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为什么还会流泪/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封看着病房门口的南宫宸,又看了看白慕晴,最终改变主意道:“琳,我和刘叔一起送挽晴去学校,很快就回来。”

白慕晴将目光从南宫宸身上收回。摸了摸小挽晴的头发:“好,路上小心。”

“妈妈再见,宸叔叔再见。”小挽晴冲南宫宸摇了一下小手。

南宫宸笑着抬手冲她挥了一下:“挽晴再见。”

看着小挽晴高高兴兴地消失在走廊尽头后,南宫宸才迈步往病房里面走去。

“你看起来好多了。”南宫宸打量着病床上的白慕晴,看到她的气色好转,他的心情也跟着好转起来。

“谢谢。”白慕晴望着他,脸上没有太多的感情。

诺大的病房内安静得有些尴尬,南宫宸走到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望着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迟疑了片刻他才终于找出一句打破沉默的话来:“挽晴很懂事,也很勇敢。”斤丽有扛。

白慕晴原本已经垂下的眼睑倏也抬起,定定地注视着他。

南宫宸被她望得怔了一怔,张了张嘴小心翼翼道:“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

“不,没有。”白慕晴有些慌乱地垂下眸子,不过很快又抬头盯着他:“可是就这么可爱的孩子。却差一点被人害死了。”

“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白慕晴嘲弄地责备道:“我听说幕后凶手此时仍在逍遥法外,依然过得心安理得。”

南宫宸一早就猜到白慕晴会怪他的。毕竟朱朱差一点害死了她和小挽晴,她怪他也是理所当然!

“慕晴.......。”他轻唤一声,满脸歉疚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和挽晴一个公道的。”

“是么?你打算怎么还?”白慕晴逼视着他。

“三个月后,我会给你一个交待。”三个月后,朱朱一定会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买单!

“三个月.......。”白慕晴摇头失笑。

“慕晴,朱朱并不会过得心安理得,她现在应该是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倍受煎熬。”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白慕晴道:“我只知道朱小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也许不用出三个月,我已经被她弄死了。”

“不会的,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南宫宸道。

经过这件事情后。他当然不会再这么傻,这么纵容朱朱。

白慕晴轻吸口气,闭了闭眼道:“算了,朱小姐是你的妻子,我不可能要求你把她杀了,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管好她,别再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我会的。”南宫宸承诺道。

病房内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南宫宸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床头桌前倒了杯温开水,他将水杯就到嘴边试喝了一小口觉得水温适合后,才将杯子递到她嘴边柔声道:“你的嘴唇有点干,喝点温水。”

白慕晴稍稍别开脸,眼里有些微的尴尬。

南宫宸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将水杯歉疚地收了回来道:“对不起,我给你另外倒一杯。”

他迅速地重新换了杯。白慕晴这次终于伸手将杯子接了过去,顺便道了声谢。

白慕晴喝了口温水,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他的手臂上。她记得那天他被绑匪砍了一刀,流了好多血,不知道他现在的伤口怎么样了呢?

“你的手怎么样了?”她最终还是问出了心底的关切。

南宫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原本就伤得不重,已经没事了。”

“下次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不要那么傻。”白慕晴说叮嘱道。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南宫宸脸上难得地露出了笑痕。

“不管怎么样,你是为了我受的伤,我关心你也是应该的。”

“你放心,除了奶奶,再没有第二个人值得我这么做了。”南宫宸一脸认真道:“而你.......我刚刚不是已经保证过了么,以后再也不会让你遇到危险了。”

“南宫宸.......。”

“我没有别的意思。”南宫宸似是知道她要说些什么,抢先说道:“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逼你想起我了,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缠着你,之前是我太自私了,只想得到你,却从来不去考虑你的感受。”

听着他的话,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表情,白慕晴的眼眶渐渐地热了起来。

她嘲弄地笑了一下:“南宫宸,你还有照顾别人情绪的时候?”

“以前没有,现在学会了。”南宫宸苦涩地一笑:“是你教会了我。”

她注视了他半晌,才点了点头:“你能想通就好,毕竟你已经娶了朱小姐了。”

南宫宸忙道:“慕晴,我娶朱朱是被奶奶逼的,而且当初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所以才会.......。”

“宸少,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白慕晴打断他。

也对啊,现在跟她解释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人家根本就不关心,也不在意。

然而南宫宸还是忍不住解释道:“我知道你不需要我的解释,但我还是想告诉你,当年因为你的死我受了很大的打击,病得很严重,奶奶担心我熬不过去,跪下来求我,逼我,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跟朱朱结婚。那时候我已经是心灰意冷,认为娶谁都无所谓了,所以才会娶她的。”

他顿了下,接着说:“我不是在为了给自己洗白才说这些的,娶了就是娶了,是我对不起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不爱你,也不是不记得我对你的承诺,如果知道你还活着,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娶朱朱的。”

他终于停下了,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她半低着头,微垂着的眼睑隐去一切情素,然而他还是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她凝在睫上的水雾。

他轻声说道:“慕晴,你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么?为什么还会流泪?”

白慕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沉默片刻,才眨巴了一下双眼,抬起头盯着他:“你把故事讲得这么催泪,我怎么可能不感动?”

“这不是故事,是事实。”

“对我来说是故事。”白慕晴微笑了一下:“宸少,不要再说了好么?真的没有必要。”

南宫宸点头:“好,我不说了,我都听你的。”

-----------------

从医院出来后,南宫宸突然觉得心里空空的。

把一切都说开了,也向白慕晴承诺过不会再纠缠她了,这本该感到全身轻松的选择,可他却觉得心里似被掏空了一般,难受不已。

脑海中突然闪过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时幸福场景,如果她能一直这么幸福下去,他愿意成全.......。

开着车子在马路上晃悠了许久,他才回到公司。

他一进公司,林助理便脸色不是很好地跟了进来,注视着他小心翼翼道:“宸少,城西那个项目被至远公司以低于我们公司零点一的价格标走了。”

“什么?”南宫宸抬头望着她。

林助理点了点头:“这个价格卡得很奇怪,而且.......有件事我不知道宸少您知不知道.......。”

“什么事?”

“颜助理已经入职到他们公司去了,成为了沈万年的特别助理。”

南宫宸讶然,显然是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宸少,您说会不会是颜助理把我们公司的底价给卖给至远公司了?”林助理小心翼翼道:“可是……我觉得颜助理不是那种人啊。”

“除了她还会有谁。”南宫宸嘲讽地一笑:“她就是这种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