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请把我的血换给他/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门口心急如焚地熬了一大约四十分钟后,张医生终于出来了,只是脸色一如即往的凝重。

“宸怎么样了?”老夫人情急地问道。

“暂时没事了。”张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真的好危险啊!”

“都怪我不好。”白慕晴一脸恼悔道:“是我跟他说了不该说的.......所以他才会变成这样的对么?”

“你跟他说什么了?”老夫人望着她问道。

“我.......。”白慕晴哑言,她现在还没有心思跟老夫人说挽晴的事情,也还没有告诉她。

张医生开口安抚道:“少夫人你也别自责。如果是有助于大少爷醒来的消息。刺激他一下也好。虽然危险,但对他的清醒也是有帮助的。”

“那他现在怎么样?有即将醒过来的痕迹么?”白慕晴追问了一句。

“暂时还不知道。”张医生仍是歉疚道。

-----

在医院里面呆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白慕晴便忍不住给乔封打了电话。

乔封自然明白她打电话给自己的目的,不等她开口便说:“慕晴,我给那边打过电话了,挽晴还是没有消息。”

明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白慕晴心里还是第无数次地失望了。

她无声地点了点头,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乔封看不看得到。

沉吟了片刻,乔封才开口问道:“南宫宸醒过来了没有?”

“还没有。”

乔封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又是一阵沉默后才说:“再等等吧。肯定会醒来的。”

“嗯。”白慕晴默默地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为了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问道:“你呢?还好么?”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关心我?”乔封苦笑,他还以为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南宫宸的病和挽晴的失踪,不会过问到他了呢。“放心吧,我好得很。”

“那就好,我先挂了。”白慕晴挂上电话后。看了看时间,现在还不到医生交接班的时间,她也还不能去看南宫宸。

在医院为她准备好的病房里面呆了一阵,她才迈步往张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她远远便看到老夫人在何姐的陪同下前往张医生的办公室,如是加快步伐对老夫人道:“奶奶,你怎么没有留在家里休息?”

“我想来看看宸。”老夫人情绪黯淡道。

白慕晴没有说什么,而是搀着她一起走进张医生的办公室,此时的张医生正在研究着几份检测报告。看到她们进来。立刻将她们迎到沙发上坐下。

“宸好点了没有?”老夫人有些不抱希望地问道。

她特地来这一趟,为的就是从张医生口中听到好消息,然而张医生的表情却已经写得清清楚楚,她想听到的好消息不可能出现!

“大少爷的气色看起来好些了,但仍然没有醒来的痕迹。”张医生放下手中的检测报告,扫视着二人道:“对了,大少爷的血液检测报告出来了,大少爷的血液很明显是有问题的,也很符合朴小姐下毒的说话.......但究竟是什么问题一下还研究不出来,以前也从未见过这样的病例。所以.......。”

“所以怎么样?”白慕晴追问。

“所以有些难办。”张医生担忧道:“我担心等研究出方案的时候大少爷已经等不及了.......。”

“那就快点啊!”老夫人催促道。

“老夫人,我们已经在尽快了。”

“可不可以用最直接的办法?”白慕晴迟疑着说道:“.......换血。”

“少夫人,说真的,这个方法我有想过。”

“张医生请你赶紧试吧,我和大少爷是一样的血型,把我的血换给他好。”白慕晴太想要南宫宸好起来了,根本不管自己的死活。

张医生摇头道:“少夫人,大少爷虽然是普通的B型血,但对别人的血起到很严重的排异情况,不管是同血型的还是O型都一样,所以.......换血这种方法在大少爷身上根本行不通。”

“怎么会这样.......。”老夫人忧心忡忡道:“那怎么办啊?真的只能等了么?”

“目前是的。”张医生有些不忍道。

“到底要研究多久啊?”

“老夫人这很难说的,需要做血液细菌培值,还要做各种各样的实验,至少也要两三个月以上吧。”

至少要两三个月?

听到张医生的话,老夫人身体本能地一颤,白慕晴慌忙扶住她的手臂担忧地问:“奶奶,您还好么?”

老夫人抬起泪眼望着她呜咽道:“慕晴,你听到了么?宸没救了.......。”

“不会的,奶奶张医生只是说需要等研究方案,没说大少爷一定就熬不到那天。”白慕晴无力地安慰道。

其实她的心里也一样难受,一样害怕啊!

以南宫宸现在的情况,半个月都难熬,更别说是两三个月了!

就在两人难过地互相安慰的时候,一位护士小姐突然欣喜地走进来道:“老夫人,少夫人还有张医生.......宸少醒过来了。”

“真的?”白慕晴怔住了。

随着护士小姐的点头,她的脸上突然也涌起一抹欣喜,只是欣喜的下面仍是忧伤,因为南宫宸醒来并不代表着他就能好起来,张医生刚刚的话对她打击实在太大了。

何姐也笑着说:“老夫人您听到没有?大少爷醒过来了。”

“我听到了.......。”老夫人显然也跟白慕晴有着同样的感受,连笑都笑出了泪花。

张医生已经先行赶过加护病房去了,白慕晴搀着老夫人也跟着走过去,然后站在病房门口等待张医生等人出来。

没过多久张医生便出来了,他的脸上有那么一抹释然,扫视着老夫人和白慕晴道:“大少爷确实是醒过来了,这是一种好的征兆,希望他能够越来越好吧。”

“我可以可以进去看他了么?”白慕晴问。

张医生点头:“宸少想说见您。”

“真的?”

“嗯,少夫人跟我来吧。”张医生说完便转身往病房里面走去。

白慕晴照例穿好防菌服后才走入南宫宸的病房,南宫宸确实已经醒过来了,只是面色依旧惨白,没有一点气色。

“宸,你终于醒了。”白慕晴眨巴了一下双眼,努力不让自己的坏情绪影响南宫宸。

她走过去,伸手握住他的手掌,南宫宸却悄悄地将她的手掌挣开。

白慕晴愣了一下,这才发现他苍白的脸上布满着冷漠,盯着她的目光也是怒火。干燥的唇瓣动了动,显然是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她的心脏蓦地抽痛了一下,南宫宸会用这种态度对她是因为她没有如约回来吗?是因为她骗了他说去燕城吗?他还在生她的气吗?

“宸.......。”她轻唤一声,重新握住他的手掌歉疚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你千万不要生气,不要再气坏了自己好不好?”

南宫宸张开嘴,终于吐出两个字:“挽晴.......。”

而白慕晴的心脏又是一紧,愕然地望着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提到挽晴。原来昨天她跟他说的话他都听见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大得差一点死去。

“宸,你听我说。”白慕晴怕影响他的身体不敢让他多说话,慌忙说道:“关于挽晴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还是等你病好一点的时候再细说吧.......。”

“我要你现在说。”南宫宸语气更冷一度。

白慕晴张了张嘴,见他要发火立马又急了:“好,我现在说,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要生气,不然气坏了身体,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挽晴了。”

“说.......!”她真是傻呢,南宫宸都快要气炸了,怎么可能不生气?

她沉吟了几秒,迅速地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开口说道:“那我就从挽晴出生说起吧,当时因为要跟白映安调换身份,我们原本定好等孩子生出来就由她带着孩子回南宫家的。生产那天我无意中偷听到白映安跟她好姐妹的谈话,她说不她不会白白给我抚养孩子,更不会容忍我的孩子在南宫家长大,她说等她在南宫家地位稳了就会把我的孩子弄死。当时我听到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吓坏了,当时我已经是临盆在即想逃逃不掉,只好求助苏惜,苏惜又去求助了乔锶恒,乔锶恒拒绝了苏惜。后来我疼得在厕所晕倒了,醒来后医生就告诉我是个男孩,并且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我当时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孩子一眼,孩子就被抱到白映安身体去了,紧接着我便被白映安母女关在一间别墅的阁楼里。直到林安南将我从阁楼里救出来,我跟苏惜重新碰面后,苏惜才告诉我当时我胎检的时候她看到是个女孩,白映安手里的孩子有可能不是我的。因为胎检有可能出错,苏惜也不敢百分百确定孩子是不是被调包了,从那以后,我就秉着一丝的希望开始四处寻找我的女儿。”

说起这件往事,白慕晴依然感觉心中生疼,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泪花也在慢慢地凝在睫上,她稳定了一下情绪才接着说:“我知道你肯定在怪我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告诉你,其实我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只是苏惜的猜测,万一是她看错了呢?我如果告诉你就是在给你希望,然后让你这一生都活在寻找女儿的日子,然后以失望告终。”

白慕晴哽咽了一下:“其实那次我们在华贸看到乔锶恒跟方密怀里抱着的女婴就是挽晴,我们却不知道她就是我们的亲生女儿,我和你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啊!”

“再次见到挽晴是我车祸醒来那天,乔封告诉我她叫挽晴,是我和他的亲生女儿,当时我什么都不记得什么也不知道,就这么理所当然地成了挽晴的母亲,乔封的妻子。我真正知道挽晴身份的是前段时间我恢复记忆的时候,知道一切的我虽然震惊,可是我不敢告诉你挽晴的秘密,我怕你把挽晴抢回去了。直到那天我决定回到你身后时,我才觉得是时候该把挽晴带回来跟你相认了。我担心你知道真相后会在冲动之下亲自跑去英国找挽晴,所以才决定把挽晴带回来再告诉你真相。其实那天我是一个人去英国的,后来在机场碰到乔封,他说他顺道过去英国办些事情,如是我们就一起过去了。我说要给你带礼物回来,其实就是想把挽晴带给你,可是后来.......。”

白慕晴抬手抹了一把泪水,后来.......后来挽晴就丢了,至今下落不明。

只是这些话让她怎么说得出口?即便她说得出口,南宫宸听到了也会急得从病床上跳起吧?

“后来怎么样?挽晴呢.......?”南宫宸强忍着怒火催促道。

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她不得不选择了乔封给她的建议道:“后来.......赶得很不巧,挽晴因为参加一个智力比塞被封闭训练一个月,我想等她比赛完了再带她回国,可是.......。”她歉疚地低下头,任泪水滴落在地上:“对不起,我因为赶着回来看你没能等她出来,没能把她带回来.......。”

她捂着嘴巴,在他面前低呜着哭着。

南宫宸瞪着她,久久才吐出一句:“你真自私.......。”

这一点白慕晴不否认,也无脸否认。

她点着头说:“我知道,我知道自己很自私,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如果我不是快死了.......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我?”南宫宸冷声质问。

白慕晴忙抓住他的手摇头,垂着泪道:“不,你不会死的,宸你不会死的.......。”

“你给我滚!”南宫宸一把甩开她的手掌。

“宸.......。”白慕晴慌了:“你不要这样,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也知道自己错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欺骗你了.......。”

“不必了。”南宫宸道:“你还是回到你的乔封身边去吧,不用回来同情我.......。”

“我不回去!”白慕晴强行抓将他的手掌抓了回来,紧紧地握在手心里:“我要陪在你身体,我要陪着你慢慢好起来,等你好起来后,我们一起去接挽晴回家好不好?”

南宫宸自嘲地笑了,他还有机会好起来么?还有机会见到挽晴么?这辈子大概是没有了吧。

他闭上眼,突然就想起小挽晴那张稚嫩童真的脸,想起她叫他大骗子叔叔时的情景。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向不喜欢小孩的他,偏偏对挽晴有着那么深的感情,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血缘果然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

南宫宸虽然醒过来了,可是身体却虚弱得起不了床,甚至离不开重症病房的监护。

而知道挽晴的事情后,他对白慕晴的态度始终保持着冷淡漠然,甚至连见都不想再见到她了。

今天同样是白慕晴刚走进去便被他赶出来了,老夫人看到她一脸挫败的样子,不解地问道:“慕晴,你们小两口究竟怎么了?这个时候还闹情绪?”

之前两人粘糊得跟连体婴似的,这会又闹起了别扭,年轻人的想法她还真是弄不懂啊。

白慕晴无奈地苦笑了一下,道:“奶奶,你帮我劝劝宸吧,他还在气我离家的事情。”

老夫人点点头:“好,我会好好劝劝他的了。”

“还有,劝他把这瓶牛奶喝了。”白慕晴将手中已经热好的牛奶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进去南宫宸的病房后,白慕晴无奈地回到休息椅上坐下,南宫宸没有醒来的时候她觉得每一分钟都是煎熬,现在南宫宸醒来不理她,她同样觉得难熬。

南宫宸那么恨她,那么气她,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伊小姐.......。”就在她发愣了时候,头顶上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白慕晴抬起脸来,打量了一圈眼眼的女子唤道:“林秘书?”她记得这人是南宫宸的秘书。

林助理点头,扫了一眼病房的方向问道:“请问宸少现在.......好点了么?”

白慕晴扫了一眼他手中的公文包:“你要跟他谈公事?”

“伊小姐,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合适,但有些工作实在是离不开宸少的批示啊。”

“可是宸少现在连饭都吃不了,你让他怎么批示公文?”白慕晴不悦。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到这里来。”林助理道:“可是现在公司群龙无首,沈总又趁机各种搞事情,公司已经陷入一团混乱中了,如果宸少再不想个办法,公司估计很快就会垮台的。”

“沈东阳?”

“没错,那个混蛋就等着宸少生病主持不了大局呢。”林助理愤愤道。

白慕晴不吭声了,这些日子她只顾着着急南宫宸的病,居然忽视了公司的发展,忽视了沈东阳那个老家伙的勃勃野心。

她沉吟了一阵,对林助理道:“我知道了,我一会跟宸少说明一下情况。”

林助理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伊小姐跟南宫宸是什么身份,但能无时无刻地守在这里的女人肯定不简单,如是点头:“那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白慕晴冲她微笑了一下:“好好工作,宸少会好起来的。”

“嗯,我知道。”林助理说完转身离开了。

-----

老夫人在南宫宸的床前坐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地开口说道:“怎么?没什么话想跟我说?”

南宫宸幽幽地睁开双眼,注视着她,老夫人又道:“你说你,以前我不让你跟慕晴在一起的时候,你非要跟她好,现在好不容易我不阻止你们了,你们自己反倒杠上了。”老夫人说着又是一声唉叹:“看看你自己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居然还有力气闹情绪。”

老夫人伸出手在他的手臂上推了一下:“别闹了啊,省得慕晴在外头也难受。”

“奶奶.......。”南宫宸注视了她良久才开口:“你是真心接受慕晴了么?”

“当然。”老夫人点头。

“不会挖她的心脏?”

老夫人哑言,没想到南宫宸会突然这么问。

南宫宸看到她沉默,终于起了些许的情绪波动,音量也提高了不少:“奶奶,你不会是还在想着传言的事情吧?还在想着挖心?”

“我.......我没有。”老夫人虽然还是很相信传言,但现在那么多人护着白慕晴,她哪敢往她身上打这个主意。

然而南宫宸却是最了解老夫人的了,到时他的病况一差,老夫人一着急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他严肃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盯着她道:“奶奶,你给我听清楚了,如果你敢对慕晴下手,我死了都不会原谅你的.......。”

“呸呸呸.......你说什么呢?”老夫人没好气地打断她。

“我跟你说认真的,如果慕晴死了,就算我的病好了,我也会陪她一起死的。”

“行了,你别吓唬我了,我不动她就是。”老夫人实在不想听到他这些关于死不死的话语,只好开口承诺道。

南宫宸不放心,如是接着说:“还有,奶奶,有件事情慕晴可能没有告诉你吧?当初我让你带回爱照顾的那个小女孩,她是我跟慕晴的亲生女儿。”

“你说什么?”老夫人愕然地盯着他。

“你没有听错。”南宫宸笑了:“当初死的那个孩子不是南宫家的,你真正的小曾孙是挽晴。”

老夫人惊愕了半晌,才开口问道:“挽晴.......就是那个乔挽晴?”

“嗯,所以朱朱才会想尽办法地陷害她,还差一点把她淹死。”想起这些过往,南宫宸就心中发寒。当时他是发了什么疯才会把挽晴带到老宅去,还差一点被朱朱害死。

“天啊.......怎么会这样.......。”老夫人迟迟没有从讶然中缓过神来,大脑正在努力地回想着挽晴的样子,她只见过挽晴一回,印象中是个很可爱很懂事的小孩,还跟现在的白慕晴长得很像,其它都没有什么印象了。

早知道当初就多陪她玩玩,多看看她了.......。

“那挽晴现在在哪?”她迫不及待地问。

“在国外。”南宫宸道:“具体的细节你问慕晴就好。”

他停了停,才接着说:“奶奶,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想让你明白,挽晴她才三岁,她需要慕晴去抚养和照顾她长大,所以你千万别伤害慕晴,别让挽晴成为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扔肠估扛。

他苦笑了一下,抓住老夫人的手掌:“奶奶,毕竟您的年纪大了,照顾不了挽晴多少年。”

老夫人听到他的话,突然就泪如雨下地哭了起来,频频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我不伤害慕晴,我不会让挽晴成为孤儿。”

“还有,别跟慕晴抢挽晴,别逼她们母女分开。”他知道挽晴对慕晴来说有多重要,他担心自己不在了,霸道的老夫人会跟慕晴抢孩子。

老夫人继续点头。

“万一我不在了,也别阻止慕晴跟乔封在一起,就让她们一家三口幸福快乐地生活吧。”

“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老夫人痛哭着阻止他,因为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不仅是老夫人听不下去了,就连病房门口的白慕晴也听不下去了,她捂着嘴巴,身体靠着墙壁一点一点地滑坐到地上。

她以为南宫宸恨她,怪她,怨她,并且再也不想见到她不想跟她说话了,没想到.......。

他那么在乎挽晴,那么关心挽晴,可是挽晴却至今没有下落!

想到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此时都不能好好留在自己身体,她就难过极了。

-----

颜助理远远便看到咖啡厅角落里的白慕晴,她加快步伐走过去问道:“白小姐,有事么?”

白慕晴抬起脸来,吸了吸鼻子后冲她做了个请坐的姿势,脸带歉疚道:“不好意思,打扰到你的工作了。”

“没关系,刚好已经下班了。”颜助理在她跟前坐下,盯着她说:“白小姐有话直说吧,不用跟我客气。”

“那我就直说了。”白慕晴道:“今天林助理到医院去找宸少,说有重要的公事找他处理,可是宸少现在连床都起不了,怎么可能批阅得了文件?”

“公司不能一日无主,况且还有沈东阳那个心怀不轨的老家伙在公司里面捣乱。林助理告诉我说眼下的南宫集团已经是一团乱了,担心宸少再不回公司的话.......公司很快就会垮台,而我又不懂公司运营。”白慕晴一脸乞求地望着她:“所以我想代表宸少过来请求颜助理回到南宫集团任职,替宸少撑过这一段时间,拜托!”

颜助理望着她,无奈地一笑:“其实我明折,宸少要是垮了,公司也就跟着垮了。”

“所以我才厚着脸皮过来求你回去的,因为除了你没有人更了解集团,也没有人更值得我们大家信任了。”白慕晴情急道:“只要颜助理肯答应,什么条件我们都会尽量满足您的。”

“可是.......。”颜助理有些为难地笑了笑:“白小姐,当初是老夫人作主把我开除的,如果我现在回去的话,老夫人会误会我,也未必会相信我吧?”

“不会的,老夫人当初是因为听信了朱小姐的扇动,出于无奈才把颜助理辞掉的。”白慕晴道:“而且今天老夫人也跟我一块过来了,她想亲自过来请颜助理回南宫集团。”

颜助理一听要请老夫人过来,忙道:“别,千万别劳烦她老人家。”

老夫人却在这个时候从隔壁的卡位上走了过来,颜助理没料到老夫人居然真的来了,而且还坐在隔壁。她连忙从沙发上站起,礼貌地招呼道:“老夫人,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老夫人抬手示意她坐下后,又在白慕晴的搀扶下在白慕晴身侧坐下,对颜助理道:“慕晴说得对,我今天是特地过来请颜助理回南宫集团的。”

颜助理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

“颜助理啊,我知道你的工作能力强,跟宸配合得也默契,宸重用了你这么多年必然有他的道理。当初辞掉你是因为朱朱总是疑神疑鬼,要死要活的,我没办法才作主辞掉你的。”老夫人歉疚道:“真的很抱歉,我今天在这里正式向你道歉了好么?”

“老夫人您别这样。”颜助理忙制止道:“我知道老夫人辞掉我是有苦衷的,我也不怪您。”

老夫人苦涩地唉叹一声道:“南宫集团已经存在上百年了,眼下宸又在重病中,能不能活得下来还是个问题,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倒台或者落入沈东阳的手中啊。虽然很难,但总要尽力的不是么?慕晴说得对,现在南宫集团里面大多数人都被沈东阳笼络过去了,如果我们再不出手的话公司很快就要成为沈东阳的了。”

“老夫人您放心吧,沈东阳即便是把公司所有的小股东收服了,把股份买过去了,跟您和宸少比起来也是差得十万八千里。”颜助理微笑了一下:“还有,宸少一定会活下去的,老夫人您放心吧。”

“但愿吧。”老夫人望着她追问:“颜助理愿意回去么?就像慕晴刚刚说的,只要你愿意回去,想要什么条件都可以提。”

颜助理沉吟了一下,道:“老夫人放心吧,既然您这么说了我肯定是要回去的,毕竟也是宸少一手栽培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