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结局11/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院子还是和她上次来的时候一样,屋子的摆设和家具什么都没有变过,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很显然,自他们上次来过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到过了,这里自始至终都在空置着。

白慕晴抬手在桌面上划了一下。一条深深的手指划痕出现在桌面上。

“这么漂亮的房子空置了实在可惜。”她由衷地说。

身后的南宫宸浅笑道:“你知道人家都是怎么传的么?”

“怎么传?”白慕晴转过身去讶然地问道。

“左右邻居的房子都被改造成客栈赚大钱了,只有这间一直没有开发利用起来,难勉会遭人猜测。”

“不会是把这里传成鬼屋了吧?”白慕晴失笑。

南宫宸点头:“对,都在怀疑这里不干净。不然为什么没有人开发。”

南宫宸是含笑说完的,白慕晴的脸色却不自觉地黯淡下来。南宫宸感觉到她的伤感,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想起外婆的.......。”

聪明如他,又怎么会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没事。”白慕晴摇头。苦笑道:“当初外婆就是从这里栋楼上跳下来的,没过几在就离开人世了,后来舅舅舅妈便搬到市区的别墅里,也难怪别人会这么讨论。”

“抱歉.......。”

“怎么又跟我说抱歉了?”白慕晴望着他微笑。

南宫宸道:“我记得小时候你跟我说过一句话,你说你最希望的就是这个房子属于你,这样你就可以永远住在这里不被人欺负了。这也许是你随口而出的一句话,可是我却记住了。其实我当初就是想把这个院子从你舅舅手中买下来给你,可没想到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还把外婆的命给搭进去了。”

白慕晴看着他,眼里居然有了一层泪雾,说不清是因为感动还是怨怼。

南宫宸的好心却成了坏事,她该感动么?

如果不是南宫宸提出买房,外婆又怎么会被逼得跳楼呢?虽然南宫宸不是直接害死了外婆的罪人,但也是间接的啊!

“慕晴.......你还好吧.......?”南宫宸看到她眼底的水气,突然有些无措起来。

白慕晴眨巴了一下双眼,将里面的泪雾逼了回去。抬头盯着他道:“关于这件事情,早在三年前我就已经原谅你了,不然我也不会回到你身边啊!”

“真的?”

“不然怎么办呢?”白慕晴苦笑:“咱们现在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难道还要为过去的事情继续斗争下去?”

“谢谢。”南宫宸抬手将她搂入怀中。

白慕晴靠在他的怀里,语气无奈中渗着苦涩:“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将我们分开了吧?”

“嗯,再也没有了。”南宫宸点头,吻着她的发顶道:“前天我在墓地前已经向外婆承诺过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会补偿你的,希望她可以原谅我。慕晴,我记得外婆也是个善良的人。她一定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嗯,外婆也是个善良的人。”

“正因为外婆善良,才会把你也抚养得和她一样善良啊。”

“你这是在奉承我俩么?”白慕晴抬头望着他。

南宫宸点头:“算是吧。”

说完,他幽幽地吸了口气道:“虽然我在这里住的时间不长,跟外婆相处的时间也不多,不过我还是可以感觉到她的善良的。”

白慕晴笑了:“那是因为她发现你躲在床下没有把你轰出去。”

“对,不但没把我轰出去。还把我送回家人身边去了。”南宫宸也跟着笑了:“当时真的很感激她。”

“我记得好像就是在那间卧室吧?”南宫宸扫视了一眼四周后,指着一楼角落里那间。

“没错。”白慕晴拉过他的手掌往那边走:“带你回去重温一下。”

两人一起来到那间小小的卧室,里面的床和桌子都还在,还是当年的摆设,只是同样布满了灰尘。

白慕晴压下南宫宸的身体将他往床底下推:“来,重温一下当年住床底的感觉,看有什么不一样。”

“别.......。”南宫宸挣扎反抗:“我这么大个人怎么可能钻进去.......。”

“试一下嘛,当年你都能钻了。”

“当年没现在这么高这么壮啊。”南宫宸一把抱住她的身体,就是不肯进去。

虽然这是老式的木床,床底离床板有50公分高,但对他这么一个身长体壮的人来说还是太挤了点。况且里面脏兮兮的,挂满了灰尘和蜘蛛网。

白慕晴折腾了许久也没能将他推进去,故意挺直腰杆不高兴地盯住他:“你到底进不进?”

“不进。”

“不进我立马跟你离.......。”‘婚’字还没有吐出口,南宫宸已经哧溜一下滚进床底去了。

白慕晴被他吓了一跳,其实她只是在跟他开玩笑的,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进去了。

不过既然进去了,她如是蹲下身去,打量着躺在床底下一边拂拭头顶上方蜘蛛网的南宫宸一边笑笑地问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童年的味道?”

南宫宸故作用心地感受了一下,点头:“有!”

“那我也要感受一下。”白慕晴起身爬到床上,不顾床板上的灰尘趴在上面,双手交叠着放在床沿,低头望着床下的南宫宸笑眯眯道:“我记得当初我夜里趁奶奶睡着后,好像就是这样偷偷跟你说话的。”

南宫宸点头:“然后说着说着就爬到床下跟我一起睡了。”

“跟你睡?怎么可能!”白慕晴一脸的惶恐。

“对啊,咱们很早以前就同过床了。”南宫宸笑笑地用手指在她的额头上推了一记:“看来你果然是失忆了,自己的初夜都能忘。”

“你胡说什么?”白慕晴小脸一红:“我才不相信自己会那么不自爱跑去跟你一起睡床底。”

“还有更不自爱的,你忘记了而已。”

“什么啊?”

“嗯.......偷偷亲了我,还.......。”

“我不要听!”白慕晴看到他邪肆的表情,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双耳:“我才不信,坚决不信.......!”

南宫宸看着她脸色泛红的样子,坏坏地笑了。

事实上当时她那么小,根本什么都不懂啊,虽然确实有过一次趁着外婆睡着的时候爬到床下来缠着他聊天,但除了聊天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过,最后还是他把聊着聊着睡着的她抱回床上去的。

他双手枕在后脑,故作伤感地哀叹道:“真是枉费了我那么有心,将当时的点点滴滴都记在脑海里了,偏偏你这个没良心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真伤心。”

白慕晴捂着自己的脸颊,半晌才咕哝道:“丢死人了,幸好我不记得.......。”

说完,为了赶紧将话题翻篇她从床上滚了下来,弯腰冲他道:“算了,还是别感受了,赶紧出来吧。”

“可我突然觉得躺在这里挺舒服的,感觉也是好极了,你要不要也进来躺会?”

“我才不要.......。”白慕晴话还没说完,便被南宫宸一把抓住手腕拽了进去。

南宫宸甚至还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一边轻啄着她的唇一边笑笑道:“当初你就是这样吻我的,想起来没?”

“怎么可能!”白慕晴挣扎辩驳:“就算我真的跟你有过肌肤之亲,那也一定是你吻的我!”

“你就那么坚信?”

白慕晴点头:“我当然坚信了,我可是个自爱又纯情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去吻一个陌生男孩?”

南宫宸笑着用手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决定不再逗她,并且将她从床底下抱了出来。

“你看看你身上.......。”白慕晴指着南宫宸大笑出声。

南宫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灰尘和蜘蛛网染变了色的衣服,又看了看她的身上,伸手拎了拎她的衣角:“顺便再看看你自己。”

白慕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果然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下一刻,两口子便坐在院子里帮彼此整理起脏兮兮的衣服。

初春的暖阳从院子上空照了进来,暖暖的,很舒服。

白慕晴记得上回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这个季节这个场景,也有暖阳从天而来,只是那个时候她跟南宫宸形同陌路,可是今天不一样,他和她已经相亲相爱,已经生儿育女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了。

想到这些,白慕晴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身体往南宫宸身上靠了靠,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气息。

南宫宸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扫视着四周的屋子问道:“现在这个屋子已经归你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真的给我了?”

“不然呢?难道还给别人?”

“如果给我的话.......。”白慕晴也抬头打量起这幢房子,随即说道:“既然我们不需要它来维持生计,那就让它就这么留着吧。”

“留着做纪念?”

“嗯。”白慕晴点头,望着他:“你觉得呢?”

南宫宸点头:“我觉得这样挺好,毕竟是我们相识的地方,很有纪念意义。”

“那就留下它他,谢谢老公。”白慕晴倾身在他的脏脸上吻了一记。

“不够大声。”某人并不满足。

“谢谢老公!”白慕晴加大音量。池上双号。

南宫宸终于满意地笑了,抬手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揽入臂弯内。

------

在燕城住了四天,一家三口才打道回家。

在这四天的时间里,白慕晴帮母亲和小意挑好房子,又帮小意找好学校,把他们安顿好才终于放心回燕城。

在机场内,朱慧对着白慕晴忧心忡忡道:“虽然现在生活已经安定下来了,但夫妻之间肯定离不了吵吵闹闹,我是真担心你啊。”

“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宸少他现在已经被我虐得没脾气了,不会吵的。”白慕晴笑眯眯地扫了旁边的南宫宸一眼。

朱慧嗔怪地剜了她一眼:“怎么可以这样说宸少。”

一旁的南宫宸附和着微笑道:“妈,慕晴说得没错,我已经被她虐得比小猫还温顺了,不会再有吵闹也不会再有分合的。”

“唉,宸少啊,慕晴她就是被我给惯坏了。”朱慧歉疚道。

南宫宸抬手揽住白慕晴的肩膀,低头看了她一眼:“不,是被我给惯坏的。”

“喂.......你们能不能别这样啊,我哪里坏了?宝贝对吧?”白慕晴转向一旁的挽晴。

小挽晴立刻附和着点头:“嗯,妈妈和挽晴一样最乖了。”

“姐,我看挽晴也被你虐得很温顺嘛。”小意笑嘻嘻道。

“小意,怎么连你也这样说姐姐?”白慕晴佯怒。

小意立刻举手作出投降状:“好好,姐姐永远都是我的好姐姐,姐姐最好了。”

“这还差不多。”白慕晴终于满意了。

朱慧笑着摇摇头,随即在小挽晴跟前蹲下,双手扶住她的小肩膀柔声道:“挽晴,以后记得常来燕城看外婆知道么?”

“我会的。”小挽晴道:“外婆也要经常到C城去看挽晴噢。”

“外婆一定会的。”朱慧点点头,用手掌抚摸着她的软发:“记住了,外婆其实是很喜欢挽晴,也很喜欢妈妈的,因为你们都是外婆的好宝贝。”

看着朱慧现在这副样子,白慕晴的鼻腔突然有些酸涩起来,记忆中母亲从来没有这么和蔼地跟她说过话,每次说话的时候都是要么就是教育要么就是吩咐,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说过一句爱她。

即便如此,她仍然没有恨过自己的母亲,因为她知道母亲这一辈子也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过得很可怜。

“妈,谢谢你。”白慕晴俯身将她从地上扶起:“你在这边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你.......。”她转向小意:“小意,你已经长大了,要懂得照顾妈妈了知道么?”

小意点头:“姐,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妈妈的。”

白慕晴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好了,我们该进去了,你带妈回去吧。”

“好,姐姐姐夫再见,挽晴再见。”小意冲大伙摇手。

“外婆,舅舅再见。”小挽晴懂事地抬起小手,也跟他们道起了别。

-----

回到C城的第二天,南宫宸便投入到工作中去了,挽晴也去了学校。

白慕晴每天陪陪老夫人,带带孩子,晚上再跟南宫宸腻歪一番。日子平静而幸福,唯一让她感到失落的便是她的肚子始终没有再大起来。

今天照例将挽晴送去学校后,白慕晴便回到老宅陪着老夫人,没想到老夫人今天格外清醒,居然追问起白慕晴什么时候给南宫家再添一员。

白慕晴看着老夫人一脸期待的表情,只好点头应允:“奶奶,我会努力的。”

为了避免他继续追问,她如是找了个借口上楼了。

回到卧室她才发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正在响,如是拿出来看了一眼屏慕,然后接通电话:“大少爷这么闲?”

“还好,看看你在干什么。”南宫宸道:“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没有啊,刚刚奶奶突然问我什么时候再给南宫家添一丁,我被问心虚了只好逃到楼上来了。”白慕晴有些无奈地唉叹道:“你看连不清醒的老夫人都这么问了,看来咱们是真的需要好好努力一把了。”

南宫宸沉吟片刻,道:“好,从明天开始我要养精蓄锐,一星期一次,你别再引诱我。”

“南宫宸你要不要脸啊?”白慕晴受不了地嚷道:“明明就是你每天晚上对我婚内强暴,我哪有引诱过你?”

“那就是你的身体太诱人了,让人把控不住。”

“那好,从今晚开始咱们分居。”

“别.......。”南宫宸立马反对:“分居就算了吧,你能睡得着我都睡不着。”

“不然怎么办?”

“我会克制的了,尽量少做。”

“南宫宸.......你每次都是这么说的。”

“这次一定做到。”南宫宸保证道。

“真的?如果做不到我就跟你分居。”

“好。”南宫宸笑笑地说完,转口道:“对了,说个正事,下午陪我去出席一场宴会。”

“什么宴会啊?”

“除了慈善宴会,我一般不会出席别的宴会。”

“那你为什么不让秘书陪你去。”

“你让我带秘书去?南宫少夫人我没听错吧?”南宫宸表示怀疑:“你放心?还是你真的已经对我自信到如此的地步了?”

“没有啦,我当然不放心你,我只是.......。”白慕晴不好意思说出口,只是笑笑地收住话语。

“只是什么?”

“我只是觉得自己穿礼服不好看,怕自己给你丢人。”白慕晴说出这句后,电话那头的南宫宸终于沉默了。

他知道白慕晴指的是她手腕和后背的伤疤,这样的伤疤穿礼服确实不怎么美观。他轻吸口气,道:“慕晴,只要我不嫌你丢人就行,过来吧。”

“可是.......。”

“别可是了,乖,现在过来吧,顺便陪我吃午餐。”南宫宸说完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便挂上电话。

白慕晴无奈,只好乖乖换衣服出门了。

-----

白慕晴去到公司的时候刚好是午餐时间,两人一起吃过午餐后,白慕晴又被南宫宸拉到休息室内睡了一觉,并且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多。

她起来的时候南宫宸早就已经不在床上了,隐约可以听到他在打电话的声音,看来正在忙工作。

白慕晴俯身将自己的小脸压进柔软的被子里,舒服地闭上眼,这种睡到自然醒,醒来满满都是幸福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反正起了床也没事干,她干脆就这么抱着被子在床上享受这个美好的午后了。

在床上躺了许久,她终于感到有些无聊了,如是拿出手机刷起了网页。

五点半左右的时候南宫宸抱着礼盒进来了,看到她躺在床上玩手机后迈步走了过来,将她从床上抱起:“睡醒了没?”

“睡醒了。”白慕晴将手机放到床头桌上,打量着他:“你呢?忙完了?”

“算是忙完了吧。”南宫宸伸手将礼盒拿了过来,在她面前打开:“睡醒了就起来试试礼服吧,看喜不喜欢。”

白慕晴垂眸扫了一眼盒子内的湖绿色礼服,一时间居然没有勇气去试。

见她犹豫,南宫宸索性亲自帮她换了起来。见他要脱自己的衣服,白慕晴这才慌忙从床上跳到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冲他道:“你先出去,我自己换。”

南宫宸笑笑地转过身去,离开休息室。

南宫宸离开后,白慕晴迈步走到床边,将那件颜色看起来就挺清新的礼服从礼盒里面拿了出来,然后走到更衣镜前对着自己的身体摆弄着。

礼服的款式新颖别致,一点都不暴露,刚好可以遮住她后背的伤疤。

盒子里面还给她配了个跟礼服同款的手花,白慕晴将手花系在手腕上,她手腕上的伤疤瞬间便被隐了下去。这个设计简直就是太符合她现在的需求了,她对着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笑了。

“我可以进来了么?”门外传来南宫宸的声音。

白慕晴提起过长的裙摆走过去将房门打开,望着他笑盈盈道:“这是特地为我设计的么?”

“看你的表情好像很满意?”

“满意极了!”白慕晴激动地倾身一把抱住他:“老公,你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人。”

“我只不过是让设计师在礼服上添了一朵手花,没那么大的功劳吧?”

“有啊,功劳大了!”白慕晴松开他,往后退了一步转圈:“怎么样?是不是完全看不见我身上的伤疤了?”

“嗯,看不见了。”南宫宸点头,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我不是说了么,看见了也没关系,只要我不嫌弃你别人就没有资格嫌弃。”

白慕晴笑笑道:“我只是不希望别人觉得宸少的老婆长得不漂亮嘛。”

“你想多了。”

白慕晴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有我的想法嘛,我只是想尽量做到最好不让你丢人。”

南宫宸失笑地摇了一下头,真是拿她没办法。

-----

颜悦的预产期越近,乔封康复训练起来就越是刻苦。

特别是最后三个月的时候,他不但对康复医生的康复要求没有丁点怨言,甚至回到家也加倍努力起来。

在长达半年的康复训练后,他虽然还不能跑不能跳,但总算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站起来行走了。

看到这样的成果不仅他自己惊喜,连颜悦也跟着替他高兴起来。

今天下午乔封陪着颜悦到医院产检完后,两人一起在外面吃过晚餐,乔封提出要陪她到外面的滨江路走走。

颜悦打量着他,很是怀疑地问道:“你确定你能陪我散步?”

“为什么不能?医生说我暂时不能做剧烈运动而已,又没说我不可以多走路。”

颜悦笑呵呵道:“要你陪着散步.......我和宝宝会受宠若惊的。”

“就是要让他受宠若惊,顺便让他早点出来,别赖在里面了。”乔封走过去,将大腹便便的颜悦从沙发上扶起:“走吧,马上就要生了,医生让你多走动走动。”

从餐厅出来后,两人来到滨江路上迎着江风散步,由于颜悦的肚子太大,乔封一刻也不敢松开她。

“你说预产期都过去三天了,宝宝为什么还不出来?”颜悦有些崩溃道:“再不出来我就去医院把他剖出来。”

“别着急,再等两天看看,医生不是说了么,推迟和提前十天左右都属于正常的。”

“我现在感觉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太要命了。”颜悦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睡不安,坐不好的日子,简直无法适应。

她的辛苦乔封都看在心里,可是剖腹毕竟伤身,他只能耐心地安抚道:“我知道你难受,咱们再熬两天好不好,两天后如果宝宝再不出来我们再去医院催产。”

颜悦点点头,其实她也只是报怨几句发泄一下罢了,当然不会真的跑去把宝宝剖出来。

-----

今晚的宴会还算顺利,只是南宫宸多喝了几杯,已经有几分醉意了。

南宫宸出席宴会的时候一般都会提早离席,今晚也不例外,不到九点就开始跟宴会的主办人道别离席了。

白慕晴扶着南宫宸走出酒店,关切地打量着他问道:“宸,你还好么?”

南宫宸笑笑道:“放心吧,这点酒还醉不倒我。”

“我看你连脚步都不稳了,还嘴硬。”白慕晴将手中的矿泉水拧开,递到他嘴边:“来,喝点水。”

南宫宸乖乖喝了两口矿泉水,白慕晴又说:“我陪你到江边走走吧,吹吹江风清醒一下。”

“应该是吹吹江风浪漫一下。”南宫宸笑着将她揽入臂弯,一边往对面的滨江边走去一边道:“我们好像好久没有一起在江边散过步了。”

“是挺久了。”

“我记得你以前一伤心的时候就喜欢跑到这里来偷偷哭,最近半年来都没有跑来这里偷哭过了,这证明什么?”

“证明我的生活好了,再也不需要自己一个人偷偷哭了。”

“正解!”南宫宸笑着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

“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终于不用跑来这里偷哭了。”

“不客气。”南宫宸笑盈盈道,然后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拽了回来,注视着她:“以后我会继续保持的,尽量做到让你每次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哭,而是为了笑。”

白慕晴打量着他,抬起手掌抚摸着他的脸蛋:“我看看,这是不是醉话。”

“这不是醉话,是真话。”南宫宸将她的手掌从自己脸上抓了下去。

白慕晴满意地笑了,其实她很相信南宫宸可以做到。

前面便是香提公寓,南宫宸走着走着突然提义道:“今晚我们要不要到公寓里面去过过二人世界瘾?”

“南宫少爷,今天是谁承诺过从今天起要克制的?”白慕晴故意板起脸孔:“你到底还想不想生孩子的?”

南宫宸无辜地耸耸肩:“过二人世界不一定就要滚床的嘛,我们可以一起看看电影一起聊聊天。”

“你南宫大少爷没那么纯情。”白慕晴不以为然地瞅了他一眼。

白慕晴摆正视线往前走的时候,目光无意间落在一个熟悉的身影上。

她眨巴了一下双眼,又用手揉了一下双眼,仍然一脸不确定地扯住南宫宸的手臂讶然道:“宸.......我没看错吧?前面那个是不是颜助理?”

“颜助理早在半年前就出国了。”南宫宸嘴里这么说着,但眼睛还是随着她的目光扫向前面,前面除了一对老夫妇外,便是一位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的孕妇了。目光扫过那位孕妇的时候,他甚至连停都没有停顿一下。

“可是真的很像啊,就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的那个孕妇。”白慕晴又眨巴了一下双眼。

南宫宸终于给了那孕妇一个正眼,碰巧颜悦也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

四目以对,南宫宸讶然,颜悦则慌了一慌,随即本能地转过身去背对着二人。

而就是她这一转身,让南宫宸彻底地确定了她的身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