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你好像很关心他?/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走到他旁边坐下,小心翼翼地替他处理起伤口。

上回也是在这张沙发上,他帮她处理手指上的伤口,今天却换成了她在帮他。

他和她之间.......似乎总是能跟伤口扯上关系,这就是传说中的多磨多难么?

南宫宸看着她拿药棉的右手。手指上的伤口已经完全好了,可是手背上的烧伤却依旧触目惊心,惹人心疼。

他不由自主地抬手捏住她的小手,问道:“当初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车祸,可以告诉我么?”

自从知道她恢复记忆后,他一直都想问她这个问题,却又一直不忍,不忍逼她回忆那惨痛的场面。

上次带她到车祸现场时,她痛苦的反应已经让他心疼不已了。

白慕晴望着他,摇头:“算了,都过去这么久了,跟你说了也只是在给你添加负担,还是别说了。”

如果告诉他是朱朱一路追赶她,他一定会气得冲回家去毒打朱朱一顿。没错。只能毒打她一顿,不能杀不能剐,反而生生把他自己气出内伤。

至于那条突然窜出来的大狗是怎么回事,她大至能够猜到是朴恋瑶干的,因为除了朴恋瑶,她想不到还有谁有那个实力,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安排好一切。

“为什么这么说?”南宫宸望着她。

“视频你已经看到了,反正就那样吧,一不小心就冲到海里去了。”

“是朱朱和朴恋瑶一起陷害你的对么?”

白慕晴望着他。原来他都猜到了。

她悄悄地将手掌抽了回来,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好,不提了。”南宫宸心疼地抬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发丝,柔声道:“慕晴,我不是不帮你报这个仇,只是时候未到,请相信我好么?”

白慕晴点头:“好。”

南宫宸满意地笑了:“真乖。”

他的手掌从她的发丝滑至她的颊边。轻轻地抚摸着,白慕晴也抬起手掌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的脸.......是不是很奇怪。”

“不奇怪,反正你以前也没有多漂亮。”

白慕晴无语了。

南宫倾注视着她粉嫩的脸颊,倾身便要吻下去,白慕晴却转脸往旁边一避道:“南宫宸,请你别这样。”

“为什么不能?”

“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白慕晴的语气严肃了不少:“南宫宸,如果你还想和我继续做朋友的话,那么就请尊重我好么?”

“至于把话说得那么严重么?”南宫宸失笑。

“你到底答不答应?”

“我答应。”只要她不要再躲着不见他,不再用疏离的态度对待他,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追妻之路漫长又曲折,但却不能操之过急。

白慕晴稍稍松了口气,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趴着玻璃往下望去,看着楼下仍然扎堆的人群,折身注视着他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昨天我还在想来着,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南宫宸也从沙发上站起,迈步走到她身侧往下望去。

“为了你的人身安全和公司的声誉,你就成全他满足他呗,我看他确实也是挺可怜的。”白慕晴道。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南宫宸笑了:“但是黄助理说得也有道理,如果我这次开了先例,那么以后这种事情会时有发生,甚至还有可能出现一些为了得到赔偿款而故意弄伤自己的案例,所以哪怕是为了以绝后患,我也不能先这个先例。”

“别把人心想得太坏,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这不是没有可能。”南宫宸说:“还记得之前有一家工厂么,一位员工在厂里跳楼了,厂里出于人道主义赔给她二十万,下个月又有人跳了。公司又赔了二十万,然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直到厂里紧急宣布跳楼轻生者一律不给赔尝后,便再也没有人跳过了。”

“真的假的?”

“真的。”南宫宸注视着她心疼地笑了笑:“两年前正是你最艰难的时候,你大概也没心思看新闻了吧?”

“那么你呢?那个时候你不艰难么?”

“我也很难,可是我还活着,还在上班,自然能听到了。”

“你那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是在忙着娶朱朱?”白慕晴一不留神,就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了。

话刚出口她便后悔了,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果然,嗅觉灵敏的南宫宸立刻便侧过头来盯着她:“你这是在吃醋么?”

“当然不是。”

“我整间办公室都酸了,还说不是。”南宫宸的心情因为她这句话而再度飞扬。

白慕晴觉得自己再不离开心里的那点小心翼就要被他给挖完了,如是转身从落地窗前走回沙发上,一边收拾桌面上的药盒一边道:“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的。”

“我要怎么好好的?”南宫宸绕到她身侧,双手环胸地注视着她。

白慕晴抬头,盯着他说出一句:“至少不要像刚刚那么没脑子,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怕你,不敢惹你,结果一下就被人毁容了。”

南宫宸抬手摸了摸自己被她粘上创可贴的伤口:“反正都没人要了,留着这张脸也没用。”

“南宫宸,你觉得很好笑么?”

“是我说得不够凄凉么?”她居然把这么凄凉的话当成了笑话?

“懒得理你。”白慕晴收拾了药盒,手机刚好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接通电话,脸上立刻浮现出礼貌的笑容道:“陈经理.......好,我一会就到.......不用了,图片看起来不真实,我还是到你们店里去看看蛋糕的款式和大小吧.......好的,谢谢.......。”

她挂上电话,一抬头才发现南宫宸正在盯着自己。

“谁过生日?”南宫宸问道。

不是她,挽晴又不在国内,那就是乔封了?

见她迟迟未答,他又问了一句:“是乔封么?”

白慕晴原本不想让他堵心的,但既然他一定要问到底,她只好点了一下头:“对的。”

南宫宸仿佛听到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刚刚还在因为她的吃醋欢愉来着,一转眼她就要亲自去给别的男人挑蛋糕过生日了,这种冰火两冲天的感觉扎入心里果然是刺激极了!

“我的生日也快到了,顺便帮我物色一个。”他酸酸地说。

白慕晴无语:“你不是还要两个月后么?”

“谁规定生日不能提前过的?”

“我想朱朱应该会帮你挑的,她那么爱你.......。”

南宫宸打断她:“我没有警告过你么?从今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朱朱。”

见他毫无征兆地发起了神经,白慕晴不想继续招惹他,只好点头随口敷衍道:“好,我会顺便帮你物色一个的。”

顺便,只是顺便而已!

南宫宸注视着她逃避似的离去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

白慕晴离开没多久,林助理情急地跑上来告诉南宫宸,楼下保安把对方的人打伤了。

南宫宸一听这话,立马恼火了:“黄助理呢?我不是跟他说过不许伤到人的么?”

“黄助理他自己也受伤了。”林助理说:“原本还是好好的,不知道谁先动了手,突然就打起来了。”

南宫宸迈步走到落地窗前往下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对面正乱糟糟一片,他折回身来,想了想后对林助理道:“这事交给沈总全权处理,不用再向我报告了。”

“可是沈总他在客户那里还没有回来。”

“那就叫沈恪上来。”

林助理点了点头,南宫宸又说:“叫黄助理上来见我。”

“黄助理受伤了,正和其他受伤人员一起被送往医院治疗。”林助理说:“一会等黄助理回来后,我让她到您这来。”

林助理退了出去,南宫宸愤愤地走回办公椅上坐了下去。

沈恪很快就上来了,看着一脸恼火的他问道:“表哥,你找我有事么?”

南宫宸睨着他,面无表情道:“你去把楼下那件事情给我摆平了,如果摆不平就请自觉引咎辞职。”

沈恪讶然,问道:“表哥,这事不是应该交给行政和公关部去处理的么?”

“这件事情他们搞不定。”

“那我.......。”

“如果你真的搞不定.......。”南宫宸顿了一下,语气冷戾下来:“可以找你父亲帮你,他肯定有办法。”

从黄助理纵容公司保安打人来看,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也根本不是冲着赔偿款来的。至于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怕是只有以见客户为由躲出公司的沈东阳最清楚了。

南宫宸沈视着眼前的沈恪,冲他挑了一下眉:“怎么?连这种小事都搞不定?”

“不是的。”沈恪点了一下头:“我这就去处理。”

从南宫宸的办公室出来后,沈恪便立刻拿出手机拨通沈东阳的号码。

电话接通,沈恪立刻开门见山道:“爸,门口那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电话那头的沈东阳正在开车,不解地问:“沈恪啊,怎么这么问?”

“爸,你到底想干什么?”沈恪的语气沉了下来,压低声音道:“表哥已经猜到是你搞的鬼了,命令我尽快把这件事情摆平,否则就要辞退我。”

沈东阳无所谓道:“你别听他吓唬你,这事跟我没关系,他也不会真的辞退你。”

“爸,不管是不是你干的,麻烦你赶紧帮我把这事情摆平。”

“好,我会想办法把事情摆平的,先这样吧。”沈东阳不耐烦地挂断电话。

-----

楼下,因为警察的到来,场面总算是暂时控制住了,渐渐地开始清场了。

公司门口也终于恢复了平静,表面上事情看似过去了,然而媒体关于南宫集团因工伤而起的丑闻却像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就连呆在老宅的老夫人都被惊动到了,南宫宸一回来便盯着他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宸无所谓地笑了笑,安抚她道:“小事一桩而已,对公司影响并不大。”

“怎么不大啊?你看看你都被写成什么样了,还被人骂吸血鬼,咱们南宫家哪一点像吸血鬼了。”老手里拿着一份晚报愤愤地说道。

“奶奶,她们爱说就让他们说呗,又不是没有被说过。”南宫宸依旧是一脸无所谓的神情,当初更难听的传言不是没有,他不一样过来了?

老夫人幽叹一声,道:“这能一样么,这是要影响公司声誉的,公司声誉没了,以后你还怎么混。”

一旁的朴恋瑶也说:“奶奶,只要不是公司产品出问题,民众很快就会把这事给忘记的,对公司也不会有影响。”

南宫宸抬眸望向朴恋瑶,浅笑着点了一下头:“恋瑶说得没错,而且我已经让沈恪全权处理了,相信沈恪会把这事处理妥当的。”

老夫人终于不再说话了。

“咦,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老夫人这才发现他脸上的创可贴。

“没什么,不小心被东西刮了一下。”南宫宸抬手摸了一下伤处,对老夫人道:“奶奶,我先到楼上休息一下。”

“嗯,快去吧。”老夫人催促了一句。

南宫宸迈步往楼上走去,他回到书房却没有处理公事,而是有些困倦地靠在窗边的小床上。

他闭上眼,双手轻轻地在双目上揉了揉,然后拿起手边的手机拨通白慕晴的号码。

电话通的时候,白慕晴正在用手机浏览关于南宫集团的新闻,她接通电话便问:“南宫集团不是应该有监控么?你为什么不把对方砸伤你的监控放出去?”

“你没头没尾的在说什么?”南宫宸好笑道。

“你没看新闻么?”

“看了。”

“那你没发现么,这些新闻全部都是针对你的冷酷无情,你被他们围攻的场面却一个都看不到,这分明是有人故意在中伤你啊。”

南宫宸笑了:“看来你也不笨嘛,不如过来做我的助理好了,我现在正好缺一个聪明的助理。”

“我在跟你说正经的。”白慕晴有些无语。

她不是聪明,只是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所以对事情观察得比较细致而已。

“人言可畏,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民众原本就有同情弱者以及仇富仇官的心理,这么下去肯定会造成负面影响的。”白慕晴道。

“我明白。”南宫宸浅笑,这点小技俩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到底是谁在陷害你啊?你能扛得过去么?”

“扛不过去又怎么样?你会帮我一起扛?”

“我什么都不懂,而且.......你应该知道的,我现在的身份不合适。”

“我看你挺懂的啊。”

“南宫宸,你能不能正经一点?”白慕晴有些无语,都已经闹成这样了,他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她大概不知道吧,也只有跟她打电话的时候,南宫宸才会笑得出来,才能如此的不正经。

“慕晴,我打电话给你是想从你那里寻求一点安慰,不是来听你伤害我的。”南宫宸终于正经了些,语气中多了份淡淡的伤感:“这个四面楚歌的处境中,我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哪怕是陪我说说话,聊聊天也好!”

他说得有特意夸张博同情,却也是他心底最真的想法。

在外面被一堆破事缠绕不要紧,回到家能看到她,抱抱她,和她说说话,他就心满意足了。

白慕晴被他这句伤感的话语动容了,但她还是在沉吟几秒后咬咬唇道:“南宫宸,你别对我说这种话,别让我觉得惭愧和为难。”

“你会觉得为难么?”南宫宸满意地笑了,这就是他要的效果,最好为难到放弃乔封,果断回到他身边来。

“宸少,你自己注意点吧,我先挂了。”白慕晴说完,便挂上电话。

南宫宸还想再说些什么,电话里面却已经传来了‘嘟嘟’声。

他拿下手机看了一眼,有些不舍地将手机扔在桌面上。

书房门口传来开门声,紧接着是老夫人的声音传来:“倒是真难得见到你笑一回呢。”

听到声音,南宫宸稍稍动了动身体,准备从床上坐起来,老夫人冲他做了个别动的手势继续调侃道:“到底是哪个小妖精,这种时候还有能耐把你逗笑?”

南宫宸扫了一眼陪在她身侧走进来的朱朱,淡然道:“奶奶,有事么?”他说完转向朱朱:“还是你有事?”

他并没有忘记朱朱说要跟他坦白一件事情的。

朱朱摇了一下头:“没有,我没事。”

看来她是不打算坦白了。

“我就是上来看看你,怕你心里难受。”老夫人道。

“放心吧,我还没有那么脆弱。”

“那就好,差不多就下去吃饭了知道么?”老夫人说完便离开他的书房了,朱朱转身便要跟老夫人一起下去,南宫宸却叫住她:“朱朱,你等一下。”

朱朱后背一僵,她就知道南宫宸会追问她的,刚刚如果不是老夫人让她扶她上来,她才不会跑来。

书房里面只剩下朱朱和南宫宸两个人的时候,南宫宸终于从床上坐起,走到沙发上坐下后睨着她吐出一句:“看来你要向我坦白的事情,是不打算坦白了?”

“不.......。”朱朱慌忙摇头:“我只是.......怕你不开心。”

“反正我已经很不开心了,不妨说说看?”

“就是那次在商场.......乔挽晴其实是被我推下楼梯的。”

“你要坦白的就是这件事情?”南宫宸面色一沉,明显的失望。

“对.......啊.......。”

南宫宸嗤笑:“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好么?”

他没有等她回应,点了点头再度开口:“OK,看来你是被朴恋瑶给恐吓得不敢说实话了,既然你不敢说,那么我也就不逼你了。”

朱朱愕然地盯着他,他居然猜到是朴恋瑶不让她说的了?

“现在我也不逼你承认什么,不过.......。”南宫宸起身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水轻啜一口,回到沙发上坐下后继续睨着她:“你不是一直盼望着跟我离婚么?离婚可以,告诉我你跟朴恋瑶之间的关系,还有你们之间做过的勾当,把它做成笔录交给我,做好了,我可以无条件放你走。”

朱朱讶然地盯着他,他已经知道朴恋瑶之前做过的事了?还有.......他要无条件地放她走?怎么可能!

这事听起来一点都不难,只是.......她把朴恋瑶供出来后她还有活路么?朴恋瑶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到时候两年前的车祸再加上之前的绑架,她不死也该被判无期了吧?

再说朴恋瑶已经说过了,如果她出事了,她们朱家都得给她陪葬!

“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朴恋瑶报复你?”南宫宸见她呆在原地如是问道。

“不,不是.......。”朱朱慌忙摇头:“我只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真不懂。”朱朱道:“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勾结过,更不可能跟朴恋瑶勾结。”

“看来你是不想得到自由了。”南宫宸重新从沙发上站起,绕回办公桌后坐了下去:“既然这样,那你可以出去了。”

“大少爷,我不是不想得到自由,而是我跟恋瑶真的没有.......。”

“你可以滚了!”南宫宸不耐烦地吐出一句。

朱朱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敢多说地冲他低了一下头,转身快步离开他的书房。

-----

饭后,南宫宸衡量了许久,最终还是来到老夫人的房里。

老夫人扫视了他一眼,用嗔怪的语气道:“大少爷,你有多久没有进来陪我聊过天了,今晚吹的什么风?”

南宫宸有些歉疚地冲她笑了一下,走到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最近有些忙。”

“你哪天不忙?”

“奶奶,我有正事想跟你聊一下。”

“什么事?”老夫人问完接着添了一句:“不过我警告你,别跟我谈朱朱的事情惹我生气。”

现在关键时刻,她可不想再出什么乱子。

南宫宸摇了一下头:“不谈朱朱,我只是觉得最近天气热,想让奶奶到外地去住一段时间避暑,或者去旅旅游。”

“他什么意思?”老夫人用手指着南宫宸,扭头冲何姐问道:“他要把我赶出南宫家?”

何姐忙道:“老夫人,大少爷只是让你出去旅游一段时间,避暑。”他页反巴。

“我住在这里凉爽得很,连汗都没有出过一粒,我热么?南宫宸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热了?”老夫人怒腾腾地将目光转回南宫宸身上:“说到底你还是不想让我动朱朱,南宫宸你给我滚出去!”

“奶奶,我不是怕你动朱朱,我是怕朱朱先把你杀了。”南宫宸无奈道。

老夫人又是一愣,南宫宸接着解释道:“现在南宫家情势不太乐观,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奶奶好,希望奶奶可以离开这里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这样我也能安心些。”

老夫人指了指自己:“朱朱她敢杀我?”

“为了自保,她一定敢的。”南宫宸道:“不然您以为她真的那么容易就想通了,还愿意净身出户?她不过是知道静夫人的秘密,怕死罢了。”

“谁告诉她的?”

“我猜应该是朴恋瑶。”南宫宸低笑:“静夫人的秘密知道的人很少,但沈恪是其中之一。”

“恋瑶.......。”老夫人低喃了一声,随即抬头盯着他:“你的意思是恋瑶也不是省油的灯?”

“嗯,但是我猜不透她留在南宫家的最终目的,到底是在配合沈家夺取公司,还是有别的目的.......。”南宫宸摇了一下头,苦笑了一下:“就连她的腿都是装的。”

“她的腿.......是装的?”老夫人更加震惊了。

一旁的何姐点头插了一句道:“老夫人,其实我早就怀疑朴小姐的腿是装的了,只是一直不确定所以不敢说出口。”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而且还一装就是这么多年。”

“大概是为了博取沈少爷的同情吧。”何姐猜测道。

南宫宸摇头:“不,为了掩人耳目。”南宫宸扫视着她们二人,一本正经道:“奶奶,你跟我说实话,当年慕晴的车祸您有没有帮忙策划?如果没有,那么这个幕后主使就一定是朴恋瑶,不然以朱朱的智商和能力做不到那么周密。”

“白慕晴的车祸是人为的么?”老夫人狐疑地问:“那案子不是早就结了吗?”

看到她的反应,南宫宸便明白这事跟她无关了,他痛心地吸了口气:“是朱朱制造出来的,至于幕后帮手我认为就是朴恋瑶。”

“朴恋瑶她为什么要帮她啊?”

“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南宫宸摇了摇头。

从朴恋瑶当初帮他揭穿白映安,到把朱朱送到他身边来,这看起来似乎都是为了他好,为了帮助他跟命定情人结合,摆脱怪病。可是沈家的人明明都在盼着他死,他死了,南宫集团就自然而然地成为沈家的了。

“朴恋瑶暂时不能动她,因为我想知道她的真正目的,顺便探探沈恪的底。”南宫宸道:“总之现在家里很不安全,奶奶先到外面去住一段时间吧。”南宫宸请求道。

老夫人想了想,摇头拒绝:“不,我是不会离开这个家的。”

“为什么?”

“你放心吧,我会在家里多安排几个保镖的,不管是朱朱还是朴恋瑶她们都动不了我。”

“奶奶,人家要对你下手的时候只需要一秒钟,再多的保镖又有什么用?”

“你不是已经对朱朱禁足了么?她还能有什么能耐,能翻起什么大风大浪来?”老夫人坚持不肯离开,没好气道:“再说了,还有一个多月就是你跟朱朱结婚三周年的日子,也是最关健的时刻,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放弃计划自己逃命去?”

“奶奶!”

“怎么了?我说错了?”

南宫宸恼火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迷信这个。”

老夫人信这个已经信了三十年了,南宫宸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扭转她的想法,他甚至猜到了老夫人肯定不会听他的,离开南宫家老宅。看到老夫人如此的固执,他也只能是无奈了。

他无语地吸了口气:“难道你真的要把朱朱的心挖了给静夫人吗?奶奶,你下得去这个手吗?”

“如果能让你的病好起来,别说是挖她的心了,把她剁成肉酱我都我下得去手,大不了等她死后我厚葬她。”老夫人一脸阴狠道:“反正这姓朱的不是好东西,留在人间也是个祸害。”

南宫宸原想说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又怕自己说完之后反被老夫人给关起来了。

他没办法,只好从椅子上站起,转身离开老夫人的卧室。

临走时,他对何姐道:“麻烦帮我劝劝奶奶。”

“大少爷要我劝什么?”何姐表示很为难。

“劝她暂时搬离这个家。”南宫宸扫了一眼身后的老夫人,迈步走了出去。

南宫宸走后,何姐回到老夫人身侧,小心翼翼地开口道:“老夫人,大少爷这么做也是为了您好。”

“我知道。”老夫人冲她压了一下手掌:“你也别劝我了,我的个性你应该最了解的。”

何姐当然了解他的个性,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劝得动她。

老夫人无奈地噫叹一声:“唉,没想到家里养着这么多的大老虎,真是太失败了。”

“可不是么,一个比一个藏得深。”何姐安抚道:“老夫人,要不咱们先出去住一个月,一个月后再回来?”

“那怎么行?我也不能丢下宸一个人不管啊。”

“也是,大少爷身边连个关系密切又信得过的人都没有。”何姐说:“想来想去,还是白慕晴对大少爷最好啊,可惜.......。”何姐发现老夫人的脸色微变,如是没有再说下去。

老夫人抬眸睨了她一眼,她也知道南宫宸跟白慕晴在一起的时候是最开心的,可谁让她不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呢?只能怪他俩有缘无份了。

-----

白慕晴一大早起来便听到早间新闻报导称南宫集团大楼有人跳楼。

听到新闻的时候她正在浴室里面刷牙,连脸都没洗便跑出来。

“怎么回事啊?”她讶然地问了句。

乔封扭头扫了她一眼,说得一脸平静道:“昨天闹事的那位工人在南宫集团跳楼身亡了。”

“跳楼死了?”白慕晴走到离电视最前的位置,不敢置信地盯着屏幕上乱糟糟的场面,死者的亲属个个都在讨伐南宫宸,甚至还拉起了横幅。睁大双眼寻找起南宫宸的身影的她,担心他又会傻傻地跑到现场去,幸好没有!

“嗯。”乔封应了声。

“天啊,怎么会这样,那南宫宸怎么办?”

“你好像很关心他?”乔封忍不住问了一句。

刚好一则新闻过去,白慕晴扭过头来发现乔封正在看着自己,心下一虚,道:“我.......只是没遇见过这种事情,所以觉得比较惊讶。”

见他表现得极为平静,白慕晴疑惑地反问道:“你好像一点都不觉得惊奇?”

“这人不过是想用死来骗取高额赔偿款罢了,不值得同情。”乔封道。

白慕晴点点头,而且还有可能是别人故意安排出来的。

如果真是别人特意安排的,这一环扣一环的,南宫宸还真是危险了。想到南宫宸现在的处境,她的心里其实还是很担心的。

乔封声音温和下来,说:“你不用担心南宫宸,他还不至于连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

白慕晴看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表现似乎有点太失态了,她忙用毛巾擦了擦嘴吧道:“阿封,其实我就是关心关心他,虽然现在我和他已经不做夫妻了,但还是朋友嘛。”

她往乔封身侧挪了些,挽住他的手臂:“你别千万别多想噢。”

乔封抬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一下:“放心吧,我不会多想的。”

“那就好。”白慕晴压下心底对南宫宸的担忧,笑盈盈道:“对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晚上我们出去吃大餐好不好?”

“大餐就算了吧,我还是喜欢自己在家吃。”乔封道。

“那好,那我在家亲自做给你吃。”

“嗯。”

“那你今天还去餐厅么?别去了好不好?”

乔封想了想,摇头:“不行,今天餐厅刚好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不过我会早点回来的。”

“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陪朋友吃完午餐就回来。”

白慕晴点点头:“行吧,我在家里等你。”

吃过早餐后,乔封便出门了。

白慕晴留在家里,她将所有跟南宫集团有关的东西都处理掉,并在心里一遍遍地提醒自己不要去想他。乔封说得对,以南宫宸的实力不可能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清楚的,她没必要跟着瞎操心。

况且自己也根本帮不了他,如果现在打电话过去慰问,反而又会让南宫宸误会,认为她放不下他,关心他。

既然决定了留在乔封身边,就不应该对过去的人和事留念,不该对别的男人太过关怀的不是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