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原来是装的/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对不起.......。”乔封腾地从床上坐起,一边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一边歉疚道:“其实我并不是高位瘫痪,不过我没有故意骗你的意思,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

他懊悔地抬手在自己的头上狠敲了一下:“对不起颜小姐,你打我吧。你把我打成真正的高位残疾吧.......!”

颜悦看到他那么痛苦恼悔的样子,迟疑着问了一句:“那你的腿到底是真残还是假残啊?你昨晚说自己大学的时候就喜欢白小姐了,因为腿残一直没敢追她,后来偷偷在游戏里面跟她交往结婚,这些感人肺府的话全是编的?”

“不是。”乔封摇头:“我的腿确实是在当年车祸的时候残疾了,但只是膝盖以下不能行动,我昨晚跟你讲的故事也都是真的。”

他顿了顿,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两年多前大哥把慕晴交给我的时候,慕晴至少有两年时间是在病床上度过的。直到最近这半年才正式出院回家,然后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一起了。虽然她很信任我也很依赖我,但她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是不安,我总觉得她总有一天会恢复记忆。我怕她恢复记忆后会恨我、怨我趁人之危。我不是不想跟她成为真正的夫妻,但我希望自己是在她清醒和真正爱上我的时候拥有她.......。”

“所以你就骗她说你是高位瘫痪?”

“嗯。”

“每晚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却不能做,你不难受啊?”

乔封没有回应她的问题,而是再次道起了歉:“对不起。我昨晚真是醉得迷糊了.......。”

颜悦看着他脸上的懊悔,心中突然升起一抹不忍责备的感觉。

她咬着唇迟疑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嗨,这有什么的,不过是一场意外罢了,瞧你那一脸悔恨的样子好像昨晚去杀人放火了似的。”

她从地上爬起,绕着床沿一边找回自己的衣服往身上套一边继续用无所谓的语气道:“这种事情我做得多了,偶尔换换口胃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你不用觉得愧疚。”

她说着还顺手将他的衣服扔到他身上让他穿上,乔封接过衣服,却并没有往身上穿,而是盯着她轻轻地吐出一句:“但我是第一次。”

正在扣衣服的颜悦听到他这句话,不由得转过身来,盯着他半晌才讶然地吐出一句:“你什么意思?让我对你负责?”

“不.......。”乔封摇头,迟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会对你负责。”

颜悦突然吃笑了一声:“乔少,你说得这么勉强,我就算有需要也不敢找你负责啊。”

“.......”

“你少心吧,我不是那么玩不起的人,不会缠着你要负责的。”颜悦为了打消他的顾虑,接着又说了句:“再说了,我不喜欢心里装着别个女人的男人,而且.......。”她扫了一眼他的双腿:“而且还是个残疾的男人。”

听到她这么一说,乔封心里果然释然了些。

颜悦穿戴整齐后,冲他道:“那个,我先走了啊,屋子就不帮你收拾了,你自己慢慢收吧。”

“好。”

颜悦往外走了几步驻足。转过身来望着他:“希望你能想开点,我是说关于白小姐的事情。”

乔封不语,颜悦便走出卧室,她扫视了一眼一片狼籍的客厅,又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最终还是将客厅里的酒瓶全部装入箱子抱了出去。

直到回到车上后,她才长松了口气,然后抓狂地捏起拳头在头上敲了两记,在心里暗骂:送个蛋糕把自己送到人家床上去了,大概全世界就只有她这个笨蛋那么笨了吧?

她双手握着方向盘,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送给了一个自己并不爱的男人,她就觉得郁闷极了。当然了,她并没有怪乔封的意思,毕竟人家一个残疾人士,如果她自己够定力的话怎么也不至于被拖到床上去。想来想去还是她自己不好,傻乎乎地跑去陪一个人男人喝酒已经很不应该了,还把自己喝得那么迷糊。

她越想越烦躁,越想越生气。

碰巧在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又响了,她胡乱地用双手搓了一下脸庞后。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

“怎么那么久不接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南宫宸略显不悦的声音。

颜悦清了清喉咙道:“刚刚没听到手机响,怎么了宸少?”

“我还在酒店被困着,麻烦你帮我送两套衣服过来,还有.......。”

颜悦没等他说下去,便立马火大地吼了一句:“南宫宸!我不是你妈!什么事都得帮你管到底!”

电话那头的南宫宸明显愣了一愣,沉默了好几秒才讶然地吐出一句:“颜悦,你吃错药了吧?”

颜悦语滞,缓和下语气:“没有。”

“那你.......。”

“我更年期提前,烦躁。”她郁郁地说完,改口道:“是你和白小姐的衣服吧,我马上送过去。”说完便挂了电话。

因为她的声音太大,就连裹着被单站在窗帘后偷望窗外的白慕晴都听到了,她望着拿着电话若有所思的南宫宸问道:“颜助理她怎么了?”

“不知道,她说她更年期提前,烦躁。”南宫宸一边系好腰上的浴袍腰带,一边走过来,从后面搂住她:“你说你这么神经质,是不是也更年期提前了?”

“你才更年期提前。”白慕晴娇嗔着睨了她一眼,从他怀里挣了出来。

她手里握着手机,正犹豫着要不要给乔封打个电话,犹豫着该怎么跟他解释自己至今未归。

不知道他昨晚是怎么过的呢?等不到她回去,他独自在家一定难过死了,伤心死了吧!

想到自己昨晚跟南宫宸在床上缠绵悱恻,而乔封却独自一人在家里傻傻等待,她就觉得心里惭愧极了。

-----

颜助理的办事能力果然很强,二十分钟后就把衣服给他们送过来了。

她走进套房的时候,白慕晴正裹着被子站在床边,而南宫宸则穿着酒店的浴袍,一副神情气爽的样子。

颜助理扫了二位一眼,脸上又恢复了平日里的礼貌笑容道:“宸少,这是您让我送来的衣服。”

南宫宸从袋子里面拿出衣服看了一眼,将女装的递给白慕晴道:“去试下合不合身。”

白慕晴早就在等着衣服过来了,她一接过衣服立马转身往浴室里面走去,并且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衣服是新的,码数刚刚好。

白慕晴换好衣服走出去,南宫宸走过来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点头:“不错,挺合身的。”

“谢谢颜助理。”白慕晴转向颜助理感激道。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颜助理笑得有些魂不守舍。

南宫宸看出了她眼神下的不安定,如是关切地问了句:“颜悦,你到底怎么了?”

颜助理看了他一眼,摇头微笑:“没什么,刚刚其实是被一位客户气着了,发了一顿神经。”

“没事就好。”南宫宸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换去了。

看着南宫宸走进浴室,白慕晴转向颜助理,颜助理原本也在看着她,接触到她的目光时有些不自在地笑了一下。

虽然白慕晴不爱乔封,但乔封现在毕竟是她的丈夫,把人家的丈夫上了实在是一件很尴尬很不道德的事情,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歉疚的。

白慕晴没有感觉到她的心事,而是压低声音问道:“颜助理,我听宸少说昨晚你帮忙给乔封送了个蛋糕过去,是真的么?”

“是的。”颜助理不敢迎视她的目光。

白慕晴急切地又问出一句:“那你见到乔封了么?他怎么样?”

“他.......。”颜助理浅笑:“他挺好的。”

挺好的,怎么可能会挺好!

白慕晴当然不相信乔封在等不到她的情况下还会好,不过她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改口问道:“请问外面记者都走了是么?”

“嗯,酒店方出面把他们赶走了。”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她扫了浴室的方向一眼:“麻烦颜助理帮我转告宸少,就说我先回去了。”

“好。”颜助理突然冲她说了一句:“白小姐,乔封是个好人,希望您以后做选择的时候不要太伤害他。”

白慕晴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颜助理会说出这种话来,她跟乔封有那么熟。

颜助理冲她笑了一下。

白慕晴回了她一个微笑:“谢谢颜助理提醒,我会尽量做到不伤害他的。”

说完,她趁着南宫宸还没有从浴室里面出来,快步走到门后,拉开门板便迅速离开套房。

白慕晴前脚刚走,南宫宸后腿便从浴室里面出来了,他环视一眼四周没有看到白慕晴的身影,如是问了句:“她呢?”

“白小姐已经先走了。”

“跑得还真快。”南宫宸有些郁闷道。

颜助理看着他脸上的不爽,忍不住开口道:“宸少,您明知道昨天是乔封的生日还强行把人家白小姐留在这里过了一夜,这样做好么?”

南宫宸狐疑地打量着她:“颜悦,你居然开始为他说话了?”

“呃.......其实我就是昨晚送蛋糕过去的时候看到他一个人在家,觉得他有那么一点可怜。”

“可是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昨天是乔封的生日,我才强行将慕晴留在这里的。”南宫宸冷笑一声:“他可怜么?难道我这些年来不可怜?我现在不可怜?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别个男人同床共枕。”

“乔封他是高位残疾.......。”

“高位残疾也不行。”南宫宸不爽地打断她:“只要一想到慕晴每天伺候他,和他生活在一起我就心中郁结,就难受。”

看到他一脸决然的样子,颜助理只好沉默了。

-----

白慕晴好不容易自由了,赶回了家,在推开家门的那一刻反而迟疑了。

她仍然没有想好该如何面对乔封,欺骗是肯定不行的,可是如果让乔封知道自己昨晚是跟南宫宸一起过的,他肯定心里不好受。

在家门口徘徊了片刻,她才推开院子大门走了进去。

昨晚布置过的客厅已经恢复成了原样,布满每一个角落的玫瑰花朵被乔封收集到同一个花瓶里,屋子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白慕晴环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到乔封的身影。她步入卧室,同样没有看到他。

浴室里面有水声传来,白慕晴如是改为往浴室里面走去。

浴室的门并没有锁,她一迈进去便被里面的场景怔了一下,乔封坐在装满着水的浴缸前,水里泡着大大的床罩,乔封居然在洗床罩?

“阿封,你在干什么?”她慌忙走了进去,拉住他正在洗床罩的双手道:“你好好的怎么洗起床罩来了?这床罩我前几天才刚换上去。”

乔封扭头盯着她,唇角扯出一抹浅淡的笑痕道:“你回来了。”

白慕晴接触到他的目光,立马心虚地闪躲了一下视线,轻声道:“让我来洗吧。”

“不用,马上就好了。”乔封说道。

“你看你衣服都弄湿了,还是我来吧。”白慕晴强行将她手中的床罩扯了过来放入水中,然后推着他往浴室门口走去。

她偷偷观察着乔封脸上的表情,发现他居然没有特别的恼怒后,心里反倒有些不安起来了。

在他生日的时候撇下他自己一个人,而且还是一夜未归,他居然不生气?怎么可能不生气?

白慕晴担心他压抑太久会伤了自己的身体,将他推到客厅后绕到他跟前,一边用纸巾擦拭他手上的水珠一边轻声道:“阿封,昨晚的事情我想你应该都已经知道了吧?”

钟经理是他的朋友,他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知道她昨晚是跟南宫宸一起在酒店过的了。

“知道了。”乔封点了一下头,心下有些心烦意乱。

“对不起啊,昨天我取了蛋糕本来是要回来的,可是刚好遇到南宫宸被各路记者围堵,出于本能地帮了他一帮,然后就.......。”她顿了顿,歉疚不已:“其实解释再多都没有用,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生气很失望,我一直不敢打电话给你,也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这事。”他台木才。

白慕晴定定地注视着他,见他不语,如是继续说道:“阿封,你骂我吧,打我吧.......我宁愿你把怒火都发泄出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声不吭,你这样会把自己的身体压抑坏的。”

乔封看着她满脸愧疚的脸庞,苦涩地开口了:“我就想问你一句,你心里一直爱着南宫宸对么?”

“我.......。”白慕晴张了张嘴,却不忍心把实话说出来。

“即便你不说我心里也很清楚,你爱的一直是他,却又不忍心离开我,对么?”

“对不起,感情这东西真的不是我自己能左右的,我也已经很努力地在跟他保持距离了。”白慕晴冲他举起手掌:“我向你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好不好?”

“你的承诺,我还能信么?”

白慕晴慌忙点头:“能,我仍然坚守自己的承诺,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干净我们就出国跟挽晴汇合,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乔封抬手在她的脑袋上抚摸了一下,轻声

道:“如果我说昨晚我也出轨了,你会在意么?”

白慕晴听到他这句话,脸上浮现出一抹讶然:“你在说什么啊?”

乔封无奈笑了一下,摇头:“没什么。”

她不爱他,又怎么会在意他是不是出轨?他倒是希望她能够像他一样,知道她和南宫宸在一起时心里难受得如被刀绞啊!

“阿封,你不骂我么?”白慕晴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刚刚不是说了么,感情的事情不是你自己能左右得了的。”

他有什么理由去责怪她?她和南宫宸从始至终都是彼此相爱,他现在不过是利用不入流的手段将她强留在身边罢了。

“慕晴,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能好好保护自己,南宫宸身边太危险了。”他无奈地说了句。

“我知道。”白慕晴鼻腔一酸,点头道:“你放心,就算是为了挽晴,我也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那就好。”乔封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

沈恪一到公司,便直接到了沈东阳的办公室,看到他一脸怒气腾腾地走进来沈东阳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反而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盯着他:“儿子,你这是要来找我打架么。”

沈恪走到他办公桌前站定,俯视着他:“你不是答应过我会把那姓张的一家人撤回去么?为什么要骗我?”

“沈恪,我说这事跟我没关系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沈东阳打算一装到底。

“怎么可能没关系?你以为表哥不知道是你干的吗?你到底想干什么?”沈恪打量着他,语气严肃了不少:“你不会是真想把南宫集团占为己有吧?爸,你的野心大得有些离谱了你知道么?你这样不择手段是不会得到好下场的你知道么?”

“臭小子!你跟谁说话呢?”沈东陌压抑着声线斥责:“你不想想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你么?”

“你少在这里为自己的罪恶找借口,我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些。”

“什么叫为罪恶找借口?”

“难道不是么?为了中伤表哥,你把那个姓张的逼死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么枉顾人命?这难道不是罪恶么?”

“那个姓张的本来就是肺癌晚期,医生说他最多只有三个月可活了,他现在用他这条烂命卖了三百万,他全家都高兴得乐癫乐癫的。”沈东阳气结地横了他一眼:“我这是在做善事你懂么?臭小子。”

“你终于承认这事是你一手搞出来的了?”

“好吧,就是我搞的。”沈东阳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你放心,南宫宸不会真的把你炒掉的,就算他要炒,老夫人也不会准。”

沈恪被他气得咬了咬牙,半晌才吐出一句:“爸,南宫集团不是你想抢就能抢得走的,再说,咱们做人得凭良心,表哥从来没有亏待过我们沈家,我们不能这样恩将仇报.......。”

“没有亏待过?”沈东阳冷笑着打断他,道:“他因为一点工作失误把我当孙子骂的时候你见到过么?我好歹是他的长辈!南宫家把你和沈心带走,还要给你们改姓的时候你知道么?如果不是我极力维护你们早被老夫人改姓了,我生你们二十几年,可能坐在一起吃餐的次数却少之又少。最近老夫人还跟我说,要你和朴恋瑶挑个日子结婚,她会给你们置办婚礼,给你们装修婚房。沈恪,你和沈心是我生的,是我的心肝宝贝,凭什么要她来操办你们的婚事?凭什么要到他南宫家去当个跟班随从?没错,换作古代你和沈心就是他南宫宸的跟班随从,没有一点地位和尊严!”

沈恪沉默了片刻,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当年你在公司还是个小助理的时候,奶奶没有嫌弃地把妈妈嫁给你,就是因为看你人品不错,能力也不错,能帮忙打理南宫集团。如果不是老夫人的扶持,你现在也不可能住这么好的别墅,开这么好的车,可是你却恩将仇报地反咬了南宫家一口。”

“爸,表哥的性子就是那样,对谁都严厉,你不应该太放在心上。还有我和沈心.......如果你觉得心里不平的话,我可以跟表哥提,表哥一定会放我们回沈家的。南宫家确实有霸道得过份的地方,但还不置于要你这样报复他,所以请你收手吧,你是玩不过表哥的。”

“玩不玩得过,咱们拭目以待好了。”沈东阳冷笑一声。

“爸,你怎么就说不通呢?”沈恪无语地叹了口气。

“行了,我自己会看着办的。”沈东阳转移话题,睨着他道:“上回跟你说过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爸,我说了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沈恪愤愤道:“四个亿不是个小数目,如果被抓到我是要坐牢的,你难道就一点都不为我着想一下么?再说,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水畔花园开盘,正是最好的机会,如果错过了就很难再找到这么好的机会了。”沈东阳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抬手在沈恪的肩上拍了拍:“帮爸这一把,你放心,老夫人不会让你坐牢的,我也不会让你坐牢的。等事情弄完后,我会安排你和朴恋瑶出国,到时就算南宫家想置你也置不了。

“我是不帮你这一把的,我也不会出国。”沈恪一脸严肃道:“爸,如果你非要这样自撅坟墓的话,那么你自己慢慢玩,别拉上我,我是不会跟你同流合污的。”

沈恪说完,转身便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等一下!”沈东阳叫住他。

沈恪停住脚步,回身盯着他有些不耐烦道:“还有什么事吗?”

沈东阳走过来,注视着他冷硬道:“虽然我出身不高,虽然我是仰仗南宫家才发的家,但是不管怎样,现在我在C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之前也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像朴恋瑶那种低端家庭出身的女人是没有资格嫁入我们沈家的。之前没有,现在残废了就更没有了,不光是我不接受她,你妈也不会接受,这个事情你最好给我考虑清楚了。”

“爸,这是我跟你之间的事情,别扯上恋瑶。”

沈东阳咬了咬牙,语气越发的冷硬:“如果你不帮我这次,我一定会把朴恋瑶赶出沈家,让她从哪来回哪去。”

“爸,我和恋瑶是真心相爱的,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她,恋瑶她现在腿残了,你不能再往她的伤口上撒盐。”

“那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沈东阳冷笑一声:“只要我跟老夫人开一句口,老夫人一定会作主把朴恋瑶赶出去的,你信么?”

沈恪盯着自己的父亲,语气也冷硬了下来:“如果你要把她赶出去,那就把我一块赶吧,总之我不会帮你这个忙的。”

沈恪说完转身要走,身后传来沈东阳的威胁:“你是我儿子,我只会把你关在家里,怎么可能把你赶出去?”

他握着门把的手顿了顿,最终还是拉开门锁走了出去。

-----

从沈东阳的办公室离开后,沈恪便直接来到南宫宸的办公室。

他开门见山,直接请求南宫宸辞退他。南宫宸打量了他半晌,随即苦涩地笑了一下:“吓唬一下你的,我怎么可能真的辞掉你。”

沈恪望着他,脸上有着狐疑:“表哥,你明知道这件事情是我爸搞出来的,为什么不.......处置他?”

被这事一闹,集团的声誉受损,南宫宸的领导形象也遭受到了损毁,对公司的影响何止是一点点?

南宫宸笑了:“姑父他爱玩就让他玩呗,我无所谓。”

其实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沈东阳的目的,让他在众股东面前形象受损,让大伙对他和公司失望,让公司股价下挫。然后沈东阳再从别的股东那里收购股份,试图与他一争公司董事长的职务。

等到大伙对集团失望了,自然会把股份转让给他,只是这条道路未免绕得有些长远,远得连他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他随即又说:“沈恪,虽然姑父野心大,小动作也不少,不过我对你还是很信任的。在刘总没有康复之前,你安心在这个位置上坐着吧,我不会因为姑父迁怒于你的。”

听到他这么说,沈恪有些不自在地低了一下头,随即点头道:“表哥放心,我会好好干的。”

“嗯,去忙吧。”

沈恪转身走出南宫宸的办公室,心里突然有些烦躁不安起来。

南宫宸的信任和父亲的逼迫,他实在是有些难选。

林助理看着沈恪离开后,推门走了进来疑惑地问道:“宸少,您明知道沈副董不安好心,为什么还要留沈总在财务总监的位置上?”

“不为什么,留着他自有用处。”南宫宸手里转动着的签字笔停了下来,对林助理道:“帮我看紧公司的小股东们,遇到想转让公司股份的,不计价钱也要将股份买回来。”

林助理点点头:“明白,我正在密切关注着。”

-----

白慕晴亲自送乔封去上班,将乔封送到餐厅后,她声称要自己到附近逛逛。

“中午过来餐厅吃饭么?”乔封问她。

“好啊,我逛完就过来。”白慕晴道。

“我让厨房给你做好吃的。”

“好,谢谢。”白慕晴冲他摇了一下手:“那我先走了。”

那晚过后,两人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和以前一样相亲相爱地过起了小日子。

乔封完全是把自己跟颜悦的那一场缠绵当成了意外,不会再发生第二次的意外。而白慕晴则将自己跟南宫宸的那一晚当成是醉酒后的罪恶表现,并在心里暗暗地保证着以后不会再犯。

虽然心里仍然会想念南宫宸,可是为了不让乔封难受,她一直在尽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感觉。

从餐厅离开后,她并没有真的去附近逛逛,而是来到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进入之前跟别人约好的包间。

她推开包间的门,一眼就看到沙发旁边的轮椅,而沙发上的朴恋瑶正在好整似暇地喝着手中的咖啡。

白慕晴迈步走进去,嘲弄地低笑一声:“轮椅还在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