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巨大的骗局/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锶恒早就已经不忍在看挽晴的样子,他怕自己心软。

“再等一等。”

“可是.......她已经快不行了。”

“难道你想就这么放弃么?”乔锶恒终于转过头来盯着她:“如果你要放弃的话,我不反对,但我需要提醒你一句,如果现在放弃就会前功尽弃。包括前天抽的那200毫升也会失去作用。”

“我.......。”白慕晴哑言,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妈妈。我不要放弃.......。”小挽晴开口道。

“挽晴.......对不起.......。”白慕晴抱着她,一边用手抹去她脸上的冷汗一边痛心流泪道:“妈妈多想可以代替你受这份罪,可是妈妈无能为力啊,对不起宝贝,你一定要撑下去知道么?”

“妈妈,你不要哭,我会撑下去的.......。”

“乖孩子.......妈妈心疼啊.......。”此时的她只觉得每一秒钟都是极其难熬的,她只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快点将针管从小挽晴的手上拔掉。

“妈妈.......你继续给我讲故事吧,我要听爸爸妈妈的故事.......。”

“好,妈妈给你讲故事,妈妈给你讲.......。”白慕晴点着头答应,却再也讲不出一个字来了。

小挽晴似是明白她的心思般,并没有再继续要求她,而是乖巧地贴在她的怀里。

-----

颜助理原本是抽空到医院看望南宫宸的,没想到却在楼下遇到乔封了。

乔封独自一人坐在花园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颜助理迈步走过去。狐疑地打量着他唤了声:“乔二少,你怎么没有上去?”

乔封听到她的声音转过脸来,冲她微笑了一下:“好巧,你是过来看南宫宸的么?”

“是,我听说乔大少能治好宸少的病,想过来看看。”颜助理道:“你呢?是还没有上去还是已经下来了?”

乔封摇头,苦笑:“突然不想上去了。”

“为什么?不想看到白慕晴对宸少的感情?”

“不。”乔封摇头:“我不想看到挽晴被抽血的样子,我觉得太残忍了。”

“你以前不是学医的么?居然还会害怕见血?”

“学医归学医,主要是挽晴还太小,而且需要抽的血量很大,所以.......。”

“看来你对挽晴的感情不输于亲生父亲啊。”

“毕竟是一直带在身边长大的,当然有感情了。”

颜助理她走到他身侧的椅子上坐下,轻叹道:“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也不想那么早上去了。”

乔封打量着她。随口问道:“听说你又回到南宫集团上班了?”

“是的,宸少现在不能处理公司事务,我帮他代理一下。”

“你真是个好人。”

“你也是啊。”颜助理笑了起来:“咱们好像不是头一次这样夸对方了。”

-----

大概是因为输血的时间太长,输到最后的时候小挽晴果然出现了短暂性的休克,幸好乔锶恒早有准备,很快把便对她采取了救治措施。将她从休克中拯救过来。

白慕晴守在小挽晴的病床边,看着她面容苍白却又一脸坚强的样子,感动地笑了。

“宝贝,你真的好勇敢。”她亲着小挽晴的小手微笑道。

“妈妈,爸爸会好起来的对吗?”挽晴一脸期盼地问道。

“会的,一定会的。”白慕晴点头,抚摸着她的小脑袋:“有挽晴这个小天使的帮忙,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

“那就太好了。”挽晴欢喜地说道。

“你们在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病房门口突然传来乔封的声音,病房内的两人往病房门口望过去,看到乔封在颜助理的帮助理缓缓地走了进来。

“乔爸爸。”小挽晴虽然还有些虚弱,但看到乔封还是很高兴。

“挽晴真乖。”乔封停了一下,冲挽晴介绍起颜肋理:“挽明,这位是颜阿姨。”

“颜阿姨好。”挽晴乖巧地唤了声。

颜助理笑着夸赚:“挽晴小朋友好,挽晴真棒。”她虽然不是头一次见小挽晴了,但却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打量她,心下暗想这小女孩眉清目秀的,果然越看越觉得有几分南宫宸的影子。

想到南宫宸居然有个这么大的女儿,她便觉得又新奇又好玩,目光不由得也在挽晴的身上多停留了许久,就连白慕晴跟她打招呼都没有听见。

“宸少现在还好么?”她终于回过神来地问了句。

“暂时还不知道,乔大少说需要观察一天。”白慕晴道。

“放心吧,大哥挺有把握的,应该会好起来才对。”

“对,一定会好起来的。”颜助理说。

“谢谢。”白慕晴点头,冲她微笑:“也得谢谢颜助理帮忙看着公司。”

颜助理笑了笑:“你已经谢过了。”

“这是刘姨送过来的猪肝瘦肉粥,我们刚刚在电梯刚好碰见她。”乔封将手中的保温瓶递到白慕晴的手里。

白慕晴接了过去道:“替我谢谢刘姨。”

白慕晴将保温瓶里的粥盛了出来,正准备喂给小挽晴吃,颜助理突然说道:“白小姐,不如让乔二少喂挽晴吃吧,我想跟你单独聊几句。”

白慕晴讶然地看着她,随即转向乔封,乔封抬手接过她手里的小碗浅笑道:“去吧。”

她点了点头,又抚摸了一下小挽晴的发丝道:“宝贝多吃点。”

“我知道了,妈妈。”挽晴乖巧地答应道。

白慕晴和颜助理一起走出病房,颜助理转身盯着她道:“老夫人的车祸我已经找人查过了,人也抓到了,但他就是一口咬定是自己不小心吓着老夫人的,所以.......虽然我们都猜测是沈东阳干的,但却没有证据。”

“我想他应该也不会那么傻留下把柄。”白慕晴无奈地叹了轻吸口气:“就是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目的。”

“我看他这一两天在公司都没有什么异常,我再观察一下吧。”

“谢谢,真是太麻烦你了。”白慕晴感激地说。

颜助理摇头,望着她:“我没什么,公司的业务我早就熟透了,一点都不觉得生手。倒是你啊,少夫人,宸少的病还没好老夫人又倒下了,挽晴也正需要人照顾,你真的扛得过来么?”

“只要他们能够好起来,我就不觉得累。”白慕晴无所谓地微笑道。有时候她也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可以把自己分身成三个人。最难的不是夜以继日的在医院忙活,而是心理和精神上的压力啊。

好在此时的她已经渐渐地开始看到希望了,心里的压力也终于不那么大了。

这个时候,一位护士小姐快步走过来,笑盈盈地冲白慕晴道:“少夫人,老夫人已经醒过来了。”

“真的?”白慕晴和颜助理相视一眼,脸上均流露出欣喜。

护士小姐点头:“真的,医生说老夫人恢复得挺好的,已经百分百度过危险期了。”

“太好了,我这就过去。”白慕晴说完,和颜助理一起往老夫人所在的楼层走去。

老夫人果然醒过来了,此时正在何姐的陪伴下说着话,看到她们两个晕来,何姐立马冲她们打了声招呼退至一侧。

“奶奶,你还好吧?”白慕晴打量着头上仍然顶着纱布的老夫人,发现她的气色果然好多了。

“我很好。”老夫人反手抓住她的手掌情急地问道:“宸呢?宸现在怎么样了?”

“奶奶您放心吧,宸已经找到治疗方案了,会好起来的。”

“真的?”老夫人惊喜地叫了出来。

“嗯。”白慕晴点头,也跟着笑了:“这下好了,宸有救了,奶奶也醒过来了.......。”

“这么说沈东阳他没骗我?”老夫人讶然地问道。

“什么意思?”白慕晴不解。

“哦,是这样的,沈东阳找到我说知道救宸性命的方法,条件就是我把名下的百分之十五股份转赠给他。”

听到老夫人的话,白慕晴和颜助理都大惊失色,颜助理本能地问道:“那老夫人您签应了没有?”

“答应了。”

“签转让书了?”

“签了。”老夫人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上当受骗的事,依旧笑呵呵道:“没关系,只要宸的病能好起来,把整个集团送给他又有什么关系,慕晴你说对吧?”她说着转向白慕晴。

白慕晴和颜助理对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不过谁也没有在这个时候说穿沈东阳的骗局。

“怎么了?你们觉得我这么想不对?”

“不是.......。”白慕晴慌忙摇头,干笑着说:“奶奶说得对,只要宸的病能够好起来,把整个公司送给他又何妨?”

“奶奶,您刚醒过来,别说太多话,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吧。”白慕晴呆嘱道。

老夫人点头:“嗯,既然宸没事,我也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白慕晴和颜助理一起从老夫人的病房走出来,彼此间居然有些无语。

最终还是颜助理道:“原来沈东阳骗了股份还想杀人灭口,果然是够狠的。”

白慕晴无奈地苦笑:“事已成舟,如果把真相告诉老夫人只会让她伤心难过,所以还是算了吧,等她身体完全恢复了再告诉她真相。”

“嗯,我明白。”

“那现在怎么办?”白慕晴忧心忡忡地望着颜助理:“沈东阳一下拿走了奶奶这么多股份,岂不是要成为公司最大的股东了么?”

“他原本自己手中的百分之二,再加上最近从小股东们手里购买回来的大约百分之三,加起来一共是百分之二十。”颜助理无奈地摇头:“从今以后,他在集团里面的地位就连宸少都比不上了,我估计公司很快就要更名姓沈了,至于我,也将无法再代替宸少在集团里面主持大局了。”

白慕晴虽然不太懂这些商业事件,可是听到颜助理的这些话她还是担忧极了,不敢想象等南宫宸醒过来后发现这个真相后会是怎样一种心情,会不会找沈东阳拼命去?

“这个沈东阳太可恶了!”

“确实可恶至极。”颜助理停顿了一下,道:“马上就是年底了,公司很快就会召开董事会,到时沈东阳势必会被当选为新任董事长。”

“那宸怎么办?”

“这个.......目前还真不知道。”颜助理摇头苦笑:“我也担心宸少到时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白慕晴想了想,最终只能轻吸口气道:“算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宸少的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对,先让宸少和老夫人把病养好再说。”

“那么你呢?往后在公司应该更难立足了吧?”白慕晴问道。

“走一步算一步吧。”颜助理道。

-----

白慕晴来到南宫宸的病床前,看着他稍有好转的脸色,心里终于欣慰了些。

虽然公司的事情让她很揪心,可是能看到南宫宸有好转的迹象,就算老夫人说的,哪怕是将整个公司送给他们也值得啊!

“宸,你放心,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白慕晴不自觉地便说出这句话,只是说到一半的时候才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现在根本没有资格跟他说这些话了,因为她答应过乔锶恒只要南宫宸活过来了,她就会跟乔封一起到国外去,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南宫宸。

她很想告诉南宫宸,哪怕是公司没了她也会陪他一生一世,很想在这个时候这样安慰他一番.......。

“宸,你赶紧好起来吧,只有你才有能力对付那些恶人了。”白慕晴改口说。

南宫宸没有转醒的迹象,也根本不会回答她的任何话,但她还是对他说了许久许久的好话。

她相信他是可以听到她的话的,就像上次听她说挽晴的事情一样。

从南宫宸的病房出来后,白慕晴又回到小挽晴的病房,陪她说了会话,把她哄睡又交待好护工后,她才转身离开医院。

几经周折,她终于在一间酒吧内找到沈恪的身影。

她听颜助理说过,虽然沈恪答应回集团上班,但却丝毫没有工作的心情,一天到晚见不着身影,好不容易见到一回也是憔悴不堪,精神不振的。

心爱的人被抓进去了,甚至还不知道会被判个什么罪名,他能有心思上班才怪了。

当然,白慕晴这次来找他不是为了劝他好好工作的,而是.......。

虽然很同情他的境遇,很能理解他的心情,可为了集团她还是狠了狠心出现在他面前,并且在她面前坐下。

沈恪感觉到有人影靠近,抬眸扫了她一眼后问道:“你怎么不在医院照顾表哥?”

白慕晴打量着已经喝得半醉的他,开门见山道:“沈恪,你知道奶奶受伤的事情么?”

“奶奶怎么了?”沈恪不解地问道。

“看来你还不知道。”白慕晴无奈地一笑:“也是啊,这种恶毒的事情我猜姑父也不敢跟你讲。”

“他现在什么都不会跟我讲,因为我什么都不相信,也根本管不了他。”

“就算你管不了他,可是看到他做出那么多恶毒的事情来,你也应该劝劝他啊,恶做多了总会被抓住把柄的,就像.......。”白慕晴住了嘴,没有说下去。

沈恪苦涩地笑了,替她接下话尾:“就像恋瑶一样,对么?”

白慕晴稍一迟疑后才点头:“你最爱的人已经因为做恶太多坐牢了,难道你想让你的父亲也因为犯法进去么?”

沈恪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说吧,他又干什么坏事了?”

“他以能治好大少爷为借口从奶奶手中骗走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还找人用车子撞奶奶,将她撞成重伤昏迷,难道这些事情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么?”白慕晴的口中多了几分质问。

沈恪怔住了,愕然地盯着她:“你说什么?我爸把奶奶撞昏迷了?”

“没错,就是为了掩盖他用欺诈手段从奶奶手里得到股份的事实真相。”白慕晴说。

“他怎么可以这么做.......。”沈恪呆愣了半晌才怔怔地呢喃出声,随即盯着她问道:“那奶奶现在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奶奶的伤是好点了,但她还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白慕晴注视着他,一脸严肃道:“奶奶虽然是为了让宸从小有伴才把你们带回老宅的,可从小到大一向待你和沈心不薄不是么?甚至在你背判了南宫家后,奶奶和宸也没有将你赶尽杀绝,甚至没有狠狠地骂过你,因为他们都知道你是被迫的。可是你的父亲仍然看不到他们对亲情的照顾,仍然恶毒地骗走了奶奶的股份还试图杀她灭口。如此过份狠毒,即便你为了南宫宸阻止他,你也该为了他未来着想,让他停止伤害吧。”

白慕晴盯着他,停了一下才继续道:“宸的性格你很清楚,等他醒来后你觉得他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么?到时他和沈家必然会有一场恶战发生。”

“嫂子,我刚刚说过了,我根本阻止不了他。”沈恪无奈道。

“你也许真的阻止不了他,但希望你能打起精神来,回到集团好好工作,凭良心做事,尽力阻止你父亲那些荒唐的行为。因为如果连你都劝阻不了他,那就没有人能够劝阻得了了。”

沈恪垂下头去,沉默片刻才道:“好,我会尽力的。”

“谢谢。”白慕晴道:“虽然恋瑶的事情对你来说很打击,但生活不能一直这么消沉下去,别总喝酒,对身体不好。”

“谢谢嫂子。”沈恪点了一下头。

白慕晴如是从椅子上站起:“那我先回医院了。”

-----

老夫人一听说挽晴在医院里,立马吵着要去看她。

何姐没办法,只好答应她会带小挽晴过来她的病房,然后往挽晴所在的病房走去。

小挽晴在白慕晴的带领下来到老夫人跟前,也许是因为太久没见的缘故,小挽晴望着老夫人居然有些胆怯起来。她抬头望了白慕晴一眼,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挽晴,这是祖奶奶,你以前见过的呀。”

“祖奶奶好。”小挽晴礼貌地唤了声。

老夫人也在打量着小挽晴,上次见她的时候因为觉得她跟小朱朱长得像所以多看了她几眼,但也没有太入心。可是这次,她打量着挽晴来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表情也是一种一种地变换着,从惊讶到欣喜再到满面温柔.......。

“来,过来,给祖奶奶好好看看抱抱。”她冲小挽晴招了招手。

挽晴看了白慕晴一眼,得到白慕晴的眼神鼓励后才迈步往前走过去。

老夫人用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近距离地打量着她,越打量越喜欢的她抬头望向一旁的何姐道:“长得还是挺像宸的嘛,对吧。”

何姐笑着点头:“对啊,仔细看看是挺像了,我们当初居然眼拙得没有看出来。”

“那不是没想到宸会有个这么大的女儿在外面么。”老夫人说着将小挽晴揽入臂弯,笑盈盈道:“来,好孩子,让祖奶奶抱抱。”

小挽晴没有拒绝,任由她抱在臂弯里。

老夫人抱了她一阵后,低头打量着她仍然有些苍白的脸色,道:“宝贝的脸色很苍白啊,是抽血的缘故么?”

“是的,不过奶奶放心,挽晴会慢慢恢复的。”

“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要肩负起拯救爸爸的任务。”老夫人心疼地落下泪来,感动地抱紧她:“挽晴,你真是我们南宫家的福星啊,如果没有你,爸爸就活不过来了,谢谢你.......。”

小挽晴懂事地抬手帮她擦了一下眼泪:“祖奶奶你别哭,我已经不疼了。”

“可是祖奶奶心疼啊,爸爸妈妈也心疼啊,你还这么小.......。”老夫人拥着她,哭得更心疼了,嘴里喃喃着:“没想到最终救了宸的人是你,真是没想到啊.......。”

“奶奶,好了,这么大好的日子咱们不哭了好么?”白慕晴将挽晴从老夫人的怀里牵了出来,给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微笑道:“奶奶,你看你一哭挽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何姐也说:“对呀,老夫人可别吓着孩子了。”

老夫人用纸巾擦去脸上的泪水,点头破啼为笑:“我就是太高兴了,高兴得哭了,宝贝千万别被祖奶奶吓到,祖奶奶不哭就是了。”

“祖奶奶真乖。”挽晴学着白慕晴平日里的语气,踮起脚尖抱着老夫人,又用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她懂事的样子瞬间把老夫人逗乐了。

“这孩子真懂事。”老夫人抬头望向白慕晴道:“跟你一样,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呢。”

“谢谢奶奶。”白慕晴道。

能得到老夫人的一声夸赞还真是不容易呢,她这辈子也没想过的事啊。

-----

挽晴在医院里面休息了三天,还没有完全恢复好身体的她又要面临第三次的抽血,白慕晴虽然不忍,可是却又不得不继续残忍地将她带到采血室里。

三百毫升的血抽完后,小挽晴的反应比上一回更严重了,甚至有了更长时间的休克。

白慕晴的泪水这些天早就流干了,她就这么一直牵着她的小手,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她,仿佛怕自己一眨眼的功夫小挽晴就不行了。

“慕晴,大哥说挽晴会醒过来的,你别担心。”乔封抓过白慕晴的手腕,柔声安抚道。

白慕晴点点头,却丝毫没有放下心来。

挽晴没有醒过来她就是不放心啊,她甚至担心是乔锶恒为了安慰她才说挽晴会醒过来的。

“慕晴,你先吃点东西吧。”乔封提醒道:“你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讨帅木巴。

“我吃不下。”白慕晴沙哑着声音道。

“吃不下也要吃啊。”老夫人在何姐的搀扶下从外面走了进来,来到挽晴的病床前打量起她,心疼地问道:“挽晴还是没有醒来么?”

白慕晴点了点头,红着眼圈道:“我好怕她醒不过来。”

“不会的。”老夫人安抚道:“宸那么严重的病都能够醒过来,挽晴一定也可以醒过来的。”

别人的安慰白慕晴听得太多了,也都麻木了。

她松开小挽晴的手掌,转身抽了抽鼻子对老夫人道:“奶奶,你自己身体都还没有好,赶紧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挽晴就行了。”

老夫人点头:“嗯,我看看挽晴就走。”

她也不想乱跑影响自己的身体,给白慕晴增加负担的,可在病房里呆着的她总觉得心情不安又烦躁,忍不住想过来看看挽晴。

她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一个小曾孙女,如果因为宸出事的话,她肯定会伤透心的。

老夫人看过小挽晴后,便在何姐的陪同下回自己的病房去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体贴地呆嘱白慕晴要多吃点东西。

老夫人走了没多久,挽晴便醒过来了,她幽幽地睁开双眼,一眼便看到焦急地守在她床前的乔封和白慕晴。

“挽晴,你醒了。”白慕晴欣喜地唤道。

挽晴扫视着他们两个,柔声唤道:“爸爸妈妈.......。”

这一声‘爸爸妈妈’刺入乔封的心里,瞬间刺疼了他的心脏。

以前跟她们母女俩住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可以听到挽晴甜甜地唤他们‘爸爸妈妈’,不管是画画还是发现有什么好看到电视画面,她都会欢快地喊:“爸爸妈妈你们快点过来看.......。”

可是自从将挽晴送出国后,他就再也没有听见挽晴用这种稚嫩的语气同时唤他和白慕晴‘爸爸妈妈’了。

今日听她这么一唤,他才惊觉太久没有听到了。

“宝贝,你还好么?”白慕晴握着她的小手激动得语无论次。

“我很好啊。”小挽晴盯着乔封问了句:“爸爸,我睡着的时候妈妈是不是又哭鼻子了?”

“没有,妈妈和挽晴一样坚强。”乔封含笑地伸出手掌抚摸了一下她的发丝:“不过就是不太听话,怎么哄都不肯吃东西。”

挽晴如是转回白慕晴身上,故意用嗔怪的语气道:“妈妈,不吃东西会肚子饿的,你不乖哦。”

“挽晴说得对,是妈妈不对,妈妈现在就吃好不好。”

“好。”挽晴点头,看着白慕晴端起桌面上的粥吃了起来,终于满意地笑了。

乔封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粒药丸,一边倒白开水一边笑盈盈道:“妈妈乖乖吃粥了,那么挽晴是不是也该乖乖吃药了?大伯说挽晴醒来后就要吃药,不可以拖的哦。”

小挽晴小脸一皱,本能地捂住嘴巴皱起小脸:“唔.......大伯开的药好苦。”

“可是挽晴现在需要吃点药恢复一下身体啊,如果挽晴身体不好,爸爸妈妈还有大家都会很担心的。”乔封用一只手将她从床上抱起,耐心道:“来,咱们咕嘟一下子就把药吞下去好不好?”

挽晴看着他手中的药,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张开嘴巴接了过去,然后在乔封的帮助下喝了一口白开水送服进去。

她还不太会吞药丸,连吞了两次才吞进去,苦得她连皱眉头。

“挽晴真棒!”白慕晴冲她举了一下拇指。

看到挽晴醒过来,她也终于吃得下食物了,甚至开始觉得饿了。

她真怕挽晴把南宫宸救活了,自己却倒下了,那样的话她和南宫宸都肯定会痛不欲生的。

好在挽晴身体素质一向不错,这接连几次的抽血都熬过来了。

总算熬过来了!

相信如果南宫宸看到如此坚强的小挽晴,肯定也会被感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