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其实我不是朱朱。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夫人扭头睨着她:“怎么?害怕了?”

“我.......。”朱朱张了张嘴,不得已只好跟着往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并不宽敞,但即便是上面被火烧透了,下面仍然是凉丝丝的,而本该停放在后厅的水晶棺此时正安然无恙地停放在地下室的正中间。

何姐刚把水晶棺上的黄色绸布揭开。朱朱便尖叫一声,脚步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捂紧自己的双眼。

她何曾见过这种场景?何曾见过!

她步伐一退刚好退在南宫宸的身上,南宫宸顺手扶住她的手臂,将她捂在眼睛上的双手拿了下来:“你在害怕什么?”

“南宫宸你好可怕.......!”朱朱低呜出声,明明在骂他却又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身体往他怀里挤,顺势抱紧了他。

她太害怕了,实在是太害怕了.......。

南宫宸冷笑一声,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我没有告诉过你么?水晶棺遇热或者遇水的时候会自动开启下降机关,避入高度密封的地下室,所以水晶棺才能保持得这么完整。”

朱朱摇摇头:“我不想听,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害怕.......。”

她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这个,从来没有!

她只知道水晶棺是放在后厅里的,却不知道南宫家的人会这么谨慎。还在后厅里面设了地下室。也是啊,南宫家这么看重这个命定情人,又怎么会随便将她放在祠堂里面呢?如果不这么谨慎,南宫家又怎么可能将她保存得这么完整呢?

“苍天有眼,幸好没事!”老夫人闭上眼,终于大松了一口气。

朱朱从南宫宸怀里退开。转身便要离开地下室。

老夫人突然叫住她:“回来!”

朱朱轻喘了口气,转身一脸乞求地盯着她:“奶奶,我害怕.......。”他鸟估弟。

“你说,这火是不是你放的?”老夫人盯着她质问道。

“我没有.......。”

“看着静夫人说。到底有没有!”老夫人的语气冷了下来。

何姐抓住朱朱的手臂将她推到水晶棺前,面无表情道:“少夫人,到底是你还是朴小姐干的一查就知道,你最好现在就老实招了,否则把你关在这里陪静夫人以示谢罪!”

“不要!”朱朱一听要把她跟静夫人一起关在这里立刻惊恐地尖叫一声,脸上的惶恐更浓。她一边摇着头一边往后退着:“我不要被关在这里,我不要啊.......。”

她说完转身抓住南宫宸的手臂呜咽道:“宸,求你不要把我关在这里,求求你了.......。”

南宫宸低头扫了一眼她抓住自己的双手,咬牙说道:“你昨晚放火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后果么?”

“我.......。”她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抱住他的双腿哭得更大声了:“大少爷。我放火也是被你们逼的啊,你们要挖我的心脏给她,凭什么啊?凭你们南宫家有钱有势就可以这样对待我么?你们都要挖我的心脏,难道我还能什么都不做地在这里等死么?世界上有那么傻的人吗.......?”

“居然真是你放的火!”南宫宸恶狠狠地将她的身体从自己腿上甩开。

朱朱往后一坐,随即很快又爬了回来抱住他的腿继续呜咽着:“大少爷.......我本来应该将这把火放在你房间里的,可是我不忍心,我舍不得你死啊。虽然你已经恨我恨得入骨,可我对你的爱却是始终不变的。不然我早就把你害死了,求求你看在我还爱着你的份上原来我,放我一条生路.......。”

“爱我?”南宫宸冷笑:“当初你推乔挽晴下楼的时候是因为爱我,绑架慕晴的时候是因为爱我,现在放火烧南宫家百年祠堂也是因为爱我,你对我的爱确实是深不可测呢.......不过真的很抱歉,这样的爱我受不起,你爱别人去吧!”

他说完,再度将她从自己的腿上甩了下去。

“大少爷.......。”朱朱重新扑了过去,却扑了个空。眼看着南宫宸开始离开地下室,她如是转为拉住老夫人的衣角乞求:“奶奶.......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原谅你?你知道南宫家的祠堂有多少年历史了么?你知道里面供奉着的都是南宫家列祖列宗的牌位么?现在你一把火把它们全都烧掉了,就算我愿意原谅你,你有没想过南宫家的列祖列宗会不会原谅么?你觉得他们会么?”

“对不起,我错了.......。”朱朱痛哭着,她已经后悔了,可是后悔似乎并没有用处。

老夫人咬咬牙,阴冷地扔下一句:“拖回前院去,把她的双手给我砍下来!”

“不要.......。”朱朱傻住了。

老夫人也上去了,何姐垂眸睨着朱朱:“少夫人,您到底走不走?”

何姐作势要离开地下室,原本还固执地留在原地的朱朱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水晶棺,吓得拔腿就往上爬。

-----

朱朱被带回前院后,老夫人冷硬地命令道:“把她拖到屋后去,别让她的血脏了我南宫家的屋子。”

何姐冲几位仆人使了下眼色,仆人们便拖着朱朱往后门走去。

“把她的手指砍下来。”何姐睨着挣扎不休的朱朱漠然道:“只要别弄死她,随便砍。”

几位仆人之间就曾受过不少朱朱的气,现在终于逮着机会可以报复了,个个都是摩拳擦掌的。其中一人将她的手掌扯过来放在案板上,另一个人手里举着刀。

看着头顶上方晚晃晃的刀,朱朱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她一边使劲地将自己的手掌往回收一边失声尖叫:“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我知道错了.......呜呜.......。”

“你把南宫家的祠堂一把火烧掉了,要你几根手指难道不应该么?既然禁足对你没用,那就把你的手指砍下来。”何姐冷硬地下令:“砍了!”

“不要.......救命.......南宫宸救命啊.......!”朱朱崩溃地尖叫着。

屋内,老夫人看着心情烦躁的南宫宸,没好气道:“你不会又要因为小时候的一次救命之恩心软了吧?”

“奶奶.......。”南宫宸粗喘了口气,朱朱一再犯下大错,他没有打算心软,可是心里确实是被朱朱的哀求声刺激得焦躁不已。

小时候的画面一遍一遍地在他的脑海中闪过,越闪越快,仿佛在刻意提醒他,朱朱曾经救过他的命,无论她做错什么他也不该这样对她,不应该.......。

他突然用手捧住自己的脑袋,感觉头颅似要裂开般难受。耳边是朱朱杀猪般的哭叫:“救命.......南宫宸救救我.......南宫宸.......我老实跟你招了吧,我不是朱朱,我也从来没有救过你的命.......更不是你的命定情人.......!”

“等一下.......。”何姐适时地叫住下一秒就要将刀子砍下去的仆人,睨着泪如雨下的朱朱:“你说什么?”

“我要见南宫宸.......我有话要跟他说.......。”朱朱脸上发上都是湿的,不知道是泪还是汗。

“有什么话现在马上说。”

“不.......我要亲口告诉南宫宸.......我要告诉他真正的朱朱在哪里.......。”

“你又想编造什么谎言来欺骗我?”说这话的是南宫宸,他已经来到了朱朱跟前,俯视着她冷硬道:“别再试图用谎言来逃过此劫,否则砍掉的不仅仅是你的手,我会连你的腿也一起砍了。”

瘫坐在地上的朱朱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盯着他,随即笑了:“南宫宸,你明知道我是个谎话连编的人,听到我这么说后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了。为什么?因为你心里一直有个苦恼,为什么现在的朱朱跟小时候的朱朱完全不一样。在你的心目中,朱朱善良可爱,懂事贴心,根本不可能是我这种心机恶毒的女子。你甚至质疑过,渴望过我根本不是真的朱朱,所以你此时才会现身得这么快,不是么?”

南宫宸动了动唇角,心中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没错。

刚刚听到她喊出那句话的时候,他确实是震惊了一下,然后蓦地从沙发上站起往后院走过来。

他一直以来最无法接受的,就是小时候的朱朱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这根本就是两个人啊!

南宫宸咬了咬牙,冷戾地吐出一句:“请说重点.......。”

“我说,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朱朱,我也从来没有救过你的命,我甚至没有在朱家小院住过几天.......。”朱朱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摇着头说:“我不是你的命定情人,我救不了你的命,所以就算是挖了我的心脏也没有用,你听明白了么?”

“满口胡说八道,让她给我闭嘴!”老夫人斥责了一句。

两位仆人正要将她拉回案上,南宫宸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等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