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结局2/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道苏惜已经回家后,乔锶恒才终于放下心来,往家里赶去。

他回到家的时候,苏惜刚洗完澡从浴室里面出来,她被突然闯入的乔锶恒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吹风机准备吹头发。

乔锶恒迈步往她走了过去,俯视着她冷声道:“听说是南宫宸送你回来的?”

苏惜面无表情地点了一下头:“没错。”

“这一整天你都跟他在一起?”乔锶恒又问。

心里恨恨地想,可恶的南宫宸居然敢骗他说他一整天都跟白慕晴在一起。结果没多久就亲自送苏惜回家了。

“乔锶恒,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苏惜不客气地迎视着他。

“我是你丈夫,是你孩子的父亲!”

“丈夫?父亲?”苏惜冷笑:“你似乎不止是我的丈夫。不止是我孩子的父亲吧?”

“我说过我已经跟外面那些女人断干净了,你还有完没完?”乔锶恒火大地倾身,双手扣住她的肩膀摇晃着:“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相信?”

“我说了,要我相信你可以,除非你死!”

“你.......!”乔锶恒气结。

换成是以往,他早就一把将她掀翻在床上欺负了,可现在她是孕妇他不能做,他只能像现在这样死死地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不让自己伤害到她。

“你想怎么样?打我么?”苏惜不怕死地挑衅:“你打一个试试?”

“我不会打你,但是.......。”乔锶恒咬牙切齿地冲她吐出一句:“我命令你以后不准见南宫宸!不准.......!”

他的威胁.......冷漠中透着无奈。

说完便松开她的身体,转身愤愤地走了出去。

因为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拿她怎么样了。

白慕晴将一杯睡前牛奶送到南宫宸的书房,目光扫过他手中的文件时,发现他正在看关于股份申诉的文件,如是关切地问道:“明天就是申诉会议的日子了吧?”

南宫宸点头,将她揽到自己腿上坐好:“律师会把一切都处理好的,放心。”

“你已经委托专业人士去处理了?”

“不然我哪有空。”南宫宸说。

“应该不会有什么岔子了吧?”

“百分百不会,放心吧。”

“这么自信?”

“当然,奶奶的精神鉴定结果足以将沈东阳那个老家伙乖乖把股份吐出来。”南宫宸笑着将她放了下来,跟着起身道:“走吧,早点休息。”

“工作忙完了?”

“我现在只是个管后勤的。清闲得很。”南宫宸自嘲地一笑。

“哦,对。”白慕晴笑眯眯道:“突然觉得.......让你一直管后勤也好,那样就不会那么累了。”

“你的意思是.......公司不要了?”

“我说笑的。”白慕晴端起桌面上的牛奶递给他:“先把牛奶喝了。”

南宫宸垂眸扫了一眼她手中的牛奶,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腥味,语气有渗着淡淡的抗议:“以前每晚逼着我喝药,现在不用喝药改逼我喝牛奶了是吧?”

“是啊。不逼一下你我睡不着。”白慕晴将杯子就到他嘴边。

“最毒女人心。”南宫宸虽然这么抗议着,但还是乖乖把牛奶喝了。

“好喝么?”白慕晴知道他不喜欢牛奶的味道故意这么问。

“好喝,你要不要试一下?”南宫宸一手揽住她的腰身,低头吻往她的口中。

“唔.......。”白慕晴立刻便尝到了他唇舌间的奶香味,其实她也不喜欢牛奶.......。

她想从他怀里抽身离开,却被他搂得更紧,甚至还被他压倒在旁边的办公桌面上。

他的唇舌挪到她的耳边,浅笑低语:“我们要不要在这里滚一场,不然一会小挽晴在场滚起来不自在。”

“不行啦,快十点钟了,我要去哄挽晴睡觉。”白慕晴在他的唇上吻了一记:“乖,快点放开我。”

“可是我不想放。”

“挽晴睡觉重要还是滚床重要?”白慕晴故意板是脸孔。

“我觉得都很重要。”

“你.......你不爱挽晴,我要带她离家出走!”白慕晴抗议。

南宫宸终于松开了她,笑着将她从办公桌上抱了下来:“好吧,我为了避免你真的带着挽晴离家出走,我投降了。”

白慕晴满意地笑了。

只是.......离家出走?在往后的日子里别说是离家了,即便是他亲自轰赶,她也未必会走了啊!

两人一起走出书房,便听到挽晴的卧室里面传来挽晴的嘻笑声,其间还夹杂着老夫人的开心的笑。两人相视一眼,走进挽晴的卧室。

卧室内,老夫人像个孩子般跟挽晴一起在床上玩过家家,一人怀里抱着一个洋娃娃。她们走进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挽晴站在大床中央教大伙跳舞,而老夫人居然也跟着转起了圈。

南宫宸慌忙走上去搀住老夫人的手臂:“奶奶,你别转了,小心摔倒。”

“我是老师,我在教我的学生跳舞啦,爸爸妈妈你们要一起做我的学生跟我学跳舞吗?”小挽晴高兴地说道。

“挽晴!”白慕晴伸手将小挽晴从床上抱了下来,嗔怪道:“祖奶奶年纪大了,你怎么可以让奶奶跟着你学跳舞?万一祖奶奶摔倒了怎么办?”

“摔倒了就爬起来呀。”小挽晴说得一脸正认真。

白慕晴有些哭笑不得:“可是奶奶年纪大了,腿脚老化了一不小心就会摔断的,跟小孩子不一样明白么?”

“哦,明白了。”小挽晴点头。

“既然明白了,那就跟妈妈一起回房睡觉吧。”

“不,我要在自己的房间里睡。”挽晴说。

“为什么啊?你不跟爸爸妈妈一起睡了?”白慕晴讶然。

挽晴看了看老夫人,仍是一脸认真:“祖奶奶说了,爸爸妈妈要给我生小弟弟的,如果我老是跑去跟你们一起睡的话,爸爸妈妈就生不了小弟弟给我玩了了。”

白慕晴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有些好笑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你那么想要小弟弟啊?”

“想啊,我和祖奶奶都很想要一个小弟弟的,祖奶奶对吗?”小挽晴转向老夫人笑盈盈地问道。

老夫人使尽地点头:“对对对.......我和挽晴一样想要个小弟弟,小弟弟多可爱多好玩啊.......呵呵.......。”她说完转向白慕晴,挽着她的手臂像小孩子一样撒娇道:“你就给挽晴生一个小弟弟嘛,我们想要小弟弟.......。”

白慕晴看着变成小孩子性子的老夫人,有些好笑地点头:“好,奶奶,我会生的,会尽快生的.......。”

“真的?”老夫人突然笑了起来。

“嗯,真的。”

“太好了,我们终于快有小弟弟抱喽.......。”老夫人拉过挽晴,两人一起欢快地笑着。

看着她们欢快的样子,南宫宸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心里对于老夫人突然生病的那一抹愧疚也在这一瞬间消失了不少。看来医生说得对,只要老夫人过得开心,精神正不正常都不重要了。

老夫人见他们两个还没有赶,如是催促道:“你们快去啊,愣着做什么?”

白慕晴看了看挽晴,对老夫人道:“奶奶你也早点回房休息吧。”

“我?我还得留下来给挽晴讲故事呢,讲完我才走。”老夫人固执地说:“你们赶紧走开。

刚好何姐在这个时候端着点心走上来,南宫宸如是对白慕晴道:“走吧,让奶奶多陪挽晴一会。”

“可是挽晴她不睡觉的。”

“放心吧,何姐在这。”

何姐忙附和道:“对呀少夫人,你放心回房休息吧,这里有我。”

以前都是白慕晴亲自给挽晴讲故事,哄她睡觉的,白慕晴自然有些不放心,一连交待了何姐好几句才跟着南宫宸回房去了。

一回到房间,南宫宸便将白慕晴压倒在床,笑眯眯地吻着她道:“刚还在郁闷着又不能跟你好好滚了场呢,还是挽晴懂事。唔.......终于不用中间隔着一个小讨厌虫睡觉了。”

“你就那么不想跟她睡啊?”

“当然,夜里不能抱着你睡,还要担心压到她,这感觉真是不好极了。”他从来没有跟小孩子一起睡过,夜里总是担惊受怕的,总觉得自己会压到她。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感觉一身轻松啊!

白慕晴笑着用手搂住他的脖子:“其实我也不喜欢有第三者存在。”

“早看出来的。”南宫宸笑着低头在她脖子上吻了一记,随即唇舌往下移动,一边吻着她的胸口一边扯开她身上的睡衣带子发,将那丝质的睡衣拨到两边。

白慕晴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南宫宸望着她笑笑地问道:“你又要服务我?”

“嗯,像你说的,今晚没有小讨厌虫在,我心情好。”白慕一边解他睡衣的扣子一边挑逗地在他的胸口上吻了一记,学着他刚刚吻她时的样子,指尖顺着他矫健的肌肤往下移动。

她的故意,对南宫宸来说无疑是最具有摧残力度的,瞬间便将他脑海中的理智摧毁了。

他迫不及待地将她紧紧拥吻.......。

两人在两米宽的大床上来去自如地翻滚着,拥吻着,好久没有这么自由过了,果然是二人世界才是最美好的!

乔封讶然地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颜助理,显然没料到颜悦约他出来是为了与他道别的。

“怎么?没想到我会跟你道别?”颜助理笑笑地给他倒了一杯花茶。

乔封端起花茶啜了一口,自嘲地失笑:“以前都是我在一次又一次地向你道别,这次终于换成是你跟我道别了,确实有些不习惯。”

“没什么好奇怪的,其实我一早就想回美国去了,只是宸少一直留着不让我走。”

“你还是事事想着南宫宸。”

“我和宸少.......以前是上下属,现在是朋友,朋友有难自当全力帮助的嘛。”颜助理道:“不过现在好了,宸少的病好了,失去的股份拿回来了,失散的妻女也找回来了,终于雨过天晴。”

南宫宸已经用不上她了,她也总算可以安心离开了,虽然心中有些惆怅,但更多的是高兴,为南宫宸感到高兴!

她抬眸的时候突然发现乔封的神情不太好,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忙道:“对不起.......我不该提白小姐的。”

“没关系。”乔封稳了稳情绪,摇头:“我已经放下了。”

“真的放下了?”

“真的。”乔封点头,盯着她:“还记得你当初对我说过的话么?爱一个人不是非要得到,而是让她过得幸福快乐。”

“没想到你还记得。”

“因为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谢谢。”乔封打量着她改口问道:“那么你呢?是因为放下了所以才离开的么?”

“我?”颜助理笑笑道:“我从来都没有期望过啊,何来的放下。”

“我指的是这里。”乔封指了指自己心脏的部位:“他还在你心里么?”

“这个嘛.......我想慢慢就不在了吧,人这一生不是只会爱一个人的。”

“你说得对。”乔封点头,又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的飞机。”

“我送你吧。”

“不用,你腿脚不方便.......。”

“颜小姐,你知道我最不喜欢听人家说我什么么?”乔封打断她道:“说我腿脚不方便.......。”

“对不起.......。”

“没关系,只要你不把我当异类看就好。”

颜助理点头,扫视了他一眼如实道:“乔封,你是我见过人品最好、最努力的人了,在我心里,你不是残疾人,一直都是个正常又正直的男人!”

“如此高的评价,我受宠若惊啊。”

“不用受宠若惊,继续好好生活就行了。”

乔封点头,场面突然有了瞬间的冷场,沉默片刻后乔封才迟疑着开口:“那个.......酒后的那次.......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向你道过歉,今天正式向你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颜助理无所谓地笑耸耸肩:“其实你已经道过歉了。”

“道过了么?”

“嗯,而且我已经原谅你了,不,应该说我们彼此都有错,不能把责任推到你一个人身上,所以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颜助理说。

其实乔封不是忘了自己已经道过歉的事实,只是这件事情在他心里一直是个结,无论过去多久,他的心里对她的愧疚都抹不去。

他不希望颜助理带着对他的怨怼离开,此时看到颜助理像以往一样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第二天,乔封果然一早就来到颜助理的楼下,接了她后亲自送她到机场登机。

车子启动时,乔封问看着她问道:“吃过早餐了没有?”

“吃过了。”颜助理点头。

其实她刚刚起晚了,根本来不及吃,不过一会到机场再买点东西吃也行。

车子经过南宫集团的时候,乔封又问:“用不用上去跟南宫宸道个别?”

“不用,已经道过别了。”颜助理说,她的目光穿过车窗落在南宫集团大楼上,那目光渗着淡淡的不舍。

毕竟是她工作了将近十年的地方,现在要离开了,而且是永远地离开,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惆怅的。

直到车子走远,再也看不到南宫集团大楼了,她才将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收回目光的时候她发现乔封正在看着自己,如是笑着解释道:“你别想歪了,我不是留恋里面的男人,只是留恋自己在里面奉献掉的近十年青春。”

近十年,真的好长.......。

乔封只是浅浅地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车子停在机场大楼前,乔封执意要送颜助理登机,颜助理担心他多想只好随他了。

因为刚刚在路上堵了会车,现在进去刚好可以过安检,颜助理换好登机牌后跟乔封摇手道别,乔封微笑着冲她说了一句:“一路平安,好好照顾自己。”

“谢谢。”颜助理望着他:“你也要好好的。”

乔封点了点头。

颜助理指了指安检口的方向:“我先走了。”

“好。”

颜助理转身往安检口的方向走去。

过安检的旅客不算多,轮到颜助理的时候,她在手提包里找半天也没有找到证件。想着可能是放在行礼箱里了,如是蹲下身去在行礼箱的外格翻找起来。

找了许久才将证件找出来,大概是蹲太久了,起身的时候头部突然一阵晕眩,脚步一歪,身体缓缓地往地面上跌去。

“颜小姐.......!”乔封看着她的身体往地面上栽去,吓得大叫一声。

幸好旁边正在排队的旅客将颜助理扶住,才勉了她栽倒在地的命运。

看到颜助理晕倒,乔封情急地摇动轮椅往人群挤过去,一边拿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现场瞬间混乱开来,机场保安发现混乱后快步走过来寻问怎么回事,同时开始维持秩序。

乔封打完电话后,一边情急地往人群挤,一边冲大伙道:“大家麻烦让一让,我是医生.......。”

他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双腿不方便,从轮椅上滑落坐在颜助理身侧,对她稍做检查后将她从地面上抱起,并用手指在她的人中上掐了几下。

在他的努力下,颜助理终于稍稍醒过神来了,只是头晕目眩的症状仍然没有消失。

“颜小姐你还好么?”乔封打量着她问道。

颜助理晃了晃脑袋,想从他怀里起来却有些力不从心,她抬手揉着自己的大阳穴道:“我没事,可能是低血糖,坐一下就好了。”

“你低血糖?”

“嗯。”

这个时候,救护人员刚好赶过来了,颜助理被抬上担架时情急地抗议道:“不.......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我不能去医院.......。”

“你都这样了,还怎么飞?改天吧。”乔封安抚道。

这种情况下医生自然不可能将她放下,她很快便被抬走了。

在医院里面等候了一个小时后,医生终于从急诊室里面走出来了。

乔封立马迎上去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是低血糖引起的昏迷么?”

医生点头:“本身就低血糖,又没有吃早餐。”

“没有吃早餐?”乔封低喃,原来她说她已经吃过早餐了是骗他的。

“最主要的是,她还是个孕妇,幸好送来的及时,不然就母子.......。”医生没有说下去,摇了摇头:“现在的年经人,真是.......。”

“你说什么?”乔封以为自己听错了,颜助理怀孕了?

医生看到他突变的脸色,以为他对自己刚刚未说完的话不满,如是解释道:“哦,我说低血糖的孕妇很危险,以后千万注意饮食习惯。”

“你说颜小姐怀疑了?”

“已经怀孕三个月了,你不知道?”医生也在打量他:“怎么?你不是她的爱人?”

乔封只觉得大脑似被什么东西炸了一下般,半晌才怔怔地答道:“我.......不是。”

他回答这话的时候,医生早已经回病房去了。

乔封独自在走廊里面呆坐了许久,才推开病房的门挪了进去。

病房内,颜助理已经醒过来了,此时正靠在床头上满脸诧异地望着医生,脸上除了诧异还有情急。

医生看着她的表情,同样有着不解:“颜小姐,你不会.......也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吧?”

“我.......我怎么可能怀孕,医生你一定搞错了。”颜助理道。

“怎么不可能?”医生直视着她:“三个月前有过性生活没有?”

“我.......。”颜助理哑言。

“犹豫了,那就是有了,既然有性生活那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啊。”

“可是我上个月还来例假了。”颜助理道。

“上个月来例假了?”这下换医生诧异了。

颜助理立马点头:“没错,虽然我的例假从来没有正常过,但上个月确实是来了。”

“可B超显示你确实是怀孕了,而且是正常怀孕,宝宝长得也很好。”医生拿起一旁的胎心监测仪:“不信你自己听听,多强壮的心跳声。”

医生将胎心探测仪压到颜助理的下腹,稍稍转动了一下,便听到宝宝强有力的心跳声:“听到没有?这是宝宝的心跳,你怀孕了。”

听着那如同小火车般的声音,颜助理惊讶了半晌,才吐出一句:“可我上个月真的来例假了。”

“来得多么?几天?”

“不多,两天吧.......。”颜助理紧接着又添了句:“我以前来的也不多。”

“你那不是例假,是先兆性流产。”医生一脸无语地将胎心探测仪收了回去,道:“说白了就是你这个孩子命大,摊上你这么个不负责任的母亲居然还有幸存活下来。”

“先兆性流产?”好陌生的词汇。

“对,怀孕前三个月属于危险期,容易见红,也就是先兆性流产。一般出现这种情况的孕妇都会选择到医院保胎,在床上躺上三天至一周。你倒好,见红了还把它当例假处理,这孩子能活下来也真是个奇迹了。”

颜助理被她说得一愣一愣了,终于意识到以及相信了一个问题,她怀孕了.......。

她居然怀孕了。

她双手握拳,一下一下地捶打在自己的脑袋上。

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啊,这也太惊喜了!

上次见红的时候,正是她为南宫集团奔波的时候,当时估计是太奔波了才会导至的见红,后来居然慢慢地好起来了,这个孩子确实活得很神奇啊。

“怎么?合着你还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了?”医生狐疑地问道。

“我.......我是不打算要的。”颜助理说。

“为什么不要啊?”医生不解:“这孩子活下来多不容易啊,而且都三个月了,你忍心么?再说了,颜小姐你就算不为孩子着想也要为自己着想一下啊,你那么大年纪还人流的话很容易搞坏自己的身体的。”

“谢谢医生的提醒,不过我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颜助理态度坚决道:“麻烦您给我开一张人流的单子,谢谢。”

“你确定?”医生很是惋惜地求证道:“到底要还是不要?”

“要!”说这话的是一直停在门边的乔封。

病房内的两人转过脸来,就看到乔封缓缓地摇动着轮椅走进来,他的态度同样坚决:“谢谢医生,这个孩子我们要了。”

医生看了看他,又看到看病床上的颜助理,道:“要不你们两个好好商量一下吧。”说完便拎着仪器离开病房。

医生走后,病房内瞬间安静下来,床上床下的两人互相凝视着。

片刻之后,还是乔封先开口说:“颜悦,这个孩子.......留下吧,我会对他负责的。”

“乔二少你误会了。”颜助理本能地辩解道:“这个孩子不是你的,你不需要对他负责。”

“孩子已经三个月了,不是我的还会是谁的?”乔封凝视着她。

“是.......。”颜助理想了想,不自在地吐出一句:“是宸少的,我和你在一起的前一晚我才跟他滚过床,孩子肯定是他的。”

“如果你说你在我这后跟他滚过也许我会怀疑这个孩子是他的,可是你说在我们前一晚.......?”乔封嘲弄地摇头:“抱歉,我丝毫不怀疑。”

“什么意思?”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么?因为我知道你是第一次。”

“我是第一次?”颜助理故作好笑道:“乔二少你能别那么搞笑么?全C城都知道我跟南宫宸有一腿,我是南宫宸的情人,你当我们是吃吃饭,逛逛街什么都不做的情人?”

“对了,有件事情一直没好意思提醒你。”乔封说道:“你把我的床单弄脏了一走了之,把床单留给我这个残疾人清洗,这一点实在有些不地道。”

“什么?”颜助理小脸眨红,但她选择继续装傻。

“如果你坚称孩子是南宫宸的话,那么我现在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南宫宸和白慕晴。”

“别.......。”颜助理一听他要把这事告诉南宫宸和白慕晴,立马急了。

要是因为她,他们两口子再闹起来,那她可就罪大了。

看到她的反应,乔封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一下。

颜助理看着他,没办法只好承认道:“好吧,我承认这个孩子是你的,但是乔少,祸是我自己闯出来的,我不怪你,我也不在乎做这次人流,你不用因为一个孩子就对我负责的。”

“祸也是我闯的,我理应负责。”乔封说道:“最主要的是.......我想要这个孩子。”

“可是我不想要。”

“为什么?就像刚刚医生说的,这个孩子活下来不容易,而且你年纪大了不应该人流。”

“没事,大把多大龄女青年流产的,人家都没事。”

“万一有事呢?”

“不会的。”

乔封盯着她,有些无奈:“颜悦,请你不要这么做,请你给我一个负责的机会。”

“乔少,我就实话跟你说吧。”颜助理心下一急,只好说道:“虽然我的择偶标准不是外在条件,但我这辈子没想过要嫁给一个双腿残疾的人,更没有想过自己后半辈子要去照顾一个残疾人过活。对不起,我说话有些直,但我.......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婚姻。”

她的话果然让乔封沉默了,久久没有再开口说话。

看到他脸上受伤的表情,颜助理突然有些后悔和歉疚,其实她并没有那么排斥嫁给一个残疾人啦,而且她对乔封也一直挺有好感。她只是觉得自己跟乔封的关系还处在相敬如宾的状态,乔封甚至还一直在称她为颜小姐。

要从这种关系直升为夫妻,怎么想都觉得别扭。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乔封,原以为他会生气一走了之,没想到他在沉默之后却开口说道:“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娶你,也配不上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努力照顾好你和孩子的一生,努力让自己站起来,我答应你,我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

“如果你能站起来你早就站了吧?”颜助理扫视着他。

“之前从来没有找到让我努力站起来的动力,但是现在有了。”

“你真的可以站起来么?”

“我会尽全力的。”

“可我还是觉得.......。”颜助理烦躁地用手扒拉了一下头皮:“我们不适合在一起啊,你心里有白慕晴,我心里有南宫宸,这样强行在一起我们能幸福么?”

“不,从这一刻起,我的心里已经没有白慕晴了。”乔封盯着她一本正经道:“至于你,我相信等我们结婚了,等孩子出生了,你的心里也装不下南宫宸了。”

“你真是这么想的?”

“没错,就像你说的,人的一生不可能只有一次爱情。”乔封伸出手掌,握住她的小手一脸期盼道:“颜悦,给我和孩子一个机会。”

颜助理迎视着他,心里越发的烦躁起来。

其实她也不想打掉这个孩子啊,毕竟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而且已经三个月了。

可是.......难道她真的要嫁给眼前这个自己从未考虑过要把他当成结婚对象的男人么?

到底是嫁还是不嫁?

纠结了好半晌,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给孩子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对乔封道:“那好吧,我给你三个月时间,如果不行.......。”她顿了一下:“到时我再把孩子打掉。”系吗来划。

其实.......三个月后孩子抱出来都可以养活了吧?她怎么可能还能狠得下心来打掉他?

乔封虽然觉得残忍,但为了暂时先稳住颜助理,他还是点了一下头应允。

看来为了保住这个孩子,他只能努力让自己站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