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再生一个弟弟/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姐早已经为大伙准备好了吃的,老夫人看着大伙吃完,还想留挽晴在楼下玩会,南宫宸担心挽晴太累如是说道:“奶奶,挽晴在飞机上没有怎么睡。让她先回房间睡会吧。”

“没关系,我可以陪祖奶奶玩一会的。”挽晴乖巧地说,显然是看到老夫人这么喜欢自己不好意思让她老人家失望。

“不。还是睡觉去吧,等睡醒了再陪祖奶奶玩。”老夫人牵过小挽晴的手,笑盈盈道:“走,去看看祖奶奶给挽晴准备的房间,看喜不喜欢。”

“好啊。”挽晴跟着老夫人上楼去了。

白慕晴和南宫宸相视一眼,挽过他的手臂:“走,我们也去看看。”

给挽晴准备的房间就在南宫宸旁边那间,以前从来没有人住过,卧室很大,装饰得粉红粉红的,公主床、公主被、公主鞋.......全是小女孩最喜欢的梦幻公主款。

“喜欢么?”老夫人望着小挽晴问道。

挽晴开心地点头:“喜欢!”说着跑到那张粉色的大床,脱了鞋便爬上去蹦蹦跳跳起来:“这张床好软,睡在上面一定很舒服。”

“当然了。这可是奶奶买的最好的床了。”老夫人走到她身边坐下:“这被子是不是也很舒服,奶奶还让她们用香水洗过的呢,你闻闻是不是很香?”

小挽晴将小脸埋在被子里面,点头:“唔!好香,谢谢祖奶奶!”

“谢什么,你可是祖奶奶的小宝贝,祖奶奶可疼可疼你了。”老夫人索性也脱了鞋子爬上去,和挽晴一起在床上玩闹起来。

看着一老一少两人。白慕晴和南宫宸的心里自然是欢喜的,南宫宸抬手将白慕晴揽入臂弯内,浅笑道:“觉不觉得奶奶受伤后,变得没那么可怕了?”

“嗯,变幼稚了。”白慕晴笑着压低声音道。

“人家不是说了么,人越老就会越像个孩子。”

“老夫人确实是变了,变得开心了。”一旁的何姐也跟着微笑:“大少爷的病好了,少夫人也回来了,还给她带回来一个这么可爱的小曾孙,她心里开心,自然就变了吧。”

何姐环视一眼屋子,紧接着又说:“这房间的布局还有装饰,全都是老夫人自己精心设计出来的,可用心了。”

“看得出来确实很用心。”白慕晴点头。

老夫人将小挽晴从床上牵了下来,一边带着她往衣帽间走一边笑眯眯道:“你看祖奶奶还给你买了好多好多的新衣服。可漂亮了。”

小挽晴被带到衣帽间,看着衣柜里面满满的、色渍鲜艳的新衣服。她惊喜地叫了一声:“哇!好多!”

“看,还有帽子,可爱么?”老夫人拿起一顶公主帽扣在挽晴的头上让她照镜子。

看着她们两个开开心心的样子,南宫宸如是对白慕晴道:“让她们在这里慢慢欣赏吧,我们回房休息一下。”

“嗯。”白慕晴点头,和他一起转身离开挽晴的卧室。

在走出卧室的时候,白慕晴眼尖地发现旁边的一间卧室也变了样子。她好奇地走了过去,将半掩着的房门推开,映入她眼睑的是一间同样处处都透着可爱的儿童房。只是里面的色渍跟刚刚那间不一样,这里清一色全是浪漫的海蓝色,也没有那么多的公主装扮,反倒是各种各样的玩具摆满了每一个角落。

“这是什么呀?”白慕晴讶然地回头问南宫宸。

南宫宸和她一起打量着这个海蓝色的卧室,摇头:“我不知道啊。”

“哦,大少爷,少夫人,这是老夫人为挽晴的弟弟准备的。”何姐突然走过来,忍着笑说。

“挽晴的弟弟?”白慕晴讶然,随即脸色一凌瞪着南宫宸:“你居然还偷偷给挽晴生了个弟弟?南宫宸你.......你给我老实交待这到底是怎么回来?为什么.......。”

“我没有。”南宫宸慌了,急忙解释道:“我什么时候给挽晴生过弟弟嘛,就算要给挽晴生弟弟也是找你生啊,怎么可能找别人?”

“你看房间都准备好了,你还想骗我?”白慕晴手指一挥,指住里面这个很男童风格的房间。

南宫宸百口莫辩,一时间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好不容易才将她们母女俩追回来,这才刚到家呢,居然又给他整了这么大一个罪名,还真是冤哪!

他如是转向一旁忍着笑的何姐问道:“何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姐看到他们两个一个气得脸红脖子粗,一个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终于忍不住地笑了出来。对白慕晴道:“少夫人,你可是真冤枉大少爷了,大少爷没有在外面给挽晴生弟弟。”

白慕晴不说话,只是看着何姐。

何姐接着说:“是老夫人非说以你们两个现在的感情,应该不出一年就能给挽晴生个小弟弟出来,所以要趁她自己现在还有力气的时候给弟弟也准备一个房间。我们大伙都劝她东西放久了会过时会坏掉,可她非要准备,劝都劝不住哪。”

白慕晴的脸色一红,偷偷扫了南宫宸一眼。

“听到没有,夫妻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这往后那么长的日子该怎么过?”南宫宸用手指在她的脑门上推了一记。

白慕晴摸了摸被他推过的额头,冲他作了个鬼脸。

何姐笑着又说道:“所以,为了不让老夫人失望,你们也小两口也得努力啊。”

“何姐你让奶奶放心,一年内保证让她如愿以偿,现在就去.......。”南宫宸说完,揽着白慕晴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你说什么哪?”白慕晴抬手在他的胸口上拍了一记。

“怎么了?你是怀疑我的能力?”

“不是啦,万一生的不是弟弟是妹妹怎么办?”

“那就往后推一年的事,也不远。”

“你当我是猪么?”白慕晴无语。

南宫宸哈哈笑了起来:“开玩笑的,你肯生我还不想让你生呢,生孩子多辛苦啊。”

特别是生挽晴的时候,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这一刻他和她心里都有数。

似是感觉到他的心思,白慕晴笑着摇了摇头:“生挽晴的时候情况特殊嘛,以后肯定不会那么辛苦了。”

“嗯,我一定不会再让你那么辛苦了。”南宫宸承诺道。

白慕晴点头,双手揽住他的脖子,微仰小脸对他道:“所以就算你不让我生我也一定要生的,而且至少要生两个,因为我不能让挽晴跟你一样从小就没有伴,从小就孤孤单单的。”

“唔.......就像乔封,受了委屈有乔锶恒帮他出头,想要任何东西也有乔锶恒帮他弄到手。”她说。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嗯,一个受了委屈,另外两个冲上去把对方给干趴下。”

“别说得那么暴力嘛。”白慕晴嗔怪地横了他一眼。

南宫宸笑着搂住她,一边吻着她一边将她往卧室里面带:“好.......我们就再生两个,让他们长大了有个伴,不要像我一样孤零零的。”

南宫宸带着她转到床边,又将她压在床上后,注视着她微笑道:“如果能一胎得两就好了,不用受那么多次罪。”

“你想得美。”白慕晴吃笑:“你南宫家有这么良好的基因么?”

“没有。”

“那就是咯,”

“嗯.......那就一个一个来吧。”南宫宸说完,低头重新吻住她的唇.......。

-----

南宫宸第二天便来到公司。

他的办公室虽然没有被撤换,但门上的身份牌却被摘掉了,林助理看到他,眼里明显有着同情。

南宫宸却极度不喜欢她眼中的同情,冲她挑眉道:“怎么?觉得我很可怜?”

“不.......不是。”林助理慌忙摇头,道:“宸少,新任总裁沈总让我转告您,您的职务有变动,不过办公室会给您留着,毕竟您在这里呆习惯了。”

“嗯,替我感谢他。”南宫宸冲她挽唇一笑。

“感谢就不必了,这是应该的。”办公室门口突然传来沈东阳的声音,紧接着是他的身影迈了进来。

“宸少,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在国外定居不打算回来了呢。”沈东阳环视了一眼这间诺大的办公室,接着说:“这间办公室虽然是全公司最好的,但也不是非得让出来,你就留着继续用吧,就当是姑父我照顾外甥,毕竟当初你也挺照顾我这位姑父的。”

南宫宸看着他,皮笑肉不笑道:“那就先谢谢姑父了。”

“不谢。”沈东阳笑着冲他挥了一下手,接着又说:“对了,公司的人员变动表是通过董事会所有的董事一起决策出来的,大家一至觉得宸少身体欠佳,不适合干太辛苦的工作,如是决定让您替代何副总的职务,宸少没意见吧?如果有意见可以提出来,咱们再召开一次股东大会讨论讨论。”

当初何副总的职位,那不就是管管行政和后勤的么?

南宫宸咬了咬牙,但他并没有将恼怒表现出来,而是保持着微笑摇头:“没关系。”

“真没想到宸少原来是这么爽快的人,既然宸少没意见,那股东大会就没有必要再开了。”沈东阳满意地点了点头。

南宫宸微微一笑:“沈总裁真是白担心了,在南宫集团里职务不分高低,每一个职位都是格外重要的。”

“对,宸少能这么想就好了。”沈东阳说完,紧接着又说:“对了,既然现在我是公司最大的股东,那么公司自然不能再跟着你姓,我这些天正在处理公司改名的事,特地过来告知你一声。”系台场圾。

南宫宸嘲弄道:“这么着急?”

“不是着急,而是迟早的事还不如早办早省心。”

“NO.......。”南宫宸冲他摇了一下手指:“我觉得沈总还是缓两个月再计划改名的事吧,省得到时遭人笑话。”

“怎么会遭人笑话?”

“骗来的股份,你觉得你能握得住?”

沈东阳的脸色微变,随即微笑道:“宸少搞错了,我和老夫人是和平交易的,股份转让书上面有老夫人的亲笔签字。”

“奶奶一把年纪了,身体又不好,说严重点就是已经没有分辩能力了,她签的字算数么?”

“老夫人的身体硬朗的很,头脑也很清晰,最重要的是股权转让书已经生效了。”沈东阳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睨着南宫宸道:“宸少,我和沈恪在南宫集团任劳任怨了这么多年,这些股份即便是您亲自送给我们父子俩也不过份的吧?在这一点上,老夫人比你有良心多了。”

南宫宸摇头:“不,给跟骗是两种性质,如果你求我也许我会给,可是现在你用残忍的手段将股份从奶奶那里骗走了,这我没办法接受,所以.......。”他顿了顿,突然改口:“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他起身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宸少刚回来就要走?”沈东阳冲着他的背影说了声。

南宫宸扭过头来睨着他:“怎么?我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

“那倒不是。”沈东阳笑着冲他挥了一下手:“去吧。”

-----

南宫宸约了颜助理在公司附近的茶庄见面,他去到的时候,颜助理已经在那里了。

他刚一坐下,颜助理便扫视着他问道:“宸少的这趟追妻道路走得还蛮顺利的嘛,居然真的被你给追回来了。”

“谢谢,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乔封怎么样了?”颜助理不自觉地问出一句。

“你怎么关心起他来了?”南宫宸端起茶杯的动作一顿。

颜助理回过神来,忙道:“噢,我只是觉得白慕晴被你带走了,乔封一个人挺可怜的。”

“他原本也没打算要跟我争慕晴,这趟去英国也只是为了跟慕晴挽晴重温一下过去的美好时光,按慕晴的话说就是向过去做一个正式的告别。”南宫宸略一沉吟,浅笑:“这一点我也没想到。”

“他是这么说的?”

“应该是吧,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容易放手了。”

颜助理笑了笑,问道:“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原谅他们兄弟俩了?”

南宫宸略一思索,道:“乔封.......我看在他是残疾人的份上从来没有想过要追究他的责任,但乔锶恒不一样,他从挽晴出生的时候就开始对我干尽了卑鄙无耻的事情。”

“所以你的意思是.......继续调查他的犯罪证据?”

“没错。”

颜助理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既然你回来了,这事就交还给你自己处理吧,毕竟我跟乔锶恒无怨无仇,我.......。”

“我明白。”南宫宸点头:“我已经让别人帮我调查了。”

颜助理狐疑地打量他:“那你今天约我出来是想做什么?总不能是找我谈公事吧?我可是被南宫集团二度解雇了的。”

“因为我想三度聘请你。”

“算了。”颜助理摇头微笑:“宸少,我已经决定回美国了。”

“回美国做什么?”

“我父母年纪大了,在那边住惯了的他们又不肯回国,只能由我回去陪着他们啊。”颜助理歉疚地失笑:“上回也没能帮到你什么,辜负了老夫人和少夫人的期望,对不住了。”

“这不怪你,是沈东阳那老家伙太过无耻了。”

“确实是够无耻的。”颜助理望着他:“那你打算怎么办?股份已经被他骗去了,接下来他会把你虐得很惨。”

南宫宸笑了起来:“既然那么关心我,那就留下来再陪我一段时间呗。”

“宸少,说正经的,你打算怎么办?”

“把股份拿回来。”

“怎么命?”颜助理不解:“我看沈东阳那老家伙未必会把股份还给你,除非老夫人手中的股份属于无效的,也就是说老夫人没有资格转让股份,但我已经查过了,老夫人手里的股份并没有问题。”

“那如果奶奶生病了,失去判断能力了呢?她签的字还算不算?”

“啊?”

“我已经咨询过律师了,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又失去分辩能力的话,她的任何签字都是不算数的。”

“可是老夫人身体没问题啊,而且当时有律师在场的。”

南宫宸沉吟片刻,抬眸望着她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我?我随时都行。”颜助理想了想:“如果你需要我的话,我可以再留一个月。”

“那就留吧。”

“南宫少爷,你能稍微客气一点么?”颜助理有些无语。

“我付你双倍薪水。”南宫宸拎起茶壶为了她添满茶杯:“嗯.......等你出嫁的时候,再送你一台大嫁妆。”

“大到什么程度?”

“一卡车美金够么?”

“一火车。”

“好,成交。”

颜助理点头:“前提是你得把公司抢回来,不然到时你连一火车废纸都未必买得起。”

南宫宸笑了,应该不至于那么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