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结局4/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下班时,南宫宸收到白慕晴发来的信息:亲爱的今天能准时下班么?如果能的话请你逛街。

他对着手机笑了一下,回了她一个字:能。

电话那头很快又回了句:那我在华贸等你。

报告工作做到一半的林助理语气一停,扫视着南宫宸,半晌才小心翼翼道:“宸少。您有在听么?”

南宫宸终于起头来,唇畔的笑意微敛:“你刚刚说什么了?”

“呃.......我说至远公司因为那块地大伤了元气后,已经越来越走下坡了。沈万年今早又打电话过来约您见面,不过我已经把他拒掉了。”林助理说。

“好,我知道了。”

之前至远公司能够苟延残喘那么久,是因为他在生病没空搭理他,现在他病好了自然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

沈东阳敢欺骗老夫人的股份,敢对老夫人下杀手,他绝对不原谅。

沈万年会求见他的原因他当然知道,无非就是想撇清他与沈东阳之间的关系。请求他放至远公司一条生路罢了。

林助理正要转身离去时,南宫宸突然叫住她:“等一下。”

“宸少还有什么事?”

“告诉沈万年,见面就不必了,想要至远公司活下去也不是不行,除非他能说服沈东阳把南宫集团的股份按市价卖给我。”

林助理讶然:“沈东阳肯定不会那么傻吧?”

沈东阳加上之前从小股东们手里买来的股份,手里一共拥有百分之七,南宫集团百分之七的股份.......那可是比整个至远公司值钱太多了。

“那就看他的手段了。”

“好,我明白了。”林助理转身走了出去。

林助理离开后,南宫宸处理掉手边的工作,便关掉电脑下班。

他乘坐专用电梯直达地下车库,刚迈出去便被赫然出现的一条身影怔得住了脚步。

他打量着眼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沈东阳,面色淡冷地讥诮道:“姑父不在家休养。还到处乱跑?”

沈东阳盯着他,同样的目光冷淡:“南宫宸,我现在手里的这些股份可都是合法购买的,你休想再抢回去。”

“沈万年这么快就给你打电话了?不过这事还没有严重以需要姑父特地跑一趟公司吧?”南宫宸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我不像姑父那么墅蛮,从来没有想过要从姑父的手里把股份抢回来,我在等姑父亲自把股份卖给我。”

“你想得美。”沈东阳恼羞成怒。

“姑父如果不想卖我也不会勉强,其实买不买回来对我在南宫集团的地位没有丝毫影响,我只是不希望姑父以后跟南宫集团有关系罢了。”南宫宸说完这句,扫了他一眼:“姑父还有什么事么?没有的话我先走了。”

沈东阳咬了咬牙,却气得说不出话来。

沈东阳跟沈万年分歧了那么久。彼此多少会掌握对方的罪恶,南宫宸原本只是随便一猜的,如今看到沈东阳隐藏在心底的气急败坏。心底的猜测便坐实了几分。

看来沈东阳还真是本性难移,不但在南宫集团胡搞,在至远公司也没有消停过,而且看似乎罪行还不小。

南宫宸原本就挺好的心情突然又明朗了不少,就连脚下的步伐也跟着轻快起来。

他将车子开到华贸的地下停车场,一边给白慕晴打电话一边往五楼的儿童区走。

电话那头的白慕晴耐心地教他怎么上楼,怎么走,南宫宸却始终只有一句:“找不到,找不到啊.......。”

“怎么会找不到?就在五楼电梯口右手边啊,你上到五楼了没有?”

“我上到了,可就是找不到你。”

“笨死了,你先别乱跑,还是让我去找你吧。”白慕晴手里拿着手机,四处寻找起他的身影,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身后的庞然大物正在向自己靠过来。

下一刻,她的身体便被人从后面抱住,强烈的男性气息涌了上来。

白慕晴怔了一怔,脚步僵住。

“打劫。”身后的男人咬着她的耳朵威胁。

白慕晴继续‘僵’站着,故意颤声道:“求求你别咬我,我把钱都给你.......。”

“我只劫色。”南宫宸一把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低头吻住她的唇,深深地吻了起来。

白慕晴笑着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儿童乐园,那里小朋友那么多,确实不适合亲热,南宫宸只好松开她。

“爸爸.......我在这.......!”挽晴冲南宫宸挥起手掌。

南宫宸如是走过去,将她从游乐场里面抱了出来,含笑问道:“玩得开心么?”

“开心。”

“那还要不要继续玩?”

“不要了,妈妈说玩到爸爸过来就不可以再玩了,因为爸爸要带挽晴去吃好吃的。”

南宫宸笑着在她的后脑上揉了一下:“就知道吃。”

挽晴小嘴一翘:“人家好几天没跟爸爸一起去吃过好吃的了嘛。”

“嗯.......。”南宫宸点点头:“好像是有好些日子没去过了,抱歉,爸爸最近工作忙,以后一定经常带你去好不好?”

“好,爸爸说话要算数!”

“算数,当然算数。”南宫宸点头,抱着她和白慕晴一起离开乐园区。

五楼的另一边是卖童装的,从旁边经过的时候南宫宸对白慕晴道:“给挽晴买套衣服怎样?”

白慕晴摇头笑:“你忘了?奶奶才刚给她买了满满一衣柜。”

南宫宸想起那满满一衣柜的新衣服,确实不应该再买了,倒是白慕晴自从回到他身边后就一直在忙着照顾他和老夫人,几乎没有打理过自己,更别说是买衣服了。

南宫宸将白慕晴带到三楼的女装区,道:“今天我和挽晴一起陪你买衣服,多挑几套。”

“我有衣服穿,不用买。”

“我知道你有衣服穿,但是那些衣服都旧了。”

“我无所谓.......。”

“我有所谓啊。”南宫宸打断她,笑笑道:“衣服虽然是你自己穿的,但却是穿给我看的,你穿得好看,我感觉赏心悦目了心情自己就跟着好了嘛,对吧挽晴?”南宫宸转向怀里的挽晴。

挽晴点点头:“我也喜欢看妈妈穿新衣服的样子。”

既然父女俩都这么说了,白慕晴自然也不好再推辞,一家三口往女装区的品牌店里面走去。

白慕晴衣材标准,基本上穿什么都好看的,不过她并没有自己挑而是转向南宫宸,笑盈盈地对他道:“既然是穿给你看的,那还是你帮我挑吧,挑你想看的。”

南宫宸想了想:“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帮你挑过衣服。”

“你才意识到啊?你看女儿都这么大了,你连衣服都没有好好给我买过一套。”白慕晴故作嗔怪地抗议道。

南宫宸笑着将她揽入怀中亲了亲,点头:“好.......以后夫人的衣服我全包了,我亲自挑选,这样总行了吧?”

“怎么听起来那么不乐意呢?”

“我哪有不乐意?我明明满心满脸都写着‘乐意’二字好不好?不信你问问她们。”南宫宸环视了一眼旁边的挽晴和售货小姐。售货小姐们跟着笑了起来,并且由衷地赞道:“你们两人的感情真好,真让人羡慕。”

“我们的感情好么?”白慕晴扭头问南宫宸。

南宫宸点头:“我觉得挺好的,你觉得呢?”

“还不错。”白慕晴道,随即笑笑道:“好了,我们就不要再晒了,人家说晒幸福的死得快。”

“我们的感情何止死过一次,每一次都能够死灰复燃,所以.......。”南宫宸暧昧地一笑:“放心,晒不死的。”

“不要脸。”白慕晴笑着抬手在他的胸口上推了一下:“别贫了,赶紧帮我挑衣服。”

南宫宸正了正身体,开始打量起货架上的衣服。售货小姐笑盈盈地问道:“请问先生您喜欢看您太太穿什么款式的衣服呢?我们可以帮您一起挑选。”

南宫宸从货架上拿了两件衣服下来摆弄了一下,语气有些为难:“我太太穿什么都好看,穿什么我都喜欢,这可怎么办才好。”

白慕晴无语地用手掩住脸庞,拉过挽晴:“宝贝,我们不认识他,走.......。”

“为什么呀?我觉得爸爸说得对啊,妈妈本来就是穿什么都漂亮。”挽晴一脸天真无奈地说。

“我不认识你们两个。”白慕晴依旧掩着面,羞愧难当。

售货小姐怕她真的走了,忙追上来拉住她笑呵呵道:“这位太太,我觉得您先生说得对,您身材这么标准肯定是穿什么都好看的,而且我们店里的衣服都比较年轻化,随便拎一件都适合您的。”

“就是就是,您家先生这么欣赏您,您应该高兴才对,很少有男人可以做到老婆生完孩子还那么欣赏她的。”另一位售货员讨好地说道。

白慕晴心里当然高兴了,只不过是被南宫宸当众这么夸她弄得极度不好意思罢了,毕竟她长得虽然不差但也算不上很漂亮,跟颜助理和苏惜甚至都没法比。即便是眼前这三位售货员,长得也不比她差啊!

总之,她就是一个放在人堆里不算特别出众的人,经不住南宫宸和挽晴当众这么夸.......。

“她心里美着呢,你们不用担心她真的会走。”南宫宸看了白慕晴一眼,脸上的笑意更深一层,将白慕晴说得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在售货小姐们的甜言蜜语下,南宫宸一下给白慕晴挑了三套衣服,还给她挑了一件里面带毛毛的保暖风衣。

刷完卡后,南宫宸直接将那件大风衣披在她身上道:“以后出门的时候记得穿上它,不准像今天这样单薄出门了听到没有?”

大大的风衣披在身上,白慕晴顿觉一阵暖和,心里甜丝丝的。她拉好衣服望着南宫宸道:“我今天穿得也不少,三件都是保暖的。”

“可我看着一点都不暖和。”南宫宸扫了一眼她风衣里面的薄款衣服。

知道他是关心自己,白慕晴自然满口答应:“好,下次我每次出门一定穿上老公买的温暖牌大衣。”

-----

在回去的路上,南宫宸接到一个人的电话,他像平时一样简单几句过后便挂断了。

在外人面前他仍然是那种沉默少言,冷酷严肃的宸少,而在白慕晴和小挽晴面前.......按白慕晴的话说就是已经没有任何让人惧怕的特质了。

听得一知半解的白慕晴侧头盯着她问道:“电话里面说什么?谁被判刑了?是朴恋瑶么?”

朴恋瑶的案子调查了那么久,也该宣判了吧?

南宫宸点头:“嗯,死缓。”

“啊?怎么这么重?”白慕晴低呼一声。

“重么?我还以为会直接判死刑的。”南宫宸的眸色微微阴冷下来,之前对他下毒也就算了,只要一想起她几次三番陷害白慕晴,连被抓了还不放弃对小挽晴动手他就恨不得她立马被枪决。

这个女人狠毒起来,实在是让人咬不住咬牙切齿!

白慕晴虽然生性善良,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痕,但也能理解南宫宸的心情,理解他对朴恋瑶的恨意。

换成一般人都会恨不得杀了对方的!

“没事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她挽住南宫宸的手臂柔声安。

南宫宸点头,抬手将她拥入怀中,吻了吻她的发丝:“幸好你和挽晴没事。”

“幸好你也没事。”白慕晴抬头看着他说。

两人相视一眼,幸福地笑了。

-----

自从苏惜怀孕后,乔锶恒下班也下得早了。

虽然苏惜未必会理他,但他还是每晚都准时,哪怕是回到家里只能工作看电视。

除了今天,今天他因为一场重要的会议一直耽搁到八点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他进屋的时候,习惯性地开口向红姨寻问苏惜的情况,红姨如实答道:“少夫人挺好的,就是胃口不好,连晚餐都没吃。”

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乔夫人扫了乔锶恒一眼道:“女人怀孕前三个月都这样,你也不用太担心,过了这个阶段就好了。”

“老是不吃晚餐怎么行?”

“可她就是吃不少,能有什么办法?”乔夫人睨着他:“你要是有空就多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心情好了胃口自然就开了。”乔夫人说完紧接着又甩给他一句:“不过我看小惜未必会跟你出去,你还是别惹她了。”

虽然被乔夫人这么打击了一下,但乔锶恒还是迈步往楼上走去。

他来到苏惜的卧室门口,抬手在门板上敲了敲后推门走了进去。

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扫台的苏惜听到开门声,本能地扭头扫了一眼,看到乔锶恒时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平静地转回脸去。

乔锶恒走到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同时将手中的点心盒子放在茶几上道:“听红姨说你胃口不好没有吃晚餐?给你买了点酸梅糕,试试看喜不喜欢。”

苏惜的目光从电视屏幕挪到包装点心盒的纸袋上,纸袋上印着的‘百花香’几个字狠狠地刺激了一下她的视觉神经。就在半个小时前,她才收到方密小姐发来的信息,信息只有短短的一句:百花香的酸梅糕很好吃,我和宝宝都很喜欢,替我谢谢乔少。

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她立马便吐了,晚餐好不容易才吃进去的仅有两口饭被她吐了个精光。

“怎么了?不想吃?”乔锶恒见她一动不动地盯着点心盒的包装纸袋,如是说道:“或者你想吃别的什么东西?我陪你出去吃。”

苏惜稳了稳心神,摇头:“不用了,我吃不下。”

“这家店的点心很受欢迎,你也许会喜欢。”乔锶恒打开点心盒从里面拿了一块酸梅糕递到她嘴边:“试一下。”

苏惜望着他手中的酸梅糕,最终咬了咬牙,张嘴咬了一口。

完全食不知味的她嚼了几下后,浅笑:“果然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乔锶恒终于暗松了口气,唇角染出一丝浅笑。系岁扔血。

苏惜自己拿起一块酸梅糕咬了一口,慢嚼细咽过后,淡淡地呢喃出一句:“酸梅糕是吧?我会记住你的。”

“你要是喜欢吃,我每天都给你买。”乔锶恒极尽讨好着。

结婚那么多年来,他倒是头一次那么低声下气地讨好苏惜,只是此时的苏惜满心满眼都是自己被他逼迫怀孕的事实,满心满眼都是眼前这盒酸梅糕,根本意识剑到乔锶恒的转变。

即便是能意识到,在她看来乔锶恒对她的好也不过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为她。

-----

今天是乔封手术的日子,颜悦早早便来到医院看望他,还给他带来了营养早餐。

乔封昨天就住进医院做术前准备了,在医院里休养了一天一夜虽然有些无聊,但因为心里充满着希望,所以并不觉得时间难熬。

特别是看到颜悦从病房外头走进来时,他心里的希望就变得加热烈起来了。

发现他眉眼间都含着浅浅的笑意,颜悦打趣了一句:“看来你今天心情不错。”

“当然,就等这一天了。”

“你把希望放得这么大,万一手术失败的话.......你会失望透顶的。”颜悦说完,忙冲着角落连呸三声,道:“抱歉,我没有诅咒你的意思,我.......。”

“看得出来,你似乎也挺期待我的手术可以成功。”乔封微微一笑:“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其实并不排斥嫁给我?”

“我.......那个.......还行吧。”颜助理左顾右盼了一翻,笑得有些尴尬:“反正都这样了.......我也只能嫁了.......对吧。”

这些天她想了又想,既然她已经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了,总不能让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里。所以即便是乔封的手术失败,她肯定也会嫁的,况且乔封人品不错,是她所欣赏的类型。

“来,赶紧把早餐吃了吧。”她忙着转移话题道。

乔封点头,端起早餐准备时的时候抬头望着她道:“你吃了没有?”

“早就吃了。”颜悦点头:“经过上回的晕倒事件后,我哪还敢不吃早餐。”

“你自己明白就好。”乔封低头吃了一口碗里的粥,随即抬头望着她:“是你亲手煲的。”

“吃出来了?”

乔封点头,之前他低谷的时候,颜悦曾经给她煲过一次这种粥,他记住了这个味道。

他吃了几口,盯着她又说:“昨天不是说过了么,我哥会给我安排护工的,你怀着孕就不用来看我了。”

颜助理无所谓道:“反正我现在没工作清闲得很,医生也说了宝宝度过前三个月的危险期后适量地运动一下更好,你就安心手术吧,不用管我。”

乔封看着她,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手术时间安排在上午十点,颜悦护送乔封来到手术室门口。

“加油。”颜悦冲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乔封冲她微微一笑:“我会的。”

“需要我给你一点能量么?”颜悦笑眯眯道。

“你要怎么给我能量?”

“握个手吧。”颜助理冲他伸出小手,乔封握住,冲她微微浅笑:“谢谢。”

乔封被医护人员推进去了,颜悦仍然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乔锶恒扫视着一动不动的颜悦,狐疑地吐出一句:“你和乔封什么时候走得这么近了?”

颜悦将目光从手术室收回,落在他的脸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不小心就走近了。”

“难怪他那么急着要手术。”乔锶恒笑了一笑,转身往手术室里面走去。

手术室门口彻底地安静下来,诺在的休息室只剩下颜悦一人。她转身走到角落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安静地等待着。

在长达两个小时的等待后,乔封终于被送了出来。

移动病床上的乔封睡着了,双目紧瞌着。

医护人员推着乔封从颜悦跟前走了过去,颜悦看到乔锶恒跟那个外国医生相互交流着从手术室里面走出来。她没敢上前打扰,只能这么定定地目送她们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

直到将外国医生送入更衣室,乔锶恒才终于转过身来,扫视着一直跟着自己的颜悦:“颜助理怎么还没走?”

“我想知道乔封的手术成不成功。”颜悦难掩心急道。

乔锶恒沉吟了一下,说:“手术倒是成功的,只是后绪的康复很重要也很痛苦,乔封未必能坚持。”

听到他说手术成功,颜悦终于大松了口气,脸上也在一瞬间绽放出笑容:“放心吧,他一定能坚持的。”

“你这么肯定?”乔锶恒挑眉:“我自己的弟弟还没你了解?”

“他是你的弟弟没错,不过他很快就会是我老公了。”颜悦道。

乔锶恒打量着颜悦的目光分明有着不可思议。

-----

颜悦再度见到乔封的时候,是在两个小时候后。

身上的各种药效已过,乔封清醒了不少,当他睁开眼睛看到守在病床前的颜悦时,心里不自觉地涌起一抹动容。

“你怎么还没回去?”他注视着颜悦问道。

“等你啊。”颜悦含笑道。

“我说过我要很久才能醒来,你不用等我。”

“你的手术可关乎着我和孩子的未来,我怎么可能不等?”颜悦故意说道:“如果乔大少说你的手术不成功,我顺便到妇产科去一趟。”

“幸好大哥说我的手术成功。”

“对,你运气比我好。”颜悦笑笑道。

“你好像很失望?”

“不失望,因为乔大少说了,艰难的日子还在后头。”颜悦笑笑道。

“你觉得我熬不过去?”

“不光是我啊,乔大少也觉得你熬不过去。”颜悦抬手抚住自己平坦的小腹:“还有他,估计也不看不好你哟。”

乔封的目光随着她的手掌落在她的小腹上,摇着头自嘲道:“原来我在你们的心目中是这么柔弱的男人。”

“所以呢?你是不是应该给孩子留个绝好的第一印象?”颜助理道。

乔封点头:“我一定会的。”

看着他脸上的坚决,颜悦终于满意地笑了。

-----

“宸少,陈先生过来了。”林助理推开办公室的门板走进来,礼貌地说道。

“让他进来吧。”南宫宸头也不抬道。

陈先生迈了进来,站在南宫宸的办公桌前将手中的资料递到他面前:“宸少,这是老夫人车祸事件的调查资料。”

“终于有点进步了?”南宫宸抬眸睨着他。

“抱歉,是我的错,时间拖得有点久。”陈先生歉疚地低了低头,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把事情调查清楚,他心里当然有愧。

南宫宸拿起资料翻了翻,陈先生道:“这个人就是当初驾驶套牌车撞老夫人的司机,据他交待正是受了沈东阳的指使,而且沈东阳的目的不是吓唬老夫人,而是至她于死地。”

听到陈先生的话,南宫宸手指不自觉地揪紧,将手中的资料都捏皱了。

“人我们已经控制住了,随时可以把他交给警方处理。”

南宫宸沉吟半晌,才点了一下头:“好,把他给我看好了。”

“我会的。”陈先生说完问了句:“宸少还有事么?”

南宫宸又是一思索,将资料递还给他:“立马帮我把这份资料转送到沈东阳手里。”

陈先生讶然,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有我的计划。”南宫宸道:“你只管帮我把人看好就行。”

陈先生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只好照办去了。

-----

如南宫宸意料中一样,不到下班时间沈东阳便来到他跟前了。

没有过多的言语,沈东阳直接将手中的股份转让书放在他的面前,面色平淡道:“这是我在南宫集团的所有股份。”

南宫宸扫了一眼桌面上的股份转让书,注视着他:“你确定要把所有的股份卖回给我么?先说好了,咱们一码归一码,我答应过沈万年只要你把股份卖回给我的话,我就会放至远公司一马。但奶奶车祸这件事情不在此条件之内,所以买凶杀人未遂的罪名你还是得担着。”

“你.......!”沈东阳气结:“既然这样,你还把那些资料转交给我做什么?”

南宫宸耸了耸肩膀:“没什么,就是吓唬你一下,不然你还不知道要考虑到什么时候才现身呢。”

沈东阳气愤地将股份转让书抽了回来,转身便走。

“姑父。”南宫宸叫住他,看到他的脚步停下如是接着说:“我劝你还是把股份卖了吧,不然未来还不知道得在牢里呆多少年呢。”

南宫宸从椅子上站起,绕到他跟前:“我不知道沈万年到底抓住了你什么把柄,是小把柄还好,如果大的话,加上你买凶杀奶奶这案子,您大概得在牢里了结此生了吧?”

沈东阳握紧手中的股份转让书,心中又气又无奈。

南宫宸又是一笑:“把股份卖了能减少牢狱之灾,还能得到一大笔钱,至远公司也保住了,这不是挺好的么?”

这确实是挺好的,可南宫集团的股份.......他却是一千一万个不舍得啊!

“姑父,别怪我逼你太紧。”南宫宸眸色微敛:“是你先惹我的。”

“好了,话我就说这么多了,你自己好好考虑吧。”南宫宸说完,转身回到办公桌后。

沈东阳在门边站了许久,考虑了许久,纵然有一千一万个不愿,可最终还是转身回到南宫宸跟前,重新将手中的股份转让书放在南宫宸跟前,盯着他咬牙切齿道:“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还有,尽快把钱给我。”

南宫宸没有接股份转让书,而是突然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忘了提醒你,当初你让沈恪从公司挪走的那一大笔款项我会从这里扣回来。”

“南宫宸!你.......!”

“我怎么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南宫宸道:“我暂时不追究沈恪的刑事责任,并不代表着我会永远不追究,把这笔巨款白白送给你沈东阳!”

南宫宸抓起股份转让书举高一线:“说起来,你后面从小股东手里买来的那一小部分股份还是用我南宫集团的钱买的呢。”

沈东阳咬咬牙,只能继续忍了。

“好了,这次是真的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做最后的决定了。”南宫宸道。

沈东阳双手紧握成拳,深吸口气后,转身快步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他并没有将桌面上的股份转让书带走,而是将它留给了南宫宸。

看着被沈东阳砰然甩上的门板,南宫宸唇角的冷笑微收,轻轻地吸了口气后伸手拿起那份股份转让书。

他终于可以摆脱沈东阳这只老狐狸了!

他还以为沈东阳不会把股份转让书留下,没想到他居然留了,看来他落在沈万年手中的把柄一点都不小啊,居然连南宫集团的股份都舍得出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