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挽晴的秘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上她试着拨打了好几次南宫宸的电话,南宫宸却始终没有接,显然是不想再接她的电话了。

到达机场后,颜助理又在登机楼内转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南宫宸,她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很快就是飞往英国班机的登机时间了。这个时候南宫宸应该已经过了安检才对。然而她没有机票过不去候机厅。

在她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闪入她的视线。

她定眼一看,果然看到南宫宸正在过安检中。

她冲到安检口,冲正在过检的南宫宸喊道:“喂!宸少你要上哪去?你不能走.......!”

南宫宸眉头微皱,刚刚看到颜助理的来电时,他已经猜到她会追来机场了,也已经在刻意避开她了,没想最后到还是被她发现。

他装作听不见般,继续过自己的安检。

安检工作人员好心提醒他:“先生,外面有人在叫你。”

“我不认识他。”南宫宸说。

颜助理见他故意不搭理自己,眼看他过完安检要往候机大厅而去了。情急之下的她灵激一动,冲着安检人员便大声嚷了起来:“先生,那位先生有病,不能让他上飞机.......传染病.......很严重的传染病!”

工作人员一听这话,立马便冲上去将南宫宸拦了回来。

“喂!你们干什么?”南宫宸无故被拦,恼火地瞪住两位工作人员。

“先生。为了其他旅客的健康着想,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的工作,放弃此次登机。”

“你看我像是有传染病的样子吗?你们别听她胡说?”

“先生请随我们到医务室一趟。”

“我说了我没有传染病!”南宫宸怒吼一声后,转向安检外头的颜助理气愤填鹰道:“颜悦!你到底想干什么?小心我告诉你造谣!”

颜助理不在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只想他放弃登机,如是继续大言不惭道:“你本来就不适合登机嘛,万一你在飞机是昏倒了怎么办?你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也不在乎别人么?全机人都得陪你返航的知道么?”

说完,她还冲两位机场公安道:“警察哥哥。他真的不能登机,麻烦你们把他送出来,谢谢。”

“你们别听她的!她为了留住我在胡说八道.......”南宫宸眼看着登机时间已到,急得迈步往前走。

机场公安向来严肃谨慎,自然不会那么容易让他过去,再度将他拦了下来要求他配合他们到医务室去检查身体。

南宫宸火大了,一拳便打在其中一名机场公安的头上。

颜助理大惊,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位公安的警棍扫在南宫宸的身上,而南宫宸居然还傻傻地还手。

袭警原本就是犯法的,闹严重了人家可是会开枪的啊。颜助理担心他怒火攻心管不住自己的理知。急得大叫起来:“南宫宸你住手,你这么快就想死了吗?你不管白慕晴了吗?万一白慕晴现在在飞机上准备降落呢?她下机后找不到你怎么办.......?”

南宫宸毕竟只有一个人,很快便被安保人员制服在地上了。

颜助理的话传入他的耳中,可他却苦涩地笑了,今天会在此处降落的唯一一班英国飞回来的班机早就降落了,白慕晴却根本没有回来。

“起来!”安保人员对他斥了一句。

南宫宸却并没有起来,也不知道是被打的那几棍伤到了还是病情发作的缘故,他尝到了浓浓的血腥味,紧接着便是一口腥红的血水从口中溢了出来。

“啊——!”颜助理尖叫一声,也不管别人的阻拦拼命地挤进去,扶住地上的南宫宸情急道:“宸,你还好吧?我忍着点,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说完,她又冲旁边被吓傻了的众人嚷道:“快安排救护车,快.......。”

南宫宸努力地睁了睁双眼,目光迷离地望着颜助理艰难道:“我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我知道,我一定会帮你把白小姐找回来的,你乖乖留在医院养病好不好.......?”

救护人员赶过来的时候,南宫宸已经陷入了昏迷,颜助理请求他们直接将南宫宸送回宏恩医院,毕竟只有宏恩医院才比较了解南宫宸的病情。

而南宫宸被送入医院后,立马便被送入了急救室。

老夫人听说南宫宸发病,也很快就赶过来了,扫视了一眼颜助理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老夫人。”颜助理有些歉疚地唤了声。

虽然这个时候的南宫宸不适合登机,登机后也有可能会出现更严重更可怕的后果,可眼下他变成这样却是她造成的,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宸到底怎么了?”老夫人追问道。

颜助理摇摇头:“医生还没有出来,暂时还不知道。”

-----

四天的期约已到,小挽晴却仍然没有丁点消息。

一边是正在等候着她的南宫宸,一边是失踪的小挽晴,白慕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手里握着话机,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南宫宸解释自己行程推后的事情。她很清楚南宫宸的个性,如果她没有急时回去他肯定会多想会难过的。

难道要告诉他小挽晴的事情吗?告诉他小挽晴失踪了?

她抬头望着乔封,眼里的泪珠滚了下来。

“怎么了?担心他这个点在睡觉?还是不敢说么?”乔封关切道:“如果你说不出口的话,那就让我跟他说,我会尽量说得委婉一点。”

他想了想,道:“要不你告诉他挽晴正在参加一个什么比赛,要过几天才能结束,过几天会带挽晴一起回去,这样就不用担心他受打击了。”

“可是我怕他知道挽晴是他的亲女儿后,他会立马赶过来看挽晴.......。”

“让别人看着他。”

白慕晴沉默地想了片刻,似乎只有这个方法可行了。

她终于拨下了南宫宸的号码,可是电话响了许久都没有人接听。

反倒是乔封的手机响了解,乔封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看到是颜助理打来的后,立刻挪动轮椅往露台的方向行去。扔沟向划。

“颜小姐,有事么?”乔封问道。

颜助理道:“乔二少,我不知道你们去英国究竟为了办什么事情,但是你们这样瞒着宸少实在是太过份了,你们知道宸少有多急么?”

“抱歉,情况有变。”

“就算情况有变,难道不能跟宸少明说么?”颜助理满满的不理解:“白小姐说好三至四天就会回来,结果宸少等了四天却连个影子都没有等到。乔少,麻烦你转告白小姐,宸少今天下午为了去英国找她在机场里面吐血晕倒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醒来,医生说这次的情况格外严重,如果她还想再见到宸少的话.......那就赶紧回来吧。”

“怎么会这样?”乔封愕然地扫了一眼仍然在拨打电话的白慕晴。

“不知道,气急攻心引吧。”颜助理说:“好了,要不要回来请白小姐自己看着办吧。”

“颜小姐,我会转告慕晴的,至于我们为什么要瞒着南宫宸,改天我再跟你解释。”

“不用跟我解释,跟宸少解释就行了。”颜助理苦涩地一笑:“就是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这个命来听。”

“颜小姐,你让他等着,慕晴很快就会回去的。”

“好,我会转告他的。”

挂上电话后,乔封回到沙发上,白慕晴已经放下电话了,眼里却仍然含着泪道:“他们那边现在应该是晚上吧?宸应该是睡了。”

乔封望着她,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南宫宸已经昏迷的事情,可是如果她现在不回去,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慕晴,南宫宸他不是睡着了,而是.......病了。”

“什么?”白慕晴一愣,蓦地从沙发上站起:“你怎么知道?”

乔封扬了扬手中的电话:“刚刚颜小姐给我打来电话说.......南宫宸一直等不到你回去,决定到英国来找你,但却在机场吐血昏倒了,至今仍然没有醒过来.......。”

“他怎么可以这么冲动?”白慕晴瞬间崩溃地哭了起来。

她就知道以南宫宸的个性一定会着急的,一定会的.......。

“颜小姐还说.......。”乔封又是一停,有些不忍心道:“这次病情很严重,你如果还想再见到他的话.......。”

他终究还是不忍再说下去,因为他看到白慕晴的脸色已经惨白。

“不要.......。”她摇着头,哭得痛心疾首:“不要这样啊,我想见他.......我一定要见他的,可是挽晴怎么办?挽晴还没有找到.......。”

“慕晴.......。”乔封伸出手掌握了一下她的小手,道:“我陪你先回去吧,找挽晴的事交给警方和大哥就好,他们一定会尽全力把她找回来的。”

白慕晴望着他,此时此刻的她似乎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她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朴恋瑶已经说过南宫宸肯定活不下去的了,如果她现在不回去,她怕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南宫宸了!

虽然很痛,很难选,可她最终还是含泪点了点头,望着乔封哽咽道:“请你让乔大一定要帮我把挽晴找回来.......。”

“会的,放心吧。”乔封应允道。

“谢谢.......。”白慕晴单膝跪地,趴在他的腿上痛哭。

乔封拍了拍她的肩:“好了,别哭了,我这就去订机票。”

白慕晴点点头,从他的腿边退了开去。

乔封在网上订了今天最早的一班飞机,并且让白慕晴回去楼上收拾行礼。

虽然订了最早的,但离登机时间还有大半天。乔封打电话跟乔锶恒说了白慕晴和南宫宸的情况,乔锶恒略一思索,道:“那就让她回去吧,至于你.......似乎没有回去的必要吧?”

“慕晴的情绪挺崩溃的,我担心她出什么意外。”乔封说。

乔锶恒嘲弄地一笑:“她都执意要回到南宫宸的身边去了,你还这么关心她?”

“哥,这个问题我之前已经跟你讨论清楚了,咱们现在可以不聊它么?”

“OK,既然你执意要回去,那就回吧。”

乔封赶在他挂断电话的当儿追问了一句:“对了,挽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暂时还没有。”乔锶恒道:“我正在回家的路上,一会再说吧。”说完便挂掉电话。

乔锶恒很快就回到家了,他进门的时候刚好看到白慕晴搬着行礼从楼上走了下来。

白慕晴心里清楚乔锶恒很不满意自己跟乔封分手的事情,可她还是在看到乔锶恒时厚着脸皮恳求道:“乔大少爷,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乔锶恒打断她,道:“既然乔封愿意一直这么帮着你,护着你,我也无话可说。”

“谢谢你帮我找挽晴。”虽然他不想听,但白慕晴还是说了句。

乔锶恒不搭理她,而是转身往一楼乔封的卧室走去,并扔下一句:“你跟我来。”

其实他会帮白慕晴寻找小挽晴,除了乔封的求助外也有他自己的原因,毕竟是从一出生就看着长大的,又是这么可爱这么喜欢亲近他的一个小女孩,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除去小挽晴父亲是南宫宸这个事实有点招他恨外,他一直都挺喜欢小挽晴的。如今天她落入了危险,他自然会出全力帮忙。

乔封看着乔锶恒的背影走进入卧室,又扭头看了白慕晴一眼,方才摇动着轮椅跟进去。

“哥,罗赛今天不是去了警署么?也没有一点消息么?”乔封问道。

乔锶恒摇了一下头,接过白慕晴送进来的白开水喝了一口,又扫了一眼白慕晴道:“没有。”

听到他的回答,白慕晴原本就低落的心脏又是一沉。她知道乔锶恒并不想她呆在这里,如是迈步走了出去。

看到她将房门关上后,乔锶恒才扭头盯着乔封道:“封,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回去,如果你担心白慕晴我可以派人护送她回国。”

乔封摇了一下头:“反正我留在这里也没用,什么忙都帮不上,干脆陪着她.......。”

“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乔锶恒皱眉,将水杯放在桌面上道:“南宫宸他显然已经活不下去了,白慕晴回去了也顶多就是送个终的事,等南宫宸的事情处理完了她就会回来这里,回来跟你和挽晴汇合,以后你们就可以永远地在一起了。”

“哥。”乔封眸色一凌,盯着他:“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挽晴的下落了?”

乔锶恒摇头:“还没有,我是说假如挽晴回来的话。”

乔封突然燃起的希望瞬间消失,无奈道:“哥,慕晴心里眼里都是南宫宸,就让她回去吧。至于南宫宸.......也许他就是命大,熬过这一劫了呢?”

“熬过这一劫?”乔锶恒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从南宫宸出生被发生患有怪病后,南宫集团旗下的宏恩医院就成为了,还专门为他设置了一个病情研究机构,请了无数的专家,可是结果是什么?不但没有丝毫作用甚至还病情越来越严重。”

“他病情严重是因为被朴恋瑶下毒了,现在只有朴恋瑶才能救她。”

“如果挽晴真是被朴恋瑶的人绑走的话,那我似乎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乔封追问道。

乔锶恒并未回答他的话,而是笑了一下:“没什么,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他改口问道:“南宫宸的病情真的已经严重到昏迷不醒了么?”

“嗯,所以慕晴才会那么着急回去。”

乔锶恒点了一下头:“既然你执意要陪她回去,那你就回吧,注意安全。”

“哥,麻烦你一定要把挽晴找回来。”乔封一脸凝重道。

“放心吧,我会尽全力的。”乔锶恒道。

-----

南宫宸昏迷了一天一夜仍然没有醒来,老夫人又开始急得寝食不安了。

偏偏身边连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就连白慕晴都失去了踪影。

颜助理下班后到了一趟医生,远远便看到老夫人坐在走廊上抹眼泪,她如是走上去关切道:“老夫人,您怎么没有在家里休息啊?”

老夫人抬起脸盯着她问道:“你不是说白慕晴很快就会回来的么?她什么时候才到?”

没有白慕晴在医院守着南宫宸,她根本就不放心啊!

颜助理被她问得无言以对,因为她也不知道白慕晴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她是不是丢下宸不管了?”老夫人伤心道:“这个时候她怎么可以扔下宸,她怎么就不能陪宸熬过这一劫呢?”

老夫人心里很明白,如果白慕晴不回来,南宫宸即便是醒过来了也肯定会很伤心很难过,然后影响到他的病情。

她突然又问道:“颜助理,你说白慕晴她是不是担心我会挖了她的心所以才跑的?你觉得会是这样么?”

颜助理张了张嘴,摇头:“老夫人,挖心这种事情就不要去想了,根本对宸少的病无用。”

“那你帮我转告她,告诉她只要她肯回来陪着宸,我一定不会动她分毫的,我也答应过宸不会动她的啊.......。”老夫说着便滑下泪来。

虽然她仍然很相信传言,可是南宫宸被朴恋瑶下毒是事实,她现在想不遵照医嘱都不行了。

颜助理点头,安抚道:“老夫人请放心,我会转告她的,她也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

“麻烦你了。”老夫人抹了一把眼泪道。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一个平淡的男声响起,正哭得起劲的老夫人和颜助理同时抬起头来。看到乔封和白慕晴站在跟前后,颜助理暗暗地松了口气,总算是回来了!

“如果早知道南宫宸那么爱慕晴,那么需要她,那么离不开她,你还会像当初那样将她往死路上逼么?”乔封往前挪了些,毫不客气地注视着老夫人:“如今天看到南宫家没人了,看到南宫宸离了慕晴活不下去了,才终于知道慕晴的重要性了,晚不晚了点?”

“不要再说了,封.......请不要再说了.......。”白慕晴站在原地,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她现在哪有心思责备老夫人之前对她的责难,心里满满都是南宫宸的病啊。

刚刚上来的时候她已经向张医生了解过南宫宸的病情了,也知道他昏迷了好久,并且毫无醒过来的征兆。

“为什么不要说?”乔封仍然一脸的冷淡:“慕晴,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人欺负到这种地步,你以为你回来了她就会打从心底的感激你吗?不会的,不管南宫宸能不能熬过这一劫她都不会改变对你的态度,因为你对南宫宸而言从一开始就是被利用被伤害的角色。”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老夫人被说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可却找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乔封转向老夫人,接着道:“可是不管你们怎么伤害,慕晴还是决定回到南宫宸身边来了,我尊重慕晴的选择,但不代表着我会任由老夫人您后面继续伤害她。也希望您能搞清楚状况,慕晴是最后一个真心留在南宫家的人了,希望您好好珍惜善待她。还有,慕晴现在还是我乔封的人,我随时都有权利将她从南宫家带走,所以.......。”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

老夫人张了张嘴,仍然说不出话来。

乔封则转过身子,上前握了一下白慕晴的手掌道:“慕晴,你好好的,我先走了。”

白慕晴点了点头,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颜助理见乔封一个人,如是从椅子上站起到:“乔二少,我和你一起下去吧。”

她来到白慕晴跟前,对她道:“白小姐,回来就好,你别难过了。”

她说完抬起手掌在她的手臂上拍了一下:“我先走了。”

颜助理和乔封离开后,白慕晴来到老夫人跟前,含泪问道:“奶奶.......我可以进去看看大少爷么?”

老夫人瞧着她,想着刚刚乔封的话,心里虽然有些不满却并没有发火,而是对她道:“慕晴,你放心,我不会再逼你了,只要你能好好陪在宸身侧,不管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再逼你。”

白慕晴点头:“我会一直陪着宸的。”

老夫人吸了吸鼻子,接着说:“我这辈子没有跟谁说过‘对不起’三个字,可是我今天却想对你说,对不起慕晴,以前是奶奶错了,是奶奶欠了你。”

“奶奶,我现在什么都不需要,也不需要你的道歉,我只想让宸活过来.......。”她痛哭失声。

“会的,宸一定会回来的。”老夫人将她揽入怀中,眼里重新闪出泪花。

两个向来不对盘的两人,此刻却因为一个南宫宸而惺惺相惜起来。

相互安抚了一阵后,老夫人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去吧,让张医生给你一套防护服,进去看看宸,也许他知道你回来了就突然醒过来了呢。”

虽然这个机会小得渺茫,但白慕晴还是点了点头,起身往护士台的方向走去。

在护士小姐的陪同下,白慕晴换好防护服,来到南宫宸所在的重症病房。

离开多日,今天是她见到他的第一眼,而就这一眼她便能够感觉得出来南宫宸瘦了,脸色也是苍白得令人心疼。

就这么看着他,她的眼圈便重湿润了。

“宸.......。”她轻轻地唤了一声,可是病床上的南宫宸却丝毫没有反应。

她如是往床边靠了靠,伸出小手握住他的手掌继续轻唤:“宸.......我回来了,你听到我的声音了么?”

无论她怎么唤,怎么等,南宫宸就是没有醒过来。

她转身,含泪望着一旁的张医生问:“他到底还要昏迷到什么时候啊?难道又要像当年一样昏迷好多天吗?”

张医生歉疚地低了一下头道:“对不起少夫人,暂时还不知道大少爷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张医生想了想,接着说:“大少爷是因为少夫人而气病倒的,既然少夫人回来了,不妨多跟他说说话,给他一点醒过来的希望,也许他能快一点醒过来呢。”

白慕晴点头,张医生如是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床上连昏迷了都眉头揪起的南宫宸,白慕晴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从何说起好了。

半晌,她才握紧他的手掌哽咽道:“宸,对不起,我回来晚了,答应给你的礼物也没能带回来。请你不要生气,不要恨我,因为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会在最后关头出现意外。”

她的泪水流了下来,在他耳边继续说道:“宸,我也不是故意要骗你说去燕城,我怕你知道我去英国后会执意跟我一起去,会追问我去英国的原因。如果我告诉你挽晴的秘密,以你的个性,你也一定会不顾所有人的阻拦亲自冲去遥远的英国把她带回来,所以我不能提前告诉你。我也想给你一个惊喜,直接把挽晴带到你面前,让她当面叫你一声‘爸爸’。”

她不知道南宫宸能不能听到她的话,她猜想肯定是不能的,所以才会将这个压在她心底许久的秘密说出来。

她的覆满着泪水的脸庞绽放出一抹浅笑:“宸,你听清楚了么?挽晴是你的亲生女儿,也是我的亲生女儿,咱们的孩子没有先天缺陷,也没有死。挽晴她需要我们,所以你一定要尽快醒过来.......你听到了么?”

白慕晴开始泣不成声起来,她不知道这个时候告诉南宫宸有什么意义,他根本就听不到啊。

此时她也希望南宫宸是听不到的,因为她害怕南宫宸会向她要小挽晴,因为挽晴失踪了.......。

想到这里,她就难过得想死。

万一南宫宸听见了,跟她要挽晴怎么办?她要怎么跟他解释挽晴现在的情况?

床头上的机器突然‘嘀嘀’地叫了起来,白慕晴被吓了一跳,蓦地扭过头去,发现南宫宸的血压和心跳明显在攀升后,心里一下便慌乱了。她被吓呆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用手去摁床头上的呼救器。

医生很快就赶过来了,七手八脚地开始替他治疗起来。

白慕晴被吓得惊叫起来:“宸.......宸别吓我?你千万别出事啊.......!”

“少夫人,你先出去吧。”一位护士小姐催促道。

虽然不舍,可白慕晴却不得不退出去。

门口的老夫人听到动静,也早已经急得团团转,看到白慕晴便心急地问道:“怎么了?宸怎么了?”

白慕晴呜咽着摇头:“我也不知道.......。”

南宫宸为什么会突然血压升高?为什么?难道是听进去她的话了吗?

看来她不应该跟他提起挽晴的,不应该提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