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真正的朱朱在哪?/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朱慌乱地挣扎了一下,挣开两人的手。

“宸,你还要听她胡说八道么?她的话根本不可信。”

南宫宸看了老夫人一眼,随即将目光投向朱朱,俯视着她说:“我给你五分钟时间。把事情一五一十地给我陈述清楚,当然.......你最好能够把事实陈述得让我心服口服,否则.......。”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后果是什么样子不用他说朱朱都能知道了。

虽然横竖是一死,可朱朱只想逃过眼下这一劫,毕竟手指砍了就没有了,不像上回用鞭子打一顿过几天就会恢复。

她又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让自己稍稍平静些后开口说道:“其实朱老太太不是我的外婆,而是我的亲奶奶,真正的朱朱是我姑妈的女儿。她的真名叫朱雪,当初救你的人也是她。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把我送到外婆家去上学,很少回朱家小院住,所以我跟朱朱极少见面,少得一年都难有一回,我们彼此也并不认识。她救你的事情除了奶奶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也从来没有向别人提起。后来她十岁左右的时候就离开朱家小院了,再后来,你到朱家小院找朱朱,我爸妈.......就误以为你找的是我,所以就.......。”

“朱雪.......”

“没错.......她叫朱雪。”朱朱不敢说得太致,因为害怕再次将南宫宸惹毛。

“她后来去了哪里?”

“我.......我不是很清楚。”朱朱垂下眸去。试图掩饰眼底的心虚。他帅名弟。

南宫宸狠狠地盯着她,久久沉默。

老夫人也是讶然不已,她看了看南宫宸,感觉到他心里的震憾。半晌才问出一句:“你说的是真的?”

朱朱点了点头。

在长达五分钟的沉默,沉默得让人以为他不会说话后,南宫宸终于开口了:“如果你没有撒谎的话,我认为事情经过应该是这样子的。”

他顿了顿,才继续开口道:“当初我回去找朱朱的时候,你的父母知道我是南宫家的唯一继承人。如是隐瞒了朱朱已经离开朱家小院的事情,并把你推给了我。当时我去找人的时候并没有见到朱老太太,如是就受了你一家三口的骗把你带回C城来了。后来我的助理去跟朱家购买院子,朱老太太宁死不卖,而你父亲因为想得到市区的别墅跟我的助理一起逼得朱老太太跳楼。朱老太太当时只是摔断了腿,几天后却莫明其妙地死在医院,因为她是唯一知道我和朱朱认识的人。你的父母为了得到朱家小院,为了让你嫁入南宫家,便残忍地将她杀死在医院里,对么?”

朱朱愕然地望着他,她没想到南宫宸居然知道这么多!

“不是.......不是这样的.......。”她摇头否认,明知道南宫宸不会相信她,她还是习惯性地否认。

“不是?那是什么样?”

“我.......。”朱朱哑言。

“算了,过去的事情目前先不追究。”南宫宸有些迫切地问道:“你告诉我,真正的朱朱在哪?”

朱朱摇头,不解地问道:“你现在问这个还有什么意义?你爱白慕晴爱得死去活来的,你还会再管她的死活么?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她现在结婚生子了.......。”

南宫宸沉吟片刻,点头:“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了。”

听到朱朱已经结婚生子的消息,他的心里浮上一抹异样的感觉,不过很快便淡下去了。他不想去深究原因,因为朱朱说得对,他现在爱的是白慕晴,不是曾经的救命恩人。

“你.......我已经把实话都说出来了,你会放过我的对不对?”朱朱又开始紧张起来。

“我有答应过会放过你么?”南宫宸并没有因为她的招供而缓和怒火,反而因为她为了嫁入南宫家的不择手段而气愤。他记得小时候的朱朱说过,朱老太太是她最亲最爱的人,如今天却因为他的原因,她失去了自己亲爱的外婆。

愿想让她过上好日子,却在一失意间,害她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那位小救命恩人至今是否在恨他,怪他!

想到这里,他心里的愤恨就更深了。

他往前一步,俯身掐住她的脖子强迫她将小脸往上抬起,凝视着她冷声道:“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么?难道你看不到白家的下场么?你给我听好了,欺骗我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现在我突然觉得剁了你的手和挖了你的心脏都远远不够了.......。”

“你想做什么?”朱朱惶恐地问。

“我想做什么?你看看白家就知道了。”南宫宸甩开她的身体,往后退了一步,转身便要往屋里走去。

老夫人也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看到南宫宸转身离开,她也跟着转身并冲那两位仆人使了个手势。

朱朱一看两位仆人又要对她下手,忙不迭地从地面上爬起冲上去,拉住南宫宸的手腕情急道:“不要.......大少爷.......求求你放过我的父母.......只要你肯放过我们一家三口,我.......我就告诉你真正的朱朱在哪里。”

南宫宸扭过头去,冷眼睨着她:“你刚刚才说你不知道她在哪的,又骗我了是吧?”

“我.......。”

“你说得有道理,我爱白慕晴爱得死去活来的,也没有必要非要找到她了。”

“不.......。”朱朱摇头:“你一定会很想找到她的,你也一定会爱她的.......。”

“是么?你这么确定?”

朱朱忙不迭地点头:“而且她因为你.......正面临着各种危险,如果你不救她.......她就死定了。”

“你说什么?说清楚一点!”南宫宸一把扣住她的手臂,情急地追问:“她到底在哪?为什么会有危险?给我说清楚——!”

朱朱虽然被他气得咬牙的样子吓着了,可是为了争取活下去的机会,她仍然壮着胆子说:“你要我告诉你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放.......放过我离开南宫家,还有放过我父母。”

“你——!”南宫宸气得想揍她,攥了攥拳头,好不容易才忍住了。

“如果你不答应该我,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再拖下去你就等着给她收尸吧!”朱朱壮着胆子又说了句。

她刚刚没有直接告诉南宫宸白慕晴就是他的命定情人,就是为了此时此刻,为了跟南宫宸做最后的交易。虽然明知道这有点在老虎嘴边拔毛的感觉,可是为了活路,她只能拼了。

老夫人急着想要知道南宫宸的真正命定情人,如是开口道:“宸,你就答应她呗。”

反正等她说出来了,该剁她的手还是会剁,该处置她父母也一样可以处置。

南宫宸深吸口气,半晌才吐出一句:“好,你说。”

“我知道你从来不说谎骗人,但为了你不反悔,我要你发誓。”朱朱又说。

“你要我发誓?”

“没错,如果你欺骗了我,白慕晴她不得好死,出门就被车撞死.......!”

“你敢诅咒她?!”南宫宸甩手便给了她一巴掌。

朱朱被他打得身体一斜差点摔下去,她稳住身体抬眸睨着他冷笑:“你不敢是么?那么你就永远都别想知道她是谁.......。”

南宫宸被她逼得不得不咬咬牙,狠下心把这个毒誓发了,然后强忍住掐死她的冲动吐出一句:“现在可以说了么?”

朱朱突然笑了,道:“好,我告诉你,这个人她现在叫白慕晴,就是你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白慕晴!”

南宫宸大脑似被什么东西炸了一下,愕然地瞪着她。

“你们没有听错,就是白慕晴,她小时候随她妈妈姓朱,住在朱家小院里头。其实她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纯真可爱,为了成为白家千金我,她在十岁的时候更名改姓,并且整容成白映安的样子上白家认亲,结果被白家赶出来了。后来勾搭上林安南,再后来又代替白映安嫁入南宫家,总之,她从小到大都在削尖了脑袋地往豪门里面挤,但却一次次地以失败告终。”

朱朱看到南宫宸久久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如是转向老夫人微笑道:“老夫人,您没有听错,白慕晴才是您一直在找的命定情人,你应该去挖她的心而非我的。”

“你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老夫人震惊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朱朱又是一声冷笑:“其实白慕晴她一早就知道这个真相了,可是她怕死,所以不敢承认自己就是南宫家要找的人。南宫宸你听清楚了没?白慕晴她真的没有你想象得那么伟大,她明知道你需要她,可却一直躲着你,甚至嫁给了别的男人!”

南宫宸依旧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似是已经陷在里面了。

最终还是老夫人恼怒地冲她吐出一句:“你可以闭嘴了!”

朱朱果然闭了嘴,并在心里暗暗地换了口气。

从朱朱说出白慕晴这个名字的时候,南宫宸就已经惊怔得回不过神来了,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多问一句,而是活像一个失去了失魂的人偶,转身一步步地往屋里走去。

老夫人担忧地目送南宫宸的背影离去,转身冲何姐道:“把这个疯女人给我关起来!”

朱朱被人带了下去,临走的时候她仍然不忘大声喊叫:“南宫宸!你最好别忘了自己的承诺!否则白慕晴她会不得好气,出门就被车撞的.......!”

她的叫嚷声响彻了整幢屋子,就连三楼的朴恋瑶也听得清清楚楚。

刚刚楼下的一切朴恋瑶都看在眼里,也听在耳中了,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她倒是没想到南宫宸这么快就让朱朱承认纵火了,幸好没有连累到她!

不过如果南宫宸真的把朱朱放掉了,那么对她来说就是个定时炸弹?她怎么可能安心?

而白慕晴.......。

虽然她对南宫宸的病情有把握,但是关于传言多少还是信一些的,不然她当年也不会阻止白慕晴嫁给南宫宸。如果白慕晴现在回到南宫宸身边的话,也确实不是件好事。

-----

楼下,老夫人一边在客厅里面踱着步子转来转去,一边喃喃地低咕着:“事情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呢?真是没想到啊!”

她转了一圈后来到何姐跟前,看着她问道:“你觉得朱朱的话可信么?她会不会是为了逃命故意编造出来的谎言?”

“我也是这么想的。”何姐点了点头,随即又说:“不过我看大少爷似乎挺相信的,而且打击很大。”

“嗯,我也看出来了。”老夫人唉叹一声。

“老夫人,您要不要上去看看大少爷,告诉他别太相信朱朱的话。”

“算了,别去打扰他了,让他自己先冷静冷静。”

“嗯,好的。”何姐点了一下头。

朴恋瑶下到一楼,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后往老夫人身边行了过来,一脸关切道:“奶奶,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表嫂她招供了么?”

老夫人垂眸瞅了她一眼,道:“已经招供了。”

“表嫂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连南宫宸的祠堂都敢放火烧,不过奶奶千万别气坏了身体才好。”朴恋瑶此番下来就是为了让老夫人看看清楚的,昨晚的大火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老夫人并没有多少耐心陪她虚伪,唉叹着说:“好了,一夜没睡,我先回去卧室里面躺会。”她说完对一旁的小绿遗嘱道:“看着大少爷,如果他下楼了就赶紧叫醒我。”

“好的,老夫人。”小绿应了声。

-----

老夫人回到屋里睡了一觉出来,听到小绿说南宫宸一直没有走出过卧室,心里开始有些担心起来。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到二楼去看看他。

她敲门走进去的时候,南宫宸正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手里夹着燃了一半的香烟,一动不动。

老夫人扫了一眼烟灰缸上满满的烟头,心疼地走到他跟前坐下道:“宸,你昨晚一夜没睡,怎么不到床上躺一会?”

南宫宸终于动了动,抬眸扫了一眼老夫人道:“奶奶,我不困。”

“怎么可能不困,看你的眼睛都充血了。”老夫人唉叹一声,无奈道:“你呀,只要一涉及到白慕晴的事情就总是这么心神不定的,你吸知道朱朱是个谎话连篇的女人,她的话你居然也信?”

南宫宸沉默了片刻,道:“这一次我信。”

“你真的相信白慕晴就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信。”南宫宸道。

经过一上午的梳理和思考,虽然还有很多疑问的地方,但是大体上他已经梳理清晰了,也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只是.......。

“奶奶,为什么任何事情最后知道真相的都是我?”他突然苦涩地问了一句。

当初白慕晴怀孕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白慕晴车祸没死他也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

“因为你太相信你的朱朱了!”老夫人唉叹一声。

“好像是啊,我太相信她了。”南宫宸自嘲地笑了笑:“因为小时候的记忆太过深刻,我甚至从来没有怀疑过朱朱有可能是假的,总是抱着她本质善良的想法一次次地放过她,结果.......。”

他摇了一下头,真是兜兜转转,原来自己要找的人就在自己身体都不知道。

“好了,别想这个事情了。”老夫人道:“不管是白慕晴也好,朱朱也罢,反正都是一些没良心的女人,不用为了她们去伤心伤神。”

南宫宸没有说话,而且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头。

“对了,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可恶的朱小姐?不会真的放她走吧?”老夫人问道。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放她走吧。”

“那怎么行?她犯了那么大的罪行!就这么把她放走的话太便宜她了!”想到朱朱昨晚的行为,老夫人就恨得咬牙切齿。

南宫宸苦笑:“但我也不能让白慕晴不得好死啊。”

“白慕晴她不是已经死了么?”老夫人似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呆了一呆,愕然地问道:“对了,今天朱朱话里话外的意思是白慕晴还活着对么?她没死?”

南宫宸不答话,老夫人便又低呼一声:“天啊!怎么会这样?这太不可思议了!”

南宫宸苦涩地笑了,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仿佛在做梦一般。

“所以啊,她好不容易才逃过此劫,我不能又让她不得好死,出门就被车撞死.......。”重复着自己刚刚在朱朱面前发过的誓言,南宫宸心中一片难受,他居然发了这种誓!

“她真的没死?那她这两年都在哪?干什么去了?”老夫人对这些似乎并没有特别大的兴趣,没等南宫宸回答便又接着问:“那么你是真的相信她就是命定情人了?”

南宫宸点了点头,老夫人又问:“你的意思是,朱朱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是真的。”南宫宸道:“不过有一点是假的,白慕晴没有她说得那么烂,这一点我很相信。”

“唉,这都什么事啊,真是跟电视剧似的。”老夫人震惊完后摇了摇头,随即又睨着他说:“你不是向来不信命理之说的么,那为什么还要在意自己刚刚发过的毒誓?”

南宫宸居然履行承诺放走朱朱,这个可恶的女人,她实在不甘心就这么把她放走了!

南宫宸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以往他确实是不信这些的,大概是关系到白慕晴的缘故吧!

朱朱果然很懂得抓住他的心理,知道用白慕晴来逼他发誓。

“奶奶你放心吧,就算我放走了她,她也未必能活得了。”南宫宸道。

老夫人点了点头,这一点倒是,朱朱和朴恋瑶同流合污了这么久,朴恋瑶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过她?

-----

白慕晴一大早便听到南宫家祠堂着火的消息,惊讶之余,她第一个想到的自然也是祠堂里面的静夫人。

祠堂着火了,那么静夫人呢?她现在怎么样了?如果静夫人出了事,那么老夫人肯定会急疯的吧?南宫宸肯定也会.......。

一整天的时间里,她都因为南宫家的事情有些心神不宁的,就连此刻跟乔封一起品尝新餐厅的美食都没有办法静下心来。

“新餐厅的味道怎么样?还可以么?”乔封望着她问道。

白慕晴点头,轻吸口气后浅笑:“还不错。”

“真的,那多吃点。”乔封给她切了一块黑椒小排。

“不了,我已经吃得好饱了。”

“多吃点才能长胖一点。”乔封又给她倒了杯奶茶:“再试一下店内的招牌奶茶,你应该会喜欢。”

白慕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点头:“和老店差不多,是我喜欢的味道。”白慕晴说完,紧接着微笑道:“新店一定也能生意兴隆的。”

“嗯,希望如此。”

两人在新开张的分店里一直试吃到九点半才结束,并且打道回家。

白慕晴开着车子缓缓地行驶在路上,在接近家门口的时候不自觉地吐出一句:“咦,那不是南宫宸的车子么?他怎么会在这里?”

乔封一听到刘叔的话,立刻抬眸往前方望去,果然看到南宫宸的车子停在院门口的右侧。

南宫宸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家里忙着处理祠堂着火的事情吗?狐疑间,白慕晴已经将车子停在院门口的另一侧了。

白慕晴看了看身侧的乔封,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下车再说吧。”乔封率先推开车门。

“等我来。”白慕晴跟着推开车门,下了车后从车尾绕到乔封那一侧,正要扶乔封下车时,南宫宸已经下了车子快步往她走来。

南宫宸的脚步迈得很快,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跟恼火有关的气息。白慕晴看着他,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南宫宸便一把扣住她的手腕:“跟我来。”

声音不大,却渗透着浓浓的命令。

“南宫宸你要干什么?”白慕晴的另一只手还扶着乔封的手臂,被他这么一拉后惯性地松开,然而乔封却抬手握紧了她的小手。

一时间,白慕晴成为了两人抢夺的猎物,她看了看乔封,又看了看南宫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情急之下扭动着手腕试图挣开南宫宸的手掌。

然而她的挣扎却激发了南宫宸体内更多的怒火,也让他攥紧了扣住她的手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