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结局3/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锶恒拿着律师递上来的材料迅速地浏览了一遍,脸色渐渐地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冯律师看着他的表情在转变,沉默片刻才小心翼翼道:“乔少您也不用太担心,我会尽力帮您打赢这场官司的。”

乔锶恒抬起头来盯着他问:“有几成把握?”

“暂时还不好说,我从一位熟人口中得知。南宫宸的申诉因为证据不足被法院驳回不予受理。”冯律师笑了一下说:“毕竟已经过去三年了,又是在乔氏医院里面发生的事情,南宫宸想调查到有力的证据不是那么容易的。”

乔锶恒沉吟片刻。不太乐观道:“但只要他执意要告我,就迟早能够找到证据。”

“乔少当初拐走挽晴也是出于好心,后来又主动把挽晴归还给白小姐了,这跟拐卖婴儿的性质不一样,所以.......。”冯律师顿了顿,道:“所以退一万步讲,既便南宫宸找到证据了,乔少的下场也不会太惨。而我们律师团队一定会尽全力替您减轻罪行的。”

虽然律师说得很无所谓,可是不管怎么说,拐走挽晴却是事实,而南宫宸现在又是那么一副势必要将他送入牢里的态度。

南宫宸有多恨他,他不用多想也能猜到,所以不管冯律师怎么安慰他都无法真正安下心来。

冯律师离开后,乔锶恒独自坐在椅子上,开始细细地翻阅着刚刚冯律师递给她的资料。

办公室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乔锶恒冲着门口扬声道:“进来。”

秘书小姐推门走了进来道:“乔总,乔二少过来了。”

乔封摇动着轮椅缓缓地走了进来,乔锶恒将手中的文件收起放入抽屉才望着他道:“找我有事?”

乔封点头,乔锶恒没等他开口。便率先问道:“我让你熟悉公司的业务,你有没有开始了解?”

“了解了一些。”乔封不解道:“不过我不明白,大哥你为什么要让我了解公司?”

“自家企业,多了解一些总是好的。”

“你明知道妈不喜欢我跟公司沾边。”

“不沾边归不沾边,但你必须了解,万一哪天我被车撞死了呢?公司不是一下就散了?”

“哥,你胡说什么?”

“我是说万一。”乔锶恒一脸严肃道:“南宫集团就是很好的例子,南宫宸一倒下,公司立马便被那群虎视耽耽的人夺去了,我不希望乔氏步上南宫集团的后尘。”

“大哥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掌握的,你也不会被车撞死的。”乔封笑了笑道。

乔锶恒轻吸口气,点头。随即瞧着他:“你找我有什么事?”

“哥,你上次跟我说在国外认识一位很利害的医生,可以治好我的腿,现在还能联系到他么?”

乔锶恒显然没有料到他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来,脸上浮现出一抹讶然,重新又将她打量了一遍:“上次我跟你说的时候你不是说怕手术不成功不想试么?怎么现在突然问起来了?”

“我现在想试一下。”

“我说过,手术未必会成功,而且术后的康复阶段会很辛苦,你当时都放弃了,怎么这次不怕辛苦了?”乔锶恒脸上的不解丝毫未减。

乔封自己是学医出来的,当然知道术后复健阶段很痛苦,但如果能让自己站起来,谁会真正的害怕那一年半截的辛苦?

他当初拒绝手术的原因并非因为手术未必成功,也并非因为术后辛苦,而是因为.......当时的他还活在愧对白慕晴的阴影里,他一边觉得自己不该欺骗她,一边又害怕她会离开自己。

他当时就想如果他的腿好了,他必定无法继续保持夜夜抱着她入睡却什么都不做,可是他又不想趁着白慕晴失忆的当儿侵犯她,这在他看来是很不道德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他同时也在想如果他的腿好了,白慕晴恢复记忆后肯定会撇下他离开他的,他在利用自己的弱势捆绑善良的她。

现在白慕晴已经回到南宫宸身边,找回自己的辛福了,他也没必要再继续抗拒治疗了,最主要的是现在他身边还多了个怀孕的颜悦!

“我不怕辛苦。”他说。

“什么事情给了你这么大的动力?”乔锶恒失笑地问了一句:“不会是被南宫宸刺激到了吧?打算治好腿再跟他战斗?”

“慕晴本来就是他的老婆,还给她也是理所当然,我没你想象得那么仇恨他。”乔封睨着他,反过来安慰道:“哥,我希望你跟南宫宸之间的战争也可以尽快停歇。”

“不,我跟他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乔锶恒道。

“什么意思?”

“没什么。”乔锶恒并不打算让他知道南宫宸告他拐卖婴儿的事。

乔封却有些无奈地开口劝道:“哥,说句良心话,一直以来都是你在阴他,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是.......。”

“放心吧,我并没有对他做什么。”乔锶恒道,以前一直是他在阴南宫宸,不过现在反过来了,是南宫宸在报复他。

南宫宸的个性各能耐他都很清楚,若他真正认真起来,他未必是他的对手,特别是在挽晴这件事情上。

乔锶恒轻吸口气,望着乔封道:“我会跟穆森医生联系一下,尽量把他请到我们自己的医院来帮你手术,这样就不用你自己往国外跑了。”

“他肯来么?”

“高价是必须要花的,而且.......他应该会看在我的面子上过来一趟。”

“大概要多久?”

“你很急?”乔锶恒睨着他。

“很急。”乔封点头,意识到自己有些急过头了,他如是不自在地添了句:“我的意思是.......既然要做,那就尽早做吧,省得一直挂念着。”

乔锶恒点头:“好,我一会就跟他联系一下。”

“谢谢大哥。”乔封满怀希望道。

乔锶恒浅浅地斜了他一眼:“你要是真的想谢我,那就告诉我实话,为什么这么急着想走路。”

乔封望着他,沉默了几秒才道:“哥,等手术成功了我再告诉你。”

万一手术失败了,就没有必要再告诉他了,他是这么想的。

乔锶恒也没有为难他,点了点头:“好,我晚点给你电话。”

-----

南宫宸一大早来到公司,林助理便跟着他走进办公室道:“宸少,股东们都已经到齐了,请问是准时召开董事会议吗?”

“通知他们,我马上就到。”南宫宸将风衣挂在衣帽架上,一边打开电话一边接过秘书小姐送进来的花茶喝了一口。

只一口他便眉头一皱,扫了一眼杯子后望扫向秘书小姐:“这什么味道?”

秘书小姐忙道:“宸少,这是洛神花茶,具有补血活血,以及养胃功能,是少夫人吩咐每天给您泡一杯的。”

“少夫人?”

“嗯,少夫人说这些洛神花是她亲自采摘以及晒干的,没有浓药残留,宸少可以放心喝。”秘书小姐说。

“那她有没有告诉你,这味道很难喝?”

“呃.......少夫人说味道很好的。”

南宫宸又看了一眼杯子,然后将杯子递给她:“去给我加点蜂蜜。”

“好的。”秘书小姐端着杯子走了出去。

南宫宸坐在椅子上,伸手拎起桌面上的电话便拨通白慕晴的号码,不等电话那头的白慕晴说话他便开口道:“我说后花园里的洛神花怎么越开越少呢,原来全让你给摘掉了。”

白慕晴笑道:“怎么?你有意见?”

“我当然有意见了,你摘我吃,很不公平啊。”

“我还以为你会感动呢。”

“抱歉,那味道我实在感动不起来。”

“那是爱的味道。”

“胡说,爱的味道哪有那么难喝。”南宫宸反驳。

“酸酸甜甜的,明明就很好喝。”白慕晴道:“最主要的是喝了对身体好,你乖乖给我喝进去就对了。”

“既然这么好,那你为什么不喝?”

“我喝了啊,刚刚还在喝。”

“真的?不许骗我。”

“大少爷,你现在是什么毛病啊?喝药喝牛奶喝花茶什么都要别人陪你一起喝才喝得下是吧?”

“被惯出来的臭毛病。”南宫宸微笑着接过秘书小姐重新送进来的花茶喝了一口,总算好喝点了。

电话那头的白慕晴收了笑,道:“好了,你今天不是还有董事会要召开么,赶紧去吧。”

“喝完你这杯酸溜溜的花茶就去。”南宫宸说。

“那你慢慢品尝。”白慕晴叮咛道:“晚上早点回来。”

“我会的。”南宫宸挂上电话,将杯里的花茶完后,才起身往会议室走去。

小股东们都已经到齐了,主席台的位子空置着,南宫宸像往常径直往主席台走去,环视一眼大伙后才坐下。

“沈总没有来?”他平淡地问了一句。

“沈总今天身体不舒服,没来公司。”秘书小姐道。

“到底是心里不舒服还是不敢到公司来,想必大家心里都有数吧。”南宫宸又环视了一眼在座的人。

大伙低下头去,没人吱声。

在座的人有一大半之前都是沈东阳的支持者,如今天沈东阳出了事情,他们心里后悔的同时,在南宫宸面前已是临危襟坐。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南宫宸会在死亡边沿爬回来,而且还把沈东阳手里的股份夺回来了。

然而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接下来会是什么样子只能听天由命!

南宫宸怎么会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在一个一个地沈视完他们后,他用略显戏谑的语气道:“很抱歉各位,我回来了。”

场面有了瞬间的安静后,其中一位小股东笑呵呵地讨好道:“宸少说的什么话?宸少康复出院我们大家都为您高兴呢,大家说是吧?”

大伙纷纷点头。

“谁盼着我死,谁盼着我死我心里有数,之前依附沈东阳一起对付颜助理的人,今天大概已经开始坐立不安了吧?”南宫宸嘲弄地一笑:“其实不用那么紧张,这商场如战场,你们选择了强者做靠山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宸少,我们.......也是没办法。”

“我说了,我理解。”南宫宸扫了一眼开口的人。

他紧接着改口道:“好了,说说今天的开会主题,沈东阳从奶奶手里骗取股份夺取总裁之位,在掌管公司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将公司资源引度到至远公司,这种做法已经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定。还有当初沈客挪走的那一大笔款项也是受了沈东阳的唆使,对于这种人要是让他继续留在公司的话,迟早也是个祸害,大家同意这个观点么?”

大家纷纷点头。

南宫宸接着说:“既然大家都觉得他不适合再留在公司,那就将他的职务解除,大家都同意么?不同意的可以提出来。”

大伙又是点头,这个时候哪怕是南宫宸宣布要把沈东阳砍了,也没人敢反对啊。

南宫宸扭头对林助理道:“会后通知沈总,董事会已经全票通过解除他在南宫集团的所有职务。”

“好的,宸少。”林助理点头。

南宫宸继续对大伙道:“在我生病期间,公司也跟着病了一场,伤了些许元气,不过并不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转。为了让公司发展得越来越好,我决定将公司高层职务做一次大的调整变动,这是职务变动表.......。”

他做了个手势,秘书小姐便开始将文件夹内的职务变动表每人一张地发了下去。

职务变动表到达每个人的手上后,会议室内突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和议论声,有人欣喜有人失落。

一两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了两次职务变动,大伙的心情固然像过山车一般起伏。

“对于这样的安排,大家有异议么?”南宫宸问了一句。

南宫集团除去百分之五十公开发行的股份外,南宫家就拥有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仅,在公司来说是绝对控股的大股东。对公司高层职务人员的调动也有着绝对的自主权利。

南宫宸问这句话,纯属随口一问,没有征求任何人意见的意思。

而这一点大伙也心里有数,即便心中有失望有不满也没人敢表露出来。

“今天的董事会主要就是这两件事,大家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散会吧。”南宫宸说完又将大伙扫视了一眼,然后起身,往会议室门口走去。

南宫宸一走,会议室内立刻如同炸开了锅。

那些之前依附过沈东阳的人不是被架空了职务就是降职,追随过颜助理的人则回到了要职上。

最让大伙无法接受的是,刚大学毕业没几年的市场助理居然被直接提拔到了市场总监的职务上。

“这个表格一定是颜助理制作给宸少的。”一位跟颜助理起过冲突,现在被架空在后勤部的小股东愤愤道:“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就是,这个姓何的小子才几年工作经验?居然爬到总监的位置上了。”

“人家会拍马屁呗,当初为了讨好颜助理在会议室内公然维护她,瞧瞧,这马屁拍得多准多好。”

“何助理不是何姐的亲儿子么?宸少好像从他进公司那天开始就在大力栽培他吧?”另一位稍微公正一点的人说。

“何助理的业务能力一直都挺强,提拔他是迟早的,这有什么好议论的?”

“我看不是何助理会拍马屁,而是有些人太不会拍,一掌拍在牛屁股上了。”有人故意说。

“你.......。”有人生气。

会议室内的火药味有着一触即发势头。

“够了!”一直没有离开的林助理终于开口了,扫视了大伙一眼道:“首先,这份职务变动表是宸少和颜助理研究许久才决定下来的,降职的也都是一些对南宫家起过叛心的人。其次,何助理的升职凭借的是自己的努力和工作绩效,还有他对公司的忠诚态度,不是拍了颜助理的马屁也不是仗着何姐的关系,请大家停止造谣传谣。最后,宸少刚刚说得很清楚了,有异议的可以直接跟他提。”

林助理这么一说,大伙终于都闭嘴了。

只是心里肯定都是不爽的,因为他们很清楚南宫宸的行事风格,对南宫集团起过异心的人,南宫宸从来没有让他们有好下场过。

即便眼下南宫宸看在他们持有公司股份的份上,只是架空了他们的职务,仍然将他们留在公司,但以他的性格往后也一定会找个理由将他们一脚踹出公司的,就像沈东阳一样。

-----

晚上南宫宸跟法院的人吃过晚饭,便匆匆往家里赶去。

自从白慕晴和挽晴回来后,他每天下午又有了提早回家的动力,能不加班就不加班,即便有工作也喜欢带回家去做。

他像往常一样将车子停在主屋门口,刚下车便听到屋内传来挽晴的声音,就是这种声音,这种感觉,似有魔力般吸引着他总是早早往家里跑。

唇角泛出一抹温柔的笑意,他甩上车门迈步往屋里走去。

屋内,小挽晴正坐在沙发上给老夫人捏肩膀,一边捏一边笑盈盈地问道:“祖奶奶,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老夫人同样是笑盈盈的。

小挽晴看到南宫宸回来,兴奋地唤了声:“爸爸回来了!”

南宫宸笑着走过去,将她从沙发上抱起,又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记:“挽晴真棒,会帮祖奶奶捏肩膀了。”

小挽晴点头,微笑道:“爸爸工作累了吗?挽晴也帮你捏好不好?”

“不用啦,一会爸爸让妈妈帮忙捏。”南宫宸笑着将她放回沙发上问道:“妈妈呢?”

“妈妈在厨房里面煮糖水。”

挽晴的话音刚落,白慕晴便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一边擦拭着双手一边微笑问道:“不是要陪法院的人吃饭么?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吃完饭就回来了。”南宫宸含笑打量着她:“你又在学煮糖水了?”

“对啊,没事干嘛。”

大伙一起走到沙发上坐下后,南宫宸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份文件递到老夫人面前微笑道:“奶奶,你看这是什么。”

老夫人嘴里嚼着苹果,扫了一眼问道:“什么?”

“股权书啊。”南宫宸说:“我已经帮你把股份拿回来了。”

“股份是什么东西啊?”老夫人一脸的迷糊。

南宫宸听到她这么问突然觉得有些心酸起来,老夫人居然已经不记得自己被骗走的股份了,他用最易懂的语说:“嗯.......就是很多很多的钱。”

“很多很多的钱?”老夫人终于双目放亮地将文件抽了过去,转手便将它递到挽晴面前:“小挽晴,奶奶给你很多很多的钱买糖吃,高兴么?”

“爸爸骗人,这又不是钱。”小挽晴道。

老夫人愣了愣,随即将手中的股权书往地上一扔:“就是嘛,钱不是长这样的,骗人!”

南宫宸和白慕晴相视一眼,有些哭笑不得。

白慕晴从从地面上拾起股权书笑呵呵道:“奶奶,这可是宸费了好大劲才拿回来的,你可不能扔啊。”说完她将股权书递还给南宫宸:“宸,还是你自己把股权书收好吧,奶奶已经忘了那件事就让她忘吧。”

南宫宸点头,也是啊,既然老夫人已经忘记了,他也就没必要再让她想起了。

白慕晴突然笑了:“不过.......宸,我还没有恭喜你呢,恭喜你终于把公司夺回来了。”

“恭喜我,不就等于是恭喜你自己么?南宫少夫人。”南宫宸笑着用手在她的鼻头上捏了一记。

白慕晴嘻笑着点头:“对,也恭喜我自己,恭喜我终于又成为C城首富太太了。”

“那.......请问首富太太,你是不是应该有点什么表示呢?”南宫宸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索,主动索吻。

白慕晴扫了众人一眼,小声娇嗔了一句:“丢不丢人,夜里再表示。”

“你说的,一会别装死鱼。”

“嗯,我说的。”白慕晴点头,催促道:“快回房洗澡,然后早点休息。”

南宫宸点头,乖乖上楼洗澡去了。

-----

乔封带着晚餐来到医院,颜悦正在病房里无聊透顶。

看到乔封进来,立刻迎上来对他道:“你赶紧去跟医生说说,再不给我出院我真的会疯掉的。”

“医生说你身体还很虚弱,最好多在医院休养几天。”乔封说道。

“都已经休养三天了。”颜助理有些无语:“你看看我,能吃能喝能睡能走,根本没必要继续休养的。”

乔封看得出来她确实快要被闷坏了,如是点头:“好,等你把晚餐吃了,我们就出院。”系讽巨扛。

“真的?”

“嗯。”乔封点头,将晚餐摆到桌面上,正在将晚餐盛出来时,颜助理忙走过去:“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乔封看着她三两下地将保温盒打开,颜助理感觉到他的目光,抬头望着他:“要你来伺候我,感觉好别扭,应该我来照顾你才对。”

“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没用。”

“我没有觉得你没用,只是.......。”颜助理为了改变话题,故意打量着保温盒里的鸡汤道:“唔.......好香的鸡汤,谢谢啊。”

乔封说:“我特地叫人到乡下去找的草地鸡,没有激素而且营养成分高。”

“特地去找的啊?”颜助理打量着他:“这么麻烦?”

“是有点麻烦,而且很难找,所以你要多喝点。”

“放心吧,我会一滴不剩地喝掉的。”颜助理端起汤碗喝了一口,点头:“果然比一般的鸡汤好喝。”

“喜欢就好。”

彼此还没有达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也不像一般的情侣那么亲密,三两句过后便开始冷场了。

场面安静了片刻后,乔封才重新开口道:“对了,我的手术时间已经安排好了,下周三。”

“这么快?”颜助理抬头盯着他。

“嗯,那位外国医生刚好有空。”

颜助理想了想,问道:“手术会不会有危险?”

“腿部的手术即便是再危险,也不过是手术失败,不会危害到生命安全。”

“嗯.......。”颜助理看着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万一失败了,你会不会恨我一辈子?”

“不会。”

“真的?”

“嗯,就算没有你,我也会接受这场手术的,所以你不用觉得有压力。”

颜助理干笑了一声:“你真会安抚人。”

“我说的是实话,不是为了安抚你。”乔封又帮她把饭盛了出来放在她面前,求证地问道:“你确定要今天出院?”

“确定。”颜助理想也不想地点头。

“那我们先讨论一下住宿的问题。”

“住宿的问题.......这需要讨论么?”

“既然你现在怀孕了,又有低血糖的毛病,我当然不能让你继续一个人住在公寓里。”

“你的意思是.......你要跟我同居?”颜助理讶然地打量着他。

“我是孩子的父亲,不应该么?”乔封反问。

“当然不行,我.......我还没有跟男人同居过,我会睡不着觉的。”颜助理有些气急败坏道。

跟乔封同居?她跟他好像还没有亲密到这种程度吧?就算她怀的是他的孩子,可那次是意外又是仅有的一次啊。她越想越觉得乔封这种想法滑稽,越想越觉得不可能。

她甚至都无法想象自己跟乔封住在一起的场景,天啊.......!

乔封看着她千变成化的脸,忍住笑:“你放心吧,在没有结婚前,我是不会碰你半根寒毛的。”

颜助理听到他这么说,这才松了口气。

也是啊,他现在腿脚不方便,就算他想碰她也没那么容易啊。况且他下周就要开始手术了,到时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在医院里面,说真的,她还不忍心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等手术呢。

“那么.......回你家还是回我家?”

“随你喜欢。”

“嗯.......。”颜助理想了想:“还是回我家吧,你那个小院子满满都是你跟白慕晴的美好回忆,我会觉得别扭。”

乔封笑了:“那套房子我已经还给我哥了,现在我自己也没住在那里。不过如果你在你自己家住习惯了,我不介意入赘。”

“既然你不介意,那就最好不过了。”颜助理说:“而且我那里从小区门口到电梯间再到楼层都很方便你进出。”

乔封点头,道:“那你慢慢吃,我先去办出院。”

“好,谢谢。”

-----

一个小时后,两人一起回到颜助理之前住的公寓里。

两室一厅的公寓,宽敞明亮,颜助理一边将盖在沙发上的布防尘罩掀掉一边给乔封介绍屋子的结构。

“你住这间吧。”颜助理将他领到客卧。

乔封点头:“可以。”

颜助理将客房的床被铺好给他休息,经过洗手间门口的时候,颜助理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扫视着他:“你能自己洗澡么?还是.......我帮你?”

“我自己可以。”乔封说。

乔封打量着同样干净明亮的客卧,扭头看了她一眼问道:“这个房间.......以前有人住过么?”

其实他也有那么一些精神洁僻,虽然知道她不是那种乱搞的女人,但还是不希望住在别人住过的房间里,更不喜欢躺在别人躺过的床上。

“没有,我从来不带朋友回家。”

听到她这么说,乔封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明朗。

“你会挑床么?”颜助理又问。

“不会。”

“那就好。”颜助理松了口气,道:“里面的热水器跟你家那个一样的开法,你早点洗澡,早点休息吧。”

“需要我帮你收拾屋子么?”乔封体贴地问道。

“不用,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颜助理笑了笑道。

“那好,你自己也早点休息。”

“好,我先出去了。”颜助理离开他的卧室,顺便还替他把房门带好。站在门边,她幽幽地吐了口气,把男人往家里带的感觉果然别扭死了,一点都不自在在。

她不自觉地抬起手掌抚上自己的平坦的小腹,肚子里多了条小生命的感觉更别扭。

然而有什么办法呢?不来都已经来了,她也只能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