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活不过一个月?/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望着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你呢?你怎么办?”

“我?我回家吧,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出国的对不对。”乔封微笑道:“万一挽晴问起来怎么办?我怎么回答她?”

“挽晴........。”白慕晴哽咽着。

“你放心,挽晴就让她先在那里住着吧,等你什么时候有空的时候再把她带回来。”乔封说。

白慕晴点头。沉默了一阵道:“我先送你回去。”

这已经是第二次在出国的时候打道回家了,白慕晴将今天下午才收拾好的家具一件件地摆回原位,将收起来的床罩铺好,又将被子从衣柜里面抱出来放在床上后,她才迈步走出卧室。

乔封坐在客厅里,看着她走出来后微笑道:“别忙活了,我自己可以。”

“你真的可以么?”白慕晴打量着他,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没有你的时候,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乔封冲她又是一笑:“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白慕晴本能地摇头。

“我想送送你。”乔封坚持:“顺便请你吃最后一餐饭。”

乔封这么说了,白慕晴也不好再拒绝,只好点头,拖过一旁边属于她的行礼。

两人一起出了门,又一起在餐厅里面吃过晚餐,她们去到餐厅的时候就已经九点了。吃完后是十点半,再从餐厅回到南宫家老宅,已经接近十一点半了。宅子里的人应该都睡了,她打量着依旧灯火通明的大宅,太久没有回来了,再站到这里的此刻,她的心情是满满的紧张与不安。

宅子的灯光映入车窗,照在她氤氲着水气的眸子上,乔封心下一疼。抓住她的手掌:“别担心,他会没事的。”

白慕晴眨巴了一下双眼,冲他强颜欢笑了一下:“谢谢。”

“他看到你回来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白慕晴忍住哭腔。

“再见。”

“再见。”白慕晴深吸口气,冲前座的刘叔叮咛了一句:“刘叔,请您务必要好好照顾二少爷。”

“放心吧,少夫人。”刘叔已经彻底地被他俩搞懵了,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不过照顾二少爷的责任他还是会担负起来的。

当白慕晴拖着箱子步入南宫家主屋客厅的时候,意外地看到老夫人还没有睡。只是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品尝花茶,而是一脸难受地靠在沙发扶手上,眼圈泛红。

一旁的何姐看到白慕晴进来,脸上立刻闪过一抹讶然道:“老夫人,您看谁回来了。”

老夫人幽幽地抬起头来,看到白慕晴时脸上也泛起了诧异,凝在眼里的泪水凝成泪珠滚落下来。既是那么的委屈。

白慕晴看着她们两个,心里划过一抹不好的预感,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平日里老夫人跟何姐最迟十点钟就会回屋睡觉的,现在已经快要十二点了居然还没有睡?

“大少爷犯病了。”何姐代为答道。

“什么?”白慕晴一惊,抬起脚步便往二楼的方向快步冲上去。

她跑到南宫宸的卧室门口,果然看到张医生正在卧室里面,而南宫宸像以往泛病后的样子,安静地躺在床上,手上扎着点滴。

白慕晴突然闯进来,张医生被吓了一跳,他看了看白慕晴讶然地问道:“小姐........你怎么跑进来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整容后的白慕晴,所以此时才没有将她认出来。

白慕晴没有心思理会他,而是冲到南宫宸的床前,打量着他,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她就仿佛可以看到他刚刚被病痛折磨时的样子。眼泪扑漱漱地掉落下来,她蹲在床前,小手抓住他微凉的大掌,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何姐将张医生打发走了,老夫人则站在白慕晴身后流着泪说:“宸刚回来不久,喝得醉醺醺的,见到我的第一句就说‘慕晴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你再也别想伤害她了’然后他就回房了,紧接着就犯病了。”

白慕晴听着老夫人的话,眼泪流得更急了,半晌才吐出一句:“对不起........。”

她知道南宫宸肯定会很难过,肯定会喝酒,她不应该对他这么残忍的!

“你还会关心他么?”老夫人望着她:“我以为你真的不会再管他的死活了。”

白慕晴仍然不语,因为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有老夫人在难过地说:“以前宸犯病的时候,有沈恪帮着,恋瑶沈心朱朱看着,可是现在他们都走了,屋子里面空荡荡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无助好孤单,我想宸一定也有这种感觉吧。”

白慕晴转过身去,泪眼婆娑地望着老夫人道:“奶奶,你放心,我回来了,以后有我在宸一定不会觉得孤单的........。”

“你知道么,刚刚看到你的时候,我突然就仿佛看到了希望,谢谢你愿意回来,慕晴........。”老夫人弯腰将她从地上搀起,打量着她:“宸说得对,你确实是一个真正对他好的善良好女人。”

“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当然是真的。”何姐走进来说道:“少夫人,大少爷如果知道你回来肯定会高兴坏的。”

“嗯,他最近犯病犯得频繁,一定是太伤心太难过的缘故,如果他知道慕晴回来了,犯病的次数一定会减少。”老夫人抬手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笑了起来。

老夫人笑了,白慕晴的心却不自觉地揪紧,望着老夫人问道:“大少爷最近犯病犯得很频繁么?”

“嗯,越来越频繁了,希望你的回来能够让他恢复正常。”

白慕晴想起朴恋瑶的话,看来她说的是真的,她没有故意吓唬她,南宫宸离开了她的药后真的渐渐地开始频繁犯病了到。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她望着床上安睡的南宫宸,捂住嘴巴无声地哭了起来........。

“慕晴,你怎么了?”老夫人苦笑着安抚道:“宸已经不是第一次犯病了,你不要太担心。”

白慕晴不敢告诉老夫人真相,只能自己独自一个人忍着痛,自己独自一人哭。

为了不让老夫人感觉到她的异常,白慕晴努力地恢复好情绪,对老夫人道:“奶奶,你先回房休息吧,我在这里陪着大少爷就可以了。”

就连她自己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她实在不忍心告诉老夫人朴恋瑶对南宫宸下毒的事情,她需要时间缓一缓,想一想办法,然后再决定怎么告诉老夫人和南宫宸真相。

何姐点头:“对啊老夫人,您刚不是还在说么,只有少夫人在大少爷身侧您才能真正放下心来,现在少夫人回来了,您也该安心回屋休息去了。”

老夫人看着白慕晴,点了点头,叮嘱了她几句便出去了。

老夫人走后,卧室内瞬间安静下来,安静得几乎可以听见南宫宸的呼吸声。扔宏斤亡。

白慕晴幽幽地走回他跟前坐下,打量着一动不动的他,好不容易才收住的泪水突然又涌了出来。

只要一想到南宫宸极有可能活不下去,她就难受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她不敢想像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了南宫宸,她会怎么样,会不会因此而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宸,你一定要好好的。”她注视着她,幽幽地吐出一句。

她像往常一样在南宫宸的床前守了一夜,直到占滴打完,替他拔了针后,她才终于支撑不住地靠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她太困了,将药瓶收好后,头一低,几乎是一下子便入睡。

早晨张医生照例过来帮南宫宸检查身体的时候,白慕晴又被人从睡梦中惊醒了,她从床沿上站起,看着张医生在替南宫宸检查身体的当儿问道:“大少爷的病是不是越来越严重了?”

张医生点了点头:“是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白慕晴想了想,道:“张医生,我可以跟您聊几句么?”

张医生讶然:“少夫人要跟我聊什么?”

白慕晴看了床上的南宫宸一眼,道:“我们出去说吧。”

两人一起来到二楼的起居室里,白慕晴迟疑着将朴恋瑶的话转述给张医生听,末了的时候盯着他问道:“张医生,你觉得朴小姐的话可信么?她真的可以控制大少爷的病么?”

张医生诧异地盯着她,问:“这真的是朴小姐说的么?”

白慕晴点头。

张医生想了想,又道:“可是我之前对大少爷做过详细的检查,并没有发现他的身体有中毒的现象啊,怎么可能........?”

他喃喃地说完,又对白慕晴说道:“少夫人您先别着急,我再对大少爷的身体做一个详细检查,看看到底有没有中毒的现象。”

白慕晴点头,吸了吸鼻子道:“谢谢张医生,我告诉您真相,就是希望您能快点从大少爷的体内查出病症,早点为他治疗。”

“我会的,我一会就回医院去处理这事,少夫人放心。”

“谢谢。”白慕晴深吸口气,目送着张医生离开后,才转身往南宫宸的房里走去。

她走进去的时候,南宫宸已经醒过来了,此时正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注视着外面。

白慕晴脚步一停,就这么远远地看着他的背影。

南宫宸虽然听到了动静,但他并没有回头,也没有在意。这个时候正是佣人收拾房间的时间,有人进来也是正常的。

直到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他的身体,他才终于有了反应,身体如被电击了一般轻颤了一下。因为来人不管是身体还是气息都是那么的熟悉,这位他以为自己再也不可能见到的女人,此刻居然在他的身后?

他闭上眼,一动不动地直挺着身体,生怕自己稍一动弹身后的人就被吓跑了,就消失不见了。

白慕晴将小脸贴在他的背上,听着他怦然的心跳,轻柔地吐出一句:“宸,我回来了,你还要我么?”

“回几天?”南宫宸强压下心底的微颤问,如果是因为他犯病回来看他一眼,那么他宁愿不要她回来。

“一辈子好不好?”白慕晴问道。

南宫宸回过身来,俯视着她:“你说呢?”

“我说好。”白慕晴控制不住地闪出泪花来,迎视着他:“但是你得答应我,你要好好的,你要陪我一辈子,不准撇下我一个人,不准........。”

南宫宸蓦地低下头去,在最短的时间内深深地吻住了她。

白慕晴未出口的话被他堵了回来,她怔了怔,随即闭上眼。

南宫宸吻了她一阵,松开她,额头抵着她的,微喘着气息问:“为什么想通了?愿意回来了?”

“因为........。”白慕晴含着泪笑了一下,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将刚刚的热吻延续下去。

此时无声胜有声。

南宫宸被她的主动搅动得激动不已,体内的欲火也在一瞬间往上窜了起来,他一旋身将她压在旁边的大床上,一边迫不及待地开始拉扯她身上的衣服。

白慕晴感觉到胸口的肌肤一凉,理智稍稍复位了一些,她一手抓住南宫宸使坏的手掌,一手搂住他的脖子严肃而又认真道:“宸,你刚犯了病,不能太过劳累........。”

她的眼中同样有着难掩的欲火,只是她控制得比他好,因为她太担心他的身体了。

可是南宫宸却丝毫不在意地摇了一下头:“我一点都不劳累。”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也不给她抗拒的机会。

他好不容易才将她盼回来了,他现在只想要她,要她,狠狠地要她........!

白慕晴挣扎了一阵,终于被他控制得挣扎不下去,不用多久,她便彻底地被他降服了。不再挣扎,不再反抗,而是主动爬上他的身体。

她记得南宫宸曾经要求过他,他累了的时候,应该由她来服务他,当时她别扭得不好意思随便乱动,可是今天........她彻底地放开了自己!

心疼他,却又更想满足他。

而她的体贴,无疑地让南宫宸更加激动起来,他搂着她的身体,任由她在自己身上妩媚生花........。

一场激烈的缠绵过后,白慕晴累趴了,再加上昨晚的一夜未睡,白慕晴连从他身上下来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趴在上面熟睡过去。

南宫宸双手搂着她,听着她粗喘的气息渐渐地平息下来,却久久没有从他身上下来,低头一看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素白的小脸枕在他的胸口,睡得安静祥和。

“这么快就倒下了........。”南宫宸微笑着抚摸她裸露的肩膀,就这么抱了她许久后,才将她放到身侧,替她拉好被子。

-----

白慕晴这一觉睡到大中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是躺在南宫宸的床上的,大脑有些迷糊,但很快便适应过来了。

太久没有在这张床上醒来了,她转个身,将自己的脸颊埋入丝被内,感受着属于他的气息。

本该幸福美好的感觉,她的心情却格外的沉重。只要一想到南宫宸的病,她笑着笑着都能流下泪来。

门口的方向传来扭动门锁的声音,白慕晴本能地拉好身上的被子,闭上眼装睡。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她知道是南宫宸,哪怕过去这么久,她还是可以清楚地分辨出他的脚步声,但她并没有动弹,而是继续装睡。

南宫宸看到她仍然没有醒来,在门边站了片刻后,迈步往大床的方向走来,站在床边俯视着她安静的睡脸。然后俯下身子,手掌轻轻地抚过她的面颊,指腹刷过她粉红的唇瓣。

就在他的手指即将离开她的唇瓣时,白慕晴突然张嘴一口咬了上去。

南宫宸被她吓了一跳,发现她居然醒过来了。

指尖划过她的唇瓣停在她的下巴,微微往上一扳浅笑:“又在装睡?”

“你又在上当受骗?”白慕晴抬手将他的手掌抓了下来。

“我总是那么相信你。”南宫宸自嘲地一笑:“我居然相信你是真的出国了,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白慕晴眼眶一热,定定地注视着他。

“怎么了?”南宫宸打量着她问。

“宸,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回来么?”白慕晴含泪盯着他问。

南宫宸想了一下,说:“难道不是因为舍不下我?”

白慕晴接着说:“因为我在去机场的路上接到沈恪的电话,他让我一定要去见见朴恋瑶,然后我就去了,然后朴恋瑶告诉了我一个真相........。”

她没有说下去,因为担心南宫宸害怕。

南宫宸注视着她,随即笑了:“她告诉你,我的病很严重,并且有可能会活不下去是么?”

他说得很平静,仿佛与他无关一般。

白慕晴却讶然了,怔怔地盯着他:“你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朴恋瑶给你下毒的事?”

南宫宸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讶然,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白慕晴又是一怔:“还是........你根本就不知道?”

天啊,她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的真相,却被他这样轻而易举地套出来了,她甚至都没有想好该怎么安慰他。

不知道他知道这个消息后会不会像她一样心急如焚,害怕得吃不好睡不好。就像那些得癌症的人,有一半都是被吓死的

南宫宸沉吟了片刻,终于微笑了一下道:“猜到了。”

“你猜到了?”

“嗯。”

“那你知道她给你下的是什么药么?”白慕晴含泪问道。

“不知道,不过她已经不在南宫家了,我想........慢慢就好了吧。”南宫宸仍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是的。”白慕晴摇摇头,泪水终于溢出眼眶,哽咽着说:“她告诉这种药是她自己研制出来的,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究竟是什么药,她还说她要把药的配方烂死在肚子里........她还说........你最多只能活一个月了。”

听到这个消息,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可是看到她哭得那么伤心,南宫宸却没有将太多的惊讶和担忧表现出来,而是在片刻的沉默后抬手抚去她脸上的泪水,微笑着安抚道:“没有那么严重,我的身体我自己还不知道么?”

没错,他的身体他知道。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差,犯病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所以他才会猜到自己被朴恋瑶下了毒。

朴恋瑶说他最多能活一个月,他一点都不怀疑。可是看到白慕晴害怕成这样,他不能也跟着害怕,跟着担心不是么?

“别哭了,没事的。”南宫宸将她从床上抱起,搂入怀中柔声安慰道。

“你一点都不担心吗?”白慕晴的泪水撒在他的肩上,难过地呜咽道:“我都快要急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

“不是说了么?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别说是一个月,三十年五十年我都可以活下去。”南宫宸笑着吻去她脸上的泪水:“我不是答应过你了么?我会陪你一辈子。”

虽然南宫宸已经在尽全力安抚了,可白慕晴却丝毫没有因此而好受些,她只知道,朴恋瑶不可能骗她的,因为她当时说得那么斩钉截铁。

门外,一直站在门口的老夫人却被白慕晴带来的消息吓得腿软了,她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自己狂跳的心脏,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危险。

何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便看到老夫人这副难受的样子,她慌忙扶住她的手臂压着声线道:“老夫人,你还好吧?”

老夫人重重地喘了口气,摇摇头,望着何姐道:“你听见了没有?慕晴说朴恋瑶宸活不了一个月了,你听到了没有........?”

“老夫人,你可能听错了。”何姐话才说完,老夫人便双腿一软顺着墙壁往地面上跌去。

“老夫人........!”何姐大惊。

卧室内的两人听到何姐的惊呼声,慌忙松开彼此,南宫宸已经快步往门口走去。

白慕晴要下床的时候,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还裸着,只好退了回来。

她走到衣柜前,将大大的推拉衣柜打开,原本想找件自己能穿的衣服,没想到却在衣柜的另一边看到了自己当年穿过的衣服。

她讶然地将衣服从里面拿了出来,接近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南宫宸居然还留着她的衣服?这一点着实是令她惊讶极了,她动容地掉下泪来。只是此时不是感动的时候,她迅速地将衣服套在身上,便勿勿下楼去了。

看着床上昏迷的老夫人,白慕晴有些担忧地问道:“奶奶她怎么样了?”

“奶奶也许是受了惊吓,不会有事的。”南宫宸拍着她的肩安抚道。

经过一小段时间的观察和治疗后?张医生告诉大伙老夫人只是受惊过度,应该很快就会醒来的,并让大伙不要打扰她。

从老夫人房里退出来后,白慕晴望着面色凝重的南宫宸,看得出来他很担心老夫人,此时的表情甚至比刚刚听到他自己活不了一个月的消息时还要担忧。她突然有些歉疚起来,抓着他的手掌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怎么能怪你呢?”南宫宸说:“奶奶就是太担心我的病了。”

“谁不担心啊。”白慕晴苦涩地一笑:“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腿软了,我也差一点就昏倒过去。”

她抬起双手,理了理他胸前已经乱掉的衬衫柔声道:“所以接下来,你一定要乖乖听我们的,配合医生,好好治疗,好好活着。如果你倒下了,我们大家都倒下了,明白么?”

南宫宸动容地喘了口气,随即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我一定尽全力地活。”

“嗯,这就对了。”白慕晴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南宫宸松开她,扫视着她身上的衣服道:“对了,我已经让小绿去给你置衣服去了,估计一会就能送回来。”

“谢谢。”白慕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眨去眼底的泪雾微笑道:“也谢谢你为我留着这些衣服,你知道么,刚刚拉开衣柜看到这些衣服的时候,我真的是惊讶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把它们通通留下。”

南宫宸也跟着笑了:“以前我从来不相信感觉的,可是自从跟你重逢后我就终于相信了,当初何姐要将你的衣服清出去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制止了她,因为我心里隐隐有种感觉,你并没有死,你还会回来。”

“这叫心有灵犀么?”

“我想应该是吧。”南宫宸点头:“还有两年前我昏迷的那次,就在你撞车的那个时间点上,我醒过来了,我听到你在向我求救,然后就醒了........。”

南宫宸再度吻了吻她:“那一刻,你到底有没有向我求救了?”

白慕晴点头:“有,那个时候我急着赶回家告诉老夫人我才是真的朱朱,我不想跟你离婚,可是朱小姐一直在后面追赶我,然后我就撞车了,并且在最后关头喊出了你的名字........。”

“对不起........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不能把你拯救回来........。”

“嘘........。”白慕晴抬手将食指放在他的唇上,柔声道:“都已经过去了,而且当时能把你从昏迷中喊醒,也不枉我撞那一回了不是么?”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南宫宸低头狠狠地吻住她,惩罚性地吻了起来。

白慕晴笑了,搂住他的脖子迎合着他的热吻,心下暗暗祈祷,希望这次她还可以像当初一样将他从死亡边沿唤回来,希望他可以一直这样霸道而强势地拥她,吻她........。

时间仿佛静谧了般,只有两人在忘我地拥吻彼此,怎么都吻不够般。

不知道过去多久,身后突然响起老夫人无语的声音:“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还有心情搞这个。”

吻得忘乎所以的两人终于松开彼此,白慕晴转过身去,看到老夫人在何姐的搀扶下站在自己身后,脸上立刻羞红一片。她羞怯地唤了声:“奶奶........你还好吧?”

老夫人脸上依旧满满的难过,眼眶也是泛红一片。

“奶奶,一把年纪了还坏人好事,这么做很不地道的知道么?”南宫宸拥着白慕晴冲老夫人笑了笑。

白慕晴慌忙抬手在他的腰上捅了一下,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果然,老夫人根本没心思开玩笑,抬手便在南宫宸的肩上拍了一下嗔怒道:“你还笑得出来?”

“奶奶,你别这样。”

“我不这样难道我像你一样嘻嘻哈哈的,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么?”老夫人的泪水流了下来。

白慕晴慌忙走上去,挽住她的手臂安抚道:“奶奶,您别伤心了,别又像刚刚那样晕倒了,很危险........。”

老夫人没有理会她的安抚,而是反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盯着她急切地问道:“刚刚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朴恋瑶给宸下毒了?宸活不了一个月了?”

白慕晴知道她肯定会问的,可是她却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回答她,她抬头看向南宫宸。

“你别看他,你跟我说实话,我好趁早去想办法啊!”老夫人情急地催促了一句。

南宫宸抢在白慕晴面前道:“别,奶奶你还是别去想办法了,我自己会想的。”

他还不认识自己的奶奶么?别又给他想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办法来才好。

“你?你会去想么?”老夫人斜睨着他,满腔的不满:“你什么时候重视过自己的病了?都快死了,你还有心情在这时接吻,你........真是气死我了。”

“咳........。”南宫宸抬手在自己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扭头望向一旁的白慕晴:“都怪你,引诱我........。”

白慕晴像老夫人一样斜斜地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才有心情说笑了。

她望着老夫人,安抚道:“奶奶您放心吧,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督促大少爷配合治疗的,相信大少爷一定能熬过这一回。”

“但愿吧。”老夫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点了点头。

南宫宸挽住她的手臂,一边扶着她往卧室里面走一边叮嘱道:“奶奶,你刚刚才缓过来,就不要为我的事情操心了,好好休息,别到时候我的病好了你倒下了。”

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谁不害怕死亡?其实他也怕,只不过他不能像老夫人和白慕晴那样惊慌失措哭哭啼啼罢了。如果连他都这样子,那么这个家就真的毫无生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