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分离/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C城离开后,苏惜就从来没有这样与一个男人亲近过,如果乔锶恒细心一点就必须能留意到的。只可惜此时的他早已经被怒火蒙蔽了双眼,根本感觉不出来她的青涩。

对于苏惜,他从来都信不过。尽管她一再地强调自己跟南宫宸没有关系,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漫长的缠绵过后。乔锶恒已经累得趴在苏惜的身上气喘吁吁,两个人的身上都是汗水淋淋,佛像刚洗过澡一般。

半晌,平息好气息的乔锶恒才终于动了动身体,打算从她身上翻下去。

苏惜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嘲弄:“这就完了?我还以为你身经百战,至少能够一战到天亮呢。”

她的气息仍然不太平稳,身体也早就已经累得如同散架,湿发散散地粘在颊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性感的气息。

乔锶恒握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一吻,挑眉:“你确定要跟我一战到天亮?”

“你行么?”

“试试看不就行了?”乔锶恒俯下身去,在她粉嫩的唇上落下一吻。

“还是改天找你的小情人再试吧。”苏惜翻身欲要从他身下坐起,乔锶恒却稍一使劲将她摁了回去,邪笑道:“怎么?把我好不容易才灭下去的火气挑起来了,却又想宣布停战?”

“是又怎么样?你咬我?”

“不,我不但要咬你,我还要吃你。”乔锶恒咬住她的唇。不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

半晌,苏惜才喘着气息道:“真没想到乔大少还有这么饥渴的时候。”

乔锶恒在她耳边低语:“希望在我这么努力的奋战下。你可以一夜怀上。”

苏惜倏地掀起眼睑盯着他:“你说什么?”

“怎么?你不想?”乔锶恒无奈地耸耸肩膀:“可是我刚刚已经答应妈了,会让她在一年这内抱上孙子。”

“你.......我说过我是不会给你生孩子的,你大可以去找你的小情人生!”苏惜面色冷漠道。

“小情人生的孩子只会像乔封一样从小受尽屈辱,我不愿意我的孩子走上这种道路。”乔锶恒微微一笑:“所以.......要生就好好生,生最优秀,而不管是你的身份地位还有容颜都是不二人选。”

“我不要!”

“谁让你是我的乔太太?”

“你可以把方密娶回来,我愿意退出。”苏惜道。

乔锶恒的脸色微变,睨着她半晌才阴沉地吐出一句:“说这句话的时候,你甚至连考虑一下都不需要了是么?苏小姐。”

“如果你要我生孩子的话,我宁愿离婚。”

“为什么?”

苏惜道:“你说得没错,要生就好好生,生最优秀,我不希望十年后我像个黄脸婆一样带着孩子到处追着你抓奸,我更不想哪天突然跑出来一对母子。要死要活地要我把乔太太的位置让给她。”

“说到底,你就是觉得我对你不够专一?”

“我不在乎你对我专不专一,但我在乎你对我的孩子专不专一。”苏惜说道:“因为我不爱你。”

乔锶恒心中更加恼怒,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你放心,我会对我的孩子专一的,你只管放心。”

“我说了我不生。”

“那可由不得你。”乔锶恒从她身上翻身而起。冷笑着往浴室里面走去。

苏惜也跟着从床上下来,在柜子里面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她的避孕药,她只好将柜子推了回去,反正明天去买一盒也来得及。

浴室里面传来莲蓬花洒的水流声,苏惜披着睡袍站在门边扬声问道:“听说你在利用南宫宸的病逼迫慕晴回到乔封身边?”

浴室里面的水声未停,门板却突然被人从里面‘呼’的一下拉开,乔锶恒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就这么水淋淋的,一丝不挂。

“不是逼迫,而是平等交易。”乔锶恒纠正道。

“你这分明就是逼迫,你明知道慕晴很爱南宫宸,不会舍得让他去死的。”苏惜直勾勾地盯着他滴水的身体,丝毫不觉得脸红。

“南宫宸的病不是我造成的,我有权利选择不救。”

“他可是你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乔锶恒嘲弄地一笑,转身回到淋浴下方继续洗起了澡。

苏惜跟了进去,站在他跟前继续质问:“那么你有问过乔封的意思么?他也愿意一辈子对着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和一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

“乔封他很愿意,他只是太善良了,不忍心让白慕晴难过,所以才会自欺欺人地对白慕晴松手的。”乔锶恒抬手伸手一把将她拽入莲蓬头下,剥去她身上的睡袍,一边帮她清洗着身体一边在她耳边轻咬:“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对你,明明很想念却又不肯承认.......。”

“别恶心了,你没那么伟大!”苏惜用手摸去脸上的水珠,从架子上抽过干净的浴巾包裹在身上,这死变态洗的是冷水澡!

苏惜吸了吸鼻子,望着他说:“乔少爷,算我求你了,别再折腾他们一家三口了行么?慕晴她吃了一辈子的苦,真的很可怜。”

“你放心吧,乔封会对她很好的。”

“你真是天下第一固执。”

“和你比呢?”乔锶恒一边用大毛巾擦拭着发上的水珠一边往她走过来,睨着她咬牙道:“苏小姐我今天已经很累了,不想再谈这件事情,你最好别惹我。”

“好,你答应放过慕晴我就不惹你。”

“你再提一个字关于他们两口子的事情,我会让南宫宸永远都醒不过来。”

“你.......你居然连我都威胁?”

“你觉得我不敢?要不要试一下?”乔锶恒俯身在她的脸上吹了一下气,从她身边越了过去。

-----

心里压抑着事情的苏惜几乎一夜没睡,一直在床上睁眼睡不着,身后的乔锶恒倒是睡得很香甜,就这么从后面抱着她。不习惯被人抱着睡的她每次将他的手臂拨开,他都能在下一刻重新将她抱入怀中。

这么一来,她就更加睡不着了。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才终于睡着了,并且一觉睡到大中午。

她醒来的时候,乔锶恒自然早就不在床上了,看着空空的床畔,她不禁又想起了昨晚,想起了他在她体内无数次地埋下种子的情景。

为了避勉意外,她如是从床上爬起,将自己收拾干净后便拎起包和车钥匙准备出门,只是她原本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却怎么找也找不到。

将床褥翻了又翻,床底也找过了都没有找到她的手机,她如是决定到楼下去问问打理卫生的阿姨,然后门锁却怎么也打不开。难道门锁坏掉了么?她重新又试开了一遍,发现门锁明显是被人在外面反锁了。

谁把她的门反锁了?她心里袭上一抹疑惑,抬手在门板上拍打起来:“有人吗?红姨.......!”

叫了几声没有人应,她又跑到露台冲着外面喊了几声,楼下终于有人应答道:“少夫人,我这就上来。”

小女佣很快便跑上来了,只是她并没有给苏惜开门,而是隔着门板道:“少夫人,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去给您把午餐端上来,请问您还有别的需要么?”

“赶紧给我把门打开啊。”苏惜无语地嚷了声。

“少夫人是这样的,大少爷今早硬拖着夫人出门度假去了,大少爷担心您自己一个人在家危险所以让我们看好您,别让您离开卧室。”

听了小女佣的话,苏惜怔住了,她还没有傻到不理解乔锶恒的这种做法。

他把乔夫人带走了,还把她锁在卧室里面无非就是让她出不去,买不了药,然后.......。

搞不好老夫人跟他还是一伙的,母子俩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怀孕生子,太可恶了!

“你先给我把门打开!”她气急败坏地抬手在门板上拍了一下。

“对不起,少夫人,大少爷说谁敢给你开门就要打断谁的腿。”小女佣说得一脸为难。

“那你去帮我买点东西。”苏惜想了想,虽然不抱希望但还是开口说道。

小女佣却继续摇头:“对不起,大少爷不让我们帮少夫人做事情,特别是买药品之类的。”

“他是这么说的?”苏惜气得咬牙切齿。

小女佣应了声,为了避免挨苏惜的骂,她改口说道:“少夫人,我下去准备午餐了。”

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苏惜气得哇哇大叫:“小落你给我回来!把门打开!小心我砸门了.......!”

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她甚至还抬脚在门板上踹了几下,只可惜‘砰砰’的几声并没有将小落的脚步唤回来,反而踢得她自己脚趾生疼。

她知道乔锶恒这人办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但没有想到他为了让她怀孕连这种烂招数都想得出来,实在是太可恶了!

-----

白慕晴一连两天都拨不通苏惜的号码,心里有些纳闷,她到底做什么去了?

明明说好第二天过来看她的,至今已经两天过去了,却连个人影都没有,苏惜也不是这么马大哈的人,到底怎么回事?

空了两天没有见到乔锶恒后,白慕晴终于见到他了,而见到她的第一句话便是追问他苏惜的下落。

乔锶恒听到她问苏惜,脚步一停转身睨着她:“你找她做什么?”

白慕晴被他不悦的目光望得心下一凉,答道:“我找她.......聊天啊。”

“她被我关起来了。”

“什么?”

“这一招可是向南宫宸学的。”乔锶恒挽唇一笑,笑得极其邪恶。

“为什么啊?”

“因为她总跟我求情,让我成全你跟南宫宸,我不想再听到这种声音。”

“什么?因为这样你就把她囚禁起来了?”白慕晴情急道:“乔大少爷,你不能这样对她,是我请她帮忙劝你的,我错了还不行么?我再也不让她劝你了。”

“打是疼,囚是爱,你不知道啊?”乔锶恒又是一笑,这可是南宫宸说的。

“可是苏惜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她会把房子给你拆了的。”

“放心吧,我家的房子很牢固。”乔锶恒扫视了她一眼:“还有,等你离开这里,我自然会放她出来。”

“你.......。”白慕晴气结,睨了他半晌后轻吸口气,缓和下语气道:“乔少爷,我想提醒你一句,苏惜跟我不一样,她的性子很烈,如果你继续跟她这么硬碰的话,你们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现状的。”

“女人再烈也不过是一只没有爪子的小狮子,我不信我收服不了她。”乔锶恒不以为然地一笑,转身往南宫宸的病房走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白慕晴只能无奈地轻吸口气后迈步跟了上去。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把苏惜害了,只要一想到她被关在屋子里的情景,她便不由自主地担忧起来。

-----

晚上白慕晴前往乔家小院时,远远便听到院子里面传来小挽晴开怀的笑声,她不自觉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来到院门口。

原来是乔封正在院子里陪挽晴吹泡泡,一大一小的两个人一条狗在院子里面玩得格外开怀,就连有人进来了都没有感觉到。

看着父女俩开心的样子,白慕晴停下脚步,既然有些不忍打扰了。

她在门边站了足有五分钟之久,院内的小挽晴才发现她的身影。

“妈妈回来了!”挽晴飞快地向她跑过来,身后跟着她的狗狗。

白慕晴弯腰接住她的小身体,一把将她从地面上抱起:“宝贝今天在家乖么?”

“可乖了,不但读了书还画了画,不信你问爸爸。”

“嗯,妈妈相信你。”白慕晴微笑赞道:“挽晴真棒。”

“谢谢妈妈。”挽晴欢喜地说完后,脸上的表情一黯盯着她道:“妈妈,爸爸他还是没有醒过来么?”

“还没呢。”

“怎么这么久啊?那他要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嗯.......大伯说至少要一个月,所以估计还没那么快呢。”

“噢。”小挽晴点了点头,从她身上滑了下去道:“挽晴不要抱抱,妈妈一定很累了。”

“宝贝真贴心。”白慕晴赞了一句,牵着她往乔封身边走去。

乔封看着她在椅子上坐下,又打量了一番她脸上的表情浅笑道:“怎么了?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南宫宸不好?”

“没有啊。”白慕晴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强颜欢笑道:“我有闷闷不乐么?”

“都那么明显了,还说没有。”乔封给她倒了杯茶,递到她面前:“是不是南宫宸的病情有什么变化?”

“不是的。”白慕晴摇头,她垂眸望着杯里的清茶,半晌才抬眸盯着他道:“阿封,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

“我们一起去英国,把挽晴留下好不好?”

“什么意思”乔封不解。

白慕晴无奈地轻吸口气,道:“南宫宸失去我已经很可怜了,我不希望他再失去挽晴,这样对他太残忍了。”

乔封讶然地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挽晴毕竟是南宫家的骨肉,南宫家应该也不会愿意让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头的,这么做也算是避免麻烦吧。”

乔封沉默了半晌,才讶然地问道:“我哥让你跟我一起去英国?”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么?”

“他没跟我说。”

乔锶恒没说?他为什么没有跟乔封说呢?

白慕晴看着乔封脸上的表情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可是一想到乔锶恒的态度,她心里那小小的希望便沉落下去了。乔锶恒说得很清楚了,她和乔封不离开C城,他就不会让南宫宸醒过来,也不会放过苏惜。

这一天一夜来她已经考虑是很清楚了,为了让南宫宸醒过来,为了不连累苏惜,她决定最近这几天就离开C城。

“可以么?阿封。”

乔封有些心慌意乱地想了想,半晌才吐出一句:“挽晴应该会很伤心的吧?”

“肯定会的,我们先把她带着,等南宫宸痊愈出院后再把她送回南宫家。”白慕晴的心里有些失望,她以为乔封会像之前那样大方地成全她和南宫宸,可是乔封并没有这么做。

她唯一的希望,最终还是破灭了。

乔封随口应了声:“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

乔锶恒晚上一回到家便往二楼卧室走去,他在楼梯上遇到刚好从楼上下来的小落,随口问道:“她怎么样了?”

小落望着他一脸后怕地说道:“大少爷,您赶紧把少夫人放了吧,再不放她就要拆房了。”

“是么?”

“可不是么,刚刚还吵着嚷着要吃城西那边一家店的汉堡,好不容易给她买回来了,她一生气扔得满地都是,还把我给轰出来了。”说起苏惜,小落脸上都是惶恐。

乔锶恒点点头,继续往卧室的方向走。

他知道苏惜的性子很烈,但被囚禁的日子想想就挺恐怖的,她至少也该茶不思饭不想再哭几场吧?可是他一推开门走进去看到的却不是双目红肿,披头散发泪水涟涟的苏惜,而是.......。

眼前的卧室乱成一团,桌子被掀了,沙发有一张倒在地上,床头柜、床头桌上的东西被扔了一地。窗帘、被单,原本放在衣柜里面属于他的衣服全部被剪成了碎条,还有那扔得满地的各种口味汉堡。

而此时的她正坐在一堆杂物里面,一手抓着摇控器扫台,一手抓着一只汉堡狠咬了一口。

估计是觉得不对胃口,她只啃了一口便扔掉了,转为捡起身边的另一只,看了看,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眉头一皱,一副想吃又嫌脏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一一口咬了下去,并且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看样子是饿坏了。

“胃口挺好嘛。”乔锶恒倚靠在门边嘲弄地吐出一句。

听到他的声音,苏惜身体一僵,立刻扭过脸来望向他,下一刻,她手中吃了一半的汉堡急速地往他脸上飞了过来。

乔锶恒似乎早料到她会这么做,身体往旁边一偏,汉堡砸在他身后的走廊上。

“火气也挺暴。”乔锶恒迈步走了进来,弯腰拾起她跟前的一个汉堡,吹了吹上面不一定存在的灰尘后咬了一口说:“正好我还没吃晚饭。”

苏惜一把拍掉他手中的汉堡恼火道:“乔锶恒你到底想怎么样?”

乔锶恒的手掌一空,低头扫了一眼地上被她拍掉的汉堡道:“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突然想当爹了。”

“我说过我不会跟你生的!”

“对不起,你已经无从选择了。”乔锶恒邪肆地一笑,伸出手掌在她的小腹上摸了摸:“我相信咱俩的爱情小结晶已经在里面开始生根发芽了吧?”

“你想得美。”

“你怀疑我的能力?”乔锶恒又是一笑:“我记得这些天正是你的危险期,我不相信我这么没有当爹的命。”

“乔少爷,泡了那么多女人,你连现代女人的生理期都不了解么?”

“我只记你的生理期。”乔锶恒道。

“我的意思是,现代女人的生理期基本都是不准的,时时变的。”苏惜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她却骗不了自己,这几天确实是她的危险期,受孕机会很高!

所以她才会急得团团转,急得把屋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乔锶恒打量着她,嘲弄地一笑:“你这是在邀请我多努力几次么?”

“你想多了.......。”

“你提醒了我。”乔锶恒打断她的同时,倾身一把压在她压倒在铺满着碎衣服的地面上,在她唇上吻了一记道:“没错,我们应该多做几次,这样受孕机会才会更大。”

“神经病,地上很脏.......。”

“你连地上捡的汉堡都敢吃,还会怕脏?”乔锶恒一边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抚摸她,像往常一样根本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床被她毁了,他只能就地把事情办了。

四周都是被她怒毁的物品,一片狼藉中,反而有种别样的情调,总之他觉得挺满意的。

而被他压在身下的苏惜虽然没有再挣扎,嘴里却不停地喊叫威胁:“乔锶恒,你别白费心机了,就算怀上了我也一定会打掉的,我说过不会给你生孩子就不会!”

“你敢?”乔锶恒狠狠道。

“你试试看好了.......。”苏惜倒吸口气,被他折腾得语气瞬间弱势了不少。

在他的攻势下,她渐渐地失去了思考,连着口中的话语也变得没有底气外加不连贯起来。

乔锶恒在她耳边低笑:“乖乖的,办事为主,播种为次,我知道你也喜欢.......。”

说完,他坏坏地重新吻住她的唇.......。

-----

疯狂过后,两人居然就这么躺在地面上睡了一夜,地面除了一层地毯外便是被苏惜剪碎的衣服床被,躺在上面居然一点都不觉得难受。

第二天醒来时,苏惜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床薄被,而乔锶恒依旧见不到身影。

脑海中重温了一遍昨晚的场景,心想着乔锶恒不是又把她锁房里了吧?

为了搞清楚状况,她迅速地从地面上爬起,裹着被子冲到门后拉了拉门把,房门果然被上锁了!

“乔锶恒你这个神经病!你把我当什么了!”她恼怒地用手拍打着门板。

门外依然只有小落在寻问她是不是睡醒了,要不要那么快吃早点,末了还告诉乔锶恒给她准备了另外一间房让她去住。

小落小心翼翼地将门板推开。

苏惜扫了一眼门口的两位保全,扯紧身上的被子盯着小落问道:“乔锶恒人呢?”

“不知道,他没说。”小落指了指旁边的卧室:“少夫人,这间卧收拾好了,您进去那边住吧,这边已经不能住了。”

苏惜横了她一眼,迈步走入旁边的卧室。

装饰豪华,清扫得干干净净的客房,看来乔锶恒打算将她继续囚在家里了!

她闭上眼,轻吸口气,狠狠地忍了!

-----

乔锶恒打量着乔封,随即问了一句:“找我有事?”

乔封向来不喜欢到他办公室来找他,除非有重要的事情。

乔封一边摇动着轮椅走进去,一边盯着他问道:“你跟慕晴做了交易?”

“对,她告诉你的?”乔锶恒问。

“没错。”乔封没好气道:“哥,你到底在干嘛?”

“没干嘛,玩玩呗。”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玩?”乔封道:“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不累么?”

乔锶恒打量着他,接着说道:“阿封,这是我给你争取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不把握你这辈子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哥,我之前已经跟你说过,我已经放下了.......。”

“放没放下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别自欺欺人了。”乔锶恒打断他,沉吟片刻道:“阿封,你需要这么一个你自己心爱,又善良且对你好的人,因为你不是个正常人,感情不能免费,但也不要意义用事。”

“这就是你的爱情观么?”乔封苦笑道:“明知道大嫂不爱你,却非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对。”

“可是你根本留不住她,这么多年了她不管是心还是人都永远不属于你。”

“你错了,之前我只是太纵容她了,只要我想留,就不可能留不住她。”乔锶恒自信地一笑:“不信么?你等着瞧?”

“像现在一样把她囚禁起来?”

“不一定,总之我有办法。”乔锶恒迈步走到他跟前,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阿封,慕晴比苏惜好驯服多了,我刚刚说过了,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你自己选择吧。”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不地我提醒你,错过了这次,我不会再为你争取机会,所以你自己好好考虑。”讨妖名划。

说完,他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后,低头开始处理起公事。

而乔封,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这么定定地坐在那里,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

白慕晴帮南宫宸擦过身,又替他盖好被子,转身准备去把盆里的水倒掉时才发现乔锶恒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

“乔大少。”她唤了声,从他身边越过,将脏水倒入洗手间后走了出来。

乔锶恒打量着她,平静地问出一句:“你平时都是这么用心照顾他的么?”

白慕晴不解他为什么要这么问,点头:“这是我应该做的。”

乔锶恒点头,轻笑:“我就喜欢你这种有责任有担当的女人。”

白慕晴被他说得有些不自在,乔锶恒笑了:“放心,我没有在暗恋你。”

乔锶恒走到床边察看过南宫宸的身体,没有再说什么话,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乔少。”白慕晴叫住他。

乔锶恒似是知道她要问什么,头也不回道:“南宫宸的病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放心吧。”

“我知道,我想跟你说几句话。”白慕晴道。

南宫宸的气色越来越好,这些她都看在眼里了,或许南宫宸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只要乔锶恒愿意!

她率先往露台走去,乔锶恒跟着她走出露台嘲弄地一笑道:“怎么了?有什么话不敢当着南宫宸的面说的?”

白慕晴轻吸口气,缓和了一下痛心的感觉,盯着他道:“是不是只要我走了,宸就会醒来,苏惜也能得到自由了?”

乔锶恒点头:“没错,南宫宸随时都可以醒来,至于苏惜.......放心吧,她也会自由的。”

其实他囚禁苏惜完全是为了他自己,不管白慕晴出不出国,他都迟早把苏惜放掉的。

别墅里面的卧室被苏惜毁得差不多了,如果再不放她,估计她真的要拆房子了。

可是白慕晴却自责地以为他囚禁苏惜就是为了逼她离开,此时的她感觉胸口似被压了块大石般,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她一直在拖,在逃避,只是想在南宫宸的身边多陪伴几天,可是南宫宸已经昏迷快一个月,她不能再让他继续这么昏睡下去了,她想让他醒过来,而让他醒来的代价就是.......。

她难过地哽咽了一下,道:“好,那我最迟三天后就跟乔封出国,希望你也能遵守你的承诺,让宸早点醒过来,让苏惜早点自由。”

“可以。”乔锶恒点头。

-----

三天的时间并不长,在南宫宸的床边日夜不休地守了两天后,白慕晴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明天就是她跟乔封出国的日子。

这将是她陪伴南宫宸的最后一个夜晚,她希望时间可以走慢一点,同时又矛盾地希望时间可以走快一点,这样南宫宸就可以尽快醒过来了。

她握着南宫宸的手趴在床边睡了一夜,直到闹铃将她从睡梦中吵醒,还有两个小时就是登机时间了,她才幽幽地坐直身子,将闹铃关掉。

“宸,早上好.......。”她揉了揉麻木的手臂,倾身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微笑道:“记住了么?这是我陪伴你的最后一个夜晚,以后可没有那么贴心的人守在这里陪伴你了。所以你要自己好好的,千万别出什么意外知道么?”

她走进洗手间洗漱干净,换了套干争的衣服,才重新回到南宫宸的身侧,将手掌覆在他的脸庞上轻轻地抚摸:“宸,记得我昨晚跟你说过的话么?也许这次醒来后,你再也不用遭受病痛的折磨,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嗯.......等你醒来后,第一次要做的事情就是养好身体,然后和颜助理一起把公司抢回来,不过不可以冲动行事,像朴恋瑶那样把自己陷进去了哦。等到公司抢回来后,再找个比我好的女人结婚,生子,为南宫家开枝散叶。至于挽晴,我知道你舍不得她,你放心,等南宫家一切尘埃落定后,我会把她送回来的。不过你得答应我,要给她找个善良的后妈,要把她当公主一样宠着长大。”

“还有就是.......。”白慕晴摸了摸脸上不小心滑下的泪水:“醒来后如果看不到我,不要心慌,不要生气,万一把身体气坏了我和挽晴就白白付出这么多了。记住啊,挽晴的命是你给的,你的命也是挽晴给的,如果你没有好好保重身体,我和挽晴都会很伤心很难过的。嗯.......昨晚挽晴已经跟你道过别了,今天就不让过来了,不然就赶不上飞机了。”

“最后就是.......宸,忘掉我,好好保重.......再见了.......。”白慕晴抬手抹干净脸上的泪水,俯身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下去。

这是她给他的道别之吻,也是这辈子最后的一吻。

她闭上眼,好不容易才擦干的泪珠重新从眼角溢出,滴落在他的额角。

她依依不舍地松开他的手掌,起身,再也控制不住地泪流满面.......。

走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却不想,最终等待她的依旧是分离!

永生不见.......居然是永生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