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你都想起来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朱在机场里面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证件,急得在机场大厅里头团团转。

广播里面传来飞机关闭仓门的声音,她急得眼泪滑出眼眶,终于放弃了寻找,因为找到也没用了。

明明可以逃出C城的。却在最后关后出了差错,而且是这么低级的错误。她气得直想狠狠地抽自己两巴掌,然而她最终也没有这么做,而是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在机场大厅的椅子上呆坐下去。

在机场里面呆坐了大约半个小时,大门口突然快步走过来两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南宫家的保安。

他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已经知道她在逃跑了么?

朱朱愕然地从椅子上站起,转身便要逃开。

然而没等她真正逃掉,身后便传来一个声音:“少夫人,请等一下。”

两位保安快步窜到她面前,一脸严肃道:“大少爷让您立刻回家。”

“大少爷?”朱朱呆呆地问道。

“是的,大少爷说限您三十分钟后回到家。”

朱朱张了张嘴,道:“我.......我只是到这里来接个朋友,接了朋友我立马回去。”

保安点了一下头:“我打电话问一下大少爷。”说完便转身打电话去了。

保安很快便走了回来。道:“少夫人,大少爷让您自己看着办。”

“我知道了。”朱朱呆呆地应了声。转身往机场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朱朱最终还是跟着保安们回到老宅,她一入屋子,便迎面迎来了老夫人无情的一巴掌。

她被打蒙了一下,愕然地瞪着满面怒容的老夫人。

“你以为我南宫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老夫人怒视着她:“你想干什么?你说!”

“奶奶,我只是去机场接个朋友,我有什么错啊?”朱朱抚着被她刷痛的脸庞,含泪盯着她。

她不能让老夫人知道她已经知道命定情人的真相了,不然她下次想逃走就更加不可能了。

“你还敢说谎?”老夫人说着又要给她一巴掌,何姐慌忙拉住她安抚道:“老夫人您先别动怒,别气坏了身体。”

何姐说完又转向朱朱:“少夫人,您就别骗老夫人了,您去的明明是登机楼而不是接机楼。”

“我.......。”朱朱哑言。她眨巴了一下双眼,委屈的泪水滑落下来:“我不走留在这里做什么啊?大少爷那样子对我,为了一个女人把我打得遍体麟伤。我好心去医院看望伊小姐,他还当着外人的面骂我,掐我。奶奶,我已经累了,我不想再过这种低微得毫无尊严的生活了,我退出还不成吗?”

“退出?你有资格谈退出么?”老夫人睨着她:“两年多前是你找上我,说想要嫁给宸的,现在居然说想退出?你当我家大少爷是什么?你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的人吗?”

“是大少爷他不要我,不是我不要他啊。”

“宸有跟你说离婚么?”

“可是他心里心心念念着外面那个女人啊。”

“当年你嫁给他的时候你不知道他心里有人么?你不是还很自信地告诉我,你有能力让宸重新爱上你的么?现在说这些未免有些太迟了吧?”老夫人深吸口气,咬牙威胁道:“从今天起,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哪都不许去!”

朱朱愕然地望着她。老夫人要把她禁足在宅子里?这怎么行?那她以后不是死路一条了么?

老夫人没有再搭理她,转身入了屋子。

朱朱在门边呆站了片刻,才迈步往楼上走去。

她刚回到卧室。小源便敲门进来了,递给她一个信封:“少夫人,这是保安室让我给您捎上来的。”

朱朱随手接过信封拆开,当她发现里面装的居然是她被撕碎的证件时,愕然地怔了一下,随即将里面的碎片全部倒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证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谁送来的?”她抬头盯着小源。

“保安说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托他转交的。”小源说。

“到底是谁干的!”她嘶叫一声,将手中的碎片砸在地面上,气得浑身颤抖。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莫明其妙失踪的证件会被人以这种形式还回来,而且还是撕成了粉碎的。

这一定不是老夫人或者南宫宸干的,她们不会这么无聊,而应该是直接将她从机场押回来后从她手中奔走证件砸在她脸上。

她想起自己在机场撞到的那个陌生人,是她!一定是她把自己的证件偷走了。

看来是有人特意在倒乱,故意不让她逃出南宫家的魔爪,而偏偏她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走投无路之下,朱朱不得不来到朴恋瑶跟前求助。

只是没等她开口,朴恋瑶便率先开口道:“表嫂,我劝过你不要做那些多余的挣扎,你偏要,现在老夫人肯定看你看得更紧了,你也别再有什么想法了好么?”

“恋瑶.......。”朱朱满脸乞求地望着她:“我不想死啊,你真的不管我了吗?”

“我不是不管你,而是自身难保啊。”朴恋瑶无奈地拉起腿上的裤管:“看看我的腿,你以为小绿那贱丫头是真的不小心么?”

朱朱打量着她的腿,狐疑地问了一句:“她为什么要烫你啊?为了试探你的腿是不是真的残疾?”

“知道就好。”朴恋瑶将裤管放了下去,朱朱想了想,依旧好奇地问道:“那你的腿到底真残还是假残啊.......?”

“当然是真的了。”

“哦,那南宫宸真的是太过份了。”朱朱愤愤地说完,转而说道:“这么恶毒的人就应该有报应,活该他活不下去。”

朴恋瑶嘲弄地一笑:“我觉得她最大的报应就是娶了你。”

朱朱愕然地望着她,朴恋瑶笑了:“难道不是么,和自己心爱的人分开,娶了你这个不爱的人。”

“嘘!”朴恋瑶突然伸出食指放在唇上:“以后这种话别到我房里来说,还有,以后别跟我走得太近,省得让人误会。”

“恋瑶,求你再帮我最后一回。”朱朱双手合实,一脸乞求道。

“办法倒是有,只是以你这样的猪脑很难办成。”朴恋瑶嘲讽地一笑:“就你绑架白慕晴这桩事情,我就觉得你是属于蠢得没下限的类型。”

“你把方法告诉我,有你指点我一定会像两年前那样,办得很完美的。”朱朱继续乞求:“拜托了,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

朴恋瑶睨着她,随即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

短短的一句,朱朱的脸色却瞬间变得泛白。

看着她一脸受到惊吓的样子,朴恋瑶耸了耸肩膀:“好吧,方法我可是告诉你了,办不办是你自己的事,反正对我没影响。”

沉默了几秒,朴恋瑶催促道:“好了,你赶紧离开我的卧室吧,为了我俩好,以后也尽量离我远一点。”

朱朱看着朴恋瑶,半晌才稳了稳心神从她的卧室里面退了出去。

她回到卧室,正在收拾房间的小源发现她脸色不太好,走过来关切地问道:“少夫人,您没事吧?”

“我没事.......。”她咬了咬牙。

“少夫人您别生老夫人的气。”小源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她,只是小心翼翼道。

朱朱闭上眼,狠狠地吸了两口气后,睁开睨睛盯着小源道:“小源,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啊?”小源小心有些担忧道:“少夫人,您现在正处在风头浪尖的境地里,还是别玩火自焚了,老夫人和大少爷不会放过你的。”

“她们原本也没打算放过我。”朱朱冷笑了声,安抚她道:“你放心,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忙,不会连累到你的。”

见小源仍然有迟疑,朱朱如是从皮包里面拿出一只镶钻金手镯递给她:“这个送你,不用谢了。”

看到这个价值惊人的金镯子,小源的双眼瞬间绿了起来。

今天是方老师过来暑期家访的日子,白慕晴热情地将方老师迎入屋里,方老师落座后笑盈盈地问她:“乔太太,怎么没有看到挽晴?”

白慕晴笑着给两位老师倒了茶,道:“今天很不巧,挽晴跟她爸爸到亲戚家去了。”

“挽晴的亲戚住在什么地方啊?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另一位副班主任问道,问完感觉到白慕晴在看着她,如是接着说了一句:“噢,我就是想确定一下挽晴确定不上暑期班么?”

“不上了。”白慕晴含笑道:“我没上班,可以在家陪她。”

“嗯,也是,自己有空的话还是让她在家过暑假好一点。”副班点头,随即又问:“挽晴大概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白慕晴略一犹豫,道:“应该就这几天会回来吧。”

“噢,学校下周三有暑期活动,乔太太到时记得带小挽晴去参加着玩一下。”那老师道。

方老师也附和着说了句:“对,欢迎挽晴回学校跟小朋友们一起参加集体活动。”

“好,我会的。”白慕晴爽快地答应下来。

朴恋瑶一听说小挽晴下周三有暑期活动,立刻掀眉反问道:“你确定乔挽晴会参加么?”

坐在朴恋瑶跟前的年轻男子摇了摇头:“幼儿园的刘老师只说乔挽晴的家长答应会参加,但具体到不到场得到时候才知道。”

朴恋瑶轻吸口气,咬牙说道:“到时你帮我留意一下,如果她参加了,就赶紧趁着人多混杂的时候把她给我办了。”

“姐,一个小女娃而已,用得着咱们自己动手么?”朴即狐疑地盯着她:“杀人毕竟是犯法的,咱们能不干的时候千万别干。”

朴恋瑶的脸上多了一份愤恨的表情:“我当然知道杀人是犯法的,原本还指望朱珠能帮忙把白慕晴母女弄死,结果那蠢货现在连自保都难。”

“那么.......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个孩子弄死啊?”朴即问道:“反正都是杀人,咱们直接把南宫宸杀了不就好了,干干净净简简单单。至于那老太太,南宫宸死了估计她也该气绝身亡了,到时整个南宫家不都是你的了。”

“不,南宫家我可以不要,但我要南宫宸失去一切,让他一点一点地被病痛折磨死。”

“姐.......何必呢?”朴即小心翼翼道:“我觉得南宫宸没那么傻,他既然能怀疑到你,肯定就会有所防范,并且很有可能反过来偷偷对付你。”

“他会怀疑我,但他一定猜不到我想要的是什么。”朴恋瑶阴冷一笑,盯着他叮嘱道:“你干事情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不要自己出面,不要将把柄落在警方手里。”

“放心吧,姐,我会小心的。”朴即点头。

“嗯,今晚就回岳城去,别在C城露面。”

“好的。”朴即点头:“我一会就办出院回家。”

朴恋瑶点点头,转身离开朴即的病房。

在这个非常时期里,她和朴即见一面都需要用住院的借口来掩人耳目。

她回到办公室,同事们正在嘻嘻哈哈地约定晚上一起去K歌吃饭。

看到她进来,一位同事笑盈盈地问道:“朴医生,今天小刘生日请我们去大皇宫唱K,你要不要一起去?”

另一位同事打趣着说:“朴医生忙着跟沈少谈恋爱,才不会跟我们一起去唱歌呢。”

“谁说我不会去?”朴恋瑶佯装不高兴地板起小脸:“我看根本就是你们嫌弃我腿脚不好不想要我去。”

“怎么会?朴医生能去是我的荣幸。”小刘兴奋地笑了起来:“太好了,朴医生今晚居然要和我们一起去唱歌。”

晚上朴恋瑶果然跟同事们一起到大皇宫唱歌去了,其实她并不喜欢和同事们聚在一起瞎闹,但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看起来正常些,她只好去了。

在大皇宫里面玩到十点多,朴恋瑶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沈恪打来的后,冲大伙示意了一下后往包间门口走去。

沈恪问她什么时候回家,他过来接。

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道:“暂时还不知道,快散场的时候我再打给你。”

“好,别玩得太晚。”

“知道啦,你在家乖乖的。”她隔空给了沈恪一个响吻后,才挂上电话。

她转身打算回包间时,发现眼前多出了一条身影。她讶然地抬起脸来,却看到一张并不怎么熟悉的脸。

“恋瑶?居然真的是你!”白慕晴讶然地低呼一声。

“你是.......?”她故意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打量起眼前的白慕晴。

白慕晴在她跟前蹲了下去,望着她微笑道:“恋瑶,我是慕晴啊,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回来的事吧?”

朴恋瑶愣了一愣:“你是慕晴?”斤鸟来划。

“对,如假包换。”

“噢,我只听朱朱说过你回来了,失忆还整了容貌,原来你现在长这样啊。”朴恋瑶也跟着笑了起来,随即重新打量起她:“可是.......你不是失忆了么?怎么会认得我?”

“我后来又想起来了。”白慕晴道:“这么久没见,没想到今天碰巧在这里遇见你,方便么?我们到外面聊聊。”

“可以啊,我给我同事打个电话。”

“好。”白慕晴绕到她身后,推着她往KTV的电梯走去。

KTV大门口就是滨江路段,白慕晴低头看了她一眼说:“我们到江边走走吹吹风怎么样?”

“好啊,我刚好喝了点酒,头有点晕。”朴恋瑶一边在心里猜测着白慕晴的此番目的,一边配合着她的一切要求。

她不知道白慕晴究竟是真的巧遇自己还是假装的,更看不透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在她的印象里,白慕晴就是个善良得没有底线,所以心思也单纯得接近寓蠢的人。

这种人一般不会聪明到哪里去,更加不会跟她耍什么花招才对,也许她真的只是因为太久没见,单纯的想跟自己聊聊这么简单吧,她在心里暗暗地安抚自己。

因为太晚的缘故,滨江路上并没有几个人影,白慕晴推着朴恋瑶缓缓地往前走着,朴恋瑶率先打破沉默道:“对了,慕晴,你这几年过得好么?听说你嫁给乔家的二少爷了。”

白慕晴摇了一下头,苦涩地笑笑:“出了那么大的车祸怎么可能好?这两年多来不停地整容,不停地康复,我都差一点崩溃了,好在有乔二少和挽晴陪在我身边,不然我不可能撑得过来。”

“挽晴?”朴恋瑶疑惑地问。

“对呀,我的女儿。”白慕晴将朴恋瑶的轮椅停在一张石椅旁,冲她伸出手:“来,我扶你到椅子上坐着凉快一点。”

朴恋瑶任由着她将自己扶到石椅上,依旧盯着她问:“你有女儿了?”

“嗯。”白慕晴将她的轮椅推到一侧,在她身侧坐下道:“说起我这个女儿,命运比我还要坎坷,刚怀上的时候差点在你的车上出了事故,后来去做个胎检还被人换了检查报告,因此被大家逼着人流。好不容易熬到孩子出生,又被人偷偷换走了,这才长到三岁,不是被人推下楼梯就是被人绑架,几次三番地差点丢了性命。”

朴恋瑶的脸色终于变了,愣然地望着她。

白慕晴也在回视着她,随即笑了一下:“恋瑶,听说你最近找我的女儿也找得挺勤快的,对吧?”

朴恋瑶睨着她:“什么意思?”

“应该我问你才对。”白慕晴的表情渐渐地冷了下来:“朴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还要跟我装么?”白慕晴咬牙:“你想方设法地想要除掉我的挽晴到底是为了什么?让南宫宸绝后?和沈恪一起霸占南宫家的财产?你的野心倒是不小嘛。”

“想要除掉你们母女的是朱朱,不是我。”

“有能力换掉检查报告的除了南宫宸就是你了,不是么?”

“如果你要这么认为的话,那我无话可说。”朴恋瑶伸手便要去拉自己的轮椅,白慕晴抢先一步将轮椅往江里一推,轮椅掉入江里。

“你想干什么?”朴恋瑶怒了。

“我不想干什么,我就是好心提醒你一句,别白费心机了,我女儿已经被我藏好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再找到她。”白慕晴漠然地扫视一眼她:“我不相信南宫宸至今仍然看不透你的伪装,这条路你能走多远,我拭目以待。”

白慕晴从椅子上站起,盯着她邪肆地一笑:“对了,我怀挽晴时最可怕的一次经历就是在路边遇到了一个臭乞丐,差一点就被他强了,幸好南宫宸赶到救了我。我听说这条路晚上乞丐特别多,你赶紧给沈恪打个电话吧。”

白慕晴说话的时候,用下巴指了一记不远处那位正冲着她们咧嘴淫笑的乞丐。

然后,她转身便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白慕晴前脚刚走,那个臭乞丐便立刻窜了上来,抱住朴恋瑶就是一顿乱摸乱亲。

朴恋瑶被吓坏了,一边尖叫着一边推打他,然后她的力道比起对方来差远了,丝毫挣脱不了他的怀抱。

鼻息前都是恶心的气味,还有他的唇居然已经吻到她脸上来了,她又气又急,好不容易才将他从自己身上挣开,也不管那么多了,从椅子上爬起转身便跑。

白慕晴看着朴恋瑶跑得比兔子还快,嘴角浮出一抹笑痕。

朴恋瑶看到她脸上的笑意,脚步一停恼怒地瞪着她。

“跑得挺快的嘛。”白慕晴嘲弄地说了一句。

朴恋瑶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身后那个冲她挥手至意后转身离去的‘臭乞丐’,气得脸色铁青。

“白慕晴.......!”她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

白慕晴挽唇一笑:“这不都是你们爱玩的小技俩么?我只是小小地偷学了一点罢了。”

她说完,打量着她‘啧啧’两声道:“装了那么多年残废,也真是难为你了,就是不知道当南宫家的人和沈恪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会作何感想。”

朴恋瑶狠狠地喘息了一下好不容易才将怒火平息下来,盯着她吐出一句:“白慕晴,你最好别得意得太早!”

“你不就擅长买凶杀人么?我等着。”白慕晴无所谓地耸了一下肩膀:“不过你最好能像两年前那样做得干干净净,不然你也许会死得比我更惨。顺便提醒你一下,最好能在我找到你杀人的证据前动手,不然可就来不及了。”

“你.......。”朴恋瑶哑言。

她知道白慕晴是在恐吓自己,让自己明白她不再是当年那个容易被人伤害的白慕晴。

比起两年前,白慕晴确实是强势多了,也心狠多了,看来以后她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再小心!

“证据.......。”朴恋瑶冷戾地一笑:“连南宫宸都查不出来,就凭你?还是算了吧.......”

朴恋瑶扔下这句,转身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便钻了进去。

看着出租车子渐行渐远,白慕晴脸上的笑容终于一点一点地淡了下去。身体往后一退,回到椅子上坐了下去。

注视着前方泛着零星灯火的江面,一抹厌倦的情绪染上心头,这样的生活这样的自己连她自己都觉得厌恶了,偏偏却有那么多的人喜欢,而且还逼得她不得不步入了这个满腹心机的行列。

南宫宸说他喜欢她的善良勇敢,乔封也说他喜欢她的纯净简单,如果让他们看到这个样子的她,一定不会再说出那样的话来了吧?

她幽幽地轻吸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准备离开江边的时候,一转身才发现南宫宸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面前。

她被吓了一跳,脚步本能地往后一退打量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这一退拌在身后的石椅上,差点一屁股坐下去,南宫宸伸手拉了她一把。他注视着她,眼里有着担忧:“以后想做什么直接告诉我,由我来出面处理。”

“你跟踪我么?”白慕晴有些恼怒道。

她的脸色有些涮白,因为她不知道南宫宸是什么时候到的,是不是听到了她和朴恋瑶的话,是不是看到了她对朴恋瑶做的事。她刚刚还在想着不能让他和乔封看到自己邪恶的一面,没想到一转身就看到了他。

原来.......她是那么的在乎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

“我不是跟踪你,而是跟踪她。”南宫宸说。

他确实派人跟踪了朴恋瑶,当那个打电话告诉他朴恋瑶和白慕晴一起从大皇宫里出来后,他立马便慌了,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他担心朴恋瑶会伤害白慕晴,却没想到原来是白慕晴狠狠地抽了朴恋瑶一记耳光。

他本应替白慕晴喝彩的,可心里的对她的担忧却多过开心,没错,他担心她,他担心她这样会给自己招来更多的灾难!

“你都听到了?看到了?”白慕晴愕然地瞪着他,心中一片慌乱。

她刚刚提到那么多关于小挽晴的事情,如果他都听到的话,那他不就是知道小挽晴是他的亲生女儿了?

不,他不应该知道的,如果他知道后一定会将小挽晴抢回去,她不能把挽晴给他!

“我看到了。”南宫宸道:“刚刚我就在马路对面看着。”

白慕晴本能地往马路对面望向去,这里跟马路对面隔着一条人行道,一条车辆辅道,一条三车道大马路.......。

而他的车子就停在马路的对面。

她暗松了口气,这样的距离,又有车来车往的噪音,他理应听不到才对!

幸好!

南宫宸看着她脸色一会红一会白地互相交替着,心中同样如同翻江倒海般沸腾,在她转身欲要逃离时,他的大掌重新抓上她的手腕,将她拽了回来。

“南宫宸你在干什么?”白慕晴被迫迎着着他。

南宫宸注视着她,道:“你从来没有见过朴恋瑶,你为什么会找到她?为什么会对她做这些?”

“我.......。”白慕晴哑言。

“你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对不对?”南宫宸凝视着她的目光阴沉下来,语气也在一点一点地变得阴冷:“还是你压根就没有忘记过,而是故意装出来的失忆?”

“没有。”白慕晴摇头:“就是上次从楼上摔下来的时候,我突然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记起来了。”

南宫宸心里浮上一抹讶然,问道:“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因为没有必要。”

“什么叫没有必要?”南宫宸气得低吼。

白慕晴抬手挣了挣他扣在自己手腕上大掌,没好气道:“南宫宸,现在是什么个状况你又不是不清楚,不管当初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们确实已经各自成家了,再也回不去了。所以.......告诉你和不告诉你又有什么区别?只会让你更难受,更加放不下.......。”

“我们为什么回不去?我和朱朱很快就会离婚,而你跟乔封.......。”南宫宸顿了顿,道:“之前你失忆了,所以认定了自己对乔封是真爱,那么现在呢?你已经想起一切了,难道还认定自己是真的爱他?”

白慕晴想也不想:“没错,我对乔封是真爱,我不会离开他,所以我和你之间回不去了。”

“不!”南宫宸气愤地吼:“你对他不是真爱,是感激,是感恩,就像当年你对林安南那样.......。”

“不是,这跟林安南不一样!乔封和林安南也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就因为他是你游戏里的老公,因为你们认识了很久?还是因为他救了你的命?可是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他在救了你性命的同时也在欺骗你,用谎言把你变成了他的妻子!白慕晴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是非不分?为什么总能把恩情跟爱情混为一谈?当初林安南是这样,现在乔封也是这样.......”

“南宫宸,你放开我.......。”白慕晴被他质问得哑口无言,只能使劲挣扎。

“白慕晴!”南宫宸继续低吼道:“难道你真的要为了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放弃我吗?你忘了自己当初的承诺了吗?你承诺过不管别人怎么逼迫你都不会离开我,你说过会一辈子陪在我身边照顾我。”

“南宫宸你已经有朱朱了.......。”

“你明知道我不爱朱朱!”

“可是我不能离开乔封,我也不想离开他,我爱他.......南宫宸你听清楚了我爱他.......唔.......。”白慕晴后面的话被他实实地堵了回去。

又来了,这招他百玩不厌的技俩!

他从来不管她是什么身份,是什么态度,生气的时候就吻她,因为他知道每次吻过之后她都会臣服于他。

她狠狠地在他的胸口上推了一记,怒道:“南宫宸.......你可不可以尊重我一点啊.......。”

南宫宸双手捧住她的脸庞,双血发红:“那么你呢?可不可以也尊重你自己一点?你看看清楚,你爱的男人是站在你眼前的这位,不是那个趁人之危的乔封!”说完,他低头重新吻上她的唇,舌尖直驱而入她的口腔,让她避无可避。

他就是要逼她承认自己爱的是他,因为他坚信这一点!

他吻了她一阵,直到她渐渐地放弃挣扎时才松开她的唇,在她耳边柔声低喃:“慕晴,你知道我这两年多来有多想你吗?你呢?你有想过我么?有梦见过我么?一定没有吧.......。”

她都失忆了,怎么可能会想起他?真是异想天开!

“对不起.......。”白慕晴强忍住泪水,双手不由自主地抬起,却久久不敢环上他的腰身。

此时此刻她对他是想爱不能爱,想抱不能抱.......。

“是我对不起你,把我忘了吧.......。”

“不可能。”南宫宸苦涩地一笑:“你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有多深.......。”

“可是.......。”白慕晴的唇再度失去自由,他根本不想听她那些所谓的理由和借口,因为他不相信她恢复记忆后还会爱乔封,他绝对不会相信!

白慕晴被他吻得意乱神迷,心里对他的思念最终压过理知,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腰身,开始回应起他的热吻。

没错,她还是爱他,想他,念他,没有人比南宫宸更了解她了!

可是人世间不是所有有情人都能够终成眷属的,她不能因为爱他就去伤害一个对自己用心付出过多年的男人。

感觉到她的回应,南宫宸更加激动起来了,吻也变得越发的热烈。抱着她的双臂更是不停地在收紧,紧得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仿佛这样就能将她揉入自己的体内,让她再也不能逃离自己。

夜晚的风越过江面吹拂在两人身上,轻柔而舒适,就连路边的路灯都显得格外柔和起来,毫不吝啬地给两人增添了情趣。

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白慕晴实在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这个吻才终于告一段落。

微风拂面而来,白慕晴稍稍清醒了些,她本能地便要推开南宫宸,却被他抱得更紧。

“让我再抱抱你。”南宫宸轻吸口气道。

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放手,她又会恢复了她那固执的个性,将他推拒得远远的。

白慕晴被迫贴在他的怀里,她粗喘着气息,幽幽地闭上眼,听着他体内明显急促的心跳。心里明明很想退出他的怀抱,双手却始终不听使唤地搂在他身上。

她其实也很想再抱抱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