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舍不得她/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挽晴在慢慢地恢复,老夫人也在慢慢地慷复,只有南宫宸还没有半点要醒来的意思。

他的气色明明看起来有好转,却怎么也等不到他醒来,白慕晴不禁开始有些担忧起来。

趁着乔锶恒察房的时候。她终于问出了心底的担忧,而乔锶恒却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你急什么。南宫宸至少要一个月后才会醒过来。”

“一个月后?这么久?”白慕晴愕然地低呼。

乔锶恒点头:“这是最少的。”

“你确定宸一定会醒过来么?”

“我确定。”乔锶恒转过身来,睨着她:“当然了,他到底是一个月后醒来还是三个月以及一年后才醒过来,得取决于你的决定。”

“什么意思?”

“何必装傻?”

白慕晴心下一沉,终于意识到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她沉默了片刻,点头:“好,我明白了,等宸身体稳定一点我就.......。”后面话她没有说下去,因为她不知道南宫宸会不会听到她在说什么。

南宫宸这次病得那么严重,应该听不到她的话了吧?她想。

白慕晴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摁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试探性的问候:“慕晴?”

“是我,你是.......?”白慕晴倏地坐直身体:“苏惜?”

听到‘苏惜’二字,乔锶恒本能地抬起头来,望着她。

电话那头的苏惜呆怔了片刻后,突然惊愕地尖叫一声:“天啊!真的是你吗慕晴。你别坏我,我胆子小!”

白慕晴笑了:“你别怕。我是人不是鬼。”

“真的假的?乔封那家伙没骗我?你没死?我上次见到的伊琳就是你?白慕晴?”苏惜一连串的问题轰炸过来。

原来她是听乔封说的,白慕晴依旧含笑道:“乔封说的都是真的,全都是真的。”

“包挺挽晴也是真的么?”

“对,真的。”

“天啊,我要受惊死了,你这个大骗子!浑蛋!神经病.......!”

“小惜.......。”白慕晴感觉到乔锶恒如利剑般的目光,如是改口问道:“你现在在哪呢?”

“我今天刚回国,刚好路过绿缘餐厅进去吃了个饭,就听到这个吓死人不偿命的消息了。”苏惜说。

她原本只是见到乔封了,顺嘴问了他一句伊琳和小挽晴的在哪,没想到却从乔封的口中听到这么个惊人的消息,她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啊。

乔锶恒突然放下手中的忍不住伸手抄过白慕晴手中的电话,冲着电话里头的苏惜便是一句:“乔太太,你还知道回来么?”

“你谁啊?怎么会和慕晴在一起?”苏惜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乔锶恒却气结了一下。咬牙吐出一句:“你当真听不出来我是谁么?”

“噢,是乔少啊,好久不见。”苏惜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是啊,确实好久没见了。”乔锶恒阴险地一笑,没等他继续开口,电话那头的苏惜便说:“不过我今天还不想见你。改天吧,就这样。”

说完她便将电话挂断。

听着已经茫音的电话,乔锶恒虽然恼火,但却不得不将手机扔回白慕晴的手中。

白慕晴握着手机,望着脸色不太好的他问道:“这么多年过去,你和苏惜的关系还是没有半点缓和么?”

乔锶恒睨了她一眼,漠然一笑:“我突然有点后悔救南宫宸这一命了。”

“什么?”白慕晴对他的答非所问感到疑惑。

“没什么,我先出去了。”乔锶情扫了一眼沉睡中的南宫宸,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他走得有些急,白慕晴想再问他几句都没有来得及。

-----

虽然苏惜说过并不想见乔锶恒,要是乔锶恒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来到绿缘餐厅,将她实实地堵在包房内。

他到的时候,苏惜还沉浸在白慕晴复活的事情中缓不过神来,此时正在落地窗前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

大概是刚刚的事情太过震惊了,乔锶恒的出现反倒一点都没有惊讶到她。

“你怎么来了?”她停下脚步,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盯着他问道。

“来看看我数月不见的太太。”乔锶恒往她走过去,手掌捧住她的面颊,低头在她粉红欲滴的唇上吻了一记:“想我了没?”

“你想听实话么?”苏惜抬起小手理了理他胸前的衬衫,笑得一脸妩媚:“我都快要忘了你还是我老公了。”

她和他的婚姻,在她看来根本就是个摆设,没有任何意义了。只是这个可恶的男人每次在野花丛里玩累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地要调戏她一番,让她无语。

“是么?看来我得赶紧让你想起我来才行。”乔锶惜说着便重新吻住她的唇,并且毫不客气,深深地吻了进去。

苏惜不是什么贞洁圣女,也不是什么矫情的女人,况且她跟乔锶恒也不是没有过肌肤之亲。

乔锶恒就这么直直地吻入她口中的时候,她不是像别个女人那般矫情地挣扎抗拒,而是往后退开一步:“等等。”

她用手背擦了一下自己的唇,打量着他:“今天吻过别的女人没有?刷牙了没有?”

“你的感官那么敏锐还会尝不出来么?”乔锶恒将她揽入怀中,邪笑:“消毒水的味道,闻到了没有?”

“刚从医院过来?”

“对。”

“南宫宸他怎么样了?”

乔锶恒脸色一沉,低头睨着她咬牙:“你确定你要先过问他而不是过问我么?”

“我过问你做什么?”苏惜扫视了他一眼:“我看你哪都没变,还是那么风流倜傥,见了女人就想上。”

“你应该过问一下我这些时间来过得开不开心,有没有在外面找女人,有没有.......。”

“我看你满面春风的,性生活应该过得挺和谐,那方面和谐了自然就过得开心了,用不着问。”苏惜从沙发上拎过包包:“亲爱的,我有点急事,就不陪你玩了。”

她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胸口:“别怕我会溜,这次我打算住一礼拜才走。”

乔锶恒拧着眉:“你要去哪?看南宫宸?”

苏惜没有搭理他,甩门便离开包房,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怒火中烧。

-----

苏惜果然去了医院,只是她没有直接去看南宫宸而是找到白慕晴。

见到白慕晴后,她便一直在打量她,脸上又惊疑又欣喜,甚至还伸出手去捏了捏她的脸蛋:“你真的是慕晴么?”

白慕晴摸了摸被她捏得有些微疼的小脸,点头:“没错,是我,你已经问过很多遍啦。”

“怪不得我第一次在乔家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挺眼熟的呢,原来.......。”苏惜点了点头,随即又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当时你不是.......那什么了么?”

“苏小姐,你确实要现在问我这些么?”白慕晴微笑:“要说起这件事情来,三天三夜似乎都不够哪。”

“人家好奇嘛。”

“放心,等哪天有机会了,我一定会一五一十地把一切告诉你和小美的。”白慕晴道。

苏惜扫视了一眼四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确实不适合说故事,满腹好奇的她不得放弃道:“好吧,这事我们改天再说,那么挽晴的事情呢?你总该跟我随便说几句吧?”

“挽晴?”白慕晴苦涩地笑了笑,望着她道:“虽然其间曲折很多,但这个时候我还是想感谢你一下,谢谢你当初帮我救了挽晴。”

“我?”

“对,乔大少表面上没有答应帮你,私底下其实是帮了的,他就是我在洗手间里遇到的那个男人。他偷换了我的孩子,并将一个遭人遗弃的男婴送到白映安怀里。”

“乔锶恒偷换了你的孩子?那他为什么要骗我说没有帮忙?还一直欺骗我说会帮忙找孩子?原来一切都是她搞的鬼,这个天杀的王八蛋!”讨边向血。

“小惜,你别那么激动。”白慕晴笑笑道:“虽然乔大少的行为可恶,但看到挽晴好好的,我就什么都原谅他了。再看到宸能活过来,我甚至已经开始感激他帮我换走挽晴了,不然宸现在不可能活下去。”

假如当初不是乔锶恒把她的挽晴藏起来,白映安不会放过挽晴,挽晴也不会活到现在,如果没有挽晴,南宫宸也已经死了。

所以她已经原谅了,早就已经原谅他了!

“南宫宸他现在怎么样了?”从惊疑中回过神来的苏惜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还没有好好问候一下南宫宸,如是收敛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道。

“乔大少说他至少要一个月后才能醒来。”说到南宫宸,白慕晴脸上覆上一抹阴郁。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南宫宸了,还有她跟乔锶恒之间的约定也是她所焦心的。

“乔锶恒亲自给南宫宸医治?”苏惜讶然。

“是的,所以我需要感谢她。”

“不对啊,他没那么好心。”苏惜打量着她问:“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跟你提什么过份的条件了?”

白慕晴望着她,心头瞬间一酸,她倒下头去:“其实只要宸少能活下来,什么条件我都可以接受的。”

“他到底跟你提了什么条件?你告诉我,或许我可以帮你呢?”

“他让我回到乔封身边。”白慕晴说道:“小惜,这是我自愿跟他交易的。”

“感情的事情他怎么可以拿来做交易?”

“知道他是为了乔封,毕竟乔封因为我付出了很多,而我却无情地负了他。”

“可是你爱的人是南宫宸啊,你们还有挽晴,如果你们两个分开了挽晴怎么办?跟你还是跟南宫宸,怕是你们谁也舍不下她吧?”苏惜不解道。

“这些.......到时候再走一步算一步吧。”白慕晴无奈道。

乔锶恒根本不给她考虑这些的机会,当时她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让宸活下去。

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她如是转移话题道:“小惜你呢?最近还好么?这次回来还走么?”

苏惜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伸出手掌牵住她的,一脸歉疚道:“对不起啊,慕晴,我不知道你原来还活着,我也不知道你正在面临着这么多的困难,作为好姐妹,我应该早点回来陪你一起面对,帮助你一起克服它的。”

白慕晴笑着摇了一下头:“一切都即将过去了,最难的时刻也马上要结束了,我已经不觉得难过了。”

“乔锶恒不是还要你回到乔封身边去么?以你的性格应该不敢食言吧?”

白慕晴苦涩地笑了笑,乔锶恒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南宫宸是什么时候醒来全凭也的决定,她什么时候回到乔封身边,南宫宸就什么时候醒来,她怎敢食言?乔锶恒又怎么会那么傻,留着机会给她食言?

“慕晴,你别怕,我会帮你劝劝乔锶恒的。”苏惜道。

“劝我什么?”身后突然响起乔锶恒的声音。

消防梯里的二人转过身去,便看到乔锶恒从楼下缓缓地走上来,他单手插兜,满面笑容下却泛着让人不易察觉的阴郁。

“乔少。”白慕晴看了看乔锶恒,又看了看苏惜,笑得有些尴尬。

乔锶恒却径直走到苏惜面前,托起她精致的小脸邪笑:“动作挺快啊,一转眼就跑医院来了。”

苏惜抬手没好气地将他的手掌拨了下去,往后退了一步瞪着他质问道:“你来得正好,我有话要问你。”

“什么话?关于南宫宸的么?”乔锶恒笑着耸了一下肩膀:“亲爱的,我也有好多话想告诉你,但是这里实在不适合亲聊,咱们回家再说。”

乔锶恒抓住她的手腕奋力一拉,将她带入怀中,在她耳边吹气:“正好为夫想你了。”

苏惜很反感他这样抱着自己,但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她最终还是忍下了,对白慕晴道:“慕晴,我先回去,明天再来看你。”

“明天?”乔锶恒挑眉:“你明天还要来?”

他握着苏惜肩膀的手掌稍一用力,苏惜愤愤地阴了他一眼,然后甩开他率先往楼下走去。

白慕晴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对冤家,真不知道他们还要这么折腾到什么时候。

-----

白慕晴回到病房,看到何姐正在收拾东西,如是迈步走上去问道:“奶奶要出院了么?”

何姐点头:“是的,老夫人睡不惯这里的床,整夜整夜的失眠,这会说要回去了呢。”

“可是主治医生说了,老夫人至少要在医院里面住半上月以上才能出院的。”

正在露台上陪小挽晴看插画的老夫人扭过头来说:“我的伤已经慢慢好起来了,也不怎么难受了,况且家里也有医生。”她微笑着摸了摸小挽晴的脑袋:“医院细菌多,挽晴被输了那么多血抵抗力也下降了,我正好可以带她回老宅休养。”

白慕晴听到她的话,有些无力地唤了声:“奶奶.......。”

“怎么了?不好么?那边空气好,地方宽。”

“我跟你说过的,当初乔锶恒愿意救治大少爷的条件是.......。”她看了看小挽晴,无奈地轻吸口气:“当时我无从选择,只能答应他的要求。”

“可挽晴是我南宫家的血脉啊。”老夫人搂着挽晴:“我怎么能让挽晴成为他乔家的人,他们乔家怎么可以这么不讲理?大人抢了孩子也要抢。”

“奶奶,不要在挽晴面前说这些。”白慕晴道。

老夫人看了挽晴一眼,满脸的不舍:“我好不容易才有了个小曾孙女,我舍不得啊.......。”

白慕晴当然知道她不舍得,这几在老夫人都在因为乔锶恒的条件而梗梗于怀,她走过去在老夫人对面蹲下,盯着她道:“奶奶,如果当时你在场,你也一定会选择救宸的对不对?我没有选错对不对?”

“你没选错,可是.......我就是舍不得挽晴啊。”老夫人说着说着居然哭了起来。

白慕晴知道她不舍,也知道她此时有一半是在演戏,目的就是为了留下挽晴,可是这事情她说了不算啊。老夫人果然抬头盯着她开口道:“慕晴,要不你跟乔家兄弟说一下,让挽晴留在C城好不好?”

白慕晴讶然,随即点了一下头:“好,我会跟他说说的。”

小挽晴看到老夫人那么伤心,仰着小脸安抚道:“祖奶奶你别哭嘛,挽晴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老夫人摸了一把眼泪,苦涩道:“傻孩子,你不明白啊,祖奶奶是想每天跟你生活在一起,不是要你一年回来看祖奶奶一次啊。”

“挽晴,你不想跟爸爸住在一起?”老夫人抚摸着她的发丝问。

小挽晴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可是我更想跟乔爸爸和妈妈住在一起。”

“乔爸爸又不是你真正的爸爸。”

“可乔爸爸很爱我,对我很好的呀。”

“奶奶.......。”白慕晴忍不住打断她道:“挽晴现在还分不太清楚这些血缘关系,而且.......她跟乔封在一起生活惯了。”

自挽晴一岁的时候就跟着她和乔封一起过了,如果这么容易就离开的话,那岂不是会显得很没心没肺?这并不符合挽晴的性格啊。

老夫人点点头,不舍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把她送回乔家去吗?”

“暂时先把她送到乔封身边去吧,不过奶奶放心,等宸醒过来了,你会跟乔封商量把挽晴送回来的,我相信乔封也一定会同意的。”白慕晴安抚道。

白慕晴牵过挽晴的小手,微笑道:“宝贝,妈妈一会送你回乔爸爸家,你要乖乖养好身体知道么?”

“妈妈,我想陪你在这里一起等爸爸醒来。”

“不可以的。”白慕晴摇头:“医院里面不干净,挽晴不能一直在这里呆着,况且妈妈要照顾爸爸又要照顾挽晴的话会照顾不过来的。”

“那好吧。”挽晴点点头,一脸关切地盯着她道:“那妈妈自己也要小心,别被细菌感染了。”

“谢谢,妈妈一定会小心的。”她体贴懂事的样子总是让白慕晴感动,她将挽晴抱了过来,抚摸着她的头顶道:“那我们先去看看爸爸再回去好不好?”

“好。”挽晴点头,白慕晴牵着她往南宫宸的病房走去。

经过一个星期的恢复,南宫宸依旧没有半点醒过来的痕迹,白慕晴握了握他的手掌,柔声道:“宸,我先把挽晴送回家去了,然后再回来陪你好么?”

南宫宸当然不会回答她的话。

小挽晴也说:“爸爸,你要乖乖养病哦,挽晴先回家了,不过爸爸放心,以后挽晴会经常来看你的。”说完,她踮起脚尖在南宫宸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爸爸再见。”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白慕晴动容地笑了,同时鼻腔一酸,心里不自觉又想到一家三口即将分离的场景。

她吸了吸鼻子,牵着小挽晴离开南宫宸的病房。

------

苏惜跟着乔锶恒回到家后,刚好碰上乔夫人没有出门打牌,乔夫人看到她回来,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笑容:“小惜回来了。”

“妈。”苏惜看了乔锶恒一眼,只好先把白慕晴的事情搁下,陪老夫人叙旧了。

“怎么回来了不先通知一声,我让红姨给你做好吃的。”乔夫人笑盈盈地打量着她:“怎么样?你答应过我这次回来就不走的,不会骗我吧?”

苏惜微笑着说:“妈,我刚回来,就别说走的事了嘛。”

“我看你八成又是想走了。”乔夫人不开心道。

“没有。”苏惜微笑道。

乔夫人突然拉着苏惜的手说:“人家王夫人上个月又添了第四个孙子,小惜,你打算什么时候也给我生一个?”

苏惜不说话,乔夫人如是改为问乔锶恒:“锶恒,你说呢?”

“妈,我们正在努力。”乔锶恒道。

“你们每次都说正在努力,可是却总不见结果,这样怎么行呢?”

“妈,这种事情急不来的嘛。”苏惜说,她最怕的就是乔夫人提起这个话题了。

“不行,这次你们必须给我个准儿。”乔夫人一脸严肃道:“上周王夫人还问我这事来着,还偷偷问我是不是你们两个哪一方有问题,还要我介绍专家医生,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妈,这种人以后少理就是了。”苏惜无奈。

乔锶恒在沙发上坐了没一分钟,便站起身子说:“你们聊,我先上去了。”

“你先别急着走。”乔夫人叫住他:“又想逃避了是吧?今天你必须给我说好什么时候给我个孙子?不说不许走。”

乔锶恒脚步一停,扭头盯着她:“妈,想要个孙子有多难,今年就给你生一下。”

“真的?”乔夫人惊喜,没料到他居然答应得这么爽快。

三年前原本还以为方密真的给乔家生了个孙子,她一开始就高兴坏了,谁知一查原来是个女儿,再一查原来根本不是乔家的种,把她郁闷坏了。偏偏她的好儿子从来不为这事着急,苏惜更不急。

她甚至都开始怀疑到底是不是苏惜的身体有问题了。

乔夫人听着很开心,苏惜的心里却不舒服得很,他那么有把握的样子,看来外面的女人有增无减呢。

-----

晚餐后,苏惜又陪了乔夫人一会后,才终于自由了,可以上楼去好好洗个澡找乔锶恒算帐去了。

她洗过澡,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后,正要前往书房找乔锶恒,乔锶恒刚好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的头发还有些湿,松松地挽在脑后,并不性感的睡衣却丝毫掩盖不了她身材的绞好。出水芙蓉般的俏模样儿,一下便勾起了乔锶恒体内的冲动。

“你要去哪?”他问。

“找你。”

“这么迫不及待?”乔锶恒微笑着往前迈了两步,一手圈住她的腰身,一手捧住她的后脑低头便吻了下去。同时脚步上前,将她压倒在大床上。

他的吻强势而火热,苏惜恍惚了一下,但她还是理智地将小脸往旁边偏了一下,盯着他:“乔锶恒你想多了,我找你有事。”

“关于南宫宸的事情是么?”

“别每次都提到南宫宸,我关心的是慕晴。”

“是么?那不着急,你要聊她的事情也得等我们把事情办完再说。”

“乔锶恒,我现在没兴趣陪你玩。”

“别急,你一会就有兴趣了。”乔锶恒摁住她的双手,吻了吻她的唇:“告诉我,最近有没有跟别的男人这样过?”

“你觉得呢?”苏惜睨着他冷笑:“你觉得我没男人要还是觉得我会对你守身如玉?”

“你这是在故意刺激我么?”

“你告诉我挽晴到底是怎么回不,我就告诉你我最近到底跟了哪个男人。”苏惜抬起纤细的手指,指尖描过他们下颌,然后学着他的样子捏住他的下巴:“你这个骗子!疯子!神经病.......!你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说啊!”

乔锶恒摇了一下头:“没有什么目的,就是好玩。”

“你.......那你有想过人家的感受么?”苏惜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怒道:“当初我请你帮慕晴找寻女儿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说好,可事实上呢?你把她的女儿藏起来了,你在看她和南宫宸的笑话!你害得慕晴满世界找女儿,害她哭了一次又一次,你怎么那么恶心啊?”

乔锶恒被她打了一巴掌,脸色瞬间阴郁下来,他睨着她反问:“为什么每次涉及到南宫宸的事情你就那么敏感?”

“我说了不要再跟我提南宫宸!我现在问的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这么做?”乔锶恒略一沉吟,笑了:“还不得怪你,你要帮他保住女儿,我就偏要让他保不住,明白么?就是这么简单。”

“你——!”苏惜气结,抬手又要掌掴他。

乔锶恒怒了,一把掐住她的手腕恼怒道:“你敢打我?”说完,他俯身吻在她的脖子上。

他没有再跟她理论,也不理会她的挣扎与怒吼,就这么强行吻她,抚摸她,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撕了下,并将自己的身体狠狠地压了上去。

苏惜见他已经气得失去理智,知道自己再挣扎只会弄伤自己,索性停下了,等他发泄够了再跟他理论。

她瘫在床上,闭上眼,试图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糟心的事。

她很羞愤地发现.......乔锶恒在这方面的技术还是很不错的,而她明知道他的技术是从别个女人身上学来的,她还是很不要脸地被他征服,被他迷恋,和他一起沉醉在这场爱的漩涡里。

每次都是.......。

她刚开始还觉得耻辱,可是时间久了,她也就想开了。

就算彼此之间没有真正的感情,他拿她当这方面的伴侣,她当然也可以把他当成是满足女性需求的伴侣,大家各取所需。

这一次她也很快就想通了,此时的她不但享受,甚至还主动抱住他的身体,火热地回应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