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你可别后悔!”老夫人转身瞪着走入屋内的他,满脸的愤怒:“我提醒你,你今天不允许我带她回去,以后你想带的时候别来求我!”

“奶奶。你够了没有!”南宫宸也怒了。

白慕晴见他们祖孙俩大眼瞪小眼,忙拉了拉南宫宸的手臂道:“大少爷,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气。”

南宫宸深吸口气,转向她道,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道:“慕晴,你先回房间去,这里交给我。”

白慕晴看了看老夫人,点了一下头后迈步往卧室里面走去。扔匠贞圾。

白慕晴离开后,南宫宸重新将目光扫向老夫人,严肃而认真道:“奶奶,我之前跟你说过了,慕晴不是朱朱,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动她分毫的。就算她要回南宫家,也不是回去受你摆布和折腾,而是跟我过一辈子。”

“如果连命都保不住。你拿什么跟她过一辈子?”

“如果她的命没了。我绝对不会独自过活,我说到做到。”

“你.......。”老夫人气结,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他:“你敢威胁我?”

“没错。”南宫宸咬牙:“我已经受你摆布得够久了。从今天起,我不会再受你摆布。杨理的事情过去了我可以不追究,但是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到慕晴身上。”

南宫宸说完,对何姐道:“何姐,麻烦送奶奶回去。”

何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老夫人,最终还是走过去搀住老夫人的手臂安抚道:“老夫人,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说完,她还冲老夫人使了个眼色。

老夫人虽有不甘,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南宫宸,只好悻悻然地往大门口走去。

何姐紧跟上她的步伐,一边担忧地说道:“老夫人。您别走得这么急嘛,小心摔跤。”

“摔死最好,摔死就不用再受这小东西的气了。”老夫人气呼呼的。

“老夫人,您明知道大少爷不会让你伤害白小姐的,来的时候咱们不就是没有抱希望的么?您说您这样跟大少爷杠有什么意义,杠不过他不说,反伤了祖孙俩的和气这多不划算啊。”

这话倒是不假。其实她们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是这种结果了,当初即便是朱朱,南宫宸也不允许她按照王大师的方法做,更何况是他心爱的白慕晴?

老夫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恼火,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情。

白慕晴趴在门上听了一阵,听到门口没有动静后才拉开房门迈了出去。

她走出去的时候,南宫宸正站在落地窗前,手里多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中,他的表情凝重而严肃。

“奶奶走了?”她走过去,将他手中剩下一半的香烟拿掉摁灭在旁边的烟灰缸内。

“走了。”南宫宸回过身去,注视着她的目光渐渐地被一抹心疼染上:“慕晴,相信我,我是绝对不会让奶奶再伤害你的。”

“我相信你。”白慕晴点头。

“我会带你回南宫家,但不是取你的心脏,而是好好跟你过日子。”

“宸少.......。”

“嘘.......。”南宫宸将食指放在唇上,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也不用这么急着回绝我。”

“宸少,我今天必须回去了。”

南宫宸沉吟了一下,点头:“我送你。”

他说完便转身从桌面上抄过车钥题,看着他往门外走的背影,白慕晴讶然了。

他居然同意让她回去了?而且还是同意得这么干脆?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来不及多想,她快步追上他的步伐,和他一起离开公寓。

南宫宸没有骗她,果然是将她送回乔家小院来了,白慕晴扯开安全带,侧头盯着他说了句:“谢谢,我先进去了。”

南宫宸透过车窗扫视了一眼小院,望着她笑笑道:“不请我进去坐一坐?”

他要进去坐一坐?这一点都不像他的性格啊,白慕晴突然有些为难了。

南宫宸却不等她批准,便率先推开车门下车,然后往院子里面走去。

“宸少,你干什么.......?”白慕晴慌忙下了车子跟上去。

乔封还在家呢,他就这么闯进去的话,不是故意让乔封添堵么?

屋内的乔封听到动静,刚好从屋里挪了出来,看到南宫宸时脸上果然出现了一抹讶然。白慕晴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眼下的情景,只能哑口无言又一脸担忧地看着乔封。

乔封将目光定在白慕晴的身上,浅笑:“你回来了。”

“嗯。”白慕晴走上去,蹲在他跟前道:“朱朱发给我的证据拿到了,朴恋瑶也已经被抓了,所以我回来了。”

“这么说你终于安全了?”

“对啊。”白慕晴点了一下头,她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南宫宸,道:“宸少他送我回来的,说要进来坐一坐,可以么?”

乔封的目光过过白慕晴的头顶望向南宫宸,不等他表态,南宫宸便兀自走过来说道:“慕晴终于安全了,这么好的事情值得我们大伙一起庆祝一下不是么?”

说话间,他已经率先入了屋子,完全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白慕晴抬手在乔封的手掌上握了一下,压低声音道:“阿封,你别生气,宸少他就是这个性。”

“我明白的。”乔封冲她笑了一下,转身也往屋里挪去。

他们两个之间的小亲密被南宫宸收入眼底,南宫宸心里闪过一抹不爽,他略一迟疑,回身对白慕晴道:“慕晴,刚好我们都没有吃晚餐,麻烦你晚餐多做一个人的份,谢谢。”

白慕晴无语了,心想这家伙真是得寸进尺。

她张了张嘴,同时望向乔封,后者居然没有气恼地冲她微微一笑:“去吧,正好我也没吃。”

虽然乔封开口了,可白慕晴还是觉得三个人一起吃饭的场景有些别扭,况且将他们两个留在家里她自己出去买菜,万一他们又打起来怎么办?

猜测到她的担忧,乔封如是柔声安抚了一句:“去吧,没事的。”

白慕晴最终还是出门买晚餐食材去了。

白慕晴刚走,乔封便转向南宫宸嘲弄道:“南宫宸,我真觉得你应该将南宫一姓改为赖皮,再贴切不过了。”

南宫宸并未生气,而是耸了耸肩膀道:“如果你再不放掉慕晴,我会觉得你反而更适合这个姓。”

他往前迈了一步,俯视着乔封继续说道:“还记得你的承诺么?只要我把朱朱和朴恋瑶处理掉了,你就会把白慕晴还给我。”

乔封回视着他摇头,冷笑:“你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吗?远没有。”

南宫宸心头一抽,瞬间恼火:“看来你之前的承诺不过是用来挡我的借口,根本毫无可信度。”

“南宫宸,就算你把朱朱和朴恋瑶处置了,可有一个最危险的人物你还没有处置,也永远都不可能处置。”

“你说我奶奶?”

“难道不是?”

南宫宸哑言,既然有些无力反驳。

就在刚刚,老夫人才逼迫过白慕晴,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回去白慕晴可能已经被带回南宫家去了,不,有可能被老夫人藏到某个地方去了。

虽然这些都是事实,可他还是气恨得想要掐死乔封。他强忍着怒火道:“那么你是不打算把慕晴还给我了?”

“我还是那句话,等你哪天能够真正保护好慕晴的时候再来跟我要人。”乔封说得一脸冷硬。

“你这根本就是在欺骗我!”南宫宸俯身一把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气得咬牙切齿。

乔封却丝毫没有生气的痕迹,只是抬手将他的手掌从自己的衣服上拽了下去,面无表情道:“宸少最好理智一点,省得慕晴难做。”

南宫宸挫败地后退一步,他还指望着能从乔封这里下手让白慕晴回到他身边去呢,看来根本不可能!

他连晚餐也不吃了,恨恨地将目光从乔封的脸上收了回来,转身大跨步地往大门口走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乔封终于暗松口气地理了理胸前的衣服。

白慕晴买完菜回来,便看到屋里只有乔封一个人在,她环视一眼四周问道:“南宫宸呢?”

“他走了。”乔封幽幽地吐出一句,随即抬头盯着她苦笑:“怎么了?是不是有些失望?”

“怎么会,他在这里我反倒觉得不自在。”白慕晴笑了笑:“走了也好。”

没错,走了也好!

“慕晴.......。”乔封冲她招了一下手,白慕晴迈步走过去,牵住他伸出来的手掌打量着他:“怎么了?是不是他又惹你不高兴了?”

乔封摇了摇头:“不是,不管他怎么惹我,只要你愿意回到我的身边来,我就不会生气。”

白慕晴笑了笑,心想南宫宸肯定气坏了,肯定是被气走的吧。

此时此刻,她居然有些同情起他来。

“慕晴,我只是想问问你,你说过的话还算么?”乔封一脸认真而期待地问。

白慕晴点头:“等我把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们就出国去跟挽晴会合,这些承诺我一直都记着呢。”

“那就好。”乔封抬手在她的头顶上抚摸了一下:“我真怕你会反悔呢。”

“不会的。”白慕晴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心在流血。

她不知道等过几天她跟乔封出国后,南宫宸会怎么样,她也不忍去想。

好不容易等来了与朴恋瑶见面的机会,狱警却告诉沈恪说朴恋瑶并不想见她,只想见白慕晴一个人。

“为什么啊?”沈恪着急地追问道:“请你帮我转告她,白慕晴是不会来见她的,想见她的人是我。”

“沈先生,罪犯在没宣判之前是不可以随便见家属的,况且朴小姐已经声明过不想见你了,所以.......请回吧。”狱警说完,接着说了一句:“对了,朴小姐让你转告白慕晴小姐,如果白小姐不来见她以后会后悔的。”

“什么意思?”

“不清楚。”狱警耸了耸肩膀。

而止时的白慕晴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搭剩晚上七点的飞机前往英国。

她将最后一张沙发罩子盖好后,转身对乔封微笑道:“可以走了。”

“好。”乔封点头。

白慕晴推着他的轮椅往大门口走去,刘叔已经将两人的行礼搬到后尾车上,看到两人出来,又迎上来从白慕晴手中接过乔封,一边推着他往车子旁边走去一边叮嘱道:“二少爷二少夫人,到了英国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我们会的,谢谢。”白慕晴感激道。

刘叔将乔封扶到车上,白慕晴绕到另一边准备上车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南宫宸的车子不知何时停在前方不远处,刚刚出来的时候她居然没有留意到。

她愣了一下,目光透过车挡风玻璃落在南宫宸脸上,看着他脸上的忧伤,那一瞬间,她居然有了一种负罪的感觉。

她原本打算趁着南宫宸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离开的,没想到他还是发现了,还是出现了。

已经上了车的乔封也发现南宫宸的存在了,他看了看白慕晴,又看了看对面的南宫宸,对白慕晴说道:“慕晴,我们走吧。”

白慕晴将目光从南宫宸的车上收回,一弯腰坐入车厢内。

刘叔启动车子,车子缓缓地从南宫宸的车子旁边驶了过去,又迅速地将他抛在身后,自始至终,南宫宸都没有从车上下来,也没有对她说一句话。

他的沉默,反倒让白慕晴更加难受和不安起来。

她可以想象得到,等她离开后,南宫宸肯定不会直接回家的,而是找个喧嚣的酒吧将自己灌得烂罪,然后.......。

“慕晴,你还好吧?”乔封突然抓住她的小手关切地问了一句。

白慕晴一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的脸上多了两条泪水,她慌忙抬手将那两行清泪拭去,然后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对不起,我只是有点担心他。”

“我理解。”乔封点头。

白慕晴略一迟疑后,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拨通颜助理的号码,电话里面很快便传来颜助理的声音:“你好,我是颜悦。”

“颜助理,是我。”

“白小姐?有事么?”颜悦还没下班,听到他的话后立马放下手边的工作,因为白慕晴平日里没什么事情是不会不会给她打电话的。

白慕晴感觉有些无法启齿,停顿了半晌才道:“是这样的,我今晚七点的飞机,我.......我担心宸少.......。”

“你今天出国?和乔封一起?”颜助理讶然地问道。

“是的.......。”

“不回来了?”

“应该吧。”白慕晴语气中多了一丝请求:“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忙看着宸少,我怕他晚上又跑出去喝酒,然后犯病.......。”

“白小姐,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么?还有乔少爷,他也考虑清楚了么?”颜助理显得有些激动。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白慕晴道。

“乔少爷呢?他现在跟你在一起?”颜助理停了两秒,道:“可以让我跟他说两句么?”

“可以。”白慕晴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递到乔封面前说:“颜助理想跟你说几句。”

乔封看了一眼她的手机,然后接过去放在耳边,彼此之间有沉默了片刻,颜助理才缓和下语气问道:“你.......真的要去英国了?”

“你留我?”乔封挑眉。

“不,我没有。”颜助理本能地否认。

“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乔封将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递回白慕晴的手中。

白慕晴接住手机,狐疑地打量着乔封,她怎么觉得他刚刚那简短的两句话富含着别样的深意?

乔封似是感觉到了她的心思,抬手在她的头顶上抚了一下道:“你不在的那几天,是小姐陪我走过来的,她是个不错的女人。”

“所以呢?”

“所以她不会对我这个残废动感情,你放心吧。”他冲她微微一笑。

白慕晴也笑了,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没有那么小气。”

“那就好。”乔封点头。

这个时候白慕晴的电话又响了,是沈恪打来的:“表嫂,是你么?”

“你是.......沈恪?”听到沈恪的声音,白慕晴感觉有些意外。

“对,是我。”沈恪一开口便是乞求的语气:“表嫂,恋瑶说她想见你,请你过去见她一面好么?”

原来是为了朴恋瑶的事情来的,白慕晴无奈道:“沈恪,我觉得我跟她之间已经没有必要见面了,抱歉。”

“恋瑶她现在谁都不见,就想见你。”沈恪说:“表嫂,她说你不见她会后悔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恋瑶现在已经被仇恨蒙蔽内心了,说不定真有什么事呢,你还是去见见她吧。”

“可是我现在没空。”

“见她一面,说几句话也用不了多少时间。”沈恪安抚道:“表嫂你不用担心她会伤害你,现在她已经无力再做伤害别人的事了。”

白慕晴想了想,最终给了他一句:“我考虑一下。”

她挂上电话,扭头望向旁边的乔封。两人的距离这么近,乔封基本上已经听清楚沈恪的话了,他问:“你不会是真的打算去见她吧?”

白慕晴想到沈恪那句,她不去以后会后悔的话,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其实她很清楚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没有必要再去见那个女人了,反正见了只有坏事绝对不会有好事的,可心里却隐隐有种想去见她一面的欲望,而且这种欲望越来越强烈。

她抬起腕表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对乔封道:“时间还来得及,不如我去见她一面吧。”

乔封沉默着,显然并不想让她去。

“而且,从这里过去刚好顺路。”白慕晴又说了句。

乔封无奈地问道:“你确定要去?”

“嗯。”白慕晴点头。

乔封又是一番沉默,才开口让刘叔改变方向。

到达关押地的时候,白慕晴远远便看到沈恪等在门口了。看到白慕晴从车上下来,他的脸上明显地松了口气道:“表嫂,谢谢你愿意这来见她。”

“你.......。”白慕晴扫视了他一眼:“你怎么还敢到处乱跑?”

他不是应该到处躲避的么?不过此时她也没时间追问这些了,而是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说:“算了,你还是先带我去叫朴恋瑶吧。”

“表嫂很急么?”沈恪扫了一眼车里的乔封。

“嗯,我今晚七点的飞机。”白慕晴边答边往里面走去。

白慕晴被安排在一个小房间里等候安排,她一边等一边频频看表。

五分钟后,她终于把朴恋瑶给等出来了。

出现在她眼前的朴恋瑶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神彩和艳丽,她穿着里面专用的衣服,明显已经瘦了一圈,面容也是格外的憔悴。白慕晴打量着她,将心底不小心泛出来的同情压了下去,盯着她问出一句:“你找我?”

朴恋瑶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一脸惶恐和后怕,也没有哭着向她求救,反而冲着她微微一笑:“对啊,我找你找了好久了,你不愿意见我也不愿意接我电话。我以为你今天也不会来的,真是出乎意料啊。”

“有什么事直说吧。”白慕晴语气平淡道:“不过如果朴小姐找我来是为了求我放过你的话,那就不必开口了,因为我.......。”

“你帮得了么?”朴恋瑶打断她,嘲弄地一笑:“都这个时候了,你想帮也帮不了了吧?”

“既然知道是这样,那为什么还要叫我过来。”白慕晴不解,朴恋瑶执意要见她,难道不是为了求她帮忙的么?

“其实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复杂。”朴恋瑶阴险地一笑,语气也在一点一点地冷戾下来:“南宫少夫人.......我找你,不过是出于好心想告诉你一个关于南宫宸犯病的真相罢了。”

她口中的话语,她脸上骤然下降的冷意,瞬间让白慕晴的心脏抽紧了一下。

关于南宫宸的怪病,朴恋瑶居然要告诉她关于南宫宸怪病的真相?

“你.......知道宸的病?”她愕然地问。

“没错,我知道,我还能控制他发病。”朴恋瑶打量着她一脸惊讶然的样子,满意地笑了:“怎么样?感觉很惊讶?”

白慕晴瞬间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她怔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越是震惊难过,朴恋瑶的心里就越是痛快,她接着说:“没错,南宫宸的病确实是从小就存在的,但远没有这些年那么严重。他的病严重了,是因为遇到我了,明白了么?”

白慕晴好不容易才从怔忡中回过神来,瞪着她颤声问道:“为什么?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其实我刚开始念的医学外科专业,后来才转为研究药理,然后.......你懂的。”

“你给宸下毒了?”

“没错。”

“你.......。”白慕晴的心脏又是一阵抽紧,颤声问道:“你给他下什么药了?”

朴恋瑶咬牙,邪笑着一字一句道:“那是我朴恋瑶的专利,至今天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而此专利将会随着我的出事,永远地烂在我的肚子里。我之前曾尝试过跟你做笔交易,用药方跟你交换朱贱人的证据,可你不接我电话不肯见我,还把我送进牢里来了。”

白慕晴望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呆呆地听着她继续说:“对了,我先提醒你一下,南宫宸对我的药已经开始严重依赖了,只要断了我的药,他就会越来越频繁地发病,并且一次比一次更严重,直至一两个月后死亡那一刻。也就是说,即便你现在赢了,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南宫宸,你顶多也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一两个月。”

场面瞬间陷入死静,朴恋瑶等不到她开口只能继续说:“我说过我会让南宫宸死得比朱朱还惨,而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所以别怪我心狠。对了,自从我离开南宫家,南宫宸的药就断了,他最近应该挺惨的吧?”她邪恶地一笑:“不过麻烦你替我转告他,让他别害怕,忍一忍,应该用不了一个月就能解脱了。”

“还有,你不是他的命定情人么?或许你可以用自己的心脏去救他一命试试?也许他能熬过这一劫呢。”朴恋瑶笑得更加诡异起来:“我跟你说过的,虽然我学医多年,但我相信传言,你最好也信一回吧,如此也就不枉你们相爱一场了。”

呆怔中的白慕晴终于缓缓回过神来了,她的声线依旧颤抖:“朴恋瑶,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到底是不是真的,一个月后就知道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她哑声问道。

朴恋瑶笑了:“比起南宫家的恶毒,我这算什么?”

“可是你姐姐的事情南宫宸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都是老夫人一手搞出来的啊。”

“如果不是因为他,老夫人又怎么会把我姐姐逼成这样?白慕晴,如果换成是你的姐姐,你不生气不难过吗?你不报这个仇吗?”

“不要这么残忍.......。”白慕晴终于忍不住地流下泪来,目光透过泪水凝视着她哀求道:“恋瑶,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把药说出来,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抱歉,已经迟了。”

“不迟,只要你告诉我,我一定照办!”白慕晴急了,泪水扑漱地往下掉着。

然而她越伤心,朴恋瑶就越高兴越得意,她坏坏地一笑:“我说啦,你还可以试着用自己的心脏去救他,南宫家找命定情人找了那么久,多少肯定是有点用处的嘛。”

“朴恋瑶!”白慕晴激动地扑上去:“你太恶毒了!太过份了.......!”

没等她扑过去,守在门口的狱警便快步迈了进来,一把控制住她的身体严肃道:“你想干什么?”

“警察哥哥,她想打我。”朴恋瑶用手指住气愤填鹰的朴恋瑶,故作委屈:“她骂我,还想对我动手,请你们把她轰出去。”

狱警不管事情缘由,对白慕晴道:“这位小姐,麻烦跟我们出去吧。”

他的语气虽然在寻问,动作却是异常强硬,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往门口带去。

白慕晴望着屋里的朴恋瑶,一边被拉着往外走一边心急如焚地哀求道:“恋瑶,你不要这样子,宸他真的是无辜的,他已经说过会补尝帮助你姐姐了,求你不要这样对他.......啊.......!”

白慕晴被推了出去,厚实的铁门碰的一声被关上。

她转过身去,狱警已经将门上了锁。

她的双腿一软蹲在地上,崩溃地哭了起来。

“表嫂,你没事吧?”沈恪原本在休息区等候,看到她被送出来后立马便迎上来,打量着痛哭的她随即又问了一句:“表嫂,恋瑶她跟你说什么了?你怎么哭了?”

乔封也从外面行了进来,看到她哭得这么悲痛,伸手拉过她:“慕晴,你还好吧?”

白慕晴摇了摇头,却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乔封将她搂在自己的膝上,抬头盯着沈恪的目光明显有恼火:“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你明知道她们两个不应该见面。”

“对不起,嫂子,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还有恋瑶她怎么样了?”沈恪心心念念的仍是被关在里面的朴恋瑶。

“没看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么?”乔封将白慕晴从地面上牵起,柔声道:“慕晴,我们走。”

两人一起回到车上后,刘叔启动车子加速往机场的方向驶去,再拖下去飞机就赶不上了。

乔封不知道白慕晴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但他可以猜测到肯定跟南宫宸有关,因为一直以来只有关系到南宫宸的事情才能让她哭。白慕晴不想说,他也没有追问,就让她自己安静片刻吧。

车子停在机场大楼前,刘叔把乔封扶下车子后,又将行礼从后尾箱里放了下来。因为这里是短暂停留区不可以停太久,刘叔放下他们便驱车离开了。

进入机场大楼,乔封冲掉了魂般的白慕晴道:“慕晴,把你的身份证给我,我去换票。”

换成是以往,这些事情都是白慕晴做的,可是眼下白慕晴连走路都撞人实在是.......。

白慕晴垂眸,看着一脸温和的乔封,浑浑噩噩了一路的她终于一咬牙,蹲在他跟前痛哭流涕道:“对不起,阿封,我不能跟你走.......。”

没错,她不能走,不能扔下南宫宸跟乔封一起到国外去,她做不到.......!

乔封心下一沉,注视着她:“慕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我知道,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白慕晴抓住他的双手失声痛哭:“封,朴恋瑶告诉我南宫宸的怪病是被她控制的,她说南宫宸的病接下来会越来越严重,她说南宫宸最多只能再活一个月.......。”

她说不下去了,额头靠着他的膝盖,任泪水染湿了他的西裤。

乔封讶然地用双手捧起她的泪脸,问道:“你说什么?”

“是朴恋瑶告诉我的,封.......我好怕是真的,我好怕南宫宸会活不下去.......。”

“也许朴恋瑶是骗你的,吓你的呢?”

白慕晴摇头:“她说一个月后就知道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乔封轻吸口气,用手抚去她脸上的泪水:“慕晴,你想回到他身边去是么?”

白慕晴拼命地点头:“我想回到他身边去,我想陪着他,照顾他.......。”她哽嗯了一下后,重新抓住他的双手:“封,对不起,我答应过会和你一起前往英国,我答应过会跟你一生一世,我不想食言,也一直在努力地当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可是.......对不起.......我还是失败了,我做不到.......我不忍心撇下他一个人不管。我欠你的.......我来世一定还你好不好?请你原谅我.......。”

看着她脸上的难过和歉疚,乔封即便是有再大的失望也不敢表达出来啊。

他抓紧她的手掌,苦涩地问了一句:“你确定要回到他身边去么?你明知道老夫人不会放过你的。你明知道南宫宸一生起病来,根本无法保护你,就像当初一样。”

白慕晴摇头:“我不怕,只要能陪在他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她的态度是那么坚决,坚决得让人心疼,让人不忍打击她。

乔封点头,幽幽地吸了口气:“慕晴,其实我知道你舍不得他,放不下他,我也知道你深爱着他。而你也应该明白,我霸占着你,带你走,不是因为我自私,而是.......我不想让你受到当年那样的伤害,我担心南宫宸保护不了你。”

“我明白.......。”白慕晴眨巴了一下双眼,更多的泪水滚了下来。

“可是既然你自己愿意,那么我也就没有理由再留住你了。”他顿了顿,苦笑道:“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你能好好保护自己,不管南宫宸能不能熬过这一次.......你都要给我好好的。”

“我会的。”白慕晴点头:“阿封,你也是,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这一生算我负了你,算我对不起你,我会一辈都记得你对我的恩情的。我希望你过得比我好,我也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比我简单比我善良比我爱你的女人的.......。”

“谢谢,我也相信自己。”乔封浅笑道。

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么样,但是他此刻只想让白慕晴停止哭泣,停止自责。

乔封松开她的手:“你走吧,回到他身边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