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把她绑回去/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第一次那么认真地重视起自己过去的那些妻子的去向。

他离开老宅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她五位的大致资料收集齐全后,将资料传真给颜助理,让她帮忙调查她们现在的状况。

颜助理不解道:“宸少,列在当务之急是对付沈东阳那个老家伙。不是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吧?”

“沈东阳?”南宫宸不以为然地冷笑:“我并不觉得他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可是.......这些人都已经是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你还调查她们做什么?”

“她们毕竟没有做错什么,不能让她们因为南宫家而受到伤害。”

颜助理微讶,随即笑了:“宸少,你果然变了。”

“你不也变了么?变得啰嗦又八卦。”南宫宸嘲弄道。

“咳.......。”颜助理轻咳了一下,她变了,是因为她已经不是他的下属,不用那么严肃了嘛。她说:“那好吧,我先去安康精神病院了解一下杨小姐的事情。”

“谢谢。”南宫宸挂上电话。

-----

颜助理很快便把杨理的事情调查清楚了,果然被安置在安康精神病院里,只是状态看起来很不好。

颜助理将这个消息告诉南宫宸的时候,南宫宸沉默了。

看来杨理疯掉的清息是真的,老夫人并没有骗她,只是不知道老夫人说的其它话是不是真的,杨小姐是不是被祠堂里的静夫人吓疯的。

白慕晴见他打完电话就陷入了沉吟中,如是走过去关切地问道:“怎么了?谁的电话?”

“颜助理打来的。”南宫宸轻吸口气道。

“她说什么?杨理是谁啊?”

“她.......。”南宫宸犹豫了一下后。冲她笑了笑:“等过些日子我再告诉你。”

白慕晴看着他脸上淡淡的纠结。点了一下头,没再追问下去。

南宫宸改口道:“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白慕晴点了点头。起身往屋里走去。

第二天一早,白慕晴便被新手机里的邮件提醒功能惊醒了。原本就特意在等待邮件的她,对这个提示意格外的敏感。

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点开邮件,居然真的是朱朱发给她的定期邮件,里面记录的也都是朴恋瑶曾经的犯罪证据。

她将里面的证据大致地浏览了一遍后,从床上坐起,光脚便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她走到客厅,发现南宫宸正坐在沙发上使用手提电脑浏览东西,昨天南宫宸便将她的邮箱密码要去了。

“你是在看朱朱发的邮件么?”她走到南宫宸身侧坐下,发现屏幕上果然是朱朱发来的邮件内容。

里面有朱朱和朴恋瑶曾经用过的电话号码,还有通话记录和两人面对面时的聊天录音,证据记录得很完整。

“看来那次我跟朱朱见面时说的话起了点作用。不然她不会给我发这份犯罪证据。”白慕晴显得心情大好,终于可以将朴恋瑶绳之以法了。

“你跟她说什么了?”南宫宸随口问道。

“也没说什么,就是提醒了她朴恋瑶一直是在利用她。”白慕晴感觉到南宫宸并没有想象中的欢愉,如是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好像并不开心?”

她等这份证据等了三天,也不安了三天,生怕这是朱朱欺骗朴恋瑶玩的。现在好不容易等来了,她开心得都快要飞起来了。她以为南宫宸也该像她一样松了口气,然后心情大好的。

然而看他的表情,似乎很复杂,有生气有难过亦有伤感。

南宫宸抬手拥住她的肩膀,道:“没什么,我只是没有想到两年前的车祸真是她俩搞的鬼,对不起.......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

没错,这份证据令他气愤,也令他难过,可杨理的事情又令他觉得伤感。

朴恋瑶很可怜,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沈恪请求他放过朴恋瑶,可朴恋瑶犯了那么大的罪他怎么可以放过她?即便是他愿意把这份证据销毁白慕晴也未必愿意啊!

他在心里暗吸口气,提醒自己别因为对杨理的歉疚心软,不然就太对不起他和慕晴这些年来所受过的伤害了。

“我直接把邮件转发给办案人员好了。”白慕晴道。

“你确定要把它交出去么?”南宫宸问。

白慕晴微讶,抬脸盯着他:“什么意思?为什么不确定?”

“没什么。”南宫宸浅笑着抚了抚她的发丝:“朴恋瑶对你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情,你有权利决定怎么处置她。”

“嗯,谢谢。”白慕晴回他一笑,伸手在转发健上点了一下,然后将邮件转发到公安部的专用邮箱。

她将一切操作完后,抬头发现南宫宸又陷入了沉默,她迟疑了一下,疑惑地问道:“宸,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做啊?还是.......你觉得我这么做太狠心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一脸沉重的样子?”

“唔.......跟你没有关系。”他拥着她,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你这么做是人之常情,也是正确的,一点都不狠心。”

他松开她,注视着她犹豫了片刻后,才道:“你昨晚不是问我杨理是谁么?我现在就告诉你.......。”

“你不是说过几天再告诉我么?”白慕晴讶然地打量着他。

“我昨晚不告诉你,是因为怕左右到你的想法,既然现在你已经把证据发出去了,我也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南宫宸深吸口气,道:“杨理是我的第一任妻子,也是朴恋瑶的亲姐姐.......。”

果然,他刚一出口白慕晴就震惊了.......。

-----

安康精神病院内。

朴恋瑶在休息室内踱来踱去地等待着,随即转到沈恪面前问道:“你有没有骗我?我姐姐她真的还活着吗?沈恪你是不是在骗我?”

沈恪伸手将她搂入臂弯:“恋瑶,你先别急.......。”

“你不要碰我!”朴恋瑶一把将他推开,瞪着他的双目泛红:“你只需要告诉我,我姐姐是不是真的在这里就行了。”

“表哥告诉我的,他应该不会骗我。”沈恪说道:“恋瑶,表哥他自己也不知道当初发生过什么事,也是最近才从奶奶那里追问出真相的,你.......。”

“沈少爷!你这是在帮他说情么?”

“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彼此放下仇恨。”

“放下仇恨?”朴恋瑶冷笑,咬牙吼道:“我告诉你!就算我死了都不可能!”

“恋瑶.......。”

“二位,你们可以跟我来了。”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位医护人员打断沈恪要出口的话。

朴恋瑶愣了一下,冲上去抓住医护人员的手臂:“什么意思?这么说我姐姐她真的还活着?她真的在这里?”

“这个.......她是不是你们口中的杨小姐,得你自己看了才知道。”医护人员说道。

“那你快带我去看啊。”朴恋瑶迫不及待地催促了一句。

在医护人员的带领下,沈恪和朴恋瑶一起往后院的方向走去,来到最后面那幢楼的三楼。医护人员一边领着他们往前走一边叮嘱道:“这幢楼住的都是生活无法自理的重症病人,二位一会见到患者的时候,不管她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希望你们能心平气和地与她交谈,千万别让她受刺激犯病了。”

朴恋瑶一颗心七上八下,沈恪如是代为答应下来。

来到走廊最后那间的时候,医护人员推开房门,朴恋瑶便迫不及待地迈了进去。

那是一间除了一张床和桌椅外没有任何摆设的房间,房间的窗前坐着一位面容精致,精神颓废的年轻女子,女子的发丝披散着,衣衫不整,手和腿都被绳子绑在椅子上。

只一眼,朴恋瑶便捂着嘴巴哭了出来。

光是看她的反应,沈恪便知道这个女子便是朴恋瑶的姐姐了。他心疼地用手将她拥进怀里,柔声安慰道:“别哭了,至少人还活着的不是么?”

朴恋瑶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迈步走到女子的跟前蹲下,打量着一脸诚惶迷惑的她轻唤一声:“姐.......我是杨恋,恋儿,你还记得我么?”

杨理的表情分明是不记得她的,甚至还在她靠近的时候不自觉地将身体往椅背上靠去,看到这些细微的反应,朴恋瑶更加心痛欲绝起了。

“姐,你不记得我了吗?”她忍不住地继续追问着:“我是恋儿,是你最疼爱的恋儿啊.......你说过你会照顾我和弟弟一辈子的.......。”

她的泪珠滚了下来。

杨理终于动了动干涩的唇瓣低喃:“恋儿.......。”

朴恋瑶点头,流着泪道:“没错,我是恋儿,姐,你终于记起我来了对么?”

“恋儿.......。”杨理重复低喃着这两个字,盯着她的目光渐渐地染起一抹希望,轻轻地吐出一句::“恋儿.......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朴恋瑶拼命点头,抓住她被绑在扶手上的小手哽咽道:“好,恋儿带姐姐离开这里,恋儿以后要亲自照顾姐姐,恋儿再也不会扔下姐姐不管了.......。”

“真的吗?”杨理突然笑了起来。

“真的。”朴恋瑶继续点头,用手背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姐,我以为你早就死了,不然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死?”杨理突然瑟缩了一下身体,小脸被一抹惊恐袭上:“死人.......有死人.......我看到死人了.......!”

她的表情在转变,手脚也开始在不停地扭动挣扎,嘴里越叫越惊恐:“有死人.......放开我.......放我走.......!”

朴恋瑶慌忙倾身抱住她,心疼道:“姐.......别怕,有我在.......这里也没有死人。”

“有的.......有.......我亲眼看到的.......。”杨理越发的激动起来,挣扎的动作也变得更加激烈,又是哭又是叫:“放开我!你们这群浑蛋放开我.......放开.......!”

“姐,姐你别这样,你冷静点。”

护士小姐见杨理已经开始失去理智,忙走上来将朴恋瑶从她身上拉开道:“朴小姐,你的姐姐已经开始犯病了,赶紧离她远一点,不然会被她伤到的。”

护士小姐将朴恋瑶拉开后,又不顾杨理的挣扎将她手腕上的绳子绑紧。

“放开我.......救救你们放开我.......。”杨理继续叫嚷着。

朴恋瑶看着杨理手腕上长期被绑出来的伤痕,看着她痛苦挣扎的样子,泪水漱漱地往下掉着。

她终于控制不住地扑上去,一把将护士小姐从杨理跟前推开嚷道:“她又不是动物!你怎么可以这样绑她?你没看她的手已经在流血了吗?”

护士小姐从地上爬起,耐着性子道:“朴小姐,请你冷静点,你的姐姐她病得太严重了,如果我们不把她绑起来她会弄伤自己的。”

“恋瑶,护士们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你别着急。”

“不是你的姐姐你当然不着急了!”朴恋瑶冲他吼了一句后,又转向护士小姐:“请你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我自己会把她带回家去照顾。”

“恋瑶!”沈恪又无奈又心疼地抱住她的身体,将她控制在怀中道:“恋瑶你忘了吗?你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了,你怎么照顾你姐姐?”

他的话使朴恋瑶的身体一僵,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凝滞了。

沈恪拍着她的身体安慰道:“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好你姐姐的,我会帮她找最好的丈夫,找最好的护士,等我找到后就再也不会让他们把你姐姐这样绑起来了。”

朴恋瑶突然转过身来,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情急道:“沈恪,带我去见白慕晴或者南宫宸,求你马上带我去见他们.......!”

沈恪讶然地打量着她,不明白她的思路怎么跳跃得那么快,一下跳到南宫宸和白慕晴的身上去了。

“你见他们做什么?他们不会见你的。”

“我知道他们不会见我,所以我才想要找你帮忙啊?”朴恋瑶急得眼泪又下来了。

她之前因为不想跟沈恪有瓜葛,所以没有请他帮忙联系白慕晴,可是现在情况紧急,她不得不请他帮忙。

她想了想,又道:“沈恪,求你给南宫宸打个电话,就说我要跟他做交易,用他的病跟他做交易。”

“什么意思?”

“你快打啊!”她情急地催促道。

沈恪拿出电话,迅速地摁下南宫宸的号码,朴恋瑶一把夺过手机对电话那头的南宫宸道:“南宫宸,我姐姐需要我,所以我现在不能出事,我知道你不会白白放过我,但是.......。”

她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但电话那头的南宫宸还是打断她道:“朴小姐,已经来不及了。”

“你说什么?”朴恋瑶愣住了。

南宫宸接着说:“伤害杨理的人是南宫家,欠你的也是南宫宸,慕晴跟你无怨无仇,可你却三番两次地将她往死路上逼。即便我想为南宫家赎罪放你一马,但是慕晴未必愿意,我也没有权利要求她因为我而放弃一直以来的复仇计划。”

“她会愿意的,只要你让我跟她见一面或者通个电话,我相信她一定会愿意的!”朴恋瑶抹着泪哽咽道。

“已经迟了。”南宫宸淡然道:“她已经把朱朱发给她的邮件提交给警察了。”

朴恋瑶双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上。

沈恪慌忙扶住她的身体,打量着她:“表哥说什么了?”

朴恋瑶幽幽地将手机放了下来,喃喃地说:“他说白慕晴已经将我之前犯过的罪证提交给警察了。”

她的流着泪抬头看他:“沈恪,这次我是真的没有回头路了,我照顾不了我的姐姐了。”

她说完转身往杨理的跟前走过去,抓住她的手掌含泪道:“姐,我错了,我不知道你还在等着我来救你,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可是我却不能带你回家,怎么办啊.......?”

杨理望着她,眼里同样布满着泪水,也不知道她听懂了没有。

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一位保安人员站在门口道:“请问是朴小姐吗?”

“什么事?”沈恪问道。

“楼下来了几位警察,说是找朴小姐的。”

“怎么这么快?”

警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警察先生说希望朴小姐够全力配合,否则抗拒从严。”

朴恋瑶呆呆地蹲在杨理跟前,又手紧紧地攥着她的手掌,她没有再说话,只是伤心不舍地哭着。

杨理似是感觉到了她的悲伤,居然也不闹了,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那里。

沈恪走过去,从后面拥住朴恋瑶的身体,脸颊埋在她的颈间无声地哭了起来。

他心里很清楚,朴恋瑶这一进去即便不被判个死刑至少也是无期了,他这辈子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跟她在一起,再也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抱着她了。

“恋瑶.......你一定要好好的,我等你出来。”他痛心地说。

朴恋瑶却狠了狠心,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咬牙说道:“别自作多情了,我说过我不爱你,也不需要你等。”

说这话的时候,新的一泼泪水从她的眼中滑落下来。

七年的时间,别说是人了,即便是养条狗也能养出深刻的感情来啊,她怎么可能不爱他?

如果她能早几年知道姐姐没有死,而是被关在这里,她必然就不会走上今天这条道路。她会把姐姐接回家好好照顾,跟沈恪好好过日子,生活也必定会是一个全新的模式。

然而她知道得太晚了,她的心被仇恨蒙蔽了,她还是走上了今天这条不归路。

她知道沈恪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为了她甚至违背良心地挪用了南宫集团的巨款。他说他会等她出来,她怕他真的会傻傻地等她一辈子!

沈恪虽然犯了错,但还不至死,南宫宸应该也不会将他怎么样的。他还有大好的前程,他应该找一个跟他相配的女子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地过完此生!

“朴小姐,请跟我下去吧。”保安在门口催促着。

朴恋瑶依依不舍地拉着杨理的手,上一次哭得这么伤心的时候,是得到姐姐死讯的时候。这一次,却是她好不容易见到姐姐,却又无能为力、不得不分开的时刻。

“朴小姐.......。”保安继续催。

沈恪恼怒地冲他吼:“催什么?还怕她跑了吗?”

保安也有些火大了:“我是担心警察自己上来抓人的场面会吓唬到别的病人,所以请你们配合一点好么?”

“姐,你好好保重,我走了。”朴恋瑶从地面上站起,俯身久久地抱了杨理一下后,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她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扔尤投巴。

楼下果然来了好几位警察,他们一看到朴恋瑶下来便上前一人一边地控制住她的双臂。

“恋瑶.......。”沈恪看着她,痛心疾首。

朴恋瑶感觉到了他的不舍和心疼,可她并没有回头,甚至连一句叮嘱的话都没有留给他便在警察们的押送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留给沈恪的最后一个场景,居然是如此的狼狈难堪。

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么?

-----

听南宫宸讲完杨理的事情,白慕晴利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而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便是望着南宫宸问:“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南宫宸看着她脸上的复杂表情,无奈地一笑:“如果我提早告诉你了,你会因为杨理的悲剧原谅朴恋瑶么?”

“我.......。”白慕晴哑言了。

她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是啊,她会原谅她么?朴恋瑶从一开始调换她的胎检报告,试图利用老夫人的手逼她打掉挽晴,到后来将她撞下山崖,甚至在这一瞬间,她都还在想方设法地寻找她的挽晴,试图对她的女儿不利。

她怎么能够因为另一个可怜的人就原谅朴恋瑶?

“也许不会.......。”她说得并不坚决。

“我没有早点告诉你这些事情,就是因为不想左右你的想法和决定,毕竟欠杨理的是南宫家,不是你。”南宫宸抬手在她的发顶上抚摸了一下:“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要再多想了。”

“可是我觉得那个杨理好可怜,而且朴恋瑶也是被逼无奈的,换成是我的姐姐被人这样伤害,我肯定也会气得失去理智的.......。”

“白慕晴,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我以为你多少会改变自己一点,没想到你还是那么的单纯善良啊。”南宫宸故作伤感地唉叹一声:“果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行了,说正经的。”白慕晴用手在他的身上推了一下:“那个杨理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南宫宸狐疑地瞅着她:“总不会把她带回南宫家来当少夫人吧?”

“可她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啊。”

“我会尽全力补偿她,帮助她,但我跟她原本就算不上是真的夫妻,无名无实无感情的,再说了.......。”南宫宸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如果我把她接回去了,那你怎么办?她做大你做小?”

“我才不做小。”白慕晴咕哝着将她的手掌拍了下去。

“那就是了。”

其实她也不是想让南宫宸把杨理接回家去当少夫人啦,毕竟杨理现在已经病得这么严重了,况且南宫宸说得对,他们本来就是无名无实无感情的一对假夫妻。

她只是觉得心里很难受、很复杂也很不安,一边是可怜的杨理,一边是可怜又可恨的朴恋瑶。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她得知朴恋瑶被抓的那一刻时,没有释然,反而变得更加严重了。

终于,朴恋瑶和朱朱都付出来代价,她也终于可以了却心愿地跟乔封一起去跟挽晴会合了,本该高兴的事情,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喜悦。

-----

朴恋瑶伏法了,白慕晴也不需要再住在公寓里了。

她下午趁着南宫宸出门的机会,准备离开公寓,刚要走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她心下微紧,心想着不会是朴恋瑶之前的同伙找她报仇来了吧?

没等她胡思乱想完,大门的密码器便被人摁开了,老夫人在何姐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看到老夫人,白慕晴愣了一下,心中本能地闪过关于命定情人的事。

老夫人有多自私多狠心她不是不知道,此时过来找她,必定是跟此事有关吧?

除了当初怀孕的时候,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老夫人像现在这样笑得温柔和蔼了,咋一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位慈祥善良的老太太。

她稍稍回过神来,礼貌地招呼道:“老夫人,您怎么过来了?”

“怎么叫我老夫人呢?你应该叫我奶奶的。”老夫人笑盈盈地走了过来,拉住她的双手,一边打量着她一边柔声道:“你真的就是慕晴么?你现在的样子比之前看起来顺眼多了,也好看多了。”

何姐在一旁说道:“老夫人,少夫人的脸虽然是变了,但我入门看她第一眼就觉得.......这可不就是大少爷一直心心念念着的白小姐么?”

这些话听在另人耳中也许很动听,可是听在白慕晴的耳中却是格外的刺耳。

因为她可能猜到老夫人的下一句也许就会是劝她回到南宫家,把心脏交出来.......。

她小小地颤栗了一下身体,将手掌从老夫人的手中抽了回来,然后转身走到吧台上给二位倒了杯水过来。她的心脏跳扑嗵扑嗵地快速跳动着,一边暗暗猜测着老夫人这趟过来的真正目的。

是直接将她绑走?还是.......?

老夫人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唉叹着说:“慕晴啊,过去我对你确实是苛责了一些,可我也是没办法的啊,我得为宸的病情着想,所以不得不逼他跟朱朱结婚。不过你一定要相信宸,当初他以为你死了,心也跟着死了,是被我强逼着娶了朱朱的。而且这将近三年的时间里他变得比以前更沉默,更孤僻了,别说是跟朱朱,就连跟我这位奶奶都没有好好说过一句话。直到最近他知道你还活着后,他才终于又有了些生气,对生活也终于有了些热情.......。”

“老夫人.......。”白慕晴打断她,望着她笑笑地说道:“你不用说了,这些我都知道。”

“你知道?”老夫人点头:“嗯,你知道就好,宸他是真心把你爱入心坎里去的,特别是现在他还知道了你就是当年救他的那位小女孩,我想他肯定更放不下你,离不开你了。”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老夫人依旧含笑着:“跟乔家二少爷么?这种过家家式的玩闹算什么结婚?你跟宸才是真正的夫妻。”

“不是。”

“怎么不是呢?当初虽然你把离婚协议签了,可是宸醒来后看到的第一眼就把它撕了,后来因为你的‘死亡’,宸跟你的婚姻关系自动成为过去式,然后他才能跟朱朱结婚。可事实上你并没有死,所以你跟宸的婚姻关系是依旧有效的,也就是说你现在还是宸的合法妻子明白么?”

老夫人说得一本正经,白慕晴却愕然地望着她,没想到她今天来会给她带来这样一条连她自己都忽略掉了的事实。

“少夫人,老夫人今天是特地来接您回家的。”一旁的何姐道。

“我不回去。”白慕晴本能地从拒绝,盯着老夫人道:“奶奶,虽然我跟南宫宸没有正式离婚,但是我们迟早也是要离的,我可以起诉离婚,也可以找南宫宸协议离婚,总之我是不会回去南宫家的。”

“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我已经嫁给乔封,是乔封的妻子了。”白慕晴想了想,担心自己会步上杨理的老路,如是添了一句:“老夫人,杨理的事情已经是一个很残忍的悲剧了,我不希望你继续用这一招用在我身上,更不希望你做出伤害乔封的事情来。毕竟乔家在C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惹毛了他对南宫家不好,对南宫宸也不好。”

“你这是在恐吓我么?”老夫人耐心惭无。

“不是恐吓,而是事实,况且杨理的事情已经让南宫宸很自责很难过了,如果您再继续这么胡闹下去,大少爷也不会原谅您的。”白慕晴知道老夫人肯定会生气,但她还是把这些话说出来了。

“可我刚刚说了,你现在还是我南宫家的人,而且还是宸的命定情人。”

“都这个时候了,老夫人您还在相信这个吗?”

“我信。”

“可是我不信。”白慕晴有些无奈道:“您觉得南宫宸会让你对我下手吗?或者说您觉得我会甘心把自己的性命奉献出来,只为圆你一个可笑的梦想吗?”

她停了停,深吸口气:“老夫人,话我已经说完了,我走了。”

白慕晴拎起沙发上的包包便要往门口走,老夫人蓦地喝了一句:“站住!”

门口突然闯进来几位年轻男子,白慕晴怔了一下,心里袭上一抹不好的预感。

老夫人也跟着从沙发上站起,盯着她的背影道:“白慕晴,当初你欺骗南宫家,代替白映安嫁给宸的帐我还没有跟你算呢。你当我南宫家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欢乐之地吗?她来也就算了,还把宸的心给搅乱了,害他变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你想一走了之?没那么容易!”

“你想怎样?”白慕晴扭头瞪着她。

“我想你回去继续当你最喜欢的南宫家少夫人。”老夫人冲她身侧的男子使了个眼色:“把她给我带老宅去。”

两名男子立刻走上来,一人一边地扣住白慕晴的手臂。

“别碰我.......!”白慕晴急了,扭动双手开始挣扎起来。

老夫人迈步走到她跟前,语气冷硬:“你最好给我配合一点,省得弄伤你自己了。”

“老夫人,您怎么可以这么冷血无情?你是强盗吗?你们给我松开.......!”白慕晴被他们押着走,脚下趄趄趔趔的,她一边挣扎一边叫嚷着,心里渐渐地开始慌了。

她知道老夫人不会放过她,可她没想到经过杨理的事情后,老夫人做事情的态度还是这么野蛮,这么蛮不讲理!

虽然她很努力地在挣扎,可是最终还是被力气极大的两位男子拽到门口,就在她被推出门口的那一瞬间,南宫宸回来了,而她刚好一头撞在南宫宸的身上。

“啊——!”她惊叫一声。

南宫宸烦势搂住她的身体,气急败坏地扫了二位男子一眼:“你们在做什么?”

“我们.......。”男人张了张嘴,心虚地望了屋内的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没料到南宫宸会提早下班回家,心下不由一虚,不过她的心虚没有维持多久,脸上便恢复了该有的冷静与理所当然道:“我亲自过来接慕晴回家,怎么了?有可以么?”

“当然不可以。”南宫宸恼火道:“谁说慕晴要回南宫家了?”

“你说的啊。”老夫人继续用理所当然的态度道:“你不是一直都希望她回去么?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南宫宸恼火地拧起眉稍,他低头看了一眼怀中花容失色的白慕晴,最终吐出一句:“慕晴今天不会回南宫家,奶奶您还是自己先回去吧。”说完,他拉着白慕晴往屋里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