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恋瑶的仇恨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走出去,南宫宸正在将早餐从保温箱里面拿出来,抬眸扫了她一眼问道:“衣服合穿么?”

“合穿,谢谢。”白慕晴走过去,盯着他问道:“对了。朴恋瑶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你有收到消息么?”

南宫宸放下碟子,抬眸望着她:“放出来了。”

“这么快?”

“对,不过是监视居住,也就是说等待警方的进一步调查。”南宫宸抬手将她拉到餐椅上坐下道:“慢慢来,警察一定可以找出证据来的。”

“可是我就不明白了。”白慕晴抬头盯着他,问出心底的疑惑:“你不是一直有派人监视朴恋瑶的么?怎么会不知道她去了酒店?”

“朴恋瑶何等聪明,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敢进入酒店么?”说到这个,南宫宸也有些无奈,朴恋瑶是把他的人摆脱掉了才前往酒店的。

“万一警察不相信我的话,而是相信她.......那我是不是又会被抓回去?”白慕晴有些担忧,哪怕是给她定个做假证的罪名,那也是罪啊。

南宫宸笑笑地安抚道:“不会的,放心吧。”

白慕晴怎么可能不担心?朴恋瑶那么狡猾,一般人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她?

或许她得祈祷老天,朱朱临终前的话是真的,那样朴恋瑶才会尽快得到应有的报应。

-----

朴恋瑶被放出来后。面对空无一人的大门口,突然感觉有那么一些悲凉。

这种走一步算一步的感觉确实不好,不过好在警察暂时还不能把她怎么样,只是监禁了她的出境自由。

走出警察局时,她意外地看到大院门口站着一位‘全副武装’的年轻男子,居然是沈恪!此时的沈恪也在看着他,眼底尽是难过。

她愣了愣后,故意撇开视线不理他,往另一个方向离去。

沈恪快步跟上她,绕到她跟前一把挡住她的去路,一脸不可思议地打量着她:“你怎么会跟朱朱的命案扯上关系?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吗?还有两年前表嫂的车祸.......。”

朴恋瑶打断他:“沈先生!你自己现在都是通缉犯的身份,还敢跑到警察局来送死?你就不怕自己被抓进去么?”

“我当然怕了,可是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确定要在这里质问我么?”朴恋瑶不悦地睨着他。

沈恪张了张嘴,只好从她跟前站起。绕到她身后推着她离开此地。

沈恪将朴恋瑶带回他的临时住所,回身看了看外面后才将大门关上,然后走回朴恋瑶跟前。

没等他开口,朴恋瑶便打量着他问了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怕南宫宸把你送到警察局去么?”

“表哥他知道我是被迫的,不会把我往死路上逼,倒是你。朱小姐到底是不是被你害死的?”沈恪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扔到一侧,盯着她一脸情急地问道。

“没错,是我害死的。”出乎沈恪的意料,朴恋瑶居然没有否认。

他倒抽口气,急了:“恋瑶,你疯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她掌握了我之前的犯罪证据。”朴恋瑶索性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往客厅里面走去。

“你.......。”沈恪瞪着她完好的双腿,张嘴结舌:“沈心说你的腿是装的,原来是真的?”

沈心告诉他关于朴恋瑶一切的时候,他连一句都不愿意相信,特别是朴恋瑶装残的事。跟朴恋瑶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她有没有残他还不知道么?可是没想到.......沈心没有骗他!

“没错,我的腿是装的,为的就是方便我到处干坏事。”朴恋瑶倒了杯水仰头喝了一口,然后走到他跟前:“包括我对你的感情都是装的。沈少爷你听清楚了么?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你。不然我也不会应你父母的要求,帮助他们对你施压挪用公司的款项。”

“你说什么.......?”

“因为你坐不坐牢跟我没有关系,我也根本不在乎。所以从今天开始。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朴恋瑶残忍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为什么?”沈恪激动地抓住她的双肩使劲摇晃着低吼:“我们在一起七年,你现在居然跟我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怎么可能?你骗我的对不对?你一定是在骗我的.......!”

“我没有骗你!”朴恋瑶奋力地将他的双手甩开,盯着他道:“我实话告诉你吧,从第一天认识你的时候我就在故意接近你,利用你进入南宫家,靠近南宫宸。我的目标不是为了和你在一起,而是为了报复南宫宸,你听明白了么?”

“为什么啊?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沈恪太震惊了,对他来说,眼前的朴恋瑶居然是那么的陌生可怕,跟他平日里认识的那个活泼开朗的朴恋瑶完全像换了个人。扔东史血。

他才走了没几天而已,她居然就变成这样了!

怎么会这样?

“你不需要知道得太多,总之我跟南宫宸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我和他之间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朴恋瑶咬了咬牙,双手揪住他胸前的衣服恨恨地盯着他:“你知道我有多恨他么?我恨不得一点一点地将他凌迟至死,然而我却被这层恨意迷失了心智,错失了那么多可以将他弄死的机会。最终反倒把我自己带入了这种危险的境地里,让自己的小命成了他的陪葬品!”

她说完突然冷笑了一声:“不过没关系,只要能让他死得比谁都惨,哪怕是付出我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我不在乎!”

“恋瑶,你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就是听不懂呢?”沈恪抓住她的手情急地问道。

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朴恋瑶对南宫家存在着那么深的恨意,到底是他太笨了还是她隐藏得太深了?他一直都觉得朴恋瑶对南宫家挺好的,和他一样是全心全意在维护南宫家,没想到.......。

“听不懂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我不爱你,并且一直在利用你就行了。”

“我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反正从今天起,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朴恋瑶的脸色冷戾了一些,道:“因为你已经对我来没有任何利用介值了!”

说完,她转身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恋瑶!”沈恪忙叫住她,对着她的背影痛心地闭了闭眼,道:“我相信你恨表哥,也信你害死朱小姐,但我不相信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他走上去,从后面抱住她:“做错了没关系,我陪你一起承担,就像当初你告诉我说你的腿残了,我不也和你一起承担了么?只要你知错能改,我还是会原谅你,并且和以前一样爱你.......。”

朴恋瑶抓着门把的手紧了紧,泪水从眼底染了上来,不过她很快便吸了吸鼻子恢复正常的语气道:“我不是做错了,而是犯了死罪,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有的,一定还有机会的,不管多少年我都等你好不好?”

“不需要!”朴恋瑶突然转过身来含泪瞪着他:“我不光要杀死朱朱,我还要把南宫宸给杀掉,我不想回头也不会回头!”

“为什么啊?”沈恪急道:“表哥他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跟我说,我去求他过来给你道歉给你补偿行么?!”

“人命关天,他偿还不起!”朴恋瑶咬着唇,注视了他半晌才开口说道:“沈恪,我跟你说我父母在月城也是骗你的,其实我的父母早在二十年前就车祸死掉了,留下我们姐弟三个。当时姐姐自己才十二岁,却要挑起照顾只有七岁的我和五岁弟弟的重担。姐姐她从父母去世后就没有再上过学,因为太小无法工作,只能靠捡废品换钱给我和弟弟交学费和生活开支。长大一点可以工作了,每天要打三四份工累死累活地赚钱,好几次都晕倒在工作岗位上。如果不是姐姐和一帮好心的邻居,我和弟弟早就饿死了,所以那个时候我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快点长大,快点赚钱帮姐姐减轻负担。再后来,姐姐的勤劳善良吸引了不少未婚男士的青睐,并且很快交上了疼她爱她的男朋友。我以为姐姐的苦日子终于到头了,并且满心欢喜地帮她准备婚礼,可就在她和她男朋友大婚的前一个月,南宫家的人来了,说她是南宫宸的什么命定情人,要求她嫁入南宫家。当时姐姐死活不愿意跟准姐夫分开,南宫家便使计将我姐夫逼死,还拿我和弟弟来威胁她嫁入南宫家。姐姐不得不嫁,然而在嫁入南宫家的第三天姐姐便死了,南宫家的人说姐姐是自杀死的,可是我不相信。从小到大姐姐她最挂念的就是我和弟弟,她是绝对不会抛下我们自己去死的.......。”

说到这里,朴恋瑶呜咽着蹲了下去,哭得伤心欲绝.......。

“恋瑶,你先别哭.......。”沈恪蹲下身去将她抱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发丝。

朴恋瑶却一把将他推开,含泪瞪他嚷道:“你觉得南宫宸他不该死吗?他不自私吗?他不残忍吗?”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继续哭喊道:“他要找命定情人,我就偏不让他找到,他想摆脱怪病,我就偏不让他摆脱,一枪打死他我都觉得便宜他了你知道吗?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我能理解。”沈恪点着头,重新将她搂入怀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