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我有件事情要跟你坦白。/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回到车上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

从情欲中抽离出来的白慕晴又开始陷入了恼悔的境地,她目视着昏暗的前方,心乱如麻。

彼此沉默,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半晌。南宫宸才俯身替她把安全带拉好,然后启动车子往她家的方向驶去。

将车子停在她家门口的转角路段,南宫宸扭头注视着她:“慕晴,把朱朱和朴恋瑶交给我来处置,别渗和进来,对你没好处。”

“如果你能处置早就处置了,不用等到现在不是么?”

“我需要时间。”

“你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照顾到很多人的感受。朴恋瑶是沈恪的未婚妻,你能拿她怎么办?朱朱是你小时候的救命恩人,是你的初恋,你又能拿她怎么样?”白慕晴无奈地笑了一下:“我和她们两个之间的恩恩怨怨,由我自己解决就行,至于你.......宸,照顾好自己。看好公司,这个世界上坏人太多。好人太少了。”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南宫宸反过来叮嘱道:“你自己也要小心。”

“放心吧,你刚刚已经看到了,我已经不是当年的白慕晴了。”白慕晴自嘲地笑了笑:“或许在后来的某一天你会发现,我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就算你坏透了,那也是因为我变坏的,我会陪着你一起坏。”

白慕晴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接下面的话了。

车厢内再度陷入沉默,南宫宸问道:“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今晚是不是疯了。”白慕晴苦涩地笑了一下,摁开身上的安全带。

“疯了就对了。”南宫宸笑了一下,倾身,将她搂入怀中:“慕晴,你明明也很想我的不是么?我都感觉到了。”

白慕晴使劲地用手在他的身上推了一下。无奈道:“宸少,我们这样是不道德的,以后别这样了好么?”

感觉到他脸色的转变,她接着又说了一句:“乔封过两天就回来了,我不能让他觉得我和你之间还有来往,毕竟他现在是我的丈夫,这样对他太过份了。”

“你就那么在乎他的感觉?”

“是的。”白慕晴小心翼翼道:“今晚的事情是个意外,我不希望以后再发生,希望你能成全。”

南宫宸注视着她,半晌才点了一下头:“我会等你考虑清楚.......到底是要留在乔封身侧报恩还是回到我的身边来。”

“宸少,我已经考虑清楚了,也希望你能放下过去。”

南宫宸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抬手在门锁上摁了一下。

“你自己开车小心点。”白慕叮嘱了他一句,转身推开车门准备下去。

“等一下。”南宫宸突然叫住她。

白慕晴回过身来看着他问:“还有什么事么?”

南宫宸伸手拥住她的肩膀,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揽。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好好保护自己,这是我眼下唯一的要求。”

“我会的。”白慕晴点头。

她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即便不为自己也要为小挽晴。为她还不能去相见的母亲和弟弟。

----

早晨的南宫家大宅像往常一样渐渐地开始热闹起来。

经过大半夜的失眠后,南宫宸起得比往常要早些,他站在更衣镜前,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沈视起自己。

昨晚白慕晴的一句质问狠狠地问入了他的心田,对于身边这些心思不正的人他能有什么办法?又有什么底气去让她退出这场纷争?

他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没有了往日的心狠与冷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不是因为白慕晴的影响么?

他从之前看到小孩子就讨厌,到现在每次看到小孩都觉得挺可爱,从对员工苛刻严格到现在的尽量纵容,从对背叛者的深恶痛绝到现在的全力圆满.......这些明显的转变他自己能看得到,只是不知道这么做究竟对还是不对。

连一向柔弱的白慕晴都在渐渐地变强,他还有什么理由不恢复往日的强势?

他迈开步伐往卧室门口走去,拉开门,看到朱朱站在门口。

看到他的身影,朱朱本能地瑟缩了一下身子,讪讪地唤了句:“大少爷早上好。”

最近的朱朱倒是显得安分乖巧,大概也实在是没有力气折腾了。

南宫宸睨着她,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淡淡地吐出一句:“有事么?”

“我有件事情要跟你坦白。”朱朱迟疑着吐出一句。

南宫宸挑眉:“你确定么?”

“嗯.......。”朱朱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因为他知道她要坦白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一个没弄好,他很有可能再赏她一顿鞭子。

可是为了活命,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眼看着她和南宫宸结婚三周年的日子只有一个多月了,现在告诉他自己就是假朱朱的话,她还能保住一颗心脏,老夫人和南宫宸也不一定真的会杀了她。哪怕是把她毒打一顿或者扔进牢里,那也比死强啊。

至少朴恋瑶教给她的那个方法,她犹豫来犹豫去最终还是下不去手,毕竟那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条!

“你说吧,我听着。”南宫宸凝视着她。

“我其实就是想告诉你,我.......。”朱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开口,走廊另一边突然传来朴恋瑶的声音:“表嫂,原来你还在这啊,我都在楼下等你好久了。”

朱朱怔了一下,转头就看到朴恋瑶正摇动着轮椅缓缓地走了过来。

看到她,朱朱立马心头一颤,嘴里的话也顺势吞了回去。

“表哥,早安。”朴恋瑶紧接着又跟南宫宸打了声招呼。

南宫宸也看向缓缓而来的朴恋瑶,唇角掀起一抹淡笑:“早。”

“你们是在聊天么?要不我先下去了?”

“呃.......也不是,就是跟大少爷碰了面说几句话,大少爷我们晚上再聊吧。”朱朱笑着走过去,堆过朴恋瑶的轮椅:“我和你一块下去吧。”

南宫宸浅浅地‘嗯’了一声,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楼道转角,才迈步往楼下走去。

----

在家里吃过早餐,南宫宸便出门上班去了。

朴恋瑶不用上班,吃完早餐便回房去了。

朱朱趁着小绿不注意的当儿,快步来到朴恋瑶房门口,她后怕地轻吸口气,才推门走了进去。

朴恋瑶看到她进来,开门见山道:“怎么?你想告诉大少爷你是假朱朱的事?”

朱朱心虚地点头:“恋瑶,你教的那个方法太不可取了,我觉得我还是告诉他真相好点.......啊.......!”

迎面而来的纸巾盒砸在朱朱的脸上,她被吓了一跳,捂住脸颊愕然地盯着她。朴恋瑶恼怒地咬了咬牙:“你有没有替我考虑一下?你把真相告诉大少爷了,大少爷必定会追究起两年前的事,必定会发现是我帮助你进入南宫家的,你这是要过河拆桥么?还是你已经忘了当初对我的承诺?”

“我.......。”朱朱被她质问得心虚不已。

“当初是你找到我,求我帮你完成心愿的,我无条件地帮助你,你现在反过来要拖我下水?你当我朴恋瑶是什么?”

“不是的.......恋瑶,我也是没办法的啊,我不这么做的话就要代替白慕晴去死,你不也很讨厌她么?你甘心让白慕晴就这么置身事外么?”朱朱一脸的无奈道。

朴恋瑶在心底冷笑一声,她当然不会让白慕晴就这么幸运地置身事外,不过现在还不是告诉老夫人的时候。

她盯着朱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朱小姐,我看你还是那么的笨啊,你以为白慕晴她真的失忆了么?真的忘记一切了么?根本没有,她现在不过是在伺机报复。她不告诉南宫宸自己就是真朱朱,是因为她知道了静夫人的真相,她同样怕死。所以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自己就是真朱朱的,你觉得南宫宸会信你还是她?”

“你说什么.......?她知道了?”朱朱愕然地问道。

“没错,你已经先入为主了,南宫宸深信了你那么多年,现在紧要关头你说你不是,你觉得他会信么?他只会觉得你是临时怕死,为了逃脱他才故意编织这种谎言来欺骗他。而南宫宸最讨厌的就是欺骗,到时白映安一家的下场就会是你朱家的下场,你自己衡量着办吧。”朴恋瑶想了想,道:“朱小姐,我讨厌白慕晴,是绝对不会让她有好下场的。而且也为此扶持了你这么久,如果你敢在这紧要关头把我拖下水,后果你自己懂的。”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就算到时南宫宸不灭了你朱家,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她脸上的阴冷,朱朱不自觉地倒吸了口冷气。

她怔怔地盯着朴恋瑶,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恋瑶,你做这一切,真的只是因为讨厌白慕晴呢?”

如果仅仅是因为讨厌白慕晴的话,她根本用不着花这么大的心血啊!

“不然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

朱朱不说话了,她始终不相信朴恋瑶的目的是这么的简单,毕竟她喜欢的男人不是南宫宸!

----

颜助理打量着眼前的南宫宸,不解地问道:“宸少,既然你已经知道朴恋瑶的腿是装的,也知道她心思不纯,为什么还要把她留在南宫家?”

“因为我想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南宫宸说。

“她能有什么目的?无非就是跟沈家联手搅乱整个南宫家,再趁乱把南宫集团掏空呗。”颜助理想了想,道:“不过在沈氏父子还没有出手前,确实不应该处置朴恋瑶,省得打草惊蛇。”

“你明白就好。”南宫宸道。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就这么任由着她们继续住在南宫家么?”

“暂时让他们先住着。”南宫宸打量着她:“你找我有事么?”

“没什么,就是关心一下南宫集团那边的进展程度。”

“暂时还没有什么进展。”南宫宸笑笑地睨着她:“你呢?在那边做得怎么样?要不要回来上班?”

“挺好的,至远公司最近在开展一个营销策略,明显是针对南宫集团的。”

“呵.......。”南宫宸不屑地一笑。

“改天发你看一下。”颜助理道:“至远的沈总跟幕后老板分歧不断,彼此都在忙着拉帮结派,倒是一个拿下它的好机会。”

“我会留意的。”

颜助理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道:“我吃好了,宸少你慢慢吃。”

“你要赶回公司去?”

“不,要去月城出一趟差,两点的飞机。”

“我送你去机场。”南宫宸伸手抓过桌面上的车钥匙,并且招来侍者买单。

颜助理忙道:“宸少您还是别送我了,我会折寿的。”

“不是你说的么,咱们已经不是上下属关系了。”南宫宸无所谓道:“反正不是很远,走吧。”

颜助理听到他这么说,最终没有再拒绝,跟着他一起往厅餐门口走去。

不是上下属那就是朋友关系了,朋友之间相处起来也不用那么拘束,她突然觉得这种感觉还是蛮好的。

----

今天是乔封回国的日子。

白慕晴准时到达机场,在旅客出口处等待了片刻乔封便在私人助理的陪同下出来了。

她抬手冲乔封招呼了一下,乔封刚好也看到了她,脸上露出笑容来。

“怎么样,这一路上累了吧?”白慕晴蹲在他跟前,关切地打量起他。

“还好。”乔封抬手在她的脸颊上抚摸了一下:“两周不见,你好像又瘦了。”

“哪有啊,我过得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瘦。”白慕晴也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又重新打量起他:“倒是你,气色看起来不太好。”

“有么?”乔封也学着她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庞,随即笑了起来:“我看我们是太久没见了,都忘了么此原来的样子了。”

“这才几天啊,怎么可能会忘。”白慕晴从助理手中推过他的轮椅,一边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一边问道:“挽晴怎么样?看到你走是不是很伤心?”

“还好,哄一哄就好了,而且有小杰克在她也算是有伴。”乔封抬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放心吧,罗赛是我最好的哥们,他们夫妇俩又那么喜欢挽晴,挽晴住在他们家绝对安全又快乐。”

“我知道。”白慕晴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有点想她了。”

之前他们在那边生活的时候跟罗赛夫妇就是邻居,平日里关系好得像一家人,小挽晴和小杰克还是从小一块长大的玩伴。把挽晴放在他们家,白慕晴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你瞧瞧你,这才几天就开始想她了。”乔封取笑起她来。

两人有说有笑地往机场大门口走去。

刘叔尚未将车子从停车场开过来,白慕晴扫视了一肯道路两边,突然发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居然是南宫宸和颜助理!

他们俩个显然一早就看到她和乔封了,此时正看着她。

四人相对而立,沉默几秒后最终还是颜助理先开了口:“乔二少,伊小姐,好巧。”

“好巧,你们要出去吗?”白慕晴的目光扫过南宫宸,却不敢迎视他那炙热的目光,最终望着颜助理说。

颜助理不想引起她的误会,忙道:“不,是我要出差,宸少顺路捎了我一程。”

南宫宸和白慕晴之间的目光,一个炙热追随一个无措逃避,乔封感觉到了,如是扭头对白慕晴道:“琳,我们走吧。”

“嗯,二位再见。”白慕晴冲二位点了一下头后,推着乔封来到路边等刘叔过来。

颜助理用手指在南宫宸的手臂上捅了一记,压低声音道:“宸少,别傻站着了,赶紧回去吧。”

自从一看到白慕晴,这家伙就像丢了魂一样,颜助理表示很无语地摇了摇头。

南宫宸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点。”

“谢谢,我会的。”

颜助理走后,南宫宸转身回到自己的车上,并出于礼貌地将车子驶到二人跟前道:“二位,需要我带你们一程么?”

“不用了,我们自己有车。”白慕晴道。

“那我先走了。”南宫宸关上车窗,将车子缓缓地驶入车流。

白慕晴看着他的车子驶走,回头的时候发现乔封正在看着自己,她心下一慌,忙微笑道:“刘叔过来了,我们上车吧。”

她将乔封扶到车厢内,自己也从另一边上了车子,双手抓住他的手掌道:“封,你应该饿了吧?一会想吃什么?”

“回家随便吃点就好。”乔封捏起她的小手放入掌心,轻轻地把玩起来。

白慕晴点点头,算是应和了。

沉默了片刻后,乔封突然问了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你跟南宫宸见过么?”

白慕晴微讶,同时心里划过一抹不太好的感觉,心想他不会是觉察到什么了吧。

那天晚上她和南宫宸在江边的事情他应该不知道才对,因为那天她是特意把那两位女保镖摆脱掉才去了大皇宫的,可是看他的表情怎么好像知道些什么似的?

“见过一回。”她不爱撒谎,却又不敢将实情告诉他,只能这么模糊带过。

乔封笑了笑:“我看他望你的眼神就不太对劲,还以为你们俩.......。”

“阿封。”白慕晴紧了紧他的手掌:“南宫宸对我确实还有感情,不过我不会忘记自己对你的承诺,一定不会的。”

“嗯,我相信你。”乔封抬手在她的头顶上摸了一下,歉疚道:“对不起啊,每次看到南宫宸我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

“我明白。”白慕晴点头。

其实她可以感觉得出来,南宫宸每次看到乔封整个人也不好,这就是爱情,容不得丝毫杂质的东西!

----

下班时间早就过了,南宫宸却仍然没有离开公司的打算。

黄助理经过他的办公室门口时,关切地问了一句:“宸少,您还不打算下班吗?”

“等一下就走。”南宫宸抬头叫住他:“你进来一下。”

黄助理走了进去,南宫宸道:“金龙那边的事情处理妥当了没有?”

“还在洽谈当中。”黄助理道:“那位带头闹事的工人不接受建筑公司给出的赔偿金额,建筑公司又不愿意多给。”

“工程进度有受到影响么?”

“多少肯定会有一点的,已经被闹得两天没法开工了。”黄助理迟疑着说:“宸少,那位张姓工人的腿确实是因工伤瘸了,所以情绪特别激动,提出的要求也不是那么合理,还非说建筑公司是我们公司旗下的,要求我们给他赔偿。”

“他到底要多少,建筑公司给不上这里给他补。”

“宸少的意思是我们给他补齐?”黄助理讶然地打量着他,这不像是他的办事风格啊。

换作以为的宸少只会把建筑公司的老公叫来批斗一顿,哪会管那些工人的死活?

“嗯,只要别影响工程进度就好。”南宫宸扫了他一眼,挑眉:“不行么?”

“不是不行,只是.......。”黄助理迟疑着说道:“宸少这本来就不关我们的事,您一旦开了这个先例,以后这种事情会接二连三地发生的。每天工地开工的人那么多,受伤也是时有发生,如果个个都像这人一样狮子大开口,那集团光给他们赔医药费就要好大一笔了。”

南宫宸不吱声了。

这种妇人之见原本就是经营者们的一大硬伤,不该有的。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白慕晴,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大概也是受了她的影响吧,不知道如果换作是她,她会怎么处理呢?会不会像他刚刚想的那样用最简单最仁慈的方法把事情处理干净?

----

临睡前,白慕晴靠在床头上刷手机。

乔封伸过头来扫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道:“在看什么看得那么入迷?”

“看新闻,一个工人在工地闹着跳楼。”白慕晴道。

乔封用手指在她的手机屏幕上划拉了一下,大致地扫了一眼文字:“金龙大厦好像是南宫宸手中的项目吧。”

“是啊。”白慕晴答完才意识到不妥,扭头望向乔封,一连将手机黑屏道:“我随便看看的。”

乔封微笑了一下:“我还没有这么小气。”

白慕晴的手机浏览最多的就是关于南宫集团的网页,他早就发现了,也知道她现在除了为自己报仇外,最关心的就是南宫宸和他的公司。

明明很关心南宫宸,却又要在自己面前装出一副与他恩断义绝的样子,这样的日子过起来应该很辛苦吧。

“慕晴。”他轻唤一声。

“嗯?”白慕晴抬头望着他:“怎么了?”

“你辛苦了。”

“什么意思啊?”白慕晴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乔封却只是浅笑了一下,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将她搂入怀中:“没什么,就是有点心疼你。”

“好像从一开始,就一直是你在心疼我,照顾我。”白慕晴苦涩道:“明明你才是最需要人照顾的。”

“你不怪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怎么会怪你。”白慕晴摇了摇头:“当初生挽晴的时候,是我打电话向苏惜求救,苏惜才找乔大少帮忙的,虽然乔大少的做法很令人愤慨,但说起来,挽晴的命还是他捡回来的,不然葬在南宫家后院的就会是挽晴了。”

“你能这么想就好。”

“而且你知道乔锶恒他有多可恶么?”白慕晴从床上撑起身体,一脸愤愤道:“挽晴半岁的时候我明明在商场里面遇见她了,乔锶恒居然骗我说那是他和方密的女儿,我当时居然信了。”

说起这件事情来,白慕晴至今天仍是咬牙切齿。

当初乔锶恒明知道她在到处找孩子,居然还把孩子藏着不还给她,想想就可恨。

乔封拍着她的确手掌安抚道:“大哥其实就是闲着没事干,为了报复一下南宫宸才把挽晴藏起来,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坏心,对南宫宸也没有多大的仇恨,希望你们以后不要记恨他。”

乔封想了想又说:“他一开始是觉得把孩子还给你,孩子也是死路一条,干脆放在方密那里养着。后来又脑抽地利用挽晴来刺激大嫂,结果把大嫂气跑了,他很神经质地以为大嫂是因为南宫宸才跑的,更加憎恨起南宫宸。再后来他发现我对你的感情,索性把孩子和你一起送给我了。”

“苏惜她现在应该没有再暗恋南宫宸了吧,不然这两年多来她为什么没有留在C城反而跑国外去了?”白慕晴回想着和苏惜在一起的日子,除了她刚嫁给南宫宸的时候她生气不理她外,后来就没有再生过她的气了,甚至还帮了她不少的忙。

“所以说,再精明的男人遇上爱情的时候都会变成白痴,大哥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乔封笑笑道。

“南宫宸也不例外。”白慕晴不自觉地展露出一抹浅笑。

乔封看着她唇畔柔美的笑意,只有在说到南宫宸的时候她才会笑得那么自然而温柔!

他轻吸口气,一点点地将心底的失落压下,改口道:“不早了,睡觉吧。”

白慕晴点点头,随即又问:“对了,乔锶恒仍然没有苏惜的下落么?”

“还没有。”乔封笑笑道:“怎么?想她了?”

“对啊,想她了。”顺便狠狠地掐她一顿,害她跟挽晴分开了这么久!

---

一大早,南宫宸还没有到达公司便接到林助理的电话,提醒他今天别到公司来了。

一追问才知道原来是那位姓张的工人带着一干亲属闹到南宫集团来了。

“宸少,那人嚷嚷着要见您,一副要吃了您的样子,所以您这会千万别过来。”林助理道。

南宫宸想了想,道:“我知道了。”

他挂上电话,但并没有将车子调头,而是继续将车子驶向公司。

张姓亲属们一看到南宫宸的车子,果然立马便围困过来,将他的车子围了个严实,有的家属甚至将手中的工具砸向南宫宸的车子,车窗玻璃应声而裂。

黄助理一看这场景,立马安排保安过去保护南宫宸。自己则挤入人群,趴在车窗上冲南宫宸喊道:“宸少,您赶紧将车子开走,这里太危险了。”

南宫宸却将车子熄了火,推开车门下车。

他站在车门边,迎面而来的半截砖头擦着他的颊边飞了过去。

“宸少.......。”黄助理见他颊边见了血,吓得慌忙挡在他跟前道:“这些人都疯了,完全不讲道理,宸少您还是赶紧回去吧。”斤帅乐亡。

“我为什么要躲?”南宫宸环视一眼众人:“为了证明我心虚,我害怕么?”

“不是.......。”

南宫宸往前几步,盯着带头闹得最凶的男子:“这位先生,你砸伤了我的脸可以不用赔,但砸破的玻璃必须得赔,还有,如果你觉得这么闹真的能闹出结果的话,那就太小看我南宫集团了。识趣的话,你就赶紧带着你的人离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那男人被南宫宸冷酷的目光看得倒抽口气,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他便立刻壮起胆量道:“我的腿是因为你们被医院判定残废的,八十万就想打发我?没那么便宜!”

“这种事情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走司法程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跑来这里大吵大闹,因为你越闹只会越激怒我,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南宫宸说完,在保安的护送下一路往大楼里面走去。

身后那帮人仍在叫器着,南宫宸却丝毫没有再理会,而是一路往电梯里面走去一边冲身后的黄助理吩咐道:“多调集一些人到公司门口,别让他们整出事情来,更不能让他们有机会上演苦肉计。”

黄助理不解:“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故意过来闹事的,看不到还有摄象和记者在场么。”南宫宸抬手擦了一下颊边的血迹。

“为什么啊?就为了得到赔偿款么?”黄助理继续无知地问。

南宫宸扭头盯着他,随即吐出一句:“照我的话去办就好。”

黄助理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

---

白慕晴一大早就听说南宫集团出事了。

她将车子停在南宫集团的马路对面,刚好看到南宫宸被人攻击的场面。她听不到南宫宸跟她们说了什么,但她隐约可以看到南宫宸的脸颊受伤了。

手里捏着手机犹豫许久,她才拨通南宫宸的号码。

而此时南宫宸正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清脸颊上的血痕,听到电话响,他侧头扫了一眼屏幕。上面跳动着的熟悉号码使他心底的阴霾消散了不少,唇边甚致辞绽放出了一抹浅笑。

他拿起手机抹开接听键,电话那头的白慕晴沉默着,他也学着她沉默。

“那个.......听说你们公司出事了,你还好吧?”白慕晴关切地问道

“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听早间新闻里面说的。”

“是么?”南宫宸拿着手机走到落地窗前,拨开百页窗帘,一眼便看到马路对面的车子,嘲弄道:“我都看到你了。”

白慕晴心里慌了一下,道:“好吧,我刚刚路过的时候看到你们公司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如是就把车子停下了。”

“嗯,谢谢你的关心。”他唇角微扬,并没有继续戳穿她,而是故意说:“就是脸被砸破了,你能不能给我买点药上来?”

“你办公室不是有药么?”上次明明还帮她擦过的。

“找不到了。”南宫宸说:“你车上有的话就给我送点上来,没有就算了,反正顶多就破个相死不了。”

破相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好吧,白慕晴无语地想。

她想了想,道:“那好吧,你先等一下。”

白慕晴挂断电话,从车厢小柜子上拿出小药箱看了看,看到并有过期后才将车子驶入南宫集团的地下停车场,然后拿着药盒上到顶楼。

自从从永祥公司离职后,她就没有再到过南宫宸的办公室。她抬手在门板上敲了一记,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这种一推门就能看到他在里面的感觉陌生而又熟悉,过往的点清滴瞬间闪过脑海,她摇了摇头,迈步往他走了过去。

南宫宸此时就倚靠在办公桌旁等她上来,脸上确实有擦伤,不过并不算严重,也达不到破相那么严重的地步。白慕晴看着他一脸好整似暇的样子,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你来了。南宫宸站直身体往她专迈步走了过来。

虽然他的伤不重,但白慕晴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不管你有没有理,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要以自己的生命安全为前提,万一被他们砸破了脑袋怎么办?”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南宫宸睨着她。

白慕晴故作大方地点了一下头:“算是吧,毕竟.......。”

她一时间找不到适合的话语,南宫宸替她接了话尾:“毕竟曾经夫妻一场对么?”

白慕晴没有回答他,而是指了指他的脸上的伤口:“先把脸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吧。”

南宫宸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伤痕,虽然他一点都不觉得有必要上药,但既然把她骗上来了,那就上一点吧。

他迈步走到沙发上坐下,将脸庞转给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