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宸叔叔才是真正的爸爸/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又一次陷入了昏迷,又是几天几夜没有醒过来。

白慕晴感觉自己快要熬不住了,特别是今天机器响起了警报声,张医生好不容易将南宫宸抢救过来后,直接告诉她们南宫宸的脉膊已经弱得勉强能维持生命了时。她就更加崩溃了。

虽然不想,但张医生最终还是实话告诉她们。南宫宸最多只能再活三天。

三天,只有三天而已。

白慕晴呆怔地望着张医生无奈离去的背影,然后,她转身跪倒在老夫人脚下,抱着好怕双腿痛哭道:“奶奶,你不是说只要把我的心脏挖给静夫人宸就能活下去吗?你把我的心脏挖了吧,求求你挖了吧,求求你救救宸.......。”

她只要南宫宸活着,哪怕是要用她的命来换也在所不惜。讨帅华才。

如果她的生命真的能挽来南宫宸的性命该多好啊,如果传言是真的该多好啊!

老夫人弯腰拍了拍她的肩膀:“起来吧慕晴.......。”

“不,我不起来。”白慕晴仰起泪脸盯着道:“奶奶,以前是我不好,我拒绝了你的要求,我错了。我现在愿意把我的心脏我的性命奉献出来了,我只要宸活下来,求求你了.......。”

“宸希望你好好活着。我也答应宸不会伤害你了。”老夫人蹲下身来,抚摸着她的发丝说:“宸说的对。挽晴已经没有爸爸了,我不能再让她没有妈妈,慕晴,你忘了你还有挽晴了么?你怎么可以那么轻易就说死?你这么做对得起宸对你的真心么?”

“我.......可是我不能失去宸啊,如果宸活不下来,我肯定也活不下去的.......。”

“那么你就忍心让挽晴成为孤儿?”

“我不想.......。”白慕晴摇头,手掌捂住嘴巴痛心地唤着:“挽晴.......挽晴.......我该怎么办?”

“乖,别哭了。”老夫人将她揽入怀中,自己的泪水却同样扑漱漱地往下掉着。

-----

站在水晶棺前,老夫人久久地打量着棺内安静沉睡女子,半晌才幽幽地问出一句:“她真的能救宸吗?”

王大师点头,一如即往的坚定:“肯定能的。”

“可是连医生都说宸的血液有问题,他活不过三天了。”老夫人转过头来,含泪望着他:“他是被朴恋瑶下毒的。这个女人真的能救他吗?”

“这个.......。”王大师听到被人下毒,终于有些犹豫起来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是不敢保证了,不过眼下当务之急,老夫人不妨试一试?老夫人等了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刻么?”

“老夫人,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何姐开口说道:“现在局势特殊,沈东阳必定会时刻留意您的一举一动。抓住您犯罪的把柄,让南宫家彻底败落。”

她俯在老夫人耳边,压低声音道:“老夫人,说句难听的,这个时候的南宫家不比以往,谁的话都不可信了。”

老夫人望着她,何姐冲她点了一下头:“想想朴小姐朱小姐,沈少爷.......全都变了。”

何姐直起身体,走到角落拿起几根香点燃,将其中的三柱递给老夫人:“老夫人,把这柱香上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老夫人接过香,在棺前跪了下去。望着里面的女子一脸虔诚道:“这位夫人,我不知道宸上前世究竟对您做了什么,欠了您多少,可是这些年来宸所受的苦已经够多了,求您放他一马。如果说慕晴是你的今生,那么只要宸能够活下来,他一定会用他的余生好好补尝慕晴的,求您给他一次机会,求您保佑他快点好起来吧,我给您磕头了.......。”

何姐慌忙扶住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的老夫人,心疼道:“老夫人您别这样,静夫人她已经听见了,她一定会保佑大少爷逃过这一劫的。”

老夫人哭着摇头:“可是宸已经连醒过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夫人您求她没用啊,她根本帮不了大少爷,还不如去求求佛祖呢。”王大师说道。

老夫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点头:“好,我去求佛祖,我这就去.......。”

老夫人离开南宫家后,果然去了她最常去的那个庙里,她跪在佛祖面前,仍然用一脸虔诚的态度为南宫宸求了平安。因为除此之外,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求佛祖一定要保佑宸平安活下来.......。”她重复地念叨着这句。

“要我说,什么传言都是假的,一定是老夫人平日里做的坏事太多,报应到南宫少爷的身上去了。”身后突然响起的一个声音打断老夫人的念叨,她讶然地转过身去,就看到沈东阳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后。

“你来做什么?”老夫人恼怒地睨着他。

“我当然也是来拜佛祖的了,只不过我求的是财而不是命。”沈东阳在老夫人身侧的垫子上跪下,冲着佛祖拜了几下后,扭头盯着老夫人:“或者老夫人求求我?我也能让你的乖孙子活过来。”

“你说什么?”老夫人一听到他能让南宫宸活,立马心中一亮,盯着他。

“朴恋瑶是我未过门的儿媳妇,她能帮着我骗沈恪挪用集团资产,还会瞒着我对南宫宸下毒的事么?”沈东阳说完,接着道:“医生不是一直检查不出来宸究竟中了什么毒,所以无从下手医治么?”

“你知道你给她下了什么毒?”

“当然。”

“那你快告诉我。”老夫人迫不及待也问道。

沈东阳抬头扫视了一眼高高在上的佛祖,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到车上说?”

“好.......。”老夫人点头。

“老夫人.......。”何姐扫了沈东阳一眼,担忧地开口道:“他的话您怎么也信?”

虽然沈东阳确实不可信,然而救孙心切的老夫人却管不了那么多,起身便跟着沈东阳往寺庙门口的停车场走去。

回到车上,老夫人便追问了一句:“你快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毒?”

“老夫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然也没有只赔不赚的交易对不?”沈东阳笑呵呵道。

“那你想怎样?”

沈东阳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老夫人,道:“只要老夫人把这几份文件签了,我就告诉您。”

老夫人狐疑地将文件接了过去,另一只手拿起胸前的眼镜戴上,光是看了一眼文件的标题便讶然地掀起眼睑盯着他:“股权转让书?”

“没错。”沈东阳点头:“只要老夫人愿意把您名下的百分之十五股份转卖给我,我就告诉您朴小姐究竟给宸下了什么毒。”

“你想得美!”老夫人一把将手中的文件砸回他的身上,拉开车门便要下车。

“老夫人,看来您是不想让宸活命啊。”沈东阳扬声说。

老夫人推开车门的手掌一停,显然是被他的这句话给震慑到了。

她当然想要南宫宸活命,可是如果她把自己手上的百分之十五股份转给沈东阳,以后南宫集团就真的成为沈东阳的了。虽然南宫宸手里还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但跟沈东阳比起来还是比不过他啊。

沈东阳见她犹豫,如是继续说道:“反正南宫集团现在只有两个下场,第一是彻底倒闭成为过去,第二是交给我来打理,还能保住公司。而如果老夫人选择第二的话,还附加了一个大好处,那就是宸少熬过此劫重新活过来,熟轻熟重老夫人最好考虑清楚了。”

他的话一句句地烙入心中,老夫人的心开始乱了。

半晌,她才吐出一句:“我考虑一下。”

“老夫人,医生说宸最多只能熬三天,您确定要继续拖下去么?”沈东阳出言恐吓道:“这个时候宸的体内嚣官已经在一点一点地衰竭,直到三天后死亡,毕竟早一分钟确定方案施救,宸就会多一份活下去的机会。”

老夫人被他说得心更乱了,又是一番犹豫后,她才抬头盯着他问:“你真的会救宸的命?”

“当然。”沈东阳重新将文件递回她手中:“还有一点老夫人应该明白,现在除了我和朴恋瑶,没有第三个人能救宸少,而朴恋瑶又是一心盼着宸死的。”

“要我签可以,你先告诉我。”

“老夫人,别说你听不懂,就连我都听不懂里面的名堂,所以.......现在告诉了你也没用啊。”沈东阳耸耸肩:“不过你放心,等你把文件签了我就会去跟张医生谈,他肯定一听就懂。”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老夫人睨着他。

沈东阳反问:“我又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拿了药方后不给我签字?”

说完,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道:“老夫人还是赶紧决定吧,我还有事情急着要去处理。”

老夫人抬手摁着砰砰乱跳的心脏,目光在文件上面打量着,随即一咬牙接过他手中的签字笔将自己的名字签了下去。

看到她签字,沈东阳笑了,翻到下面一页道:“还有这里。”

将手中的文件签好后,老夫人将文件扔回给他:“现在可以跟我一起去医院见张医生了么?”

“当然可以,我已经派人过去了。”沈东阳一边笑盈盈地将文件收好一边说道:“宸毕竟是我的外甥,我怎么可能会见死不救的嘛,老夫人安心回去吧,宸少肯定会活过来的。”

“真的?”

“真的。”沈东阳点头。

老夫人这才推开车门下了车子,何姐一看到她下来,扫了一眼车厢后挽着老夫人追问道:“老夫人,姓沈的对您说什么了?他告诉你大少爷的病情了么?”

老夫人望着她,幽幽地吐出口气,道:“走吧,我们去医院。”

两人一起上了车子,何姐让司机前往医院,到达医院后司机像往常一样将车子停在离南宫宸所在大楼最近的马路边上。

何姐扶着老夫人下了车子,正要转身往医院大楼走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喇叭声。

何姐扭头一看是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在往她和老夫人的方向撞过来,情急之下,她本能地一把将老夫人往路边推去:“老夫人小心!”

老夫人人老腿慢,尚未反应过来身体便被何姐推倒在地上,‘咚’的一声,头颅撞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

黑色轿车一个急刹停在何姐的身侧,大伙都惊呆了。

看到老夫人倒在地上,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的何姐情急地冲上去将她从地面上扶起,一边大声唤道:“老夫人,老夫人.......您别吓我啊!”

-----

白慕晴正在看张医生今天出示的检查报告,上面显示的各项身体指征比昨天又下降了一些。

她还没有来得及伤心,便接到消息说老夫人出了车祸。

她放下手中的检查报告,愕然地盯着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的护士小姐:“你说什么?老夫人出了车祸?严重么?快带我过去!”

白慕晴跟着护士小姐往急救中心跑过去,远远便看到何姐正被吓得一边发抖一边不停地抹眼泪。

“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好的会出车祸?”白慕晴扶过何姐让她坐在椅子上,同时用手抓住她的手掌安抚道:“何姐你先别怕,慢慢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何姐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满脸愧疚道:“都怪我.......老夫人原本不会有事的,都怪我啊.......。”

“别自责,我相信你一定是无意的。”白慕晴继续安抚道。

其实她的心里也乱急了,怕急了,南宫宸还没有一丁点活过来的迹象,老夫人又出了车祸,真是一拨未平一拨又起啊。如果连老夫人也在这个时候倒下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奶奶伤得严重么?”她担忧地问道。

“不知道,医生没有说。”何姐摇着头,随即又说:“刚刚在医院门口的时候,我听到后面有人猛摁喇叭,回头一看是一辆车子好像失控了般往我们俩冲过来。我一着急便把老夫人推开了,结果.......结果她就一头撞在水泥地板上了,流了好多血.......。”

“怎么会这样.......。”

“对不起,都是我太着急了。”如果不是她把老夫人推开,老夫人也不会撞在地面上,而是会像她这样完好无损地站在路边。

“不怪你,你也是为了老夫人好嘛。”白慕晴安抚了她一阵,她才稍稍平静下来。

两人在急救室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急救室的门才终于打开了,老夫人躺在病床上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

“老夫人.......。”何姐慌忙冲上去,抓住老夫人的一只手掌,打量着头上缠着纱布的她呜嗯道:“老夫人.......您怎么了?您醒醒啊.......对不起.......。”

“奶奶她伤得怎么样?”白慕晴问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扫了一眼昏迷的老夫人道:“老夫人撞伤了头部,原本并没有多严重的,可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所以恢复起来会比较慢。”

“你是说.......老夫人并没有生命危险?”

“这还不好说,得看老夫人能不能醒过来,如果醒过来了就算是脱离生命危险了。”医生说完,为了让她们不那么担心,如是又添了句:“不过老夫人的体质一向不错,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少夫人别担心。”

“嗯,那就好。”白慕晴跟何姐果然稍稍放下心来。

将老夫人送入加护病房后,何姐也慢慢地平静下来,想起刚刚沈东阳和老夫人见面的事,如是对白慕晴道:“对了,少夫人,今天我和老夫人去寺庙给大少爷祈福的时候遇到沈东阳了。不,应该是沈东阳特地在封庙里找到老夫人。”

“为什么?”白慕晴讶然地问。

何姐摇头:“不知道,他把老夫人带到车上去了,还不让我听到,后来我问老夫人时老夫人也没说。”

白慕晴想了想,却始终想不明白沈东阳找老夫人会是为了什么?

“对了,我听沈东阳提到过一句,他说他知道拯救大少爷的方法,然后就叫老夫人到车上谈了。”

白慕晴怔了一下,盯着她:“你的意思是.......老夫人的车祸可能跟沈东阳有关?”

就连沈恪都不知道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知道?一定是有什么阴谋的吧!

“嗯。”何姐点头:“刚刚那位司机并没有撞到我们,下来道个歉就走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沈东阳有关。”

“如果是的话,那他的目的岂不是想杀人灭口?”白慕晴低喃道。

沈东阳把老夫人灭口是什么目的呢?让南宫家的人全部死光?那样就没有人阻挡他夺取南宫集团了?她头痛的用手捶了捶头颅,这几天被那么多的事情压着,她感觉自己的头颅快要炸掉了。

即便真是沈东阳派人干的,可是对方确实没有撞到人,她即便要找他负责也难啊。

-----

一天一夜过去,老夫人却始终没有醒过来,南宫宸却越来越严重,据医生之前说的三天之期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白慕晴望着病床上脸色越发苍白的南宫宸,扭头望着一旁的张医生:“真的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张医生低下头去,沉默代表着默认。

白慕晴紧紧地抓着南宫宸的手掌,唯一让她觉得欣慰的就是南宫宸的手掌还是热的了,可是她不知道他的体温还能维持多久。

“宸.......你能不能再醒过来一次.......?”她低低地呢喃。

“少夫人,大少爷怕是熬不住了。”张医生终于不再逃避地对她宣布了这个结果。

“我不要听,我不要.......!”白慕晴捂住耳朵,气急败坏地瞪着他:“你是医生!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种话来?宸他现在还好好的啊.......。”

“少夫人,我只是希望你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不.......我不需要!”白慕晴大声哭了起来,一边摇晃着南宫宸的手臂呜咽道:“宸,你一定听得到我说话的对不对?我不想让你离开我,我不要.......你走赶紧给我醒过来啊!”

“少夫人,您别碰大少爷。”张医生强行将她的手掌从南宫宸的手臂上扳了下来,将她从地面上扶起:“少夫人您先出去吧,别打扰到大少爷休息。”

“可是我想在这里陪着他。”白慕晴含泪盯着他:“可不可以让我留下来?求您了。”

“可是.......。”

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护士小姐轻声道:“少夫人,门口有人找您?”

白慕晴却是摇了摇头,她现在谁也不想见,谁都不想。

“妈妈.......。”直到小挽晴的声音稚嫩地响起,白慕晴才蓦然地回过身去,含泪瞪着许久未见的小挽晴。

“妈妈你怎么了?”小挽晴迈步走了进来,打量着她一脸关切道:“你怎么哭得那么伤心啊?”

“挽晴.......!”白慕晴一把将她抱入怀中,哭得更加难过起来:“挽晴.......妈妈好伤心啊,妈妈不想让宸叔叔死,妈妈舍不得她.......。”

“是爸爸,不是宸叔叔。”小挽晴懂事地更正道。

白慕晴愣住了,她随即松开小挽晴抬手抚摸着她的小脸蛋:“谁告诉你的?”

“乔爸爸告诉我的,她说宸叔叔才是真正的爸爸,他是假的.......。”

乔封居然已经把真相告诉她了!

“妈妈,你别伤心了,大伯说他会治好爸爸的。”

白慕晴点点头,泪水却止不住地流。

她根本不相信乔锶恒能帮她治好南宫宸。

她转回南宫宸跟前,抓住他的手臂呜咽道:“宸,你听到了么?挽晴她回来了,她叫你爸爸了,挽晴第一次叫你爸爸你怎么可以不答应她啊?”

“挽晴,你过来再叫一声爸爸好不好,乖.......再叫一声。”白慕晴将小挽晴一起拉到南宫宸的病床前,抱着她道。

挽晴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南宫宸唤了声:“爸爸。”

“宸,你听到了没有?”白慕晴痛心地问道。

挽晴奶声奶气地安抚道:“爸爸,你会好起来的。挽晴和妈妈一起等你好起来,你要努力哦。”

“挽晴真乖.......。”白慕晴紧紧地抱着她。

“少夫人,张医生找您过去商量点事情。”一位护士小姐道。

白慕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又握了握南宫宸的手掌后,才起身牵着小挽明往张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