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今晚咱们一起过吧/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一切布置好后,她还给远在国外的小挽晴打了个电话,收录了她的祝福和飞吻。

小挽晴显得很高兴,喊着要给爸爸打电话说唱生日歌。

白慕晴笑笑道:“你的生日快乐歌妈妈一会就发给爸爸看好不好?”

“好。”小挽晴突然小嘴一翘:“妈妈,我好想你和爸爸。”

白慕晴眼眶一热。眨巴了一下双眼道:“妈妈也好想你。”

“那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过来接我啊?”

“等妈妈把工作忙完了就过去接你,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那好吧。”

“挽晴真棒,一定要乖乖的哦。”

“我会乖乖的啦。”小挽晴点着头说。

白慕晴依依不舍地挂上电话,电话还没有离手便又响了,她拿翻起手机看了一眼,居然是南宫宸打来的。

这个时候他打电话来做什么?

她略一犹豫后,将电话调成静音后扔在沙发上,起身继续布置屋子去了。

-----

南宫宸没有让手机响太久便挂断了,因为不想让白慕晴觉得厌烦。

他其实是想打个电话告诉白慕晴,让她不要担心他,他很好。

因为虽然白慕晴表面上不承认,但他心里明白,也相信她看到这些新闻后肯定会担心的。

这个时候南宫集团面前肯定会堵满了闹事的人和记者,南宫宸不想露这个面。只好将上午的重要会议临时安排在阳光酒店里面展开。

上午开完会议,南宫宸来到酒店一楼的西餐厅内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

颜助理很快便出现在他面前,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开门见山道:“怎么回事啊?咱们顶顶有名的宸少几天不见居然成了过街老鼠了。”

“你特别追踪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看我笑话的么?”南宫宸睨着她。

“顺便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暂时还不用。”

“这事一定是那个姓沈的老家伙闹起来的吧?”颜助理望着他:“我跟你说过了,留着他迟早是个祸害,就应该找个理由把他从公司弄出去。”

南宫宸无奈地摇了一下头:“没那么容易,他虽然只有百分之五的股份,但毕竟也是股东,有权利留在公司任职。”

“他能给你使绊。你就不能也给他使一次?”

“这不是正在等机会么?”

“等你的机会来了,估计人家早就已经把公司弄垮了。”颜助理无语道:“照他这么闹下去,公司的声誉有什么理由不掉,股价有什么理由不跌?客户有什么理由不跑?”

“我以为他会顾及到沈恪在公司的发展,在这件事情上适可而止的,可是.......我想错了,那老家伙根本就不在乎沈恪。”南宫宸道:“大概是因为沈恪不愿与他同流合污。留在集团里面对他也起不了作用的原因吧。”

“那接下来怎么办?现在的媒体快要把你写成杀人凶手了。”

“让他写吧,无所谓。”

“宸少,现在的媒体明显是在针对你,你不能无所谓。”颜助理迟疑了一下道:“我替你找了一家主流媒体,他们很乐意为你做一期正面的专访。”

“你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喜欢接受采访,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

南宫宸自嘲地耸了耸肩膀:“我能说些什么,说这些事情跟我无关么,可是人家大伙都说了,南宫集团那么有钱,却连一点赔偿金都不愿意给,还把人给活生生地逼死了。”

“那也总比什么都不说强啊。”

“算了,还是让公关部出面去处理吧。”南宫宸道。

颜助理见他坚持不肯接受专访,也知道他的个性,只好不再劝了。

-----

下午南宫宸索性留在咖啡厅里办公。

其间沈恪过来了一趟,站在他面前歉疚地一低头道:“表哥。我辜负了你的期望,不过您放心,我会按照约定引咎辞职。”

南宫宸睨着他,摇头:“这事你确实办得很差劲,也确实应该引咎辞职,不过在刘总临康复出院前,你得暂时留职。”

沈恪点点头:“我知道,我会等刘总监出了院再走的。”

南宫宸低下头回了封邮件,抬头发现沈恪仍在,如是问道:“有事么?”

沈恪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没事了。”

南宫宸想了想,用下巴指了一下对面的沙发:“不如坐下来喝杯咖啡?”

沈恪依言在他对面坐下,端起咖啡壶为自己调了一杯咖啡。盯着他道:“表哥,你一早就知道这事情是我爸搞出来的了,对么?”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没错,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与你没关。”

“谢谢。”沈恪稍稍放下心来。

彼此沉默了一阵,南宫宸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随口问了句:“对了,我好像从来没有问过你,你和恋瑶是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沈恪没料到从来不爱过问别人私事的南宫宸居然主动开口问起了她和朴恋瑶的事,脸上明显浮现出一抹讶然。

南宫宸如是添了一句:“我在想,你俩年纪也不小了,我是时候该好好替你们操办一下了。”

“谢谢表哥。”沈恪笑笑道:“不过恋瑶暂时还不想结婚,所以我们暂时还没有打算。”

“你见过她的家人了么?”

“还没呢。”

南宫宸表现出一抹讶然:“你不会是连她家在哪,是做什么的,有些什么人都还不知道吧?”

沈恪无所谓地摇了一下头:“我知道她家在月城,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是跟着姑妈一起长大的,不过这些都不要紧,我也不在乎,我喜欢的是她的人。”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五年前在一次校庆活动中认识的,我才发现我们是原来是校友,只是不同院系不同级,所以从来没有见过。”谈到朴恋瑶,沈恪脸上终于没有了一开始的拘谨,甚至笑得格外温和。

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确实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南宫宸看着他脸上的笑意,心中苦笑了一下,就是不知道朴恋瑶是否真心在爱他呢?

“爱情容易蒙蔽双眼,有时候看人还是得看仔细一点。”他说。

沈恪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不过他还是点头应允:“我会的,谢谢表哥提醒。”

-----

下午,白慕晴看了下时间,给乔封留了张纸条便出取蛋糕去了。

她来到酒店时,蛋糕刚好已经做好了,酒店经理笑盈盈道:“乔太太,替我向阿封带句生日快乐。”

“我会的。”白慕晴点头。

这位漂亮的女经理是乔封的高中同学,也是乔封介绍她到这家酒店来订蛋糕的。

“算起来,我也有好多年没有跟阿封见过面了,这蛋糕算我送他的吧。”

“那怎么行。”白慕晴从钱包里面掏出钱递给收银员,对经理道:“钟小姐的好意我替阿封领了,但是蛋糕我们真的不能收,抱歉。”

“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了。”钟小姐冲她做了个手势:“走吧,我送你出去。”

白慕晴原本想说不用的,可一想事事拒绝不太好,如是便由着她了。

-----

南宫宸从咖啡厅出来正准备回家,还没有走出酒店大堂便看到门口聚集了一堆记者。

他暗咒一声,脚步被迫停住。

眼尖的记者一看到他的身影,立马嚷道:“是南宫宸!南宫宸真的在这家酒店里面耶.......。”

紧接着便是蜂涌而来的人群,林助理情急道:“宸少,您赶紧从后门走,我去挡住她们。”

南宫宸没有多想,转身便往酒店里面走去。

记者们一看到他转身离开,加快了步伐冲进来,一边嚷嚷着要南宫宸说几句,那势头连保安都拦不住。

林助理挡住人群大声道:“我们宸少没什么好说的,请大家不要打扰他好么?谢谢.......!”

“宸少,您就简单给我们说几句嘛,那位张姓工人真的是受了您的语言刺激才跳楼的吗?他.......。”

“不是,不是这样的。”林助理打断她们的嚷嚷,一个劲地否认道。

南宫宸并不清楚酒店的后门在哪里,他随便找了条通道便迈进去。

白慕晴从电梯出来便看到南宫宸正在被记者围攻,她想了想,转身冲旁边的钟经理道:“钟小姐,可以帮我个忙么?带我们躲开这帮记者。”

说完,她快步冲上去,一把拉住南宫宸的手腕将他拽了过来。

“他不是宸少么?”钟经理讶然地打量着南宫宸。

“没错,他是宸少,我的朋友。”白慕晴简短地解释道。

“跟我来吧。”钟经理搞不清楚状况,也来不及多问,她带着两人便往消防梯走去。

“慕晴,你怎么会在这?”南宫宸讶然地问道。

“我过来取点东西。”白慕晴仍然拉住他的手腕,催促了一句:“不想被围攻就走快点。”

楼下明显有脚步声传来,三人如是加快了步。

钟经理用房卡刷开一个套房的门对南宫宸道:“宸少您先去进躲一会吧,我去挡住他们。”

“好,谢谢。”南宫宸冲着她的背影道。

白慕晴发现南宫宸仍然站在门边,一边将他往套房里面推一边催促道:“愣着做什么?赶紧进去啊。”

“喂,你们不能进去.......。”消防梯内传来钟经理的声音。

南宫宸知道记者已经追上来了,他低头看了白慕晴一眼,抢在她出门之前抬手一把将套房的门板关上。

“喂,等我出去你再关门。”白慕晴伸手便要开门出去,南宫宸一手抵在门锁制止道:“别开。”

果然,门口立刻便响起了拍门声和叫嚷声,很显然他们已经追上来了。

白慕晴情急地抬头看了南宫宸一眼,压着声线道:“怎么办?我还要出去呢。”

南宫宸表现得很无辜:“还能怎么办?陪我一起在这里呆着呗。”

“那怎么行,我还要赶回家去。”白慕晴急了。

“难道你想上头条?而且还是以我的情人的身份上?”南宫宸不急不缓地吼吓道:“我提醒你,姓沈的现在恨不得把所有的屎盘子往我身上扣,如果看到我俩独处一室,肯定会抓住机会大作文章的。”

他俯下身来,气息拂在她的脸上:“亲爱的,你不怕我还怕呢。”

“那怎么办?”白慕晴急了,她还要赶回家去给乔封过生日呢。

“先等等再说吧。”南宫宸将门板加上横锁,牵过她的手腕往屋里走去,将她推坐在沙发上道:“坐吧。”

白慕晴被他这么一推,手中的蛋糕撞在沙发上,担心蛋糕变形的她慌忙攥紧手中的彩带。

南宫宸看了她手中的蛋糕一眼,将蛋糕从她手里拿了下来放在茶几上。然后起身走到饮水机前给她倒了杯水,又用手掌抚了一把她额头上的汗丝:“别紧张,等他们走了就好了。”

“我不是紧张,我只是着急离开。”

“急着回去给他过生日?”南宫宸睨了一眼桌面上的蛋糕,脸色不太好看。

白慕晴没有回答他的话,稍稍侧过身去端起水杯喝水。

南宫宸看了看她,起身走到床头上靠了下去,拿起手边的摇控器将电视打开。

一打开电视便是都市频道,是关于他的新闻,南宫宸如是换了个频道。

南宫宸靠在床上看电视,丝毫不受外面的记者影响,白慕晴却越等越着急,越等越不安,甚至开始在房间里面来回踱起了步子。

她抬起腕表看了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乔封肯定已经回家了。如果乔封看不到她在家里,肯定会担心,肯定会多想的。她又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怎么办呢?外面的人依旧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她根本出不去。

“虽然我很爱你,很喜欢看你,但是能不能请你别在我面前胡乱晃,晃得我头晕。”身侧传来南宫宸的声音。

白慕晴刹住脚步,侧头看了他一眼后走回沙发上坐下,只是坐了不到两分钟便又重新站起,走到门后掀开猫眼盖子往外看了一眼后立马将盖了回去。

“还没走?”南宫宸开口问了一句。

白慕晴走过去,盯着他道:“南宫宸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啊,我真的不能再呆下去了。”

她就不信了,以他的能力和人脉还会对付不了一干记者?还会甘心被他们堵在这里?

“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大人物,不过是一个做生意的,一天之内能招来这么多记者你不觉得奇怪么?”

“所以呢?”

“所以你应该懂的,这一切都是有人在刻意安排,既然是刻意的那就不可能那么容易让我出去,所以.......。”南宫宸挑眉望着她:“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反正他挺享受这种被围攻的感觉的,再关他两天也没关系,他反而会感谢他们。

“你的意思是,我今晚都不可能出得去了?”

“我觉得有可能。”

“天啊.......。”白慕晴头皮发麻地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一脸的后悔莫及:“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帮你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南宫宸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掌欲要拉住她的手,白慕晴立马抬起手指对准他:“你敢.......!”

南宫宸讪讪地将手掌收了回去,最终只是冲她说了句:“谢谢你的出手相助.......。”

“你不用谢我,我不是真心想帮你的。”白慕晴一脸烦躁道。

“嗯,你不是真心的,是假意的。”南宫宸嘲弄地说了一句,拿起摇控器开始调换频道。

白慕晴没有理会她,走回沙发上拿出手机,犹豫半晌才给乔封发了条信息,告诉他自己可能要晚一点才回去。

之间她不敢给乔封打电话和发信息,是因为不想让他误会,因为她觉得自己应该很快就能从这里离开。可是从眼下的情况看来,她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

她甚至没有勇气直接给乔封打电话,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理由才合适。

而电话的另一边,乔封也在等着她回来。

坐在满室花香的屋子里,乔封从回来至今天已经等了她三个多小时了。

厨房里面放着白慕晴刚买回来的晚餐食材,桌面上放着她留下的字条,告诉他她出去取蛋糕很快就会回来的。可是他等了又等,晚餐时间到了她却仍然没有回来。

听到手机传来信息声,他扭头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将手机拿了过来摁开信息声。信息只有简短的一句,让他自己先弄点东西吃,她晚一点才会回来。

乔封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除了跟南宫宸有关的事情外她还能有什么事,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在这边没有什么朋友,也几乎没有什么活动。

他将手机翻到通讯录,点了钟小姐的号码,电话很快便接通了,钟小姐爽朗的声音传来:“阿封,生日快乐啊!”

“谢谢。”乔封浅笑了一下,问道:“小雅,我想问下你我老婆在你们酒店订的蛋糕去取过了么?”

“取走了呀,五点钟就取走了。”

“是么?可是她现在还没有回来。”

“噢,她取完蛋糕的时候遇到正在被记者围堵的宸少,还说宸少是她的朋友让我帮忙躲避一下,后来我把她们带到住房部去了,怎么?你老婆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去?”

“嗯”

“噢,我六点钟已经下班了,要不我打电话让我同事帮你问问?”

乔封想了想,摇头:“不用了,她应该是顺道买菜去了,我再等等吧。”

“好吧,再次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乔封挂上电话。

将电话从耳边拿下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也在一点一点地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忧伤。

他就知道,能让白慕晴反常的,除了南宫宸不会有谁了,看来他们两个现在正在一起!

他环视一眼布置得温馨浪漫的屋子,那么美好的场景,却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心里不禁涌上一抹苦涩。

-----

时间已经指向九点,白慕晴已经等得失去信心了。

她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双腿默默地缩在沙发上,手里握着手机,想给乔封打个电话回去,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就不打了。

南宫宸从床上走过来,在她身侧坐了下去问道:“你饿不饿?”

“还好。”白慕晴道。

“反正我是饿坏了。”南宫宸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今天在咖啡厅里面随便吃了一些,这会早就饿了。

“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的。”白慕晴从沙发上站起,走到吧台前,吧台上有泡面饼干和各种饮料。她拿起饼干和泡面问他:“这里有泡面和饼干,你要吃哪一种.......?”

她转过脸去,刚好看到南宫宸正在拆她放在桌面上的蛋糕,她低呼一声冲上去,一把将蛋糕盒子盖上:“这是我的,你不能吃!”

“反正你也出不去,再不吃就坏了。”南宫宸将她的双手从盒子上推开。

“说了不行就不行,万一呆会就可以出去了呢.......喂.......!”

‘呼’的一下,南宫宸将蛋糕盖子掀到一侧。

蛋粒是带芝士的,图案做得很漂亮,特别正中间簇拥着的几朵粉色玫瑰特别的扎眼可爱。还有比粉玫瑰更扎眼的,是花朵前用巧克力酱龙飞凤舞地写着的一行字体:‘老公生日快乐’

看到这几个字,南宫宸既有种错视感,这蛋糕是白慕晴给他买的!

他就这么定定地注视着上面的字体,良久。

刚打开蛋糕盒的时候,白慕晴也是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字,她偷偷看了南宫宸一眼,发现他的脸色果然变了,如是拿起盖子便要将蛋糕盖回去。南宫宸却故意抬头盯着她问了一句:“这就是答应给我订的蛋糕?”

“当然不.......。”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南宫宸打断她,拿起手边的叉子一把便将那几个字挖下来塞入口中。随即点头:“味道不错,谢谢亲爱的。”

白慕晴看着被他挖出一个洞的蛋糕,无语了。

看来今晚给乔封过生日的计划是彻底泡汤了!

“你也吃点吧。”南宫宸挖了一口蛋糕递到她嘴边。

“我不吃。”白慕晴赌气地别过脸去。

“小气。”南宫宸用手指挖了一块奶油糊到她的鼻头上:“不就是一个蛋糕至于么?我让人另外给他送一个过去就是了。”

“.......”

“我知道你肯定也饿坏了,别别扭了,赶紧吃点吧。”南宫宸放下刀叉,起身走到吧台前,上面有洋酒和红酒两种,他拿起红酒看了看,又抄了两只高脚杯走过来一边用起瓶器开瓶一边道:“这酒看起来还不算,咱们将就着喝点吧。”

“你不是不能喝酒吗?”白慕晴打量着他,脸上仍然有着满满的不乐意。

“今天有你陪我过生日,开心,所以必须喝一点。”

“谁陪你过生日了?我.......。”

“嘘.......。”南宫宸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门口。

白慕晴感觉自己要吐血了。

南宫宸为两人倒了杯酒,又给她切了一切蛋糕,带头举起杯子道:“来吧,咱们先干一杯,祝我生日快乐。”

白慕晴看了一眼眼前的杯子,又看了看他,发现他一副不等到她执杯就不死心的样子,最终还是端起杯子与他碰了一下,抬头轻抿了一小口。

“这蛋糕挑得不错,样子好看,味道也好,反正我很喜欢。”南宫宸重新用叉子叉了一块递到她嘴边,白慕晴往旁边避了一下,南宫宸如是用另一只手将她的脸庞扳了过来。

“反正都已经切了,不吃白不吃。”南宫宸说。

白慕晴看了一眼已经被他切开的蛋糕,也是,反正都已经被他切开了,不吃也是浪费,况且她也确实是饿了。

“我自己来吧。”她抬手将他手中的碟子接了过去,小口地吃了起来。

蛋糕的味道确实不错,只是每吃一口她都觉得心虚极了,想到乔封还在家里等着她回去,而她却在这里和别的男人分吃他的生日蛋糕,她就觉得惭愧不已。

----

颜助理将车子停在乔家小院门口,她弯腰看了看院子里面,看到里面有灯才推开车门走了进去。

她从后座上拿出一只大蛋糕,抬手在门铃上摁了一下后,里屋很快便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一直在等着白慕晴回来的乔封,当他看到站在大门口的女子不是白慕晴而是颜助理时,脸上立马被一抹失落袭上。

颜助理兀自推开门走了进去,来到他跟前微笑了一下:“乔二少,我来给你送个生日蛋糕。”

“嗯.......祝你生日快乐。”她又添了句。

“谢谢,不过用不着这么麻烦颜小姐的。”乔封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礼貌地说道。

“乔少,你还好吧。”颜助理感觉到他的失落,关切地问了句。

乔封打量着她,目光落在她手里的蛋糕上:“颜小姐是替你家宸少炫耀来的么?”

“乔少误会了。”颜助理慌忙摇头:“今天白小姐去阳光酒店取蛋糕的时候刚好遇到宸少正在被人围堵,于是帮了他一把,最后两人一起被记者堵在.......包间里了。”

她没敢告诉乔封南宫宸和白慕晴被堵在套房里了,因为怕他多想。

“白小姐很想回来,可是她出不了酒店,所以托我给你送个蛋糕过来。”颜助理往屋里走去,她一入门便被里面的温馨场景吸引了目光,站在门边讶然地打量起来。

“这些都是慕晴弄的。”乔封转过身,缓缓地摇动着轮椅进来。他名讨扛。

“布置得很漂亮。”颜助理笑了笑,将蛋糕放下后又环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上,上面摆放着晚桌用的食材和一捆长寿面。

“你不会是还没吃晚饭吧?”她讶然地问了一句。

乔封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开口说了句:“谢谢颜小姐的蛋糕。”

言下之意她可以走了。

颜助理看着他,诺大的屋子内只有他一个人,而且还是行动不方便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于对他的同情,她说:“我帮你把晚餐弄好再走吧。”

“不用了,谢谢。”乔封拒绝。

“太复杂的我也不会做,给你做碗生日面好了。”颜助理说完不理会他的拒绝,抄过台面上的长寿面便往厨房里面走去。

颜助理对做饭并没有什么天赋,不过煮个面条还是可以的,并且很快便将面条煮好了。

她将面条端到乔封面前,笑笑道:“我可是第一次给男人煮面条,煮的可能没有白小姐好,你别嫌弃哦。”

“像你这样的女强人,会煮面条已经很不错了。”乔封看了一眼碗里的面条,再次对她说了声谢。

颜助理将蛋糕摆在茶几上,又随意地插上几根蜡烛说:“我就好人做到底吧,陪你把生日蜡烛吹了。”

乔封看着眼前这个手工精致的蛋糕,蛋糕很好,却并非白慕晴给他挑的那一款。烛火摇曳,他听到颜助理催促他许愿的声音,可是他却丝毫没有过生日的热情。

他没有许愿,抬手将蛋糕上的彩烛拉掉甩灭随手扔入旁边的垃圾桶。

“乔少.......你还好吧.......。”颜助理看到他的手被烫了一下,而他居然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乔封掀起眼睑,望着她:“不如颜小姐再好人做到底,陪我喝两杯吧。”说完,他兀自弯腰从茶几下方拉出来一箱瓶装啤酒,拎了几瓶往茶几上一放望着她:“就是不知道颜小姐跟了宸少吃香喝辣那么多年,喝不喝得惯啤酒。”

颜助理犹豫地望着桌面上的酒瓶,她跟着南宫宸混了那么多年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但酒量却没有学得很理想。

“怎么?喝不下这种?要不要换洋酒?”

“每一种酒有每一种酒的味道,没有什么喝不下的。”颜助理抬手抄过酒瓶,用起瓶器将盖子打开后递给他,又为自己起了一瓶,然后拿起酒瓶冲他扬起:“来吧,只要乔少开心就好。”

“谢谢。”乔封拿起酒瓶与她碰了一下后便仰头喝了起来。

“等等,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小心伤胃。”颜助理将面条往他跟前推了推。

看着碗里的面条,乔封苦涩地笑了:“你说慕晴她为什么就不关心我有没有吃晚饭呢?”

颜助理柔声安抚道:“乔少,白小姐不是不关心,是身不由己,其实她也很想回来陪你过生日的,不然就不会托我给你送蛋糕过来了。”

“可是她自己却和南宫宸在一起.......。”

“她也许.......。”颜助理想了想,安抚道:“她也许一会就回来了。”

“不会的。”乔封摇头:“只要有南宫宸在,她就不可能回来了,南宫宸怎么可能会放她回来?”

“宸少他.......。”

“算了,你不用安慰我了。”乔封扬起酒瓶:“来吧,喝酒.......。”

颜助理原想多替南宫宸解释几句的,看到他的表情最终也只能放弃了,拿起酒瓶与他碰了一下后仰头喝了起来。

----

大概是饿了太久,南宫宸和白慕晴两个人居然将蛋糕干掉了大半个。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吃饱喝足了的白慕晴开始有了丝倦意,她伸了伸懒腰,用手在南宫宸的手臂上推了一下:“你去看下他们走了没有。”

南宫宸依言从地毯上站起往门口的方向走去,从猫眼往外望了一眼后摇摇头,一脸无辜:“看来我们今晚必须在这里度过了。”

“我才不要。”

“在这里过不好么,你看有酒喝有蛋糕吃。”南宫宸在她身侧坐了下去。他用叉子叉了一块蛋糕递到她嘴边:“来,再吃点,奶油增肥。”

“我才不要增肥。”

“肥一点手感好。”南宫宸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将叉子放回桌上,双手捧住她的小脸逼迫她与自己对视:“乔封他有没有摸过你?亲过你?对你做过那种事情?”

白慕晴被他问得瞬间脸色一红,没好气地用手在他的手上推了一下:“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南宫宸道:“我记得乔封是高位截瘫,他应该没有那方面的能力对不对?”

说这话的时候,他居然很无耻地有些欣喜起来,他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呢,还白白伤心痛苦了那么久。

“南宫宸你就那么幸灾乐祸么?”白慕晴怒了。

“我原本挺同情他的,那么年纪轻轻地高位截瘫了,可没想到他居然跑出来跟我抢老婆,我现在不但不同情他,我还恨不得掐死他。”南宫宸咬了咬牙,一脸的愤恨:“即便他不能对你做那种事情,可他一定亲过你摸过你对不对?”

“神经病.......!”白慕晴气得抓起一块蛋糕便往他脸上砸去。

南宫宸感觉到脸上一凉,他抬起手掌抹去脸上的奶油,一张帅脸瞬间变成了大花脸。

从未见他那么滑稽过,白慕晴不由自由地‘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