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出国/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封一大早便带着挽晴前往机场,在经过南宫集团门口时,他让刘叔将车子停下,来到南宫集团大楼的附楼咖啡厅内。

颜助理很快就到了,打量着他微笑道:“乔少找我有事么?”

乔封注视着她摇了一下头:“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过来跟你道别一下。”

“决定去英国了?”

“嗯,我想去一趟。”乔封道:“我觉得很有必要跟你正式道别一下。顺便感谢你当初对我的照顾。”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的,咱们是朋友嘛。”

“正因为是朋友,才更需要好好道别。”

颜助理望着他,随即笑了:“那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么我就祝你一路顺风吧,祝你跟白小姐.......好好的。”

后面那句话她其实并不想说的,毕竟她并不支持乔封将白慕晴从南宫宸身边带走。只是这是乔封最终的选择,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乔封却突然笑了:“你就这么支持我?”

“说真的,不太支持,但既然你坚持要这么做,我只能祝福你了。”颜助理道。

“那好吧,谢谢你的祝福。”

“谢什么?好朋友嘛。”

乔封打量了她一番,道:“你呢,打算继续留在南宫宸的身边帮忙?”

“宸少还没醒来,我只能尽力帮他把公司扛住了。”

“在那么多老狐狸的虎视耽耽下。你能扛得住么?”

颜助理摇头:“如果宸少再不醒来,我就真的扛不住了。”

“别那么辛苦。”他的语气居然有些疼惜。

“谢谢。我会注意的。”

“嗯,挺高兴有你这位朋友的。”乔封端起桌面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然后将杯子放下道:“好了,我先去机场了。”

“需要我送你么?”颜助理从沙发上站起。

“不用,刘叔会送我。”讨见匠亡。

“嗯,我送你出去。”颜助理绕到他身后,推过他往咖啡厅门口走去。

直到将他送上车,并且目送他的车子消失在车流中,颜助理才转身往大楼里面走去。

-----

白慕晴赶到机场的时候,乔封和小挽晴已经等在机场了。

小挽晴远远便一边冲她挥起了小手一边往前冲去,呼唤道:“妈妈,这里.......。”

白慕晴俯身将她抱入怀中,脸蛋埋在她的肩上无声地哭了起来。

原本满脸欢喜的小挽晴感觉到妈妈的伤心,脸上的笑容淡去。关切地问道:“妈妈,你怎么了?”

白慕晴摇了摇头,不说话。

“妈妈是舍不得爸爸吗?”小挽晴拍着她的肩膀安抚道:“妈妈你放心,爸爸有祖奶奶照顾,而且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谁说的啊.......?”

“乔爸爸说的。”小挽晴一脸认真道。

白慕晴点了点头松开她,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妈妈。不伤心了,妈妈伤心的话我和乔爸爸也会跟着伤心的。”

“好,妈妈不伤心了。”白慕晴努力地展出笑颜。

这个选择是她自己选的,不管多么不愿意,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不是么?

白慕晴还没有完全调整好情绪,便眼尖地看到老夫人在何姐的陪同下往这边走了过来,她吸了吸鼻子,牵着小挽晴往老夫人的方向走去。

“奶奶.......。”她心情沉重地唤了声。

“祖奶奶。”小挽晴也礼貌地唤了声。

“挽晴.......。”老夫人上前牵住小挽晴的双手,依依不舍地打量着她问道:“乖孩子,你真的要走了么?要离开祖奶奶了么?”

小挽晴点头,柔声安抚道:“祖奶奶,你放心吧,挽晴以后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嗯,一定要回来啊,祖奶奶会很想很想挽晴的。”

“挽晴也会很想挽晴的。”挽晴乖巧道:“祖奶奶您要好好陪着爸爸噢,挽晴也会想念爸爸的。”

“好,祖奶奶会好好陪着爸爸的,一定会的.......。”老夫人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起身望着白慕晴第无数次地求证道:“你说会把挽晴送回来是真的么?”

白慕晴点头:“奶奶放心吧,一定会。”

虽然她也舍不得小挽晴,可是她不能让南宫宸同时失去她和挽晴,不然南宫宸一定会崩溃的!

“那就好,那就好.......。”老夫人频频点着头,又牵过小挽晴的小手依依不舍起来。

乔封摇动着轮椅行过来,扫视了一眼大伙道,跟老夫人打过招呼后,转向白慕晴浅笑:“慕晴,我们该过安检了。”

老夫人看到乔封,很是恼火地瞪着他指责道:“乔二少,你就不能放过慕晴么?她和宸是那么的相爱,连我这个老顽固都被他们的感情感化了,你怎么就那么绝情,那么自私.......求你放过他们吧.......。”

乔封并未因为老夫人的责怪动怒,脸上依旧保持着礼貌的浅笑:“老夫人,我和慕晴都已经决定好了,飞机也马上就起飞了,您回去吧。”

白慕晴走过去抓住老夫人的手掌:“奶奶,以后宸就拜托您了,还有,您自己也要保重身体,别再出点什么意外了。”

“我会的,你放心吧。”老夫人点头。

白慕晴松开她的手掌,转向乔封:“我们走吧。”

她的情绪低落,乔封看在眼里,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因为这个时候的他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合适。

-----

白慕晴离开后的一个星期,南宫宸果然醒过来了。

他环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到白慕晴和挽晴的身影,明明答应过会守在他身旁等着他醒来的白慕晴居然没在!

他虚弱地轻吸口气,闭上眼,想起三年前自己病好醒来时,床边也是独独缺了白慕晴的身影,这一次又是!

只是这次又是什么原因呢?他不希望白慕晴又出什么事,他害怕。

老夫人小心翼翼地唤道:“宸,你是不是醒过来了?是我老眼昏花看错了么?”

“老夫人,您没有眼花,宸少确实已经醒过来了。”颜助理微笑道。

“那他怎么.......?”老夫人用手指推了推南宫宸的手臂:“怎么了?是不想看到我这位老太婆了么?”

南宫宸终于重新睁开双眼,盯着她语气严肃道:“奶奶,你是不是又把慕晴怎么样了?”

老夫人语滞,随即森森地说了一句:“是啊,我把她的心脏给挖了,不然你以为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你.......!”南宫宸气结地从床上坐起,吓得老夫人往后退了一步,颜助理见南宫宸的脸色瞬间变了,忙笑笑地开口圆场道:“老夫人,您就别逗宸少了,会把宸少吓晕过去的。”

说完又转向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瞪着老夫人的南宫宸,笑笑道:“宸少您放心吧,白小姐她好得很。”

“真的?那她人在哪?”南宫宸不信任地睨着她。

“在.......。”颜助理哑言,抬头望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忙接口道:“她知道你马上会醒来,非要亲自回去给你煮粥,这会还在家煮粥呢。”

“到底是不是真的?”南宫宸扬高音量。

“真的!”老夫人郑重地点头。

南宫宸虽然仍然不太相信,但也只能暂时等一等了。

看到南宫宸醒来,老夫人兴奋极了,拉着南宫宸说了一会话后,冲颜助理使了个眼色便出去了。

在南宫宸醒过来之前,大伙就已经商量好让颜助理来告诉南宫宸真相了,因为只有她比较有可能稳住南宫宸的情绪。

老夫人走后,颜助理给南宫宸喂了半杯白开水,然后退回椅子上坐下,盯着他一脸严肃道:“宸少,我知道这个时候跟你谈工作不太适合,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些事实。”

“公司还在?”南宫宸苦涩地一笑。

“暂时还在,不过很快就不在了。”

“什么意思?”

“宸少,我告诉你,但你听了不能激动。”颜助理略一迟疑,才接着道:“沈东阳利用你的病将老夫人手里的百分之十五股份骗去了,另外加上他之前从小股东里面购买来的股份,他现在手里一共有集团的百分之二十股份,比你多了不是一点点。”

“他骗走了奶奶的股份?”南宫宸脸色阴郁地问。

他有想过公司可能在他昏迷的这一个月继续崩盘,公司渐渐地走向倒闭,却没有想到会是南宫家的股份被沈东阳骗走。

“是的。”颜助理并没有告诉他老夫人被沈东阳害得摔伤的事,免得他更加气愤担心。

她停了一下继续说:“所以.......宸少,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公司夺回来,其它的事情先放一边,不然下个月的股东大会过后,您就再也不是南宫集团的总裁了,南宫集团也会被更名改姓了。”

“其它的事情指的是什么?”南宫宸心里浮起一抹不好的预感:“是不是关于慕晴和挽晴的?”

颜助理先告诉他公司的事情,就是为了让他明白,这个时候的他不能因为白慕晴的事情而丧失理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毕竟公司没了就很难抢回来了,白慕晴迟早可以追回来。

可是南宫宸的态度似乎更侧重于白慕晴,也更关心她的去向。

白慕晴的事情能瞒他一小时瞒不了两小时,她如是说道:“是这样的,你的病跟血液有关,跟你同血型的人有很多,但进入你的体内却会产生排异现象。除了和你同血型的挽晴可以,这个秘密只有朴恋瑶知道,所以她才会派人对付挽晴。也正是因为她的行为,让乔锶恒猜出了端倪。乔锶恒又从朴恋瑶的口中逼问出她究竟给你下了什么毒,也就是说.......是乔锶恒和挽晴救了你的命。”

南宫宸愕然地盯着她,半晌才怔怔地问:“挽晴呢?她怎么样了?”

“她一共分三次给你输了800毫升的血,小家伙很可怜,当时都休克了,不过你放心,她现在已经没事了,也基本调理回来了。”颜助理苦笑了一下:“宸少,我告诉你这个,是因为想让你明白,你的命是挽晴冒着生命危险救下来的。所以你不能自报自弃,不能伤害自己,否则就太对不起她了。”

南宫宸心里那抹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起来,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颜助理,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颜助理轻吸口气,道:“只有乔锶恒知道该怎么救你的命,而他救你的条件就是白小姐回到乔二少的身边。”

“他让慕晴回到乔封身边?”南宫宸情急:“那慕晴呢?答应他了?跟着他走了?”

“宸少,当时你已经在临死的边沿,连一天都熬不过了,白小姐她不得不答应。”

“这么说.......她真的走了。”南宫宸低喃一声:“你们说她回去煮粥是骗我的,是么?”

他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心脏也在突突地跳动起来。

“宸少,你别着急别激动,注意身体。”颜助理情急道:“你想想挽晴冒着生命危险给你输的800毫升血,千万再弄坏自己的身体啊.......。”

“面对这么无耻的人我怎么可能不生气?”南宫宸突然暴怒一声,气得咬牙切齿:“乔锶恒他怎么可以那么自私那么狠心?为了乔封,他不惜让挽晴冒生命危险,万一挽晴没命了呢?”

“宸少,乔锶恒的做法确实自私,但这个决定的最终权利在白小姐,是白小姐同意的,因为当时情况紧急白小姐也是迫不得已的。”

“我宁愿我自己死了也不要让挽晴干这么危险的事情!”南宫宸吼道。

颜助理哑言,随即才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换者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慕晴躺在病床上马上要死了,你会不会这么做?”

这个问题果然把南宫宸问倒了。

他咬了咬牙,沉声问道:“那么你告诉我,慕晴她现在在哪?”

“她上周跟乔封去英国了,因为乔锶恒说只有她走了,才会让你醒过来。”颜助理一脸同情道:“宸少,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很着急,但是公司要紧,等公司稳定了你再处理她的事情好么?”

“等公司稳定了,她可能早就成了乔封的人了.......。”

“他们之前在一起两年多,你忘了么?”颜助理低头从抽屉里面拿出南宫宸的手机,点开里面的视频递到他面前:“这是白小姐录下来给你的,你先看看吧。”

南宫宸看着她手中的手机,迟疑了片刻才接了过去,他深吸口气,眨去眼里因为气愤焦急而浮现出的那抹水气。

视频是白慕晴自己录下来的,她不放心南宫宸,担心他太过激动而伤害了自己的身体,如是便留下了这份视频。

视频中的她双目氤氲,虽然是笑着祝福他痊愈,可语气中却难掩伤感。

这段她原本用来安抚南宫宸的,却反倒让南宫宸心里更加的难受,他紧紧地抓着手机,紧得似是要将它捏碎。

白慕晴让他放下她,找个比她好的女人结婚生子,他怎么可能会娶别的女人?怎么可能?

-----

白慕晴和乔封又回到当初在英国的住处。

乔锶和罗塞一家在院子里面聊天,白慕晴则独自在屋里转来转去,今天已经是她回到英国的第七天了,不知道南宫宸醒了没有?

她忍了半晌,最终还是忍不住地打通颜助理的号码,听到南宫宸醒来的消息,她欣喜地叫了声:“真的吗?”叫完紧接着又问:“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找我?有没有发火?有没有.......。”

颜助理苦笑道:“白小姐,你说呢?”

白慕晴心头一抽,也对啊,这还用问么?南宫宸的性子她还会不知道么?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吵着嚷着要来英国找我?”

“当然有,不过白小姐请放心,我会尽力拦她的。”

“好,千万别让他旧病复发了。”白慕晴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了。

“我只能尽力。”

“好,那我先挂了。”

白慕晴挂上电话后,在卧室里面独自沉默起来,她不敢想这个时候的南宫宸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更不敢想他心里该有多难受。

远在英国这边的她都难受极了,更别说是他了!

在卧室里面呆了许久,她才迈步往院门口走去。

院子里,罗赛一家三口仍在,挽晴和小杰克在角落里面玩拼图,大人们则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说得极其开心。

她刚一迈出去,罗太太便笑盈盈地冲她道:“琳,乔订了好多个好玩的地方要带你和挽晴去玩,羡慕死我了.......。”

白慕晴看了乔封一眼,接过罗太太递过来的旅游简章看了看,抬头盯着乔封道:“这些地方我们不是都去过了么?为什么还去?”

“每次去都有不一样的感受嘛,而且这些地方都是蛮有意思的。”乔封说。

“可是我.......。”白慕晴停了停,有些歉疚地笑了笑,她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因为不忍心打击乔封的热情。

虽然对乔封有失望,有怨,但这条路毕竟是她自己选的,她只能硬着头皮将这条路好好走下去。

“你怎么了?不开心么?”乔封打量着她,一脸关切地问道。

白慕晴摇头:“没有的,我只是.......嗯.......不太想乱跑。”

“琳是担心挽晴会再次遇到坏人么?”罗太太微笑安慰道:“你别担心,上次绑走挽晴那个人已经伏法了,不会再有人敢冒这么大的危险绑走挽晴了。”

白慕晴点点头,说道:“上次.......多亏了你们帮忙把挽晴找回来。”

“谢什么,原本就是我们精心大意把挽晴弄丢的。”罗赛说:“幸好挽晴没事,不然我们可要内疚一辈子了。”

想到挽晴被绑的事情,白慕晴至今心有余悸,幸好朴即没有伤害挽晴的性命,而是将她藏到一个乡下地方去了。不然不但挽晴没命,南宫宸也早就没命了。

看着挽晴和小杰克一起开心玩耍的情景,白慕晴压抑的心脏终于好受些了。

“我们可以带着挽晴一起去,她也好久没有出去玩过了,不过如果你不想去的话,我可以把票都取消。”乔封冲她浅笑:“没关系的。”

白慕晴看着他,最终还是说道:“算了,我们一起去吧。”

就当是带挽晴出去玩一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