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想办法逃过此劫/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呀,习惯了,用着挺舒服的。”朴恋瑶指了一记对面的沙发:“请坐。”

白慕晴没有再说什么,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后,盯着她道:“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不怕我带南宫宸一块来?”

“我知道你跟南宫宸最近相处得挺好。不过我找你来不是为了对付他,而是为了帮他的,你带他来也没什么不可。”朴恋瑶端给她一杯果汁,微笑:“这是给你点的西柚茶,你喜欢的。”

白慕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她手中的果汁,而是追问:“帮南宫宸?什么意思?”

“身为命定情人的你在外面潇酒过活,无辜的朱小姐却在南宫家里倍受煎熬,亏得表哥还那么爱你信你,原来你也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连表哥的性命都不顾了。”

“我不是贪生怕死,我只是不信什么命定情人。”

“连我这个医学院出来的人都信了,你居然不信?”

白慕晴讶然地望着她,她居然也信?

“南宫宸的怪病是确实存在的,静夫人也确实是存在的,南宫家信了三十年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不信?”

“朴小姐今天约我出来。是想劝我回南宫家去送死么?”白慕晴有些心烦意乱道。

关于这件事情,她一直是半信半疑的,被朴恋瑶这么一说心里多少会有影响。为了坚持自己崇尚科学的想法,她不得不阻止朴恋瑶继续说下去。

“不,我不是劝你回去,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朴恋瑶盯着她一本正经道:“朱小姐已经快要被吓疯了,为了活命,她每天都在盘算着该怎么杀死南宫宸,因为只有南宫宸死了她才能得到自由,才能活得下去,你懂么?”

她的话让白慕晴的心脏一点一点地揪紧起来。

即便朴恋瑶是在故意恐吓她的,但是她说得不无道理,朱朱原本就不是什么善类,是绝对不会为了南宫宸而乖乖受死的。最近南宫宸伤她那么深,她会对他起杀心也不是不可能。

“我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

“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朴恋瑶苦笑道:“我虽然对南宫家的财产有兴趣,但我并不希望表哥被朱朱害死。毕竟表哥也是挺可怜的。”

白慕晴沉吟片刻,才又接着说:“我还是不明白,你告诉我这个是什么目的,让我进去南宫家代替朱朱死?还是干脆先把朱朱杀了?”

“不过我不明白,朴小姐,如果你真心想要南宫宸活下来的话,当初为什么要帮助朱朱嫁给他?你说你相信传言,那么你明知道我才是命定情人,我死了南宫宸就活不了,为什么还要给我制造那样一起车祸?”白慕晴一直都弄不懂这个问题,也一直猜不透朴恋瑶的真正目的。

朴恋瑶被她问得有些语滞,逼视了她片刻才道:“我再说一次,当年的车祸跟我没关。”

“跟你没关?”白慕晴摇头冷笑:“你以为我会信么?”

“信不信随你。”朴恋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我今天找你就是让了知道南宫宸现在很危险,相不相信你自己看着办,不送。”

白慕晴注视了她片刻,从沙发上站起:“朴小姐,不管你今天是出于什么目的。不过我劝你自己好自为之,别玩大了到时连自己一起玩进去了。”

“放心,我会注意的。”

白慕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包间。

-----

沈恪回到家看到大伙都在餐厅里,独独没有看到朴恋瑶,如是有些急切地问了句:“恋瑶呢?”

何姐忙道:“朴小姐说她不舒服,还不想吃。”

老夫人不屑地吐出一句:“我看你家恋瑶也真是矫情,一点小事就不吃不喝了。”

“到底怎么了?”沈恪虽然问出这个问题,但并没有等她们回答便转身往楼上走去。

他回到卧室,看到朴恋瑶坐在阳台上发呆,如是加快步伐走过去关切地问道:“恋瑶,是不是奶奶跟你说什么了?”

他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眼前的朴恋瑶双目通红,明显是哭过挺长时间的。

朴恋瑶幽幽地抬起泪眼。盯着他道:“不怪奶奶,其实都是伯父伯母的意思,他们之前就总在暗中讽刺我是个残废配不上你,可是现在他们已经上升到直接警告我离你远一点了。”

“沈恪,怎么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可是伯母她说了,如果我不离开你她就死给我看,她说她就算死也不会让我嫁入沈家的。”朴恋瑶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沈恪抬手将她搂入怀中,柔声安抚道:“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么?无论他们二老说什么你都不准离开我。”

“可是如果伯母她真的以死相逼的话,我不得不离开啊,不然我这辈子都会不安的。”朴恋瑶趴在他的怀里,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

“你放心,我会跟我妈好好沟通的。”沈恪拍着她的肩膀安抚。脸上却有着咬牙切齿的愤怒,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真的拿朴恋瑶来胁迫他,而且这么快地行动了。

朴恋瑶吸了吸鼻子,从他怀里退了出来盯着他道:“伯母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你千万别跟她急好么?不然咱俩就真的没戏了。”

“放心吧,我会好好跟她说的。”沈恪抬手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痕:“走吧,我们下去吃饭。”

“我不想吃。”

沈恪点头:“那我一会端上来给你吃,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说完,他再度抚摸了一下她的发丝后,转身离开卧室。

走出卧室的同时,他拿出手机拨通沈宅的电话,沈夫人接过电话不等他开口便率先说道:“沈恪啊,如果你是想跟我谈朴恋瑶的事那就免谈了,这是我和你爸的决定,除非朴恋瑶的腿好了,否则别想嫁入我们家。”

“妈.......。”

沈夫人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我和你爸只是希望你能娶一个正常的女人回家,毕竟我们老了以后还得靠她伺候的呢,这要求不高吧?要不你还是乖乖听你爸的话,替他把事情办妥吧。”

沈恪气得咬牙切齿:“你们怎么这么无耻!”

“朴恋瑶她不无耻么?腿残了还有脸做豪门梦,这种女人就算是腿脚好的我也不一定要!”沈夫人扔下一句:“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吧。”

“妈.......。”沈恪对着话筒唤了几声,听着里面传来的嘟嘟声,只能泄气地将手机放了下来。

他回到餐桌旁,老夫人抬望盯着他:“怎么了?恋瑶她不下来吃?”

“她说她吃不下。”沈恪郁郁地拿起碗筷。

老夫人忍不住又说:“沈恪,你也别太惯着她,你看她都被你惯成什么样了,你了解她么?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么?以她的性子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吃不下?”

“奶奶,别念叨了,赶紧吃饭吧。”说这话的,是一向不喜欢在餐桌上多言的南宫宸。

他担心老夫人把话说漏了,所以才会适时地打断她。

在他还不想拆穿朴恋瑶的时候,自然也不希望这么早让沈恪知道一切。

老夫人明白她的意思,只好改口道:“沈恪啊,你也别太担心啊,你爸妈那边好好沟通一下就行了,他们迟早是会同意的。”

“我知道了。”沈恪抬头扫了老夫人和南宫宸,心下满满都是对他们的愧疚,如果他们知道二老的想法,估计会气疯吧。

-----

那天和南宫宸分开后,南宫宸每天都会打一次电话过来,而白慕晴次都没有接。

南宫宸不想招她厌烦,所以每天只打一回。

他原本以为白慕晴这次肯定也不会接的,没想到她却突然接通了,这反倒让他一时间措手不及起来。

“慕晴.......你.......你没事吧?”他讶然地问。

“为什么这么问?”白慕晴不解。

南宫宸笑了一下:“因为之前你都是不理我的。”

“既然知道我不会理你,那为什么还要打过来?”

“习惯了。”

习惯了.......白慕晴心中有些动容,她轻吸口气道:“你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看看你好不好。”

“我挺好的,你呢?”白慕晴想起朴恋瑶跟她说的话。其实她也想过给他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的,没响到他就打过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朴恋瑶找过她,她也不会接南宫宸的电话,毕竟她已经答应过乔封尽量不跟南宫宸见而了。

“挺好的。”南宫宸自嘲地笑了笑:“慕晴,你觉不觉得咱俩现在的样子很像一对并不熟悉的朋友,除了互相问候外便再不会聊别的话题了。”

“不。”白慕晴摇头:“我倒是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想通了?”南宫宸有些欢喜起来。

“想通什么?”白慕晴被他问得迷糊。

“想通了决定回到我身边来了?”

白慕晴无语地张了张嘴:“宸少.......。”

“好吧,我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南宫宸语气中的欢喜淡了下去:“什么事?”

“我们还是见一面吧。”白慕晴说完,紧接着又说了句:“不过我可不可以请求宸少答应我,咱们就短暂地见一面?宸少不要有任何想法。”

“怕你自己又抵抗不住地臣服在我身下?”南宫宸邪笑。

“南宫宸,我跟你说正经的。”白慕晴小脸一热。

“好吧,我现在就过去你家附近的经典咖啡厅。”

“好,那一会见。”白慕晴说完挂上电话。

二十分钟后,两人在经典咖啡厅里碰了面。南宫宸打量着眼前的白慕晴,几天不见,他发现自己又忍不住想抱她了。

想起刚刚跟她的约定,他只好强忍住心底抱她的欲望,指了一下对面的沙发道:“坐吧。”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在沙发上坐下。

她同样在打量着他,细心的她甚至发现他今天的胡渣比之前长了些。心下暗暗地想,他最近有那么忙么?忙得连胡子都没空收拾了。

“最近很忙么?”她最终还是问出了心底的关切。

“我好像没有不忙过吧?”南宫宸无奈地一笑:“最近公司是非多,比之前忙一点是正常的。”

“注视休息。”

“你连关心我都关心得这么冷硬,这样好么?”

“咱们还是谈正事吧。”白慕晴改口道。

南宫宸点头:“好吧,找我什么事?”

白慕晴望着他迟疑了片刻,才道:“朴恋瑶她来找过我了。”

“然后呢?”

“她告诉我你现在有危险,朱朱已经知道命定情人的真相了,她为了自保正在想办法对你下毒手。”白慕晴又是片刻的迟疑,问道:“朴恋瑶她有跟你说过这些话么?”

“没有。”

“没有?那么我就不明白了,她说她只对南宫家的财产有兴趣,不希望你有事,可如果她是真心为你好为什么不直接跟你说,而是告诉我。”

“她怎么会为我好?”南宫宸冷笑一声。

彼此间陷入了片刻的冷场,显然是在想朴恋瑶的动机,最终由南宫宸开口道:“慕晴,我猜她是为了刺激你先对朱朱下手,引导你走上死罪的道路,所以你千万别听她胡说八道。”

白慕晴讶然:“你是这么想的?”

“嗯,虽然我不知道她真正的目的,但我可以看得出来她对你一直没安好心。”南宫宸说完安抚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她伤害到你的。”

“那么你呢?”白慕晴睨着她,有些担忧:“虽然她对我没安好心,但她说的却不无道理,这个时候的朱朱肯定害怕极了,肯定会想办法逃过此劫。而她逃过此劫最直接的办法便是将你.......。”

后面的话白慕晴不忍心说出口。

“我明白。”南宫宸点头:“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将她禁足在家里了,她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她始终还是在你身边啊,这样真的太危险了。”

南宫宸突然倾过身来,注视着她一本正经地问道:“如果我真的被她杀死了,你会不会很难过?”

“南宫宸,你又不正经了。”白慕晴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

南宫宸笑着抽回身去,道:“好吧,我错了。”

白慕晴想了想,道:“你还是搬到公寓去住吧,离那帮人远一点,至少还能安全一点。”

“我一个人么?”

“不然呢?”白慕晴故意嘲弄道:“或者你可以带个小情人一起,这样就不会孤单了。”

“这个提议不错,不过前提是陪我入住公寓的小情人得是你才行。”

“你明知道不可能的。”白慕晴别过脸去。

南宫宸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呵,看来你也没有多关心我嘛。”

“说正经的,你到底打算怎么做?”白慕晴语气正经了不少。

“奶奶执意不肯离开老宅,我不能把她一个人扔在那里,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南宫宸冲她抬了一下手掌:“我还要留着小命,将你从乔封那里抢回来呢。”

白慕晴心里着急,南宫宸却丝毫不以为然,她明白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的,如是从沙发上站起道:“既然这样,那你自己小心点吧,我先回去了。”

“这就回去了?”南宫宸从沙发上站起,抬手牵住她的手腕。

他的手掌扣在她的手腕上,炙热的感觉透过肌肤袭了上来,白慕晴心头微动,瞬间有些凌乱了。

“再陪我坐会。”他的身体从后边贴了上来,轻轻地拥住她。

其实他还是很喜欢看到她用担心的语气提醒自己注意这里注意那里的,因为他可以感觉得到她是真心关情他,真心的为他好。

“南宫宸,我今天没喝酒,别试图诱惑我。”白慕晴狠了狠心,抬手将他的手掌从自己的手腕上推了下去。

“慕晴.......。”

“宸少再见。”白慕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开咖啡厅。

-----

回到家后,白慕晴思来想去,始终还是放心不下南宫宸。

夜里,白慕晴犹豫半晌后,拨通南宫宸的号码。

看到她的电话,南宫宸显得很开心,开口便是心情大好:“慕晴,你终于想通了?”

“我想通什么?”白慕晴有些迷糊。

“陪我一起住公寓。”

“我今天跟你说过这不可能的。”

南宫宸也觉得不可能,他开玩笑的罢了。

“那你打电话给我.......有事?”他尽讨巴。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白慕晴迟疑着说道。

“什么忙?”

“我想见见朱朱。”

“见她做什么?不会是要替我求情吧?还是恐吓她一顿要是敢伤害你的男人,你会跟她没完?”南宫宸说着说着又开心起来了。

每次看到白慕晴为了他伤神伤脑的,他就觉得特别开心。

“你看我有这么大的魄力么?”白慕晴无语地吐出一句,改口道:“我只是想问她点事,我和她之间的事。”

“你要见他可以,我陪你一起。”

“不,这样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南宫宸狐疑地问道:“你跟她之间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什么牵扯?”

“南宫宸你就别问了,你只管告诉我帮不帮我这个忙就行。”白慕晴严肃了一下语气道,为了让他安心,她紧接着又添了一句:“你放心,她现在巴不得我跟你复合,所以不会伤害我的。”

“我想也是。”南宫宸笑了笑:“那好,明天我带她出来见你。”

“谢谢。”白慕晴挂完电话时,不自觉地轻吸口气,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跟朱朱见面有什么意义,可她还是想见一下。

夜晚的风迎面吹拂过来,她轻拂了一下颊边的发丝,转身正要回屋时,才发现乔封不知何时出来了。

“阿封,你怎么出来了?”她打量着发丝湿润的他。

刚刚她是趁着他在浴室里面洗澡,才出来打电话给南宫宸的。

“刚洗完澡出来,想问问你吹风机在哪,叫了几声都没应。”乔封一边有毛巾擦拭着发丝问道。

“抱歉,我刚刚在打电话没听见你叫我。”白慕晴推过他的轮椅往屋里走去:“我去帮你找吹风机吹头发。”

回到屋内,白慕晴从柜子里面找出吹风机帮乔封吹起了头发。风机发出呼呼的声音,两人各怀心思地沉默着,直到帮他把头发吹干后,白慕晴才一边收拾吹风机一边道:“可以了,早点休息吧。”

乔封抬手抓住她的小手,一脸关切地注视着她:“慕晴,你还在担心南宫宸的安危么?”

“我.......没有啊.......。”白慕晴心虚地摇了一下头。

“不用骗我了,我能看得出来。”乔封的语气一如即往的平和,倒是没有不高兴的痕迹。

听到他这么说,白慕晴只好坦白了:“对不起,我承认我还是很担心他的,我不希望他在这紧要关头出点什么事情,所以我打电话托他帮我约一下朱朱,我想跟她聊一聊。”

“你要见朱朱?”

“对,我有很多话想问问她,但我能猜测到她应该不会告诉我任何事情。”

乔封沉默半晌,才道:“见朱朱可以,把她带到绿缘餐厅来见,不然我不放心。”

见白慕晴犹豫,乔封添了句:“你放心,你们可以找个最角落的包间,我不会和你一起进去的。”

他要的是白慕晴安全,而非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白慕晴没有再拒绝,冲他微笑道:“好,我听你的。”

“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么?”乔封注视着她柔声问道。

“如果有,我一定会告诉你的。”白慕晴道。

乔封嗯了一声,抓紧她的小手:“别想那么多了,早点休息。”

白慕晴看着他脸上的关怀,心中不禁又涌起一抹愧疚。要忍受自己的妻子心里爱着别个男人,一定很难吧,偏偏她又做不到不爱南宫宸!

-----

朱朱一听到南宫宸说要带她出去一趟,立马欣喜地问道:“宸,你要带我去哪?”

被关了这么多天,她已经快要疯掉了,无聊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这种日子根本就像是那些被判了死型正在等死的囚犯,每天都在心尺胆颤中度过啊。

被关在宅子里的她时刻都被人监视着,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了。

今天终于可以出宅子了,她终于又看到希望了。

“带你去见个人。”南宫宸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般:“不过你别想玩什么花样,我会让人盯紧你的。”

心里好不容易涌起的希望瞬间又沉了下去,她低头幽怨地问了一句:“见谁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走吧。”南宫宸带头往门口走去。

朱朱抬眸扫了一眼餐桌上的朴恋瑶,略一迟疑后,快步跟上南宫宸的步伐。

南宫宸将朱朱带到绿缘西餐厅的包间内,朱朱一看到包房里面的白慕晴,心里不禁捏紧了一把。

南宫宸带她来见朱朱做什么?不会是逼她向朱朱赔罪道歉或是带她带让白慕晴打一顿报仇?还是.......。

在她尚未猜测出白慕晴找她的动机时,白慕晴已经从窗帘后方转过身来,冲她嘲弄地浅笑:“怎么了?看到我这么害怕?”

“我没有害怕。”朱朱调整了一下情绪,迈步走了进去。

南宫宸也进了包房,他来到白慕晴身侧,抬起手掌想要牵她的手,却又在即将碰上她的时候停住,然后放了下去。心中满满的热情最终幻化成简短的一句:“小心点,有什么情况记得叫我。”

“她带枪没?”白慕晴问。

“没。”

“带刀没?”

“也没。”

“那你还担心什么?”白慕晴冲他微笑:“放心吧,就算真的打起来我也未必会输。”

“就算你不会输,万一破皮了.......也是不行的。”

“不会的,不会受伤不会破皮,你赶紧出去吧。”白慕晴抬手在他的手臂上推了一下。

南宫宸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一旁脸色不太好的朱朱,最终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南宫宸出去后,朱朱打量着白慕晴嘲弄地说道:“你特把我弄出来,就是为了在我面前跟南宫宸秀恩爱的么?”

“秀恩爱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场罢了,朱小姐这样就接受不了了?”白慕晴走到沙发上坐下,同时冲她示意了一下,请她在对面沙发上坐。

朱朱扫视着她,脸上明显有着不耻:“我原本还以为白小姐是个多么圣洁高雅的女人呢,原来也不过是一个在两个男人中间穿梭游荡的贱女人。”

“谢谢,不过今天我们相聚在这里不是来比谁更贱的,朱小姐还是请坐吧。”白慕晴再度示意她坐下,朱朱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走到她对面坐了下去,因为她也想知道白慕晴约她出来究竟想干什么。

白慕晴看着她如坐针毡的样子,浅笑着说:“其实说起来,我应该叫你一声表妹才对的,咱们姐妹一场,为了个男人闹到今天这种地步实在有些可悲。”

“想当初舅舅舅妈为了培养你,辛苦赚钱把你送到大城市里面去学习各种知识,为的就是你长大后能嫁个好人家,带他们二老享福。可是现在呢,你别说带她们享福了,就连他们二老的性命都难保。想到他们有可能因为你失去性命,你不难过么?不心疼么?”

听着她的话,朱朱的心里微微颤抖起来。

这些日子她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些了,每次想到朱家有可能会走上白家的旧路,她就痛苦懊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