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找不出病因/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白慕晴便陪着南宫宸到医院去做了检查,从抽血到全身的系统检查,整整忙活了一下午。

看着二十多个小管内的血液,白慕晴不自觉地拧了一下眉头。稍稍转过身去。

南宫宸看着她脸上后怕的表情。微笑:“怎么了?”

“感觉好疼。”白慕晴道。

“你当初应该被抽了不止这么些吧?”南宫宸问道。

白慕晴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

她不是不记得,而是不想告诉他其实当年她也被抽了很多血,因为不想让他心疼。

抽完血后,南宫宸被带到拍片的地方,并在张医生的亲自陪同下做完了所有的检查,从张医生办公室走出来时,他环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到白慕晴的身影,如是往走廊尽头的露台里面走去。

他远远便听到白慕晴在打电话,聊的正是他的病情。

白慕晴打完电话一回身,便看到南宫宸站在自己身后,她被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一步后打量着他:“这么快做完了么?张医生怎么说?”

“张医生暂时还找不出病因,要等血液检测和细菌培养。”南宫宸扫视着她:“刚刚是在给沈恪打电话么?”

“嗯。”白慕晴并不打算隐瞒,点了一下头道:“我想如果能从朴恋瑶口中知道她给你下了什么样的毒,那咱们就可以节省不少时间,早点找出应对的办法来不是么?”

“话是没错,不过.......。”南宫宸苦涩地笑了笑:“你对朴恋瑶还是不够了解。她进入南宫家就是为了报复我,并且是狠狠地报复,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会愿意告诉沈恪这些呢?”

“试一下总是好的。”白慕晴道。

她怎么会不了解朴恋瑶?怎么会不知道朴恋瑶的个性,况且这个时候即便她把一切说出来了对她自己是毫无益处的,她怎么可能会说出来?”

明知道她不会说,她还是不想放弃,还是求了沈恪去跟她说。

万一有奇迹出现呢?此时她也只能这么想了。

“我看你是被我的病折磨得乱了方寸了。”南宫宸伸手将她拥入怀中,无力地安抚道:“别着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我知道。”白慕晴点头。

-----

从医院出来后,南宫宸去公司处理了一些急事,白慕晴在公司大楼一层等候他下来。

她坐在休息椅上随手翻阅着手中的杂志,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她只好将杂志放回书架上。

“白小姐?”她听到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如是狐疑地转过身去,看到颜助理一边讶然地往她走过来一边打量着她,显然对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感到很惊讶。

“颜助理。”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

“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出国了么?”颜助理问。

“后来临时取消行程了。”

“为什么?”

“因为.......。”白慕晴哑言了一下,道:“因为我想来想去。还是没能忍得下心抛下南宫宸,只好回来了。”

颜助理脸上的讶然更浓:“你的意思是.......你决定离开乔二少回到宸少身边来?你终于想通了?可是你这么做.......乔二少应该会伤心欲绝的吧?”

提到乔封,白慕晴心下也是一片愧疚,她知道自己对不起乔封,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现在南宫宸比乔封更加需要她啊!

看着她不知该怎么回答自己的样子,颜助理意识到自己问得太多了,忙歉疚地笑了笑:“对不起,我是不是问得太宽了,我只是太惊讶了。”

“没关系。”白慕晴无所谓地笑了笑。

颜助理想了想,又说:“不过既然你已经回到南宫宸身边来了,为什么他昨晚还会喝得那么烂醉,为什么刚刚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和开怀,你不会是特意在这里等他,给他一个惊喜吧?”颜助理暧昧地一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替你保密的哟。”

“刚刚你见到他的时候,他心情很不好么?”白慕晴幽幽地问出一句。

其实她知道南宫宸是故意装出来的坚强与无所谓,她也心疼过他的故作坚强,特别是在听到颜助理的话后,她就更心疼了。

“可不是么,看着就让人揪心。”不明所以的颜助理微笑道:“所以你还是赶紧上去吧,别卖关子了,不然我看他再这么愁上去头发都要白了。”

白慕晴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颜助理看了一眼服务台上方的时间,道:“白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谢谢你昨晚帮我看着宸少。”虽然他最终还是犯病了,可她还是挺感激颜助理的。

“没事,只要他没事就好。”颜助理转身走了两步,回过身来冲她微微一笑:“虽然乔二少可能会很伤心,但我还是想恭喜你和宸少一句,恭喜你们这对有情人终于重归于好了。”

“谢谢。”

“不谢,先走了。”颜助理冲她挥了一下手掌,转身往大楼门口走去。

-----

沈恪终于见到朴恋瑶了,此时的朴恋瑶比之前又瘦了一圈,沈恪看到她的第一眼便心疼得说不出话来。

朴恋瑶倒是显得很平静,开口的第一句话便问:“我已经说过不想见你了,为什么还来?”

如果不是沈恪一再地想见她,她是不会心软出来的。

多日不见,沈恪同样是瘦了一圈,也憔悴也许多,朴恋瑶只瞧了他一眼便不忍再看,因为担心自己冷硬不下心肠来拒绝他到底。

“你在里面还好么?”沈恪终于问出一句。

“挺好的。”朴恋瑶点头。

短短的一句问候后,朴恋瑶继续保持着沉默,继续将脸别在一侧。

“恋瑶.......难道你一点都不想跟我说说话么。”沈恪痛心地问出一句。

朴恋瑶终于扭过头来,盯着他冷硬道:“你觉得我应该说什么?痛哭流涕地说我好害怕,我好辛苦么?还是哭着问你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姐姐怎么办?弟弟怎么办?”

沈恪有些迫不及待道:“你放心,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么?表哥他对你姐姐的事情并不知情,现在知道了他说他会尽力弥补,尽力帮助她好起来的。”

“把人害成这样后,甩点钱找个医生帮她看一下就能了事了吗?你帮我转告诉他,我不需要!”

“恋瑶,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沈恪道:“还有你弟弟.......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会找到他,替你照顾他的。”

“不用了,他现在好得很。”朴恋瑶说得有些心虚,其实朴即跟着她犯了那么多罪,能不能好好的还是个问题。

她甚至不敢告诉朴即,杨理没有死,还在精神病院里,因为怕他担心而贸然跑回国来,最终落入她这样的下场。

“你回去吧,我已经没有什么话想跟你说的了。”朴恋瑶说了一句。

她的冷漠让沈恪再度痛心起来:“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不想跟我多说一句话吗?”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当初是为了利用你进入南宫家才跟你在一起的,并不是真心爱你,现在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了,所以请你以后别再跑来这里,我也不会再出来见你了。”朴恋瑶一口气说完这些后,睨着他问:“还有事么?”

“还有一件事。”沈恪见她起身要走,忙道。

朴恋瑶坐回椅子上,扫视了他一眼:“如果是跟南宫宸病情有关的事情,那么你就免开尊口了。”

当初跟白慕晴说这事的时候,她就猜到白慕晴肯定会托沈恪来求她要药方了,而此时看沈恪的表情,显然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南宫宸的病情。

她随即笑了起来,打量着沈恪问:“对了,南宫家的人这几天怎么样?一定痛苦极了吧?难过极了吧?面临死亡的滋味你没尝过肯定不懂,但是我这几天尝到了,真的是连半夜睡觉都会被惊醒啊!感觉就像.......。”

“恋瑶!”沈恪打断她:“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有多可怕么?你一点都不适合笑成现在这副狠毒奸诈的样子,你能不能别装了!”

朴恋瑶耸耸肩:“不是跟你说了么?这才是我的本性,你之前见到的那个朴恋瑶都是假的。”

“恋瑶,你先告诉我你给表哥下的到底是什么药,等表哥的病好了,我们会想办法早点把你救出来的。”沈恪情急道:“表哥他平日里对我们不差,你别这样对他好么?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我计划了那么久的复仇,你让我放弃?”

“可是你现在已经.......。”

“我现在好的很,我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我开心我快乐!”朴恋瑶打断他道:“你回去转告南宫家,告诉他们想从我这里找到治疗南宫家的方法没门!

告诉他们还是尽早准备后事吧,就这样,永不相见!”

朴恋瑶扔下这句,最后再看了焦急的沈恪一眼后,转身往里面走去。

“恋瑶.......。”沈恪情急地冲着她的背影唤了两声,然后却没能将她唤回来。

他最终只能泄气地闭了嘴,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早就等在门口的白慕晴一看到沈恪从里面走出来,立刻迎上来问道:“朴恋瑶她怎么说?”

沈恪看了她一眼,无奈地摇摇头,他这一摇头,白慕晴心底的那一丁点希望便瞬间消失殆尽了。

“表嫂对不起,恋瑶的态度很坚决,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

白慕晴虽然失望,但她看得出来此时的沈恪很痛苦很难过,丝毫不比她好受,如是扯动唇角笑了一下道:“没事,反正也没有抱太大希望来的。”

沈恪点头。

白慕晴打量他一番,关切地问:“沈恪,你还好吧?”

“我没事。”沈恪强颜欢笑了一下:“嫂子,我先走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嗯,你也别太伤心.......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沈恪点着头转身走了,看着他走远后,白慕晴才无奈地轻吸口气,转身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她一上车子,身侧的南宫宸便笑笑地打量起她:“怎么样?死心了?”

白慕晴看了他一眼,难过得不想说话。

她今天要到这里来的时候,南宫宸就劝过她说没用的,朴恋瑶绝对不会松口的。可她还是来了,抱着一丝丝的希望来了。

“别这样,我会惭愧的。”南宫宸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在她的颊边亲了亲。

“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快点好起来。”白慕晴黯然道。

“我知道,我也想自己能够快点好起来。”南宫宸捧起她的小脸微笑:“你好不容易才肯回到我身边来,我当然不想就这么撇下你不管的。”

“我怕你不守信用。”

“不会的。”南宫宸依旧保持着微笑:“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说谎。”

白慕晴只是轻轻地靠入他的怀里,不说话。

抱了她一阵,南宫宸才松开她道:“走吧。”

白慕晴吸了吸鼻子,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南宫宸启动车子,却没有往家里的方向驶去,而是将车子开往郊外。

“去哪啊?”白慕晴扫视着门口问道。

“不去哪里,随便走走,兜兜风。”南宫宸双手稳稳地操控着方向盘,扭头扫了她一眼道:“我们有多久没有一起出去散过心了?”

“好像从来也没有怎么散过吧?”白慕晴道。

和南宫宸在一起的那么多时日里,除了法国那一次,好像真的没有怎么单独散过心呢,反正她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去过。”

不光是她,就连南宫宸自己也有些想不起来了,他扭头冲她微笑了一下:“所以说我们要多出去走走,培养感情,那样你以后就不会再为了报恩改嫁他人了。”

“放心吧,我再也不会了。”白慕晴盯着他道。

“那就好。”南宫宸伸出手在她的头顶上摸了一下,满意地笑了。

此时正是下午时分,南宫宸将车子驶向郊外的海边停下,他望了望窗外的大海道:“突然很想吹吹海风,你一定也想的对不对?”

白慕晴看着他,鼻腔一酸。

她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分明就是知道自己活不了了,想在临死之前多陪陪她,把之前的遗憾都给她补齐了。

虽然不想承认他活不下去的事实,可事实上她的心里也有这种想法跟渴望,在他还在的时候好好享受一下两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怎么了?没心情?”南宫宸睨着她道。

白慕晴点头如实道:“确实没什么心情。”

“那就更要下去走走了。”南宫宸推开车门下了车子,然后绕到她那一侧将她从车厢内拉了下来。

白慕晴虽然没心情,但也没说不想下去走走,南宫宸说得对,这个时候不管是她还是他需要好好吹吹海风,散散心,不能一直这么悲伤下去。

她将双手挽在南宫宸的臂弯内,两人一起迎着风往海滩的方向走去。

金黄色的沙滩软软的,踩在上面很是舒服,白慕晴弯腰脱下鞋子,抬头对南宫宸道:“你也把鞋子脱了吧,脱了鞋子舒服多了。”

“不,我不脱。”南宫宸想也不想道,长这么大他好像还没有在外面光脚走过呢,实在不习惯。

“你不脱鞋子沙子会跑进去的。”

“没关系。”

“脱嘛,来到这里都是普通人,别耍大少爷性子了。”白慕晴指了一圈四周:“你看这车场停着那么多豪车,那么多有钱人,人家照样脱得只剩一条裤衩。”说话间,白慕晴一把将南宫宸推倒在沙地上,将他脚上的鞋袜剥了个精光。

南宫宸阻止不及,只好随她了。只不过没等她从地上趴起,他便报复性地将她压回沙地上,低头在她的唇上一咬。

白慕晴被他吓了一跳,本能地用双手抵住他的胸口低呼道:“喂.......南宫宸你在干什么?这里好多人.......。”

南宫宸坏笑着将她抓回身下:“不是你说的么,要当个普通人,要亲民一点。”

“但是普通人也没这么干的啊.......这里有好多小孩影响不好.......。”

“你看他们也这么干。”南宫宸用下巴指了一记旁边,白慕晴扭头一看,果然看到一对穿着泳装的小情侣在沙滩上缠绵翻滚。

“不许看。”南宫宸将她的小脸转了回来,因为那男的穿得太少了。

白慕晴不满:“那你又要看。”因为那女的穿着也很性感。

当然了,在这种海滩浴场,放眼望去春光一片,想不让彼此看都不可能的。

南宫宸将白慕晴从地面上抱了起来:“走吧,我们到那边去看看。”

白慕晴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看着那波涛汹涌的海滩不自觉地摇头:“我们在岸边走走就好了,我怕水.......。”

原本就怕水的她,在经过当年的车祸后就更怕了。

“有我在你还需要怕么?”南宫宸揽着她往水边走。

“我记得你好像很会游泳的,对吧.......。”白慕晴呵呵笑着求证,手臂不自觉地圈紧他的腰身。

感觉到她的害怕,南宫宸点头安慰:“对,我很会游泳的,就算你掉进去了我也会第一个把你捞起来,绝对不给别的男人机会,省得你又报恩去了。”

“你又来了。”白慕晴抬手在他的腰上捅了一记,嗔道:“说得我好像很随便似的。”

“没办法,这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南宫宸一脸无辜道。

两人沿着海岸线往人群稀少的方向走去,前面便是一条长长的木质栈道,栈道下方是礁石,有不少家长带着自家宝贝在抓小螃蟹玩,也有不少情侣在拍婚纱照。

白慕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道:“我们还没有拍过婚纱照呢。”

南宫宸苦笑了一下:“我们没有完成的事情还很多。”

“什么啊?”白慕晴抬头望着他问。

“比如.......还没有过一场像样的婚礼,没有婚纱照,没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

白慕晴的目光落在前面一位漂亮的小女孩身上,突然就想到了远在英国的小挽晴,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她和南宫宸一起陪着小挽晴在礁石堆里抓小螃蟹,而小挽晴就像眼前这位小女孩一样快乐得像个小天使。

“我们到前面去坐会。”南宫宸牵着她越过一小片礁石,选在一块平整的大石上坐下。

大石下面便是深不见底的海水,迎面吹来的海风带着几丝凉意拂过面颊,感觉舒服极了。

南宫宸发现白慕晴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停留在那位漂亮小女孩的身上,他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位小女孩,笑了笑道:“你不会是想你的小挽晴了吧?”

白慕晴心下微痛,她仍然没有勇气告诉他,小挽晴也是他的。

她没有回答南宫宸的话,而是抬头望着他道:“宸,你是不是很想要一个小孩?”

“想啊,如果能有一个像小挽晴那么懂事可爱的孩子就更好了。”南宫宸道。

他答得并不急切,甚至是有些犹豫的,因为他的心底其实并没有很想要小孩。

他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如果真像朴恋瑶说的那样.......他顶多只能再活一个月,那么他给白慕晴留下的孩子只会成为她的一个负担,成为她寻找下一站幸福的绊脚石。

所以他并没有打算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让白慕晴怀孕,也不会打算。

“一定会有的。”白慕晴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亲了亲:“宸,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礼物?”南宫宸好奇地打量他。

“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得看你的表现。”白慕晴微笑道。

这个时候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告诉他小挽晴的事,因为她担心他知道后,会震惊,会生气,然后立刻跑去英国把小挽晴带回来。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必定会给他病情带来影响,她担心.......。

她觉得自己应该先把小挽晴带回来,让他们父女俩好好培养感情,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告诉他真相。

“那你告诉我,怎么样的表现才算好。”南宫宸笑笑地问。

白慕晴想了想,道:“自己悟。”

“那好吧,我会全方位表现的。”南宫宸耸了耸肩膀,随即用手捏起她的下巴:“不过你要是敢骗我,我会.......。”

“你会怎么样?”他的身体往前压了下去,白慕晴不自觉地往后弯腰后退。

“我会把你狠狠地强一顿.......!”南宫宸笑着伸出手臂将她的身体带了回来。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体力才行吧?”

“晚上要不要试试?”

“不要。”

“口是心非。”南宫宸笑着抬手在她的鼻子上捏了一记:“有种晚上别总是往我怀里挤。”

白慕晴被他打趣得不好意思,只好转移话题:“你不是很会游泳么,要不要下去游一下?”

南宫宸看了一眼旁边深绿色的海水:“你陪我游么?”

“不要,我在岸上给你看衣服。”白慕晴本能地摇头拒绝。

“那还是算了吧。”

白慕晴看着他,脸上突然出现一抹歉疚的神情,盯着他道:“和我这么个胆小的人来海边是不是很没意思啊?”

“为什么这么说?”

“不能游泳,只能像现在这样泡泡脚,看看别人玩水。”

“别自责,我也没打算游泳。”南宫宸笑笑道。

望着远处一望无际、被夕阳照红了的海景,低叹着说道:“其实我也想像别的情侣那样,有空的时候到海边来看看夕阳,游游泳,感受一下大海的怀抱。”

“像这样是么?”南宫宸睨着她。扔节纵巴。

“什么?”白慕晴不解,没等她从疑惑中反应过来,她已经在南宫宸的携带下‘咚’的一声掉入海里。

清凉的海水像大毛毯一样瞬间裹上身来,没过头顶。白慕晴大惊失色,本能地开始尖叫起来,尖叫的同时还不忘挥舞着双手挣扎。

“救命——!”她惊恐地尖叫着。

“别怕,我在呢。”南宫宸一手搂着她,一手摸去她脸上的海水,在她耳边道:“你冷静点,看清楚一点,你现在好好的。”

白慕晴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直到感觉到他的手臂也在紧紧地圈着她,而她的身体稳稳当当地泡在水里后,她才稍稍冷静下来。

她望着他,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南宫宸却含笑问道:“怎么样?是不是一点都不可怕?”

“谁说不可怕,我都快要怕死了。”白慕晴后怕地哀求道:“南宫宸你快拉我上去,我感觉我快要掉下去了。”

“不会的。”南宫宸为了让她放松下来,低头吻住她的唇,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水下之吻。

这个方法果然有效,在他的唇齿攻势下,白慕晴果然渐渐地放松下来了,只是双手仍然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

“你不是很想感觉一下大海的怀抱么?这就是大海的怀抱,舒服么?”南宫宸微笑着问道。

白慕晴感觉了一下,点头:“舒服是舒服,不过我还是觉得很怕。”

应该是在海水里面感受他的怀抱,这种感觉很新鲜也很舒服。

“没关系,慢慢就适应了。”南宫宸道。

在他的怀里呆了一阵,白慕晴果然慢慢地适应下来了,惊恐的小脸也终于出现了笑容,道:“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游泳,泡在水里的感觉好凉快,好舒服。”

“喜欢么?”

“喜欢。”

“那我以后每周末都陪你来,教你游泳。”

“真的?”白慕晴望着他,这几天他对她的承诺太多了,多得她都不敢相信。

南宫宸点头:“只要你想来,我就陪你。”

“谢谢。”白慕晴倾身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宸,我知道你不会骗我的。”

她不是知道,而是希望他不会骗她!

在海里嬉闹了好久,两人终于从水里走回岸边,白慕晴低头扫了一眼两人身上的湿衣服无语道:“怎么办?没有衣服换啊。”

“这好像确实是个问题。”南宫宸点了一下头,脸上却丝毫没有担忧的神情。

“都怪你,居然就这么拖着人家下水了。”白慕晴一边拧着身上的湿衣服一边嗔怪道。

“我看太阳挺好的,大不了咱们在这里享受一下日光浴,顺便把身上的衣服晒干。”南宫宸拉着她在石头上坐下:“而且还能看个日落,多美好的计划。”

计划确实挺美好的,除了这样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赶紧把身上的衬衫脱下来,小心感冒。”白慕晴伸手便要去解他身上的衬衫扣子。南宫宸抬手抓住她的小手,坏笑:“虽然这片人少,但你这么公然地脱男人的衣服不太好吧?”

“想到哪去了?”白慕晴横了他一眼。

“刚刚明明是你说儿童不宜的呀。”

“我.......我这是因为怕你感冒。”白慕晴甩开他的大掌:“别闹,赶紧把衣服脱了。”

南宫宸如是张开手,任由她帮自己把身上的衬衫脱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