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慕晴失踪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就这么依靠着坐在石头上边看夕阳连聊天,一直到天色渐渐暗下去的时候,两人的衣服也差不多干了。

该回家了,白慕晴却突然有些不舍得离开这里,如果可以。她真想就这么一直坐下去。直到永远。

然而现实却不能让她如愿,特别是天色越来越暗后,迎面吹来的海风也渐渐地开始有了些冷意,况且两人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完全干掉。

她自己倒是一点都不在乎,只是担心南宫宸会感冒。

“我们回去吧。”她从他身侧坐直身体道。

“我一点都不想回去怎么办?”南宫宸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搂入怀中。

原来他也有这种感觉,白慕晴苦涩地笑了笑:“可是我们不能一直这么坐下去啊?我们必须得回去换衣服了,不然会感冒的。”

“嗯,那就回去吧。”南宫宸自然也担心她会感冒,如是将她从大石上拉起。

南宫宸担心脚下的礁石会刺伤她的脚底,如是在她跟前弯下腰去:“来。我背你到栈道上去。”

白慕晴笑盈盈道:“你确定你不会背着我摔一跟头么?”

“放心吧,你的体重还达不到让我摔一跟头的地步。”

“那我不客气喽。”白慕晴说完便往他背上趴了上去,双手搂紧他的脖子。

南宫宸背着她小心翼翼地踩着礁石往前走,看着他素白的脚板踏在凹凸不平的石面上,想着他平日里从未光脚走过路,白慕晴光是看着就觉得疼。

“你确定不用把我放下来么?”她故意在他的耳边吹气。

南宫宸被她吹得痉痒不已。嗔怒道:“不许淘气!”

“我哪有,我只是关心你。”白慕晴又在他的另一只耳背上吹了一记,直接把他折腾得抓狂。

南宫宸一脚踏上栈道,将她从背上放了下来,白慕晴见他要用手抓自己,立马迈开步伐往前面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叫嚷道:“南宫宸你不要那么小气嘛.......我只是吹了你两下而已.......。”

“我就小气了!”南宫宸加快速度便往前冲,他腿长步伐宽。一下便抓住她并将她抓进怀中了。

白慕晴被他从后面抱着,弯着腰咯咯地笑着,南宫宸低头报复性地在她的脖子上啃了一记,又在她的耳珠子上啃了一下道:“我只是咬了你两下,你也不可以小气知道么?”

“讨厌,你咬疼我了。”

“哪有,都没有看到印子。”南宫宸用手在她的脖子上摸了一下。

两人打闹了片刻,白慕晴重新跳到他的背上,撒娇道:“我要你背我,一直背到停车场。”

“没问题。只要你不怕别人笑话。”

“我不怕,反正没人认识我。”白慕晴嘻嘻一笑:“倒是你,最近头条上了那么多,墨镜能遮得住么?”

“没关系,大不了就再出来一个报导说我养小三呗。”

“既然你都不在乎,那我就更不在乎咯。”白慕晴搂紧他的脖子,笑得格外开怀。

此时此刻,彼此都刻意地不去想未来的事情,不去想南宫宸的病。

眼下他们只想过好这一刻,毕竟是那么难能可贵的机会,失去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来了。

-----

然而不出白慕晴所料,夜里南宫宸便发烧了,紧着着便是她最担心的犯病过程。

虽然她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药喂入他口中,可他还是被病痛折磨得痛苦不堪,像往常一样失去理知。

白慕晴抱着他,试图让他冷静下来,可是南宫宸却一瞬间失去理智地将她摔到她毯上。

地毯虽软,要是他摔得太用力了,白慕晴还是被摔得两眼冒星。

“宸,我好疼.......。”她趴在地上低呜着。

她希望南宫宸能听进去她的呼唤,南宫宸那么不想伤害她,一定会听进去的才对!

果然,南宫宸听到她的呼唤后理智复位了一些,然后从床上爬到地上将她从地面上抱起,颤声道:“慕晴.......慕晴.......。”

他不仅声音在打颤,就连身体也颤抖得让人心疼。

“宸.......你还好么?你很难受是么.......要不你咬我吧.......。”白慕晴痛哭道,如果咬他能够让他好受的话,她愿意被他咬这一口,就如当初那样被他咬破手腕都可以。

可是南宫宸却不愿意,他不愿伤害她,不想伤害她。

如是,他奋力地将她从怀里推了出去,怒吼一声:“走开!滚——!”

白慕晴被他狠狠地推到一侧,她被摔懵了,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一扭头才发现南宫宸正蜷缩在地上发抖。

她坐在他的身侧哭得痛心疾首,想帮他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出手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终于,南宫宸安静下来了,像往常一样陷入了昏迷中。

白慕晴跟张医生一起将昏迷中的南宫宸扶回床上,替他扎上点滴。

老夫人打量着床上的南宫宸痛哭道:“宸他前天晚上不是才犯过病了,怎么今天又犯病了?难道真如朴恋瑶那个小贱人说的那样宸犯病的次数会越来越密么?”

张医生也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搓着手站在一侧。

“奶奶.......对不起.......。”白慕晴含着泪,满脸愧疚道:“都怪我不好,下午我们在海边的时候让大少爷着凉了,他刚刚发烧了.......。”

老夫人气愤地抬手在她的头顶上拍了一记,责备道:“你不是一向都最懂得照顾宸的么?怎么会糊涂到陪他去海边还让他着凉啊.......!”

白慕晴低下头去,低低地哭着。

何姐搂着老夫人的手臂安抚道:“老夫人,这个时候您也别怪少夫人,大少爷犯病、少夫人她和您一样伤心。”

话虽这么说,可是老夫人还是忍不住去埋怨她,因为她太着急了,着急得必须找人发泄。

白慕晴倒是不在意挨老夫人的骂,老夫人的个性她还不清楚么?她只是担心南宫宸这么频繁地犯病下去,会不会真的连一个月都活不了了。

白慕晴被扎上点滴,卧室内重新安静下来。老夫人骂过之后态度也缓和下来了,抹了抹眼泪对白慕晴道:“慕晴,你不用每次都那么劳累,让别人看着宸吧,你到对面屋好好休息去。”

虽然她一向来都不喜欢白慕晴,可是眼下南宫家除了她之外就剩白慕晴这根顶梁柱了,而且她看得出来白慕晴才是真心对南宫宸好的。南宫家最后的支撑者,她不希望她因为南宫宸的病把自己累垮了。

白慕晴却摇摇头,吸了吸鼻子道:“奶奶你去睡吧,我要亲自守着大少爷。”

“少夫人您这是何苦呢?”何姐也开口劝慰道。

“只要我在的时候,哪次不是我守着他的?不让我守我还不习惯了。”她苦涩地笑了笑,抓住南宫宸的手掌:“大少爷没有醒来我也睡不着啊。”

见她坚持,老夫人只好随她了。

老夫人离开后,屋里便彻底安静下来了,白慕晴守在南宫宸的床前,看着他苍白的帅脸。她握紧了他的手掌,心疼地吐出一句:“宸,明天早上一定要早点醒来。”

-----

虽然叮嘱过南宫宸早点醒来了,可是南宫宸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醒来。

白慕晴趴在床边一觉醒来已经是九点钟了,按理说这个点南宫宸早该醒来了,可是今天却没有。

她揉了揉双眼,抓住他的手臂摇晃着低唤一声:“宸,你还没有睡醒么?宸.......。”

床上的南宫宸没有反应,白慕晴更加着急了,手掌迟疑着摸上他的额头,感受到他正常的体温后才稍稍地松了半口气。

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完全放下心来,而是急急地抓起床头桌上的电话拨通张医生的号码。

听到南宫宸这个点还没有醒来,张医生立刻便放下电话往南宫宸的卧室赶来了。

在张医生给南宫宸做检查的时候,白慕晴便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道:“张医生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少爷他为什么还没有醒来?”

张医生沉吟了一下,道:“暂时还不好说,如果一个小时候大少爷还不醒来,那么只能转去医院了。”

白慕晴难受地点了点头,如果发展到要送医院,那就是病情很严重的时候了。

后面的一个小时里,老夫人在楼下坐立不安,白慕晴则在南宫宸的床前如坐针毡,她的目光一刻也不敢离开南宫宸的面颊,生怕错过了他的一丝反应。

她时间接近十点的时候,她甚至急得用手去摇晃他的手掌道:“宸.......你醒醒啊,再不醒来就要把你送去医院了,我不想送你去.......。”

“宸,你听到我的话没有,我要你快点醒过来.......!”她低声呜咽起来。

大概是感觉到她的难过了,南宫宸居然在最后一刻幽幽地醒过来了,他的意识正在慢慢回笼,耳边是白慕晴焦急的呼唤声。

他心疼地将被她握着的手掌翻转过来,握住她的小手。

白慕晴原本是趴在他手臂上的,感觉到他的手掌在动后,本能地一怔,倏地抬起头来望向他。

他醒了,他居然真的醒过来了。

白慕晴激动得笑了出来,盯着他傻傻地问了一句:“宸,你醒了么?”

“不然呢?你以为我在诈尸?”南宫宸微笑道。

“我刚刚已经快要被你吓死了,你居然还说这么恐怖的话吓唬我。”白慕晴嗔怒地用手拍了他一记,含泪道:“我以为你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怎么会?我不是答应过你会好好活下去的么?”

“可是你看现在都几点了。”

南宫宸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已经十点了,确实是有那么一点晚,难怪她能哭成这样。

他抬起手掌揭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对不起,是我不好。”

他的突然道歉反倒让白慕晴不自在起来,她抬手将他的手掌拍了下去,嗔怪道:“这次就原谅你了,但是下次不可以这样了知道么?”

“好,我知道了。”南宫宸打量着她的身体,担忧地问道:“慕晴,昨晚我弄伤你了么?”

他记得昨晚自己把白慕晴摔到床下去了,几乎每次他发病的时候都会把她弄伤,所以他很担心。扔亩扑巴。

白慕晴摇头:“我好得好,放心吧。”

“真的么?脱开衣服让我看看。”南宫宸仍在扫视着她的身体。

白慕晴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瞪着他嗔道:“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情调戏良家妇女?”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想歪人家的意思,看来你是真的没事了。”南宫宸轻笑道。

白慕晴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抓住他的手掌定定地注视着她道:“你知道么?你每次犯病,我最难受的不是被你伤害的时候,而是等待你醒来的那些时间,就比如刚刚。”

南宫宸看着她眼底未干的泪痕,心疼地点了一下头:“我看出来了。”他抬起手掌,轻轻地抚上她的脸庞歉疚道:“对不起,我每次犯病不但弄伤你,还让你这样难受.......。”

白慕晴将他的手掌抓了下来,握在手中摇头微笑:“宸,我不是来埋怨你,我只是.......心疼你,希望你能够快点好起来。”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

白慕晴停了一下,接着说:“都怪我不懂事,知道你身体不好还让你湿着衣服在海边呆那么久。”

“是我把你推下水的。”

“可是如果我们早点上岸,早点回家换衣服也许你就不会发烧了呀。”

“亲爱的,我们现在是在开道歉会么?”南宫宸笑着用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尖:“来吧,扶我起来。”

白慕晴如是俯身将她从床上拽起,大概是睡得太久的缘故,南宫宸只觉得头昏昏的,刚一坐起便栽回床上去了。

“宸,你还好吧?”白慕晴情急地问道。

南宫宸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一脸凝重道:“糟糕!我坐不起来了,不会是已经落得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了吧?”

白慕晴的脸色瞬间一白,愕然地打量着他:“真的起不来了么?”

“真的。”南宫宸揉了揉自己的双腿:“怎么办?一夜残废了,你去给我弄部轮椅过来吧。”

白慕晴的脸色更加惨白了,也更加着急了,眼底好不容易干掉的泪痕也在一点点地重新湿润起来。

看到她被自己吓得那么害怕,南宫宸最终不忍心再捉弄她,从床上翻身下床,顺势将她高高抱起让她盘坐在他的腰上。

白慕晴被他吓得低呼一声,低头看到他直挺挺地站在地上,方才惊觉自己上当受骗了。

她用双手捶打着他的肩膀嗔怒道:“讨厌!我还以为是真的呢,我以为你真的残废了.......。”

南宫宸稳稳地托着她的身体,在她的下巴处吻了一下,笑眯眯道:“如果我残废了,你会不会弃我而去?”

“当然会了,我才不要嫁给一个能看不能用还一身病的老公。”

“那你为什么要嫁给乔封?”

“因为他比你.......。”

“我才不信他有什么地方比我好的。”南宫宸打断她,不给她说下去的机会。

白慕晴笑盈盈地抱住他的脖子,道:“我看你就是自我感觉太好了,任何时候都不服输。”

南宫宸丝毫不以为然:“如果我不好,你干嘛要回来照顾我这副病残之躯?”

“不要脸.......。”

“我还会继续不要脸.......。”南宫宸说完便一把吻住她的唇,然后一旋身将她压倒在床上。

白慕晴一边挣扎着一边拍打南宫宸的肩膀道:“宸.......别这样,你的身体还很虚,还有.......你还没吃早餐呢.......。”

“可是我现在只想吃你。”南宫宸吻着她的耳珠,一脸暧昧道。

“不行,难道你想再犯一次病,再吓唬我一次,再让我等你一遍么?”白慕晴生怕自己被他诱惑一通后又会像往常一样失去理智,毕竟他刚刚才从昏睡中醒过来,他的身体很虚,她不能陪他一起疯狂啊!

而她的话果然很有用,南宫宸一下便松开她了,并且将她从床上拉起:“好吧,这次我就放过你了。”

“是放过你自己。”白慕晴一边拉扯着身上被他弄乱的衣服一边横了他一眼。

南宫宸笑笑地看着她,没有继续跟她杠下去。

“赶紧去洗漱换衣服,我下去给你准备早餐。”白慕晴推着他往浴室里面走去,然后转身下楼。

楼下,老夫人正急得团团转,白慕晴突然有些愧疚没有早点下来通知她南宫宸醒来的事情,不等老夫人寻问她便率先开口道:“奶奶,大少爷醒过来了。”

“宸醒过来了?”老夫人欣喜地追问了一句。

白慕晴点头:“是的,已经醒了。”

“他还好么?”

“挺好的。”白慕晴安抚了她一句。

老夫人仍然有些不放心,直到看见南宫宸从楼上走下来,才终于放了心。

-----

白慕晴如约来到乔封的绿缘西餐厅内,乔封已经点好了一桌她爱吃的食物。

她打量着桌面上的美食,又看了看乔封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什么日子都不是,就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乔封打量着她:“几天不见你好像瘦了不少,我知道你肯定没心情吃,但多少吃一点吧。”

“谢谢。”白慕晴点了点头:“正好,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什么事?”

“挽晴的事,我打算这几天过去把她接回来。”白慕晴看着他,迟疑着说:“阿封,我知道你肯定心里不好受,不过.......挽晴毕竟是南宫宸的亲生女儿,所以.......。”

“所以你想把挽晴带回南宫家去是么?”乔封打断她。

“是的。”白慕晴点头:“我看得出来南宫宸很想要个小孩,也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挽晴,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熬过这个坎,万一熬不过.......。”她的眼圈一红,道:“我希望他能够在最后的时光里有挽晴的陪伴,希望他能够了却心愿拥有自己的孩子,希望他明白南宫家并不是后继无人,我.......我不想让他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更多的泪水从她的眼眶涌了出来。

乔封看着她脸上的担忧,苦涩地一笑:“如果这辈子有个女人因为我哭得这么伤心,我一定也像南宫宸一样死也不会放手。”

他从桌面上抽了张纸巾递过去,白慕晴接过纸巾擦去眼里的泪水歉疚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在你面前失态的。”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的罢了。”

白慕晴稳了稳情绪,随即盯着他问道:“阿封,把挽晴还给南宫宸,可以么?”

乔封看着她,随即笑了:“我要是说不可以你会放弃么?肯定不会的对不对?”

挽晴是南宫宸和白慕晴的亲生女儿,现在连白慕晴都回归南宫家了,他有什么资格强留挽晴?他知道白慕晴找他商量问他意思都不过是出于对他的尊重罢了,孩子她是一定会带回南宫家去的。

即便是他强留,最后走上法庭的时候他也是连零点一的胜算都没有的,反而会跟白慕晴反目成仇。

白慕晴低下头去沉默了。

乔封又说:“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亲自过去么?”

白慕晴点头:“不然还能怎么办?”

“英国不算近,一来一回再一停留至少也要四天时间了,你确定你能放得下南宫宸么?”

见她觉默,乔封如是说道:“还是我去帮你把她带回来吧。”

“你?”白慕晴讶然地打量起他来。

“怎么?你不放心?”乔封自嘲地笑了笑:“你放心吧,既然同意了把挽晴还给你,我就不会再对你玩什么花样。”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白慕晴慌忙摇头:“我只是觉得你双腿不方便,不能麻烦你。”

她顿了顿,又说:“阿封,我已经很对不起你,很麻烦你了,我不能再继续麻烦你,所以还是我自己亲自过去吧。”

乔封摇头:“我从来不觉得麻烦。”

“可是我觉得。”白慕晴歉疚道。

-----

跟乔封分别后,白慕晴便在网上订了第二天下午往英国的飞机,她一时半会想不出理由跟南宫宸说这种,如是在夜里的时候对他随便扯了个借口道:“宸,我明天下午需要出去一趟,大约三四天的日子,你能在家乖乖等我么?”

“我不乖乖在家等你.......难不成还跑出去偷吃?”南宫宸一边用手指在她的后背轻抚着一边浅笑道:“放心吧,我现在连家粮都绞不起,没力气绞公粮。”

他紧了紧搂着她的手臂,这种能抱不能吃的感觉实在是太辛苦了,偏偏他的小妻子总是以避免他消耗太多力气伤害身体为将他拒之体外。

“我的意思是,你在家要好好配合张医生治疗,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犯病,你想哪去了?”

“放心吧,我会很乖的。”南宫宸承诺地点了一下头,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是撑起身体打量着她问道:“你要上哪去?干嘛要去这么久?”

“我.......去一趟燕城。”白慕晴随口胡编。

“去燕城做什么?”

“去看看我妈和我弟弟。”她继续扯谎。

事实上她并未打算这个时候去找母亲和小意的,她打算等南宫宸的病情告一段落了,再带着小挽晴一起去燕城见她们。

“我陪你一块去。”

“不行,万一你在路上犯病了怎么办?”

“你自己一个人去多孤单啊。”

“两个小时的飞机而已,一下就到了。”

“那你为什么要去那么久?难道你要在那里住好几天?”南宫宸搂紧她:“你别住那么久嘛,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的。”白慕晴用手抚上他的帅脸微笑道:“你忍一忍,我会尽快回来,并且把礼物给你带回来好不好?”

“就是你在海边说的礼物?”

白慕晴点头:“我打算提早送给你。”

“可以先透露一下么?”南宫宸吻着着,喜滋滋的:“你好像还没有送过我礼物呢。”

“咳.......。”白慕晴轻咳了一下,道:“我这人要么不送,要送就送特大的惊喜。”

“真的假的?”南宫宸被她说得更加迫不及待起来了。

随着白慕晴的点头,他俯下身来吻住她:“那我耐心点等,不过为了弥补我未来三四天不能见到你,不能抱你,你今晚是不是应该.......。”

“不行!”白慕晴强硬地打断他。

“行的,必须行。”

“喂!南宫宸.......!”在她一连串的抗议下,南宫宸最终还是没有放过她,霸道地将她制服在身下。

就知道会是这样,白慕晴无语地在心里唉叹一声,只能任由着他了。

-----

第二天下午,白慕晴便独自前往机场去了。

在办理登机手续的时候,她意外地在机场碰见了乔封,而且乔封的脸色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好。

“阿封,你怎么会在这里?”白慕晴讶然地环视一眼四周,然后打量着他问道。

“你呢?南宫宸没有来送你么?”乔封也在环视她的身后。

“他这会公司有点急事,我没让他送。”白慕晴道。

“他没来就好。”乔封强颜欢笑了一下:“我决定和你一块前往英国,担心他会误会所以没敢事先联系你。”

“你要跟我一块去?”白慕晴讶然,随即摇着手拒绝:“不用的,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我票都已经定好了,况且我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罗赛他们一家了,想过去聚一聚。”为了让白慕晴接受他一起前往的事实,乔封只好找了这么个借口。

白慕晴果然无法再拒绝他,只好点头道:“那好吧,我们一起过去。”

登机时间马上就到了,两人一起过安检,往登机口的方向走去。

-----

南宫宸无法送白慕晴接机,只好让王叔送她到机场,又让林助理安排燕城那边的公司办事处前往机场接机。

一场会议结束出来,南宫宸回到办公室。

林助理一脸凝重地告诉他道:“宸少,我最近收到消息,蓝董已经将自己手中的百分之三的股份卖给沈董了。”

“你说什么?”南宫宸扭头盯着她问:“蓝董为什么要把股份卖给他?”

林助理想了想,道:“我想应该是跟公司最近的谣言有关吧?沈总一直在趁机抹黑公司和您的声誉,搞得人心慌慌的。”

“那么蓝总为什么不把股份卖给我?嫌我出的价格不及姓沈的?”

“这就不知道了。”林助理道:“这件事情我会继续跟进调查的,请问宸少要不要亲自跟蓝董见一面?”

“好,安排在今晚。”

“好,我知道了。”林助理刚要转身离开,陈秘书便敲门进来了,看了林助理一眼后对南宫宸道:“宸少,燕城那边说没有接到伊小姐的机。”

“没有接到?”南宫宸皱眉:“怎么那么没用?”

“那边的玲姐说她们是两个人去的,很认真地辩认了每一位出站旅客,就是没有看到伊小姐的影子,伊小姐的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中。”陈秘书说完又扫了林助理一眼,有些微的心虚。

南宫宸拎起桌面上的电话便摁了白慕晴的号码,果然无法接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