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结局7/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盘腿坐在床上,目光一直停留在站在更衣镜前整理衣衫的南宫宸身上。

更衣镜前的南宫宸恢复了往日的体重,面容也恢复了往日里的容光焕发。整个人看上去就和白慕晴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帅气,高贵。冷酷.......。

用尽了所有好的形容词,也不足以形容此时的他!

爱情事业两丰收,果然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是需要内外滋润才能美丽动人的。

南宫宸拉好领带。转身才发现白慕晴正一脸迷恋地注视着自己,好看的唇角微掀,他打量着呆滞的她:“怎么?昨晚没让你吃够?”

白慕晴回神,嗔了一句:“你说什么呢?”

“不然干嘛一脸虎视耽耽的样子望着我?”南宫宸倾身,挑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我只是在想.......你今天真的要准备开庭吗?”白慕晴有些忧心忡忡地说。

今天是乔锶恒的案子开庭的日子,也就是法院宣判的日子。

“亲爱的,法院又不是我开的,我想开就开不想开就不开么?”南宫宸笑着用手在她的鼻尖上捏了一记:“别把自己老公想得太伟大。”

“我的意思是.......你和苏惜真的.......。”

“真的。”南宫宸打断她。手掌顺着她的面颊将一缕乱发顺到她的耳后,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亲眼见证一下乔锶恒落魄的样子。”

“我才不去。”白慕晴别过头去。

“那行,你乖乖留在家里陪挽晴吧。”南宫宸说完用手揉了一下她的头顶:“赶紧起床刷牙,下楼吃早餐。”

说完,南宫宸转身率先往卧室外头走去。

门外传来小挽晴欢快的声音:“爸爸,我等你好久啦!”

“宝贝等我干什么?等我飞高高么?”南宫宸同样笑得一脸开怀,父女俩的嘻笑声渐行渐远。

白慕晴慌忙从床上下来,开始洗涑换衣服。

她收拾好自己下到一楼的时候,餐厅里已经很热闹了,老夫人一边给挽晴倒牛奶一边笑呵呵地说:“这杯是给挽晴的,多喝点牛奶才能长得白白胖胖。”

“那祖奶奶和我一起喝好吗?祖奶奶也要长得白白胖胖的。”小挽晴笑眯眯道。

“好,好.......祖奶奶也要和挽晴一样长得白白胖胖的。”老夫人点头。喝了一口牛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点头微笑:“唔.......真好喝。”

南宫宸伸手给白慕晴也端了杯,道:“你也跟她们一起白白胖胖吧。”

“我才不要,我要瘦瘦美美的。”白慕晴将牛奶端还给他:“还是你喝吧。”

吃过早餐后,南宫宸准备出门,白慕晴拎过沙发上的包追上去。

南宫宸扭头扫了她一眼,浅笑:“怎么?你不是不去的么?”

“我还是去和你一起去吧。”白慕晴说。

“你确定?”

“嗯。”白慕晴点头。

南宫宸抻将她揽入怀中,含笑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

两人一起到达法院后,距离开庭的时间还不到十分钟,白慕晴在休息室内坐下后环视一眼四周,却没有见到苏惜。她如是俯在南宫宸耳边问道:“小惜呢?怎么没有见到她?”

南宫宸正在着手翻看着律师递过来的材料。随口答道:“不知道,估计是还没到,或者临时改变主意了吧。”

“她会临时改变主意?”白慕晴表示怀疑。

“我最近没有跟她联系过。你应该问她自己。”

白慕晴打量着他,一脸狐疑:“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万一她没来,你岂不是输定了?”

南宫宸抬眸盯着她:“那么你呢?苏惜不来的话你是不是要高兴坏了?”

“我哪有。”白慕晴低咕着退了回去。

虽然她不希望苏惜和乔锶恒闹到这种地步上,可南宫宸毕竟是她的老公,她总帮着外人的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所以她也很为难啊。

白慕晴拿出手机拨打了苏惜的号码,苏惜的电话却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也不知道她究竟来了没有。

一直到开庭的时间也没有看到苏惜的身影,白慕晴只好先进去了。

白慕晴在观众席上见到了双目红肿的乔夫人,也看到了轮椅上的乔封,看到她们两个,她的脚步不由自主地一停不敢往里迈进去。

乔夫人和乔封也看到了他,乔封的表情还算平静,只是乔夫人望着她俩的目光充满着仇恨。系丰乒亡。

开庭前乔夫人有到南宫宸面前求过他,然而南宫宸却态度坚决地回拒了她,也难怪她现在看到南宫宸的时候会一脸仇视了。

白慕晴不敢迎视两人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地低下头去。

她没能说动南宫宸,也没有劝动苏惜,想必乔封肯定已经对她失望透了吧?

“南宫宸,你就真的不能放我家锶恒一马么?”乔夫人压抑着哭声说。

乔锶恒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歉疚道:“乔夫人,事已至此,咱们都不要再说这些无用的了。”

乔夫人不放弃地乞求道:“你跟锶恒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啊。”

好朋友?南宫宸摇头失笑。

乔封将纸巾递到乔夫人手里安慰了一句:“别求他了,他是不会答应的。”

乔夫人接过纸巾,捂着鼻子嘤嘤地哭着。

随着开庭的开始,乔锶恒被带了进来,事隔数日未见,他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了不少,胡子拉渣的,和以往那个意气风发的乔大少比起来简直像变了个人。

一看到儿子这副模样,乔夫人便立马止不住地哭了起来。

白慕晴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包纸巾递到乔封手里,示意他传给乔夫人,并且歉疚地对他说了声:“对不起.......。”

“没关系。”乔封平静地吐出这三个字。

白慕晴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便被南宫宸拉了回去。

她抬眸看了南宫宸一眼,发现他的唇线紧抿,正在彰显着不悦。

身为原告的南宫宸并没有坐在原告席上,而是委托律师全权处理。

他看着被告席上憔悴不堪的乔锶恒,想着当初他一边把白慕晴母女藏起来一连陪他喝酒的情景,心里便完全同情不起来了。

开庭程序到了证人发表证词的时候,庭上要求原告证人出庭,第一个出庭是的乔氏医院的护士小姐,她的证词已经在开庭前已经上交庭上了,现在只是做例行的当面答辩。

护士小姐下去后,庭上批准原告第二位证人出席。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入口处,很显然不管是原告还是被告一方对下一位证人的出场都极其的关注。

白慕晴甚至不自觉地捏紧了包包的一角,心跳加速。

被告席上的乔锶恒同样在目视着证人入口的方向,虽然他知道苏惜的性格,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期盼的,期盼着苏惜不会对他那么狠。

而当他看到从入口处迈进来的苏惜时,心里的那一抹期盼瞬间瓦解,看来苏惜对他的恨不是一般的深!

苏惜显得很平静,很坚决,径直来到证人席上站好。

她的目光过过众人,最终落在乔锶恒的身上冲他微微一笑:“你好,乔大少爷。”

乔锶恒凝视着她,同样一脸平静。

接下来便是答辩的环节,苏惜将答辩状上没有陈述清楚的细节细细地陈述了一遍,将对手律师提出的问题答辩如流,显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才过来的。

对方律师突然举手抗议,转身冲着庭上道:“法官大人,苏小姐和乔少爷是有名有实的夫妻关系,由于两人最近正在闹矛盾,苏小姐明显有伺机报复乔少爷的意思,她的证词大多都带有偏激性,有失偏颇,不能完全采信。”

“但是我说的句句属于。”苏惜反呛道:“事情的经过究竟是不是我说的那样,你可以问一下你们乔少。”

律师严肃道:“乔先生的供词已经陈述得很清楚了.......。”

“不用再说了。”乔锶突然打断他,沉默了几秒后抬头冲着庭上道:“苏小姐的证词我全认罪。”

现场一片哗然。

律师也慌了,小声提醒道:“乔少.......。”

“安静!”

“我认罪,只要是苏小姐指控的我都认。”乔锶恒注视着苏惜吐出这么一句。

“乔锶恒这是怎么了?这么容易就认罪了?”白慕晴俯在南宫宸耳边小声问道。

南宫宸略一迟疑,道:“大概是失望透顶了吧。”

从法院出来后,苏惜被乔夫人不顾形象地拉扯臭骂着,白慕晴慌忙走上去,将苏惜从乔夫人的手里扯了出来,情急道:“乔夫人,你别这样,小惜还怀着孕呢。”

“她还怀个屁孕啊?她居然真的把孩子打掉了.......这个恶毒的女人!”乔夫人又是哭又是骂地扑上来又要拉扯苏惜。

白慕晴讶然:“你说什么?小惜把孩子打掉了?”她转向苏惜:“小惜,是真的么?”

“真的。”苏惜冷笑:“不然怎么办?留着他做一个没有父亲的单亲孩子么?”

“你!你说什么呢?锶恒他又不会被判死刑,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乔夫人气愤道。

“妈,你骂够了么?我可以走了么?”苏惜有些不耐烦地盯着乔夫人问道。

“苏小姐。”乔锶恒的律师突然追了上来,盯着苏小姐道:“苏小姐,乔少想见您一面。”

“锶恒他怎么了?快带我去见他。”乔夫人情急道。

“夫人,现在任何人还不能见乔少,请您稍等几天,一定可以见到乔少的。”律师低声道。

“那为什么她能见?”

“她.......是乔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机会,如果没有什么重要事情,乔少肯定也不会那么急着见苏小姐的对吧。”

乔夫人想了想,不甘不愿地瞪了苏惜一眼。

“苏小姐,可以去见乔少一面么?”

苏惜略一思索后点头:“可以。”

乔锶恒的案子是当庭宣判的,有期徒刑三年,乔锶恒放弃上诉。

隔着玻璃窗子,苏惜打量着乔锶恒道:“你找我做什么?”

乔锶恒自嘲地一笑:“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见我了。”

“为什么不来?”

“你不是恨我么?”乔锶恒注视着她:“怎么样?这样你解恨了么?够了么?”

苏惜点头:“够了。”

“既然解恨了,是不是可以考虑把孩子留下了?”乔锶恒又说。

苏惜笑了一笑:“噢,对了,我愿意到这里来见你是因为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看。”说话间,她低头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张A四纸摊开后贴在玻璃窗上,示意也看。

乔锶恒将目光投到她手中的A四纸上,脸色瞬间一凌,怔住了。

那是一份医院开具的流产单,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你.......。”乔锶恒大脑一空,脸色煞白,半响才怔怔地吐出一句:“你把孩子打掉了。”

“没错。”苏惜将贴在玻璃上面的A4纸放了下来:“我说过这个孩子我不会要的,你现在可以死心了吧。”

“苏惜.......。”乔锶恒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你太狠了。”

“比起你来,我这算什么?”苏惜不以为然地一笑:“你一边囚禁我折磨我逼迫我怀孕一边跟方密那个贱人乱搞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行为也很狠?”

“我跟方密.......。”乔思恒摇头失笑:“你到底要我向你解释多少遍才肯相信我跟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多少遍都不信。”苏惜蓦地从椅子上站起,面无表情道:“对了,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通知你,接下来我会通过诉讼的方式跟你强制离婚,也就是说.......从这一天起,你我再无瓜葛,再见!”

扔下这句,苏惜没有再多说一句地转身往门口走去。

而玻璃窗内的乔锶恒看着她决然离去的背影,双腿一软,身体往后退了一步跌坐在椅子上。

他怎么也没想到苏惜会这么快就把孩子打掉了,怎么也没想到.......。

-----

苏惜如约来到南宫集团附楼的咖啡厅里。

她一边看表一边频频看着咖啡厅入口的方向,好不容易才将白慕晴给盼来了。

白慕晴一边将包包放在沙发上,坐下,一边歉疚道:“对不起,刚刚在宸的办公室里睡了一下午觉,一不小心睡过了。”

“你现在蛮爽的嘛,有时间有心晴跑来公司陪宸少吃饭睡午觉了。”苏惜笑笑道:“苦尽甘来,说的就是你和宸少啊。”

“想当初确实吃了不少苦,好在一切都过去了。”白慕晴笑了笑。

“能熬过去的苦,再苦都是值得的。”苏惜端起杯子冲她晃了晃:“来,恭喜你。”

“谢谢。”白慕晴端起果汁杯和她碰了一下,轻吸一口后将杯子放回桌面上开始打量她道:“那么你呢?跟乔锶恒就这么完了?”

“嗯,完了。”苏惜点头。

“爽了么?”白慕晴注视着她又问。

苏惜点头:“爽,从未有过的爽!”

“小惜,你真的一点都不爱乔锶恒么?”白慕晴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这么问了,在她看来,即便是有一点点爱对方,也不会舍得把对方打入这么惨烈的地步啊。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么?”苏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微笑道:“我终于解脱了,你不为我感到高兴么?”

“我应该为你感到高兴么?”

“当然啊,这么多年了,我因为乔家的恩情不敢提出离婚,一直东蹦西跑地躲避他和他的那些女人,如果不是他前段时间把我逼急了,也许我还要继续跑继续逃,永远找不到终点。”

“可是你现在扔下乔家的恩情不顾了,你真的就能心安理得么?”白慕晴打量着她眉宇间泛出的郁郁,摇头:“你并不开心是么?我都看出来了。”

苏惜端起果汁喝了一口,笑笑道:“很多事情都不可能两全其美的嘛,不去想就好了。”

她顿了顿,又说:“慕晴,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不过你放心,自从我父亲过世后我就变得像男孩子一样坚强了,不会因此就过不下去的。”

“希望真如你自己所说吧。”白慕晴幽叹一声。

苏惜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小美刚刚就说快到了,怎么还没到。”

“可能塞车了吧。”白慕晴说。

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跳动着‘老公’二字,苏惜扫了一眼笑盈盈道:“看来你家宸少真是一刻都离不开你哪,才这会功夫就开始找人了。”

“他可能是开完会出来后看到我不在办公室里,以为我跑哪去了。”白慕晴拿起手机在接听键上划了一下,对着手机道:“宸,我和苏惜在附楼的咖啡厅里,晚上我和苏惜小美一起吃饭。”

“你和苏惜在一起?”南宫宸道。

“对啊,怎么了?”

“我正好找她有点事,这就过去。”

“好。”白慕晴挂上电话,看了苏惜一眼:“宸说他找你有点事,正在往这边来。”

“他找我能有什么事?”苏惜咬着吸管道。

“他没说。”白慕晴耸耸肩。

南宫宸很快便从办公室过来附楼这边了,他走到白慕晴旁边坐下,亲昵地用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发丝道:“亲爱的你先到楼上呆会,我想跟苏小姐单独聊会。”

白慕晴看了看苏惜,又看了看他。

对面的苏惜看到她这副表情,失笑出声:“放心吧,我对有妇之夫不感兴趣。”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白慕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你们聊吧,我顺便去楼下看看小美到了没有。”

看着白慕晴的背影走出咖啡厅后,南宫宸才收回视线注视着对面的苏惜,浅笑道:“这几天一直在忙,都没有好好感谢一下你。”

“谢我什么?”

“替我指证乔锶恒。”

“不用谢,咱们各取所需嘛。”

“如果不是你出庭指证,这场官司我几乎不可能赢。”南宫宸道:“所以还是得感谢一下你的。”

苏惜突然沉没下来,她一手支着头颅一手轻轻地用勺子搅动着杯子里的果粒,半晌才不急不缓地吐出一句:“宸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么?”

“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南宫宸讶然,显然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

“对。”

“我想想.......好像是在你们学校门口?校庆联欢晚会上?不对,真正意义上的见面好像是在我们学校,不是很记得了。”南宫宸摇摇头,随即笑问:“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问?”

苏惜望着他,自嘲地一笑:“那天对于你来说也许不值一提,但对我来说却是终身难忘。”

南宫宸脸色微讶,终于听出点端倪了。

苏惜接着说:“因为那天是我舞蹈生涯中出的最大的一次丑,那天是我们学校的校庆联欢晚会,因为舞蹈和容貌都比较出众的我,当晚我被选去领舞。没想到我刚上台不久裙子便整个裂开,台上台下轰笑声一片。我当场被吓傻了,耳边全是一些不怀好意的嘲笑声,幸好当时有人从台下窜上来将他的大衣披在我身上。当时因为聚光灯太强烈,我甚至没看清楚是谁把衣服披到我身上的,紧接着便被后勤人员带回后台去了。当晚我的节目毁了,人也快要被气疯了,还跟那个偷偷毁掉我裙子的系花大干了一架。”

苏惜苦笑着摇了一下头:“总之那天晚上我因为出丑而名声大噪,直到回到寝室,我脱下身上的风衣时才想起那个将衣服披在我身上的男孩,我居然连一声感谢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跟他说。为了找到风衣的主人,我开始从衣服上面找线索,很幸运,我在大衣的口袋里找到一个钱包,还从钱包内找到了主人的身份证。”

“我从校园网上找到他的学校地址,并在三天后来到他学校归还大衣。就这样,我见到了你。”苏惜睨着他微微一笑:“南宫宸,这些你都记不太清了,是么?”

南宫宸看着她,脸上有着满满的讶然。

苏惜忙道:“南宫宸,我告诉你这些没有别的意思,仅仅是想让你知道我苏惜暗恋过你,也让你明白乔锶恒为什么那么恨你。”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跟乔锶恒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也没有理由再恨你。至于我,当我决定听从乔夫人的安排嫁给乔锶恒的时候,我对你的那点爱慕便已经不存在了。”

“眼下乔锶恒这事咱俩之间也不知道是谁帮了谁,但有一点我必须承认,乔锶恒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所以.......既然你觉得是我帮了你,那么就当我是在补偿你和慕晴吧。”

苏惜说完,紧接着又说:“关于过去的那些事情,我从来没有跟慕晴说起过,为了避免她多想你最好也别告诉她。”

场面突然安静下来,苏惜迎视着南宫宸,去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第一次跟他表白,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虚的。

好半晌,南宫宸才道:“说完了么?”

苏惜点了一下头,她以为南宫宸会起身离开,没想到他却平静地开口道:“苏小姐,很多时候你所看到的,想到的,都不一定是真实的。其实我第一次知道你,见到你不是在联欢晚会上也不是在我们学校,而是在更早以前。记不清是哪一年哪一天的时候,乔锶恒突然神质兮兮地告诉我他有个妹妹,就在我们隔壁学校念高中,还拉着我到你学校门口去偷偷看你。我记得那就是我第一次见你时的情景,之后经常可以从乔锶恒的口中听到关于你的事迹,还跟我说过他把一位追求你的男生打了一顿的光荣事迹。我第二次见你,便是你上了大学后的联欢晚会,我被乔锶恒强拉过去看你表演。而你出丑的时候我和他就在台下,他看到你出丑,一把拽过我挂在椅子扶手上的风衣便冲到台上去了。没错,衣服虽然是我的,但并非是我把它披在你身上的,而是乔锶恒。说起来台上那么多浓妆艳抹的女孩子,我连哪一个是你都没有认出来,自然也不可能上台去英雄救美。”

看着苏惜讶然的表情,南宫宸微微一笑:“那天你在校内跟系花大干了一架,乔锶恒在校外跟系花的男朋友大干了一场,打得整张脸肿得像猪头。后来系花转学了,表面上像是被你给吓唬走的,其实是被乔锶恒逼走的。这些你应该都不知道吧?因为乔锶恒说你不喜欢太霸道太暴力的男生,所以他不敢让你知道。苏小姐,乔锶恒从知道你的那天起,就喜欢上你,在你身边各种咋呼了,只是你自己没有感觉到罢了。他确实有些花心,但对你的感情却是从一而终的,这一点无庸置疑。”

“只不过.......。”南宫宸摇头:“你们两个都太好强了,谁也不愿意先低头说出自己心底的感情,他喜欢了你那么多年从来不敢让你知道,为了让你正视她,他故意用挽晴来刺激你。这些行为确实很变态,但却是他认为最有效的方法。说白了,他就是被女人追求惯了,却从来没有主动追求过一个女人,所以找不到正确的方法。”

苏惜望着他,半晌才幽幽地吐出一句:“你.......为什么不早说?”

“早说了你还会帮我指证乔锶恒么?”南宫宸邪肆地一笑。

“你.......!”苏惜语滞。

南宫宸打量着她:“怎么?后悔了?”

苏惜摇了摇头,稳了稳乱糟糟的情绪:“不后悔。”

就算乔锶恒是真心喜欢她的又怎样?就算当初是他帮助她的又怎样?这些都无法掩盖他囚禁她,背叛她的事实。即便是爱她入骨的男人,她也绝不允许他外面还养着一个怀孕的女人,绝不!

为了防止自己真的会后悔,苏惜在心里一遍遍地叮嘱自己。

她抬起头来,盯着南宫宸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过这并不能代表着什么。”

“你不后悔,不怨恨我就好。”南宫宸耸了耸肩膀,端起白慕晴的水杯喝了一口后从沙发上站起:“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忙,先上去了。”

说完,他转身往咖啡厅门口走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苏惜放在桌面上的双手一点一点地蜷起,将桌布攥成一团。

不后悔?她真的能做到么?

希望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