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结局6/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夫人也是在晚间新闻上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抓的,他心急如焚地让红姨到处打电话问情况,然而对于案件的真相却没有多少人知道。

苏惜独自在外面吃过饭,又独自沿着马路走回乔家大宅。

她刚迈入屋子便听到乔夫人情急地打电话的声音,脚步一停。她迈了进去。

“夫人,少夫人回来了。”红姨说了句。

乔夫人看到苏惜,立马扔下电话迎上来。拉住她的双手将她从上到下地打量着,一脸关切道:“小惜,你怎么不接电话啊?你没事吧?”

“妈,我没事。”苏惜冲她微微一笑。

“你没事就好。”乔夫人紧接着又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锶恒怎么会被抓走呢?怎么会拐卖婴儿呢?他又不缺钱怎么可能干这事啊?”

苏惜面色平静道:“乔锶恒他三年前确实拐走了人家的孩子。”

“啊?”

“而且他拐的不是别人的孩子,而是南宫家的。”苏惜淡笑:“妈,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咱们给点钱打发一下就好了,可是南宫家不缺钱啊,人家现在一心想让乔大少爷坐牢。怎么办呢?”

“南宫家的孩子?他拐南宫家的孩子做什么?”

“因为嫉恨南宫宸,如是就把他的女儿拐走了。”

“什么意思?”乔夫人怔怔地问。

“妈,你还不知道吧?三年前我让你帮忙寻找的那个小女婴其实就是挽晴,是南宫宸和白慕晴的亲生女儿。”

“挽晴?”乔夫人懵了一下才道:“乔封的女儿挽晴?”

“对,就是她,但她不是乔封的女儿,而是南宫宸和白慕晴的。”苏惜淡然一笑:“三年前挽晴出生的时候乔锶恒把他偷偷抱给他的情人方小姐养了,这些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他这是为什么啊?”乔夫人完全猜不透自己儿子的做法,只能一个劲地追问为什么。

苏惜沉默了片刻,道:“究竟为什么,你还是亲自去问他吧。”说完,她冲乔夫人点了一下头:“妈。我先上去了。”

她从乔夫人的身边越过,往楼上走去。

“等等.......。”乔夫人出手拉住她,重新绕到她跟前打量着她不解道:“小惜,锶惜被抓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不伤心啊?”系乐丰号。

“妈,乔锶恒被抓了,我就自由了不是么?”

“你.......。”乔夫人被她这一句话塞得哑言。

“乔锶恒对我做了什么.......妈你一直看在眼里的不是么?”

“小惜.......。”

“不过妈你放心,乔锶恒被抓了还有我,我会像亲生女儿一样照顾你的。”苏惜冲她微微一笑:“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忘恩负义的人。”

说完,她扔下还有一肚子话想说的乔夫人。重新迈开步伐往楼上走去。

-----

接到乔锶恒被抓的消息,正在医院里面康复的乔封也突然开始焦急起来了。

他同样是心急如焚,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颜悦看到他一脸焦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安抚着说了一句:“你的双腿正处在重要恢复阶段,千万冷静点。”

乔封抬头望着她,道:“慕晴和挽晴都回到南宫家了,南宫宸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颜悦迟疑片刻,才道:“乔少,你觉得南宫宸是那么好惹的人么?慕晴和挽晴是回来了,但是乔大少对他的背叛和欺骗却是真实存在的。其实乔大少一早就知道南宫宸在找证据告他,也猜到自己迟早有一天是要进去的,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要逼着你熟悉公司的业务?”

“原来这才是大哥让我熟悉公司的目的.......。”乔封轻声低喃。

“没错,因为乔大少他知道南宫宸不会放过他的。”

“可是大哥做这些都是为了我。”

“但是南宫宸不管这些啊。”颜助理安慰道:“乔少,你好好养病吧,公司需要你。”

乔封不自觉地扫向自己仍然无法下地的双腿,心中无比焦急。

乔锶恒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南宫宸要告他的事,甚至还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找医生做手术,心里焦急的同时更多的是担忧和懊悔,现在乔锶恒和公司正需要他的时候,他应该晚一些时间再做手手术的。

-----

白慕晴接到乔封的电话便赶往医院,直接来到他的病房里头。

她打量着病床上的乔封,讶然地问道:“阿封,你怎么了?怎么会住到医院里面来了?”

“大哥给我找的专业医生,上周就已经做过手术了。”乔封心里着急乔锶恒的事,回答得有些敷衍。

“手术?手术能治好你的腿么?”白慕晴不解地追问,她记得乔封说过他的腿已经没有好的可能了。

“暂时还不知道。”乔封终于忍不住道:“慕晴,我打电话找你.......不是为了让你来看我的,而是为了我哥。”

“乔大少?”白慕晴微讶。

“对,我哥当初确实拐走了挽晴,确实欺骗过南宫宸,可是现在你和挽晴都回到他身边去了,我希望他可以网开一面放过我哥。”

“可是这事已经立案了,而且我已经试探过宸了,他并没有要帮助乔大少的意思。”

“他当然不会帮助我哥,因为就是他亲自把我哥告上去的。”

“你说什么?是宸把乔大少给告了?”白慕晴愕然。

“不然呢?”乔封无奈地一笑:“过去了三年的案子,如果不是他,警方又怎么会突然跑去调查?”

“怎么会是宸.......?”白慕晴喃喃地吐出一句,她知道乔锶恒被抓了,却并没有想到是南宫宸亲自把他告上去的。

也是啊,如果不是南宫宸告了他,警察又怎么会去调查这件过去三年的旧案子?

“我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劝宸撤销案子?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是宸把他给告了,就必定不会把案子撤销的。”白慕晴道。

“拐卖儿童已经不是一般的民事诉论案件了,当然不能说撤销就撤销,我只是希望你能帮忙求求他,在处理案子的时候手下留情,至少不要下那么狠的手,不要让他在里面受太多的罪。”乔封望着她,道:“慕晴,拜托你了,看在大哥当初救了挽晴一命的份上,请你帮帮他。”

白慕晴其实也不希望乔锶恒被判太重的罪,只是.......南宫宸会听她的么?

南宫宸最恨的就是背叛与欺骗,乔锶恒这两样都对他做了,他怎么可能放过他?

还有苏惜.......苏惜会放过乔锶恒么?。

“阿封,我会劝劝南宫宸的,但我不敢保证他会听我的。还有,指证乔大少的最关健人物就是苏惜,你觉得她会放过乔大少么?”

“我不知道。”乔封摇头苦笑:“他们俩个斗气斗了这么多年,终于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了,能不能放过他真的很难说。”

“所以啊,在南宫宸和苏惜都不打算放过他的情况下,乔大少的下场真的很不乐观。”

“但是你别忘了,你是挽晴的母亲,当时的当事人,也是本案的最关健人物,你的态度很重要。”

“我知道。”白慕晴无奈地望着他:“但是阿封,你也别忘了,南宫宸是挽晴的亲生爸爸,是我的丈夫,我不可能帮着外人拆他的台啊。宸状告乔大少合情合理合法,如果到时我在法庭上一句话给他给驳了,你有想过我和他的结果么?”

她苦笑着摇摇头:“我想宸一直不让我知道这事,就是因为怕我难做。”

虽然南宫宸瞒了她,可她却是这个案子的关键性人物迟早还是要知道的,就比如现在,她确实是挺为难的啊!

“阿封,我答应你会劝劝南宫宸的,至于能帮到什么程度我不敢保证。”她说。

乔封点头,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歉疚:“对不起,我知道你很为难,请原谅我太担心我哥了。”

“我明白。”白慕晴道。

“谢谢你能理解。”乔封说道:“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她打量着乔封问出一连串的问题:“你的腿现在还好么?有人照顾你么?需要我帮点什么么?”

“谢谢,挺好的。”乔封笑着安抚道:“别忘了这里是乔氏医院。”

白慕晴点点头:“那我以后再来看你。”

“还是不要了,不方便,惹人误会了不好。”乔封道。

白慕晴没有完全理解透彻他的话,只是浅笑着应了声,转身离开他的病房。

-----

从医院出来后,白慕晴来到南宫宸的办公室。

看到她进来,南宫宸显得格外高兴:“今天这么自觉过来陪我吃午饭?”

这一路来白慕晴都在想着该怎么跟南宫宸说乔锶恒的事,该怎么说他才不会生气,才会手下留情让乔锶恒少判一点,可是一路来她也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你不忙么?”她望着南宫宸问着这些普通的开场白。

“还好,不过再怎么忙午饭还是要吃的。”南宫宸走过来,在她跟前站定后伸手揽住她的腰身,让她的身体紧贴着自己微笑道:“刚刚又去哪逛了?有没有给我买到什么礼物?”

“我没有去逛街。”白慕晴凝视着他道:“宸,我跟你说件事情你别生气。”

“什么事?”

“刚刚乔封约我见面了。”

听到她的话,南宫宸脸上的表情立刻降温,盯着她道:“请求你放过乔锶恒对么?”

“嗯。”白慕晴点头,正要开口说什么,南宫宸却率先说道:“慕晴,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他为什么找你,我也明白你想说什么,但我的态度却不会改变。”

南宫宸用拇指刷过她的唇瓣,苦笑道:“如果你开口求了我,我不答应的话你肯定会生气难过。但如果我答应了你,我会很为难很难过。”

“我知道.......可是.......。”

“可是你已经答应乔封了是么?”

“嗯,我答应过会心力帮忙劝劝你的。”

“你已经尽全力了,只是我不答应而已。”南宫宸浅笑道。

见白慕晴一脸的郁郁,南宫宸脸上的笑容敛去,注视着她轻叹口气道:“慕晴,我知道你善良,你不忍心拒绝乔封不忍心让乔锶恒进去。但是也请你理解一下我好么?乔锶恒明知道我对你和孩子的感情,可他却为了乔封把你和挽晴拐走,一直在欺骗我。你知道我最恨欺骗和背叛,这是原则性问题,所以这次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他的。”

“我知道.......。”白慕晴迟疑着说:“我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可是乔锶恒毕竟不是坏到极至的人,他跟朴恋瑶她们不一样。所以.......你让他在牢里呆上一年半栽,泄泄气就好了,别把他的罪名定得太大好不好?”

南宫宸失笑:“定罪名不是我说了算的。”

“但是你的态度直接影响着判刑的轻重啊。”

南宫宸沉吟片刻,重新注视她:“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有考虑过苏惜的感受么?她可是比我更急着把乔锶恒送进去的。”

“苏惜.......。”白慕晴无奈地摇头:“我相信她只是一时的脑门发热,并非真心要把乔锶恒送进牢里的。”

南宫宸不以为然:“为什么不可能?女人在被伤透的了时候会心死也会心狠,这很正常。”

“乔锶恒这段时间把她囚禁了这么久,也难怪她会发飙。”白慕晴仍在唉叹着。

苏惜是什么样的人啊,她怎么可能会吃乔锶恒这一套?

“好了,不要聊他们了,咱们先吃饭。”

“怎么就不聊了?你还没答应我呢。”白慕晴拉推他,盯着他一本正经道:“苏惜你不用管她,她肯定会后悔的。”

“所以呢?”

“所以你答应我,给乔锶恒一点教训就行了,别把他弄得太惨。”白慕晴有些情急道:“别忘了他救过你和挽晴的命,嗯.......功大于过吧。”

南宫宸注视着她,随即笑笑地用手指在她的脑门上推了一记:“你呀,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初到处找挽晴的苦日子就这么忘了?”

“忘掉了,我全都忘记了。”白慕晴使劲地点头,伸手抱住他微笑道:“我现在只知道我的苦日子都过去了,现在的我很幸福很快乐很满足。亲爱的,你也和我一起忘掉好不好?”

“不好。”南宫宸摇了一下头,然后在她的翘起的小嘴上亲了一记:“如果你再不让我吃饭,我会再给他加一条拐卖妇女的罪名?”

白慕晴无语地翻起白眼,却被他强行带到已经摆好饭菜的桌旁。

-----

陪南宫宸吃过午餐后,白慕晴便离开公司了。

她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乔家。

之前她去过几次都没有见到苏惜,这次能不能见到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但她还是去了。

这次守门的保全居然没有阻拦她,她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主屋门口,远远便听到屋内传来乔夫人的叫骂声。

她疑惑地探着身体望进去,发现乔夫人正气急败坏地对着苏惜叫嚷:“小惜,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啊?锶恒他可是你老公,夫妻之间就算有天大的矛盾也不能闹到这么严重啊.......!”

白慕晴终于见到苏惜了,事隔这么久终于见到了她。

“妈,你把我赶出去吧,这么狠心的苏惜不配做你的儿媳。”

“你.......你明知道我不能样么做的!”

“为什么不能?我都能把乔锶恒送进牢里去,你为什么不能把我赶出去?”苏惜摇头失笑:“妈,你别怪我心狠,你纵容乔锶恒囚禁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种结果的。”

“小惜.......。”乔夫人泪流满面地摇着头:“妈求你了,别用这种方式报复锶恒好不好?你现在怀着孕,就算是不为我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啊。”

白慕晴抬起手掌捂住嘴巴,讶然地瞪着苏惜,苏惜居然真的怀孕了!

她上回听到乔锶恒说苏惜在家安胎时,就一直在怀疑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想到乔锶恒居然没有骗她。

苏惜摇头,道:“妈,这个孩子我是不会要的,希望你能理解。”

“你说什么?”乔夫人愕然:“你要把孩子打掉?”

“没错,当初在怀上他之前我就警告过乔锶恒了,就算怀上了我也不会生下来。”苏惜说完,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方密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四五个月大了,你很快就会有孙子抱的。”

“你说什么?怎么又扯上方密那个贱女人了?”

“那个贱女人比我更爱乔锶恒,她会孝敬你的。”苏惜冲乔夫人欠了一下身子:“妈,对不起,我之前说过了,我以后会像亲生女儿一样教敬你的。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很难过,为了不让你看着糟心,这些日子我就不住在乔家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苏惜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小惜.......!”乔夫人情急地抓住她的手腕,拉住她不让她离开:“小惜.......妈求求你了,别把孩子打掉,他可是你跟锶恒的亲生骨肉啊.......。小惜,只要你肯答应我不打掉这个孩子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了.......。”

“妈,你能不能不那么自私啊?”苏惜恼了,扭头瞪着她:“我知道你很伟大,你能容忍,可是我说过了我做不到,我做不到跟方密那个贱女人共侍一夫,我更不能容忍我的孩子以后还要叫那个野孩子做哥哥,我做不到.......!”

苏惜嚷完这句后,奋力地将乔夫人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甩掉,快步往大门口走去。

因为走得太快,她差一点撞在白慕晴的身上。

苏惜怔了一怔,扫视了一眼白慕晴后从她身边绕了过去。

“小惜.......!”白慕晴急地拔腿便追上去。

苏惜一边往门外走一边扭头冲她道:“你过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个人陪我一起去医院呢。”

“去医院做什么?”白慕晴急急地问道:“小惜,咱们先聊几句好不好?你真的怀孕了?而且还要把孩子打掉?你怎么那么狠心啊!”

“你也觉得我狠心?”苏惜倏地转过身来盯着她:“白慕晴,你要这么想的话,咱们无话可说。”

“我.......。”白慕晴见她继续往前走,只好迈步追了上去。

-----

二十分钟后,两人在一家咖啡厅内坐下。

白慕晴打量着神情憔悴的苏惜,心疼地开口道:“最近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都不联系我啊?”

“我要是能联系上早就联系了。”苏惜捧着水杯苦笑了一下,她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不再像刚刚那么激动。

“慕晴,我终于能体会到当初你被南宫宸囚禁的感受了,真的是.......那感觉比死好不了多少。”苏惜又说。

白慕晴摇头:“不,小惜,我可能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当初一点都不痛苦不难过。”

苏惜讶然地掀起眼睑睨着她,白慕晴道:“那是因为我心里有南宫宸,但我相信你心里肯定也有乔锶恒的,我可以感觉得出来。”

苏惜摇了摇头:“不,不是因为你心里有南宫宸,而是因为南宫宸心里只有你没有别人。”

“什么意思?你是说乔锶恒心里有别人?就是你说的那个方密?”白慕晴摇头嘲讽道:“小惜,我一向不喜欢说别人的坏话,但方密那个女人我不得不说,一看就是个胸大无脑的庸脂俗粉,你要是把她当成你的对手那是在贬低你自己。”

“你错了,我从来不屑于把她拿来跟自己相提并论,但她有一点比我强,她的肚子比我大。”

“她怀孕了?”

“没错。”

“怎么会.......。”

“我亲眼看到的。”苏惜冷笑道:“这个女人的野心一向很大,既然她那么有野心,那就把乔锶恒那个花心男让给她吧,只要她能等得起。”

“你真的舍得?你不是一向来都不服输给她的么?”

“我现在不稀罕了。”

“你现在怀孕了应该更加稀罕才对的呀。”白慕晴伸手抓住苏惜的手掌,柔声安抚道:“小惜,你别这样嘛,也许乔锶恒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呢?也许那个方密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乔锶恒的呢?”

“慕晴,你不用再劝我了,我不会改变任何主意的。”

“包括这个孩子么?”

“嗯。”只有说到这个孩子的时候,苏惜才会有所迟疑,也让白慕晴看到了些许的希望。

白慕晴忙道:“小惜,你忘了你们当初是怎么劝我留下挽晴的了吗?孩子可是母亲的心头肉,是有生命的,你怎么忍心把他杀掉呢?你就不怕他伤心欲绝,下辈子再也不愿意投胎到你的膝下啊?”

苏惜打断她,没好气道:“白慕晴,你别用这一招来吓唬我,没用的。”

“我说的是实话,你想想看你和乔锶恒都是颜值爆表的人,生下来的孩子肯定也是超级可爱超级漂亮的,杀了多可惜啊。”

“白慕晴,你给我闭嘴!”苏惜恼火了。

她才不想听到这些能够干扰她想法的话,她才不要!

-----

和苏惜分开后,白慕晴刚走出咖啡厅便接到南宫宸的电话。

南宫宸问她在什么地方,要过来接她回家。她把地址告诉他后,便开始站在路边等他过来。

一辆辆的车子在她眼前飞驰而过,想到苏惜,她紧接着便想到自己当初怀挽晴时的艰辛,仔细想想豪门女人果然很难做啊!

她不知道苏惜是不是真的会打掉这个孩子,不管是不是真的对苏惜来说都是一场噩运的开始,她越想越觉得心疼极了。

大概是想得太入迷了,连南宫宸的车子停在跟前她都没有感觉到,直到南宫宸摁了一下喇叭她才回过神来。

白慕晴回过神来,绕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坐了进去。

南宫宸打量着她,笑笑地问道:“怎么了?跟苏惜谈得不顺利?”

“确实不太顺利。”白慕晴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办呢,她现在完全就是在气头上啊。”

“瞧瞧,现在就数你最操心了。”南宫宸笑笑地启动车子。

“我能不操心么?苏惜不但要把乔锶恒送进牢里去,还要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白慕晴道:“对了,苏惜确实是怀孕了,不过她坚决要把孩子打掉。”

南宫宸笑笑地扫了她一眼:“我比较好奇,乔锶恒究竟什么地方把她惹这么急。”

“小惜说方密怀孕了,而且怀得比她早好几个月。”

“难怪呢。”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也真不能怪小惜狠心,这事放在哪个女人身上都会崩溃。”白慕晴说完扭头瞅住他:“如果是我,我也会气疯的,也会想办法报复你的。”

“你要怎么报复我?”南宫宸将车子停在红灯区,用手掌将她的脑袋扳了过来,倾身在她唇上吻了一记:“把我也送进牢里去么?”

“我好像没有把柄把你送进去啊。”白慕晴想了想:“我会带着挽晴离家出走,改嫁给别的男人。”

“你还是把我送进牢里去吧。”南宫宸沉吟片刻,故作一本正经道:“回去我就把我平日里的一些狠罪材料整理出来给你。”

“你还有犯罪材料?”

“在商场上混迹的企业家,谁没人个偷税漏税的行为?”南宫宸在她唇上又是一吻:“怎么样?为夫我是不是很贴心?”

白慕晴点头。

南宫宸又说:“记住了没?以后要是我做错什么了,千万别改嫁,直接把我送进牢里去改造就好。”

白慕晴斜睨着他,凉凉地吐出一句:“看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已经预料到以后会对不起我似的,还是你已经在外面藏人了?老实交待!”

“我要是外面藏人了,每天晚上还有那筋力折腾你?”南宫宸抬手在她的脑门上拍了一记:“笨蛋,一点逻辑性都没有。”

“讨厌,又拍我脑袋。”

“谁让你那么笨?”

“难道你不知道人的脑袋是越拍越笨的么?”白慕晴抗议。

“难怪.......。”南宫宸一副了然的样子笑了。

两人打打闹闹着,连绿灯亮了都没有发觉到,后面的车子开始急促地催促起来,白慕晴这才情急道:“快别闹了,小心挨骂。”

南宫宸这才笑着深踩一脚油门,将车子急速地开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