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朱朱之死/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南宫宸便从她手中夺走车钥匙,拉着白慕晴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们两个上车离去后,颜助理无奈地深吸口气,转身望了望乔封:“看来我们这一下午是白等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乔封将目光从院门口收了回来,同样的深吸口气,苦涩地说了句:“谢谢。”

“谢什么,我也是受人之托。”颜助理推着他走出警局大院,正准备到路边打个车回去,想到白慕晴不在家,这时候把乔封送回去后他自己也弄不了饭吃,干脆在外面吃了再回去算了。

“嗯.......。”她有些难以启齿:“正好大家都饿了,要不吃了饭再回去呗。”

“好。”乔封回答得有些木然:“你想吃什么?”

“随便吃点就好了。”

前面正好有一间看起来不错的西餐厅,两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靠窗的一个卡位坐下。

两人点好餐后,服务员打量着二人问道:“请问二位需要来点红酒吗?”

“不用了,谢谢。”颜助理本能地拒绝,今晚坚决不能再喝酒。

乔封看着颜助理脸上明显的心有余悸,心下划过一丝愧疚。他知道颜助理在害怕上次的事情重演。

服务员退开后,颜助理纠结了半晌,才盯着乔封迟疑地问道:“乔少,我很好奇.......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白小姐的真实身份了?”

乔封显然没有料到她会这么问,迟疑了一下才点头:“没错。”

“这才是你一直不肯对她放手的原因?”

“没错。”

“那么现在呢?南宫宸已经知道一切了,你仍然不打算放手么?”颜助理又问。

“你觉得我应该放手么?”乔封终于将视线从水杯挪到她的脸上。面色平静道:“现在正是最危险的时候,老夫人能把朱朱禁足起来,逼得她放火烧屋。必定也能这么对慕晴,我现在放手的话她只有死路一条不是么?”

颜助理对于他的想法有些佩服和理解。但还是忍不住为南宫宸说好话道:“宸少不会让老夫人这么做的。”

“宸少根本拗不过老夫人。”乔封道,在他看来,南宫宸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白慕晴,特别是在命定情人这件事情上面。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慕晴说过她把事情处理完了就会跟我离开这里,现在朱朱死了,朴恋瑶应该也离死不远了。”乔封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淡然道:“我想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离南宫家远一点。”

“你要带她出国?”

乔封望着一脸惊讶的她反问:“难道不应该么?”

“呃.......。”颜助理讪笑了一下:“我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给宸少一个机会,也许这次他能保护好白小姐呢?”

“每个人只有一条生命,一颗心脏,我能让她试么?”乔封突然有些激动道。

颜助理被他激动的样子惊了一下,忙道:“对不起。我就是随便说说的,乔少别生气。”

乔封努力地缓和下心里的火气,其实他并不想对颜助理发火,也不应该,他的火气全部源于南宫宸,他应该直接找他对决的,可是.......他没有这个能耐,他只能在这里对着一个无辜的女人发泄怒火。

“对不起.......。”他轻吸口气,语气缓和下:“颜小姐,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没事。”颜助理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们都是希望身边的人过得好,都没有恶意的对吧。”

不得不承认,她对乔封还是挺膜拜的,除了南宫宸,乔封是她见过唯一一个深情又是全心全意为对方着想的人,只可惜他爱上的是南宫宸的女人,这一点实在是很让人同情啊。

-----

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后,睡梦中的白慕晴终于被饿醒了,她困倦地动了动身体,发现身体有些舒展不开的束缚感。

她幽幽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车厢的椅子上,鼻息间洋溢着熟悉的香水味,是南宫宸一直放在车厢内的木香。她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盖的也是南宫宸的西服外套。

意识一点一点地恢复脑海,她想起自己被南宫宸带到车上,然后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

没错,她居然在南宫宸的车上睡着了。

“你醒了?”南宫宸的手掌覆上她的额头,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我怎么睡着了?”白慕晴蓦地坐直身子,南宫宸顺势将她的座椅调好。

“我看你是累坏了。”

“我睡多久了?”白慕晴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又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

南宫宸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不多,两个小时而已。”

“天啊!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她居然在他的车上睡了两个小时?那么他呢?她扭头打量着他,他不会是在车上陪了她两个小时吧?

“想吃什么?”

“我不饿。”

“你晚餐都没吃怎么可能不饿?就算你不饿,我也饿了。”南宫宸启动车子,将车子往附近的咖啡厅驶去。这么晚了,似乎也只有咖啡厅比较适合安安静静地吃点东西。

车子很快便停在一家咖啡厅门口,南宫宸下了车子后绕到她那一侧,拉开车门后将手掌伸给她。

白慕晴并没有握住他伸过来的手掌,而兀自下了车子。

大概是窝在车上睡了太久的缘故,她的双腿刚一踩到地面便往旁边一歪,一头栽入他的怀里。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没有这个能耐的时候就不要逞强。”南宫宸在她耳边责备了一句,一手甩上车门一手挽着她往咖啡厅入口走去。

南宫宸跟服务员要了个包间,又做主替白慕晴和自己的餐点了,服务员刚一走出去,南宫宸便一手扣住白慕晴的手腕将她拽入怀中,一边用手拍抚着她的后背一边吻着她的发丝:“被吓坏了吧?我也被你吓坏了,吓得腿都软了.......。”

白慕晴被她紧紧地搂在怀中,感觉喘气都是艰难的。

她确实是被吓坏了,特别是看到朱朱一头栽在血泊中的时候,吓得整个人都呆滞了。

她努力地笑了一下,抱了抱他的腰身:“不是说了么,我不会有事的,你也不会有事的。”

“你的手被弄疼了没有?”南宫宸突然放开她,抓起她的双手打量起她的手腕。手腕上被手铐铐过的地方,依旧有着明显的红色。

南宫宸用指腹来回轻柔地抚摸着上面的印记,心疼不已。他心疼的不仅仅是她手腕上的勒痕,更疼的是她今天被当成杀人犯铐着双手时的狼狈样。

“这一点点痕迹根本不疼,你别这样。”白慕晴安抚道。

“你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跑到那家破酒店去住宿?而且还被当成了杀害朱朱的重大嫌疑人。”南宫宸的语气焦急了不少。

白慕晴稍稍避开小脸,有些难以启齿。

但这些事情原本就不应该瞒着南宫宸的,也没必要隐瞒,她迟疑了一下才说:“我知道你把朱朱放走了,我不甘心,我猜到了她脱离南宫家后肯定会继续跟朴恋瑶密谋做恶。所以.......所以我就瞒着所有人追踪到她入住的酒店去了,并且用假名字登记入住在她旁边的那一间。”

“早上我果然听到她房里有动静,而且还听到朴恋瑶的声音,朴恋瑶给朱朱出计谋让她留遗书假死,朱朱同意了,并在她的指导下当场写下了对你不利的遗书。我当时就用手机偷偷将她们密谋的事情录下来了,打算事后于揭穿她们的,没想到朴恋瑶趁朱朱不在意一把便将她插下楼去,当场摔死了。”提到当时的情景,白慕晴至今天仍然心有余悸,她后怕地轻颤了一下身体。

南宫宸感觉到她的恐惧,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无声地安抚道。

白慕晴接着说:“当时朱朱掉下去的时候,我本能地惊叫了一声,被朴恋瑶听到了。她害怕事情败露,如是派人冒充酒店工作人员,把我的手机抢走了。再然后我就被警察抓走了,他们发现我是匿名入住,又和朱朱紧挨着,所以才会把我列为重大嫌疑人的。”

她的声音低了下来,语气中满满都是无奈:“都怪我当时太急着逃离酒店了,才会让朴恋瑶有机会把手机抢走的。”

南宫宸沉默着,半晌才有些后怕地吐出一句:“这么危险的事情下次再也不要去做了.......。”

白慕晴不语。

“万一朴恋瑶的人不是抢走你的手机,而是一刀把你捅了怎么办?你有想过后果么?”他又说。

白慕晴终于说话了,说得有些委屈:“那也没办法啊,谁让你要把朱朱放走,我只能靠自己为自己报仇了。”

“傻瓜,她欺骗我,害你失去你最敬爱的外婆,还两度害你差点失去性命,你觉得我会那么容易放过她么?我放她,是因为.......。”南宫宸苦涩地笑了笑:“是因为她那天逼我发毒誓放她走,不然就不告诉我真朱朱的真相,如果我不放她走你就会不得好死,我虽然不相信毒誓,但因为是你,我只好信了,并且依言放走了她。”

白慕晴动容地抬起小脸盯着他,她倒是没想到他放走朱朱的原因居然是这个!

“我也知道朴恋瑶不会放过她,因为她还掌握着朴恋瑶犯罪的证据。”

“所以呢?你玩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么?”

南宫宸点头,用手在她的鼻尖上捏了一记:“玩游戏的最高境界,就是不会把自己的性命也玩进去,所以当我在警察局里看到你被铐着的时候,我当时就被吓崩溃了,我真怕你会傻傻地跑去把朱朱杀死了,然后犯下杀人的死罪。”

“我才不会那么傻。”白慕晴低咕一声。

“不会就好。”南宫宸搂着她,仰头长吸口气:“你知道么?当警察把那封遗书递给我,又告诉我你有重大嫌疑的时候,我居然傻傻地想过,你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才会用这种一箭双雕的方法害死朱朱的。”

“你觉得我会为了自己陷害你?”白慕晴自嘲地笑了一下。

“对不起,当时我太着急了,急坏了脑子。”南宫宸一脸自责愧疚道:“其实现在想想,你那么善良怎么可能去杀死朱朱?怎么可能去伤害自己心爱的男人?我真是神经病了才会怀疑你的。”

他越说越愧疚,恨不得时间倒流重头再来的样子。

白慕晴却只是苦涩地笑了笑,其实他可以理解,当时的情况别说是南宫宸了,换作是她也会胡思乱想的,毕竟当时连警察都将她设为重大嫌疑人。

抱了她一阵,南宫宸松开她打量着她安抚道:“至于朴恋瑶,你不用担心,我想这次警察肯定能找出点什么线索来对为她定罪的。”

说到朴恋瑶,白慕晴突然想到一件事。

如是抬脸迎视着他道:“对了,朱朱在临死之前还对朴恋瑶说过一句话,她说她有一份定期邮件正在发往我的邮箱,里面是朴恋瑶的犯罪证据,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定在什么时间?”

“三天后。”白慕晴道:“当时朴恋瑶后悔了想把她拉上来,结果没拉住。”

南宫宸讶然地沉默了,白慕晴打量着他问:“你觉得可信么?”

“未必可信。”南宫宸沉吟过后摇了一下头:“有可能是朱朱故意吓唬朴恋瑶,而朴恋瑶会为了抹去证据出手把你杀掉,然后她自己也难逃法网。这样的话,朱朱就死而无憾了。当然,也有可能是真的。”

南宫宸突然抓紧她的手腕:“但不管是真是假,这三天里你都会很危险,朴恋瑶不会放过你。”

白慕晴倒抽一口冷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这三天来不是很危险?

“慕晴.......。”南宫宸松开她的手腕,改为用双手捧起她的小脸:“为了你的安全,这三天你哪都不要去,就留在我身边知道么?”

“我不.......。”

“你不能拒绝我。”南宫宸打断她,表情有些受伤:“即便你再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也就是=三天的时间,熬一熬就过去了。”

“我会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大不了我多请几个保镖。”

“但是我想亲自保护你,不然我不放心。”南宫宸严肃道:“再说了,如果朱朱说的是真的呢?我有责任保护好这份重要的证据。”

白慕晴哑言,拒绝的话梗在喉处。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

朴恋瑶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南宫家,她刚回家不久,警察便上门来将她带走了。

老夫人看着朴恋瑶被带走,不但没有半点同情,还故意对警察道:“警察先生,她的腿是装的,别说是杀一个朱小姐了,杀两个都没问题。”

朴恋瑶哭哭啼啼地盯着她,眼中满满都是怨怼:“奶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蔑我啊?我怎么可能杀人?我没有.......。”

“可是有人指控,说亲眼看到你把朱小姐推下楼。”警察先生看到她腿残,又是个女人,不太好对她动手,只好用劝的:“朴小姐,请陪我们到警察局走一趟。”

“警察先生,那位伊小姐跟朱小姐一直在争男人,她才是真正的凶手啊,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把她放走了?”朴恋瑶继续采取软弱博取同情。

“我们也没有说朴小姐就一定是凶手,只是希望朴小姐能配合我们到局里做个调查,谢谢配合。”警察耐着性子将她请到车上。

看着警车迅速地驶离宅子,老夫冷笑一声:“恶人终有恶报,这女人终于要受到惩罚了。”

“是啊,老夫人。”

“终于不用看到她在我面前瞎晃了。”老夫人又说。

“只可怜了沈恪少爷,居然一直不知道自己交了个这么蛇蝎心肠的女朋友。”

“沈恪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夫人嘲讽地吐出一句,转身往屋里走去。

-----

颜助理陪乔封吃完饭后,便将他送回家去了。

从回家至今天,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白慕晴仍然没有回来。乔封不禁开始担心起她来,同时在心里郁郁地想着,她不会是又跟南宫宸一起过了吧?

又是十分钟过去,他没有等到白慕晴回来,却等来了颜助理。

颜助理尴尬地站在院门口,冲他微笑道:“乔少,我过来说几句话就走,就不入屋了。”

“你是来告诉我慕晴跟南宫宸在一起了么?”乔封缓缓地从屋里行了出来,示意她在院子里的椅子上落座。

颜助理坐下后,将南宫宸和白慕晴眼下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末了柔声安慰道:“乔少,宸少这么做也是为了保住白小姐的性命,还有那份极有可能存在、关于朴恋瑶的犯罪证据。”

“我明白。”乔封苦涩地笑了一下:“谁让我没有能力保护她呢。”

“你别这么说,其实你已经将她保护得很好了。”颜助理抬手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两下,含笑道:“其实我一直挺羡慕慕晴的,因为她有你这么一位可以全方位保护她,为她着想的靠山。”

“算了,说这些虚的有什么用?”乔封苦涩地抬眸望着她:“颜小姐你走吧,很晚了。”

“你自己一个人真的可以么?”

“可以的,放心吧。”

“那我真走了。”颜助理从椅子上站起,迟疑了一下后转身往院子外面走去。

-----

白慕晴被南宫宸带到公寓里暂住,她在浴室里面洗完澡出来,刚好看到南宫宸挂上电话。他亩低技。

看到白慕晴从浴室出来,南宫宸走过去对她微笑道:“刚刚奶奶打电话过来,说朴恋瑶被警察从老宅带走了。”

“朴恋瑶居然还敢回老宅?”白慕晴讶然,随即摇了一下头:“不对,她连逃都不逃,肯定又在玩什么花样了。”

“她玩的无非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戏码,我不相信她真的能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南宫宸将她拉到床边,一边用大毛巾帮她擦拭湿发一边叮嘱道:“不过你也别因为她被抓了就掉以轻心,她的帮手肯定不止一个。”

“我知道。”白慕晴点了一下头。

南宫宸帮她吹干头发后,将她放倒在床上,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记:“不过有我在,你可以安心睡一觉,晚安。”

“你.......。”白慕晴有些不自在地望着他。

“放心吧,我睡沙发,当一个称职的守护神。”

“你可以睡客房。”

“没关系,你不用管我。”南宫宸又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记,才从床沿上站起,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

在南宫宸的公寓里,白慕晴稳稳地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被周围突然改变的屋子环境惊诧了一下,然后睡意全无地从床上坐起。

昨天的一切不是梦,她确实是经历了一场可怕的杀人事件,然后被南宫宸带到公寓里来了。

她用手揉了揉双眼,起身下床,光着脚丫往卧室门口走去。

南宫宸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翻看报纸,听到脚步声后抬眸扫了他一眼问道:“睡醒了?”

“嗯。”她迈步走过去。

“你知道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么?”他一边继续浏览着报纸上关于自己家暴的绯闻一边随口问道。

“什么?”白慕晴跟着扫了一眼他手中的报纸:“每天可以上头条?”

南宫宸摇头,合上报纸注视着她道:“早晨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你。”

白慕晴无语,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有心情说这些。

他抬手在她原本就蓬乱的发顶上揉了一记:“虽然你此刻看起来像个女疯子。”

白慕晴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发丝和衣服,将他放在旁边的报纸拿起来翻看,上面的报导基本都是对他谴责和质疑,甚至还有人偷拍到他和她昨晚在一起的出轨铁证。

看到自己的照片,白慕晴不自觉地到吸口气,不知道乔封看到报导后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呢?

“这种事情,你一点都不在乎么?”她看着仿佛无事人一般的南宫宸。

“我出轨,我家暴都是我自己的家事,跟外界没有任何关系,等到案件水落石出的时候一切自然就淡下去了。”南宫宸冷笑:“再说了,以前的传言更可怕更难听我都没在意,现在又怎么会在乎?”

“看了今天的股价没有?大概又在爆跌了吧?”

“没关系,公司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

“我没操心。”

“那么你是在关心我的名誉了?我说了我不在意的。”

“可是我在意啊,这对我影响多不好。”白慕晴有些无奈。

南宫宸笑了,倾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你很快就要小三上位成功,成为我的女人了,怕什么?”

“南宫宸,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好吧。”南宫宸将她从沙发上拉起:“赶紧去洗脸刷牙,然后吃早餐。”

白慕晴往洗手间去了,她将自己收拾干净,正愁着该穿什么衣服的时候,在衣柜前发现里面有几套新的衣服,内衣外衣都有,看来是南宫宸叫人临时准备的,如是拿出来穿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