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补救的方法/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将车子停在主屋前,正在花园里面玩耍的小挽晴立刻冲上来,笑盈盈地叫道:“爸爸回来了!”

南宫宸甩上车门,转身看着小挽晴的身影往自己奔过来,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温柔的浅笑。张开双臂迎接住她的小身影。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不就是这样么,有亲爱的家人在等待和迎接自己回来。这种感觉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

“今天在家乖不乖啊?”南宫宸将她从地上抱起,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亲:“喜欢住在这里么?”

“喜欢,这里好大,有好多人陪我玩。”小挽晴点着头说。

跟在她身后走过来的老夫人笑盈盈道:“现在是觉得好玩,过几天新鲜劲儿过了估计就不会觉得好玩了。”

“等新鲜劲儿过了,挽晴也该习惯这里了。”南宫宸并不担心道,说完问挽晴:“妈妈呢?”

“妈妈在厨房里面做饭。”

“是么?”

“嗯,妈妈说她要亲自给爸爸做饭吃。”

“噢,妈妈真乖,我去看看她。”南宫宸将小挽晴放在地上,万步往屋里走去。

他果然看到白慕晴正在厨房里面跟厨子学做菜,看到南宫宸进来,白慕晴含笑问道:“你回来了?”

“嗯。好香,在做什么好吃的?”南宫宸走到她身侧站定,伸着脖子往锅里看。

“是大师傅做的,我只是添乱。”白慕晴不好意思地笑笑道。

厨房里面的大师傅笑着打趣道:“大少爷可是从来不进厨房的,托了少夫人的福,今天居然到厨房里面来转悠一圈了。”

“是么?怪不得连面条都不会做。”白慕晴抬眸扫了南宫宸一眼说。

“我觉得我做的面条挺好吃的。”南宫宸不服气道:“而且这三年来略有长进。”

“是么?”白慕晴表示怀疑。

“当然,要不要什么时候做给你试吃一下?”

“好啊。”白慕晴点头。

-----

吃过饭,照例在客厅里面喝茶聊天。

老夫人扫视着坐在长沙发上的一家三口。看着挽晴和南宫宸笑闹的场景,也跟着笑了:“终于南宫家的大宅子里面住的全是自己人了,真好啊!”

想想过去虽然人多,但都是外姓,再热闹心里也都是空空的。

她甚至从来没有看过南宫宸像现在这么开怀地笑过,一看就是打从内心散发出的笑容!

“老夫人,以后家里还会更热闹的。”何姐说道。

“嗯,那是当然的。”老夫人点了点头。

“奶奶,你等着吧,慕晴说还要给你再生两个小曾孙。”南宫宸搂着捣蛋的小挽晴说。

“是么?那太好了。”老夫人望向白慕晴:“只要慕晴愿意,十个二十个我都不嫌多。”

“奶奶,十个二十个我们拿什么养?”南宫宸随口回了她一句,老夫人的脸色便瞬间黯了上来,一脸忧伤道:“唉,公司现在被沈东阳那个家伙弄走了。不然别说二十个,二万个我们也养得起啊。”

说到公司的事。场面立刻安静下来,白慕晴扭头望向南宫宸,其实她也很想问问他公司的事情糟糕到什么地步,可是又担心他会烦而不敢问。

南宫宸沉吟片刻后,对老夫人道:“奶奶,我刚好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白慕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老夫人,道:“那你们聊吧,我先带挽晴回房洗澡去了。”

说完,便牵着挽晴上楼了。

-----

老夫人一听到南宫宸说自己上当受骗了,惊得嘴巴半张,半晌说不上话来,脸色也在一瞬间变了。

“你说.......我被沈东阳那个王八蛋给骗了?”老夫人张嘴结舌地问道,随即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怒吼:“我.......我找他算帐去!”

“奶奶,你先别激动。”南宫宸开口安抚道,一边示意何姐将她扶回沙发上一边道:“我一直不敢告诉你这个事实,就是因为怕你受打击伤了身子。”

这个真相确实让老夫人受到不小的打击,她幽幽地坐回沙发上。

之前她还觉得用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换南宫宸一条性命很值,没想到宸根本不是沈东阳救活的,她白白被骗走了大半个集团公司。

“奶奶,你先别担心,我会想办法把股份拿回来的。”

“你要怎么拿啊?总不能杀了那个王八蛋吧?”老夫人突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了起来。

好好的公司就这么被她给弄没了,她怎么可能不难过不伤心?况且这还是南宫家百年的基业啊!她一边用手擦着眼泪一边歉疚道:“对不起.......宸.......我真是老糊涂了才会上他的当,我真是笨啊.......。”

“奶奶.......我告诉你事情真相不是要责怪你的意思,而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补救的方法。”

“你有什么方法?”老夫人悬着泪问。

南宫宸点头:“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需要你的配合。”

“好,只要能把股份夺回来,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老夫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就算是要我去死我也甘愿!”

“没那么严重。”南宫宸笑了笑:“是这样的,我打算向有关部门申诉沈东阳趁我重病期间从你手中骗走股份,申诉理由是你年纪大了,身体和精神状态不佳,缺泛是非分辩能力,也就是不具备签署股份转让书的资格。不过这需要奶奶的配合,奶奶可以做到么?”

“你要我装疯卖傻?”

“咳咳.......奶奶.......不用装疯卖傻那么严重。”

老夫人无语:“你咳什么啊?都这个时候了,别说装疯卖傻了,装死我也装啊。”

“不过.......。”老夫人想了想,担忧道:“案子受理后,司法机关肯定要对我进行精神鉴定的吧?到时不是一下就穿帮了?”

“奶奶放心吧,到时我会安排的。”南宫宸安抚道。

老夫人点了点头:“好,那我从今天开始练习.......老年痴呆?”

“嗯,可以。”南宫宸点头:“只要是能突显您思路不清晰就行了。”系台见技。

“唉.......也不知道这样行不行。”老夫人又是一声幽叹,心里的担忧丝毫不减。

沈东阳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把股份吐出来?都怪她当时太着急了。

“暂时还不知道,只能是试一试了。”南宫宸说。

“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只管告诉我,我会尽力的。”老夫人的语气中仍然有着满满的愧疚。

南宫宸点头,从沙发上站起:“奶奶我先上去了,你早点休息。”

“好,你自己也早点休息。”

-----

南宫宸从客厅走到楼上时,白慕晴已经帮挽晴洗好澡了。

“谈完了?”白慕晴打量着他,发现他的眼底有着淡淡的愁绪,如是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和奶奶谈得不好?”

“不是。”南宫宸笑着摸了摸挽晴的小脑袋,让她到楼下玩后,才说道:“其实也不是要瞒你,只是不想在挽晴面前谈公司的事。”

南宫宸接着说:“我想用申诉的方式将股份从沈东阳的手里夺回来,就以奶奶身体和精神不好为由,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应该很难吧。”

“嗯,是有点难,毕竟沈东阳也不是省油的灯。”

“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吗?”

“你真的想为了做点什么?”南宫宸邪笑。

白慕晴点头:“当然啊。”

“那就.......先帮我洗个澡。”南宫宸说完,便一把将她从地面上抱起往浴室里面走去。

白慕晴搂着他的脖子咯咯地笑了起来:“南宫宸,大难当头你居然还有心情玩这个,你还像话么?”

“大难当头也不能冷落了家里的小娇妻啊。”南宫宸将她放在浴室的地板上,又将浴缸里的水阀拧开,温水缓缓地注入缸内。

白慕晴站在他跟前,一边帮他解着衬衣上的扣子一边微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万一公司没了,我们还有手有脚啊。我还可以开班教别人画画,也可以挣不少钱的。”

“嗯,到时我当校长,你当老师,妇唱夫随。”

“我是说真的。”

“我也是说真的啊。”

“既然这样,那么你就不要总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啊。”白慕晴双手往上游移,改为搂住他的脖子柔声道:“我知道公司是南宫家的百年基业,失去它对你和奶奶来说都是一场不小的打击,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你也是没办法的对不对?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病,公司也不至于会这样。”

说着她笑了笑:“不过你的身体痊愈了,这比什么都重要对不对,钱我们还可以慢慢再赚,公司也可以重新经营,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新的南宫集团总有一天会重新在C城落地扎根的。”

“你真是这么想的?”南宫宸注视着她,眼里心里都是动容。

白慕晴点头:“嗯,你觉得南宫美术学校怎么样?”

“挺好的。”南宫宸点头。

白慕晴嘿嘿笑了起来:“那么请问南宫校长,你现在在做什么?”

“诱惑女老师.......。”南宫宸笑着一把将她连人带衣服地抱入注满温水的浴缸内。

“喂.......我刚刚已经洗过澡了。”白慕晴在水里扑腾挣扎着。

“洗过了还可以再洗一次的嘛。”南宫宸将她抱到自己身上,替她脱去身上的湿衣服,然后用手掌将她的身体扳了下来,吻住她的唇。

因为天气太凉,脱掉衣服的白慕晴只能不停地将自己的身体往水里沉去,跟他越贴越紧。

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挑逗!

南宫宸兴奋地迎合着她似有若无的挑拨,心里满意地笑了。

只有在抱着她、与她亲热的时候,他才会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才会将从公司里面带回来的烦恼一扫而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