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活不过三天?/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嗯,就当是回去报答宸少的恩情吧。”颜助理笑了一下:“至于条件.......暂时还是不提了吧,等宸少的病好了公司稳定下来了再说。”

“好,那就谢谢颜助理了。”老夫人和白慕晴都松了口气。

“不用谢,我应该做的。”颜助理说完。沉默了一阵后再度开口道:“对了老夫人。如果您信得过沈恪的话,可以让他回到集团去上班。”

“沈恪?”老夫人讶然。

“对啊,他虽然有过前科,但都是被沈东阳逼的。”颜助理道:“跟他一起在集团任职那么多年,我和宸少都挺相信他的,而且南宫家没有把他送到牢里去他应该挺感恩戴德了,应该不会再听任他父亲摆布的。”

老夫人侧头看了白慕晴一眼,显然并不放心沈恪。

白慕晴忙道:“老夫人,我也觉得沈恪是个可用之材,可以试着给他一次机会。”

老夫人想了想,点头:“好。那就由我去跟他说吧。”

-----

乔封讶然地打量着眼前的乔锶恒问道:“哥,你说什么?挽晴真的是被朴恋瑶的人绑走的?”

“没错,而且那个人还是朴恋瑶的亲弟弟。”乔锶恒端起酒杯轻啜一口,嘲弄地冷笑:“看来朴恋瑶对南宫宸的仇恨不是一般的深啊,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舍得往里送。”

“她一心想弄死南宫宸,肯定不会在最后关头放弃的。”乔封深吸口气。随即盯着他道:“哥,你不是已经猜到救南宫宸的方法了么?赶紧帮帮他。”

“你要我帮他?”乔锶恒讶然。

“哥,你跟南宫宸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你一定也不忍心看着他家破人亡的对不对?”乔封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嘲:“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来。”

“不是我给他下的毒,也不是我害他犯病的,我不觉得有什么良心不安的地方。”

“可他是你的朋友,你之前偷走他的女儿已经很对不起人家了。”

“我说过。我那是救他的女儿,要不是我他的女儿早就死了,他应该感谢我。”乔锶恒顿了顿:“再说了,我只是猜到了一点,并不敢保证我想的就是对的。”

“不管对不对都试一下吧,总比他现在正在等死强。”乔封说。

乔锶恒睨着他:“我看你是被白慕晴哭几回鼻子哭心软了,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乔封哑言。

他不否认自己心软,看不得白慕晴的泪水,但是.......。

“哥.......。”乔封苦笑道:“当年你把慕晴和挽晴带到我身边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反对过。即便是最后自私地接受了她们母女,这些年我也是过得很自责很不安的。所以.......我不是被慕晴哭几场鼻子就哭心软了,而是生性就心软,这大概就是我从小任何事情都比不上你的缘故吧。”

乔锶恒睨着他,沉吟片刻道:“乔少爷,如果南宫宸康复了,你这辈子就再也不可能得到白慕晴了,你最好考虑清楚。”

“如果是因为见死不救而得到慕晴,我想我即便是得到了慕晴也会良心不安一辈子的,而且我相信哥哥你也一定会良心不安,毕竟南宫宸曾经是你最好的朋友,他也从来没有欠过你什么。”

乔封说得毫不犹豫,这些日子以来他也早就想通了。

“哥,如果不是因为我,你还会这样犹豫么?”乔封问了一句。

乔锶恒看到他脸上的认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最终点了点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逼你了。”

-----

乔锶恒好不容易才疏通关系可以见上朴恋瑶一面。

朴恋瑶却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吐出一句:“我说过了,以后不管是谁都不见。”

“好吧。”狱警点了点头,随即又说:“对了,乔先生让我给朴小姐带句话,请你不用担心,他会帮你照顾好弟弟的。”

狱警的一句话,立刻让对他不理不睬的朴恋瑶蓦然抬起脸来,盯着他问:“他说什么?”

狱警被她的反应弄不不解,道:“他说他会帮你照顾弟弟,怎么了?”

朴恋瑶咬了咬牙,双手也在一点一点地攥成拳头,就在狱警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开口道:“等一下。”

“有事?”狱警扭头睨着她。

朴恋瑶极度不愿,却又不得不吐出二字:“我见。”

一直以来朴恋瑶跟乔锶恒几乎没有过交集,听到狱警说他要见她,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解,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她都不想再见任何人。可她万万没想到乔锶恒会说出她弟弟的事情来。

周围认识她的人,却从来没有谁知道她还有个弟弟的真相,就连南宫家和沈恪都不知道!

乔锶恒为什么会知道?为什么?

带着这些疑问,朴恋瑶来到乔锶恒的面前,在他对面的位子上坐下后睨着他冷笑了一下:“乔大少爷百忙之中还抽空来看我这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真是受宠若惊啊。”

“朴小姐说得对,本人确实很忙。”乔锶恒面色平静道:“所以咱们还是开门见山吧,告诉我你到底给南宫宸下了什么毒。”

“如果我不告诉你呢?”

“那么我也不会告诉你朴即现在怎么样了。”

“你.......!”朴恋瑶气结。

“会生气就对了,证明你还在乎他。”乔锶恒冷笑:“对了,提醒你一句,我学医的时间比你长,你最好别蒙我。”

“朴即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朴恋瑶情急地问道。

“托你的福,犯了绑架儿童罪,已经被英国那边的警方收押了。”

“什么.......!”朴恋瑶心头一颤,脸色也在一瞬间惨白。

“至于会被判个什么罪,最终会取决于孩子和孩子监护人的态度。多则十几二十年,少则三四年,更或者无罪。”乔锶恒停顿了片刻,才接着道:“比如说朴即是乔封的好朋友,他只是喜欢挽晴才把她带走的,然后得到了乔封的原谅,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接受我的交易?”

朴恋瑶瞪着他,一脸的愤怒。

她完全没有想到朴即居然会在英国被抓,心里突然开始后悔当初叫他去绑架乔挽晴了,她不应该让他去冒这个险的!

“你别这么瞪着我,朴即绑架挽晴是事实,不是我瞎编的,不然我也不会知道朴小姐还有一个亲弟弟。”

朴恋瑶重重地喘息口气,气得连声音都在打颤:“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你指的是朴即被抓?还是后面的事?”

朴恋瑶不说话,乔思恒随即笑了:“你还有选择的权利么?难道你愿意看着朴即因为你大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

“可是我不甘心,我不会让南宫宸活下去的!”朴恋瑶突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乔锶恒无所谓地一笑:“我说过,我学医的时间比你还长,在你着急对乔挽晴下手,我就已经猜到一些端倪了。朴小姐,别小视我的能力,别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又是一番停顿后,乔锶恒又说:“朴小姐,其实南宫宸能不能活对我来说真不重要,即便你拒绝了我也不觉得难过,所以.......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吧。”

说完,他从椅子上站起。

一分钟的时间很短,一眨眼就过去了,乔锶恒毫迟疑地转身欲走。

“等一下!”内心正在激烈斗争着的朴恋瑶突然叫住他。

乔锶恒的脚步一停,转过身来冲着她邪魅地笑了.......。

-----

白慕晴将亲自熬好的粥送到南宫宸的病房里,南宫宸看到她,将脸别向另一侧不理会她。

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后,白慕晴对于他的这种冷漠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了。反而在他的病床前坐下,望着他道:“你跟颜助理一聊就是好长时间,却连话都不愿跟我说一句,你不怕我会吃醋么?”

见他不语,白慕晴如是添了一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噢,其实我也是只醋酝子来的。”

“我已经给你自由了,你为什么还不走?”南宫宸终于扭过头来,不悦地盯着她:“我不跟你抢挽晴,也不阻止你跟乔封在一起了,你随时都可以回去。”

白慕晴突然趴到他的身上,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宸,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南宫宸被她吻得心头一软,所有的坚持和伪装都在这一瞬间崩垮了。

但他只是望着她,一声不吭。

白慕晴笑了:“以前都是我装出一副不爱你的样子,各种摆脸色,现在终于换成你了么?当初你说我的演技不过关,演的一点都不像,你都不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演得比四流五流的演员还要蹩脚.......唔.......。”

白慕晴的身体被迫往下一沉,红唇重新印在他的唇上。

她动了动身体,南宫宸扳在她脖子上的手掌却收紧了一些,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直到她不动了,他才松开她。

那么久没有尝过她的味道了,刚刚被她那样一亲居然甚是想念起来。

“不装了?”白慕晴打量着他泛着满满情欲的眸子微笑道。

南宫宸定定地注视着她,吐出一句:“你非要看着我一点一点地死去,然后在后半生里都留下阴影才甘心么?”

之前她走了,他却伤心难过,总觉得她是因为厌弃他才突然玩消失的,然后生气发疯。如今她回来了,他却不忍了,不忍让她陪在自己身边受罪,不忍让她每日为了他的病情伤心落泪。

“你放心吧,你不会死的。”白慕晴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有规律的心跳微笑道:“我听到你的心跳了,还是那么稳那么剧烈,一点都不像要虚弱下去的样子。”

“你最好还是祈祷我死掉吧,否则.......。”南宫宸的手掌抚到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盯着她面色冷酷道:“你一次一次地欺骗我,骗了我那么多,如果我再放过你我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你要怎么不放过我?”白慕晴表现出后怕。扔狂估划。

“到时再说。”南宫宸道。

白慕晴不屑:“你除了会把我关起来外还会什么?把我绑起来用鞭子抽?用刀砍?”她说着耸了耸肩膀:“你还没这个志气。”

南宫宸虽然被她的话刺激得无语,但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她说得没错,对她.......他确实是什么伤害不起来啊。

“挽晴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南宫宸突然问道。

提到挽晴,白慕晴柔和地笑了:“过几天就回来了,等她回来后我第一时间带她过来见你好不好?”

当乔封告诉她挽晴已经找到,并且没有受伤时,她激动得当场就大哭了一场,感觉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南宫宸点头,盯着她道:“但是先不要让她知道我是她的爸爸。”

“为什么?”

“突然换了个爸爸她一时间肯定接受不了,新爸爸突然走了她更加接受不了。”

“你不要说这种话嘛。”白慕晴的泪水瞬间就滚下来了,趴在他身上哽咽道:“你总叫我别伤心,可是你自己又总说些让人伤心的话。”

“对不起。”南宫宸抬手轻抚着她的发丝:“我只是不希望挽晴幼小的心灵受太大的冲击,也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就让她像现在这样开开心心地过吧。”

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小挽晴和乔封还有白慕晴在一起的场景,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幸福快乐,他希望他的小天使可以一直这么幸福快乐下去。虽然他很想听她一声自己一声‘爸爸’,可是为了她的未来着想还是忍了。

“你真好。”白慕晴含着泪微笑道,他总是想得那么周到,不管是挽晴还是她。

“挽晴.......。”南宫宸低喃着问:“这名字是谁取的?”

“乔封取的。”白慕晴抬头望着他,忙道:“宸,你不喜欢么?如果不喜欢的话.......你再给她换一个吧。”

“挽晴.......。”南宫宸重复轻念了几遍,温柔地笑了:“这个名字很符合我的心情,也道出了我的心声,我喜欢。”

看来当初乔封取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当时他自己的一种心声啊。

白慕晴重新趴在他的胸口,微笑道:“你快点好起来,我以后还要再给你生个儿子,就叫挽宸。”

“挽宸?听起来一点都不男人。”

“我不需要他很男人,健康快乐就好了嘛。”

“嗯,如果他像我,绝对不会不男人的。”

“臭美!”

“万一像你怎么办?”

“万一像我?”白慕晴想了想:“是啊,万一像我怎么办?会不会被人欺负惨啊?”

“不会的,挽晴会保护他。”南宫宸道。

“嗯,还有我们也会保护他。”白慕晴笑着从他身上坐起:“说得好像我们已经有了似的。”

“要不我们现在造一个?”南宫宸道。

“好啊,你起个身我看看?”白慕晴故意扫视着他。

“你抱我。”

“才不要,你那么重。”

两人在病房内笑笑闹闹着,算是这些日子来最开心的场景了。

听到他们的笑声,门口的老夫人甚至不忍心敲门打断他们,不过她最终还是抬手敲了敲门。

病房内的白慕晴正了正身体,便看到老夫人跟何姐一起走进来。

老夫人打量了南宫宸问道:“宸,今天好点了么?”

“挺好的。”南宫宸道。

白慕晴这才想起带来的早餐还没有让南宫宸吃,忙道:“一会各位股东会过来,大少爷你赶紧把早餐吃了吧。”

“对,多吃点身体才有活力,才能压得住那帮家伙。”老夫人说。

南宫宸刚吃完早餐不久,颜助理和沈东阳他们便过来了。

这次来的是几位集团里面稍微有点份量的股东,大伙也都知道南宫宸把他们叫到跟前来是什么目的。

可在南宫宸当着几位股东和律师的面将公司授权给颜助理处理后,大家还是觉得有些愤愤不满,沈东阳第一次提出了质疑,认为颜助理不是南宫家的人,不应该把公司交给她。

其它小股东也附和着让南宫宸考虑清楚,大家都觉得他是病糊涂了。

南宫宸打量了沈东阳一眼,嘲弄道:“那么应该交给谁处理?你么?”

沈东阳张了张嘴,沉默了。

另一位小股东迅速地扫了沈东阳一眼,状着胆子道:“宸少,沈总是目前公司第三大股东,既然您跟老夫人不方便主持大局,理应让沈总接手代理总裁一职,而不是将公司交给颜助理这个实实在在的外人啊。”

“这么快就变成公司第三大股东了?动作挺快嘛。”南宫宸扫视了沈东阳一眼,嘲弄道。

沈东阳呵呵笑答:“最近公司比较动荡,一些小股东较担心公司的前景,都想脱手手中的股份,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把他们手里不要的股份都买过来了。”

“不错啊,利用沈恪从集团里面挪走四个亿,再用其中的两个亿以及不入流的手段从小股东手中强行买下集团的股分。说白了就是拿集团的钱买下集团的股份,空手套白狼。”

对于沈东阳的行为,其他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哪怕是现在也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话。

场面安静了片刻,沈东阳再度呵呵干笑起来:“宸少这是病迷糊了,说的话让人完全听不懂啊.......。”

他倒是没有料到南宫宸对他最近的行动了解得这么清楚。

“这笔帐我们以后慢慢在算。”南宫宸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冲大伙道:“我今天请你们过来不是来寻问你们的意见的,而是让你们一起见证,从今天起将由颜助理替我代理总裁一职,直到我的妻子有空亲自拉手那一天为止。”南宫宸伸手握了握白慕晴的手掌。

白慕晴讶然地盯着他,让她接手南宫集团?那么大一家公司让她接手?

“这是我和奶奶共同的决定,至于你们所担心的问题,你们可以放心,颜助理只是代理我的工作,独力行使我的权利,为公司创造更多的财富和业绩,绝对不会伤害到大家的权益的。”

“可是颜助理毕竟年轻.......。”

“但对集团的了解和领导能力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强。”

众人又是一番沉默,颜助理扫视一眼大伙道:“大家请安心吧,有律师和大伙每天监督着,我不会做出伤害集团的行为来的。”

“谁还有异议么?”南宫宸问。

没有人吭声,南宫宸如是说道:“没有的话大家就都回去工作吧。”

众人纷纷往病房门口走去,南宫宸突然冲沈东阳道:“沈总,你先留下。”

心中压抑着满是恼怒的沈东阳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白慕晴看了看二人,搀过老夫人的手臂道:“奶奶,我先扶您到休息室去休息一下。”

老夫人不放心地扫了南宫宸一眼后,点了点头和她一起往门口走去。

病房内只剩下南宫宸和沈东阳,沈东阳望着南宫宸小心翼翼地问:“宸少,您真的不打算追究沈恪了么?不然为什么让他进集团工作?”

“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这点罪名不够解气,把他放进集团,让他看着自己的父亲是怎么阴险狡诈地侵害公司的,也许他哪天顿悟了,决定把你的罪行全部揭发出来,然后你们父子俩再一起坐牢。”

“你.......。”沈东阳气结:“这就是你让他回公司的目的?”

“没错。”

沈东阳恼怒地深吸口气,随即冷笑道:“沈恪是我的儿子,你觉得他会出卖我么?”

他扫视一眼靠在病床上的他:“还是你觉得自己还有命活着等那一刻?”

南宫宸的脸色变了变,沈东阳继续说道:“倒是你,宸少爷,等再过几天你死了,你觉得老夫人不会倒么?公司不会倒么?还是你觉得你身边那位从来没有混过商场的妻子真的能挑起公司的担子?要我说,南宫家倒了就算了,别再让公司倒下,而不让公司倒下的唯一办法就是把公司交给我来打理,因为现在只有我才是集团真正的顶梁柱。”

南宫宸盯着他,听着他的大言不惭,气得胸口不断地起伏。

他暗吞了口气,道:“想要成为公司的领导人?你.......。”

“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的。”沈东阳邪笑着打断他:“只可惜那样的好场面你是看不到了,宸少,病成这样了就别再操心公司的事了,好好在这里等死吧。”

沈东阳的目的就是将南宫宸气死,别再拖着坏他大事了



南宫宸明知道他的目的,也在心里暗暗提醒着自己不要上他的当,但还是被他的狂妄气得心跳加速。

白慕晴不放心将南宫宸和沈东阳放在一起,离开病房后便趴在门上偷听起来,听到这里的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敲了一下门便闯了进去道:“沈总,你还是从这里滚出去,回家做你的总裁大梦去吧。”

她来到南宫宸的身侧,握紧他的手掌担忧道:“宸,别听他的,也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自欺欺人,公司上下谁不知道宸少还有几天命?”沈东阳嘲弄地一笑。

“你给我滚出去!”白慕晴怒冲冲地拉开病房的门板,将沈东阳推了出去。

将他赶出去后,白慕晴又迅速地将房门关上,确定他不会回来后才转过身来望着病床上的南宫宸。

“宸,你还好么?”白慕晴担忧地问道,一边迈步走了过去。

“我没事。”南宫宸道。

“没事就好。”白慕晴松了口气道:“我帮你把床放下来,你好好睡一觉好么?”

“嗯。”南宫宸点头。

白慕晴走到床尾处将床放了下来,南宫宸冲她招了招手:“过来。”

“怎么了?”白慕晴走过去握住他伸过来的手掌。

“没事,就是想牵着你的手入睡。”

“好吧,你放心,我会一直在旁边陪着你的。”白慕晴伸出另一只手掌轻抚上他的面庞,微笑道:“宸,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把公司守护好的,然后把挽晴培养成像颜助理那么利害的人,不,应该说像你这么利害的人,让她把公司一直发扬光大下去。当然了,如果你能尽快好起来那就最好了,到时候依然由你自己打理公司,我给你生一两个接班人,至于挽晴.......让她像其她女孩子一样唱唱歌跳跳舞就好了。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呢,挽晴喜欢跳舞,喜欢画画,以后肯定能像我一样爱画画,或者像苏惜一样全世界各地跳舞的.......。”

她说着说着便流下泪来,然后再也说不下去了。

她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南宫宸,小声地唤道:“宸,你睡着了么?你有这么累么?”

南宫宸果然睡着了,无论她怎么唤都没有反应。

白慕晴如是改为用手去摇晃着他的手臂道:“宸,你先答应我一声,宸.......。”

她呜嗯着摇头:“宸,你别吓我.......我不经吓的.......。”

直到这一刻,她才倏地伸出手去摁床头上的摁铃,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医生很快便赶过来了,折慕晴哭着低嚷道:“医生你快点看看大少爷他怎么了?他刚刚被沈东阳那个老家伙气着了,怎么叫也叫不醒.......怎么办?”

“少夫人先别着急,让我来看看。”张医生一边替南宫宸检查身体一边说道。

明知道没用,白慕晴还是哭着说:“医生,你们一定要把他救活,一定啊.......。”

“我们会尽全力的。”张医生承诺道。

白慕晴终于从南宫宸的房里退了出去。

老夫人看着她哭得肝肠寸断,也跟着焦急起来,追问道:“怎么了?宸他是不是又昏迷了?”

白慕晴点了点头,含泪望着老夫人道:“怎么办啊,奶奶.......我答应会把挽晴带来给大少爷见的,我怕大少爷他等不及了.......。”

“不会的,你不准胡说!”老夫人气急败坏地斥责道。

白慕晴咬着唇,她也不想胡说,不想胡思乱想,可是南宫宸的情况却让她无法乐观啊。

半个小时候,张医生终于从南宫宸的病房内走出来了,白慕晴怔怔地盯着他,甚至都不敢上前去问他南宫宸现在的情况。

后面还是老夫人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张医生看着哭成泪人的白慕晴,最终还是无奈道:“大少爷暂时算是保住性命了,但生命体征很不稳,也就是说.......随时都有可能.......。”

张医生不忍心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可白慕晴还是激动地嚷道:“不会的!宸不会离开我们的。”

“是是是.......,我们应该往好的方向想,大少爷一定会好起来的,大家都不要再伤心了。”张医生频频点头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