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醒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和乔封就这么相对无言地在加护病房门口等了一夜,第二天天亮时,南宫宸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后从椅子上站起,对乔封道:“我去把挽晴给你接出来。”

“谢谢。”乔封道。

南宫宸转身离开加护病房区,回老宅去了。

南宫宸刚走。乔锶恒便过来了,身后还带了一位佣人。

“阿封,回去休息吧,把这里交给红姐,红姐你总信得过吧?”乔锶恒道。

“对呀,二少,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少夫人。”红姐是乔家的老佣人,做事干练成熟,所以乔锶恒才会把她带过来。

然而乔封却仍然不放心道:“不用了,我在这里等慕晴醒来。”

“医生说她至少要二十岁小时后才能醒来,你在这里守着也没用。”

“有用,至少我心里舒服些。”

“阿封。”乔锶恒轻吸口气:“别太认真,我有预感。慕晴她迟早会离开你的。也许就在这一场事故里,她恢复了记忆。记起了一切也说不定。”

乔封心里抽痛了一下,这是他一直不敢去细想的结果啊!

“对不起,是哥害你变成现在这样。”乔锶恒歉疚道:“原本想让你过得幸福快乐些,没想到.......。”

“哥,谢谢你。”乔封打断他,道:“不管后面会发生什么事,至少这两年多来我过得很幸福,也已经满足了。”

“你要是真能这么想就好了。”乔锶恒苦笑了一下。

他怎么会不清楚这个弟弟?如果不是因为他总是放不下白慕晴,当初他又怎么会把白慕晴弄给他?

“对了,这次的事故原因查清楚了么?”乔封突然问道。

乔锶恒摇了一下头:“阿封,你要做好心里准备,朱朱是南宫家认定的命定情人,即便她真的把慕晴杀了。南宫家也不会让她被警察抓走的。南宫家的人会拼尽全力保护她,把她留住。”

“那么现在呢?”

“我想应该是被南宫家的人罩下来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乔封突然愤怒地手双手一拍轮椅扶手:“南宫宸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守在这里,难道都是演出来的吗?他怎么就一点都不想替慕晴讨回公道?”

“在他的认知里,朱朱是他的今生救命恩人,他这么不把朱小姐交给警察倒不是不可以理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乔锶恒说。

“那么慕晴的伤呢?白受了吗?”

“不会的。”乔锶恒安慰道:“朱朱会有报应的,你懂的。”

虽然他知道朱朱迟早都是死路一条,可心里还是觉得不甘心。这种感觉南宫宸也有,明知道朱朱迟早是一死,可她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得到惩罚,他就是觉得不甘心,不应该。

----------------

南宫宸赶回南宫家老宅时,小挽晴已经睡醒了,正缩在床头上对着一室不熟悉的人喊着要妈妈。

南宫宸一进去便看到她两眼泪汪汪,可怜兮兮的样了。

“小挽晴。你睡醒了么?”他走过去,抬手在她的小脑袋上抚摸了一下:“怎么样?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挽晴摇摇头,含泪望着他:“宸叔叔。我妈妈呢?”

“妈妈已经回来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宸叔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挽晴的脸蛋上终于泛出了一抹微笑,盯着他道:“宸叔叔,我想回家。”

“好,宸叔叔马上就送你去爸爸那里。”南宫宸冲她伸出手掌:“来,过来。”

在床上躲了许久的小挽晴终于将小手放入他的掌心,任由着他将自己从床上抱了下去。

“哟,原来小家伙喜欢跟大少爷亲近呢。”何姐笑盈盈道:“还是大少爷有办法,我刚刚哄了她半天都没有哄住呢。”

朴恋瑶从沈家回到南宫家,便直接来到朱朱的卧室。

诺大的卧室内光线昏暗,四周充斥着浓浓的消毒水味道,而朱朱正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看到她,朱朱眼圈一热瞬间落下泪来。

“表嫂,你还好吧?”朱朱打量着她:“听说表哥打你了?上药了么?我帮你上药。”

朱朱咬着唇,更多委屈的泪水滑落下来。

“看吧,我已经叮嘱过你了,表哥正在气头上的时候你还敢招惹他,他怎么可能不打你。”朴恋瑶从桌面上抽了纸由递过去给她。

朱朱没有接她的纸巾,而是一把抓住她伸过来的手掌,盯着她一脸情急道:“恋瑶,我不想留在这里了,我要跟南宫宸离婚,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你说什么?”朴恋瑶讶然地打量着她,随即失笑:“表嫂,表哥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打你是因为生气,等他气过了就好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奶奶她要杀我,她要用我的心脏去救别人.......。”朱朱顿了一下,突然问道:“对了,恋瑶你告诉我,谁是静夫人?奶奶一直寻找命定情人就是为了给她治病的吗?真的是这样的吗?”

“你听谁说的?”朴恋瑶狐疑地打量着她。

“昨晚奶奶跟南宫宸说的时候,我偷听到的。”

“那你信了?”

“难道我不应该相信么?”朱朱含泪望着她。

“静夫人都死了上百年了。”

“什么?”朱朱愕然。

朴恋瑶笑笑道:“传闻说表哥上辈子亏欠过一个女人,因此受了诅咒,要他这辈子都用来还债,所以这辈子必须把他的命定情人找回来,而那个上辈子亏欠过的女人叫什么静琪,也就是传闻中的静夫人。”

朱朱呆怔半晌,才失声问道:“你的意思是.......那个静夫人是南宫宸上辈子的情人?还是白慕晴的前世?”

朴恋瑶点点头:“你信么?反正我是不信。”

“那奶奶为什么还会说出那种话来?说三个月后要用我的心脏救静夫人?”

朴恋瑶扫了门口一眼,压低声线:“说句大不敬的话,奶奶她已经被这些传闻折磨得走火入魔了,就相信王大师的话。”

“可是.......静夫人不是已经死了么,要怎么救她?”

“静夫人的尸身一直完好地保存在南宫家的祠堂里。”朴恋瑶说完忙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是秘密,除了南宫家的人外别人都不知道的,你千万别说出去。”

朱朱被吓得双目圆瞪,越发的愕然起来。

保存尸身她只在电影和小说里面看到,现实中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你.......你两年前为什么没有告诉我这个?”朱朱有些愤愤地盯着她。

“我以为你知道的。”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朱朱愤怒道:“南宫宸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老夫人更不可能告诉我这些的不是么?”

朴恋瑶见她生气,忙拍着她的手背安抚道:“你别着急,你想想死了上百年的人,怎么可能还救得活?奶奶是因为太相信传言了,失去年最基本的分辩能力。但表哥还是清醒的,他肯定不会让奶奶胡来的,你只管安安心心地留在这里就好了。”

虽然朴恋瑶一直安抚着她不会有事,但朱朱还是感觉到了浑身的毛骨悚然。

南宫家的祠堂她不是没有到过,但每次去都是祭完祖就回来了,从来没有留意过祠堂里面还有什么静夫人。

要将一个死了上百年的人救活显然是不可能的,她当然也不相信这种事情,但是老夫人相信啊。

朴恋瑶居然要她安心留在南宫家?在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安得下心来?

吃过早餐后,南宫宸带着小挽晴来到医院,看到乔封,小挽晴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她唤了一声,欢快地跑过去。

乔封习惯性地将她抱到腿上,脸上终于也露出了些许的笑容。

他浅笑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昨晚见不到爸爸妈妈睡得好么?”

小挽晴看了南宫宸一眼,点头:“睡得很好啊。”

为了不让她心里留下阴影,刚刚在来的路上,南宫宸已经成功地替她‘忘记’掉昨晚落水的事情了。

“爸爸,宸叔叔说妈妈受了点伤,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小挽晴懂事地盯着乔封问道。

乔封扫了一眼病房的门板,强忍住难过道:“医生说妈妈很快就会好的,挽晴不用担心。”

挽晴的额头上的擦伤看起来还是很疼,乔封看着她的伤口心疼地问道:“挽晴头上的伤口擦药了没有?还疼吗?”

“不疼了,宸叔叔已经帮挽晴擦过药了。”小挽晴望了一眼身侧的南宫宸道。

乔封抬头望向对面椅子上的南宫宸,冲他吐出二字:“谢谢。”

“谢谢就不用了,你不是也说她们母女俩是被我害成这样的么?”南宫宸平静道。

除此之外,他们两个.......彼此间仍然没有任何的交流。

乔封低头对怀里的小挽晴道:“挽晴,一会我让大伯把你接回去,你不可以不听话知道么?”

“不嘛,我要留在这里陪着妈妈,我都还没有见到妈妈呢。”小挽晴抗议道。

“挽晴乖,医院这里不卫生,你不能留在这里太久。”

“可是.......人家想见妈妈嘛。”

“你放心,等妈妈醒过来了,我会让大伯送你过来见她的。”

小挽晴终于不再坚持,而是乖巧地点头:“那好吧,不过等妈妈醒过来后,爸爸一定要让我过来看妈妈哦。”

“一定会的。”乔封应允道。

多了一个小挽晴,场面终于不那么死静。二十分钟后乔锶恒过来了,他仿若无事地跟南宫宸打了声招呼,然后冲小挽晴伸出双臂,又将她高高抱起。一边举着她一边用怜悯的语气道:“我可怜的挽晴,瞧这小额头一次又一次的受伤,都快要变得不漂亮了。”

“妈妈说我的伤会好的。”小挽晴一本正经道。

“嗯,也对。”乔锶恒点点头:“挽晴长得那么水灵可爱,即便是留疤了也还是很漂亮的,不停你问宸叔叔是不是。”

小挽晴果然转向南宫宸,一本正经地问道:“宸叔叔,是这样的么?”

南宫宸唇角动了动,艰难地扯出一抹浅笑:“是的,无论受不受伤,挽晴都是最可爱最漂亮的。”

“谢谢宸叔叔。”小挽晴感激道。

乔思惜将小挽晴放在地上,冲南宫宸微笑了一下:“这么可爱的孩子,千万不要因此而失去了妈妈疼爱,不然挽晴会恨你一辈子。”

南宫宸心下一寒,他稍稍别过脸去。

乔锶恒也没有再说什么,牵过小挽晴:“挽晴,我们走。”

小挽晴冲二人挥手道别:“爸爸再见,宸叔叔再见。”

南宫宸看着她和乔锶恒一起离去的背影,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却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如是重新将视线收了回来。

---------------------

从早上到中午,南宫宸和乔封都没有离开过加护病房门口。

谁都不忍心离去,也不舍得离去。好在下午的时候医生终于给二位带来了好消息,白慕晴醒过来了。

一听到白慕晴醒来的消息,两人立刻迎了上去,谁都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白慕晴。

医生看了看二位,道:“病人现在身体还很虚弱,而且情绪不太好,不适合多说话多动弹,你们先给一个人进去吧,谁是她的丈夫,跟我来。”

“我是.......。”几乎是异口同声。

医生狐疑地打量着两人,问道:“到底谁是?”

“我是.......。”南宫宸几步便来到了医生身侧。

乔封没有她的速度,也争不过他,只能睨睁睁地看着南宫眼着医生往病房里面走去。

病房内,白慕晴确实已经醒过来了,她面部红肿,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半睁着的双目正定定地注视着天花板发呆。

心头第无数次地抽紧,南宫宸俯身牵住她的小手轻轻地唤了声:“慕晴.......。”

他的声音很轻,可是病床上的白慕晴还是微微地颤了一下,她幽幽地转动了一下眼珠,目光对上他的脸庞。她的眼眶一点一点地开始湿润,很快便涌下泪来。

看到她哭了,南宫宸不禁有些慌了,柔声问道:“慕晴,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很疼?你忍一忍,伤口刚开始肯定会疼的,过些天就好了。”

白慕晴注视着他,没有任何的话语,却有着更多的泪水滑落下来,那泪水像决了堤的河水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庞,白慕晴大脑一片空白,又仿佛失去了所有的语言能力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此时的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太多太多,多得不知从何说起。

她哭得太久,久和连一旁的医生都看不过眼了,站出来提醒道:“伊小姐,您的身体正虚弱,再这么哭下去会虚脱的,一定要调整好情绪。”

医生对白慕晴说完,又转向南宫道:“先生,也许伊小姐并不想见到您,要不您还是.......先出去吧。”

南宫宸看着白慕晴眼里源源不断地流下的泪水,也许她是真的不想看到他吧,她那么恨他,那么烦他,而他居然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抢着出现在她面前。虽然不舍,可他还是难过地点头:“好,慕晴,你别哭,我这就出去,我让乔封进来陪你.......。”

他松开她的手掌,她却没有松开他。

纤细的手指紧紧地缠着他的,仿佛被定格了般。

南宫宸低头看了一眼她的小手,在他欣慰地以为白慕晴对自己有留恋有不舍时,她的手掌突然一松,冲他吐出二十多分钟以来的第一个字:“走.......!”

心中小小的欣慰骤然消失,失望染上他的脸庞,他痛心地点了一下头:“好,我走。”

说完,他往后退了一步,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

乔封就等在病房门口,南宫宸脚步一停,看着他:“你想见的人是你。”

乔封欣慰地笑了一下,摇动着轮椅进入病房。斤丽农亡。

他来到白慕晴的病床前,白慕晴的眼里仍然有泪水,枕边亦是湿了一大片。

她这是哭了多久.......!

乔封用纸巾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微笑着安抚道:“别哭,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白慕晴注视着他,半晌才虚弱地吐出几个字:“封,谢谢你.......。”

这一声‘谢谢’瞬间拉远了彼此间的距离,乔封讶然地望着她,看着她眼里的感激,半晌才笑了一下:“不用谢。”

白慕晴依然注视着他,那目光仿佛是头一天认识他一般,久久没有没有离开他。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乔封笑着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确实好长时间没有好好修饰自己了,今晚回去好好修饰一下。”

白慕晴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她扫了一眼乔封的身后问道:“挽晴呢?她怎么没有跟你一块过来?”

“挽晴早上来过,被她大伯接回去了。”

“她.......还好么?”

“很好。”乔封笑着握住她的手掌:“你现在身体虚弱,别想那么多,也不用担心挽晴,好好把身体养好就行了。”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我会的。”

她会的,她一定会好好把身体养好。

-------------------

经过两天的休养,朱朱的身体终于好了些。

她来到南宫宸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后推门走了进去。

南宫宸正在换衣服,看到是她后脸色瞬间一沉,冷冷地睨着她:“你还有脸到我房里来?”

朱朱往他面前迈了几步,含泪望着他:“大少爷,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我也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可有再得到你的原谅了。慕晴的事情是我一时冲动所为,我知道冲动不能成为犯罪的理由。所以我愿意付出代价,我愿意成全你和慕晴,我愿意无条件退出。”

她将手中已经签好的离婚协议递了上去,简简单单的一张。

南宫宸垂眸扫了一眼她手中的离婚协议,拿过去迅速地扫了一眼,随即抬眸睨着她冷笑一声:“净身出户?这可不像你朱小姐的个性。”

之前她都是死活不肯离婚的,哪怕他用半个南宫家与她交换也绝对不会同意离婚,今天却突然转了性子愿意净身出户了?

“只要你不把我交给警察,只要不让我坐牢,我愿意净身出户。”朱朱找了个还算理想的理由。

“你明知道奶奶会把你的罪责抹干净,而我会像之前一样拿你没办法,不然你也不会有胆量买凶杀人了不是么。”南宫宸扬起手中的离婚协议冷笑:“你这玩的又是哪一出,以退为进么?你觉得这一招对我来说还有用?”

“不,不是的,我是真心想为自己赎罪的。”朱朱摇头道。

南宫宸倾身,咬牙吐出一句:“你可想好了,这字我一签下去,你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我想好了。”朱朱点头。

南宫宸往后退了一步,道:“离婚协议我收下了,不过你如果真心想悔改,真心想成全我和慕晴,不妨先去说服奶奶,因为我.......。”南宫宸嘲弄地一笑:“就如同你心目中的南宫宸一样,没有任何发言权和决定权。”

“不.......大少爷.......。”朱朱急了:“不能找奶奶,她肯定不会同意的,但是我可以偷偷离开,就像当年一样彻底地从你眼前消失,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你帮我安排一下,我马上就走好不好?”

就像当年一样.......。

南宫宸沉吟片刻,突然笑了,转身注视着她吐出一句:“你这么善解人意、通情达礼,我反倒舍不得放你走了。”

“我.......。”

南宫宸往她跟前迈了一步,抬手在她的肩上轻拍了一记:“我喜欢懂事善良的女子,好好表现,也许我会忘掉你之前做过的错事,重新爱上你。”

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

“大少爷.......。”朱朱情急地追上去,由动作过大,她身上的伤口被扯痛,只好停下脚步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影消息在楼道里。

南宫宸回到车上,一抹苦涩的笑容染上唇角。

他抬头看了一眼二楼朱朱的卧室,原来这才是她的目的,离他远远的,就像当年一样!

当年她在知道他的病后跑得无影无踪,这次这么急着逃离他,看来是知道三个月后的事了。

他深吸口气,闭上眼。

其实朱朱的反应属于人之常情,谁能真正做到为了另一半去死?如果朱朱不是那么万恶,他会誓死保她安全,可是一想到她对白慕晴做的事情,他就忍不住想留下她,让她过一过这种倍受煎熬的日子。

她一心想要嫁给她,那就让她好好享受一下当南宫少夫人的乐趣!

-----------------

白慕晴恢复得还不错,已经从加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了。

乔封将保温盒里的早餐盛到碗里准备喂她吃,白慕晴伸手接了过去,道:“我自己来吧。”

乔封将碗往回一收,道:“没关系,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从明天开始你自己吃好不好?”

白慕晴点头,她张开嘴巴吃了一口,忍不住问道:“挽晴呢?怎么还没有过来?”

“看你急得。”乔封笑笑道:“已经在路上了,估计等你吃完了她就到了。”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短短的三十分钟,她已经问过三四遍了,因为心里实在太想念挽晴。

之前在加护病房里医生不怎么让别人进去,而她也就匆匆见了挽晴一面,而且还是穿着防护服的。这会好不容易从加护病房里面出来,可以随便见家属朋友了,她当然迫不及待也想要见见她的宝贝女儿。

果然,她刚吃完饭小挽晴就到了。

“妈妈.......。”挽晴也很高兴,像快乐的小鸟一样飞扑到她的怀里:“妈妈,我终于可以抱抱你了。”

“妈妈也终于可以好好抱抱你,看看你了。”白慕晴拥住她,笑得一脸欣慰。

“妈妈,你还疼么?”

“妈妈不疼了。”白慕晴松开她,低头打量起她,认认真真、仿佛几个月或者几年没见过一般。

可爱的小脸蛋,细软乌黑的头发,还有那甜甜的笑容,每一样看在她的眼里,都能让她激动得心头澎湃。她突然抬起头来,望着乔封问了一句:“挽晴是我生的,是么?“

乔封微笑点头:“嗯,亲生的,如假包换。”

“妈妈,我是你和爸爸的好宝贝。”小挽晴笑嘻嘻道。

“嗯,你是爸爸妈妈的小宝贝。”白慕晴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以后妈妈一定会好好保护我们的小宝贝,再也不会被坏人欺负了。”

“嗯!”小挽晴点头,高兴地笑了起来。

病房门口,南宫宸隔着小窗看着屋内相处融洽的一家三口,抬起的手始终没有敲在门板上。

这么和谐美好的场景,他真不应该打扰的,可心里却又那么想进去看看白慕晴,哪怕是问候一下,听听她的声音也好。

直到挽晴要去上学了,母女俩依依不舍地道别完后,南宫宸才终于出现在大伙的视线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