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怀孕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浴室里面缠绵了许久,南宫宸担心她着凉如是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抱着她走出浴室,来到大床上。

南宫宸刚要重新进入她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紧接着是小挽晴的声音传来:“爸爸妈妈你们睡了吗?”

南宫宸动作一停,白慕晴也瞬间从情欲中清醒过来,两人对视一眼后由南宫宸扬声道:“睡了。挽晴也早点睡吧。晚安。”

“我一个人睡不着,我想跟爸爸妈妈一起睡。”挽晴说。

“不是说好了么?挽晴长大了,得学会自己一个人睡了。”

“不嘛,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挽晴固执地说。

白慕晴看着南宫宸一脸郁闷的表情,忍不住微笑道:“挽晴从小跟我同房间睡惯了,一下子肯定会不习惯的。”

昨晚在公主房里面略了一晚的新鲜感后,今天便没兴趣了,吵着要跟妈妈睡了。

南宫宸无奈,只好松开白慕晴翻身下床,从衣柜里面拿出两人的睡衣,一边穿上一边郁郁地问道:“是不是每个小孩都那么不懂事?如果是的话,我强烈建议少生点或者不生.......。”

白慕晴吃笑起来:“瞧你那什么表情,是你非要把挽晴从英国追回来的。”

“要不.......我们再把她送回去?”南宫宸扫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笑盈盈地在白慕晴的唇上吻了一下。

“好啊,你舍得么?”

南宫宸想了想。最终还是乖乖走到门后开门去了。

天真单纯的小挽晴完全感觉不出来卧室里面流淌着的暧昧气氛。侧身从南宫宸的身侧溜入卧室,一边往大床的方向奔去一边笑嘻嘻道:“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

她很不客气地爬到大床中央躺下,白慕晴笑着替她拉好被子:“好.......跟爸爸妈妈一起睡。”

南宫宸关上房门走了进来,走到白慕晴的身侧准备躺下,小挽晴却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爸爸,你睡这里,不然挽晴会掉床下去的。”

南宫宸愣了一下,看向大床的另一侧,不甘不愿地‘噢’了一声,然后翻身绕了过去。

白慕晴看着他一脸无奈的样子,忍不住偷笑了一下。

躺在中间的小挽晴终于满意了,闭上眼睛装睡。

南宫宸用手扯了扯她怀里的洋娃娃,故作不高兴道:“你不是有小娃娃陪你睡了么?为什么还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

“因为我爱爸爸妈妈,我想跟爸爸妈妈一起睡啊。”小挽晴嘴甜地讨好,一句话果然将南宫宸塞得无论可说。只能悻悻然地在她身侧躺了下去。

小挽晴感觉到他的不爽快,可怜兮兮地盯着他问道:“爸爸.......你不想跟挽晴一起睡吗?”

“当然不是。”南宫宸笑着抚摸她的发丝。

“那你为什么一脸的不开心啊?”

“因为.......。”南宫宸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这种事情,只好微笑道:“等挽晴长大后就会明白了。”

“噢。”挽晴点点头。

“乖,早点睡觉吧。”白慕晴笑着催促她,顺手把床头灯关掉。

南宫宸体内的欲火散去,心里的郁郁也跟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浓的满足感,毕竟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时光对他来说太新鲜,太可贵了。

-----

南宫宸忙着处理股份的事情,白慕晴白天带着挽晴和姚美碰了面,姚美自然是一番惊喜和诧异,抱着挽晴一通乱转地叫嚷着:“天啊,你的女儿都这么大了,真的是一转眼的功夫啊.......!”

“嗯,当初多亏了小惜帮我救下挽晴。”白慕晴微笑道。

姚美将挽晴放了下来,一脸惊奇道:“那么上次南宫宸找我跟小意跟你见面的时候,你到底是真的不记得我还是假不记得啊?”

“当然是真不记得了。”白慕晴道。

说到小意,她心里突然有些酸,原本打算这几天抽些时间去一趟燕城的,可又不放心南宫宸和老夫人,毕竟现在是南宫宸与沈东阳股份争夺战的关健时刻。

“对于,苏惜最近一直联系不上,不会又出国去了吧?”白慕晴突然问道。

姚美耸耸肩:“她联系不上的时候,多数都是出国了吧。”

“可她明明跟我说过这次不走的,第二天突然就联系不上了。”

“那就不知道了。”

“我没法联系乔锶恒,要不你联系一下问问吧。”回国这么多天,她还没有勇气去见乔锶恒呢,毕竟是她毁了和他之间的约定。而让她觉得奇怪的是,乔锶恒居然也没有找她,连一个责怪的电话都没有。

“联系乔锶恒?”姚美立刻做出一副怕怕的动作:“我不敢。”

“怕什么?就问一下苏惜的下落,他又不能吃了你。”

姚美将电话打到乔锶恒那里的时候,乔锶恒刚好从公司回到家,他一手松着脖子上的领带一边随口问道:“你好,哪位?”系来上划。

“乔少.......我是姚美,我想找.......苏惜。”姚美颤着声线道。

“你找小惜?”乔锶恒睨了一眼‘砰砰’作响的卧室门板,道:“小惜正在家里备孕,不方便跟你们联系,过几天我让她打给你们。”

“啊?备.......备孕?”姚美张嘴结舌地重复着他的话。

苏惜在家备孕?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怎么?连你也觉得不应该么?”乔锶恒的声音冷了一度。

姚美慌忙摇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很惊讶,没想到小惜会想通了决定备孕了.......。”

没等她说完,乔锶恒便已经挂上电话了。

听了一半内容的白慕晴看到姚美挂上电话后,立刻追问道:“什么意思?小惜在家备孕?”

“乔锶恒是这么说的。”

“可是就算是在家备孕也不用与世隔绝吧?而且备孕的时候心情很重要,应该多跟我们联系多出来走动才对的。”

“唔,说得有道理。”姚美点了点头,随即抱过一旁的挽晴:“不过也未必,你看你当初几乎是在泪水中泡着完成整个孕期的,但依然可以将挽晴生得那么漂亮可爱。”

“我觉得苏惜可能是出事了。”

“不会是被乔锶恒错手.......灭掉了吧?”姚美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白慕晴被她的想法吓得脸色一白,本能地摇头:“怎么可能。”

“呵呵.......只是说说的。”姚美知道自己说得有些吓人,耸耸肩后闭嘴了。

-----

而另一边,乔锶恒在苏惜的卧室门口前站了片刻,听着她在屋里歇斯底里的吼叫,最终还是用钥匙将房门打开。

已经一个月没有闹过的苏惜今天又开始闹了起来,而且闹得比之前还利害,看着她双目发红,发丝凌乱,像个女疯子一样形象。乔锶恒眉心微拧,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抵在墙上咬牙切齿:“苏小姐,你是我有名有实的妻子,怀孕生子难道不是天经地义么?”

苏惜双目含泪地盯着他,同样是咬牙切齿:“我说过我不生.......!”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打掉他么?”乔锶恒的目光下移,落在她的小腹上。

他今天之所以会那么早下班,就是因为听到医生报告他说苏惜怀孕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里当然有欢喜但更多的是担心,他担心苏惜像现在这样发疯。而他担心的没错,苏惜果然发疯了。

“我会的,我一定会的!”苏惜说得一脸坚决。

“看来你还想继续被关在屋子里。”

“就算用拳头打,用棍子打.......我也一定会把他弄死的!”苏惜气愤地吼道。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苏惜冷笑。

乔锶恒看着她脸上的绝决,心里寒凉了一下,他了解苏惜的个性,她说得出来的就一定做得出来。

她现在可是孕妇,处在前三个月危险期中的孕妇,他还能把她怎么样?只能是缓和下语气改变策略,注视着她道:“好吧,你说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除非你死了。”苏惜冷硬地吐出一句气话。

乔锶恒摇头:“这不现实,说点现实的。”他顿了一下,接着说:“跟外面的那些女人断掉?还有那个方密.......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跟她见过了,我们早就.......。”

“我不想听!”苏惜抬手捂住双耳摇头:“你给我闭嘴,我不想听.......。”

乔锶恒强行将她的手掌从耳朵上拉了下来,瞪着她恼火道:“我已经向你保证过不会再跟外面的女人有关系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要你像南宫宸爱白慕晴一样爱我,你做得到么?”苏惜含泪回瞪他。

乔锶恒愣了愣,随即点头:“好,可以。”

爱她是么?一点都不难!

苏惜却冷冷地笑了:“你知道乔锶恒是怎么爱慕晴的么?如果你真的明白他,就不会残忍地将他们拆散了!”

“我说过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南宫宸’这个名字。”乔锶恒一把松开她,往后退开一步盯着她:“苏小姐你最好给我搞清楚,这个孩子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也是你的,如果你狠得下心来打掉他,那就只管打吧!天下间优秀又能生儿子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但是属于我俩的孩子就只有这一个,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了!”

乔锶恒说完,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他依旧如此,听不得苏惜提到南宫宸这个名字,哪怕南宫宸现在已经有白慕晴了,已经在幸福地过他的美好生活了。

-----

南宫宸回到家,发现屋里静悄悄的,如是加快步伐往楼上走去。

白慕晴正在挽晴的卧室里教她画画,看到南宫宸回来,挽晴像往常一样快乐地扑向他,响亮亮地叫了一声爸爸,直接把南宫宸叫得心花怒放起来。

南宫宸在她的脸颊上响亮亮地吻了一记,含笑赞道:“唔.......真乖。”

“谢谢爸爸。”挽晴开怀道。

南宫宸将她放到地上:“挽晴自己玩,我到楼下看看祖奶奶睡了没有。”

“爸爸,祖奶奶忙着演戏,没空跟你聊天啦。”挽晴一本正经道。

“演戏?”南宫宸狐疑。

白慕晴笑盈盈道:“你还不知道吧?自从你跟奶奶说过让她装病后,她就每天都在刻苦练习精神障碍了,那认真的劲儿比你上班的时候还认真,说也说不听。”

南宫宸沉吟片刻,道:“我去看看她。”说完转身往楼下走去。

他来到楼下的时候,老夫人刚好已经睡着了,何姐端着装过牛奶的杯子走出来,看到南宫宸时礼貌地说:“大少爷,您回来了?老夫人已经睡下了?”

“这么早?”南宫宸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八点多,老夫人以前没那么早睡的。

“嗯,累了,就提早睡了。”

南宫宸点点头,想了想后叮嘱道:“告诉奶奶不用那么认真,不用那么辛苦。”

“嗯,其实就是老夫人本身身体就比以前虚弱,随便用下心就累了。”

“正因为她的身体大不如前了,所以才不能让她累着。”

何姐点头:“我明白的,大少爷也早点休息吧。”

南宫宸回到楼上,看到白慕晴正在给挽晴洗澡,陪挽晴玩了一下水后便回书房门忙事情去了。

他在书房里面忙到十一点才回到卧室,挽晴已经睡着了。白慕晴给放好洗澡水后,又到楼下热了碗鸡汤上来。

“特地给我准备的?”南宫宸望着鸡汤笑问。

白慕晴点头:“你的病刚好没多久,现在又一天到晚地忙工作,得好好补补才行。”

“有老婆真好。”南宫宸端起鸡汤喝了一口,点头:“好喝。”

“说得好像你之前没老婆似的。”白慕晴暗暗地哼了一句。

南宫宸笑了:“怎么?还在吃假朱朱的醋?”

“没有,只是纠正你一下。”

“不是跟你说过了么,那两年多来,有老婆跟没老婆没什么区别。”南宫宸含笑道。

这一点白慕晴还是很相信他的,她浅笑了一下后改口道:“不跟你说笑了,说正事吧,股份申诉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还好,明天会有安件负责人与奶奶谈话。”

“奶奶需要出庭么?”

“年纪太大了,可以申请庭外。”

“希望奶奶明天能把他们骗过去。”白慕晴想了想,担忧道:“我担心奶奶在精神鉴定那一关过不去。”

“放心吧,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南宫宸抬手在她的发丝上抚摸了一记:“别担心了,早点休息。”

“好。”白慕晴点头,虽然心里有担心,但为了让南宫宸早点休息,她只好陪他到床上睡觉了。

希望明天一切顺利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