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祠堂着火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大早,南宫宸就听说沈恪出国去了。

他没有想到沈恪会逃得那么快,手中的文件放桌面上一扔咬牙骂了一句:“看来沈东阳那老家伙是不打算辞职了。”

林助理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先让他在公司呆着吧。”他想了想道:“顺便给我派人留意一下沈恪的下落。”

“好,我知道了。”林助理突然从文件夹中拿中一份信封递上来:“对了,宸少。这是沈总监今天托人转交给您的辞职信。”

南宫宸扫了一眼她手中的信封,随即伸手接过去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A四纸。

辞职信写得并不长,字里行间满满都是歉疚,沈恪甚至还声称会用余下的半辈子努力赚钱,把这笔巨款归还给南宫集团。

等他还钱?还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呢,他冷笑着将辞职信撕成两半扔入垃圾桶。

办公室里面安静下来后,南宫宸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原本阴郁的脸色突然明亮了不少,微笑道:“是不是又听到什么风声了?关心我来了?”

白慕晴并不否认,道:“我听说沈恪把公司的款项挪用了?”

“没错,不过人已经逃到国外去了。”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的本意也不是为了治他,而是利用他对付沈东阳。”南宫宸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可是沈东阳这家伙太舍得下自己的儿子了,玩不过他。”

“没关系。那就等下一次机会吧,总有机会再治他的。”

“谢谢,有你的关怀我的心情好多了。”南宫宸笑盈盈道:“至于那只老狐狸,慢慢来吧。”

“万事小心点。”白慕晴忍不住呆嘱道。

“慕晴,这话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不瞒你说.......。”白慕晴不好意思地开口说:“我今天眼皮一直跳,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

“所以你第一次想到的不是乔封会不会出问题,而是我?”南宫宸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朗起来。

他就知道白慕晴最在意最关心的始终是他,而不是什么乔二少!

没等他美过瘾,白慕晴便开口说道:“南宫宸你真的想多了。乔封他上班下班,没有仇人没人情人,安全得很。倒是你,身边卧虎藏龙的,转个身都有可能发生危险,所以.......。”

她顿了顿。接着说:“所以希望你能注意点,特别是今天。”

“今天是么?”南宫宸感觉到了她的担心,语气正经了不少:“好,我会很小心的。”

“嗯.......那就这样吧。”

“等等。”南宫宸突然叫住她,道:“你眼皮直跳,那你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小心一点?”

“放心吧,我在家安全得很。”白慕晴跟他说了声‘再见’后。便挂断电话。

-----

南宫宸回到家,便看到朴恋瑶正在老夫人面前哭哭啼啼的,老夫人则不停地安慰她。

他迈步走进去时,朴恋瑶便改为转向他,含着泪说:“表哥,我想沈恪他肯定是无心的,希望你不要怪罪他,追究他.......。”

南宫宸扫视了她一眼,唇边绽放出一抹嘲弄:“我现在想追究他也追究不了了不是么?”

“可是他走了,他不要我了.......。”朴恋瑶哭得更伤心了。

“放心吧,他不会不要你的,沈恪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么?”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吧,等奶奶找到他后,一定会把他接回来的。”

“谢谢奶奶。”朴恋瑶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表哥,求您不要把他交给警方,只要沈恪能平安回来,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把钱还给公司的。”

南宫宸看着她脸上的泪水,心中烦不胜烦,但还是耐着性子道:“你放心吧,只要他不再犯,我不会追究他的。”

“对,上楼休息去吧,别再哭了。”老夫人冲一旁事不关己的朱朱招了一下手:“朱朱啊,你送恋瑶回屋休息去。”

“好。”朱朱放下杯子,起身推着朴恋瑶回屋去了。

“奶奶,很晚了,你也回屋休息吧。”南宫宸上前挽过老夫人的手臂,扶着她往卧室里面走去。

进入卧室后,老夫人将南宫宸挽在自己手臂上的双手推了下去道:“不用扶我,我还没那么弱。”

“是,奶奶的身体壮得像头牛。”南宫宸笑说。

老夫人痛心地哀叹一声,道:“真想不到被你说中了,沈家没有一个好东西,包括这个朴恋瑶。”

之前南宫宸跟她说沈东阳不安好心的时候,她还有些不相信,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动作了。

“奶奶,沈恪他是被姑父逼迫的,我相信他的本意并不想这么做。”

“可他终究还是做了。”老夫抬头盯着他:“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放过他了?”

“我的本意并不是要对沈恪做什么,而是将姑父清理出公司,还有朴恋瑶.......。”

“朴恋瑶她怎么了?我看她最近也没什么动静啊。”老夫人狐疑地问。

南宫宸道:“正因为她最近没有动作,所以我才没办法处理她,不过时间长了总会有把柄落下来的,所以奶奶您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吧,让她继续住在这里。”

“嗯,我知道了。”

“奶奶早点休息。”

“你也是。”老夫人说完添了句:“对了,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你注意点。”

南宫宸微讶,今天白慕晴也说眼皮跳,叮嘱他要小心,这会老夫人也这么叮嘱他,预感这东西到底有几成可信?

他点了点头,转身回屋去了。

-----

朱朱将朴恋瑶送回卧室,不屑地开口道:“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替沈恪求情真的有用么?难道你还真的相信南宫会放过他?”

“我不相信。”朴恋瑶不冷不热道:“不过演戏嘛,总归是要演全套。”

“那你有什么打算?继续住在南宫家装瘸子?”

“当然,我还要等着看南宫家是怎么走向灭亡的呢。”

朱朱心下冷笑一声,暗想:我看你是等着我把南宫宸害死后,再顺手我弄死吧?

“怎么了?干嘛这个表情?”朴恋瑶打量着她脸上突然降下来的阴凉,打量着她。

“没什么。”朱朱摇头。

朴恋瑶依旧睨着她:“东西我可都替你准备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朱朱故作想了想,道:“今晚看起来夜黑风高的,很适合做坏事,就今晚了怎么样?”

“你确定?”朴恋瑶心下一动。

见朱朱点了一下头,朴恋瑶如是追问了一句:“那你打算怎么做?你要汽油做什么?”

朱朱失笑:“瞧你那一脸紧张的样子,难不成你还担心我会在宅子里放火顺带把你给烧了?”

“你最好别有这种想法,也最好别以为我死了你的父母就能安全了。”

“我知道,你还有帮手嘛。”朱朱咬了咬牙:“放心吧,我父母养我这么大,我就算是自己不活也会保住他们的性命的。”

朴恋瑶看着她脸上苦涩的表情,总算是稍稍放下心来:“好,那就按上回你说的计划行事,我会尽力帮你。”

“谢谢,你就等着成为南宫家的女主人吧。”朱朱暧昧地一笑。

-----

今晚的天色确实比往常要漆黑些,风也比往常的大。

朱朱一夜未眠,心中始终像住了只小白兔般怦怦跳动着,而且越跳越严重。

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事果是什么,但除此之外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还有二十天的时间就是她跟南宫宸结婚三周年的日子,也就是她的死期到了,她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也别想再指望朴恋瑶会救她。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凌晨三点,正是宅子里最安静的时候。

她幽幽地从床上爬起,走到门后拉开房门,原本守在她门口的保安果然不在门口,如是迈步走了出去。

三楼,小源轻手轻脚地往朴恋瑶的卧室走去,来到朴恋瑶跟前道:“朴小姐,我看到朱小姐往后院的方向走去了。”

朴恋瑶放下手中的摇控器,抬眸睨着她:“她去后院做什么?”

“我想应该是拿气油吧,她前几天把我带给她的气油藏在后院了。”小源道。

朴恋瑶起身来到落地窗后掀开窗帘的一角往后院望去,因为天气太黑的缘故,她什么都看不清楚。

“你猜他会做什么呢?”朴恋瑶不自觉地问出一句。

小源想了想,道:“我想她应该会把气油藏在大少爷的车上。”

“最好是这样。”朴恋瑶不放心,扭头对小源吩咐道:“我帮我看着她,一有什么不对劲立马打电话告诉我。”

她担心朱朱会狗急跳墙,真的把宅子给烧了,她可不想死在这么一位白痴女人的手中。

-----

南宫宸睡得正熟的时候,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本能地从床上翻身坐起,冲着门口问了一句:“什么事?”

“大少爷,祠堂里面失火了。”是男子的声音。

南宫宸听到这句话立刻从床上下来,一边整理着身上的睡衣一边走过去将房门拉开。门外站着的是主屋这边的保安,此时的他一脸慌张,话语也充满了焦急:“大少爷,祠堂不知怎么就失火了,好大的火.......。”

“怎么回事?”南宫宸眉头一皱,快步往楼下走去。

保安一边跟在他身后大步流星地往外走一边解释道:“我也不知道,突然就看到后院那边冒起了烟,紧接着便听到那边值岗的小陈跑过来喊失火了。

南宫宸眉头又是一皱,难怪他刚刚一直听到有人在喊失火,还以为是在做梦,原来不是梦而是事实。

南宫宸赶到楼下的时候,刚好看到老夫人正在何姐的陪同下心急火烧地从卧室里面跑出来。

“奶奶,你怎么跑出来了?”南宫宸上前搀住她的身体,同时转身冲那位保安道:“赶紧安排人救火。”

“好的。”保安快步跑了出去。

老夫人抓着南宫宸的手臂摇晃着,急得老泪都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怎么失火了呢?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奶奶,你先别急,我过去看看。”南宫宸吩咐何姐照顾好老夫人后,快步往后院的方向赶过去。

“这可怎么办?万一把那女人烧焦了,南宫家又得遭央了.......。”她摇摇头,悲叹一声:“真是作孽啊。”

“老夫人您放心吧,静夫人不会有事的。”何姐柔声安抚道。

只是不管她怎么安慰,老夫人还是一样心急如焚。

南宫宸赶到后院,果然发现后祠堂失火了,而且火势已经漫延了整个祠堂。保安和佣人们正在忙着用旁边的消防水管灭火,然而火太大了,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南宫宸正要往前走,一位保安拉住他道:“大少爷,火太大了,您千万别进去.......。”

“把水管拉到后厅去,从后厅开始灭火。”南宫宸吩咐道。

“大少爷,火就是从后厅开始烧起来的。”

“什么?”南宫宸愕然。

“大少爷您先回主屋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有人劝道。

-----

朴恋瑶站在落地窗前,目光透过窗户看着祠堂里头冲天而起的火苗,气得咬牙切齿。

为什么是祠堂着火了?为什么!

朱朱明明告诉她今天就会把南宫宸处掉的,没想到把从她手中骗了气油回来后,不是对南宫宸下手,而是把祠堂给烧了。

她怎么就没想到朱朱还有这种计划呢?

前一刻她还和小源一样认识她会把气油藏到南宫宸的车上去,让他明天一大早出行的时候享受一把车辆爆炸的惨剧。一转眼,居然祠堂失火了!

她转身走回卧室,将轮椅从房落拖了出来,出门下楼去了。

朴恋瑶来到朱朱的卧室时,朱朱已经从后院潜回房里来了,看到朴恋瑶,她兴冲冲地说道:“恋瑶,我临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只要我把静夫人的遗体烧成了灰,奶奶就不会再挖我的心脏了对吧?”

她笑得一脸无辜,而事实上,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对南宫宸下手,毕竟南宫宸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她杀了他自己也是死罪一条。况且那天白慕晴说得对,一直以来欺骗南宫宸的是她,对不起南宫宸的人也是她,南宫宸即便是要了她的命也并不过份。

而且心底下,她对南宫宸还是抱了幻想的,她还幻想着等静夫人的事情过去后,她还能继续留在南宫家,继续当南宫宸的妻子。

所以想来想去,她最终还是决定把静夫人的遗体毁了。

朴恋瑶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她从轮椅上站起,迈到她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愤怒地骂道:“你真把南宫家的人当白痴么?会那么容易就让你一把火把静夫人的遗体毁了?”

朱朱被她打了一巴掌自然是生气的,但她还是忍着痛问了句:“什么意思?”

“静夫人的水晶棺防火防水防爆,你这一把火算是白放了,蠢货!”朴恋瑶说着又要给她一巴掌,抬起的手掌最终放了下去咬牙切齿道:“打你我都嫌脏了我的手。”

朱朱一脸愕然地望着她,半晌才颤声吐出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你蠢得可以一头扎入火海中死去了!”朴恋瑶扔下这句便摇动着轮椅离开她的卧室。

卧室内,朱朱脚步往后一退,跌坐在沙发上。

静夫人的水晶棺防火?这是真的么.......。

她鼓起了那么大的勇气才将这把火放起来了,朴恋瑶居然告诉她水晶棺防火?

------

朴恋瑶离开朱朱的卧室,将轮椅停在走廊上,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这一把火下来,南宫宸肯定会怀疑有人故意纵火的,肯定会怀疑到她和朱朱身上。朱朱现在是被禁足时期,在别人看来她想放火也放不了,反而不容易被南宫宸怀疑。

那么南宫宸首先会怀疑的人,毕竟会是她朴恋瑶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该怎么办?

她握着轮椅的双手紧了一紧,恨不得立刻冲回去将朱朱掐死扔入火海。

她轻吸口气,调节好不安的心情后,才往一楼行去。

老夫人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客厅里面转来转去,一会让关人去看看火势控制住了没有,一会又让人去帮忙灭火。

朴恋瑶脸上的表情一垮,边往她跟前行去边关切地问道:“奶奶,我听说祠堂失火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想知道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就失火了呢?”老夫人继续在客厅里面团团转着。他余边圾。

朴恋瑶继续安慰道:“奶奶您别慌,火应该很快就会灭的。”

“对啊,老夫人您急也没用啊。”何姐也在一旁安抚道。

老夫人扭头看着旁边的朴恋珠,朴恋瑶心下一颤,心想果然连老夫人都是第一时间就怀疑到她身上来了。

她幽幽地吸了口气,对老夫人道:“奶奶,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放火啊,而且很明显是冲着静夫人放的这把火。”

老夫人怔了一怔,盯着她看了半晌后,才咬牙吐出一句:“如果真是这样子的话,我绝对会把放火的人两只手一起砍掉!”

刚调整好心情从楼梯上下来的朱朱一听到老夫人这话,立刻被吓得慌了神,脚步也顺势缩了回去。

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她心里又开始慌乱起来了,为了不让老夫人看出她的心虚,她躲在二楼站了片刻才重新迈开步伐走下去。

她不敢迎视朴恋瑶那如利剑般的目光,而是走到老夫人跟前装无辜道:“这大半夜的应该不会有人放火吧?再说祠堂有保安值班,谁能放得了火?”

老夫人心急如焚的,哪还有心思听她们两个在这里分析案情,又让佣去看看火势烧到什么程度了。

这一把火足足烧了一个小时才彻底地控制住,南宫宸也从后院回来了,他一步入屋子老夫人便迎上去问道:“宸,情况怎么样了?”

老夫人急得眼泪都下来了,她打量着南宫宸,看到他原本浅色的睡衣上已经被烟尘染黑,衣角甚至有被火烧过的疼迹,如是又问了一句:“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祠堂的火也已经扑灭了,奶奶放心吧。”他漠然地扫了一旁的朱朱和朴恋瑶一眼,紧接着说:“大家正在清理现场,情况究竟怎么样等天亮了就知道了。”

“还要等天亮啊?”老夫人急道。

“奶奶,马上就天亮了。”朴恋瑶说了句。

南宫宸抬手在老夫人的肩膀上拍了拍:“奶奶,回房休息吧,我上去换套衣服。”

他说完又冲朴恋瑶和朱朱说了一句:“你们两个也回房休息去。”

朴恋瑶和朱朱相视一眼,应了声后,随后一起上楼。

朱朱将朴恋瑶送到三楼,朴恋瑶便立刻盯着她冷硬地问道:“你不会是想把放火的事情懒到我头上来吧?”

“我没有.......。”朱朱情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恋瑶,你好人做到底,帮我逃过此劫好不好?拜托你了。”

朴恋瑶低头扫了一眼她紧握着自己的手掌,面无表情道:“我已经给你支过招了,可是你非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还极有可能连累到我。到了这种地步,你让我怎么帮你?你真当我是万能的么?”

“对不起,我.......。”

“松开!”朴恋瑶的声音冷了下来,甩开她的手掌头也不回地入屋去了。

-----

南宫宸回房换了套轻便点的衣服,便回到祠堂继续处理事情去了。

老夫人虽然回了卧室,却是丝毫睡不着,天一亮便让朱朱陪她一起往后院走去。

原本气派宏伟的祠堂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虚,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老夫人气得差一点没喘上气来。

何姐慌忙扶住她,关切道:“老夫人,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老夫人深吸口气,对迎面走过来的南宫宸道:“带我去看看她.......。”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将正在清理现场的支开后,才挽着老夫人往后厅的位置走去。

朱朱从来没有看过传说中的水晶棺女人,此时又是害怕又是期待,她自然是期待那女人被烧成灰烬的。越往前走越害怕,她不自觉地挽紧了老夫人的手臂。

南宫宸之前就已经将后厅清理干净了,他在地面控制开关上摁了一下,地下室的入口缓缓地开启。

老夫人迈步便要往下走,朱朱却不敢再往里走半步,而是僵在原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