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出逃 钻满已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她还会有谁。”南宫宸嘲讽地一笑:“她就是这种人。”

“那怎么办?”

“不过是一个项目而已,让给他好了。”南宫宸问了句:“还有什么事么?”

“没有了。”林助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林助理走后,南宫宸立刻抓起桌面上的电话拨通颜助理的号码,那头很快便传来颜助理爽朗的声音:“宸少。你还好么?”

“你放心,目前还活着。”南宫宸嘲讽道:“颜小姐你真行啊,背叛起老东家来毫不手软。”

“宸少过奖了,我得感谢宸少给我这么个高升的机会。”颜助理笑盈盈道。

“二十个亿的项目,你不怕撑死?”

“要是撑死了,你记得给我收尸就行了。”颜助理又是朗声一笑,随即改口道:“对了,宸少后院那点破事梳理清楚了没有?可别因为这些个私人感情误了公司大事啊,毕竟现在是关健时期。”

“谢谢关心。”南宫宸将话筒从耳朵上拿了下来。

“等等。”颜助理忙道。

“还有什么事?”

“中午有空么?请我吃个饭。”

“可以。”南宫宸说完便果断将电话挂断。

-------------------

中午南宫宸果然请了颜助理吃饭,颜助理来到两人约定好的包间,才将脸上的墨镜拿了下来。

“宸少来得真早。”

“刚到。”南宫宸道:“给你点了个招牌套餐,希望能合你胃口。”

“没问题。”颜助理在沙发上坐下。

“说吧,好好的怎么就成了沈万年的特助了。”

“没事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颜助理抬眸睨着他:“宸少不会是忘了今天是竞标的日子吧?”

“确实是忘了。”南宫宸有些不好意思:“今天上午去看了慕晴。”

“白小姐她怎么样了?”

“挺好的。”

“那就好。你也终于可以安心处理公事了。”

“嗯。”南宫宸点了一下头,脸上却没有多少喜悦。

颜助理不想惹他伤感。如是改口说道:“对了,如宸少当初猜测的一样,这个地方至少要二十年后才能开展项目,而且需要在中间地带建回一个文化公园,总之这绝对会是个赔本的买卖。没有超级大实力的公司,还真填不了这么一个巨坑。”

“如是你把至远公司推进去把坑给填了?”南宫宸摇头失笑:“真没看出来颜小姐这么的心狠手辣。”

“这不都是这些年跟你学的么。”

“查出来至远公司的幕后大股东没有?”

“查出来了,和宸少想的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谁?”南宫宸挑眉。

“宸少不是已经把沈恪放到财务总监的位置上了么?”颜助理轻笑。

“看来你对南宫集团里的风吹草动依旧了如指掌。”

“你无心打理公司,只能我帮你了。”颜助理无奈地耸耸肩膀。

“那也用不着跑去至远公司就职。”

“在哪就职不是一样,再说人家给的报酬比你给的高几十倍。”

南宫宸注视着她,随即说出一句:“别对我太好,我不会娶你的。”

颜助理微讶,随即笑了:“说不定十年后你会娶呢?”

“绝对不会。”南宫宸摇头。

颜助理看着他一脸决然的样子,笑着改口道:“咱们还是别开玩笑了。说正经的吧,宸少,我这几天一直在暗中调查至远公司,发现沈东阳和沈万年原来是老乡兼同学,关系一直很好的。不过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开始有了隔阂,而沈东阳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趁你无心打理公司的时候,将公司掏空,把资产转移到至远公司去。”

“呵!”南宫宸冷笑一声:“看来他是等不及我死了。”

“没错,三个月后南宫家必定又是一场大风波,而那个时候也必定是你最没有心思管理公司的时候。”

“这二十个亿必定会让至远公司大伤元气,而沈东阳想要补救,必定会在南宫集团亏空资产。”南宫宸摇了一下头:“这条路走起来太顺利,似乎没什么意思,不过毕竟是亲戚一场。就这样速战速决吧。”

“宸少,你别太自信。”颜助理摇了摇头:“城西这个项目究竟是不是这么回事还没有百分百确定,万一内部消息有误或者政策临时更改。那么至远公司会对你感激不尽。”

“放心吧,我的消息不会有错。”南宫宸说得一脸自信。

“希望如此。”

在南宫家里面熬了一周,朱朱始终觉得胆颤心惊的。

之前她一直不把南宫宸的警告放在心里,就是因为她知道南宫宸在外人面前虽然很强势,但在老夫人面前却仿佛被束缚了手足一般,根本无力抗衡。

老夫人能压过南宫宸把她的罪恶压下,到时肯定也会压过南宫宸把她的心脏给挖了。到时候老夫人要动手,南宫宸不一样拿她老人家没办法么?

所以想来想去,她觉得自己还是走为上策。

如果直接告诉老夫人她不是真的朱朱,那么以老夫人和南宫宸的性子肯定会弄死她,连同她的父母也会被查出来跟着一起遭殃,当年白家的下场她可是亲眼看着的。

她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来到了医院。

经过一周的休养,白慕晴已经基本可以生活自理了,朱朱去到的时候,乔封刚好送小挽晴去学校,病房里面只有红姨在照顾。

看到朱朱进来,白慕晴显得有些惊讶,探究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视一圈后停在她的脸上。

“伊小姐,你还好吧?”朱朱迈步走了进来,像老朋友一样问候着。

白慕晴微微一笑:“挺好的,谢谢。”

朱朱扫了一眼身侧的红姐,对白慕晴道:“伊小姐,我想跟你谈谈可以么?”

白慕晴沉默了一下,对一旁的红姨使了个让她出去的眼神,红姨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乔封有交待过,不能让白慕晴跟任何生疏人员单独相处。

“她是我的一个朋友。”白慕晴这么说了一句,红姐看了看朱朱,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伊小姐想聊什么?”白慕晴主动到床头桌前给她倒了杯白开水。

朱朱望着她,眼里分明有着探究的神情,她不清楚白慕晴是否知道这件事情是她干的,不过即便是知道了她也没证据,也只能是猜测而已。她轻吸口气,盯着白慕晴道:“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一些实话。在你出事的这段时间里,宸担心得吃不下睡不着,他怀疑这件事情是我干的还把我狠狠地毒打了一顿,你看.......。”

朱朱说着背转身去,将身上的衣服撩起露出整个后背。

白慕晴被吓了一跳,愕然瞪着她那布满着鞭痕的后背,那原本洁白细腻的后背,此时看着没有一块肌肤是完整的。斤余岛划。

这种场面,白慕晴只在电视剧里面看过,在现实中何曾见过?

“这里还有。”朱朱又将长至脚裸的裙摆撩了起来,腿上同样遍布着伤痕。

“这些都是你受伤那天晚上宸少用鞭子打的,他因为你差一点气疯了,如果不是奶奶强行把我救下来,我现在肯定早就死在他的手里了。”朱朱眨巴了一下双目,眼眶瞬间湿润起来:“我告诉你这些,是想告诉你,南宫宸这一顿毒打把我的心打冷了,我对他也再没有期盼了,我愿意退出他的婚姻,成全你们。”

白慕晴确实被她身上的伤痕震惊到了,更加不敢相信南宫宸会把她打成这样,南宫宸怎么可能会这样对待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自己亲自动手?

她轻吸口气,稳定了一下被吓跳了的心脏,睨着她:“朱小姐,要不要退出他的婚姻是你的事情,请不要把我扯到里面去好么?”

“伊小姐,虽然我已经决定退出了,但我心里还是爱他的,我希望他以后能过得幸福快乐些,所以我必须告诉你一些真相。”朱朱一本盯着她一本正经道:“宸少他虽然娶了我,但这两年来从未把我当成过他真正的妻子,他心里想的念的始终是你,最近他知道你还活着后,更是连看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每天都因为你心情不好,因为你跟我吵架。说了你可能不信,他今生最大的梦想就是把你追求回去,和你过一辈子。”

“我相信。”白慕晴突然吐出三个字。

“你相信?那你为什么不再给他一次机会?”朱朱有些情急道:“慕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跟乔二少走到一起的,但是如果你没有失忆的话,你肯定不会嫁给她的,因为你的心里也只有宸少,当初为了他历经了磨难,现在好不容易重蓬了,你们应该在一起的。”

白慕晴注视着她,目光清冷,半晌才道:“可我听说朱小姐是宸少的命定情人,宸少还等着朱小姐救命呢。”

她嘲弄地一笑,接着说:“没错,宸少是个很吸引人的男人,我很爱他,可是爱一个人就是要让他健康地活,幸福地过不是么?所以,哪怕是为了宸少好我也不能再回到他身边去。朱小姐,世界上有几十亿人口,只有你幸运地成为了宸少的命定情人,那就好好把这个伟大的使命担任下去吧,别辜负了老天对你的一番眷顾。”

朱朱被她一番话堵得哑言,随即开始狐疑地打量起她,心想着她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来?难道她已经记起以前的事了?她知道作为南宫宸命定情人的最终结局是死?

“慕晴.......。”她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明知道我是宸的命定情人还要跟我抢宸少,而且不顾所有人的阻止,你以前很勇敢很有主见的。”

“是么?也许是当时年少不懂事吧,不过现在好了,有老公有女儿我已经满足了。”白慕晴得新注视着她:“朱小姐,恭喜你能够如愿嫁给宸少,也恭喜你能成为宸少的命定情人,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好好的,百年好合。”

“不会的。”朱朱摇头:“慕晴,宸少爱的是你,我已经决定跟他离婚了。”

“别傻了,南宫宸他需要你,他不会真的跟你离婚的。”白慕晴皮笑肉不笑地吐出一句:“回去吧,回去好好当你的南宫少夫人,别再到我这来了。”

白慕晴说完,冲着门口唤了声:“红姐,进来一下。”

红姐推门走了进来,白慕晴道:“麻烦帮我送南宫少夫人出去。”

朱朱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没想到自己这么卑微地过来讨好她,反而被泼了一头冷水

“那我先走了。”朱朱咬牙吐出一句,转身便往病房门口走去。

她刚迈出病房,便看到南宫宸从走廊的那一头走过来,他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朱朱心里慌了一下,避无可避,只好调整好脸上的笑容迎视他:“大少爷.......。”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南宫宸伸出手掌扣住她的手臂,眼里满满都是愤怒。

他以为她现在肯定急得乱了阵脚,再也搞不出什么动作来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敢跑来找白慕晴,而且还跑到医院来。

“宸,我只是过来看看慕晴,我什么都没干.......。”朱朱被她攥得心臂生疼,看着他恼怒的脸,她想起他那天毒打自己时的情景,一口冷气便倒抽上来,结结巴巴道:“不信你问问慕晴,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慕晴.......你说是不是.......。”

她扭回身去冲着病房里的白慕晴扬声道。

白慕晴迈步走过来,看了看二人,对南宫宸道:“没错,她除了劝我回到你身边去之外,什么都没有干过。”

朱朱拼命地点头。

“放开她吧。”白慕晴说。

南宫宸终于松开了朱朱的手臂,在朱朱临走时不忘咬牙警告了一句:“从今以后,离慕晴远一点!”

朱朱看了白慕晴一眼,心里对她虽然怨恨极了,可是表面上却乖顺地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打扰慕晴的生活。”

说完,她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南宫宸那么爱白慕晴,那么维护她,朱朱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气恨,只是现在再也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了,她现在要做的是保命,也就是逃离南宫宸,逃得远远的。只要她能逃得掉,她管他跟白慕晴怎么样。

白慕晴怎么可能感觉不到朱朱眼里的仇恨,不过她可以看得出来她今天是真心实意想把南宫宸还给她的。

想要就抢,想不要就还?那有那么好的事情?

她在心底冷笑一声,将目光从她的背影收回落到南宫宸身上,注视着他问:“她身上的伤.......是你打的?”

南宫宸微讶,她怎么会知道?

“我看到了。”白慕晴看出了他的疑惑。

南宫宸沉吟了片刻,点头:“是,那天晚上你一直脱离不了生命危险,我失去了理智。”

白慕晴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南宫宸接着又说:“慕晴,你千万别误会,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打一个女人。奶奶不准我杀她,不准我把她交给警察,我被逼疯了所以才.......。”

“我明白。”白慕晴苦涩地笑了一下。

她知道他不喜欢打女人,当年她把他气得快疯掉的时候他也没有动过她一下,若非逼急了,他大概也不会下这样的狠手。

“但是打女人终究是不好的,下次别再下这种手了。”

“我知道了。”南宫宸点头。

白慕晴打量着他改口问道:“你今天怎么会过来?”

之前他已经答应过不会再来打扰她了,这些日子也确实没有再出现。

“我听说朱朱到医院来了,担心她会伤害你。”南宫宸说,自从白慕晴车祸后,他对朱朱的行踪就格外关注起来。“不过你放心,我相信她以后不敢再伤害你了。”

“我看得出来。”白慕晴道。

“二少夫人,您还是到屋里坐着吧。”一旁的红姐关切地提醒道。

二少夫人.......南宫宸听着这个称呼只觉得刺耳极了,他看着白慕晴,心中一片失落。

白慕晴也在看着他,最终吐出这么一句:“宸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就先回去吧。”

南宫宸点头应允,能看她一眼他已经满足了,不敢奢求更多。

颜助理将手中的一叠资料交给南宫宸,道:“这是私家侦察员发回来的资料,你有空的时候看一下吧。”

南宫宸扫了一眼桌面上的资料,问道:“是我让你联系的那家么?”

“对,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在他们面前提到关于你的半个字。”颜助理道:“我看他们办起事情来挺专业的,应该不会有差错才对。”

南宫宸终于伸手将桌面上的资料拿了过来,他随手翻了翻道:“你简单跟我说一下就行了。”

“就最近这半个月的跟踪调查来看,沈恪各方面是挺正常的,没有跟外人勾结的痕迹。朴恋瑶就更正常了,除了上班,跟沈恪谈恋爱,回家,几乎没有任何活动,大概是因为腿脚不方便的缘故吧。倒是沈东阳行动特别的多,这个人明显是有问题的。”

颜助理想了想:“宸少,我就不明白了,你那么相信沈恪,为什么却不相信朴恋瑶?我让他们特别针对了朴恋瑶调查,真的就查不出丝毫问题来。”

“应该是直觉吧。”南宫宸自嘲地笑了一下:“我始终相信对爱情痴心的人,一般不会有坏心眼。”

“那么你怎么知道沈恪对朴恋瑶是真心的呢?”

“还是直觉。”

颜助理笑了:“看来宸少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对爱情敏感度大有长进啊。”

南宫宸并没有否认,颜助理又说:“夫唱妇随,宸少如果相信沈恪对南宫家没有野心的话,为什么就不相信朴恋瑶?”

“朴恋瑶.......。”南宫宸略一沉吟:“当初她能把白映安揭发出来,可见也是个有谋有略的聪明人,有时候看起来越单纯越弱势的人藏得越深。如果当年的车祸真像乔封说所说是朱朱制造出来的,那么朱朱的背后肯定有推手,而这个幕后推手除了朴恋瑶,我想不到还有第二个人。”

“朴恋瑶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啊?”

“关于这一点.......我也一直想不透。”这是南宫宸心里唯一梳理不开的结,如果是为了配合沈家夺取南宫家的财产,她们用不着对白慕晴下黑手,如果是为了让他早点死,更用不着对白慕晴下手,反而应该对朱朱下手才合理。

以目前来看,朴恋瑶确实没有丝毫值得人怀疑的地方,可不知为何,他就是打从心里的信不过她。

在医院里面住了将近一个月,白慕晴终于迎来了出院的日子。

她仍然回到那幢简单的小院子里,只是院子里面多了两位女保安,乔封已经声明过了,以后她出行必须有人陪同。

白慕晴对此并无意见。

为了小挽晴的安全着想,白慕晴决定暂时把她送到国外去住一段时间。

白慕晴出院后的第二周,她便和挽晴还有乔封一起来到了国际机场。

在安检口前,小挽晴不太高兴地嘟起小嘴道:“妈妈,为什么你不能跟我和爸爸一起去国外嘛,我不想跟妈妈分开。”

白慕晴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挽晴,咱们昨晚不是说好了么?你和爸爸先去国外,等妈妈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就过去把你接回来好不好?”

“那你要快一点哦。”

“知道啦。”白慕晴将她搂入怀中,眼里泛起一抹泪花:“宝贝,妈妈也舍不得你,所以你在那边一定要乖乖的,好好的知道么?”

“知道啦,我会乖乖的。”

“宝贝真乖。”白慕晴放开她,转向旁边的乔封,她蹲在他的跟前,然后伸出小手握住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掌,道:“封,等我把眼下的事情处理完就过去,咱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乔封反手握住她的手掌,一本正经:“等我把挽晴安顿好就回来陪着你。”

“阿封,我不想连累你.......。”

“我不放心你。”

两人相视无言,白慕晴最终妥协了地点了一下头:“好吧,一定替我把挽晴安顿好。”

“放心,挽晴也是我的小宝贝。”乔封揽过小挽晴,笑容有些黯淡。

白慕晴含泪点了点头。

乔封看了一眼时间,将她从自己跟前牵起:“好了,我们该进去了,你回去吧。”

“好。”

“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乔封说:“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等事情忙完了我们就再也不分开。”白慕晴倾身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我会牢牢地记住的。”

乔封带着小挽晴过安检去了,白慕晴站在人群外头,看着挽晴依依不舍地跟自己摇手又摇手,眼里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地从眼眶里面滑落下来。

南宫家的晚餐桌上好久没有这么齐了,依然是朴恋瑶话最多,也最活跃气氛。

朱朱最近愁得吃睡不安,体形整整瘦了一圈。

老夫人看着她这副病怏怏的样子,忍不住责备道:“怎么不多吃点,看你最近瘦成什么样了。”

朱朱咬着唇,心想愤愤地想老夫人关心的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的心脏吧?

“奶奶,最近天气热,所以体重下降了些。”朱朱忍着气愤微笑道。

老夫人转头冲何姐吩咐道:“晚上记得给少夫人煮点开胃的宵夜。”

“好的,老夫人。”何姐应允道。

吃完饭,大伙像往常一样坐在客厅里面聊天,朴恋瑶偎着沈恪不知道在看手机视频,朱朱坐了不到半分钟便起身上楼了。

小绿泡好茶给每人端了一杯,给朴恋瑶端过去的时候,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滚烫的花茶撒在朴恋瑶的小腿上。

“啊.......!”小绿慌了一下,慌忙道起了歉:“对不起.......对不起朴小姐.......。”

“怎么那么不小心。”沈恪责备地瞪了她一眼,急忙俯下身去给朴恋瑶察看小腿。

她的小腿瞬间红了一片,何姐迅速地走回厨房泡了一条冷水毛巾过来道:“沈少,快帮朴小姐把伤处冷却一下。”

“怎么这么毛手毛脚的!”老夫人也忍不住责备了一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姐一脸心虚地冲朴恋瑶道了歉,飞快地扫了南宫宸一眼后,转身退了下去。

南宫宸看着朴恋瑶仿若无事人的样子,若有所思。

沈恪将毛巾从朴恋瑶的小腿上拿了下来,看着上面的伤处,抬头望着朴恋瑶:“你不疼的么?都快要烫出水泡来了。”

朴恋瑶无所谓地摇头,无所谓道:“我的腿本来就没知觉的,怎么会疼。”

“也是啊。”沈恪嘿嘿笑了一声:“原来双腿没有知觉还是有好处的。”

客厅里面骚乱过后,渐渐地安静下来,南宫宸从沙发上站起道:“奶奶,我先上楼去了,你早点休息。”

“你也是,别光顾着工作。”

“我知道。”南宫宸迈步往二楼走去。

南宫宸在办公椅上坐下,却丝毫没有处理公务的心思,他犹豫良久才从桌面上抓起话筒,拨通那串熟悉的号码。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人接通,白慕晴的声音传来,南宫宸定了一下神才轻声问道:“慕晴,你最近还好么?”

“挺好的。”白慕晴道:“宸少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南宫宸略一迟疑,道:“我听说乔封和挽晴出国去了是么?”

“嗯。”

“为什么你没有一起去?”南宫宸始终想不透这个问题,也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他们只是出去玩一下,等挽晴开学就会回来的。”

“那么你呢?一个人安全么?”

“乔封给我安排了两个女保镖。”

“那就好。”南宫宸放下心来。

挂上电话,南宫宸身体往后一靠,轻轻地闭上眼。

他弄不懂乔封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出国,明明白慕晴刚出院不久,正是需要他和挽晴陪伴的时候。可他又不能追问,也找不到理由继续追问白慕晴。

南宫宸在书房里面静座了许久,直到门口响起敲门声的时候他才动了动身体。

小绿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将碗放在书桌上道:“大少爷,药煎好了。”

“放这吧。”南宫宸说完,抬头看着她:“刚刚谢谢你。”

小绿含笑道:“不用,又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

虽然挨了几句骂,但能帮助南宫宸做些什么,她自然是很愿意的。

“以后你帮我多留意一下朴小姐,但不能被她发现。”

“我会的。”小绿点头,好奇地问:“不过我很好奇,大少爷为什么要用开水烫朴小姐啊?”

南宫宸将手指放在唇上,小绿立刻闭了嘴,低下头道:“对不起,我不该多问的。”

“出去吧。”南宫宸道。

小绿出去后,南宫宸的目光停在桌面的药碗上,注视着碗里黑乎乎的药。然后端起药碗往洗手间走去,倒入马桶。

朱朱站在挂历前算了算日子,还有两个月就是她和南宫宸结婚满三周年的日子了。

这一个月来,她一直在观察着南宫宸和白慕晴,让她感到无奈的是。之前她不希望他们有联系的时候,他们总是牵扯不清,现在盼着他们发生点什么了,他们反而一个月见不了几回面。

反而白慕晴跟乔封的关系一直都挺亲密的,丝毫没有会分开的痕迹。

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想等他们两个复合显然是有些难度了,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在这里等死了?

她深吸口气,随即转向回到衣柜里面,打开里面的密码抽屉。

里面全是这两年多来南宫家给她置办的首饰,每一件的价格都是极其昂贵,完全够她在外面过得舒舒服服过完后半辈子。

她将里面的首饰全部拿了出来,随即将又放了回去。

现在正是非常时期,南宫家的人必定会对她格外留意,她能逃到哪去呢?

然而不逃的话,那便是死路一条!

她深吸口气,拿出抽屉底下的护照看了一眼,还好尚未过期。

不管成不成功,试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她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去研究路线图,又在网上偷偷订好机票,第二天大伙都出门后,她悄无声息地出门了。

她除了一个平时背的皮包外什么都没有带,宅子里的人甚至没有留意到她出门。为了摆脱极有可能存在的眼线,她还先跑到华贸去逛了一圈,然后从华贸的后门打车前往机场。

到达机场的时候时间尚早,她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坐下,一摸胸口才发现自己的心脏正怦怦跳动得利害。

她环视着四周,直到确定没有人跟上后才稍稍放下心来。

只要逃出国外去,她就安全了。

到了那边后,她可以把证件藏起来,这样的话即便是南宫家的人找到她也不能把她带回来,只要熬过这两个月就好了,她是这么想的。

广播里面传来提示登机的讯息,她从椅子上站起,深吸口气,脸上展露出一抹浅笑,只要过了安检她就安全了。

她迈步往安检口的方向走去,由于走得太快一不小心撞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人歉疚地冲她道起了歉。

“滚开!”急着过安检的朱朱不耐烦地冲她斥了一句,从她身边绕了过去。

朱朱往人最少的安检口走迈去,站在队伍里面等待过安检,快轮到她的时候她才发现放在包包外格的证件不见了。

她怔了一怔,慌忙翻找起来。

安检人员冲她唤了一句:“小姐,麻烦把证件交上来。”

“对不起,麻烦先等一等。”朱朱往旁边迈了一步,额头上开始有冷汗冒了出来。

怎么回事?刚刚明明还在的,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找遍了整个包包都没有看到证件后,她开始往队伍后面走,刚刚换票的时候还在的,一定是掉在机场里头了,她想。

机场停车场,一位女子快步走到一辆轿车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后转向将手中的证件递给后座的人:“伊小姐,这是您要的东西。”

“谢谢。”白慕晴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证件,翻看,里面的名字栏写着朱珠,相片正是朱朱的相片。

‘嘶’的一声,她将证件撕成粉碎。

想逃跑?没那么容易!

两年前的车祸,加上这次的绑架,她要是再不为自己讨回公道就太对不起自己,太对不起挽晴了。

这么罪大恶极的人,让她坐牢都太便宜她了,既然她那么想当命定情人,那么她就成全她,让她当够本!

老夫人是什么样的人白慕晴心里清楚,她要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谁也管不住,两个月后朱朱必定难逃老夫人的魔掌。

那天乔封告诉她关于南宫家命定情人的真相时,她确实是震惊了,也根本不敢置信。

直到朱朱到她的病房去,还口口声声要把南宫宸还给她,她才终于有那么一些相信了。如今再一看朱朱那急着逃命的样子,她就更加确信起来了。

她是见过静夫人真容的人,那个死了上百年却依旧肌肤如雪,仿佛只是睡着了的静夫人,她不相信她真的能活,但她相信老夫人干得出这种缺德事。

想起两年前自己急着驱车赶回家去告诉老夫人真相时的情景,现在想想那场车祸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不然今天忙自四处逃命的不会是朱朱,而是她白慕晴。

有罪大恶极的朱朱代替她去死,挺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