,朱朱脸上划过一丝阴险,身体一沉路入池水内的同时将小挽晴拽了进去。

小挽晴瞬间被她摁入水中,呛得她手舞足蹈地挣扎起来,水面冒起了无数的气泡。

“小东西,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不应该投胎成为南宫宸的膝下。”朱朱咬紧牙关,使颈地摁着她小小的身体。

第一次这样伤害一个小生命,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恐惧的,可是为了以绝后患,她不得不咬紧牙牙,强忍着不让自己因害怕而放弃这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心里的那个声音在不停地重复着:只有这个孩子死了,她才能好好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