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不会放过他/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锶恒回到家,像往常一样直接来到苏惜的卧室。

卧室内还算整洁,看来她是对砸东西彻底地失去兴致了.

坐在落地窗前的苏惜只是淡淡地睨了他一眼,便别过头去。

“今天南宫宸过来找我了。”乔锶恒边说边往前面走去,伸手将她从地面上拉起,强迫她坐在椅子上。

苏惜幽幽地抬起眼睑睨着他:“然后呢?”

“然后?然后南宫宸告诉我说他要去英国把白慕晴找回来。还真是个痴情的男人。”乔锶恒嘲弄地一笑。

“痴情总比烂情好。”苏惜重新别过头去。

乔锶恒瞅着她,心里涌起一抹恼火。但他很快便轻吸口气地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改口道:“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走吧,我请你吃饭。”

这些日子来,苏惜已经被他囚禁得麻木了,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跟他吵,把卧室里的东西砸得稀烂,而是安静地任由他怎么囚禁她。因为她了解乔锶恒的个性,越跟他对着干他只会越生气,越不给她自由。

果然,在她安静了几天后,他居然想带她出去吃饭了!

几乎是想也不想,她便点头:“好啊,先谢谢了。”

乔锶恒睨着她:“不过我警告你,不许在我面前玩花样。”

“既然你要请我出去吃饭,那就要做好看我玩花样的准备。”苏惜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了一套外出的衣服穿上,然后拎起包包转向他:“可以走了么?”

乔锶恒动了动唇角。上前揽过她的肩膀:“可以。”

这一次,苏惜并没有找到机会逃离乔锶恒的魔爪,不过她并不死心,她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机会的。

就在晚餐结束,两人一起离开餐厅的时候,南宫宸从外面迎面走了上来。

“宸少,你出院了?”苏惜打量着他问道。

南宫宸扫视了一眼二人,目光定在苏惜身上:“苏小姐,我可以跟你谈点事情么?”

他只听说苏惜回来了,却一直关系不上她,今天好不容易得到她出门的消息,所以才会赶来的。

苏惜脸上闪过一抹讶然,随即抬头看了一眼乔锶恒。

乔锶恒浅笑代答:“宸少,小惜她最近都呆在家里。并不知道白小姐的下落。”

“我被这个浑蛋囚禁起来了。”苏惜愤愤地附和了一句。

“我不是问你慕晴的下落,而是想找你了解一些事情。”南宫宸转向乔锶恒,睨着他:“怎么?你害怕了?”

“我怕什么?”乔锶恒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我只是不喜欢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情景罢了,不过既然宸少追来了,那我就给你们一次交谈的机会。”

他说完转向苏惜,挽过她的肩膀低头在她的颊边吻了吻:“亲爱的。我在车上等你,不可以聊太久懂么?”

苏惜没有搭理他,乔锶恒松开她离开了。

乔锶恒走后,南宫宸和苏惜一起回到餐厅的卡位上,刚一坐下南宫宸便问道:“你真的不知道慕晴的下落?”

“我真的不知道。”苏惜想了想:“不过我知道他们以前是住在哪个片区的,但是现在是不是还住那就不知道了。”她将以前乔封所在的片区告诉南宫宸后,打量着他:“你真的要去英国找慕晴?”

“没错。”南宫宸点头,盯着她道:“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我想了解当初乔锶恒换走挽晴的全部经过。”

“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你为什么还想了解?”

“乔锶恒做了那么多卑劣的事情,你觉得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他?”

“你要做什么?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不应该么?”南宫宸睨着她:“还是你想包庇他?不想帮我这个忙?”

“我.......。”苏惜哑言,她虽然恨乔锶恒恨得咬牙切,但还真没想过要将他往监狱里面送,她讶然地盯着南宫宸,怎么也没想到他还会回过头去追究那件事情。

南宫宸点了点头:“不过你是乔锶恒的妻子,包庇他也是正常的,我就不为难你了。”

“一定要这样么?”苏惜注视了他半晌,才幽幽地吐出一句。

“不这样也行,除非他立刻把慕晴和挽晴送回我身边来。”南宫宸道:“苏小姐,如果你不帮我指证他拐骗婴儿,那就替我转告他,我给他一天的时间考虑要不要把慕晴交出来。”

南宫宸说完这句,起身往餐厅门口走去。

南宫宸走后,苏惜在位子上呆坐了片刻才起身往餐厅门口走去。

乔锶恒扫视着脸色不是很好的她,笑问:“怎么了?什么话题聊得你心情这么沉重?”

苏惜拉好安全带,面色平淡道:“没什么,他让我转告你,限你一天之内把慕晴和挽晴还给他,否则他会告你拐骗婴儿。”她说着转过脸去,盯着他:“为了乔封,你可以把自己的前程也搭进去么?如果不能,那就赶紧把慕晴带回来吧。”

乔锶恒睨着她,随即笑了一笑:“他要告就去告呗,我无所谓。”

“你.......。”苏惜气结:“把慕晴还给他有这么难么?”

“慕晴已经跟乔封在一起了,我不可有把她还给南宫宸。”乔锶恒抬手在她的脸颊上摸了一下,微笑:“乖,别管他们的事情了,管好我们自己吧。”

说话间他的目光下移,落在她的小腹上:“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你的肚子什么时候才能大起来。”

说到这事,苏惜就恨得咬牙切齿,不过她已经懒得跟他理论和争执了,只求自己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那么快就怀上吧。

-----

等了一天,南宫宸并没有等到乔锶恒的答复,他心里多少也有些纳闷了。

他知道乔锶恒向来对乔封关照有加,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关照到这种地步,连他自己的前程都不顾了。

或者是因为他太过小看他南宫宸了,以为他找不到他拐走挽晴的证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就太自大了一点。

一天的期限已过,南宫宸也不再对乔锶恒有期待,而是订了飞机票直飞英国。

他在出国之前了解到白慕晴和乔封去了马恩岛,他实在想不通他们两个为什么会在短短的一周时间内走了那么多个地方。难道是为了摆脱他的寻找而故意走出来的路线吗?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决定自己还是先到马恩岛一趟,毕竟这是他们最后出现过的地方。

南宫宸在马恩岛里面找了一周,没有找到两人的身影,找人一查才发现他们已经转站到另一个城市了,他来不及休息,又从马恩岛追到了另一座城市,然后开始满大街地寻找起来。

他认为白慕晴和小挽晴的特征在那里来说是很特殊的,应该不难找到才对,可是他想错了,英国那么大,他根本追随不上他们的脚步。

-----

而C城这边,南宫集团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终于到来了。

颜助理一大早便拨打了南宫宸的号码,可是电话不通,也不知道是他在故意逃避还是电话故障,总之不管她怎么拨打都没有用。讨沟休号。

南宫宸自己都这么不在乎公司的生死,她再着急也没有用啊,她索性就和南宫宸一起放弃了。

会议室内,拥有集团最多股份的沈东阳毫无悬念地被推选为新一任集团总裁,会议室内响起一阵或祝福或忌妒的掌声,沈东阳站在主席台上,笑得合不扰嘴,半晌才冲大伙压了压手掌让大家停下来。

会议室内安静下来后,他环视一眼四周道:“既然现在大伙推选我成为公司领导人,那么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信任和支持,一定会尽心尽力将公司管理好,绝对不会像宸少一样为了一个女人抛下公司不管,请大家相信我。”

“另外我要说的一点就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做事方法,我和宸少的想法向来都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在用人上,比如颜助理,她之前是被公司开除的,按公司规定被开除的员工是不能被二次聘用的,所以我会按公司规定将颜助理解雇。还有就是财务总监沈恪,我的亲生儿子,他曾经为了一己之私挪用公司巨款,当时如果不是宸少网开一面放过他,并且将他返聘,他是根本没有资格回到公司继续任职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绝对不会因为他是我的亲生儿子就包庇他,所以,我会将他直接解雇出公司。”

颜助理早就猜到会是这种结果了,他和沈恪相视一眼,并未开口说话。

沈东阳接下来又将之前忠于南宫宸的几位高管调职,并把自己的人放在要职上,在座虽然有不少人觉得他的做法有些过份和自私,最毕竟他现在是公司的大BOSS,谁也不敢有二话。

最终还是沈恪说了一句:“沈董,虽然您现在是集团最大的股东,但宸少是公司第二大股东,我觉得他有必要等他回来再开这个股东大会。”

沈东阳冷眸一扫,落在这个不争气的亲生儿子身上,面色平淡地反问:“宸少一走就是大半个月,什么时候会回来还不知道,难道我们要一直等下去么?万一他要走一年两年呢?”

“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告诉你的?”

沈恪哑言,沈东阳冷笑:“既然不是,那就别说得那么紧定。”

他实在是太气愤了,没想到别人都没有反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反而想拆他的台,真是可恶!

从会议室出来后,颜助理回到办公室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林助理站在一边心惶惶地问道:“颜助理真的就这么离开了么?”

“对啊,你好好干,沈董应该不会亏待你的。”颜助理冲她微微一笑。

“可是我还是喜欢跟在宸少手底在做事。”林助理道。

颜助理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小声点,小心被沈董听见了。”

林助理缩了缩舌头,闭嘴了。

-----

几乎将英国所有出名的景点都游遍了之后,乔封和白慕晴来到此次旅行的最后一站伦敦。

他们没有回家,而是在离白金汉宫最近的地方找了家酒店住下,第二天便浏览了白金汉宫以及大英博物馆这些有名的景点。

小挽晴最喜欢的就是蜡相馆里面的名人蜡相了,在里面看着就不肯出来,甚至还要跟每一个蜡相都合照过了才肯罢休。

“妈妈,我也好想要一个这么漂亮的蜡相。”白慕晴打量着其中一个蜡相道。

白慕晴笑笑地解释道:“宝贝,这里是名人蜡相馆,必须要很有名的人才会将他的蜡相摆在里面噢。”

“我可以不摆在这里,摆在家里的嘛。”挽晴说。

白慕晴无语,乔封却笑盈盈道:“这个提议好,可以摆在挽晴自己的卧室里。”

“就你宠她。”白慕晴抬手在他的手臂上推了一下。

乔封笑得更欢了:“怎么了?挽晴多乖多可爱啊,不应该多宠一宠么?”

“爸爸真好!”挽晴高兴地踮起脚尖将乔封抱住。

白慕晴故意小脸一摆,睨着她:“那么挽晴的意思是,妈妈不好对么?”

“不是啦,妈妈也很好,所以妈妈一定会同意给我弄一个蜡相的对不对?”小挽晴一边努力地讨好一边不忘给自己争取权益。

白慕晴被她逗得‘扑嗤’一声笑了出来,抬手在她的小脑袋上拍了一记:“小家伙,要是以后学习有这么精灵就好了。”

挽晴继续狗腿:“妈妈放心好了,挽晴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争取长大当个大名人的。”

乔封听了果然很是高兴地摸了摸她的头赞道:“挽晴真棒!”

一家三口欢快的场面,不偏不倚,刚好落入不远处的南宫宸眼中。

在英国追随了他们大半个月后,终于在伦敦追上了他们的脚步,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他们如此欢快的场景,南宫宸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

他已经跟踪了她们大半天了,跟着他们从白金汉宫到大学,再到蜡人馆,每到一个地方都可以看到他们一家三口欢快的身影。

这一次他反倒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他们在一起就发疯吃醋,然后冲上去一把将白慕晴拽了过来。而是就这么安静地看着,跟着,虽然失望难过,还在还能忍得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