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卷款逃命去/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盯着白慕晴的双目湿润了。

“不如咱们从现在开始讲和吧。”

朱朱含着泪失笑:“讲和?你所谓的讲和不会是让我继续代替你吧?你不会是天真地以为我会甘心代替你去死吧?”

“我知道你不会,我也知道你最近一直在计划着该怎么逃离南宫家,不仅我知道,朴恋瑶和南宫宸也都知道,所以现在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时刻受人监控着。”白慕晴顿了顿。道:“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今天为什么要找你,是因为前天朴恋瑶来找我了。”

朱朱急切地问道:“她找你做什么?”

“她告诉我你正在计划着杀掉南宫宸。”白慕晴看着她的脸色微变,低笑道:“你很惊讶是吧?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谁让你现在手里掌握着她犯罪的证据呢?如果不早点弄死你她怎么安心?”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朱朱漠然地说了一句。他布亚圾。

“朱小姐,这个时候咱们就别装无辜了。”白慕晴说:“朴恋瑶她知道自己已经慢慢败露,为了避免被你揭发,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她等不及你一个月后被老夫人挖心,她想让你早点死。但她同时又不想犯下死罪,如是想借我的手把你害死,所以才会突然跑来告诉我你在计划着陷害南宫宸的事。”

“朱小姐,你听明白了么?真正想要你死的人是朴恋瑶,从她当年把你带到南宫家身边的时候她就知道你会被老夫人挖心脏,但她为了达到目的不顾你我的死活。幸运的是我活下来了。但你能不能活.......就要靠你自己了。”

朱朱被她一番话吓出了冷汗,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

半响,她才颤声问出一句:“朴恋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正是我想要问你的问题,你跟她同流合污,难道还会不知道她的最终目的?”白慕晴盯着她。

她以为朱朱应该会知道的,可是看她的表情,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啊。

果然,朱朱呆怔半晌后摇摇头:“我不知道,她没告诉我过。”

“她明知道我才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却残忍地给我制造了那样一起车祸,你觉得她的目的是什么?”

“不想让南宫宸熬过命定情人这个坎?”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确实就是她的目的。”白慕晴冷笑:“她不光是要南宫家的财产,更想要南宫宸的命,野心大得很。”

朱朱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握着杯子的指节泛白,看来心里的震憾不小。

白慕晴观察着她的反应。一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白开水,她没有打扰她,而是静静地等候着。

沉默了片刻,朱朱终于抬起头来盯着她:“那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恐吓我别对南宫宸下手?”

“不,我希望你能明辩是非,朴恋瑶她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你。”

“那又怎么样?我也是在利用她嫁给南宫宸,是我咎由自取。”

“那么你现在是不想活么?”

“你能让我活?”

“朱小姐,走到今天这一步你还想全身而退已经是不可能了,就算你不被老夫人弄死,你也逃不过沉重的牢狱之灾,我也许保不住你,但你的父母毕竟是我的亲舅舅亲舅妈,我可以帮你保住他们。”白慕晴盯着她一本正经道:“只要你愿意把朴恋瑶的罪证指控出来。”

“原来这才是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朱朱嗤笑一声。

“你不用管我的目的是什么。反正一个月后不管你会不会把我是命定情人的真相说出来,你都难逃一死。而以南宫宸对我的感情,不管我是不是命定情人,他都不舍得让我死,所以我还是可以帮你保住舅舅和舅妈的。”

“你保得住?”朱朱冷笑着泛出泪花来。

朴恋瑶曾经不止一次地对她说过。只要她敢出卖她,她就会让她的父母给她陪葬。而朴恋瑶的狠毒劲,她早就见识过了!

“到底要不要跟我做这个交易你自己考虑一下吧。”白慕晴从沙发上站起,俯视着她道:“朱小姐,从一开始就是你在欺骗南宫宸,是你对不起他,他就算现在要报复你也是你自找的。”

-----

南宫宸从包间里面走出来后,便看到乔封坐在不远处看着包间的门板。

他走过去,开门见山道:“我想跟你聊聊。”

如今天两人已经坐在乔封的办公室里有15分钟了,却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最终还是乔封先开口了,语气平静道:“宸少想聊什么我心中有数,如果实在启不了齿的话那就请回吧,我想她们两个也应该聊完了。”

“我有什么好启不了齿的?”南宫宸嗤笑一声:“我只不过是担心你会接受不了事实罢了。”

“你说吧,我能接受得了。”乔封道。

“事实就是我和慕晴彼此相爱。”

“我知道。”

“你知道?”南宫宸坐直身子。睨着她没好气道:“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强行霸占着她不放?乔二少你非要表现得这么自私么?”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想要我把慕晴还给你可以,把朱小姐处理干净。”乔封道:“不,还有那个朴小姐,什么时候把那两个女人处置了再来跟我要慕晴。”

南宫宸盯着他,狐疑地问出一句:“你说的是真的?”

他记得上回乔封也说过,只要他把朱朱处置了,他就会把白慕晴还给他。只是他压根就不相信乔封会甘心把白慕晴还给他,所以也并没有将他那句话放在心上。

今天他再度说起,他不禁开始认真起来,盯着他道:“朴恋瑶和朱朱我是一定会处置的,只是时间问题。可是慕晴.......你真的会还给我?”

“也许会呢?”乔封答得模棱两可。

“看来这不过是你拒绝我的借口。”

乔封说道:“我的意思是想要跟我抢慕晴,前提是把那两个女人处理干净,别想多了。”

南宫宸冷笑:“既然这样,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慕晴我是一定会抢回来的。乔二少如果你还有一点点良心,就请放手,别拿自己对慕晴的那点恩情去绊紧她,这种做法不但无耻还很不要脸。”

办公室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两人停止了交谈,白慕晴推门走了进来。

她显然并没有料到南宫宸会在乔封的办公室内,看到南宫宸的那一刻,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讶然。

办公室内的两个男人也在望着她,场面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慕晴,谈完了么?”南宫宸柔声问。

“嗯。”白慕晴点了一下头:“谈完了。”

“慕晴,过来。”乔封冲白慕晴招了一下手,白慕晴迈步走过去。她伸手握住乔封向她伸出的手掌,心底越发的不自在起来,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身后南宫宸的目光正如利剑一般扎在她的身上。

“你还好么?”乔封的声音同样温柔。

“挺好的。”白慕晴顺势在他身边坐了下去。

乔封抬头对脸色不太好的南宫宸道:“宸少,你的太太应该还在包间里面等你,该送她回家了。”

南宫宸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地转换着,不过眼下的局势他似乎也只能离开了。

“宸少,谢谢你帮我这个忙。”白慕晴也对他说了一句,注视着他的目光明显有着歉疚。

以南宫宸的个性,不气疯才怪,也真难为他居然还能忍耐得下去。她稍稍垂下视线,没有与他继续对视下去。

“不用谢,应该的。”南宫宸笑了一下:“反正你这么做也是为了我好。”

他从沙发上站起,注视着二人:“那我就先走了,再见二位。”

“再见。”白慕晴起身送他出办公室。

在办公室门口,白慕晴礼貌地说道:“宸少,我就不送你出去了。”

南宫宸原本正在往外走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扭头有些愤愤地注视着她。白慕晴故意别撇开视线不与他对视,她以为南宫宸瞪完她就会离开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一把将她从门边拽了过来,随即将她压在墙上,低头便狠狠地在她的唇上啃了一记。

白慕晴被他吓了一跳,这里可是公共场所啊,万一被员工们看见.......。

“小东西,你就等着我哪天再把你抢回去吧。”耳边响起他压抑着怒火和情欲的声音。

白慕晴情急地用手将他从自己跟前推开,从他怀中挤了出去,回到办公室。

看着已经被砰然关上的门板,南宫宸咬咬牙,随即邪笑一声转身离开此地。

而办公室内的白慕晴身体抵在门板,暗松口气。

“怎么了?”乔封打量着她浅笑问道。

白慕晴笑着摇了一下头:“没什么。”她迈步走过去,在刚才的位置上坐下后,端起桌面上的水果喂了他一块后,自己也拿了一块放入口中。唇上仍然留有南宫宸的气息,她不自觉地用手擦了一下,脑海中回放着的是刚刚南宫宸强吻她的情景。

看来南宫宸他真的是被自己气坏了。

-----

南宫宸听完一天的工作日程后,问林助理:“最近公司的小股东们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动静?”

林助理想了想,道:“安总最近跟沈董来往得挺密切的,不过我私下套过他的话,好像并没有打算把公司股份卖给别人的意思。”

“他们两个向来关系不错,你用心留意一下。”南宫宸道。

“好的,我会的。”

林助理说完,指着桌面上的财务文件道:“那么宸少,这份文件怎么处理?需要公布出来么?”

“不用,这事我会处理。”南宫宸略一迟疑,道:“去帮我把沈董叫过来。”

“好的。”林助理转身走了出去。

五分钟后,沈东阳进来了。

他表面上是一如即往的恭敬礼貌:“宸少,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南宫宸打量着他,随即将桌面上的文件扔到他手中:“你自己看吧。”

沈东阳接住文件,翻开看了起来,随即脸色骤变地盯着南宫宸:“这是怎么回事?沈恪怎么会把水畔花园两亿多的销售款弄不见了?这臭小子胆也太大了吧?”

“我也觉得这小子的胆子挺大的。”

“你说他要这么钱干嘛去?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

“没有误会。”

“可是.......。”

“沈恪确实没这个胆,不过有姑父您在背后给他胆量的话就不一样了。”

“宸少您这是什么意思?”沈东阳故作不解。

“姑父,你还记得至远公司从我们手中将城西那块地抢走的事情么?”

“记得,就是那个颜助理搞的鬼。”

“没错,不过可笑的是至远公司因为这块地而陷入了极大的困境,资金链全面断裂,这些日子正在四处贷款借钱。”

“嗯,听说了。”沈东阳点头,脸色开始有些不太好起来了。

“不知道姑父有没有没有听说过,至远公司有一位幕后大股东是一位叫沈东阳的人。”南宫宸绕到他跟前,目光一点点地收紧。

沈东阳的脸色彻底地变了。

他知道南宫宸肯定会猜出来钱是她逼沈恪挪用的,但是他没有猜到南宫宸居然知道这么多,连他是至远公司的慕后大股东都知道。

“宸,你听谁胡说八道的?我怎么可能是至远公司的大股东呢?”沈东阳情急道。

他就知道南宫宸没有那么好糊弄的,如果不是资金缺口太大,他也不敢把心思打到南宫集团上啊。谁让南宫集团钱多呢,他不找他借找谁借?可是他没想到南宫宸已经将他调查得这么彻底。

“是我自己查出来的。”南宫宸道:“我还知道那个沈万年是姑父的老同学,关系一直不错的,只是最近因为至远公司闹了不愉快。”南宫宸说完,轻吸口气道:“好了,我不想听姑父狡辩自己跟至远公司没有关系这种废话,我也不想追究你到底为什么要挪走这么大一笔钱,我现在就想跟你聊聊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沈东阳不吱声,南宫宸如是继续说道:“姑父敢让沈恪挪用这笔钱,是因为看死了奶奶不会忍心把沈恪送入监狱对么?”

“姑父,我想你这次赌错了,这么大一笔钱,我不可能就让沈恪认个错道个歉就了事的。”

“那么你想怎么样?”沈东阳面无表情道。

“有两个选择,第一,姑父你从南宫集团引咎辞职,第二,把沈恪交给法律。”南宫宸往他迈近一步,盯着他:“没有第三了,你自己好好考虑。”

沈东阳迎视着他,摇头:“你没有权利开除我,我虽然股份不多,但也还算是公司的股东,我有权利留在公司任职。”

“那么姑父是选择第二了?”

“你.......。”

“我明白姑父为什么要执意留在公司任职。”南宫宸笑了一下,嘲弄道:“姑父一边利用绯闻来收购小股东们手中的股份,一边将公司的资产一点一点地挪用到至远公司,到时就算公司倒了,你还能跳到至远公司发扬光大。”

沈东阳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宸少,你说我侵占公司的财产总得有个证据吧?”

“证据不是没有,只是这些年我对姑父的行为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态度了,不过往后姑父可要小心了。”南宫宸绕回办公桌后坐下,睨了一眼他手中的财务文件:“姑父你自己算下这么大一笔钱需要坐几年牢吧,如果你真的舍得让沈恪进去,那麻烦你帮我把文件交给法务部门,让他们按流程办事。”

沈东阳看到他脸上的坚决,心下终于有些慌了。

“老夫人不会让沈恪坐牢的,你别想吓唬我.......。”

“沈恪犯的是国法,不是家规,奶奶保不住他。”

沈东阳气结,站在原地咬牙切齿了一阵后,语气中终于有了些妥协:“你让我考虑一下再说。”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南宫宸说:“或者还有一条出路,你在今天之内把这四亿元的空缺补回来。”

沈东阳只是咬牙切齿,并未说话。

“其实姑父提早辞职回家养老也挺好的,或者好好回到至远公司当你的第一大股东,而南宫集团每年也会照样给你分红。”南宫宸的语气也冷了下来:“姑父,说句实话,如果不是看在姑妈和沈恪沈心的份上,我早就二话不说地把你清理出公司了,绝对不会浪费时间跟你说这些,所以请你能好自为之,否则到时别怪我六亲不认。”

“六亲不认?”沈东阳嗤笑一声:“我从来就没觉得你把我沈家当成亲人看待过。”

不等南宫宸开口说话,他紧接着又说了一句:“算了吧,连沈恪自己都说我们沈家是靠着你南宫家发家的,就算被你南宫家看低一截也很正常。”他耸了耸肩,转身离开南宫宸的办公室。

-----

沈东阳从南宫宸的办公室离开后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岗位上,而是来到沈恪的办公室,助理告诉他沈恪今天没上班。

他讶然地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助理摇头:“不知道,沈总没说。”

沈东阳转身一边往回走一边拿出手机拨打沈恪的号码,电话通了,里面传来沈恪有气无力的说话声:“钱都已经给完你了?还打给我做什么?”

“你现在在哪?为什么没有来公司?”沈东阳阴着脸问道。

“上班?”沈恪自嘲地冷笑一声:“你觉得我还有脸去公司上班吗?”

“你在哪呢?我现在过去找你。”

“找我做什么?帮你再弄点钱么?”沈恪继续用嘲讽的语气道:“爸,我跟你说过了,表哥已经在怀疑你了,对我也是采取着严密的监视,所以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出款项丢失的真相。”

沈东阳皱眉:“既然知道南宫宸已经查出真相了,那你为什么还不逃?”

“逃?”

“没错,在南宫宸对你出手之前逃到国外去。”沈东阳的语气严肃了不少:“沈恪,你听着,南宫宸答应给我一天时间考虑,要么我从南宫集团辞职,要么把你送给法律。我想你肯定也不想扔下你那个残废未婚妻去坐牢吧?所以赶紧逃吧,到一个法律制裁不了你的地方去。”

沈恪沉默着,随即笑了起来:“爸,这就是你给我设定的后路么?”

“没错。”

“可我并不想逃,你放心吧,你不用离开公司,罪证是我犯下的我自己会承担。”

“沈恪!”沈东阳恼火了:“你别忘了你是为了什么才这么做的,是为了朴小姐。如果你被抓进去了至少都是十年以上,你觉得你的朴小姐会甘心等你十年么?你做这一切还有意义么?”

“这都是你逼我的!”沈恪突然吼了一声:“爸,如果我跟恋瑶散了,那也一定是你逼的!”

“我现在已经给你退路了。”沈东阳缓和了一下语气,道:“沈恪,你安心到法国去,我之前就已经在那边打点好一切了,你和朴小姐在那边一定会过得很好的,听话,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电话那头的沈恪沉默着,最终挂了电话。

-----

朱朱趁着小绿不留意的当儿,来到朴恋瑶的房里。

她环视了一眼屋子,然后迈步往露台的方向走去:“恋瑶,你叫我?”

“嗯,坐吧。”朴恋瑶给她倒了杯玫瑰花茶。

“有事么?”朱朱瞅着她,脑海中不断回想着白慕晴跟她说过的话。

“没什么,就是找你聊聊天,我行动不太方便只能叫人外来了。”朴恋瑶端起花茶闻了闻,道:“这些玫瑰花是沈恪叫人从新西兰给我带回来的,香得很,你闻闻。”

“确实很香。”朱朱有些心神不宁地端起茶杯闻了一下。

“对了,你已经想好出路了没有?”朴恋瑶突然问道。

朱朱放下茶杯,盯着她一脸难过道:“我想了想,始终觉得想要逃过此劫还是你给的方法最有效。”

朴恋瑶心下一动,抬眸盯着她:“你的意思是,你决定照我的意思办了?”

“嗯,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忙。”

“那不行,表哥最近对我监视得很紧,所以不方便搞小动作。”

“你帮我买桶气油回来,夜里再帮我把我房门口的人引开,这对你来说应该是小事一桩吧?”朱朱睨着她冷笑:“恋瑶,你想借我的手除掉南宫宸,总要帮着出一点力才行吧。”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想南宫宸死?”

“南宫宸死了,南宫家不就是你和沈恪的了么?”朱朱又是嘲讽地一笑:“咱们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朴恋瑶咬了咬唇,改口道:“就是这么简单吗?”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不出三天南宫集团就是你们的了。”

“我得好好考虑一下。”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还要考虑?”朱朱不屑:“如果不是因为我被禁足了,我也不会需要你的帮忙。”

朴恋瑶盯着她,脸色一点一点地阴冷下来:“因为我并不想南宫宸死得那么轻松,这不是我要的结果。”

“朴小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天真?”朱朱扫了一眼她的双腿嘲讽道:“现在除了沈恪相信你是瘸子还有谁信?南宫宸的网就快要对准你的脑袋罩下来了,我要是你,赶紧收拾铺盖卷款逃命去了。”

朴恋瑶被她说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虽然她很恼火。可是朱朱说的却都是事情,她无法否认的事实。

她理想中的剧情是看着南宫家杀人取心,结果不但取错了心还寓昧地触犯了法律,而南宫宸的怪病不但好不了,甚至还会越来越严重,然后一点点地被病痛折磨死,看着南宫家更名异姓成为她和沈恪的囊中之物。

然而现在的事实是白慕晴这个真正的命定情人还活着,南宫宸也已经对她起了疑心,如果她再不出手,她会等不到南宫宸慢慢死去就已经先被南宫宸给弄死了。

所以她必须趁现在南宫宸还没有发现她的真正目的前先下手为强,利用朱朱对南宫宸下手后,再弄掉朱朱这枚定时炸弹,她眼下的任务才算是暂时完成了。

两人各怀心思地喝了会茶,直到门口响起一阵开门声,朱朱才从椅子上站起,冲她笑了笑道:“你考虑一下要不要帮我吧,我先出去了。”

推门进来的是沈恪。

朱朱冲他招呼了一声后,迈步走了出去。

沈恪看着她走出去后,走到朴恋瑶身侧嗔怪道:“恋瑶,这么恶毒的女人,你怎么还跟她走得这么近?”

朴恋瑶含笑道:“也没有走得很近啊,她刚刚上来找我聊天了,我不可能把她赶出去的嘛。”

她打量着沈恪,发现他的脸色明显比平日里失去了光彩,如是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不顺心?对了,今天是上班时间你怎么中午就回来了?”

沈恪微垂着头,沉默得让人看不出来他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一脸受挫的样子。”朴恋瑶又问。

沈恪终于动弹了,倾身一把将她抱入怀中,抚摸着她的发丝道:“恋瑶,我们搬出去住好不好?”

朴恋瑶愣了愣,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不想再呆在这里了。”

“可是.......我们应该搬到哪去啊?”朴恋瑶仍然是一脸不解。

“去国外,去你最喜欢的法国怎么样?”

“不要。”朴恋瑶摇了一下头:“我虽然很喜欢法国,但我一点都不想在那边定居,我喜欢在自己国家生活。”

其实她知道沈恪会对她说这些话,因为刚刚沈夫人已经打过电话让她劝沈恪出国了,她当时满口的答应,但也仅仅是嘴里答应而已。离开沈家?她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可是我这次却是非走不可。”

“沈恪,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走,伯母都已经跟我说了。”朴恋瑶眨巴了一下双眼,泪水便滚了下来,语气也变得哽咽:“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

“你别这么说。”沈恪轻拍着她的肩膀:“不关你的事,是我爸太贪心了,都是他逼的。”

“你怎么那么傻啊。”朴恋瑶语气中满满的心疼。

“为了你,我只能傻这一次了。”沈恪松开她,低头沈视着她:“所以,陪我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

“可是.......如果我们就这么走了,南宫家怎么办?我们不管了么?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表哥和表嫂结婚三周年的日子,到时宅子里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沈恪,当初不是你告诉我要守护好南宫家,帮助南宫家度过所有的难关么?”她抬起双手,捧住沈恪的脸庞柔声道:“沈恪,你先到法国去,我在这里陪着奶奶,等静夫人的事情过去后,我立马到法国跟你汇合好不好?”

“你让我一个人先走?”

“没错。”朴恋瑶点头:“等你离开后,我会找机会跟奶奶和表哥求情,相信他们会原谅你,给你一次改过的机会的。”

沈恪摇了一下头:“不行,要走一起走,你不走的话我也不会走的。”

“沈恪,如果这件事情转到法务的手里,那就是刑事案件了,你是要坐牢的。”朴恋瑶继续苦口婆心地劝着:“所以为了咱们的将来着想,你先走,不然我们就真的无法在一起了。”

“可是.......。”

“别可是了。”朴恋瑶苦笑着打断他:“亲爱的,这是咱们唯一的出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