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你放手!”乔封也恼火了,怒斥了一声。

“该放手的是你!”南宫宸奋力将白慕晴的身体往自己怀中拽了过来。

白慕晴惊叫一声,紧接着是‘砰’的一声,乔封硬生生地从车厢内栽倒在地面,而白慕晴则已经到了南宫宸的身侧。

乔封这一跟头栽得不轻。此时正狼狈不堪地趴在地面上,白慕晴慌了:“阿封,你还好吧.......!”

她挣扎着要上前去扶乔封,南宫宸却拽着她往自己的车子走。

“南宫宸你放开我.......!”白慕晴看着挣扎着却总是爬不起来的乔封,心急如焚地嚷道:“阿封他的腿受伤了,他自己一个人站不起来,南宫宸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然而不管她怎么挣扎叫嚷,南宫宸都没有理会她,更没有松开她,而是将她推入车厢载离现场。

又是这一招!

白慕晴快要气疯了,可是她挣不开南宫宸的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车子开走。

车子驶上马路,往滨江边的方向驶去,白慕晴扫了一眼外面的江面愤怒地问道:“南宫宸!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啊?”

每次他神质兮兮地将她载到江边来的时候,都是他最恼怒的时候。只是她不明白今天他为什么恼怒,难道是跟南宫家的祠堂被烧有关么?

“我也不知道!”南宫宸淡冷地吐出一句,然后将车子刹停在路边。

白慕晴见他将车子停住,立刻转身去开车门,然而车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你别白费心思了。”南宫宸面无表情道:“你也用不着担心乔封一个人不可以,他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脆弱。”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嘛!”白慕晴看着他阴郁的表情。想到他家失火的祠堂,声音有所缓和:“我知道你因为祠堂被烧的事情心情不好,可是你也不能就这样把我从乔封手里抢走啊。”

南宫宸抬起眼眸,从后视镜中盯着她:“南宫家的祠堂被火烧了。最开心的就是你了对么?”

“你什么意思?”白慕晴不解。

南宫宸突然下了车子,‘呼’的一声将后座车门打开后,又将白慕晴从车厢内拽了下去。然后将她堵在车门上,死死地凝视着她:“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宁愿赖在一个自己不爱的残废身边也不愿回到我身边来了,因为你怕死,你怕自己会被奶奶挖心救人。你甚至不敢承认自己就是那个住在朱家小院的朱朱,那个我寻寻觅觅了几十年的救命恩人。”

白慕晴素白的小脸立刻被一抹惊愕袭上,瞪着他半晌才颤声吐出一句:“你.......你听谁说的?”

“难道我说错了么?”

“我.......。”白慕晴哑言。

“你不愿意为了我牺牲自己可以理解,你害怕奶奶挖你的心脏也可以理解,可是连朱朱都愿意为了争取留在我身边的机会火烧祠堂,为什么你却什么都不愿意做?甚至连一点为自己争取的行为都没有?是因为我不值得你这么做?还是.......。”南宫宸咬了咬牙,有些说不下去了。

白慕晴心里再度袭上一层愕然。今天早上知道南宫家祠堂被烧的时候,她曾经有怀疑过是朱朱为了躲过挖心这一劫放的火,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她,没想到她的胆子那么大!

“你说话啊!”南宫宸气恼地吼了一声。

哪怕是像朱朱一样狡辩出一堆好话来,他也愿意听啊!

“我.......。”白慕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心下一片乱糟糟的,情急之下,她吐出一句:“朱朱放火烧了祠堂.......你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对不对?所以我.......我不能像她一样失去理智啊.......。”

“你.......。”南宫宸气结。

“南宫宸.......。”又是一番迅速的思考后,她抬起头来盯着他:“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你南宫家没有资格为了自己活命去挖别人的心脏。”

“我有说过要挖谁的心脏么?”

“可是老夫人会啊,老夫人她相信传言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她是一定会这么做的。所以我即便是爱你,我也不能冒死去跟她对抗的对不对?”白慕晴抓住他的手臂,盯着他:“对不起,请原谅我对你的爱还不够深,我不能因为一个传言就把自己的生命献出去了,对不起.......请允许我离你远一点.......。”

白慕晴突然松开他的手臂,从他与车子之间挤了出来后,一步步地后退着。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承认你是小时候救我的那个朱朱?她没有说谎骗我?”

“对不起,请原谅我没办法和你在一起,你就当我是怕死吧,我就是怕死.......。”

“你先别走!”南宫宸迈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臂:“我还有话没有说完!”

“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白慕晴扭动着手臂挣扎,狠狠地将他的手掌挣掉,转头便往马路中间冲去。

她为了摆脱南宫宸,险险地避过一辆急驶而过的车子后快步往马路对面冲去,而身后的南宫宸又气又急,却被眼前不停地急驶而过的车辆挡住了去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慕晴的身影越跑越远。

“白慕晴!你给我站住——!”他嘶吼着,情绪几近崩溃。

白慕晴的亲口承认,原本对他来说就是个诺大的打击,而白慕晴却在他确认真相后一走了之,留下他在这里震惊痛苦。

这个真相来得太突然了,他还有很多疑问想要问她,还有很多话想要跟她说,可是.......。

他冲着车来车往的马路大吼,像个疯子。

然而白慕晴的身影最终还是消失在昏暗的夜色中。

-----

白慕晴一路狂奔着,直到觉得南宫宸不会追上来后才终于停下脚步,她一手撑在路灯杆上,一手捂着怦怦直跳的心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喘了一阵,她扭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由于太晚的缘故,身后昏暗一片,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双腿一屈,她顺着路灯杆蹲了下去,小脸埋在双膝间轻轻地抽泣起来。

其实她已经做过心理准备了,也猜到朱朱在最后关头会把她供出来,可是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她还是被狠狠地震住了,一时没有了方向。

南宫宸已经知道真相了,必定会比以前更加放不开她,一边是南宫宸,一边是乔封,她该怎么办?

此时此刻,她根本不敢去想这个问题。

蹲在地上低声抽泣了片刻,耳边传来温柔的呼唤:“慕晴.......。”

白慕晴幽幽地抬起头来,望向车厢内的乔封。此时的乔封脸上满满都是担心,特别是看到她独自一人蹲在街边,又看到她满脸的泪水后,他就更担心更心疼了。

他很想下车,将哭泣的她挽入怀中好好安慰,可是他连这么简介的动作都做不了!

“少夫人你没事吧?”刘叔慌忙从车上走了下去,弯腰将白慕晴扶起。

乔封往车子另一边挪了一些,伸手将她拉入车厢,揽入怀中。

“慕晴,你还好么?”他轻抚着她的肩问。

白慕晴闭了闭眼,将眼眶里的泪珠闪掉,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打量着他反问道:“你还好么?摔伤了没有?”

刚刚那一下他摔得那么重,肯定受伤了吧?她抬手将他额角的发丝划到一边,果然看到他的额头被撞青了。

“你受伤了.......。”

“这点小伤不碍事。”乔封并不理会自己额头上的伤,用手抚去她脸上的泪珠柔声关切道:“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能让她哭得这么伤心,肯定是有事情的吧?

白慕晴凝视着他,最终还是没有对他隐瞒,哽咽道:“南宫宸已经知道我是命定情人的事了,他认为我不够爱他,不管他的死活.......。”

乔封讶然,随即不悦道:“他怎么可以那么自私?”

“不.......他只是怪我不想办法争取他,不能像朱朱一样为爱付出一切,为爱火烧祠堂。”最后关头,白慕晴还是护着他的,乔封无奈地笑了。

“那么你呢?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白慕晴摇头。

“既然不知道,那就慢慢想,慢慢做决定,不需要急在这一时。”乔封抬手摸了摸她的发丝:“好了,不哭了好么?”

白慕晴点点头,心里却丝毫平静不下来。

-----

南宫宸果然遵守承诺地放朱朱离开南宫家老宅。

离开这个被禁足多日的宅子,朱朱几乎不敢置信地长吐口气,脱离南宫家的掌控后,她第一件事便是给久未联络的父母打了电话,让他们准备好出国的准备。

即便南宫宸愿意放过她,她不相信白慕晴和朴恋瑶会放过她,所以唯一的出路便是离开C城,离得远远的!

从南宫家离开后,朱朱入住了市郊一家相对隐蔽的酒店,并且在网上订好了出国的机票。

她呆在房间里一天一夜不敢出门,就连吃饭都是叫外卖的。

晚餐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原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她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一边往门口走去一边寻问:“谁啊?”

门外传来回应:“外卖。”

朱朱略一迟疑后,踮起脚尖在猫眼上看了一眼外面,确定了门口是一位提着饭盒的送餐员后才打开门。

“你好啊,朱小姐。”朴恋瑶从旁边站了出来,对她嘲弄地微笑。

看到她,朱朱的心里立马浮现出一抹不好的预感,这个时候朴恋瑶来找她还会有什么事?她强压住心底的不安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他帅亩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