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坠亡/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朴恋瑶抬手理了理头上的帽子,一边从她身边挤入屋内道:“怎么?不欢迎我?”

“我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朱朱没好气地关上房门跟在她身后走入屋子。

“这里的环境不错嘛,山清水秀的。”朴恋瑶站在露台上环视四周,然后转身盯着她:“对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猜南宫宸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你的。”

“为什么?”

“因为他说了。对于欺骗他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朴恋瑶嘲弄地一笑:“他为了白慕晴也许不会杀你,他可以用别的手段让你死得很惨烈。”

听着她的话,朱朱不自觉地打了声冷颤。

“你有什么办法?”她问。

“办法倒是有啊,咱们再合作最后一回怎么样。”朴恋瑶扫视着她,见她不语,折回屋内从床头桌上拿了酒店的纸笔递给她道:“你写一份遗书,大至内容是南宫宸为了搞婚外情把你逼死,然后你再逃离C城,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这样的话不但南宫宸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南宫家的人也会以为你真的死了,从此放弃对你的追究。”

朱朱想了想,冷笑:“我怎么觉得这个办法根本就是为你自己设计的”

朴恋瑶点头:“没错,这个办法对我很有益,但对你更有益不是么?所以你就别管是为谁设计的了。”

朱朱看了看她手中的纸笔,却始终没有伸手接过去。

“怎么?不想活命?还是你舍不得让你心爱的宸少坐牢?”

“我已经对他死心了。”朱朱想也不想道。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不想接受朴恋瑶的办法。总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可信,然而她说的方法又是那么的合情合理,而且对她和她都是很有好处的。

“你真的能让南宫家的人以为我死了?”

“这有多难?当年乔锶恒能让南宫家的人以为白慕晴死了,我当然也能让他们认为你死了,在医学圈里混迹了这么多年,托人找具和你相似的女尸有多难?”朴恋瑶说得一脸自信。

朱朱又是一番犹豫后。终于接过她手中的纸和笔,坐在椅子上写好遗书。然后将遗书递到朴恋瑶手里:“你看看这样行不行。”

朴恋瑶拿起遗书看了看,递回给她:“后面再加一段,说南宫宸用鞭子打你和将你赶出家门的事。尽量写得可怜一点。”

朱朱点了点头,把内容添加上去。

朴恋瑶总算满意地点了点头,将纸和笔放在旁边的桌面上后,转身对朱朱阴冷道:“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你说什么?”朱朱睨着她问。

“哦,我是说你可以开始假死了。”

“我要怎么做?”

“等我想想。”朴恋瑶在露台上踱起了步子。朱朱看着她在眼前晃来晃去地想法子,心中一片忐忑。

“你先看下楼下有没有人。”朴恋瑶说。

朱朱趴在一米多高的护栏上往下望去,然而就在她的身体趴出去的时候,朴恋瑶突然弯腰在她的手腿上使劲地托了一把。

“啊.......!”朱朱尖叫一声,身体整个被推出护栏往下坠去。

紧要关头,她一把抓住护栏的顶端,脸色瞬间煞白。一脸惶恐地瞪着朴恋瑶:“你.......你想做什么.......。”

她的声音在打颤,眼泪都被吓出来了,这里可是七楼,摔下去绝对会没命的啊!

“我在干嘛?当然是杀人灭口,给自己找活路了。”朴恋瑶冷笑一声:“这能怪谁呢?要怪就怪你自己一直在自作聪明,坏了我那么多事!”

“恋瑶,你别这样,你快拉我上去.......求求你拉我上去.......。”

“你给我下去.......。”朴恋瑶将她抓在护栏上的手指掰开。

朱朱的尖叫估计很快就会引来围观者,所以她虽然很想在她死前狠狠地羞辱她一番,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朱朱的一只手被她推下去,另一只手明显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她不再哀求,反而笑了起来:“朴恋瑶你以为你杀了我就可以找到活路了吗?你以为只有你自己最聪明吗?我告诉你,我已经把你的罪证全部用定期邮件发到白慕晴的邮箱里了,时间就定在三天后。如果三天之内我没有撤销邮件,你就等着.......。”

“你说什么?”朴恋瑶瞬间变了脸色。

“我说除非你把白慕晴也杀了,否则你死定了.......!”

朴恋瑶慌忙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你个贱人,你给我上来.......。”

朱朱的手指已经支撑不住地僵支了,身体又往下坠了一些,朴恋瑶情急地抓牢她的手腕,然而她毕竟是个女人,力气不够。

“有你陪着,我死也可以瞑目了.......。”朱朱这一刻反而笑得释然了,因为她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也不再挣扎着要上来。

反正身边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她死,南宫宸不会放过她,白慕晴要找她报仇,即便是今天她逃过了这一劫她也不可能活下去的。

“朱.......。”朴恋瑶只觉得掌心一空,眼睁睁地看着朱朱的身体急坠而下,‘砰’的一声砸在酒店后花园的水泥板上。

朴恋瑶愣了一下,看着朱朱的身下染开血迹。

“啊.......!”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细微的惊叫。

朴恋瑶准备退开的腿步一停,扭过头去。

她进来之前托人查过,这屋楼今天都没有人住,隔壁房间怎么会有人?

她不敢再探出头去,也没有时间多研究,不得不转身以最快的迅速离开朱朱的房间。经过旁边房间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扭头注视了房门片刻才重新迈步离开七楼。

她一边下楼一边拿出手机拨打朴即的号码,情急道:“赶紧找人过来帮我看着703号房里住着什么人。”

“703号房还住着人?”朴即狐疑。

“我还想问你呢,怎么办事的,不是说七楼都是空房么?”

“我托人查的七楼确实是空房啊,会不会是清洁工吧?”朴即担忧地问道:“怎么?她都看到了?”

“全都看到了。”朴恋瑶道:“赶紧派你的人上来看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人。”

“好,我立马叫阿涛上去守着。”

朴恋瑶挂了电话,轻吸口气,朱朱应该是死定了,她的心里却丝毫没有松懈的感觉。

不管是朱朱口中的定期邮件还是隔壁房里的目击者,对她来说都是新的一轮危机。

看来朴即说得没错,最近她确实是有些乱了方寸并且操之过急了,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失误!

白慕晴手里举着手机,震惊得久久地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楼下渐渐地传来人群的骚动,她甚至不敢探出头去看那个可怕的场面。

她从昨晚就开始潜伏在这间房里,为的就是找出朱朱和朴恋瑶犯罪的证据,因为她不相信朱朱那么容易就可以从南宫家里面全身而退,她也猜到朴恋瑶和朱朱肯定还会再密谋什么事情。

而刚刚她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也听到了朴恋瑶的阴谋,她还适时地将手机开启摄像后贴放在离隔壁最近的地方。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才没一会的功夫,朱朱就被朴恋瑶推到护栏外面去了。当时她就被吓得捂紧嘴巴,呆在了原地。

虽然朱朱罪该万死,她也恨不得能狠狠地报复她一顿,可就这么眼睁睁地看到她掉下去她始终还是觉得太残忍。在她纠结着要不要将自己爆光在两人跟前的当儿,朱朱就已经坠落下去了。

再看她时,她已经是一动不动地倒在血泊中了。

第一次看这么残忍恐怖的画面,她即便是有再强大的心理素质也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啊!

她在原地僵了许久,才转身失魂落魄地走回房间内。

她在录像软件上摁了一记,刚刚偷拍下来的画面开始重放,她被上面的惊险场面惊得再度用手捂住嘴巴。视频放到后面,她看到朴恋瑶明显是听到了她的惊呼声,还往她这边注视了好几秒。

看到这里,她再度粗喘了口气,不得不为自己大捏了把汗。

她慌忙冲到洗手间内,用冷水洗了把脸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一时间想要调整好情绪肯定是不可能的。此地不且久留,她只好随意地收拾了一下自己便往门口走去。

她刚打开门,便被两位穿着酒店制服的人堵了回来,带头的年轻男子对她道:“这位小姐,楼下发生了命案,全酒店封锁现场,请你把随身物品交上来并且留步房内配合调查。”

白慕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手中的包便被他们抢了过去。

“喂!你们做什么?”白慕晴气急败坏地想要抢回自己的包,对方却迅速地避开。

“不是说了么?配合调查。”男人说道:“我们会在这里守着你,直到警察过来为止。”

“那你们也不能抢我的包啊。”白慕晴愤愤地伸手便要抢,男人闪身避了一下,在她的包里一通乱翻后最终将她的手机从包里面拿了出来,又冲她扬了一下:“手机我先拿去调查了。”

说完将包包扔回她怀里转身甩门便走。

“喂!你们把手机还给我!”白慕晴气急败坏地拉开房门,这一次却遇上了真正的调查人员。

她气急败坏地抓住一位警察哥哥的手臂道:“刚刚有穿着酒店制服的工作人员把我的手机抢走了,麻烦你们帮我把手机追回来.......。”

“小姐,现在是办命案的关键时刻,小偷我们稍后再抓好么?”

“我.......我手机里面有你要需要的命案线索.......。”

“小姐,请把身份证拿出来。”一位警察哥哥不耐烦地打断她。

“我说的是真的,我手机有录影.......。”

“请把身份证拿出来。”对方重申。

白慕晴愣了一下,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身份证?她的身份证?

昨晚她办住房的时候用的是一个虚假的名字,因为这家酒店属于三星以下的低端酒店,入住条件并不高,基本上是给钱就让住的。

“我.......我没带。”

“那身份证号码。”

“我忘了。”

“那你是怎么入住的酒店?”

“我.......。”

“把你的家庭住址报一下。”

白慕晴胡乱报了一个地址,警察哥哥查了一番,盯着她一脸严肃道:“这个片区并没有叫袁丽的女人,你用的是虚假入住信息?”

袁丽是白慕晴入住时虚报的名字,她从来没有应付过这种突发状况,也没见识过办案警察的严谨态度。直到被以嫌疑人的身份带回警局调查后,她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一不小心掉坑里了。

林助理敲了敲门后,推门迈入南宫宸的办公室。

向来工作狂一般的南宫宸难得地坐在落地窗前看起了外景,林助理偷偷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发现她心事重重的。如是小心翼翼道:“宸少,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您。”

“如果是跟沈东阳有关的,那么就可以闭嘴了,我现在不想听。”南宫宸面无表情道。

“不是,是关于朱小姐的。”

“她?我也不想听。”他现在满心满脑都是白慕晴欺瞒他的事情,任何事情都入不了他的心田。

“是这样的,刚刚传来消息,朱小姐坠楼身亡了。”

南宫宸终于有了些表情,扭过头来看了林助理一眼,但也仅仅是小小地讶然了一下便恢复正常了:“知道了。”

林助理被他的平静折服了,她紧接着又说:“我听说这事对宸少您有些不利,朱小姐留了遗书指控您在婚内利用暴力虐待她。”

林助理的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一阵敲门声。

陈秘书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位表情严肃的警察。

陈秘书礼貌地说道:“宸少,这两位警察哥哥说要带您到局里去配合调查一桩命案。”

南宫宸扫了一眼两位警察,其中一位往前迈了一步对南宫宸道:“宸少,朱小姐的遗书指控您对她有家暴倾向,还指控是您把她逼死的。”

南宫宸皱眉:“这种话你们也信?”

“事情究竟可不可信,还得麻烦宸少配合我们,跟我们到局里去一趟。”警察说完便走上前来,要将南宫宸押走。

“等一下。”南宫宸冷冷地喝住他们,随即吐出几个字:“我自己会走。”

南宫宸说完,便兀自迈步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经过大办公区的时候,南宫宸明显可以感觉到异样的目光在向他扫视过来,迎面走来的沈东阳看到此番情景,故作惊讶地问了一声:“宸少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南宫宸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林助理冲他说了句:“是误会。”

“噢,只是误会啊。”沈东阳点了点头,其实他比林助理更早知道朱朱出事了,只是没有声张罢了。

上次给南宫宸的身上抹黑得不够彻底,这次总算又有一次好机会可以利用了。

南宫宸被带到警察局后,被两位警员带往审讯室,经过一条走廊的时候,他意外地看到白慕晴在两位警员的陪同下迎面走来,他讶然地停下脚步。

白慕晴也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他,两人四目以对,白慕晴不说话,眼里明显有惶恐和无奈。

此时的她,尚未从朱朱坠楼的惊恐中彻底缓过神来。

而南宫宸的表情却在看到她手上的手铐后,一点一点地开始转变,随即,他冲上去抓住白慕晴的肩膀气急败坏地吼道:“白慕晴你把朱朱杀了?你疯了吗?你这个神经病.......!”

“宸少,请冷静一下。”警员们慌忙将白慕晴从他的手中抢了回来,要将两人分开带走。

“等一下!”南宫宸甩开警员们的控制,往前一步重新将白慕晴抓了回来,俯视着她的双眸瞬间红透:“慕晴,杀人是要偿命的,朱朱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白慕晴前一刻还以为南宫宸这么生气是因为她杀死了他的妻子,可是看到眼前的他,看到他眼里明显泛出的泪痕,她终于明白他这么生气这么紧张是因为什么了。她凝视着他,道:“不是我,是朴恋瑶干的.......。”

“真的?”南宫宸的心脏仍在怦怦乱跳着。

“真的。”

“伊小姐,请跟我们走。”按规定嫌犯之间是不可以见面的,警员如是将白慕晴带走。

“你们要带她去哪?她都说了她没有杀人了!”南宫宸气急败坏地吼着,还伸手拉了一下白慕晴手腕上的手铐:“她一个弱女子你们至于将她像个杀人犯一样铐起来么?马上给我解开.......啊.......!”

南宫宸双手被人往后一抽,下一刻也被警员从后面铐了起来。

他挣扎了几下没有挣掉,只能情急地冲白慕晴的背影喊:“慕晴.......!”

白慕晴转过身来,冲他投来安抚的一笑:“南宫宸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也不会有事.......。”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南宫宸哪里听得进去她的安抚,他不担心自己会有事,他担心的是白慕晴,特别是白慕晴手上的手铐对他来说太扎眼了。

“宸少,请配合好我们的工作。”毕竟是大企业的老板,警员们对他还算是尊敬,不然早就使用暴力。

南宫宸被带入审讯室后,其中一位警员将一份贵书复印件递到他面前道:“宸少,这是朱小姐房里遗留上来的遗书,上面全是对你的指控,请问你认罪么?”

南宫宸迅速地浏览了一遍遗书里面的内容,抬头问道:“既然朱小姐是自杀,那么你们为什么还要把刚刚那位.......伊小姐抓过来?”

“事发时伊小姐就住在朱小姐的隔壁房间,而且是化名入住,这一点嫌疑很大。”

“伊小姐也在那家酒店开房了?”南宫宸愕然,白慕晴又不是没地方住,就算要开房也不至于跑到那种地方去开啊。心里不好的预感渐渐地又浮了上来,朱朱的死到底跟她有没有关系?

朱朱不可能会跳楼的,她也没有这个胆,不然她早就跳了。

可是这遗书又是怎么回事?这明摆着是想要一箭双雕同时将他和朱朱处理掉的手法。

会是慕晴么?会是她为了逃过命定情人的劫难先对他下手么?

南宫宸心中突然起了一个激灵,他在想什么啊?白慕晴是什么样的人他还不清楚么?她怎么可能为了自己活下去就狠心伤害他?!虽然那天晚上在江边她把话说得那么冷血,可他始终相信那只是她用来逃离他的借口!

是朴恋瑶,对,刚刚她说过是朴恋瑶干的!

“我们了解到伊小姐跟朱小姐之前就有过节,事发时又刚好在七楼,所以伊小姐有重要嫌疑。不过伊小姐坚称她到入住那里是为了取得朱小姐犯罪的证据,并且亲眼看到一位叫朴恋瑶的女子将朱小姐骗她写下遗书后推下楼。”警员想了想说道。

“她真的是这么说的?”南宫宸暗松了口气。

“没错,我们正在全力追捕朴恋瑶。”

“没错,一定是朴恋瑶干的。”南宫宸道,这跟他预料中的结果一样。

他会那么容易放朱朱走,就是因为猜到了朴恋瑶会对朱朱下手,没想到她这么等不及地下手了。

只要不是白慕晴下的手就好,他一直在等朴恋瑶自己作死,如果等来的却是白慕晴,他肯定会疯掉的。

朴恋瑶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躲在隔壁房里偷看的会是白慕晴,而且还被警察带走调查了。

她原本以为会是个清洁工,让人拿点钱封了她的口就行了。

她看着手中的视频,气得咬牙切齿,同时又不得不担心起来。

虽然她已经了解过那家酒店的监控位置,不会有人发现她到过现场,虽然白慕晴的手机现在在她手上,可是看着她把朱朱推下楼的却是白慕晴,这个无论如何也不会帮她隐瞒,甚至还会趁机报复她的女人!

视频播完,她用手指在删除键上点了一下,将视频删掉后,将视频递给一旁的朴即:“把手机给我毁了。”

朴即接过手机,有些忧心道:“姐,现在怎么办?我听说警察正在找你。”

朴恋瑶深吸口气,强行将心底的惶恐压了下去,抬头盯着朴即道:“即,我这次恐怕是逃不掉了。”

“怎么会?视频删了,他们根本没有证据。”

“朱朱那贱人临死的时候告诉我她有一份定期邮件正在往白慕晴的邮箱发送,我不知道她是真发还是吓唬我的,万一是真的,就算我逃过了这一劫,三天后警察照样会把我抓走。”想到朱朱临死还给自己摆了这一道,她就气得恨不得将她再杀死一次。

“姐,你先别慌嘛,朱小姐本来就是个狡滑的人,她也许是学了你那一箭双雕的方法,让你在情急之下将白慕晴杀了,让你死罪难逃。”

“但我有预感她并没有说谎,她也不是那么傻的人,肯定会想方设法地保自己全身而退的。”朴恋瑶抬手拉过朴即的手掌,有些苦涩道:“即,不管怎么样,姐姐不能把你也连累了。你今天就给我离开C城到英国去,永远别再回来,别再跟我联系了。还有,替我办最后一件事,到了那边后把乔挽晴给我找出来处理掉,把她弄死或者弄不见都行,只要能让她消失就好。”

“我已经查过了,乔晚晴当初飞的航班是英国,办事的时候小心点,别把自己栽进去了。”

“姐,都这时候了,你还管那破孩了干嘛?”朴即不解。

“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如果就这么放弃的话我不甘心。”朴恋瑶停了停,接着说:“南宫宸不死,我死不瞑目。”

“可是南宫宸已经活不下去了呀。”

“不,只要乔挽晴还活着,他就能活下去。”朴恋瑶咬牙道:“所以.......我不能让乔挽晴活着从英国回来。”

朴即点了点头:“我尽力。”

颜助理听到南宫宸出事,赶到警察局的时候,南宫宸还在里面没有出来。

快步走上去问一位警员情况,对方告诉她南宫宸还在做笔录便将她撇在一侧不管了。

“那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嘛。”她冲着警员的背影问道。

“抱歉,暂时还不能奉告。”警员说。

颜助理无奈地转身,往休息区走去。

她意外地看到乔封坐在休息椅上,脚步微停,她的脸色不自觉地红了一下。随即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冲他微微一笑道:“乔二少,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看到她,乔封心里同样有些微的不自在,毕竟那天晚上两人是实实在在地滚过的。

“我来了半个多小时了。”乔封道。

颜助理走到他身侧坐下,笑笑地安抚道:“你别着急,以白小姐的性子估计连鸡都不敢杀,更别说杀人了,她一定会没事的。”

乔封点头,他其实也不相信白慕晴会杀人,可是白慕晴昨晚又确实是在那家酒店度过的,让他想不担心也难啊。

他反过来安慰了颜助理一句:“你也是,南宫宸那么神通广大,一定会没事的。”

“但愿吧。”颜助理答。

聊到这里,两人又陷入了一场尴尬的安静里,因为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两人一起在休息室里等了许久,外面的天色渐渐地黑了,饭点的时间也已经到来。颜助理如是从椅子上站起道:“我出去买点吃的。”说完便往门口走去。

她很快便在附近买了些糕点和水回来,递给乔封一份道:“先吃点吧,白小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

乔封低头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糕点,颜助理忙道:“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随便买了点你凑合着吃吧。”

“谢谢。”乔封伸手将糕点接了过去。

刚好在这个时候,南宫宸和白慕晴一前一后地从里面走出来了,休息区的二人立刻迎上去,颜助问打量着二人问道:“怎么样?警察怎么说啊?”

白慕晴被那样狠狠地吓一把,又被各种逼供指认现场地折腾了一天,此时大脑有些浑浑噩噩的,什么话都不想说。

身后的南宫宸看了她一眼,道:“暂时没事了,等待警察进一步调查取证。”

“慕晴,你还好么?”乔封抬手牵住白慕晴的手掌,心疼地问。

“还好。”白慕晴勉强扯出一抹笑意。

南宫宸绕到白慕晴跟前,盯着她道:“慕晴,我有话要问你.......。”

“宸少,你没看出来么,慕晴她很累了,让她回去休息一下可以么?”乔封紧了紧牵住白慕晴的手掌,柔声道:“慕晴,我们先回家去。”

“好。”白慕晴抬眸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南宫宸,推着乔封往警察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他节共圾。

南宫宸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一动不动。

“宸少,我们也走吧。”颜助理提醒了一句。

她的话音未落,南宫宸便已经快步往门口走去,他并没有走自己的,而是绕到白慕晴跟前抓住她的一只手腕道:“不行,你必须跟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还有.......那件事。”

他说完,转身对颜助理道:“颜悦,麻烦帮我送乔少爷回家。”

“我.......。”颜助理张嘴结舌,心想能不能别总给她安排这种差事,多尴尬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