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结局8/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走后不久,白慕晴便走回来了。

看到苏惜表情不太好看,白慕晴坐回刚刚自己坐过的位子上关切地问道:“小惜你怎么了?南宫宸跟你说什么了?”

苏惜稳了稳情绪,摇头:“没什么,就说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你跟乔锶恒的过去?”

“嗯.......。”

白慕晴扫视着她:“看你这表情好像已经后悔这么做了?”

“没有。”苏惜摇头。改口问道:“小美呢?到底过来了没有?”

“噢,我刚刚给她打电话,说宝宝发烧了。改天再请我们吃饭。”白慕晴耸耸肩:“没办法,有孩子就是这么麻烦的了。”

“确实很麻烦。”苏惜有些魂不守舍地吐出一句。

“从麻烦中享受幸福,这种感觉等你以后当了妈妈就明白了。”白慕晴随口而出的一句,却小小地刺痛了苏惜的心脏,脸色也瞬间有了变化。

“对不起........。”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白慕晴歉疚地道歉:“小惜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刺激你的。”

“没事。”苏惜摇头:“孩子是我自己不想要的,你又没有说错什么。”

“不过说真的。你这个孩子真的流得太可惜了。”

见苏惜不说话,白慕晴继续说道:“小惜,你知道乔锶恒为什么要囚禁你逼你怀孕么?因为他知道宸在找证据告他拐卖婴儿,他也知道宸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把他送进牢里去的。他不知道自己会被判多少年,他怕自己出来后你早就已经改嫁他人了,所以他才会想出用孩子来留住你的。”

苏惜听了她的话,半晌才掀起眼睑盯着她:“谁告诉你的?”

“呃.......宸是这么跟我说的。”白慕晴呵呵干笑道:“不过.......其实宸也只是猜测啦,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往这个好的方向去看待问题,而非往不好的方向看。”

苏惜失笑着摇头:“南宫宸这浑蛋处理起自己的感情来比猪还笨,看别人的问题倒是看得有条有理,看得透透的。”

“这就叫做旁观者清吧。”白慕晴笑笑道:“就像我当初总被你和小美骂笨蛋一样。”

“不过南宫少夫人.......。”苏惜倾身,凝视着她一脸认真道:“我现在才发现。你家那位不但聪明还腹黑无耻,未来的半辈子你最好小心点,别被他算计得连渣都不剩了。”

白慕晴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身子,望着她:“干嘛突然把他说得那么可怕?”

“没什么,突然看透他了而已。”苏惜苦涩地一笑。

南宫宸明明猜透了一切却故意不告诉她,只因为担心她不出庭帮他作证,这不无耻么?

苏惜从沙发上站起:“既然小美过不来了,那我也先回去了,改天再聚吧。”

白慕晴跟着从沙发上站起:“可以我们两个一起吃。”

“还是算了吧,你和南宫宸现在一刻也分不开。我就不打扰你们两口子了。”

“别这么说嘛。”白慕晴有些不好意思。

“上去吧。”苏惜用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记,转身往咖啡厅门口走去。

苏惜离开后,白慕晴看了一下时间。离下班已经不远了如是回到南宫宸的办公室等他一起回家。

南宫宸看到她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笑笑地问道:“怎么了?苏小姐没心情跟你吃午餐了?”

“对啊。”白慕晴走到他身侧,俯视着他问道:“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跟她说什么了,以至于她突然对你产生了这样大的看法。”

“哦?她对我有什么看法?”南宫宸一副颇有兴趣的样子。

“她说你聪明腹黑无耻,还让我小心点别让你给算计得连渣都不剩。”说这话的时候,白慕晴唇角带笑。

南宫宸也跟着笑了,将她拉到腿上:“那么你觉得呢?你会不公被我算计得连渣都不剩?”

“我觉得.......有可能。”

“是么?亲爱的你现在除了这一具千苍百孔的身体外,还有什么可给我算计的?”南宫宸的手掌挪到她的胸口,轻轻地抚摸起来。

这话倒是说得一点都没错,白慕晴刚听到苏惜这么说的时候也想到这一点了。

她现在还有什么可以给南宫宸算计的?

南宫宸在她的唇上脖子上吻了吻,柔声道:“放心吧,你的身你的心你的人都已经是我的了,我想算计也无处可下手啊。”

白慕晴被他吻得痉痒不已,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抗议道:“宸少,现在是上班时间能不能注意点形象?别人会看到会笑话的。”

“现在是下班时间。”南宫宸纠正道,游走在她身上的手掌渐渐地变得火热起来。

白慕晴挣不开他,只能任由着他在自己身上胡乱下手了.......。

-----

苏惜将车子停在方密居住的一品居楼下。

然后将目光定在电梯间的入口处,看着进进出出的人流。

大约等了半个多小时,电梯间里面果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苏惜要等的方密小姐。

只是让苏惜感到讶然的是,此时的方密跟那天她在医院里面看到的方密有些不一样,眼前的方密蹬着十寸的尖细高跟鞋,身穿一套性感的紧身超短裙,原本高高隆起的肚子已经平了。

看到这样的方密,苏惜脸上满满都是讶然,上次她见方密的时候明明就是挺着大肚子的,可是眼前的方密哪有半点怀孕的迹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已经把孩子打掉了?

她那么想嫁入乔家,怎么可能会舍得把孩子打掉?即便是乔锶恒坐牢了,她凭着这个孩子只需要等上三年也绝对可以美梦成真的呀。

眼看着方密就要进去了,苏惜立刻推开车门下车,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方小姐!”她扬声唤了句。

方密听到有人叫她立刻回过头来,当她看到方密的时候明显地讶然了一下,双手不自觉地抚上自己平坦的腹部,浓妆艳抹的脸上闪过一抹心虚。不过她很快便调整过来,甚至还笑盈盈地冲苏惜招了一下手:“HI,苏小姐,好久不见。”

苏惜咬了咬牙,迈步走上去便是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敢打我?”方密被打了一巴掌后立马跳脚着脚反击,苏惜原本要冲上去跟她撕,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是脚步往后一退避开她的魔爪。反倒是穿着窄脚裙和细高跟鞋的确方密脚下一歪摔倒在地上。

“唉哟.......。”她痛呼一声,一边揉着疼痛的脚踝一边抬头愤愤地瞪着苏惜。

看着她这副贱样,想着她最近对自己干过的事情,苏惜越想越气,气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方密紧皱着的眉头慢慢地舒展开来,随即嘲弄地一笑:“算了,就当是让你出口气吧,比起你的人流之痛我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说完她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目光依旧睨着她:“你为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么?不为什么,就是见不得你俩好。谁让乔锶恒那个浑蛋连跟我做爱的时候都要喊着你的名字,谁让他当年逼我打掉孩子后还抛弃我。他不让我生,我也不让你生,呵呵.......。”

方密说着说着便委屈地闪出泪花来,她指了一记自己的脸庞:“乔锶恒说我长得像你,哪一点像了?我比你漂亮多了好么?凭什么你在的时候他就可以不理我,你走了的时候又跑来找我?我方密当初在娱乐圈混的时候也算是当红吧,为了他我连前程都可以不要,可我得到的是什么?别个女人的替身和发泄欲火的工具。”

方密哽咽了一下,接着控诉道:“论身家背景,学历容貌,职业.......我哪一样比不上你了?他凭什么就能断定你比我更有资格生下孩子?凭什么认为你生的孩子就一定比我生的优秀?”她突然笑了一下,垂眸扫了一眼苏惜的腹部:“不过现在好了,大家都别想生了,就让他在牢里伤心绝望地过吧。”

“被自己最爱的人亲手送进监狱.......呵,这种感觉一定比死还痛苦,想想都觉得解气!”方密说完,冷笑着转身往电梯间里面走去。

苏惜看着她得意地离去的背影,心里的怒火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然而,她却拿方密一点办法都没有。

伤害已经造成,她就算是把方密杀掉又能怎么样?又能挽回些什么?

她闭了闭眼,在心里苦涩地笑了。

-----

乔锶恒被正式收监后,南宫宸前往监狱看望他。

原以为乔锶恒不会出来,没想到他丝毫没有要回避的意思,甚至还表现出了一脸的从容。

打量着一身囚服,头发被剪短的他,南宫宸嘲弄地一笑:“别有一番风味嘛。”

乔锶恒扫视着他,面色平静:“怎么?不落井下石一下觉得对不起自己?”

“不,只是有些想你了。”南宫宸耸了耸肩膀:“突然很怀念当初跟你一起喝酒的情景,如是便决定过来看看你了。”

“那么现在看过了,满意了么?”

“满意。”南宫宸点头:“乔少爷,记得当初你跟我抢慕晴的时候,可是强势得很,怎么当初就没有想过这种后果?以你对我的了解应该知道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啊。”

乔锶恒盯着他,半晌才不屑地吐出一句:“三年而已,有本事你再给我弄久一点。”

“多少年倒是无所谓。”南宫宸笑了:“虽然慕晴一直在劝我放下过去,原谅你这一回,可是我想了又想,始终还是觉得应该让你也尝试一下失去爱妻和孩子的感觉。怎么样?这种感觉不好受吧?”

乔锶恒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得阴郁难看。

南宫宸看到他的脸色转变,终于不再打击他,改口道:“好了,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不好我就放心了。在里面好好表现,等你三年期满后请你喝酒。”

“谢谢。”乔锶恒咬牙切齿地吐出二字,扔下话筒从椅子上站起,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南宫宸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半晌才将话筒从耳边拿了下来。

看着此时的乔锶恒,他突然想起当初的自己,那种感觉确实是太不好受了,也太难忘了。

-----

新年过完,紧接着便是挽晴恢复上学的日子。

生活终于安定下来了,挽晴也终于不用再到处转学了,白慕晴提义将她送到原来念的那所学校去,南宫宸却说自己对那个学校有不好的阴影,坚持将她送到另一间贵族学校去。

白慕晴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如是同意了。

将挽晴送去学校后,最不习惯的就是老夫人了,一天到晚吵吵着要跟挽晴一起去上学,要么就让挽晴留在家里陪她玩。

今天一老一小又上演了一出难分难舍的戏码后,白慕晴无奈,只好亲自陪着老夫人在院子里面玩。

老夫人越走越远,白慕晴亦步亦趋地跟着,远远便看到南宫家的祠堂正在重建中。

祠堂是按照以往的图纸重建的,老夫人指着建筑物问道:“他们在干嘛?干嘛拆我们家祠堂啊?啊.......静夫人.......静夫人怎么办?祠堂拆掉了静夫人上哪住去?”

老夫人越说越着急,拉着白慕晴的双手追问:“慕晴,我告诉你哦,静夫人可是关系着宸的性命的,你可不能虐待她知道么?”

“我知道,奶奶你放心吧,我不会虐待她的。”

“真的?不许骗我。”

“奶奶,我不会骗你。”白慕晴点头承诺道。

“那就好。”老夫人点点头,兀自嘟嚷着什么。

白慕晴顺着老夫人的目光往工地上望去,不由得也想起那位一直沉睡在地下室中的静夫人,紧接着身上的寒毛便根根立起。

事隔这么久,跟南宫宸也终于幸福地走到一起了,可她只要一想去棺内的那个女人心里还是会发毛。

-----

晚上,白慕晴终于忍不住地问南宫宸:“宸,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南宫宸正在看电视,随口应了句。

白慕晴爬到他身上,挡住他看电视的视线:“我问你,那个静夫人你打算怎么处理?继续留在祠堂内么。”

南宫宸终于放下摇控器,注视着她:“你觉得呢?应该怎么处理?”

白慕晴摇头:“我不知道。”

“她可是你的前世,你有权利决定怎么处置她。”

“但她是你前世的老婆啊,所以应该由你决定。”白慕晴笑盈盈道。

南宫宸想了想,道:“其实这个问题我有想过,我打算把她火化了,然把她供奉在祠堂里,你觉得可以么?”

白慕晴想了想,点头:“这样好。”

“看来我们的想法越来越一至。”南宫宸倾身在她唇上吻了一记。

“我只是觉得.......一直把她放在祠堂里的话不太好,未来我们可以保护她几十年,但是以后我们的儿子孙子呢,未必能保护得了啊。而且不管是哪个女孩看了都有被吓晕过去的危险,万一被挽晴或者别的后代看到了,肯定也会被吓晕。”

“对,谁也没有你的胆量。”南宫宸点头。

“我当初不也被吓晕过去了么。”白慕晴不好意思地笑笑:“连我这个不信鬼神的人都被吓晕了,要是信的,那估计会像那个杨理一样被吓疯吧?”

“嗯,有道理。”

“对了,那个杨理现在怎么样了?有点好转的迹象么?”白慕晴突然问道。

她只知道南宫宸将她送到一家不错的精神医院去医治,但并不清楚效果究竟如何。

“听说还不错,比以前好多了。”南宫宸点头。

“不错就好。”白慕晴说。

南宫宸浅笑了一下,脸上划过一抹不太明朗的表情。

虽然把杨理治好是件好事,也能让他心安些,但有一点他不得不担心的就是等杨理的病好了,看到她亲妹妹和亲弟弟的下场后,对他少不了又是怨恨与报复。

冤冤相报何时了.......。

他不知道杨理是不是那样的人,但却不得不提前防范。

“你怎么不说话了?在想些什么?”白慕晴趴在他的胸口,抬头打量着他问道。

“没什么。”南宫宸笑着摇了一下头,将她从自己身上抱了下来搂入怀中:“早点睡觉吧。”

躺在他的怀中,白慕晴却没有丁点睡意,想了想后突然又拾起老话题问道:“宸,你说如果我们把静夫人火化了,奶奶会不会怪我们?还有静夫人会不会怪我们?”

老夫人一直那么维护静夫人,如果她现在还清醒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把静夫人火化呢?

南宫宸想了想,道:“奶奶一直保护着静夫人是因为我的病,现在我的病好了,她自然就能相信一切传言都是假的了,包括什么前世情人。所以,我相信她如果清醒的话也会同意这么做的。唔.......至于静夫人,历史以来不都讲求入土为安么?我觉得她应该会高兴我们这么做的。”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你觉得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有。”白慕晴笑着点点头,溺进他的怀中:“还是老公聪明。”

“谢谢老婆夸奖。”南宫宸笑着抱紧她,翻身在她的唇上吻了起来。

-----

乔氏医院的康复中心内,乔封正在腿部康复仪器上艰难地行走着。

二十多米长的康复通道,他才走了不到一半便已经走出了满头冷汗,腿部传来的疼痛使让他脸色煞白,牙齿紧咬。

在康复医生的强烈要求下,他双手扶住两边的护栏,紧咬牙关地使劲将自己的双腿使力,好不容易才从地上撑起,还没有走上一步便又重新摔倒在地面上。

康复医生耐心地提醒着:“乔少,您站起来的时候先停一会,别着急,慢慢迈步.......。”系丸估划。

乔封却不耐烦地将手中的康复专用拐杖往旁边一扔,恼火道:“不走了,这么走根本一点效果都没有。”

医生看了一眼被他扔在一旁的拐杖,上前将拐杖拿了回来放在他跟前道:“乔少,效果虽然小,但不是一点都没有的,你看你现在都可以走一两步了,慢慢就会越走越多了。”

“你早一个月前就是这样说了?可是现在一个月过去,我还是一样只能走一两步。”

医生好脾气地解释着:“乔少.......这过程是有点慢,有点痛苦,但这是每位患者都必须要经历的,也是急不来的.......。”

“这何止是有点慢!根本就是毫无进步,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被疼痛折磨得渐渐失去耐心的乔封根本听不进去医生的劝告,只顾着发飙出气。

“唉哟.......。”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低呼。

乔封听到痛呼声急忙扭过头去,当他看到大腹便便的颜悦一手扶着康复栏杆,一手撑着自己慵肿的腰身,一脸脸痛苦地坐在地面上时,吓得脸色苍白了一下。情急地关切道:“颜悦,你怎么了?怎么摔倒了?”

颜悦一脸痛苦地揉着自己的腰身:“好疼.......。”

“你还好吧?”乔封情急之下抓住旁边的护栏,他本能地想过去扶她,可是却无能为力,最终只能挫败地坐在原地干着急。

“我腰痛肚子痛,可是又能怎么样?你又扶不了我。”颜悦依旧用手揉着自己的腰身,满脸的痛苦,揉了一下后改为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大肚子道:“宝贝,怎么办呢?你看你那个没用的爸爸连自己都爬不起来了,咱们也别指望他能扶咱们一把了对不对?”

“颜小姐,你还好吧?”颜悦演得太逼真,连医生都被她骗过去了,走过去将她从地面上扶起道:“要不要去妇产科看看?”

“唉哟,好疼,不会是要生了吧.......。”颜悦捧着肚子哀豪:“怎么办呢?宝宝你可千万别这么早出来啊,咱们可是说好了要等爸爸能走路的时候才出生的,唉哟.......好疼.......。”

“颜小姐,你现在才六个月,离生产还远呢。”

“难道是要早产了?”颜悦慌张地问道。

“颜悦。”乔封有些无语地瞅着她:“能别装了么?”

被他发现了,颜飞轻咳一声,抬头盯着他道:“好吧,那你到底要不要继续做康复?不做的话尽早告诉我,我好另寻出路。”

乔封继续无语。

康复医生敛住笑,严肃了一下表情对乔封道:“乔少,虽然颜小姐刚刚是装的,但这种情况迟早是会发生的,等到颜小姐真正要生产的时候,那痛起来可是比刚刚严重多了,难道您想看到她自己爬着去医院生产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