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结局15/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乔封走出去,颜太太走到颜悦身侧坐下道:“这小伙子看起来挺靠谱的啊,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谁追的谁啊?”

颜悦扫了一眼满脸八卦的母亲,道:“反正不怎么浪漫,还是别说了。”

“不浪漫为什么还能发展起来?不会是因为小颜颜吧?”颜太太继续好奇。

“唉呀。妈.......你能不能别问了。”颜悦脸上涌起一抹羞赧,道:“以后再告诉你吧。”

“切,还搞什么神秘。”颜太太不屑地从床上站起,离开了。

-----

南宫宸看着白慕量在更衣镜前转来转去。换了好几套小礼服都不满意,忍不住开口调侃道:“又不是你结婚,你那么用心做什么?”

“颜助理和乔封的婚礼,应该会有不少年轻有为的帅哥吧?”白慕晴扭头冲他微笑。

南宫宸身后往沙发后背上一靠,双手环胸地睨着她:“是么?那么你是觉得为夫我不够帅还是不够年轻有为?”

“嗯.......有句话说得好,再好吃的饭菜吃多了也会腻的。”

“是么?”南宫宸终于从沙发上站起。迈步走到她跟前,习惯性地用手指挑起她的下颌:“我都还没有对你腻味呢,你倒先对我腻味了?”

“呵呵.......开玩笑的啦。”白慕晴抬起双手捧住他的帅脸,一边揉捏着一边笑笑地奉承道:“这么帅的脸蛋,我怎么可能会腻味嘛,再给五十年也腻不了啦。”

“那你穿那么漂亮做什么?”南宫宸依旧捏着她的下颌。

“穿着漂亮是对主人的一种尊重,这些社交礼仪你应该比我懂的啊。”

南宫宸俯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原谅你了,走吧。”

一家三口驱车离开宅子,往婚礼现场驶去。

南宫宸和白慕晴去得比别人都早,他们到婚礼现场的时候,现场除了一些至亲家属和工作人员外,还没有什么宾客到场。

“干妈妈今天真漂亮!”小挽晴看着一身婚纱的颜悦笑眯眯道。

此时的颜悦身上一袭轻盈拽地的白色婚纱,漂亮别致,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身材虽然仍然有些圆润却一点都不显得胖,反而显得丰腴性感了许多。就连白慕晴看着都觉得漂亮极了。也羡慕极了。

“是么?。”颜悦笑了。

“嗯,跟公主似的。”

“你干妈妈今天本来就是公主。”白慕晴微笑道。

“谢谢,小挽晴长大后也会有这么漂亮的时候的。”

“真的吗?可以跟干妈妈一样漂亮吗?”

“当然啊。”颜悦牵过小挽晴,打量着南宫宸,随后踮起脚尖打量起他的身后,故作疑惑地问道:“宸少,你是不是忘给我带什么东西了?”

“什么?”南宫宸装傻。

“我那一火车美金啊。”颜悦表现得一脸认真:“你当初答应过会给我一火车美金当嫁妆的,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噢,没忘呢。”南宫宸一本正经道:“正在计划修一条通往你家的铁路,等修完了就给你送过来。”

白慕晴无语地扫了他一眼:“没想到你哄起女人来还挺下得了血本的。”

“不过就是图一时嘴皮子的快乐。”颜悦道。

大伙都笑了起来,一旁的乔封道:“大家先进休息室坐吧。婚礼要一会才开始。”

“走吧,进去坐。”颜悦牵着挽晴往休息室里面走去。

白慕晴环视着四周问:“小颜颜呢?没有抱出来么?”

“有啊,我爸妈抱着。”颜悦用下颌指了一记不远处抱着小颜颜在招待亲戚朋友的颜家二老。

“我要去跟小颜颜玩。”小挽晴道。

白慕晴看了看大伙,蹲在她面前一本正经道:“挽晴,我知道你很想跟小颜颜玩,不过今天人太多了不合适,咱们改天好不好?”

“对。改天把小颜颜抱回家给你玩。”南宫宸说。

“真的?”小挽晴欣喜。

看着南宫宸点头,她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太棒了!”

颜悦看着南宫宸,幽幽地吐出一句:“我还没答应呢.......。”

“一天而已,别这么小气。”南宫宸冲他眨巴了一下眼睑。

“霸道的性子还是一点都没改。”颜悦俯在白慕晴耳边道,说完冲一家三口道:“你们先坐,我去忙会。”

“好,你去吧。”白慕晴道。

颜悦走后,陆陆续续有宾客过来了,都是一些上流社会的人,南宫宸自然也都是熟悉的。

谁也没敢问他当初跟乔锶恒之间的恩怨,只是一个劲地敬酒奉承。

挽晴还是头一次参加别人的婚礼,显得格外兴奋,白慕晴牵着她到处找漂亮的点心吃。等到挽晴吃过瘾了,母女俩来到新娘休息室门口时,刚好碰到从里面走出来的乔夫人。

自从那次在法庭上见过她后,白慕晴就没有再见过她,也没有想到她会来出席乔封的婚礼。所以在这一乍眼下去,她瞬间便愣住了。

乔夫人也在打量着她,脸上的脸色明显有着怨恨。

倒是不明所以的小挽晴看到乔夫人时,礼貌地唤了声:“奶奶。”

乔夫人睨了小挽晴一眼,没有拱理她,而是以着白慕晴嘲弄道:“我说你们年轻人还真是精彩,互相伤害互相报复,现在又假惺惺地跑来参加乔封的婚礼,南宫少夫人你觉得有意思么?”

“乔夫人好久不见。”白慕晴礼貌地冲她招呼了一声,原本想就这么回避过去的,可是乔夫人却继续用怨恨的口吻开口道:“当初你是怎么抛弃乔封的,又是怎么报复我家锶恒的,你都忘记了么?”

“我没忘.......。”

“还是只要一想到锶恒还在牢里受苦,你们南宫家就觉得特有成就感,特爽?”

“乔夫人.......。”乔夫人毕竟是长辈,而且今天还是乔封和颜悦的大好日子,白慕晴不能直接跟她争执,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

而就在她张嘴结舌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感觉腰身微紧,南宫宸的气息笼罩而来。

“不然乔夫人觉得我南宫家应该怎么做?想到乔锶恒还在牢里就痛心难过么?看来这个小小的教训丝毫没有让乔夫人意识到自身的错误,就是不知道乔锶恒是不是也像乔夫人一样丝毫没有反省呢?”南宫宸的声音不急不缓,甚至是带着笑意的。

乔夫人的脸色微变,即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南宫宸如是又说:“乔锶恒和乔封对我和慕晴做过什么,乔夫人自己心里有数,今天是颜悦大喜的日子,我就不跟乔夫人您争执了,乔夫人请便。”

南宫宸揽着白慕晴往旁边让了一步。

乔夫人横了二人一眼,恨恨地走了。

看着乔夫人走开后,南宫宸抬手拍了拍白慕晴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用不理她。”

白慕晴点头,道:“你去跟客人聊天吧,我去看看颜悦。”

南宫宸,目送她走入新娘休息室后,才转身往大厅走去。

颜悦正在补妆,看到白慕晴和挽晴进来,牵过挽晴微笑道:“挽晴,有看到小颜颜么?”

小挽晴摇头:“没有,妈妈带我去吃点心了,好多好多漂亮又美味的点心,看,我都吃得好饱了。”她说着还用手抚摸起自己的小肚子。

“挽晴喜欢就好啊。”颜悦笑盈盈道,说完抬头望着白慕晴道:“对了,你刚刚在门口是不是碰见乔夫人了?我好像听到你们的声音。”

白慕晴点点头,望着她问道:“乔夫人她居然愿意出席乔封的婚礼,这一点挺让人惊讶的。”

“很惊讶么?这场婚礼都是她做主包办的呢。”

“不是吧?”

“我想应该是乔锶恒让她置办的。”颜悦道:“不过我听乔封的意思是,乔夫人对他的态度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至少有把他当成乔家的一份子。”

“她对你的态度怎么样?”

“蛮好的。”颜悦笑说:“我感觉她人还好,至少不会像别的豪门夫人那么高傲无礼。”

“那就好,我当初听苏惜说起乔夫人的时候,也说她人挺好相处的。”白慕晴想了想:“而且你们应该也不会跟她住一起吧?”

“应该不会,毕竟是有过恩怨的,乔封和她相处起来也不自在。”颜悦道。

之前乔夫人就不怎么敢惹乔封,现在乔封又管理了整个乔氏,乔夫人就更加不敢随意得罪他了。毕竟乔锶恒还有两年多的刑期,等他出来后是公司变成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

-----

婚礼时间到了,颜悦在颜父的携手中缓缓地步上红毯,往婚礼台上走去。

美丽的白色纱裙拽过铺满着香槟色玫瑰的红毯,再配上独特的婚礼进行曲,整个场地都一种浪漫的气氛所笼罩。

人群外的白慕晴又惊喜又羡慕地搓着手掌低呼:“好浪漫,好幸福哦.......新娘子好漂亮,还有.......新郎也好帅.......。”

南宫宸扭头睨着她:“新郎帅么?”

“帅啊,真的太帅了。”白慕晴没有感觉到他的醋意,双手挽住他的臂弯一脸期盼道:“宸,我也想要穿婚纱,我也要这么浪漫地嫁一次。”

“你想嫁给谁?”

“当然是嫁给你啊。”她依旧望着台上正在进行婚礼仪式的二人。

南宫宸却笑了,笑着将她揽入臂弯:“好,改天让你也这么浪漫地嫁一次。”

“真的?”白慕晴欣喜。

“这又不是什么难事。”南宫宸笑道。

上回因为朱朱,他亲自把婚礼搞砸了,现在想想还真是挺对不起她的。

白慕晴想了想道:“还是算了,咱们这对老夫老妻还这么折腾的话会被人笑话的。”

“谁敢笑话咱们?”南宫宸低头在她的耳边吻了一下:“我收拾她。”

白慕晴咯咯地笑了起来。

到了新娘扔手花的时候,白慕晴松开南宫宸的手臂往台下走。南宫宸一把将她拽了回来道:“你去干嘛?把机会留给未婚人士吧。”

“我也未婚啊,你不是刚承诺过要娶我么?”白慕晴冲他嘿嘿一笑,转身往人群里面跑去。

“爸爸,妈妈跑那么多人那里去做什么啊?”挽晴不解地问道。

南宫宸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让她视线更好些:“嗯.......妈妈说她也想这么浪漫地嫁给爸爸,所以要去抢干妈的手里的花。”

“那以后爸爸妈妈会邀请我参加你们的婚礼么?”

“当然啊。”

“谢谢爸爸!”挽晴高兴地笑了。

随着众宾客的起哄声响,颜悦手中的捧花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孤度,直直地往人群最后边的白慕晴怀里落去。

白慕晴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接到捧花的她又惊又喜,人群中的她一边挥舞着捧花一边兴奋地尖叫:“我接住了,捧花被我接住了.......!”

她嚷完又踮起脚尖冲不远处的南宫宸挥动手花至意:“南宫宸你看到没有?我马上要嫁给你啦.......!”

南宫宸冲她笑着挥手至意。

台上的颜悦忍不住失笑道:“慕晴她这是有多恨嫁啊。”

乔封拥着她的肩膀,脸上同样有着笑意:“南宫宸还欠她一场婚礼。”

“看来是该还了。”

“嗯。”乔封点头,拥紧她:“我们走吧,不理他们。”

二人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到更衣室换衣服去了。

-----

婚礼结束后,白慕晴捧着接回来的手花美滋滋地回到车上。

南宫宸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又看了看她手中已经有些残败的手花,笑笑道:“你打算把它带回家去养起来?”

“不行么?这是我这辈子头一次抢到别人的手花诶。”白慕晴将捧花放在鼻前闻了闻:“唔.......好香,是幸福的味道。”

小林将车子驶出酒店停车场的时候,因为保安的失意差点撞在卡栏上,正陶醉在花香中的白慕晴小脸扑入捧花中。

“你还好吧?”南宫宸本能地楼住她,同时望向安全椅上的小挽晴。

挽晴依旧在摆弄着手中的喜糖盒子,丝毫没有受惊的痕迹,倒是白慕晴被吓得脸色发白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刚刚出了点小事故。”小林心虚,一个劲地道着歉。

“我没事。”白慕晴摇头。

车子重新启动,她却一点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甚至感觉到胃部一阵翻江倒海起来,紧接着便捂着嘴巴一阵干呕起来。

南宫宸见她吐了,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扫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捧花笑笑道:“不是幸福的味道么?怎么还吐了?”

白慕晴难受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微喘着气道:“我不晕车的啊,婚礼上也没吃什么东西,可是胃里好难受。”

小林偷偷在后视镜中看了她一眼,关切道:“宸少,用不用送少夫人去医院看看?”

“妈妈,你怎么了?”挽晴也关切地问了起来。

“不用去医院了。”南宫宸冲小林说完,又转向小挽晴拍着她的小脑袋道:“妈妈八成是要给你生小弟弟了。”

“真的?”小挽晴欣喜得扔了手中喜糖盒。

听到南宫宸的话,白慕晴悠悠地抬起头来,打量着他的目光布满讶然:“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说了你这个月肯定能怀上那就是肯定能。”南宫宸笑笑地俯身在她的耳珠子上咬了一下:“你算算你的生理期是不是已经推迟了?”

白慕晴掐指算了算,确实推迟了一周了,但是才一周很正常啊,再说了刚怀上的时候是不会有反应的。

“我不信。”她幽幽地吐出一句。

“嗯,你可以暂时不信,再过半个月去医院查一下就清楚了。”

“爸爸,那小弟弟要什么时候才出生啊?”挽晴一脸期待地问。

“还没那么快呢,唔.......得等他在妈妈的肚子里慢慢长大,长到他可以出来跟咱们见面的时候就出生了。”

“嗯,那妈妈要多吃点,多吃点小弟弟就长得快一点了。”小挽晴看到白慕晴表情不太好,如是关切地问道:“妈妈,你怎么了?你不开心么?”

南宫宸看了白慕晴一眼,微笑道:“不,妈妈是太开心了,开心得说不出话来。”

父女俩相视着笑了起来。

白慕晴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扫视着南宫宸道:“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断定这个月我一定能怀上?难不成以前你那些所谓的努力都是.......装出来的?”

南宫宸轻咳嗽一声,扭过脸去跟小挽晴聊起了天。

“南宫宸你给我说清楚!”白慕晴恼羞成怒地用手扳过他的脸,瞪着他:“你玩我是不是?”

“亲爱的别生气。”南宫宸用手摸了摸她平坦的小腹:“生气对宝宝不好,咱们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对吧。”池土扑血。

“南宫宸你.......!”白慕晴气结。

南宫宸却倾身在她高高翘起的唇上亲了一记:“回去随便你罚。”

“你.......可恶!”

“对不起了嘛。”南宫宸讨好地讨好道:“我只是不希望你再受一次生产之苦,所以才一直不想让你生的,可是后来发现你们大家都那么想要,只好让你怀一个了。”

南宫宸转身冲小挽晴使了个眼色,小挽晴立马开口道:“妈妈,你就原谅爸爸嘛,爸爸他很爱你的。”

“可是他戏弄我。”

“爸爸你怎么可以戏弄妈妈呢?”挽晴转向南宫宸。

南宫宸压着声音提醒:“家和万事兴,宝贝注意自己是哪边的。”

“哦,妈妈,爸爸他知道错了,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哼!”白慕晴暗哼一声,别过身去。

她沉吟片刻,随即转过身来注视着他,然后弯腰将掉在脚下的捧花捡了起来道:“那我这束捧花不是白抢了?我结不了婚了?我又穿不了婚纱了?”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难过。

南宫宸忙将她拥入怀中安抚道:“别担心,怀孕了也可以穿婚纱的嘛。”

“那不一样,怀孕了穿婚纱不好看。”

“不会的,等三个月后胎儿稳定了,你的肚子也还没大起来,穿婚纱一样很好看的。”

“可是在婚礼上我不能跑不能跳,一点都不好玩。”

“那.......。”南宫宸想了想:“那就等宝宝出生后再举办婚礼,那样你就可以跑可以跳还可以在地上滚了。”

白慕晴仍然摇头“等宝宝出生就是一年后了,一年后咱们就更是老夫老妻,更招人笑话了。”

“那就.......。”南宫宸继续想点子:“把孩子打掉?”

“你疯了!”

南宫宸笑了,他就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

“那你自己说吧,你想怎么样,我都听你的。”他表现出一脸的豁达。

白慕晴纠结地想了半天,自己也想不出一个好的主意来。

最终只能无奈地唉叹一声:“算了,还是等孩子出生后再说吧。”

“瞧你一脸委屈的样子。”南宫宸好笑地望着她。

-----

经过一天的婚礼程序,乔封和颜悦都快要累垮了。

不过当两人回到之前准备好的婚房时,脸上和体内的倦意瞬间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不自在的尴尬。

除了酒后乱性那晚,连手都没有好好牵过的两人,突然间步入这喜气洋洋的新房,心里固然会尴尬的。

颜太太抱着小颜颜冲二位道:“今晚颜颜就放我房里吧,你们两们好好过你们的洞房花烛夜。”

“妈,颜颜夜里要吃奶的。”

“没关系,等她夜里要吃的时候我再把她抱过来。”

“这多麻烦啊。”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颜太太催促道:“就这样吧,你们也累一天了,赶紧洗澡上床休息吧。”

颜太太说完这句便转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新房内只剩下乔封和颜悦两个人,那瞬间而来的安静不禁又让两人陷入尴尬中。

半晌,乔封才对颜悦道:“悦悦,你先去洗澡吧。”说完,他将她拉到镜子前:“来,我帮你把头饰拆下来。”

乔封还是头一次帮女子拆头饰,动作有些笨拙却又秀着极尽的温柔,帮她把所有的头饰拆下来后,他又帮她把礼服背后的拉链拉开,道:“可以了。”

颜悦洗好澡后,为了缓解心中的紧张,她拿起桌面上的相机坐在床上翻看起了今天婚礼上的照片。一直翻到最后那张时,乔封从浴室里面出来了,他裸着上身,带着一身的性感气息出来。

颜悦冲他举了举相机道:“里面很多相片拍得挺好玩的,你要不要看下?”

乔封走过来,将她手中的相机拿开,但他并没有看里面的相片,而是将相机放在床头桌上道柔声道:“太晚了,还是明天再看吧。”

“嗯,那就早就睡吧。”颜悦逃避似地转身便要从另一侧上床。

乔封抬手抓住她的手腕,稍一使劲,她便重新跌回床上。

乔封用一只手掌托起她的下颌,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要吻第二下的时候,颜悦将小脸往旁边偏了一下,她忍住笑道:“感觉好奇怪.......。”

乔封浅笑道:“可惜你现在不能喝酒,不然咱们可以先干两杯。”

“嗯,可惜了.......。”

“没事,慢慢就习惯了。”乔封说道。

“你好像挺有经验?”

“不.......。”乔封摇头,然后重新吻住她的唇。

这次不是浅吻,而是久久的深吻,颜悦大脑渐渐地陷入了一阵空白中。她瞪大双眼盯着眼前这张熟悉的帅脸,感觉好神奇好羞赧.......。

乔封倾身将她压倒在床上,冲她浅笑道:“把眼睛闭上。”

颜悦乖乖地闭上双眼,双手迟疑着搂上他的脖子,心里渐渐地释然了。

他是她的合法丈夫,是小颜颜的亲生父亲,她怎么能因为他的亲吻而觉得尴尬或者不自在呢?

“悦悦,谢谢我愿意嫁给我,愿意为我生下小颜颜。”耳边是他温柔的低喃:“还有.......愿意让我这样抱着你吻着你。”

颜悦幽幽地睁开双眼,注视着他吐出一句:“不用谢,应该的。”

乔封被她傻傻的回答逗笑了,凝视着她:“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颜悦点点头,依旧是傻傻的。

直到感觉到身体沁凉,身上的衣服被如数褪去后,她才重新闭上眼,羞赧地感觉着他的存在。

这种感觉很陌生,但是愉悦中透着幸福,渗着快乐.......。

她瞬间就开始沉沦了.......。

-----

从外面回到家后,白慕晴第一个便是拿着试纸到洗手间里面去测个究竟,没想到这一测居然还真准了。

看着试笔上的两条红杠杠,她顿时欣喜地从洗手间里面跑出来。

南宫宸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被自己猜中了,他张开双臂一把将她挽入臂弯道:“慢点慢点.......别忘了你现在是个孕妇。”

“噢,对。”白慕晴点头,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笑盈盈道:“被你猜中了诶.......我怀孕了,挽晴有马上就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嗯,我又要当爸爸了。”南宫宸搂着她,深深地吻了她一把道:“谢谢你。”

“不,应该是我谢谢你,虽然你可恶了那么一点点,但我还是好高兴啊。”白慕晴忍不住又在他的怀里乱蹦起来。

“我只要你高兴。”

“唔.......老公我爱你。”白慕晴主动吻住他的唇。

“我也爱你。”南宫宸抽空也把自己的爱意表达出来了。

两个人就这么嘻笑着,拥吻着,久久没有分开.......。

历经挫折,受尽苦难,他们最终还是在一起了,像所有的有情人一样终成眷属着.......。

(正文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