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同床共枕/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敢捉弄我?”南宫宸用一只手扳过她的脸,别一只手抓了一把奶油便往她脸上糊去。

白慕晴低呼一声,本能地开始挣扎,南宫宸倾身用自己的唇堵住她的唇,轻轻地‘嘘’了一声。同时用手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白慕晴压低声线,气急败坏地挣扎着:“放开我!南宫宸你听到没有......唔......。”

“好甜,就不放。”他用力地吮去她唇上的奶油,还用舌尖翘开她的辰齿,将奶油送入她的口中与她一起分享起来。

“唔......南宫宸你好恶心......。”白慕晴低呜着,双手胡乱地在身侧乱抓,试图找到什么可以拍晕他的东西。手掌抚过桌面上的蛋糕时,坏心骤起,抓了一把奶油便往他脸上拍去:“还不走开......!”

南宫宸被脸上的蛋糕弄得喘不了气,慌忙腾出一只手将脸上的奶油揭掉,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开她,反而将她抱得更紧,吻得更深。原本就热烈的吻再添上奶油的作用,更加甜密得让两人着迷。

就连一直在挣扎着的白慕晴都瞬间失去了挣扎的能力。一下子摊软在他的怀里。

白慕晴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是水流浇过头顶的那一刻,她低叫一声睁开双眼,手忙脚乱地摸去脸上的水珠,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浴室的莲蓬头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一不留神就到浴室里面来了呢?

“南宫宸!你个混蛋......!”她气急败坏地挣扎起来,谁要跟他共浴?她怎么能跟他共浴?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有这心情?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啊!

“嘘......小声点......。”南宫宸继续用老招数来恐吓她。

白慕晴果然压低了声音,但怒火却不减:“你干什么,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一会我穿什么回去啊?”

南宫宸一脸无奈地扫视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看不到么?浑身上下都是奶油。难道你要这么走出去?”

“我......。”白慕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裙子,确实到处都是奶油,但总比现在这样好吧。

“是你自己动手砸的蛋糕,别想怨我。”南宫宸用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庞,将上面的奶油洗去。

白慕晴看了眼镜子内的自己,发现现自己脸上发上也都沾满了奶油,都怪她自己没事干嘛拿蛋糕砸他。搞得现在两人身上都是奶油。

南宫宸一边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一边用将她拉回水流下方:“赶紧把身上的衣服脱了,把头发解开。”

“你想干什么?”白慕晴环手抱住自己的胸口,瞪着他已经脱去衬衫的身体,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后,她转身便往浴室门口逃去。然而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才刚迈了一步身体便一歪,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

南宫宸动作敏捷地伸手将她的身体拉了回来,道:“你喝酒了,我帮你洗澡。”

“我没醉,我不需要你帮我洗澡。”白慕晴挣扎着,一边摇头抗议:“南宫宸,你不要脸,你骗我喝酒就是为了要占我便宜地不对......你......。”

“你看你都醉得说胡话了。”南宫宸抓着她的手臂,嘴里还嘲弄道:“装什么腼腆,咱们这种事情做得还少么?你身上有几颗痣我都清楚......。”

“曾经是曾经,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现在不是夫妻!”

“可是我们彼此相爱不是么?”

“南宫宸,你再不放手我就叫了,我会让外面所有的记者都看到你非礼别人的样子。”白慕晴恶狠狠地警告道。

“白慕晴!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么?就是像现在这样明明很爱我,很想要我却偏偏要装出一副对我反感至极的模样,这样的你真的很不招人喜欢知道么?”

白慕晴气极了,极力地压低声线:“我就是不招人喜欢!你有本事放开我!”

“我没本事!我就是没本事啊,我要是有本事早就放开你了!”南宫宸呼啦一下,将她身上的裙子扯开。

“啊......!”白慕晴叫了一声,身上一凉,露出整个背部。

被恼火和欲火刺激得差一点失去理智的南宫宸突然地怔住了,手里抓着她的裙子,目光愣愣地盯着她光裸的后背。忆中那光洁细腻的玉背,此时却显得有些触目惊心。一大片被火烧过的痕迹显得格外刺目。

南宫宸从来都不知道她身上留有这么大的烧伤疤痕,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

白慕晴很清楚自己身上的伤疤有多难看,看到南宫宸脸上的震惊和诧异,心里立刻涌起一抹难堪和羞愤,她情急地抢过他手中的湿裙子往身上遮去。然而裙子已经湿透,在她手忙脚乱下根本遮不住她的伤疤。

南宫宸阴沉着脸色问了句:“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伤得这么重?”

“现在让你知道也不迟吧?”白慕晴试图挣开她握在自己手臂上的手腕,一边恼羞成怒道:“你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赶紧放开我,省得晚上睡觉做噩梦......!”

南宫宸却并没有放开她,而是顺势将她往怀中一揽。

白慕晴一头撞在他的胸口上,不是很疼,但她还是泛出了泪花。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变得矫情,还是被他脸上的惊诧伤害到了,总之泪水就这么下来了。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很难看,难看得她连露肩的衣服和短于膝盖的裙子都不敢穿,而眼前的南宫宸却还是和当年一样帅气迷人。当年她就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配得上他,现在就更加配不上了。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腾空,白慕晴回过神来,本能地惊叫出声:“喂!南宫宸你要干什么?”

“把你这副破身体扔出去!”

“你......我自己会出去......我不用你扔......!”白慕晴急了,她现在身上光溜溜的,他居然要把她扔出去?外面还那么多记者守着呢......!

‘砰’的一声,他真的把她给扔了,不过不是扔在门口,而是扔在套房里面的大床上。

白慕晴迅速地转过身来准备下床,却在下一秒被他压回床上,唇也在这一瞬间失去了自由。

白慕晴懵了,睁大双眼错愕地瞪着眼前这张放大的帅脸,一时间搞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南宫宸并没有在她的唇上吻太久便往下移动,最终落在她的胸口,然后稍稍撑起身子打量起她的身体。

她的身体还是和当年一样白皙均匀,上面泛着粒粒水珠,南宫宸微微喘息着,手掌由上往下地抚了下去,然后停在她的左腿部位。那里也是一块大大的烧伤痕迹,比后背上的小,却依旧有些触目惊心。

白慕晴扯过一旁的被子捂在自己的脸上,同时蜷缩着身体,侧着身体躲避他的目光,一边羞愤地哀求着:“不要再看了,求你不要再看了......。”

南宫宸抬手将被子从她脸上拉了下去,俯在她耳边问道:“为什么不要看?”

他的身上发上同样滴着水珠,性感不已。

“你说啊......!”他用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强行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

心里明明有恼火,可是看到她梨花带泪的小脸,他的心瞬间就疼了。

白慕晴的身体被他强行摁住,被迫迎视着他,半晌才哽咽着说出一句:“因为我不想让你看到这样的自己,我怕你会做噩梦......。”

“那你为什么不怕乔封做噩梦?”南宫宸恼怒地说了一句。

白慕晴咬着唇,根本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

“你说话啊!”南宫宸越发的气愤起来:“我和你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磨难,那么深刻的感情,却还比不上他的一句谎言是吗?你可以天天与他同床共枕,却不敢让我看你身上的疤痕?”

“不是......。”白慕晴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抗拒着他毫不温柔的手掌。他吐丽圾。

她要怎么告诉他,她不敢让他看,是因为怕他被自己吓到,怕他害怕?

她又该怎么告诉他,她和乔封之间其实只是一场互相温暖,彼此惺惺相惜的无性婚姻。

从她醒来的那一刻起,她的身份就被定义为是乔封的妻子,挽晴的母亲,也是从那一刻起她跟乔封有了深厚的感情。只是她始终没有区分出来这份感情究竟是属于亲情还是爱情。直到她的记忆恢复了,她才终于明白这不是爱情,而她心里爱着的男人始终都是眼前这个男人。

南宫宸也并不完全,生起病来很恐怖,发起火来也很可怕,不及乔封十分之一的体贴和温柔,然而感情不就是这样么,亲情就是亲情,爱情就是爱情。

这两年多来乔封从来没有侵犯过她,就连她的身体都没有看过,她知道乔封不是害怕,只是自卑,因为他无法像一个正常男人那样满足她。

而就是他的这份自卑和脆弱让她无法放下他,她甚至不敢去想假如有一天她和挽晴离开他后,他该有多痛苦。

南宫宸说她爱情与恩情总是傻傻分不清楚,其实她不是分不清楚,而是放不下乔封,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两年来乔封为她付出了多少,陪她熬过了多少难熬的时光。

感觉到南宫宸的唇印在她后背的伤疤上,白慕晴不由得轻颤了一下身体,她自己看着都害怕的伤疤,他居然不怕吗?

她的双手紧紧地攥着身下的床单,痛苦哽咽:“南宫宸,你不用这样的......。”

“我想这样,我喜欢这样,行么?”南宫宸重新将唇挪到她的耳际,在她的耳珠上轻咬了一下:“我说过,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烧伤了也还是我的伤人。”

“你跑了那么久,跑了那么远,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觉得我还会因为一块疤就把你放弃掉么?”他的手指轻轻地刷过她的面颊,停在她的下巴处稍稍抬起,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你哭得这么伤心是为了什么?怕我嫌弃你吗?”

白慕晴不语,沉默大抵都是等同于默认了,反正此时此刻南宫宸就是这么认为的。

他知道白慕晴还是爱他的,也知道她离不开乔封是因为怕伤害到他,从林安南事情以来,他的小妻子就是个这么别扭矫情的人。

“如果我说我不嫌弃你,我爱你,我愿意每天都抱着你这破身体睡觉,你会不会有那么一点感动,然后回到我的身边来?”

白慕晴的目光透过泪雾注视着他,耳边是他轻柔感人的话语,她闭了闭眼,心下怀疑这是错觉,是她酒后产生的错觉。

她以为南宫宸看到她身上的伤疤后肯定会被吓跑的,可他没有,甚至还......吻了她。

他又在吻她了,从她的脸到她的颈、她的胸,就连她后背上的伤疤都不放过。

白慕晴感觉自己的身体整个地酥麻了,大脑也渐渐地变得更加迷糊起来,一切如同在梦中......。

她不自觉地抬起手掌,指尖抚过他湿润的发丝,呆呆地问了一句:“我是在做梦么?”

她做梦都不敢去想自己会放下所有的恩恩怨怨回到南宫宸的怀里,与他这般拥吻缠绵,就像当年一样。

南宫宸翻身压在她的身上,凝视着她迷漓的双眼低语:“你就是在做梦,我们一起做的美梦。”

他又何尝不是感觉自己正在做梦?他希望这场梦可以一直这么做下去,至少不能让她清醒过来。因为他很清楚,等她的酒劲过了,清醒过来了,肯定又会像之前那样抗拒他,逃避他。

白慕晴心头一软,终于尊从内心地敞开了自己的身体迎合他,与他一起沉醉在这场只敢在梦里实现的欢爱缠绵。

-----

温馨浪漫客厅里,颜悦已经支撑不住地倒在酒堆里了。

乔封又起了一瓶酒,扭头发现她趴在桌面上,如是用手推了推她:“颜小姐,你的酒我替你开好了,咱们继续喝。”

颜悦动了动身体,抬头看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不行了......太晚我得回去了......。”

“反正......今晚南宫宸也没空陪你了......你这么早回去有什么用......?”乔封打了个酒嗝,强行将酒瓶塞入她手中。

颜悦却突然感觉到胃部一阵难受,如是从地面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往洗手间跑去,她趴在马桶上大吐特吐起来,将胃里的酒水全部吐出来后,转身将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了一眼镜中狼狈不堪的自己。

这样的颜悦她还是头一回看到,真是糟糕透了,她拧开水笼头,用冷水洗了把脸,轻吐口气后才转身走出洗手间。

因为喝了太多的缘故连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但她还是走到沙发上抄起自己的包包准备走人。

“颜小姐......你心里不难过么?”乔封突然问了一句。

颜悦愣了一下,问道:“我为什么要难过?”

“南宫宸现在应该搂着慕晴睡着了吧......他们两个......现在肯定睡得很香......。”他悠悠地转过头来望着她:“你不难过么......还是你根本就不够爱他?”

颜悦原本准备离开的脚步一收,坐回沙发上后,拎起酒瓶与他碰了一下后仰头喝了一口才说:“我不是不够爱他......我是爱他胜过爱我自己,所以......我希望他过得比我快乐......只要他觉得开心......我不在乎他抱着谁睡觉。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她说完傻傻地笑了:“乔少......我是不是很傻啊?”

“唔......。”

“我也觉得我挺傻的......我漂亮我优秀我身材好腿脚好......可是我却连你都不如,你都能为了自己的幸福拼尽全力......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做,只知道......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照顾他,帮助他......甚至还一次次地帮他把白小姐找回来。”

“你是个好情人。”

“不......我连情人都算不上......我才不屑于当情人......。”颜悦拿起酒瓶又喝了一口,今晚以来第一次脸上泛出苦涩的笑意。

“如果你够爱他,就肯定不会这么想。

“不......。”颜悦摇了摇头:“我当初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跟所有的女人一样被他的外表和气质迷住了,为了成为他的秘书......我很努力地表现自己,很努力地压抑着对他的迷恋......后来终于如愿以偿了......可是我能感觉得出来他对我并没有那方面的感情,也很清楚他永远不可能能属于我,因为我知道他的心里始终住着一位姓朱的女子。大概压抑也能成为一种习惯吧......一直到现在我也还是习惯将自己的感情压抑起来......。”

乔封嘲弄地笑了:“难怪......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嫁。”

“其实......。”颜悦望着他,犹豫着说:“乔少......我一真觉得勉强得来的幸福迟早是要消失的,所以我从来不去勉强......想想当初的白映安,再看看现在的朱小姐,我不希望自己也落得她们那样的下场......被宸少嫌弃厌恶......。”

乔封睨着她:“你是在劝我放手么?”

颜悦摇了一下头:“我不是劝你放手......而是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其实......你比谁心里都清楚,白慕晴她爱的一直是宸少,她对你只有感恩和亲情......。”

“我知道......。”乔封苦涩地仰头喝了一口啤酒。

他知道自己能将白慕晴留住不是因为爱情,也知道她心里有多挣扎,只是......。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不放她走呢?”

“因为我不想让她再受伤害。”乔封摇了摇头:“南宫宸他根本保护不了慕晴......他连一个朱朱都处置不了,如果我将慕晴还给他......慕晴迟早还是会死在那些恶人的手里......。”

“真的只是这样么?”颜悦狐疑地望着她。

“嗯......。”乔封点了一下头,拎起酒瓶:“不说这个了......还是喝酒有意思......。”

“好,我陪你喝。”颜助理拿起酒瓶与他对碰,然后仰头喝了起来。

又是一瓶酒下肚后,两人都开始醉得有些不省人事了。

颜悦艰难地撑起身体,最后的一丝理智和力气支撑着她重新拎起包包准备打道回家。她睁了睁迷蒙的双眼,发现乔封坐在地板上睡着了,如是弯下腰身用手推了推他的手臂道:“乔少......地板上凉,你到床上去睡吧......。”

乔封低哼一声,抬眸扫了她一眼,随即望着她笑了:“慕晴......你回来了......。”

“我不是白小姐,我是颜悦。”颜悦稳了稳身体,俯身使尽全力地将他从地面往上拽,拽了好几个都没能成功将他拽起,嘴里低咕了一声:“乔少......你好重耶......。”

“噢......对不起......我忘记你是高位残疾了......。”她摇了摇头,使尽吃奶的劲儿继续将他往上拉。

“我不是......高位残疾......。”乔封摇着头傻笑了一下,抱住颜悦:“慕晴......我不是高位残疾......我一样可以给你幸福......只要你肯爱我......。”

“乔少你别这样......。”颜悦挣开他的怀抱,好不容易才将他拖到屋里的大床上,然后脚下一歪,两人双双跌倒在大床上。

颜悦被他紧紧地压在身上,耳边是他低低的呢喃:“慕晴......。”

她心里酸了一下,苦涩道:“慕晴......真的有那么好吗?比我好吗?比我美吗?”

她被乔封啃了一下脖子,瞬间感觉全身如被电击般酥软了。

她伸出双手捧住乔封的帅脸,目光迷漓地冲他微笑:“你说......我美吗?我比别人差吗?”

“一点也不......。”乔封同样是双目迷漓得没有焦距,颜悦漂亮的脸庞在他眼前虚晃着,他眨巴了一下双眼,找准她的红唇便吻了下去......。

-----

第二天,白慕晴被一阵异样的感觉惊扰醒。

脖子上痒痒的,她抬起手掌挥了一下,手心抚上南宫宸的脸庞时被吓了一跳,蓦然地睁大双眼。

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陌生,这里是酒店,没错,她仍在酒店的套房里面。昨晚一切渐渐地袭上脑海,她和南宫宸一起吃掉乔封的蛋糕,还一起洗了澡,一起......。

她闭上眼,恨不得在这一刻咬舌自尽。

这一刻的她甚至不敢低头去看自己怀中的男人,然而逃避终究不是办法,也根本逃不掉。

“醒了?”耳边响起的是南宫宸满是欢愉的声音。

“我是在做梦对吧?”她依然闭着眼。

“没错,这是个你一直不愿醒来的美梦。”南宫宸在她的唇上吻了吻:“不过现在已经九点钟了,你不得不醒过来面对现实了。”

九点了......!

白慕晴蓦地从床上坐起,她环视一眼四周,然后抓过桌面上他的手机看了一眼,果然已经九点多了。

“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她埋怨地问道。

“我看你睡得挺舒服的,不忍心叫。”南宫宸跟着从床上坐起,白慕晴慌忙抓起被子裹在胸前,一脸警惕地瞪着他:“你转过脸去,不许看我。”

“你确定要这么多此一举么?”南宫宸抚手在她的后背上来回地抚摸着:“昨晚没看够的地方,我刚刚又看了一遍。”

“你......。”白慕晴无语了,脸色绯红。

白慕晴环视了一眼四周,没看到自己的衣服,方才想起自己的衣服昨晚在浴室里面淋湿了,而昨晚她又没有把它晾起来。

“我的衣服......。”

“还泡在水里。”

白慕晴头皮一麻,盯着他:“那怎么办?”

“反正要了衣服你也出不去。”南宫宸倾身将她压回床上,一边吻着她的唇一边道:“别担心,我一会叫人把衣服送过来。”

“那你倒是叫啊。”白慕晴扭头回避着她的吻。

“我刚打了颜助理的电话,没有接。”南宫宸追住她的唇,深深地吻了下去,给她来了一个热烈的早安吻。

白慕晴喘息了一下,根本回避不了他的唇舌,也推不开他健硕的身体,无耐之下只好放弃了。

感觉到她的妥协,南宫宸满意地笑了,手掌抚上她的身体,试图挑起她的热情。

然而白慕晴却一把将他的手掌推了下去,用略带哀求的语气道:“南宫宸,我们不能这样......。”

南宫宸果然停止了侵犯,注视着她:“你还在想着回去那个男人身边吗?”

“是,可不可以麻烦你安排一下?”

“白慕晴,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固执?”南宫宸有些恼火道。

白慕晴也火了起来:“南宫宸,你能不能别那么天真?你以为做一场爱就可以把我绑回身边去吗?我说过我有我的想法,我有我的选择,你应该尊重我!”

“昨晚你明明还是很爱我,很配合我的。”

“昨晚我喝醉了。”

“......”

两个人大眼睛小眼,不说话了。

瞪了许久,最终还是南宫宸先妥协了,将他拉回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好了,别气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也明白你现在的感受。不过有一点是不用质疑的,我们彼此相爱,彼此想念。你看我都为你守身如玉了两年多了,饥渴了一点在所难免......对不起了。”

白慕晴抬头盯着他,满脸的不信任:“你骗鬼啊,你跟朱朱都结婚两年多了......还守身如玉?再说我看你昨晚那干劲一点都不像是空虚过两年多的。”

“谁说空虚久了就一定会早......咳咳......。”他轻咳了两声,改口道:“我说过,我跟朱朱结婚是被奶奶逼迫的,我跟她结婚的时候也约定过,我会给她身份地位,但身心绝对为你保留,不信你去问问她。”

“我才不去。”跑去问朱朱这个问题?她被她害得还不够?

南宫宸笑笑地睨着她,其实他可以感觉得出来,这两年来她也在为他守着身体,昨晚进入她的时候他就可以感觉出来了,不但比两年多前更敏感,还更紧致了。

看来乔封果然是没有这方面能力的,意识到这一点后,他的心情不禁又开朗了许多。

“在想什么?在心里偷偷感动么?”南宫宸在她耳边问道。

白慕晴回过神来,有种被窥透心思的心虚感,她淡淡地别过脸去:“没有。”

很快她又回过神来,盯着他:“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把外面那些人弄走?”

“我已经打电话让酒店处理了。”南宫宸道。

虽然他有一万一千不舍得离开这个房间,但却不得不打了这个电话,毕竟现在还不是跟她在此无休止温存的时候,他还有事情要回去处理,而她也不会愿意留在这里陪他。

“那衣服呢?什么时候才会有人送过来啊?”

“我再打个电话问一下。”南宫宸往床头上靠去,顺势将她搂入怀中,吻了吻她的额头:“让我再抱抱你总可以了吧?”

他都把那么感动的话说出来了,白慕晴哪还好意思拒绝他?只能任由着他抱着了。

反正她是打死不会承认自己其实也很迷恋他的怀抱的。

她催促着指了指他的电话,示意他快打。

南宫宸果然当着她的面重拨了颜助理的号码,电话通了,只是响了许久都无人接听,南宫宸无奈地冲她耸了耸肩膀。

“不能找别人么?”

“不是不能,而是......。”南宫宸笑了一下:“我是不在乎被人看到咱俩现在的样子,难道你也不在乎?”

白慕晴别过脸去,不说话了。

她怎么可能不在意,看来只能是颜助理了,毕竟只有颜助理知道她的身份。

-----

而电话那头的颜悦光听到自己的手机响,却怎么也摸索不到自己的电话,摸了半天反而摸到一个大大的、带有体温的庞然大物。

她疑惑地睁开双眼,当她看到近在咫尺的帅脸时,吓得本能地惊呼一声,身体往后一退,‘砰’的一声摔到床底下。

她‘唉哟’一声,挣扎着从地面上爬起,然后小心翼翼地往趴在床沿往床上看去。

大脑,在这一刻瞬间空白一片。

她看到了什么?她居然看到了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乔封,没错,就是一丝不挂。

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同样的一丝不挂!

她抬手用拳头一下一下地敲击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回忆着昨晚的事情,她居然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跟乔封滚到床上去的。那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丝不挂的两人究竟做过些什么?

她闭目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下面传来的隐隐疼痛令她不得不承认一个事情,她和乔封不像是只扒光衣服在床上睡了一觉这么简单!

她好不容易才从神游中回过神来,一抬头才发现乔封已经醒过来了,此时正一脸愣然地盯着她。

明明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的人,突然一起赤身裸体地从同一张床上醒来,不愣才怪了。

“你不是高位残疾么?”颜悦盯着他,幽怨地吐出一句:“骗人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