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就是这么残忍/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能理解。”沈恪点着头,重新将她搂入怀中:“你告诉我你姐姐叫什么名字,是表哥的第几任妻子,或许我能知道些大概呢?”

“她叫杨理,其实我们都不姓朴而是姓杨。为了报仇我才更名改姓的。”朴恋瑶哭着摇头:“我曾经试探着问过你,你说杨理是南宫宸的第一任妻子,那个时候你在外地上学不清楚情况.......。”

“杨理.......。”沈恪歉疚地答道:“对不起,那次我真的没在南宫家,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你先别急,我这就帮你好好了解一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姐姐究竟是怎么死的。”

“不用了!”朴恋瑶愤怒道:“反正不管怎么死的,都是南宫家害的。即便她当时没死,因为不是真正的命定情人她也迟早也是死路一条!”

看到白慕晴当初的下场,她就仿佛看到了姐姐的下场。如果她是命定情人,那么就是婚后三年被挖心而死,如果不是,老夫人会以她知道了南宫家的秘密而弄死她,反正进入南宫家就是死路一条!

南宫宸就是这么霸道,这么的残忍!

-----

颜助理看到报纸上南宫宸和白慕晴的报导,心里首先想到的居然也是乔封。不知道他看到报导后会是什么感觉呢?一定又伤心透了吧。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去看看他,并将车子绕到他家门口。

她站在门口刚要抬手摁铃,便看到乔锶恒从屋里走出来,她如是将抬起的手掌放了下去,并且往旁边站了一步。

乔锶恒看到她,脸上闪过一抹讶然,随即笑了笑:“颜助理什么时候跟我家暴脾气的弟弟交上朋友了?”

“没有,就是看过来看看乔二少。”

“难怪那家伙不让我过来呢,原来.......。”乔锶恒暧昧地一笑,从她身边迈步走了过去。

“乔少误会了,如果我知道你会过来,我也不会来的。”颜助理冲着他的背影道。同时心里有些无语,她都忘记乔封还有乔锶恒这个有钱有势的哥哥了。居然还担心他自己一个人会饿死在这里。

乔锶恒的车子离开了,颜助理瞅了一眼里面,既然乔封没什么事她就没必要进去了。脚步一转,她打算离去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乔封平淡的声音:“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颜助理脚步一顿,转身看到他坐在门边。如是迈步走了进去。

她站在他面前,道:“没什么,就是刚刚看到报纸了,担心你想不开所以过来看看你,并且给你带来了早餐。”她扬了一下手中的外卖盒。

“谢谢。”乔封自嘲地一笑:“乔大少也担心我会想不开,带了早餐过来看我。”

“噢,那就把它扔了吧。”颜助理抬手便要将手中的早餐扔掉,乔封又道:“先放着吧。”

乔封往旁边让了一些,颜助理迈步走进去,果然看到桌面上摆着一大堆吃的。她扭头望着缓缓跟进来的乔封:“看来乔锶恒对你挺好的,给你买了那么多吃的。”

“他对我确实还不错,几乎是要什么给什么。”

“包括爱情。”颜助理接了一句。

乔封苦涩地笑了一下,轻吸口气。

乔锶恒对他的好,不过是为了补偿乔夫人对他造成的伤害罢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在他看来乔锶恒都算是不错的了。毕竟豪门里头恩怨多,换成别人不但不会帮助他这个私生子,甚至还会帮着母亲一起残害的吧。

------

白慕晴在公寓里呆了一天一夜,感觉就要呆得发霉了。

可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不得不继续呆在这里,晚餐的时候,她突然接到朴恋瑶的电话。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电话?”白慕晴问了句。

她居然知道她藏在南宫宸的公寓里,看来这一天里她确实对她下了点苦功夫,看来南宫宸想的没错,朴恋瑶为了销毁证据是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的。

“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对你说的话。”电话那头的朴恋瑶淡淡地说道。

“如果你是想跟我说定期邮件的话,那就不必开尊口了,因为我不会.......。”

“你会的。”朴恋瑶打断她:“只要你听我把话说完,你就一定会跟我做这场交易的,否则.......。”

“所以我不打算听你把话说完,就这样。”白慕晴‘啪’的一下将电话挂了上去。

电话那头的朴恋瑶一边喂了几声,听到里面传来的‘嘟嘟’声后,气得将手机扔在一侧。

她重新又拨打了一遍,得到的回应却是电话无法接通。

“怎么样?她不接么?”一旁的男子问道。

“是的。”

“那怎么办?香堤公寓的安保措施很严密,而且南宫宸还特意找人守在门口,我们根本联系不上那个女人。”

“连给她带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么?”

男子摇了摇头。

朴恋瑶恨得咬牙切齿:“很好,那就别怪我没有给她机会选择了。”

“朴小姐,那我们还要继续联系她么?”

“要。”朴恋瑶冷笑:“我不相信她真的舍得看着南宫宸去死。”

男子点了点头:“那我尽力。”扔协系划。

-----

吃过晚饭后,白慕晴闲着无事地打开电视,却丝毫看不入眼。

目光扫过桌面上的电话时,她犹豫了一下,将身体挪了过去将电话挂好,然后拎起话筒拨通乔封的号码。在这种情况下,她其实并不清楚自己该跟乔封说什么好。

彼此沉默了片刻,她才寻问道:“你一个人在家还好么?乔大少有没有派人过去照顾你?”

“派了,放心吧。”乔封的声音还算平静,听不出有什么不满。

白慕晴点了点头,又叮嘱了他几句后,场面再度陷入了沉默中。

最终还是乔封开口安抚道:“慕晴,你不用管我,保护好自己。”

“嗯,等我把证据拿到了,我就回去。”

“好,等你回来后我们一起出国跟挽晴会合。”

“好。”白慕晴回答出这个字的时候,心里虽然有痛楚,但却回答得异常坚决。

白慕晴刚把电话挂回去,门口便传来开门声,她警惕地从沙发上站起瞪着门口的方向。

在这关键时刻,门口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她都能被吓得寒毛竖起,哪怕是门口有南宫宸的人在保护着她。

看到是南宫宸回来后,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你怎么了?”她感觉到南宫宸的脚步有些不稳,慌忙迎上去扶住他的手臂。

“我没事,陪领导喝了点洋酒而已。”南宫宸搂住她,俯身便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亲爱的,想我没?”

他果然是喝了洋酒回来的,唇上有威士忌的香味。

白慕晴将小脸稍稍往旁边避了一下,问道:“陪什么领导喝酒?”

他自己不就是领导么?还需要陪领导喝酒么?

“还有谁.......不就是那帮掌着权力不好好办事的。”南宫宸恼火地捧起她的小脸:“不把坏人抓光.......你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躲着的不是?”

白慕晴动容了一下,道:“你还是管好自己吧,朴恋瑶估计也在盯着你找机会下手。”

“不会.......她现在忙着脱罪,没心思对我下手。”南宫宸在她的搀扶下走到沙发上坐下,白慕晴给她倒了杯水,道:“你先在这里坐会,我去给你打盆热水擦擦脸和手。”

“唔.......。”南宫宸抓过她的肩脖往怀里一带,低头在她的唇上又是一吻,幸福地笑了:“有老婆在家就是好。”

白慕晴脸色一黯,从他怀里退出来。

就在刚刚.......她才答应过乔封等证据拿到,把朴恋瑶的事情处理干净后就会跟他去英国跟小挽晴会合的。

白慕晴去浴室打热水去了,南宫宸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刚刚被白慕晴挂回去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南宫宸扭头瞟了一眼,随即抓起话筒,不等他开口,电话那头便传来朴恋瑶的声音:“白慕晴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再不跟我联系,我会让南宫宸死得比朱朱还惨.......。”

南宫宸在心底冷笑一声,甩手便将话筒摔了回去,还顺手将电话线从话机上扯了下去。

他靠回沙发上继续闭目养神,脑子里回荡着朴恋瑶刚刚的威胁,担心她继续打来搔扰白慕晴,索性从桌子底下拿出剪刀把电话线剪断扔掉。

白慕晴端着水盆走出来,看到他居然连电话线都剪了,讶然地问道:“谁的电话?是不是朴恋瑶打来的?”

“嗯,警告我小心点。”南宫宸抬了抬困倦的眸子,盯着她道:“别理她,也别跟她联系。”

“我知道。”白慕晴拧了毛巾开始帮他擦脸擦手。

她擦得很细心很认真,将他修长的手指一根根地擦洗干净。

南宫宸看着她的脸,久久地注视着,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小时候那张脸,如是开口问出了心底一直存在着的疑惑:“慕晴.......可以跟我说说你过去的事么?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你整过容.......还整成白映安的样子.......。”

白慕晴替她擦试手指的双手顿了一顿,自嘲地笑了一下:“这么丢脸的事情我哪里有脸说?况且也没必要说啊。”

“怎么会没必要?如果你说你整过容.......也许我就不会直到现在才知道你就是小时候的朱朱了.......也许我会好奇你小时候长什么样子,然后知道真相.......。况且.......整容并不是件丢人的事情。”

白慕晴抬眸看着他迷离却又认真的目光,道:“你真的那么想知道么?”

“嗯。”南宫宸点头:“朱朱只告诉我你后来整容去白家认亲了.......却没有告诉我更详细的细节。”

朱朱说白慕晴是为了当上白家千金才去整容了,可他并不相信白慕晴是那么虚荣的人,他觉得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

白慕晴放下毛巾,苦笑了一下道:“当时我妈在舅舅家呆不下去了,如是带着我上白家认亲,结果白家奶奶一看我的脸便说我跟白董长得丁点不像,不可能是白家的种。我妈气不过就带着我去整成白映安的样子了,我妈她.......。”折慕晴又是苦涩地一笑:“她从来就是个做事不经大脑,冲动派的人,只因为咽不下这口气就把我的容貌变成了另一个人。可想而之,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让白家更加憎恨我,讨厌我。我妈又把白家的憎恨归咎到我不是男儿身,在她想来,如果我是儿子的话,白家就不会这样对她了。所以她一直都不喜欢我,怨我没有变成男儿身,一直到长大.......。”

“所以你妈妈对你从来都只有严肃,没有关怀。”

“是的。”

“那么现在呢?”南宫宸用掌托起她的脸庞:“我一直在纳闷一个问题.......小挽晴为什么会跟你小时候长得那么像?还有.......你的脸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小挽晴是我跟乔封一起在孤儿院里收养回来的。”白慕晴有些迫切地答道:“当时看到小挽晴跟我长得特别像,感觉像是我亲生的似的,如是就把她收养回来了。”

“是么?”

“嗯。”白慕晴垂下眼睑,将一切情绪掩盖起来。

她不敢看南宫宸的反应,只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道: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欺骗.......。

她不能失去挽晴,而且马上就要过去跟她会合了,如果让南宫宸知道小挽晴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一定会把小挽晴抢回去的。

她有些情急地转移话题:“至于我的脸.......其实我一直都不习惯自己顶着白映安的脸过活,能恢复回原来的样子挺好的。”

“你怎么知道自己原本就应该长成这样?”他的拇指在她的颊边来回磨娑轻抚着,眼底有了丝笑意。

白慕晴迟疑着说:“这得感谢乔封,是他让医生帮我整成这样的。”

她知道南宫宸不喜欢听到乔封的名字,所以说得比较犹豫,果然,南宫宸一听完她的话脸色便立马变了。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白慕晴抬手将他的手掌从自己脸上拿了下来:“不说这些了,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慕晴.......。”南宫宸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吻着她的脖子:“对不起.......是我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

白慕晴愣了一下,随即抬手在他的背上拍了拍柔声道:“都过去了,况且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你。”

“你知道么.......我更宁愿你怪我,恨我,骂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边说不怪我,一边又不肯回到我身边来。”

“南宫宸,你别这样.......你喝醉了赶紧回房休息吧。”

“慕晴。”他松开她,改为用手掌捧住她的小脸,双目依旧因醉酒而迷离:“回到我的身边来好不好.......我.......我答应你.......会好好保护你,不会让奶奶挖你的心.......更不会让别人再欺负你,我真的不想失去你.......不想再这样看着你跟别的男人亲近了.......。”

“你别说了。”白慕晴抬手捂住他的嘴巴,苦笑:“你真的以为我是因为害怕才不敢回到你身边去的么?你以为我那么怕死么?不是的.......我已经答应乔封会陪他一辈子了,我不能做那种言而无信的人,我不能伤害他。”

“那么你就.......忍心伤害我么?”

“对不起.......。”

“我不想听对不起.......我只想听你说.......我愿意。”南宫宸突然身体一倾,将她压倒在沙发上,定定地凝视着她:“你说啊.......。”

白慕晴被他实实地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只好迎视着他重复那句:“南宫宸你喝醉了。”

“喝醉了又怎么样.......我说的是心里话。”

“不,我觉得我们眼下应该想办法解决眼下的困境,而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不能得到你.......把所有的困境解决掉又有什么意义?”他苦涩地问。

“宸少.......。”白慕晴还想再说些什么,南宫宸却不想再听她继续找理由,于是低头吻住她的唇,将她即将出口的话实实地堵了回去。如果一定要说这些拒绝的话,那么他宁愿不听!

白慕晴知道他的个性,越挣扎越容易激发他的占有欲,可是她不能任由着他这么下去,不能又像上次在酒店那样和他缠绵在一起,毕竟她刚刚才答应过乔封过几天就和他一起前往英国的。

她趁着南宫宸不注意的当儿,她使尽全力地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从沙发上坐起,快步往卧室的方向跑去。

南宫宸并没有追上去,而是爬回沙发上,有些挫败地用手掌摸了摸自己的脸。

白慕晴反反复复说他醉了,其实他的大脑还是清醒得很,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此时此刻,他也是真的失望了,伤心了!

-----

第二天一大早,白慕晴居然有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南宫宸的感觉,她怕南宫宸又说出昨晚那些话来,因为她根本没有办法回答出让他满意的答案来。

她在卧室内犹豫了半晌,才迈步走出卧室。

而南宫宸一如即往的早起,并且让人把早餐送过来了。

“醒了?”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对她打招呼。

白慕晴点头,看来昨晚他真的是喝醉了,说的都是醉话,只要他现在不说让她回到他身边去的话就好。

“过来吃早餐吧。”南宫宸将她的早餐放在对面的位置上,白慕晴走到位置上坐下,边吃着早餐边问:“你今天要出去么?”

“要,公司一堆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嗯,出门小心点。”白慕晴其实也只是随口一问。

她知道公司最近因为他的名誉连续受挫受了不少的影响,沈东阳又在跃跃欲试地对他下手,总之他现在是腹背受敌,也是最近的时候。

“你一个人在家会觉得孤单么?要不要我找个人过来陪你?”

“不用了,我在家里看看电视,看看杂志,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那好,我晚上尽量早点回来陪你。”

“好。”

南宫宸吃完早餐出门,刚走出底楼电梯间,便看到沈恪站在门口,显然是在等他出来。他脸上闪过一抹讶然,随即瞅着他嘲讽道:“你不是应该在国外逃命的么?怎么突然想通回来自首了?”

“表哥.......。”沈恪一脸歉疚道:“我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罪,我也不敢乞求你的原谅,但我想请求您暂时先放我一马,等我把手边的事情处理完后我一定不会再逃,我会主动投案自首,拜托你了.......。”

南宫宸冷笑:“你手边的事指的是朴恋瑶的事情吧?她让你来的?”

“不是,恋瑶自尊心那么强的人,是绝对不会向我低头求助的。”沈恪情急道:“我知道她犯了大罪,但是请求表哥看在她有苦衷的份上原谅她这一回,求你了.......。”

“原谅?好像还轮不到我来原谅她吧?她害死的人是朱小姐,她应该去找朱小姐要原谅才对。”

“如果表哥愿意帮她一把,她也许会轻判。”

南宫宸挑眉,打量着他一脸不解道:“沈恪,你明知道她是个手狠手辣的人,一直将你当傻子一样欺骗,你居然还在冒死为她求情?你不会是还爱她吧?”

沈恪动了动唇角,半晌才吐出一句:“表哥,当初白慕晴也把你当傻瓜骗,从头骗到尾,你不也一样还爱着她么?”

南宫宸居然被他说得哑言。

“她和白慕晴不一样,至少白慕晴不会杀人,不会害人。而她呢,两年多前害慕晴车祸,前天又逼死朱朱,她狠毒阴险,根本不配跟慕晴比。”

“可是她会变成这样也是被南宫家逼的。”

“什么意思?南宫家逼的?”

“没错。”沈恪往前一步,望着他道:“表哥,今天我冒死前来见你,除了替恋瑶求情,更重要的是想向你了解一件事情,关于恋瑶为什么那么恨你的事。”

“她恨我?”南宫宸皱眉,他一直以为朴恋瑶是在帮沈家一起夺取南宫家的财产,所以才陷害他的。

“没错,她恨你,所以才接近你,然后犯下这一桩桩的错事。”

“说说看她为什么恨我?”南宫宸双手环胸,突然对此有了兴趣,他一直也想知道朴恋瑶究意想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